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012.情意来了如海啸
  • 夫人她命中缺我
  • 侧耳听风
  • 2489字
  • 2021-06-06 19:42:47

这宴会进行了半程,上半程是喝酒品美食,下半程,那就是在会英台了。

外面,朱夫人所盛培的牡丹开始由下人陆续的搬上了会英台。从这聚义厅里往外看,那方姹紫嫣红,岂是一个艳丽了得。

都说这牡丹为花中之王,如今一看,诚然不假。

跑江湖的大老粗,各个都看的睁大眼睛,更别说旁人了。

有此倾城好颜色,天教晚发赛诸花。

别说将这天下的群花搬来,即便是倾天地之美艳,也无法抢去半分颜色。

美是真的美。尤其朱夫人盛培的这些均为民间少见的品种,培植起来也极为费心费力。如此盛开,矗立那当中,真是美得明月失色。

朱项见时机已到,立即起身邀请诸位去往会英台赏花。那会英台下站着的是来朱家看热闹的。各个跑江湖的,今儿是大饱了眼福。

美酒虽是没品到,但这眼睛算是喝饱了。

“虞姑娘,请。”闻人朝先起身,并手虚成拳,将小臂置于虞楚一面前。

不得不说,闻人朝是极有风度的,还是那种,即便是富贵人家的男人也少有的风度。

虞楚一什么话都没说,抬手,搭在了闻人朝的小臂上,起身。

沛烛和沛澜站在后头看着,好嘛,这是把她们俩的活儿都给抢了。

这站起了身,身高上的差距就显现出来了,闻人朝生的高,虞楚一这本来在女子中都算高挑的,却是堪堪只到他下巴处。

本就戴着斗笠,她还不得不微微仰起头来。斗笠在头上再结实,也不得不因为她的动作而轻轻晃动。

闻人朝立即抬起另外一只手,以一指点在了斗笠的一侧边缘,“小心些,切不能让它落了。”

“闻人公子倒真不怕小女子是个丑八怪。”虞楚一难得的笑了一声,这闻人朝,段位很高嘛。

这天底下,不是男人就是女人。见得女人多了,见得男人也不少。各种各样的,轻浮功利,市侩放荡。反正,若要让她给一个好词,她还真给不出。

但闻人朝这种,的确少见。

高手过招,讲究的就是个你来我往见招拆招。

“虞姑娘即便是个丑八怪,那也是个满腹诗书的丑八怪。”将这斗笠压住了,闻人朝就收回了手。

“满腹诗书不敢当,读的书很多,那倒是真的。白柳山庄的藏书都看的差不多了,闻人公子可知何处的藏书更偏门一些?随处可见的,已经看腻了。”虞楚一问道,那语气,也的确是已看尽天下书的气势。

“别处在下还真不知,但,在下家中,确有藏书无数。”闻人朝说道,实则语气也不小,居然敢用藏书无数四个字。

云止已起身,慢慢的走过两人旁边,停驻。

侧颈,看着他们俩,他看起来好像觉着颇有意思。

连一个时辰都没用上,这二位已经互邀数次了,若不原地成亲,都对不起他们俩这你来我往的试探。

都说这情意如潮水,来势汹汹。但,这已经不是潮水了,说是海啸也不为过。

“二位,挡着路了。”云止出声,成功的让那俩人注意到有一活物在旁边儿呢。

闻人朝一笑,微微偏身,不止给云止让了路,还将虞楚一半挡住了,可说走位巧妙。

虞楚一动也不动,隔着纱幔看着云止那张脸,心脏抽搐的厉害。

这此时此刻,若窦天珠看得到他,都能猜得到她会如何做。定然会不顾一切的扑上去,她对这云止,着了魔了。

唉,她着魔不要紧,闹得她现在难受的紧。这心脏疼,疼的喘不上气不说,还隐隐作呕。

云止就那么从他们俩面前走过去了,挺拔,疏离,清香。

属于云止身上的味儿,窦天珠记得可清楚呢。虞楚一都不用闻,只是用窦天珠的回忆,都品的到。清香到疏冷,冷如瓦上霜。

与闻人朝并肩而行,原本进来时根本不相识,这会儿往外走,不止同行,且闲话不止。

后头,沛烛等人也不得不和闻人朝的下人混作一同走,各自不相识,此时宛若一家。

朝着会英台走,前头,朱项已和慧持方丈和道人走到了群花中央。朱项与朱夫人在说跟前的牡丹是什么品种,如何培植云云。

后面不少人各自晃着,再加上会英台下方齐聚的看热闹的,人山人海。

花的确是漂亮,到了近前,虞楚一微微垂眸看,的确是富贵啊。

她停下了,闻人朝也停下了,他一袭紫金,其实比牡丹富贵。

“此种是为浣绯,花如其名。”闻人朝轻声道。

“的确花如其名。”浣绯,这名字取的也好。

“但,花终究只是一盆不会移动的死物而已。与同类比美,或许比得过,可终究是人比花娇。”闻人朝说,这话说的是谁,也可想而知。

沛烛在后头听着,眉头一个劲儿的皱。这种话,她这个重口味少女听不得,起鸡皮疙瘩。

虞楚一倒是没有说什么,斗笠遮挡,也看不见她表情。

举步,继续顺着这花路往前走,聚义厅里的客人都汇聚到了这上头来,如此一来,倒是显得这偌大个会英台很狭窄。

旁边的花路也有人走过,来来回回,与虞楚一擦肩而过。

不远处,秋水仙也不知怎么回事儿,非要挨着萧小公子。萧小公子大红着脸不好说什么,倒是他身边的下人横眉瞪眼,用眼神儿警告秋水仙离他们家主子远点儿。

反正,甭管是会英台上头还是下面都一样的热闹。

一个清隽小生打扮的男人从旁侧的花路走过来,与虞楚一走了个斜对面,似要擦肩而过。

而也就是他入了虞楚一的视线之后,她眸子一动,这人……

她就那么停了,旁边闻人朝慢了一步停下,然后侧颈去看她。

也就是这当下,那个男人疾走一步过来,同时出手,推出一掌便狠狠地拍在了虞楚一的肩臂上。

出手太快,不管是闻人朝还是跟在后面的沛烛等人都来不及反应,虞楚一亦是躲也没躲,硬生生的挨了一掌。

闻人朝慢了一瞬出手,那人身子一矮,直接顺着花丛上方遁走,身形奇快,轻功高绝。

“混账,哪里走?”沛烛骂了一声,立即带着大业和大兴跳出去追。姜广也在闻人朝的示意下带人追了出去,会英台下方,已是乱了一角。

虞楚一挨了那一掌,只后退了一步,她的视线在纱幔下快速的从所能见到的人群中掠过。

掠过,又猛地回退,与她所在方位完全是两个对角线的地方,云止就站在那儿,他在微微笑。

她小小的冷哼了一声,昨晚坏了他好事,今日就报复,这隔夜仇,怕是让他连觉都没睡好。

刚刚那个攻击她的家伙,即便换了一张假皮,但也逃不过她的眼睛,就是昨晚从朱家逃走的登徒子。

“虞姑娘,你还好吗?”那一掌,闻人朝看的清楚,这普通人若挨了个结实,非得吐血不可。

“无事。”虞楚一的确是无事,稍有那么一丝疼罢了。

这窦天珠没头脑,不爱学习,好动厌静。

但,也正是因为如此,才练就了这么一个身体,血厚!

这一身武功,虞楚一是不会用,但,不会用,不代表无法保护这身体。

那股子内力她无法掌控,老老实实的待在它们该在的地方,或许某一时兴奋了会跑出来作怪,可该到了它们发挥效用的时候,它们绝不偷懒。

卑劣的人啊,棋差一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