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022.她的生活里没有你

  • 夫人她命中缺我
  • 侧耳听风
  • 2078字
  • 2021-06-15 12:31:06

“快快快,听我号令,动手。”

虞卿卿等不及了,弯刀在手,转了一圈儿,就吆喝着自己的狗腿子动手。

原本那些围拢过来打算为江湖除害的各路‘英雄’还没打算如何呢,倒是他们先发起了攻势。

各自极快的后退,但又发现这帮人是来真的,也不得不硬着头皮迎上去。

官道上,眨眼间打成了一团。

那些没参与的就往后退,又都不住的翘脚看热闹。

谁又承想,今儿还能瞧见这画面呢。

虞卿卿天生就是那种有仇必报的人,别惹她。

若惹了她,天南海北她也得寻着了去报复。

她成立的这个帮派,就是以和人打架为主。

整天不得消停,同时经验也积累的极为丰富。

以至于,这会儿面对较为松散的围攻,他们那可是应对自如。

虞卿卿着急,速战速决。

也就在她打得差不多的时候,震耳欲聋的快马声从官道远方传来。

听这动静,可不只是十几匹马,近百了。

官道上的人无不回望,黑漆漆的马队在接近,恍若暴风雨来临前的滚滚黑云。

云止站于车辕之上,看的最为清楚。

几不可微的眯起眸子,一时间,他倒是不知这是哪一方人马。

只是一扫虞楚一那镇定的模样,莫非是她白柳山庄?

但,待得那一行队伍更接近一些时,云止否决了之前的想法。

这不是白柳山庄的人,是隐罗门。

隐罗门,鲜少在江湖上走动,更别说与别的帮派来往了。

根据他的调查,他们黑白两道的买卖都做,似乎与大齐军队也有一些往来。

其门主多数时间都在精修自己的武功,像个武痴。

可今日一见,云止觉着未必,之前所调查有出入。

真的恍若一片黑云来临,高头大马,尽数漆黑。

各个骑马之人也一身通黑,真跟那修罗地狱里来的人似得。

围观之人中有认出来的,小小的说了一声,“隐罗门!”

听到的,无不惊讶,有的在江湖上多年,都不曾见过隐罗门的人。

黑马矫健,四蹄如铁,踏着官道,地面都要碎了似得。

人非常多,到了,便将这里给围了个严实。

这一下子,官道上的人都成了瓮中鳖。

这边,虞卿卿也终于停手了,不少人被她手里的弯刀给割得皮开肉绽,但好歹没出人命。

“各路英雄好汉,今日要将本门主小妹斩杀于此吗?”漆黑的马匹让开一条路。

一匹更为高大的黑马踢踢踏踏而至,那马背上的男人英挺魁梧,双眸如炬。

懂武功的,皆不由被他身上外放的气势一慑,不懂武功的,更是会吓一跳。

摆明了这位,不太好惹。

“大哥。”虞卿卿喊了一声,嘴却噘起来了。

这会儿众人才明白谁是他小妹。

可斩杀她?

也不看看她刚刚是如何大展威风,把人伤的满身血,谁能将她如何?

虞千启自马背上跃下,黑袍生风,猎猎作响。

功夫高,一举一动间,皆雷利如风。

随着他走过,远处围观的人不由得后退。

这人的武功,在江湖上决计可排名至前一二。

路过虞卿卿,虞千启也没看她,她嘴噘得更高了。

直至走到虞楚一面前,他才停下。

垂眸看她,在她的脸上多观察了一会儿,但也仍旧什么都没说。

只是抓住了她的手腕,便扯着她走了。

虞楚一随着走,沛烛等人追上,虞卿卿还噘着嘴,但也率领着自己的狗腿子跟上了。

他们就这么走了,黑马如黑云,来也快,去也快。

眨眼间的,随着尘烟飞扬,便远在官道尽头了。

寂静无声的众人回过味儿来,他小妹到底是谁啊?

那秋水仙喊他大哥,也没见他理会。

最后,却拽走了白柳山庄的主人。

还是说,那两个都是他妹妹?

“隐罗门的门主姓虞啊。”也不知是谁这么恍然大悟了一句。

周遭,都跟着大悟了。

白柳山庄的主人说她姓虞啊,她果然是隐罗门门主的妹妹。

那秋水仙呢?

他们在议论不止,唯独云止站在车辕上沉默不语。

她走的还真是痛快,心甘情愿被拉着走的。

别说回头了,看一眼旁人都不曾有。

他之前觉着,她是窦天珠,起死回生,改名换姓。

披上了白柳山庄的神秘面纱,就成了虞楚一了?

可这会儿,云止莫名的心头一凉。

她的生活里,根本就没有他啊!

进了小镇上的一家客栈,天色也暗下来了。

客栈普通,却也清净。

“大哥,你不是闭关了吗?这回怎么这么快就出关了。距离帮阿一把金眉黑武的尸体从天崖上弄下来,也只半个多月而已。”

虞卿卿跟在后头嘟囔,主要是嫌他这次闭关时间太短了。

应该在里头待个一年半载的,也好让她在江湖上胡作非为。不是,行侠仗义。

“一天不惹事你就难受。应当将你关进密室里,不反省好了,就不要出来。”虞千启冷斥,低沉的声音让人极有压力。

虞卿卿小小的哼了一声,“我没惹事,忙着赚钱呢。”

她大哥能赚钱,她也不能落了后,得赚更多的钱。

当然了,她也没算过这些年她败了多少钱。

“阿一,你近来觉着如何?”转眼看向走在身边的虞楚一。

他抓她的手腕试探了一下,稍有躁动。

距离压制之日,不远了。

“还好。它们若不安,我提前就会有感觉。”虞楚一轻轻叹口气。

这说的是窦天珠这身体里的内力,真的太深厚了。

她不会控制,总是这般让它们处于停歇状态,它们也不干。

于是乎,停歇的时间久了,就会闹腾。

这一闹腾不要紧,她就惨了,又热又疼,像被放在大锅里用滚水煮似得。

多亏了虞千启,他内力要更为精进。

所以,一直以来都是他在帮她压制。

当然了,这也多亏了虞卿卿。

第一次她受此煎熬时,是虞卿卿把她连夜带回了隐罗门,求虞千启帮忙。

“算算时间也该到了,近些日子你就不要随处乱走了。跟在我身边,免得出岔子。”虞千启还是不放心。

内力这东西可不是蜡烛,以为它燃尽了才到时辰。

其实不然,有时会随意念而动。

“好,谢谢大哥。”随虞卿卿,她也喊他大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