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掐我的

“老板,在来一份猪脚饭。”

那老板一脸惊讶的看向李牧尘道:“小兄弟,你刚刚不是拿走五份了吗?这......吃完了?这么快吗?”

“......”

“老板,我很像猪吗?怎么可能会那么能吃,用脚想都看得出来是我是替朋友买的。”

“欸!小兄弟话,可不是这样说的,在你之后,来了一个人,一口气在我这吃了十碗猪脚饭,而且,看他的样子还没有吃够。而且那人跟你差不多瘦,所以,你懂的......”

李牧尘张了张嘴,但是转念一想,自己解释那么多,就买个饭而已。

便也不多说些甚么,付完钱,提着猪脚饭就扭头回去。

而猪脚饭摊位后的一个座位之上,还有一人一直在看着李牧尘,一直到他离去,才缓缓起身,留下一些灵石,消失在座椅之上。

忽然,李牧尘转头看向那个摊位,但是也没有看出什么东西,摆摆手、摇摇头漫步消失在街道深处。

......

回到王府内,原本是想拿着猪脚饭回到自己的房间内的,结果刚走进来没多久就看到,易轻柔满脸透红,走路都迷不蹬蹬的。

一瘸一拐的朝着自己这边走过来。

一手排在李牧尘的肩膀上道:“小李子,过来给爷侍寝,听到没有!”

“......”

李牧尘捂脸。

真就是喝醉了开始胡言乱语了呗,自己说什么也不知道了呗,开始耍流氓了呗,要吃自己豆腐了呗......

“你喝多少假酒,醉成这样!”

拿起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一把将她拉过来,背在自己背上

李牧尘是真不想说什么了,这到底是喝了多少假酒。

而他们的吵闹的声音,自然也把秦无双他们吸引过来,就看到李牧尘背着易轻柔,另一手的酒坛还在不停的晃悠,嘴里也在一直说道着“掐我的,掐我的。”

众人邪笑,侧耳。

于是,在众人的目光下,李牧尘几个闪身消失在这里。

而小青跟东方青鸾两女则捂嘴偷笑,那笑声,其他人差点没听到。

“你们不会是在搞什么小九九吧?”

“怎么可能,我们怎么说也是名门正派弟子,怎么可能会搞下......怎么肯会搞那种下三滥的手段。”

“下什么?还有什么下三滥?你们.....”秦落水挠头,自己刚回来吃个,然后吃个猪脚饭,喝一点酒。

然后就听到外面的声音出来之后,看到李牧尘他们,在然后就看到现在的场景,两个女的在哪笑个不停,问了也不说。

至于秦无双则说道:“你们.....唉,李牧尘他都没说什么,你们瞎搞什么?万一闹出矛盾咋办?你们负责吗?”

“他敢!”

“对!他要是敢,我东方青鸾第一个不放过他!”

“......”

此时此刻,李牧尘坐在易轻柔的床头,易轻柔则躺在床上。

就算是躺在床上,手也不老实,还在那不停的晃来晃去,嘴里也一直说什么听不清的语言。

“真麻烦啊╮(╯▽╰)╭”

吐槽一句后,就想起身离开,结果身后一股巨劲传来,直接向后倒去,一下倒在床上,嘴上一下一下多出一丝柔软。

瞳孔放大,无处安放的小手,想推开易轻柔,又想抱住易轻柔。

最终还是停留在半空之中。

窗户外,一二三四,一人站一个位置,在透过窗户的小缝隙朝里面看去。

“诶嘿嘿,我说的吧,李牧尘就是个怂包,轻柔都这样了,他都没反应,到头来还要靠我们家轻柔( ̄︶ ̄)~”

“哥,小青姐、青鸾姐,咱们这样好像不太好吧。”

“大人说话,小孩子就不要插什么嘴哦,而且,你也不看看,咱们三人合起来有你那个缝隙大吗?你怎么不觉得不太好了。”小青细声细语的指了指他们三人的缝隙,又指了指秦落水的缝隙。

“嘿嘿嘿~我也是好奇嘛。”

秦落水挠挠头笑道,脸上的泛起微红。

“......”

三人无语,人家卿卿我我,你在外面偷看的,脸红什么?

再看屋内,两人还没有松开。

外面的四人早已被李牧尘发现,但是自己又没法脱身,只好让他们几人继续看下去。

他的脸都红了起来。

羞死啦o(*////▽////*)q~

突然,易轻柔翻动起来,直接坐到李牧尘身上将他压在身上道:“小娘子~你今晚还跑得掉吗?”

“易......易轻柔,你冷静点,我不是随便的人。”

“怎么你觉得我是随便的人?还是说你随便起来不是人?”

“......”

这是喝醉了吗?我怎么感觉她思路很清晰啊。

还没等李牧尘继续想想去,易轻柔的攻势再次袭来。

双手压住李牧尘的双手,不停的去亲他。

而李牧尘则是不停的躲闪。

躲了几次之后,易轻柔把屁股稍稍抬起,用力一座。

“噗!”

直接一屁股坐在李牧尘肚子上,李牧尘只感觉中午吃的饭在肚子里翻滚,恐怕在来一下,中午吃的红烧流氓兔就要吐了出来。

秦无双几人在外面看的都要燥死了,都为李牧尘的行为感到气愤。

“他不会是不......举吧。”

“应该不会......吧,那种病只有凡人才有吧,我辈修士,肯定不会有!”秦无双的语气从一开始的不自信,然后变得相当自信。

小青跟东方青鸾,目光也稍微往下挪去。

结果被秦无双瞪了回去。

......

龙泉大帝的寝宫。

他坐在书桌前,看着上面一沓一沓的奏折。

下方的左丘痕则汇报着那边的结果。

龙泉大帝放下奏折,缓缓抬头道:“赵啸天伤势怎么样?”

“回陛下,稍微......有一点严重,估计要趟一段时间了。”

“唉~算了算了,你等下去国库里拿点疗伤圣药,给他送去吧,这倒是怨我,没想到那李牧尘还要这一首保命手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