第35章 034.她那日哭是什么意思
  • 夫人她命中缺我
  • 侧耳听风
  • 2054字
  • 2021-06-27 19:54:35

幕立仁发出的邀请帖子还是有些号召力的,最起码,江湖上有头有脸的门派世家都派了人过来。

即便是家主没有亲临,可仍是派来了得力的人手来。

当然了,与之前朱项的牡丹玉琼宴还是差了些许的。

“多谢虞姑娘,白柳山庄能到场,在下感激不尽。”

幕立仁连连多谢虞楚一。

“今日该到也都到了,幕大公子打算什么时候公布寻到的幕盟主之物?”

闻人朝将自己手里凉了的茶放到虞楚一手边,一边接了幕立仁的话。

“哦,待得一会儿长明大师到了,在下便将所得之物拿出来给天下英雄看。”

幕立仁说道,从表情看,他好像还在悲伤之中。

虞楚一喝了一口茶,视线在幕立仁的身上转了几圈,又继续喝茶。

闻人朝和幕立仁交谈了一阵儿,又有别的门派侠士到了,幕立仁就出去迎接了。

这小厅里没了外人,虞楚一看向闻人朝。

“这幕大公子有些不对劲儿。”

闻言,闻人朝立即朝着她那边倾身,“如何不对劲?”

虞楚一眸子微眯,看着闻人朝近在咫尺的脸,她轻轻摇了摇头。

“具体哪里不对劲儿,我倒是说不出。根据之前打探来的消息,他的确是找到了幕盟主的贴身之物。但我刚刚看他,却又觉着不止如此。”

虞楚一心生疑窦,还需再仔细调查。

闻人朝轻轻地颔首,显然他是极为相信白柳山庄的消息的。

就在这时,小厅门口忽然传来了沛烛的叫骂声。

“看什么看?你这贼眉鼠眼的,晃到我们这儿盯梢来了?”

两个人转头往外看,只见沛烛和沛霜两个丫头堵着杭池。

只看那背影,就知她俩有多炸毛。

杭池笑嘻嘻,“二位别这么生气啊,在下只是随便转转而已。听说江湖上的英雄都汇聚到了这众义堂,来看看热闹。这天儿太热了,正巧在下这里有两个桃子,二位尝尝?”

他两手一抬,果然一手托着一个红红的桃子。

沛烛冷嗤一声,“滚蛋,有多远滚多远。”

“好歹之前在下也随着我家公子在你们白柳山庄做客许久,怎么忽然间的这么咄咄逼人。天热,都上火了。”

杭池可不生气。

他们在外吵吵嚷嚷,近处来回走动的江湖人也驻足观瞧。

“我出去看看。”

闻人朝起身走了出去。

虞楚一不甚在意,论吵架,她对自己手底下的丫头非常有信心。

“杭大侠在这儿,想必是子元兄也到了崖州。”

闻人朝还挺客气,称呼杭池一声大侠。

杭池立即拱手见礼,“闻人公子春风满面,看来是有喜事。刚刚在下听说,闻人公子与虞姑娘已经要商谈订婚之事了,恭喜恭喜。”

闻人朝眉尾一动,这传言又是何时传起来的?

“多谢。”

虽如此,他没否认。

而这一句多谢,岂不就成了承认了?

杭池哑了那么一下,然后就拱拱手告辞,快步离开了。

沛烛扭头看闻人朝,想说什么,又憋回去了。

闻人朝风姿卓然,看着杭池消失,他才缓步的回了小厅。

“这外头也不知何时传言又起,说我们要订婚了。”

旋身坐下,闻人朝笑道。

“是啊,我们若多在人们的眼皮底下再转些时日,孩子都出生了。”

虞楚一十分不在意。

看着她的侧脸,闻人朝轻轻地叹了口气。

总觉着,她对自己并没有用了太多的心。

杭池飞也似的离开众义堂,回了城里的明月楼。

“公子,你勤勉忠诚的狗腿子回来了。”

进了偌大的客房,杭池边说边倒水喝。

软榻上,一袭银白的云止略懒散的倚靠着。

斜睨了一眼跑的满身冒汗的杭池,略有那么几分嫌弃。

“瞧见他们了?”

他问。

从他脸色来看,就知他心情可能不是很好。

“瞧见了。不止瞧见了,还知道了一件大喜事,公子听了肯定‘欢喜’。”

走过去,杭池笑嘻嘻。

星眸绝美,但却诸多冷漠。

“说。”

杭池又走近了一步,“这闻人公子和虞姑娘要订婚了。大概是故意在众义堂这种地方宣扬出去,我想很快,这整个江湖就都知道了。”

云止慢慢的坐直了身体,一边盯着杭池那嬉皮笑脸的样子。

“订婚?”

“是啊,闻人公子亲口承认的。”

杭池点点头,他亲自得来的答案,能假吗?

云止盯着他,蓦地嗤笑了一声,“订婚?”

“公子,您耳朵有疾吗?”

重复了两遍,是他没说清楚?

“放屁!她前些日子还在我面前哭,眼泪流的像河一样。你今天就说她跟闻人朝要订婚,骗谁呢?”

云止呵斥,喷的杭池直眨眼。

“公子,女人的眼泪不能信。有时候啊,女人高兴极了,她也哭。”

说起来,他家公子才见过多少女人?不懂也正常。

几不可微的眯起眸子,“高兴也哭?伤心也哭?”

那她那日流泪,是什么意思?

“女人就这样,难懂。不过,人家现在订婚了也事实。不然,咱们现在就去众义堂吧,您也亲耳听听,都在议论这事儿呢。反而幕大公子那要宣布的事儿,都不重要了。”

杭池有心想给云止‘上课’,奈何瞅他现在心情不好,还是不能多言。

就让他从别处得知这个‘噩耗’吧。

甭管难懂与否,反正订婚这俩字儿占据了云止的大脑。

订婚?

起身,云止拂袖,“去众义堂。”

慧持方丈的高徒,长明大师到了。

众人慢步的朝着义台走去,之前武林大会,众英雄以武切磋,就是在这义台之上。

太阳高照,义台外围都是人,此时幕大公子已经到了。

还有长明大师,一些门派的掌门到了,但大部分都是派来了自己的得力弟子。

踩着台阶往义台上走,闻人朝单手托着虞楚一的手腕,边走边与她低声说话。

远处看,这二人当真是一对儿璧人,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那么多人都在看热闹,又各自小声的议论,只叹这江湖三俊的其一看来是要成家了。

也不知江湖上多少女侠要哭湿了枕头。

远远瞧见了,云止便哼了一声。

登对?

他怎么没看出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