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帝皇铠甲秒杀金丹期,没劲

天亮没多久,准备好的二人直接就朝着万兽山脉进发。

大概过去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二人就到了万兽山脉附近的一片营地。

这里基本都是一些雇佣兵,以及灵兽猎者的聚集地,许多势力来这里雇佣这些人。

这些基本都是一些散修,没有高阶的功法灵技,也没有什么修炼资源,所以这里看起来还是比较平静,但是,那种杀人夺宝的事情,可比其他地方多的多。

“怎么,李兄你是回心转意准备找一些雇佣兵之类的吗?”

“不,我就看看,咱们走吧。”

水鸿杰还是比较抗拒,这种没有十足的把握,说实话他有点不太想进。

……

无奈,水鸿杰也没办法,来都来了,不进也说不过去。

因为毫无头绪,二人就在里面兜兜转转许久。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就走到了一个山洞门口,但是山洞里有一股臭味,非常臭。

“叮,检测到天材地宝--石钟乳!”

脑海传来系统声音,李牧尘笑了。

系统这一提示,不就说明这洞里有宝贝嘛!

进!

“鸿杰兄,你不觉得这个里面充满了宝贝的气息吗?”

这番话好像是在侮辱他水鸿杰。

这地方还没进去,臭味都要把人臭死了,什么宝贝会发出臭味。

而且,散发臭味的宝贝会有人要嘛?

李牧尘皱了皱眉。

水鸿杰见状暗道不好。

这架势,他熟悉啊!

还没待他反应过来,就已经身处黑暗,臭气也瞬间将二人包围。

在这洞穴不远处,一只长相黑白交融,摇着大尾火速朝着洞穴敢来。

而山洞中的李牧尘跟水鸿杰也差不多到达了洞穴的深处。

“李兄快看,前面有光!”

水鸿杰指向前方,微弱的光芒一闪一闪,看起就像是在呼吸一般。

“走!”

两人随着加快脚步,光明彻底映入眼帘。

一块巨大圆锥体的石头悬在他二人眼前。

“这就是石钟乳吗?”李牧尘也不认识,但是系统知道啊!

叮!

【石钟乳】:凝聚地气之力,化百年为乳,精华化作乳液,练体至宝。

“李兄,你认识此物?”

“对,百年石钟乳,练体的大宝贝!”

闻言,水鸿杰沉思一下,然后急忙道:“李兄快走,这种天材地宝必有灵兽守护,快走!”

话音刚落,巨大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几个喘气的时间,那只黑白交融的巨兽就已经出现在李牧尘旁边。

丝毫不给李牧尘喘息的机会,反手就是一巴掌拍出。

“嘭!”

李牧尘直接被砸进山壁中,一口老血喷口而出。

“艹,不讲武德,搞偷袭!”

见状,水鸿杰也来不及询问李牧尘的伤势。

【水刀·拔刀斩】

一剑斩出!

剑锋划过这灵兽的身体,却划出一道道火花,水鸿杰这一下,竟然连他的防御都没有破开!

“金……金丹期!”水鸿杰的心一下跌至谷底,他一个筑基中期,加上李牧尘一个筑基初期,怎么可能打得过金丹期的灵兽。

同阶段,灵兽就强于人类,而现在,还是处于一个境界低于它的情况下,那不就是给人家上菜吗。

“没想到我水鸿杰竟然要死在这里。”

“嘭!”

水鸿杰被一巴掌拍飞结果昏了。

“帝皇……铠甲,合体!”

“铠甲合体。”

白金神圣铠甲,虎形肩甲,双翼披肩,眼中散发着血色光芒的帝皇铠甲出现在这黑暗的洞穴里,将整个洞穴照的光芒万丈!

这个时候,李牧尘才彻底看清这只灵兽,竟然是一只超大号的臭鼬!

看样子,怎么也有一辆轿车那么大了。

“我说怎么这么臭呢,原来是一只臭鼬啊!”

臭鼬嘶吼一声,金丹期的灵兽的灵智已经不低,基本可以识人语,只不过它可能不懂臭鼬是什么,比较那是现代的叫法。

在它看来,这两人闯入自己的领地已经是死罪,而且还敢出手打它,更是死罪一条!

然后这个人又说了一个不知名的词,而且还说它超级香的体香臭!

简直是对它最大的侮辱!

必须吃了他!

“小样,之前没弄死我,现在你必死。”

因为李牧尘只有筑基初期的实力,无法持续长时间的召唤帝皇铠甲,所以只能速战速决!

反手召唤出极光剑!

直接一招金之肃革 ,透过[金]之印记,把金之力量化成光剑刺出!

一阵飞烟过后,金色光剑直接将这只金丹境的臭鼬钉在墙上(活生生的记仇),直接秒杀。

“这……这就死了?这么不境打?”

“可惜这小子没看到,看来强者永远是孤独的。”

随后走向石钟乳那边。

“系统,这个可以拿走吗?”

“叮!可以。”

简简单单回答,换来的是李牧尘简简单单搬空。

一池子的石钟乳全让他收进系统空间里,一滴都没有留下来。

就差一个烧光,就完成三光政策了。

随后又把那只臭鼬身上值钱的东西都给砍下来收进系统空间里。

忙完一切后,扛起还是昏迷的水鸿杰就往外跑。

……

大概过去一个时辰,昏迷的水鸿杰醒了过来,第一句话就是……

“这里是黄泉吗?黄泉咋还有白天啊?哪个喂别人汤的老婆婆呢?”

只听家“啪”的一声。

一个大嘴巴子扇在他的小白脸的。

耳边传来道:“黄你妹,你还没死呢!你要是想死,我不介意送你去见一见哪个喂别人汤的老婆婆。”

听到这,水鸿杰意识清醒多了,只不过自己被打飞的那一下倒是伤的挺重的,不好做太大的动作。

“大哥,你干啥呢?还不赶紧拿几颗疗伤的丹药吃了,你别看我,我没有丹药。”

“……”

水鸿杰服下丹药后,受得伤也在慢慢恢复。

休息的同时,李牧尘也在附近的河里抓了几条鱼烤了起来。

然后水鸿杰就看到李牧尘拿出盐、油、辣椒面、还有一系列的佐料。

“李李兄,你出门做任务带那么多调味料干嘛?”

“看不出来嘛?就是为了现在啊。”

多么朴实无华的回答,别人的空间戒指里不是疗伤圣药,就是灵技秘籍。

而他确实做菜佐料。

难道他都不怕自己那天受伤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