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雨微凉
  • 冰晶岛
  • 梁丘尘
  • 3185字
  • 2022-01-05 09:59:42

初春光景,灰蒙蒙的天空稀疏的洒落几滴雨点,击打在新绿枝头。苍天像一个吝啬的人,不愿将甘霖降下人间,润泽万物。

白马行走在官道上,马背上一少年意气风发,虽生得并不如何风流倜傥,却也有几分独特魅力。

慕容逸凡抬头看了一眼乌云密布的天空,不由扬鞭催马,奔跑起来。东城轮廓映入眼帘,不消片刻就到了城门口。

此时城门大开,一侧停当着一辆马车。马车旁两小厮眼巴巴看着过往行人,瞧见慕容逸凡骑马而来,喜不胜收。

两小厮齐来扶慕容逸凡下马,一个抢了他肩上褡裢拿在手上,抱怨道:“少爷你可让我俩好等,午饭时夫人就遣我二人来此等候,不曾想现在才到。”

另一个小厮掀开帘子,请慕容逸凡上车。坐上马车慕容逸凡才扯开窗帘探头对牵马的小厮说道:“敢情你二人还不耐烦等我了不成?”

那小厮赔笑道:“怎会?只是想少爷得紧,若非如此,哪怕等上十天十夜也是毫无怨言的。”

慕容逸凡一笑,伸手道:“包袱给我吧,你这笨手笨脚的磕碰坏了我的宝贝,拿你十条狗命也赔不了。”

那小厮只觉得这包袱沉甸甸的,笑脸递将给慕容逸凡。好奇问道:“这是个什么宝物,好歹也让我们见识见识,开开眼界。”

慕容逸凡收了包袱抱在怀里,合上窗帘说道:“没什么好看的,赶紧回家去吧。”

两小厮见慕容逸凡不再作声,便一个驾车一个牵马进城去了。七拐八绕的来到一条八尺宽的街道,到一座大宅门前停下马车。

两尊人高的石狮子镇在门口,红漆铜锭大门开了一扇,门顶挂着“城主府”三个烫金大字的匾额。驾车的小厮掀开布帘说道:“少爷,到家了。”

慕容逸凡下车径直进门去,两小厮自去安顿车马。进入院中一切事物都是熟悉的,盆景花草也常有人打理。见墙角那株桃花开了几朵,慕容逸凡便折了一支拿在手上。

从侧面过了一道月亮门,慕容逸凡便大声喊道:“母亲,我回来了。”

慕容逸凡话音刚落,内堂出来个美妙佳人,纤腰袅娜,五官精致,好似落入凡尘的仙子。却是慕容逸凡母亲贴身伏侍的丫鬟,名叫吴青,唤作青儿。

青儿见少爷归家来,喜上眉梢,嘴上却骂道:“按理说晌午就该到的,你是学乌龟爬来的不成?”将慕容逸凡的包袱拿了进门去。

慕容逸凡跟在青儿身后,说道:“拜别恩师,又和几个同窗好友吃了饭才来,所以迟了些。”因四下没看到母亲,又问道:“我母亲不在家吗?”

青儿放了包袱才回身说道:“夫人同老爷午饭后就去城南王家去了,听早上来通报的小厮说,是王家的老太爷寿终正寝,前去吊唁,可能要几日才回来。”

慕容逸凡听了也不甚在意,接过青儿递来的茶碗呷了一口,在椅子上坐下说道:“我不在家这几个月,街上有没有什么新闻发生?”

“哪有什么新闻。”青儿答道,看见慕容逸凡放在桌上的那支桃花,捡起来怜惜说道:“这桃花今年才开,你折了它做甚?”

“有花堪摘须则摘,莫待无花空折枝呀。”慕容逸凡笑道,又问:“街尾孙家就一点事也没有?”

“他家有没有什么事我怎么知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慕容逸凡听青儿如此说,便知道孙瑞那家伙多半是没戏。起身夺了青儿手里桃花,摘下一朵别在她头发上。

“真美。”

青儿闻言浅浅一笑,慕容逸凡接着说道:“孙瑞说等我回来要请我喝喜酒的,现在却还一点动静都没有,看来是不成了。”

“人家取媳妇又不是你取媳妇,你操这个心做什么。”青儿道。

慕容逸凡复又坐回椅子上,仰头说道:“他曾说相中了西城叶家小姐,要请媒人去说。去上学前还找我借了五十两银子,却是石沉大海,音讯全无。”

青儿听得慕容逸凡说了叶家小姐,才想起前几月夫人说要给慕容逸凡定亲的事,说的就是叶家小姐。故说道:“你若不想和叶家小姐订亲,直接和夫人说了就是。就算两家长辈已经见了面,也不是还没有正式上门提亲吗,何苦怂恿别人如此搅和。”

慕容逸凡见青儿如此说来,便有些不悦,说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说了有什么用?再说我爹一向不管这些家事,什么事都依着我母亲,而我母亲又什么事都听我大舅的,和叶家订亲肯定是我大舅的意思。”

慕容逸凡的大舅乃是九五至尊,当今皇上。若是皇上授意,谁敢违逆?青儿如此想着。这时一个小厮前来报道:“郑大爷遣人来请少爷,说在云鹤楼摆下宴席,为少爷接风。”

这小厮便是城门口接慕容逸凡的其中一个,名叫王淼,另一个叫王焱,是他哥哥。

慕容逸凡叫王淼把马车开到门口,自去换了身华丽衣服。

临行时,青儿再三叮嘱让他少吃些酒,慕容逸凡满口答应着。出门上了马车,约莫一柱香时间就到了云鹤楼。

这云鹤楼在整个东城也是一等的酒楼,常有达官贵人聚会吃酒。此时正是客人最多的时候,六七个个侍者端茶送水忙得不亦乐乎。

慕容逸凡下车打发王淼回去,让他天黑再来接。刚踏进门,管事的老刘便笑迎过来:“慕容公子光临,令小店蓬荜生辉呀。”

不待慕容逸凡发问,刘管事说道:“郑大爷在楼上贰号雅间,公子请便吧。”

慕容逸凡也不打算和刘管事寒暄,点头说好,自上来楼上找郑伦。

才推门,一人就迎面来接,笑声说道:“逸凡兄你可算来了。”

慕容逸凡定睛一看,此人正是孙瑞。椅子上端坐着的是郑伦,见慕容逸凡开门来也连忙起身相迎。

孙瑞扶慕容逸凡椅子上坐下,又去外面催促侍者快些将酒菜呈上来。

“郑大哥今日破费做东,怎么不多请些人热闹,只我们三个岂不冷清?”慕容逸凡说道。

郑伦归座说道:“本是为你接风洗尘,叫他人来做什么。一来我熟知的人你大多不熟,二来人少我们也自在些。”

孙瑞踅足进来坐回椅子,和声说道:“逸凡兄如今回来,可有什么打算?”

慕容逸凡瞥了两人一眼,笑道:“原来我被学城遣退这事,你俩已经知晓了。”

“不然呢,若非怕你在家烦闷,谁没事请你吃酒。”郑伦道。

“前日在義学里遇见城主大人,也是从他老人家那儿得知你今日归来,因此我才和郑大哥商议与你小酌两杯,以消闲愁。”孙瑞道。

郑伦笑道:“逸凡你还不知,孙瑞这厮前不久殿试中了二甲前十进士出身,奈何各郡县皆无官职空缺,奉旨留都候补。城主大人晓得他家境不好,便请他在義学教书,每月有十六两银子过活。”

慕容逸凡一把抓住孙瑞肩膀,问责道:“原来你只一心考功名去了,倒把答应我的事拋在了脑后。”

“逸凡何出此言?”郑伦好奇问道。

慕容逸凡解答:“他说相中叶家小姐,要请我喝喜酒来着,如今却是石沉大海,水花都没一点儿。”

孙瑞摇头叹息的说道:“这事我哪能忘,那日正是榜单出来,我名列二甲第七。随即请了媒婆一起带着礼物去叶家,她家父母说话是和气的,我也认清了自己不该攀附她这样的人家。”

慕容逸凡不悦道:“所以这你就放弃啦,你的出息在哪儿?”

郑伦道:“逸凡也不必如此说,常言道知人者智自知者明嘛,正所谓天涯何处无芳草。”

慕容逸凡也不再追问,一时酒菜上齐,三人推杯交盏喝了起来。直至夜幕降临时,觥筹交错,慕容逸凡也有了七分醉意。

郑伦吞吐说道:“你我三人难得相识一场,不如找个良辰吉日结拜成兄弟,你们意下如何?”

“这个提议好,我赞成。明日正值旬假,不如就明天如何?”孙瑞说道,也是有了六七分醉意。

慕容逸凡也附和说没问题。

王焱王淼两小厮已经来了云鹤楼,慕容逸凡也觉得困倦了,便告辞离席。由两小厮搀扶着上了车,一路家去。

早有青儿准备好了热水在房中,慕容逸凡胡乱脱了衣服进去泡着。斜靠在澡盆上,竟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青儿在门外候着,等慕容逸凡出来再把屋子收拾了。可一个时辰过去也不见慕容逸凡出来,便猜他必是睡着了。又担心水冰了凉着慕容逸凡,青儿便推门进来打算叫醒他。

慕容逸凡的衣服散落一地,正赤裸裸躺在盆里酣睡。青儿低着头走到他身后轻轻拍了一下他肩膀:“少爷,水凉了。”

慕容逸凡突然醒来,醉意没了三四分,柔声说道:“你先出去吧,我换了衣服你再收拾。”

这青儿如今也有十五六岁了,见了慕容逸凡的裸体不由两颊发烫,逃一般的出门去。

一时间慕容逸凡另换了套衣服,披着件黑色狐裘出来。此时细雨绵绵,天气微凉。慕容逸凡握着青儿冰凉的双手说道:“明天再收拾吧,早些歇息去。”

“明天自然有明天的事要做,为何要等明天。你先睡觉去吧,当心着了凉。”青儿说着,撇下慕容逸凡进屋去了。

慕容逸凡连打了两个哈欠,自绕到后面厢房倒头大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