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来到斗破
  • 穿越斗破名叫萧风
  • 着墨天涯
  • 3622字
  • 2021-05-17 00:57:36

“从乌坦城的三族之争,到魂殿兴风作浪,再到魂天帝血洗人间,满打满算也就五十个年头啦,不努力的话真的会死的很惨呐!明明上辈子许下来生做条咸鱼的愿望,结果却要更加辛苦了。哎……”

老旧的小院里,一个两三岁的孩子小声嘀咕着,同时用树枝在地上写写画画,规划着自己的未来。

坐在石阶上,萧风仰望着天空,以孩童的外貌做出唏嘘的姿态未免有些可笑,但眼睛里却满是成人才会有的惆怅。

“歇够了,继续!”

孩童用脚清理掉地上的痕迹,然后提手在腰,分胯沉膝,保持着这样的姿态不动了。

很快,汗珠从头顶滚落,稚嫩的脸庞变得通红,但他仍紧咬着牙,哪怕两腿颤抖不止,萧风仍在坚持。

“萧风少爷,该吃饭……”

院门被推开,提着饭盒进来的仆从看到院子里的场景,连话都不说完就冲了过来。

他放下饭盒,一边抱起稚童一边说道,“萧风少爷,家主都说过了,两岁身子骨太弱,不适合锻炼,你怎么就……”

仆从一脸为难,他有心说句重话训导一下萧风,但两人身份悬殊,那些话他是不能说的。

被抱在怀中的萧风全然没有这种自觉,他身子一挺就从那人怀中挣出,跑到饭盒旁打开盖子,“啊,好香啊!”

仆从一脸苦笑,只能看着萧风吃完,默默带着饭盒离去。

然后,和族长打小报告。

果然,仆从离去不久,萧风的族叔萧战过来了。

“风儿,听阿泰说,你又开始站桩了?”

萧战一脸严肃,对于这个孩子,他还是比较负责的,至少十六岁前如此。

“萧战叔叔,您过来了。”

萧风朝着面前中年人毕恭毕敬地行了一礼。

看着稚童乖巧的样子,萧战眼中不由多出一些柔意与愧疚,语气也柔和起来,“风儿,还记得叔叔说过的话么?”

“记得。叔叔告诉过风儿,最早也要到四岁时才可以习武炼气。”

稚嫩的声音里满是纯真无邪。

“那风儿为什么不听话?”

萧风没有立刻回答,他酝酿了一下感情,眼睛很快红起来,“萧战叔叔,风儿昨天梦见爹娘了。”

在萧风一岁时,父母外出运输药材被人偷袭致死,萧战接到消息但还是晚了,只能在应下照顾好萧风的请求后眼睁睁看着他们死去。

自此之后,萧战就成了萧风的叔叔。

此刻听到这话,萧战全身一震,竟有些不敢去看稚童的脸。

稚童却昂着脑袋望他,声音里带着委屈,“他们说想风儿了,风儿也想他们,可是风儿好没用,不能帮他们报仇,萧战叔叔,你说风儿要怎么办呀?”

说着说着,眼泪就滚了下来。

萧战眼睛也泛起红色,他仍记得萧风父母躺在血泊中哀求自己照顾好他们孩子时的场景,现在又听着稚嫩的哀求声,哪里还能硬得下心拒绝?

“风儿,你年纪还是太小,炼气容易出岔子。如果你执意如此,就先搬到我那边吧。”

萧战思量片刻,斟酌着说出自己的想法。

在他看来,这个年纪炼气容易伤到身体,但让萧风自己这么折腾,对身体也好不到哪里去,还不如带在身边,有自己亲自看管与指导总好过现在瞎折腾。

“好!”萧风一抹眼泪,嘴角微微上扬。

倒不是说萧风本性中山狼,而是他对生身父母着实没有印象,说感动自然是有,但还没有夸张到感动到哭。更何况这两年的记忆和前生二十几年比起来,太微不足道了。

搬家的事情不需要萧风烦恼,而且也没什么东西,当天晚上萧风就住到了萧战的院子里了。

只能说不愧是一家之主居住的地方,比起萧风住的地方大太多了,内里更有几个单独的院落。

“这是萧风,你们以后不许欺负他。”

饭桌上,萧战一脸正色对另外三个娃娃说道,同时向萧风介绍,“这是你两位哥哥,萧鼎、萧厉,这个比你小几天,就是你弟弟了,萧炎。”

一家四口,唯独少了一个女主人。

『听人提及过族长夫人病倒了,看来也是逃不开命运的安排了。』

压住心头想法,萧风礼貌地一一问好,萧鼎萧厉两人笑着回应,唯独萧炎一脸郁闷,小声嘀咕着,“难不成我就是做弟弟的命?”

望着四人一团和气的样子,萧战终于是松了一口气,生怕萧风不合群被欺负。

吃过晚饭,萧战带着萧风进了一处独院。

“这里就是你的家了。”

萧风点点头,只是略带新奇地打量一圈,也就几秒钟的时间,重又安静下来。

萧战感到好笑,心道这小子心心念念着斗气的事情呢,当即开口说道,“我们萧家子弟皆是四岁进入炼气堂登记修行,我今天私下教你也算是违反了族规,所以你千万不能告诉别人,四岁前也不能在他人面前显露。”

“是,谢萧战叔叔。”萧风再度行礼。

与讨好无关,达者为师,这是他真心在感谢。

在萧战的指点下,萧风手捏印法,默默感受着充斥天地间的斗气。

充沛、活跃且狂暴……

比起前生修习内力,斗气就像是一只发了疯的野兽。

在感受到斗气的一瞬间,这种想法就出现在了脑海中。

痛!

随着斗气引入体内,身体传来阵阵疼痛。狂暴的斗气粗糙地进去稚嫩的经络里,这种剧痛只能咬着牙去忍。

萧风咬紧牙关,脸形开始走样,这一刻他才知晓为何萧战一直不同意让他提前炼气了。

突然他在心头笑起来,不过些许疼痛罢了。

比起疼痛,萧风更担心实力不足而莫名死去。

毕竟从萧炎出镜到魂天帝灭世,也不过三十余年。

尽管现在多了十余年,又能有多大区别?

时间,紧迫啊!

当第一缕斗气容纳进丹田时,萧风睁开了眼睛,缓缓舒了一口气。

第一步,终于踏出去了。

萧风望着双手结成的印决,目光中带着迷茫。

他曾用修炼内力的方式引斗气入体,却遭了反噬,养了一个多月才恢复。而萧战所指导的方法比前世自己的观想法粗糙太多,只因为这个印决,就可以安然炼气了?

“怎么样了?”萧战神色间有些紧张,打断萧风思绪。

萧风从床榻上跳下来,再度向萧战行礼,“多谢萧战叔叔成全。”

听到这话,萧战也是松了一口气,“嗯,今天很晚了,我让下人准备热水,洗一下就睡吧。”

萧战摸着萧风的脑袋,“修行时有什么不懂的随时来问我,不要自己胡乱修炼走了岔路。”

说完,转身离去。

萧风一脸郁闷,被摸脑袋……有点烦啊。

很快有人带萧风去洗澡,回来躺到床上后,睡意很快将他包裹。

第二天,天还未亮,萧风照常爬起来扎马步。

半个小时后,东边亮起一点鱼肚白,旁边的两个院子有了动静。

又过了半个小时,萧风听见隔壁两个院子好像是打了起来……

出于好奇,萧风摸了过去。

“风弟,这么早啊。”

打斗声很快停下,萧鼎和萧厉两人纷纷向萧风打招呼。

“嗯,鼎哥,厉哥你们早。我一时好奇,如果不方便……”

“没什么不方便,你想看的话就看吧。”萧厉挥了挥手,一脸无所谓。

萧鼎笑了起来,“比三弟勤奋多了,那家伙八成还在睡懒觉吧。”

说完,两人相视一笑,再度打在一起。

看了一分钟左右,萧风揉着眼睛回去了。

这个世界的打斗……有点辣眼睛。

或许有搏斗技巧吧,但萧风没在两人身上看到,就是简单的你一拳,我一腿,完了还笑的很开心,一脸棋逢对手、恨不得再战一百回合的表情。

早饭还没开始,萧风顺带又打了一套拳法。

比起前世,这一世的肉体更强韧一些,两三岁时的骨骼肌肉强度就比得上六七岁了,但萧风也担心太过年幼,没有生长完全,只敢打一打太极之类,舒展一下筋骨。

早餐上桌时,萧炎被提着走出来。

“早。”他一脸睡眼惺忪的样子,像条咸鱼。

萧鼎萧厉看了萧风一眼,不由苦笑了一下,弟弟果然不能比啊。

吃过饭,萧炎就摸出去了。

刚会走路的娃,也不知道干嘛去了。不过几个人也都不担心,自己家里出不了事,由他闹腾去吧。

萧鼎萧厉修行,萧战处理家事,一家人各有各的忙活事,萧风又清闲了。

回到小院,他开始认真思考一个问题。

走萧炎的路,让萧炎无路可走?

还是另辟蹊径,走自己设想的路?

就安全性而言,无疑是强占萧炎果实更为安稳,只需要在正确的时间走到正确的位置,机缘自然而然就掉落在自己头上了。

但有一点萧风很难释怀:记忆中的故事里,可没有萧风的存在。

如果萧风顶替了萧炎,那萧炎又会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变数生出后,顶替了萧炎的萧风,仍可以成为斗帝吗?

这一次,他想了很久,最终张开手掌,感受着无处不在的斗之气,确认了本意:前生于那般绝灵之地都能炼出内力,到了这里又何必畏首畏尾?

想通一切,萧风不由斗志昂扬,“我辈武者,当逆水行舟!”

这个时候,院门处突然探出一个脑袋,“风哥你刚才说的什么?”

语气里,还有一丝激动。

萧风抬眼一看,是萧炎回来了。

“来,风哥这里有一套祖传的功夫,我教你。”

这么懒散的咸鱼,萧风看不下去了。

萧炎整个人都愣住了,过了好一会才开口问道,“你说的是……功夫?”

萧风看着萧炎那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心里头觉得好笑,但他不打算说明自己穿越的事情。

毕竟,这位可是拿冷眼看生身父亲的狠人啊。

“哈哈,刚才骗你的。”萧风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其实不是祖传的,是我在自家小院里捡到的。”

萧风从怀里掏出一年前就做好的武功秘籍,无论字迹还是做旧方面,都无可挑剔。

萧炎神色激动,快步跑来接过去翻看起来。

半个小时后。

“手抬高,腰挺直,腿下压!”萧风背着小手,不时指出萧炎做得不到位的地方。

他已经扎了一个月的马步,确信对身体无害,可以增强体质,所以让未来的炎帝扎一扎也无妨。

“我不练了!”

萧炎一屁股坐到在地上,喘着粗气,练武那么高大上的东西,怎么可能是扎马步!

萧风也是无所谓,哦了一声就不说什么了。

毕竟萧火火是一路开挂嗑药上去的,扎不扎马步也无伤大雅。

“那个……这本秘籍我可以借去看看么?”萧炎还是不想放弃。

“你可以拿去抄一份,抄完还给我。”萧风大方地丢了过去。

都是些散架子,说有用也有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