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002.才子佳人是成双
  • 夫人她命中缺我
  • 侧耳听风
  • 2423字
  • 2021-05-26 13:01:31

朱家发生的这件事,还得从两个多月之前开始。

莫名的发生在芙蕖仙子身上的事,可以说是如若传出去,会毁了芙蕖仙子名节,同时也会给朱项的名声蒙羞的事情。

正因为如此,这事才不能外传,甚至要严守,再严守。

芙蕖仙子的内衣内裤被偷了,还不是装在柜子里被偷走的,都是她在睡觉的时候,无知无觉的,被扒了。

就是这么又黄又暴,而且发生了不止一次。

芙蕖仙子本身是有些功夫的,虽算不上太好,但绝不是三脚猫。

分明有功夫,但是身上的内衣内裤被偷了,她居然毫无所觉。

发生了第一次之后,朱项就开始彻查,并且派出了七八个功夫特别好的侍女每晚守夜,那种就在卧房里守着的程度。

但,即便如此,那样的事情又发生了。

而且,很是过分。

芙蕖仙子本人也开始十分谨慎,她夜里休息身上裹了多件衣物。可是,待得她醒来,裹在身上的那些衣服都还在,和她入夜之时穿的一样,可是,内衣内裤再次消失不见。

之后,这样的事情又发生了六次,最后一次是五日前。五日前,已经有不少受到朱家邀请的贵客来了。

人很多,更是不好调查。

朱项也是没办法了,他在江湖上的身份地位,想要调查什么,根本不算什么太难的事。

可,就是这事,他死活的调查不出来,就只能去请白柳山庄了。

白柳山庄,曾在百年前在江湖上辉煌无比,通晓天下事,大的,小的,隐秘的,玄乎的,什么都知道。

但是,之后就忽然间的悄无声息了,就好像从这个世间蒸发了一样。

不过,五年前,白柳山庄重出江湖,倒是引起了一时风波。

曾有人专门找过去,一掷千金,就问一些蹊跷古怪的问题。可是,让人很失望,白柳山庄居然答不出来。

当时,江湖多少人嗤笑,什么白柳山庄,是不知从哪儿来的假冒货借着白柳山庄曾经的威名招摇撞骗。

可是,就在三年前,忽然间的,白柳山庄就又风头无两。

但是,又与江湖人所知的白柳山庄大不相同,这一次,白柳山庄是有求必应。

不管遇到什么疑难不解之事,只要求到了白柳山庄的门上,肯定解决。

这也就是为什么朱项会求到白柳山庄那儿的原因,不只是因为白柳山庄有求必应,还因为,嘴严。

但凡交托给了白柳山庄,只要当事人自己不往外说,白柳山庄是绝不会对外透露出一个字的。

白柳山庄的人的确是不会向外透露当事人交托的事,但,不代表他们不会在内部闲说。甚至,还会因为个人好恶,加以讨论。

沛烛就是典型的重口味少女,越重口味,越恶心,越离经叛道,她就越觉着刺激。

她一听虞楚一说此事与四夫人分不开关系,整个人都不好了。

毕竟,原本她觉着这种事肯定是男人干的,还肯定,是个超级猥琐超级丑陋的男人。

美女配丑男……

沛霜站在那里,倒是眼睛也跟着睁大了,“姑娘,你说这事儿是四夫人干得,那,是因为什么?”他们来到朱家,今天才第三天,对这朱家的所有人,其实并不是很了解。

“嫉妒。”虞楚一慢慢的坐起身,沛烛立即放下怀里的哈巴狗去扶她。

坐起身,一手抬起,顺着自己肩颈一侧的长发抚过,让它们更顺一些。

“嫉妒?四夫人为什么要嫉妒芙蕖仙子?漂亮?那倒是,不愧为芙蕖仙子,漂亮。”沛澜将水杯拿过来,一边送到虞楚一手中,一边小声道。

虞楚一没言语,只是单手托着水杯,喝了一口已凉的清茶。

嫉妒?是嫉妒啊,就这么简单。

只是,若说此事全部都是出自四夫人一人之手,倒也牵强,不全是她。

“那,咱们就这么跟朱豪侠说?”沛霜问。

“待这牡丹玉琼宴过了之后,再说。”虞楚一微微摇头,将茶杯又递出去,沛澜立即接过去。

“是啊,搞得这么大,自然得瞧瞧。不是说朱豪侠有意云止公子吗,也不知这一对儿能不能成。才子配佳人,好事一桩。”沛烛转着眼睛,婴儿肥的脸蛋儿很是灵动。

沛霜看了一眼沛烛那古怪的样子,“别瞎说,他们成不成,与我们又有何干系?”

沛烛眨了眨眼,又去看沛澜。沛澜面无表情的盯着她,其意让她慎言。

“你们几个做什么又无声的交流?真当我看不见吗。”虞楚一挪动双腿,踏上白色的绣鞋,起身。

身段高挑,又因着慢条斯理的一举一动,而透着几分无意的懒散。

灯火中,她是雅致的,也是妖媚的,却又浑然天成,无一丝突兀。

“那云止公子……”沛烛说了几个字,又憋回去了。

虞楚一看了她一眼,什么话都没说,只是慢慢的朝着绣床走过去了。

沛澜也跟过去,服侍虞楚一宽衣。

外间,沛霜伸手挠沛烛的下巴,惩罚她多嘴。

沛烛就鼓着脸,她就是好奇嘛,这都两年了,关于云止公子,她是一个字儿都没说过。

“都去睡吧,别熬着了。”里间的人躺下了,懒懒的说了一声,她们三个也陆续的退下了。

应邀前来朱家的贵客,都在牡丹玉琼宴的前一天到了。

贵客满堂,自是热闹。江湖儿女,最是不拘小节,吵吵嚷嚷,因着开心,丝毫不会压着嗓门。

以至于,一叫喊起来,隔着几个院落都听得到。

这可把沛烛等六个姑娘烦死了,她们都是虞楚一身边的,跟了两年。不只是侍女,还受了虞楚一的调教,在观察力这方面,颇有建树。

其实当初,有很多姑娘,层层筛选,多种考验,只有她们跟了虞楚一。

此次,到了朱家,在这朱家内内外外的转悠,深入,打探,都是她们。

很是难得的,能一次性的见到这么多在江湖上大名鼎鼎的侠士,宗师,泰斗。

本来极为好奇的,可这回,真是大开眼界。

按理说,这种环境,虞楚一是不会喜欢的,因为她本人喜静。若说周边什么最多,那必然是小动物,各种各样的小动物。

倒也不是她养的,而是,她很招小动物喜欢。

就如眼下在她身边转悠的那只哈巴狗,那是朱家的,也不知是谁养的。自他们来了,它就忽然出现,然后一直赖在虞楚一身边。

但这回,虞楚一待得很踏实,甚至,白日里她会出来,站在院子里听那些吵吵嚷嚷的动静。

“姑娘,若是想出去走走,我将斗笠拿来。”沛澜走到院子里,看了看日头,不太忍虞楚一这样站在这里被晒着。她极白,乌发如墨,衬着面目更白。

如此娇人,世间难得。

在沛澜看来,芙蕖仙子美则美矣,可,也只是美而已。

若与她家姑娘对比,不及分毫。

“你听,他们在说什么。”虞楚一目视前方,耳朵听的,却是那些吵嚷之声。

沛澜稍稍听了一下,“他们在说一个月前金眉黑武大侠被杀之事。”

虞楚一的眸子轻轻地动了一下,“是在惋惜呢,还是在说,死得好。”

沛澜嘴动了动,却没敢言语,想必,大部分的江湖人都在说死得好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