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该溜协会会长,天阶灵技

一边吃鱼一边闲聊的三人,在深度交流之后,李牧尘对这个意外来客才彻底放下防备,此人原本也是一名小家族子弟,只可惜后来被仇家所灭,得高人相助,传一身本领。

但是高人所意,本领皆奇遇。

至于为何知,全是牧尘套!

21世纪的聊天下套,不知不觉就把他给掏出来了,原本想的时候没有那么顺利,结果迟暮聊了几句自己掏了一壶好酒。

然后就是三人边聊边喝,不仅喝出来了各种问题,还把感情给喝出来了,就差拜把子了。

至于迟暮的修为,也只是筑基后期圆满罢了,至于他们看不到的原因就是迟暮意外获得一件可以遮盖修为的灵宝。

但是迟暮把这个灵宝拿给他们看的时候却遭到二人的嫌弃。

“哈哈哈哈哈哈哈!!!长得跟破烂一样,一块玉佩都碎了一半了都。我都不想要了,哈哈哈哈!!”

“就是就是,太可怜了吧,哈哈哈哈哈!”

两人直接笑了起来,没有丝毫一点掩饰的意思。

他也知道这个灵宝已经损坏的不成样子了,但是他也没办法啊,这种遮盖修为的灵宝本来就少,更何况他这种散修,更是珍贵之品。

“你你们....”

“咳咳,我们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一般情况下是不会笑的,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忍不住呗。”

“等等,你们有吗?这种可以遮盖修为的灵宝。”

刹那间,空气中突然安静下来。

祥和的场面被一语点破。

只看到,李牧尘水鸿杰二人黑着脸蹲在地上,手上还拿着一根小木棍,在那画着圆圈。

嘴里还不停的喃喃道:“小丑竟是我自己....小丑是我自己啊....是我啊...”

俩个连这种没有灵宝的人,在嘲笑人家有灵宝的。

活生生的小丑。

这一下从刚才2打1,变成现在的1打2,而且还是完虐那种。

眼前二人的画风也彻底黑化,仿佛即将入魔一般,吓得迟暮连忙道歉,生怕两人突然入魔把他给弄死了。

......

玩笑过后。

三人步入正轨,因为迟暮的无所事事,于是乎就跟着李牧尘、水鸿杰二人,但是,他们两个也没有线索,也不知道该去哪,也不知道该干什么。

然后就是万兽山脉多出三个该溜子。

就这样,一直逛到夜幕,三人随便就找个地方休息了。

第二天,又是跟昨天一样,该溜一上午,中午吃烤鱼,下午接着溜。

就这样坚持到了第六天!

三大该溜子的传闻传遍整个万寿山脉。

有人说这是死去的冤魂、也有人说这是几名邪修,在那截杀路过的人,反正就是各种非言乱语,层出不穷。

眼前,几人正在猎杀灵兽,该溜子三人组就躲在一旁的一颗大树上静静的看着。

“李兄,咱们这样抢人家这个,不太好吧?”

“不好?你开玩笑呢?我们这几人被人家黑成什么样了?各种牛马蛇神满天飞,在不给他们的厉害,还对得起自己吗?”

他们这几人的流言蜚语几乎都眼前这几人传出来的,至于为什么?就不得而知了,所以李牧尘就搞了一份超级泻药,一泻万里的那种。

“话虽如此,但是李兄,我们真的要在他们的食物里下药吗?”

李牧尘跟迟暮对视一眼,一起说道:“对!”

“.....”

好马拧不过俩好汉。

谈话间,那只灵兽也已经倒下,只见那几人,有的在灵兽倒下后便立马开始将肢体分解,有的已经去架起锅炉准备做菜吃饭。

这几天,三人也将这群人的习惯给熟悉的差不多了。

在他们一切准备就绪的时候,都要一起去放个水,然后就会有一段的空余时间,而这个时候,就是三人下药的最佳时机。

三人互相对视道:“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你去!”三人同呼。

一时间,场面陷入极度的尴尬之中,一人指向一个,形成一个三角方式。

“他去!”三人又同呼。

这一次,同样是一个三角形,只不过从刚刚的顺时针,变为了逆时针。

“.....”

刹那间,迟暮跟还有水鸿杰仿佛心灵相通一般,全部指向李牧尘说道:“你去!”

李牧尘:???

我李牧尘严重怀疑你们公报私仇!

“叮!恭喜宿主获得隐藏任务——报复侮辱之人。

因为宿主该溜子行为,被人传播成为其他牛马东西,这简直是对该溜子最大的侮辱,任何该溜子都不可以忍受,也作为一个十好少年,必须要让他们惩罚。

任务成功获得称号——该溜协会会长!

【该溜歇会会长】:佩戴之后,宿主会形成一股类似帝皇之气一般的该溜之气,使得常人见到会有一股胆怯之意。

身法灵技【凌波微步】。

【凌波微步】:根据宿主记忆,以及某系统大佬的融合而成,天阶灵技。

到这里就结束了,显然是没有失败惩罚,也就是说这个任务失败或者成功对李牧尘都没有任何事情,无非就是少了一个称号。

秉着自己是一名十好少年的缘故,遇到这种事情绝对不可以坐以待毙。

更何况他已经对我的人身造成伤害,更加不可饶恕。

而此时,水鸿杰与迟暮二人见李牧尘不说话,就晃了晃他一下道:“嘿!你干啥呢?在不快点就没时间了!”

李牧尘忽然站起。

“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既然你们都让我来,我也不推脱了,他们这样污蔑我们,做一个十好少年,我必须要惩治他们!”

说话时,气势非分。

水鸿杰扭头小声朝迟暮说道:“你有没有感觉李兄身上有股气势,又好像什么都没有,你发现没。”

迟暮闻言点点头,这点他也发现了,也是那么一下感觉这个人有点伟大的感觉,但是转念一想,经过这几天的相处,得出一个结论,这个人坏的狠。

“难道,难道,难道这就是李兄常说的币机艾慕!”

“是BGM,不是币机艾慕。”李牧尘说道。

看着俩人学不上来的样子,李牧尘不禁好笑。

诶,这时候有人肯定会有人说到,这人肯定是奔着称号以及身法灵技去的,可我只想说....

你说的没错,他就是奔着灵技以及称号去的。

.....

没有给二人丝毫反应,直接几个闪身就到了那一伙人熬得骨头汤旁边,掏药、下药、搅拌,一气呵成,没有一丝拖泥带水。

树上的两人看了直呼好家伙。

又是几个闪身加躲避,就回来了。

李牧尘回来的时候,只见水鸿杰和迟暮往后退了退,似乎在与他保持距离,然后他就漏出一个疑惑的表情。

“李兄,我现在严重怀疑你并非十好学生,从刚才你一套娴熟的手法中,我看出,此事你绝非一次之数,你是不是拿我们练过手?”水鸿杰一脸严肃道。

他可不想那天不知情的情况下就被李牧尘给下药了,这种事情,他妈妈经常跟他说:男孩子在外面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所以,对于李牧尘,也要增加防范,

至于迟暮,完全是担心他会给自己下药,然后把自己的破损灵宝给偷走了。

“那啥,我说我是第一次你们信吗?”

而回应的他的确实水鸿杰与迟暮的后退一步。

恍惚间,一阵心碎的声音传入耳中。

另一边,那伙人以及坐好,嘴里还在念叨着什么,随后就又一人一碗一碗的给所有人成好汤。

接下来一幕,三人见证了这些人干饭的速度,都快吃出幻影,快到极致,那只起码有两吨重的灵兽就这么被他们几人以惊人的速度吃光。

就连骨头熬得汤,也只剩下骨头残渣。

“我滴妈,这几人吃牲畜吧,还是说没吃过饭,这么猛?”

三人就这么安静的趴在树上,静静的等待着药效的发作。

十分钟过去......

二十分钟过去......

三十分钟过去......

水鸿杰跟迟暮看向李牧尘,疑惑的大眼睛就这样眨呀眨。

好像在说:你的药怎么这么没用呢,是不是跟你一样没用呀。

李牧尘则挠挠头道:“不对啊,这药可是我从路过的人手里换来的,据说叫什么泻千魂,跟我说的时候猛的要死啊,不会是骗我的吧。”

随后,三人就这样又等待许久。

依旧是没有效果,甚至那些人都开始睡觉了。

大概过去一个时辰的时间。

“叮!恭喜宿主完成任务——报复侮辱之人。

成功获得称号:该溜协会会长。

是否佩戴?

成功获得身法灵技【凌波微步】

是否学习?”

“是是是,佩戴佩戴,学习学习。”

“恭喜宿主佩戴称号——该溜协会会长,恭喜宿主学习天阶灵技【凌波微步(小成)】”

【姓名:李牧尘(该溜歇会会长)】

【种族:人】

【寿命:18/200】

【修为:筑基初期】

【功法:五道轮回真经(仙帝品阶)】

【灵技:黄阶·大爆狂流(圆满)、黄阶·九离火绝(圆满)天阶·凌波微步(小成)】

【神通:无】

【血脉:至尊五行血脉】

【灵根:极品五行灵根】

【道具:帝皇铠甲召唤器(可成长)】

【法宝:无】

【灵宝:黄阶·紫魂袍】

“诶?系统,这个任务怎么完成了,还有怎么灵技不是圆满了。”

“叮!任务为何完成,请宿主稍后自行了解,至于灵技,你自己修为这么低,你让我怎么帮你领悟?”

“....”

一句话直接把李牧尘堵死,反驳的余地都没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