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029.找到你埋酒的地儿了

  • 夫人她命中缺我
  • 侧耳听风
  • 2224字
  • 2021-06-22 20:44:51

翌日,闻人朝早早的来赔罪了。

不料,虞楚一这边却是更早的就准备好了醒酒的甜汤。

这倒是叫闻人朝更感歉意。

“往时,在下倒是从未醉过。一直觉着是酒量好,但今日才明白,酒不佳,人不佳,也根本不会醉。”

虞楚一将甜汤推到他面前,“闻人公子尝尝吧,这甜汤是我琢磨出来的,解酒最好了。”

“阿一还会下厨?”

闻人朝拿起瓷盅,先闻了闻,然后便捏起汤匙喝了一口。

“倒也不能说是下厨吧,兴趣,偶尔的会自己做一些食物来吃。”

-闻人朝放下了瓷盅,一边点头,“从未喝过如此口味的醒酒汤,确实好用,头都不沉了。”

虞楚一也轻轻颔首,承了闻人朝这夸奖。

“对了,子元兄不知要住到何时?”

两人说了一会儿话,闻人朝忽然问道。

“云止公子一向恣意,我这白柳山庄也不是什么外人不能踏足的地儿。而且,他有事要我办,已经给了钱了。说到底,他是东家,我总不能把东家给赶走吧。”

“子元兄的确是让人头疼。”

闻人朝也一副没法子的样子。

两人如好友,相谈甚欢。

沛澜等人站在一旁候着,说实话,看着他们俩,她们也有些无奈。

这场景是好看的,皆样貌出色,又看似互有情意,那可不是养眼的很嘛。

只不过,也只是养眼而已。

每一天,都有不少的消息送回白柳山庄。

过滤掉那些杂七杂八,虞楚一会研究那些相对来说重要的。

“门主说不日就会过来,要姑娘这些日子不要离开山庄。”

沛烛将这个重要的消息再次说一遍,她也担心虞楚一会出庄。

“知道啦,大管家。”

虞楚一无奈,她又不是不知道这身体怎么回事儿,可不真的不能再乱走了。

“不过,门主来了,那闻人公子和云止公子都在这儿,是不是不太好?”

“是啊,把他们请走吧。”

“好歹是江湖上比肩的美男子,可是,怎么就都这么不讨喜呢。这么一来,反倒是邺殊公子更为顺眼了。”

沛烛和沛霜俩人说着,这江湖上有名的三俊其二,被她们一说居然显得如此不值钱。

“这个时节,青州的景色最好,过些日子,咱们去青州吧。”

虞楚一忽然说道。

“青州?闻人家在青州啊。”

她这样一说,沛烛立即就想到了这个。

真要跟闻人朝纠缠不清?

花名在外,欣赏欣赏他的脸,或是把他的事迹当成乐子来听一听倒还行。

真要和他牵扯,沛烛觉着不行。

虞楚一对此没有什么话说,从她脸上也瞧不出她到底要做什么。

闻人朝尚且算个正常人,但云止就不是了。

他在白柳山庄乱晃,晃得无聊了,就要打算去山庄外头晃。

山庄外面机关遍布,一旦开启,进去了想出来都很难。

当然了,江湖上有不少好奇的人都进过那阵法里头转悠过,有的可能没命了,有的幸运,逃出去了。

其实啊,他们没什么可好奇的,这白柳山庄里什么特别的东西都没有。

唯独可能白柳较为特殊,外面见不着。

第一天呢,云止去外面晃悠,就进了阵法里。

当然了,阵法没开启,进去了也就进去了。

本以为他去晃悠了一次,也就不好奇了吧,谁想他第二天又晃悠进去了。

沛烛本就看不顺眼,于是在云止和杭池进去之后,她就和山庄里看管阵法的祥叔偷偷摸摸的出去了。

然后,开启了阵法。

这阵法一开,里头,可就是腥风血雨了。

沛烛偷笑,回去之后又和沛澜等人分享这个好消息,几个小姑娘笑的跟什么似得。

“你们几个若是不想将这八卦分享给我,那就躲到一边笑去,吵到我了。”

虞楚一在练字,可是她们一直在旁边嘀嘀咕咕还咯咯笑,确实很吵。

“姑娘,云止公子今天又去庄外转悠了。然后,我把阵法给打开了。”

沛烛承认,但还是开心,边说边笑。

虞楚一看向她,有那么片刻的无语。

“看出来了,你们真的很讨厌他。”

分明长了一张人见人痴迷的脸,他可能根本没想到还会得到那么多的厌烦。

他脑子若是正常的话,真应该反思反思,自己做人为什么这么失败。

“再过一个时辰,他若还没出来,把阵法关了。”

她说。

沛烛笑嘻嘻,“遵命。”

到底还是虞楚一高估了云止,一个时辰过去了,他并没有出来。

太阳都偏西了,祥叔关了阵法,等了一阵儿,人仍旧没影子。

“子元兄功夫也不差的,还没出来,不会是出事了吧。”

闻人朝也出来了,面带笑意。

“这外面的阵法只是为了把人困住,若说伤人,只对一些普通人有用吧。算了,进去找找吧。”

虞楚一看了看,觉着以云止这样的脾性不会让自己出事儿。

但是,他一直不出来,也很让人头疼。

“成,进去找找。”

闻人朝也同意,随后抬起右臂放置于虞楚一面前。

看了他一眼,虞楚一抬手抓住他手臂,借着他的力气进山。

山庄里大半的人都跟着进了山,开始找云止。

山很大,若说真想找人,其实真恍若大海捞针。

“云止公子?”

边进山边喊云止,但,并没有得到回应。

“子元兄对白柳山庄太好奇了。不过,这怎么说也是阿一的地盘,随意乱走,无礼了些。”

一直用手臂为虞楚一撑着,闻人朝说道。

“无聊的人做无聊的事,我这白柳山庄的确是没什么新奇,我都呆腻了,更别说云止公子了。”

虞楚一看了他一眼,绿树青竹做背景,她明媚娇软,可称绝艳。

闻人朝眸子动了动,另一手不由自主的抬起,缓缓的朝着虞楚一的脸庞探了过去。

“公子,找到云止公子了,在山下。”

蓦地,闻人朝的下人在山巅后头喊道。

虞楚一转眼看过去,“他真是能跑啊,都跑到山后去了。”

闻人朝的手也落了下去。

走上山巅,又往山下看。

这山下,也是白柳山庄的地盘。

而且,这山下种了许多的梨树。

虽眼下已过了开花的时节,但仍旧非常壮观。

云止的确在山下,就在梨树丛里。

一袭白衣,真像个梨花妖。

慢慢的走下去,逐渐接近了,那个梨花妖好似才听到有人下来了。

他半转过身体,看向走近的人,“我找着你埋酒的地方了,就在这儿。”

他脚下。

虞楚一看着他,随后视线又落在了他脚下那片土地。

“你是打算把它们刨出来吗?”

神经病,她今年酿的酒还不能喝,自然得埋在梨树下发酵。

他找这个干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