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018.她接,他就松手了
  • 夫人她命中缺我
  • 侧耳听风
  • 2404字
  • 2021-06-11 19:49:35

江湖武林,讲究的就是个不拘小节。

虽是世家,但也不是官家,规矩没那么许多。

只是,这见着了客人,直盯盯瞅着又满脸惊恐不问礼,是不是也未免太‘不拘小节’了。

沛烛重重的咳了一声,她附近的回了神儿,各自的看对方,还是忘了问礼的事儿。

不远处,云止站在车辕上,笑看这一切。

虞楚一从马车上下来,心知云止在笑看,他要的就是这个,吓唬他家里的所有人。

“虞姑娘,请。”云止手底下的人过来,那个清秀的年轻人。

他还是觉着神奇,难不成这世上真有两个人长得如此像?

可若说相似,要他仔细一想,相似的地方也不太多。

一举一动,说话时的神态,哪怕一个眼神儿都不像。

随行,在这偌大的云家走动,但凡来往碰到的下人,都是一样的。

恍若见着了鬼似得,那可真是来自于灵魂里的惊悚害怕,又非得控制自个儿不要失仪。

在云家做下人,也挺难的,尤其有云止那样一个主子。

太阳落了山,也到了之前窦天珠住的地方。

云上轩。

是云止和窦天珠成婚时的新房,成婚后,云止不着家,一直只有窦天珠居于此。

之前,伺候窦天珠的侍女还在。

虞楚一等人到来,侍女也一样。

原本候在那儿给客人请安呢,这一看到,曲着膝连站起来都忘了。

直至虞楚一走过去,她们才惊醒,“少……少夫人?”

虞楚一等人已进了客厅。

此地风水大概是这云家最好的了,树木成荫,有水环绕,名为云上,毫不浮夸。

客厅里,金碧辉煌,雅物无一个。

桌案挨着墙角那儿的地上,还放着两个超大铁疙瘩,一个不下百斤重。

那是窦天珠以前每天练武用的。

她单手就能托举一个且毫不费力。

沛烛等人开始各处检查,就像往常接了单子一样,要寻找一切可用的痕迹。

虞楚一站在客厅当中,心脏难受,哪一处都难受。

这难受来自于窦天珠。

不过,她也的确是个只知习武的粗人,认为在江湖上,只要有一身功夫就行了,别的不重要。

以至于,不学文化不说,也没有一个较好的审美。

云止说的没错,非常似其父窦权。

最喜这种金碧辉煌的装饰,有钱,提身价。

“少……少夫人?”云上轩的侍女踌躇了半晌挪过来,歪头看着虞楚一唤道。

慢慢的转脸看过去,虞楚一面无表情,说她孤傲到连神仙都不放在眼里,那是决计不假的。

侍女一愣,“少……”

“我们来自白柳山庄,这是我家姑娘,姓虞。”沛澜走过来,阻止那侍女再一口一个少夫人的。

难听。

“虞姑娘。”两个侍女对视一眼,仍旧惊疑,但还是屈膝见礼。

不再理会她们,虞楚一举步,朝着卧室走去。

这卧室可厉害了,窦天珠这个身体,对于这里的记忆最为深刻。

因为当时窦天珠趁着云止难得回来,动用武力把他给拖进了卧房,打算以武力相逼他圆房。

云止那是‘宁死不从’,胳膊都骨折了,一切都发生在这卧室。

卧室极大,床也极大,红色的被褥床帐,还是一副新婚不久的样子呢。

窦天珠喜欢红色,衣柜里的衣裙也以红色为主。

穿在她身上,也的确是利落,毕竟有碎星掌傍身,她就没怕的。

除了一些生活必备品之外,更多的是窦天珠搜集来的各种刀子,挂满了半面墙。

沛烛很不解,为什么她家姑娘以前是这种审美?

她现在很不喜欢啊,在江湖上颇具声名的名刀名剑,她也只是看看而已,摸都不摸的。

她最爱的,是看书。

“你们家少夫人以前平日里就是练武?”沛霜开始问侍女。

侍女点头。

那可不,整日舞刀弄棍的,一拳头能砸碎一个石桌,走路虎虎生风。

“她离开云家之前见得最后一个人是谁?”沛澜边问边拿着本子在记。

两个侍女对视了一眼,“老夫人。”

虞楚一已走到了墙壁前,在看挂在上头的那些长剑短刀。

各个精品,大部分都是窦权搜罗来的。

窦氏镖局那时有钱,窦权此人也没多少文化,他身边有师兄弟,打小便辅佐他。

窦权或许在行事上有些张扬,脾气也不太好。

但,看他能在蓝海上救了一个来历不明的虞卿卿,就知此人本性是善良的。

窦天珠,其实也一样。

只不过,人们也看不到那一面而已。

“虞姑娘查看的如何了?”门口那里,云止的声音传来。

侍女立即转过去请安。

转头看过去,与他四目相对。

天色有些暗了,他依旧耀目。

“令夫人的生活极其简单。”她也只能这么一句。

是简单啊,他不在云家待着,窦天珠就在这里等。

云止却是面不改色,窦天珠如何生活,他根本没兴趣知道。

“云大侠与云夫人都在,既然来了,虞姑娘也见见。”云止说道,还在笑。

很开心。

用脚趾头都知道他想干什么,恶趣味。

走过来,距离近了,他身上的味儿又扑过来了。

窦天珠真是对他极为着迷,连他身上的味儿都喜欢的不得了。

虞楚一想屏息。

“令夫人最后是从忘江跳下去的,到时,还得去一趟忘江。不过,这云家和忘江距离可不远。云止公子有没有想过,令夫人为何要专程跑到忘江那儿去?”她问。

“没有令夫人,她叫窦天珠,有名有姓。缘何去忘江?不知。”云止没兴趣知道。

也不喜欢听令夫人这三个字,很讨厌。

因为,儿时窦天珠第一次见着云止,就是当年江湖上的忘江聚义。

她在那儿见着他的。

夜华初上,云止带虞楚一见了云家的家主以及云夫人。

家主云必旸,其夫人乃株洲富商陶家,有钱。

于主厅相见,魁梧的云必旸以及云夫人就站起来了。

这可不是客气,是惊着了。

云止站在一侧,看热闹一样,星辉般的眸中皆是笑。

“白柳山庄虞楚一,久闻云大侠大名。初次相见,有礼了。”动静皆优雅。

云夫人的表情是最精彩的,当初窦天珠为何离开云家,她最清楚啊。

“虞……天珠?”云必旸还是唤了一声天珠。

“云大侠,小女子虞楚一。”看着云必旸,他年逾中年,身姿体态亦或气质都符合这个年纪。

只不过,云止并不像他。

而云夫人……

那就更不像了。

“这位虞姑娘来自白柳山庄?一直都在白柳山庄吗?”云夫人问,她眼睛非常大,乍一看占据了半张脸似得。

“自然。”虞楚一知道云夫人心中所想,心虚也就是如此了。

夫妻二人对视一眼,一时间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虞姑娘初次来云家,怎么说也是客,请上座。”云止开心的呀。

抬手,还挺有礼的邀请虞楚一过去坐下。

举步,走至圆椅上坐下。

云必旸和云夫人也在首位落座,只是仍惊疑不定。

云止晃悠着,在虞楚一旁边坐了下来,接过侍女送上来的茶,直接往她手里送。

虞楚一看了他一眼,抬手去接。

她接,他就松手了。

茶盏直接落下,砸在了虞楚一的腿上,浸漫裙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