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032.孤梦双梦
  • 夫人她命中缺我
  • 侧耳听风
  • 2471字
  • 2021-06-27 19:53:46

虞楚一打算去青州,而闻人家就在青州。

当然了,她不可能直言要去,是受到了闻人朝的邀请。

他既盛情邀请,那么,她也就同意了。

云止对此嗤之以鼻,尽管他不知虞楚一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但他这双眼睛可不是摆设,她就是耍着闻人朝玩儿呢。

这闻人朝,也不知身上或者家里有什么,能让她这么感兴趣。

同时,他觉着她对黑武也感兴趣,对于死在疑似碎星掌下的死者,都感兴趣。

“青州,到了那儿还是小心行事。如若有麻烦,你知道去哪儿调派人手。”

虞千启不放心的叮嘱。

“嗯,我知道。再说,我是受邀,什么过分的事都不会做。”

虞楚一轻轻点头,看她的样子还是听话的。

虞千启双手负后站在那儿,蓦地转眼看向不远处。

一个美的女人都会嫉妒的男人就站在那儿盯着他们,他是真不觉着自己只是个客,这样非常无礼。

当然了,他本身就有一种不将世间任何规矩放在眼里的气质。

所有的规则礼仪,都不是为他设立的。

“那个云止,想必也会一直跟着。他这种毫无顾忌的人,可能会给你带来麻烦。寻个时机,把他赶走吧。”

旋身,虞千启在她旁边坐下。

虞楚一也转头淡淡的看了一眼,“其实想要把他赶走,很容易的。”

“那就尽快赶走吧。他到底身份不一样,若不想此生再与他有瓜葛,那就不要再往来。已死过一回,有些事情就看淡吧。”

抬手,虞千启拍了拍她的脑袋。

以前,这是个为情所困的可怜人。

虞楚一只笑,死了的是窦天珠。

但显而易见,她即便死了,也没看淡。

这身体时时刻刻都因为云止而悲伤悸动,尤其他靠近时,这身体就会有一股冲动,把他生吞活剥了的冲动。

这就是爱呀,汹涌到筑起大坝都拦不住的爱。

前往青州,说走就走。

闻人朝很是高兴,风度翩翩,俊美如玉。

再加上适度的富贵,那就更是天下无敌了。

哪个女人不喜欢这样的男人呢?

在虞楚一看来,闻人朝也是很有魅力的,不管是外在还是内在。

“说起来,我家可能不比白柳山庄清净。不过,到底是在青州城,感受的也就是个热闹。阿一,如若到时觉着吵,一定要告诉我。在郊外,我家也有个住处,我可以带你去那儿躲清净。”

马车里,闻人朝笑道。

“好。”

虞楚一点点头,因着眉目含笑,看起来似乎也含情。

盯着她的脸看,闻人朝蓦地道;“不知子元兄是不是也要随着我们去青州?说起来,我们以前倒是不曾来往过,更别说登门拜访了。”

“他也不至于会脸皮厚的要登门吧。不管他,青州那么大,还容不下他吗?”

“阿一说的是。”

闻人朝放心了,虞楚一能这样说,那就是表明了,她不会搭理云止。

一路抵达青州,这个时节,的确是最最热闹的。

江湖人不少,再加上做生意的,寻常百姓。

这城里的热闹,可比帝都了。

诚如虞楚一所说,云止也不是非得跟着。

他们到了闻人家,后头就没他的影子了。

闻人朝风度满分,将手臂借给虞楚一撑着,扶着她下车。

有他在,沛烛几个小丫头都觉着自己要失业了。

闻人家是大啊,不止大,人还多,那可不是云家能比的。

闻人向博还有几个兄弟,目前都居于这闻人家,一家子整整齐齐,真真是个大家族。

相比较起来,白家那偌大的宅子,也比不过闻人家。

白柳山庄到访,闻人向博都出来迎接。

如传说中那般,他即便都这个年纪了,风姿不减。

更甚者,因为年纪大了些,经历的多。

眼睛里,举止间,就有诸多年轻男人不会有的岁月沧桑。

这种沧桑,杀伤力巨大。

见到了虞楚一,闻人向博也是有那么点儿意外的,因为他以前见过窦天珠。

“最近江湖上都传言虞姑娘是窦天珠,也难怪传的这么凶猛。窦天珠与云止成婚时,老夫曾到场庆贺。当时的窦天珠,的确与虞姑娘七分相似。”

闻人向博声音超好听。

虞楚一纯欣赏,难怪当年那么多江湖女侠为他着迷。

相比较起来,窦天珠就是小女孩儿心性,只看脸。

“是啊,云止公子亲鉴,的确很像。我也很意外,同时也很遗憾,没有见过她。”

轻轻叹气,虞楚一的遗憾都要溢出来了。

“不过,这若仔细一看,也就能区分出来了。”

闻人向博话锋一转。

果然是眼睛毒,他看人也不全看脸。

“听说窦天珠武功高强,性子直爽,与我必然大相径庭。闻人大侠明鉴,这些日子江湖上的传言,都抵不上大侠的这一句。”

虞楚一的吹捧,还是可爱的。

闻人向博也笑了。

“来了家里,就安下心来。朝儿好生招待,虞姑娘有任何需要,都叫朝儿去办。”

闻人向博笑道,此时这话可比普通待客更多了些许亲近。

“多谢闻人大侠。”

主客尽欢。

给虞楚一安排的住处正巧的栽种了不少一人高的杨丝柳,垂垂坠坠,随风飘摇。

“这闻人大侠可真迷人,这个年岁的男人还能让我都心跳加速,太少见了。”

闻人家的下人出去了,沛烛就叹道。

“是啊,非常有魅力。有多少男人活着活着,就自动的裹上了一层猪油。这样的男人,真是少见。”

虞楚一十分赞同沛烛的话。

“我瞧姑娘盯着人家闻人大侠也盯得太久了,闻人公子坐在旁边儿脸色都有点儿不对。”

沛霜边说边笑。

“相比起来,他的确是逊了一筹。”

虞楚一扬眉,对于闻人向博的魅力,她只给予赞赏。

“人家想娶姑娘,姑娘想做人家姨娘?”

沛烛说,然后几个丫头嘻嘻哈哈的笑。

虞楚一也笑,也未尝不可啊!

夜幕降临,闻人朝邀请虞楚一去城里赏河灯。

河灯乃青州一大标志性景点儿,是官府搞出来的,寓意那就是和乐升平。

也的确,水流蜿蜒如银河。那些河灯飘在河面上恍若在银河里遨游的星辰,还一闪一闪的。

站在这小桥上两头望不到边儿,是奇绝。

“阿一觉着如何?”

与虞楚一并肩站在桥上,闻人朝问道。

“天河夜转漂回星,银浦流云学水声。公子看天上,互相辉映。”

仰头看天,银河与此处简直一模一样。

闻人朝没看天,反而在看她。

蓦地,他抬手,轻轻地拂过虞楚一的脸。

“阿一,一觉梦短,一生梦长。无人相陪,再美也是孤梦。我们,都摆脱这孤梦可好?”

不再看天,转而看他。

虞楚一明眸可比星辰。

看着闻人朝认真的双眼,她轻轻地叹了口气,“双梦倒也雅致。”

她说完,闻人朝便拉着她手臂往自己的方向一拽,把她轻轻拥住了。

虞楚一不拒绝,不主动,任他拥着。

“公子?”

小桥下头,姜广挥着手,朝着远处人群里指。

闻人朝视线一转,瞧见了人群中的一个女子,眸色微冷。

“阿一,等我一会儿,去给你买一个河灯,我们一同放入河中。”

他轻声说,垂眸看她,又摸了摸她的头,就走了。

虞楚一头也没回,只是继续抬眼看天。

待得闻人朝从那边桥上下去了,这边一道影子急速的跃到桥上。

将那看天的人给扯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