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命和运(新人新书,求推荐求收藏)
  • 大明挽夜司
  • 月上贺兰
  • 3127字
  • 2021-09-26 16:44:05

大明天熙六年,秋末,金陵城郊。

吕长欢从一阵剧痛中醒来,鼻腔充斥作呕腥气。

脑子也像一锅蒸腾的浆糊,氤氲难散,懵然恍惚。

一道闪电划过,瞬时照亮周遭。

也让他混沌的意识有了一丝觉醒。

吕长欢试着起身,刚动了动胳膊就激灵一个冷颤,胸口传来彻骨的剧痛。

他漉漉流着冷汗,撕开衣服,胸前不知道哪来的巨大创口,正渗着殷红的鲜血。

而且根本分辨不出是什么造成的,就特么感觉硬生生的“疼”!

电闪之后却无隆隆雷鸣的诡异,同时让恐惧、焦虑、失望、沮丧等各种濒死前的情绪所笼罩。

沁着凉意的丝滑细雨落在脸上,倒是让这个倒霉蛋又多了几分清醒。

自己明明带着两位老人爬山,脚下突然打滑坠入悬崖,双眼一黑,便失去了意识。

睁眼醒来,却是这么一副惨兮兮的样子!

老天不带这么玩儿我的吧,从几千米的山顶掉下来,没死?

看着身上的古装,吕长欢努力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可灵魂拷问之后,就是天崩地裂……

“我穿越了…”

穿越即挂,优秀的人总是这么与众不同!

吕长欢嘴角一撇,瞧着火烛微曳,灯油也快耗尽。

随之而来的便是漆黑一片和濒临死亡的结局……

不知道再死一次是什么感觉?

有一就有二,希望睁看眼的时候,迎接自己的是平淡的富家翁日子吧!

在生命最后一刻钟的时间里,前主的记忆如同潮水般涌向他,强势插入……

吕长欢,字承安,大明北府司一名从九品绣衣铁卫,月俸一两六钱银子。

二十五年前,被山海关守备参将吕腾川,从北境抱回收养……

等等,大明?

不是锦衣卫吗?

绣衣卫是个什么东东?

深受网络小说毒害的吕长欢立刻意识到,这个地方怕是异世界的大明……

要是真的活下来,“明朝那些事”恐怕是用不到了!

篡改历史,呃…不对,是预言未来的本事,那可是大招。

“算求了,将死之人还想这些虚无缥缈的事情,活该现在这个倒霉样子!”

吕长欢默默垂下头,盯着胸前的伤口和溢出的鲜红……

疼痛感渐渐消除,转而是如坠冰窟的透骨寒冷。

气死风灯的微光烛火,留给了吕长欢最后一丝温暖。

眼神游移时,一幅骇然场景赫然浮现……

半空白芒乍现,地上血淋淋的头颅、半截身子还有内脏脑浆,散落在吕长欢四周。

刺鼻的腥味弥漫在整个郊外寒林。

血腥的森罗场面,难以名状!

随后脑海一幕幕叠影急掠而过,似幻似真。

入夜时分,包括前主在内的十数名官差,奉命缉拿朝廷钦犯。

刚抓到人,忽然间一团腥臭黑雾包裹着什么巨物袭来。

所有人还未及反应,眨眼间便被团灭。

自己则被黑雾里的东西撞飞后,跌落在一颗枯树旁!

就这么死掉?

不甘心呐……

吕长欢叹了一口气。

俄顷,他突然耳朵竖起,眼神闪过一丝明亮。

不远处,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打破了寒林的寂静。

十数骑身披蓑衣头戴竹笠的骑手,鱼贯进入寒林深处。

领头的骑手在马鞍上高喝一声:“下马,检查有没有活口,尤其是杜侍郎,对…还有那个吕蛮子。”

“他娘的,绣衣卫也敢杀……”

吩咐完手下做事,领头的络腮胡汉子瞪着虎眼,瞧着满地残肢断臂。

大手捂住酒糟鼻,眉心紧蹙满面怒火。

众人纷纷下马,手里提着马灯仔细搜寻着生还者。

如针细雨随着绣衣卫的到来,戛然而止。

夜空中一弯悬月将流银碎屑洒向寒林,鉴人眉发。

“头儿,没找到杜侍郎,随从和侍卫全死了。”

“六扇门十个捕快,没有活口。”

“咱北府司折了五个,贺银卫也……”

“等等,这里好像还有一个喘气的!”

气若游丝的吕长欢靠在一颗歪脖子枯树旁,等待着死亡的降临,或者说等待着再次穿越。

忽然间,一只满是老茧的大手按住了自己的脑际,如春日暖阳般的和煦掌风缓缓灌注周身百骸,五脏六腑……

俄顷,从鬼门关被拉回来的吕长欢,像是被注入一剂浓度超高的肾上腺素。

“啊”的一声大叫后,身体不由自主的挺得笔直。

瞳孔微缩之际吐出一口浊气,瞧见一张胡须浓密的大脸盘子。

前主的记忆立刻浮现在吕长欢脑海中。

眼前救命之人,正是自己顶头上司。

北府司八大银卫之一,姜烈。

“吕蛮子,你小子命不该绝,发了月俸,记得请俺去喝大酒……”

在姜烈眼中,姓吕的小子是个典型的愣头青,蛮牛一头。

所以在绣衣卫中,被起了这么一个雅号。

家世也没有什么背景,不过是一个五品守备参将的儿子,而且还是螟蛉之子。

要不是看在他养父上司徐总兵面子,压根就不会让还没有破镜的吕长欢,加入满是精英的北府司。

好在这个愣头青生就一副虎胆,皆凡缉拿恶凶时总是第一个冲在前面,玩儿命似的干仗。

勇武之名倒是在绣衣卫中数一数二。

吕长欢一脸懵逼地盯着眼前的大胡子银卫,脑海中搜索着关于他的记忆。

以及那团黑雾出现之前的一切……

三日前,负责侦缉暗查行动的北府司接到御令,秘密缉拿工部左侍郎杜子虞。

而这位杜侍郎又因外出巡视,正在返回金陵城的途中。

大明朝堂吏部贵,户部富,兵部硬,刑部狠……

唯独这满是手艺人的工部,一个字,贱!

虽说工部在大明是个不怎么受人待见的衙门,但左侍郎毕竟是三品大员。

况且朝廷也并未明确杜子虞所犯何罪,只有御令中的九个字“秘密羁押工部杜子虞”……

可如今,不光死了六扇门的十个捕快,连天下闻之色变的绣衣卫也被杀。

杀人手段之残忍,业已成了大明朝开国以来天字号案件之一。

最要命的,只剩半截身子的银绣衣贺大人,是国公爷的第六子。

虽说是庶出,那也是名副其实的官二代。

“工部左侍郎杜子虞失踪,十名六扇门捕快被杀,且尸身不全,疑似猛兽攻击。另,一名绣衣银卫和三名铁卫被杀,死状同上。唯一幸存者,吕长欢,身受重伤!”

“头儿,您看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

姜银卫斜扫了一眼负责记录案件的手下,没好气地“哼”了一声:“猛兽攻击?”

“你脑子进水了,除了吕蛮子,其他三个铁卫可是意土镜的初境武夫,况且还有个银卫,十头老虎都能一掌拍死,猛兽攻击,哼……”

在前主的记忆中,这二位好似有些过节,怪不得姜头儿如此阴阳怪气。

当说道“银卫”两个个字时,特意提高调门,透着一股子幸灾乐祸的意味。

方才被大胡子救活,止血散的功效也是立竿见影。

命是保住了,但仍旧浑身酸疼,四肢无力。

吕长欢瑟瑟发抖地斜靠在枯树旁,仔细瞧着被同僚简单处理后的伤口。

同时也好奇这个世界的高手还真是,牛批……

“你再想想,可曾看到些什么?”姜烈扭头问着惊魂未定的吕蛮子。

吕长欢手指扣头,努力回想着事发的经过。

可无论如何回忆,只有那一团隐隐散发恶臭的黑雾……

该不会是妖怪吧?

穿越到了异世界的大明也就算了。

难道这个时代,还是群魔乱舞,鬼怪丛生?

这回瞎了……

“问你话呢,傻了?”

姜烈不耐烦地催促着,急迫地想从这个愣头青嘴里寻到些蛛丝马迹。

吕长欢作为一个在绣衣卫中品阶低到不能再低的小吏,而且还是个未破镜的武夫。

即使是前主,对这个世界真实形态也知之甚少。

不过那团诡异的黑雾,嗯!倒像是鬼怪电影之类的场景。

倩女幽魂?黑山老妖……“像是……妖!”吕长欢有气无力地懦懦回道。

其实,他的说法不无道理。

姜烈从他的伤口处,很明显感觉到一股瘆人的邪气。

而且这样的伤口,并非刀剑之类的锐器所造成,亦或是高手的灵海神识所致。

所谓灵海神识是一个统称,灵海又被称作气海。

武修便是靠气海淬炼体魄横推山海。

如一境意土巅峰武修的姜烈,气海之强大,虽不至于劈山断海。

但是一掌拍死二三百斤的熊瞎子,亦或是其他猛兽,不费吹灰之力。

只不过术业有专攻,妖邪之物,可不是武夫能够应付得了……

对于金陵城郊出现妖物这样的猜想,所有的绣衣铁卫愕然一愣,或者说不愿意相信。

金陵城作为大明朝的帝都,紫气充盈百邪不侵。

京城之内卧虎藏龙,各宗修行高手能从长安街排到秦淮河。

一般妖物岂敢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瞧着孱弱虚脱的吕长欢,武力值爆表却不善推理断案的姜烈,脑子也是一团浆糊。

事到如今,还是收敛残尸,赶紧回禀指挥使大人……

吕长欢虽说保住了性命,但是受伤过于严重,根本无法骑马。

只好坐在侍郎大人的轿子里,被两个满脸嫌弃的铁绣衣抬着返回金陵城。

郊外寒林血案唯一的幸存者,也是破案的关键证人,一路之上忐忑难安,如芒在背。

不远处,一双金色瞳眸冷光迸射,盯着撤出寒林的马队,和那顶轿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