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001.单身贵族天下追
  • 夫人她命中缺我
  • 侧耳听风
  • 2423字
  • 2021-05-24 20:57:51

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凡尘。

四五月份,牡丹花开,每年此季,齐州沸腾。为何?满江湖无不趋之若鹜,赶往齐州,只为一睹牡丹盛世。

今年,盛况依旧如此。

但也不止如此。

因为,听说坐落于齐州的江湖五大世家之一的朱家,大摆牡丹玉琼宴,宴请江湖各世家,门派掌门,前辈宗师。

就算不知这牡丹玉琼宴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但只听着明目,就知必然非凡。

请帖也不是谁都能收到的,朱家的大门也不是谁都能踏入的。但,江湖人,真性情,追赶的就是个热闹,风靡,不为齐州的牡丹,为那朱家的热闹,也得赶来啊。

朱家的牡丹玉琼宴定在五月初九,从半个月前开始,这齐州就开始迎来了一拨又一拨的江湖人潮。

甭管是在江湖上有名头的,还是无名小卒;有恩怨的,有过节的,尽数出现在这同一座城中。

江湖人,最笼统,或是最精准的概括,那就是不拘小节。

所以,这齐州,闹腾啊!

齐州这么大,牡丹的天下,家家户户无不养牡丹。

更有百盛坊大展一年培育心血,每日更是人潮如海。

但,若是真有人有心计算那么一下的话,眼下城里的人比花都多。

大大小小的客栈酒楼满满当当,没钱的走江湖的住不起客栈,那夜里就在街上随便寻个地儿过夜,根本满不在乎。

而在此期间,朱家是整个齐州最为忙碌之地,连日来,贵客上门。

家大业大,来了再多的客人也招待的下。只是,能进入朱家大门的,那必然是执请帖而来。哪是随随便便,谁都能踏入的?

那些凑热闹的,最多也就是在朱家的大门前翘脚望望。可就是这翘脚望望,都可以拿出去吹嘘的,可以跟武林中这五大世家的任何一家扯上丝丝关系,那都是荣光。

在门前张望,看着不时进入朱家大门的客人,议论纷纷不绝于耳。

这牡丹玉琼宴,可不是随便摆来宴客的,听说啊,朱家之所以大摆这玉琼宴,是有目的的。

目的为何?

一帮穿着破烂脏兮的无名小卒聚在一起,听着其中一个人神神秘秘的讲述。

为的啊,是云家的云止公子,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明珠如玉,皓月朗星。

云止公子十五岁成亲,嫁于他的是谁?那是当年江湖第一镖局,横揽漕运的窦家窦天珠。

说起窦家,那就是另一段历史了。总之,在江湖小卒来看,那就是很大,有钱。

两家结姻亲,前半年订婚,后半年就完婚。为何如此焦急,那都是因为窦家的姑娘窦天珠急不可耐,急如星火。江湖儿女不比儒家,哪有这么小小年纪就成婚的?

可窦天珠不,她就是要和云止早早成婚。

然后,就成婚了。

成婚后如何,那外人就不知道了。

只是哭晕了不少江湖单身女子,神慕云止公子已久,哪想最终被窦天珠给夺去了。

三年前,窦天珠跳江自尽了,又笑坏了不少江湖单身女子,云止公子成单身了。

若要问,这么多女子神慕云止公子,看来也是不惜给人做小,那就做小呗!

但,那可是谁也不敢,谁人不知窦天珠功夫厉辣,一手碎星掌,一掌拍碎成年人的头盖骨不在话下。

更况且,窦天珠其人,爱慕云止公子成痴,她会容人做小?那不是来一个拍碎一个,来一对儿拍碎一双。

现如今,窦天珠死了三年,云止公子单身三年,倒是听说过一些江湖上有名的美女奇女与云止公子传出一些风花雪月的传言,但都没有后续。

这回,朱家的家主朱项朱豪侠弄了这么一个牡丹玉琼宴,为的就是他那掌上明珠,江湖上有名的芙蕖仙子,那是一个大美人儿。

听说,这位大美人儿多年间一直对云止公子情根深种,可是,人家十五岁就被窦天珠给‘霸占’了,机会全无。

而眼下,窦天珠早就成了江湖上没有多少人提及的死人,云止公子是单身,谁都有机会啊。

即便没机会,那一睹其容,也不枉来这一趟。

朱家不愧是世家,寻常门派不能相比,若一定要比,这里是皇宫,别处是草庐。

庭院深深,牡丹遍地,花开正浓时,天上明月都无法与其争光辉。

贵客从十天前便开始陆续的入住朱家,偌大个江湖,想必也只有武林盛会才能将江湖上这些宗师泰斗豪侠英雄聚集在一起。而朱家这次做到了,可见对此次的牡丹玉琼宴倾注了多大的心力。

梳着羊角髻的小丫鬟捧着香茶美酒茶果点心,在朱家各个宴客的庭院来回奔走。她们或娇俏,或机灵,但也都一样的,并不惹人注目。

直至夜幕降临,又换了一拨小丫鬟,白日里忙碌的这一拨下值休息,其中三两个并没有前往下人房,反而是朝着西侧苑而去。

穿过月亮门,走上窄细的长廊,绕过花树亭亭,又进了一个雅致的小院儿。

小院儿门口站着两个壮年男子,那当真是虎背熊腰,一瞧便知力大无穷,是功夫好手。

小丫鬟直接进了院子,走过团团簇簇的牡丹花拼画而成的小路,进了房间。

灯火明亮,矗立在卧房门口的白玉屏风都被映照成了几近透明。

绕过了那白玉屏风,看到的便是横于榻上的素衣女子。

身姿起伏,墨发如瀑,面皮白皙,唇红眉黛。

她此时正在看书,素手翻页,十指纤长,指甲清透,原色粉白。

视线在书页上,黑眸沉定,区别于这个年纪的沉定。

书香环绕,或许,是她自带书香。

“姑娘,万英院那边闹腾了一天,喝酒的喝酒,吹牛的吹牛。分明说是一帮江湖侠士,可今儿这一看,就是草莽。”娇俏的小丫鬟顶着两个羊角髻直接坐在了软榻下的脚榻上,把原本趴伏在那儿的小哈巴狗给抱了起来,往怀里一箍,它动都动不了。

“我在群芳院看到的可不是这样,那些江湖侠女在一块儿你盯着我我盯着你的。嘴上姐姐妹妹,你是女侠我是女侠,但依我看,给一点儿火星,就能打起来,撕个头破血流。”另一个小丫鬟说道,声音清脆,眼珠也格外的亮。

“朱家的那些夫人奶奶倒是安静,大夫人不愧是主母,呵护着此次玉琼宴要接待贵客的日月锦,我无法靠近,连什么模样都没瞧着。二夫人三夫人还在挑选玉琼宴当日的穿戴,对首饰极为不满,觉着点翠显老,但大夫人喜欢点翠,她们俩不敢不用。四夫人最为安静,大半天都拿着绣绷在做女红。”站在另一侧的小丫鬟禀报,这就是她们这一白日的收获。

她们都说完了,看书的人才移开视线,转而看向她们。

瞳眸漆黑,比之子夜。因着眸色,更因为她看人的方式,谁对上了她的眼睛,都会不由得心头咯噔一声。

“盯着四夫人吧,朱家内院的事,她必有牵扯。”虞楚一开口,悠悠道。

她的声音亦如她的眼睛,沉静而清晰,冷淡而傲慢。

“四夫人?那芙蕖仙子的抹胸亵裤,都是四夫人偷走的?”抱着哈巴狗的小丫鬟眼睛瞪大,居然是女人干的,太没意思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