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昏迷两年,化神巅峰

“系统,调出自身属性!”

【姓名:李牧尘(该溜歇会会长)】

【种族:人】

【寿命:21/5000】

【修为:化神巅峰】

【功法:五道轮回真经(仙帝品阶)】

【灵技:大爆狂流(黄阶圆满)、九离火绝(黄阶圆满)凌波微步(天阶圆满)、黑虎掏心(黄阶圆满)降龙腿(黄阶圆满)、血鹰怒拳(黄阶圆满)、轰天爪(黄阶圆满)、鬼影重重(玄阶圆满)】

【神通:紫影神瞳、紫影神翼】

【血脉:五行血脉(至尊)】

【灵根:极品五行灵根】

【道具:帝皇铠甲召唤器(一阶段)、装13果实(已食用)】

【法宝:无】

【灵宝:黄阶·紫魂袍、黄阶·多彩剑、黄阶·云靴、玄阶·长云龙戟、天阶灵宝·幽冥鎏魂戒(已赠送)】

看到自己寿命的变化,李牧尘现在确实相信自己的真的消失两年了,但是他自己的感觉也仅仅是昏迷一段时间罢了,根本就不可能过去两年啊。

“系统,把任务调出来。”

“叮!已接受任务——突破融虚境、释放傲天、斩杀龙泉大帝。”

赫然,就只有这三个任务了,其他任务全部消失了。

“系统,在那个空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叮!无法奉告!”

“.....”

一句话直接将李牧尘堵死,这天还怎么聊下去。

到现在,李牧尘只记得当时进入那空间之前的记忆,进去之后的记忆,全部都想不去来了。

“那你告诉我任务呢,都没了?”

“叮!紧急情况,无可奉告!”

系统的态度相当强硬。

....

耳边传来秦无双的声音。

“牧尘兄,天骄大会快要消失了,你还打算参加吗?还有你现在什么实力?”

他这一句竟然把李牧尘逗笑了,虽然李牧尘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他现在的修为达到化神巅峰,两年前他还只是元婴,足足垮了一个大阶级。

反观易轻柔,才化神初期而已。

但是李牧尘还是看不透秦无双。

要么修为比他高,要么有灵宝遮盖神识。

李牧尘只想说:皇室真牛13,比不起!

“参加啊,当然参加啊,为什么不参加呢。”

“开始你这两年消失这么久,修为有没有跟上,据说这天骄大会,最低都是元婴,甚至化神,不乏有越级挑战的天骄,你真的还要参加吗?”

然而,回答他的是李牧尘散发出的来自化神境威压!

众人一惊,按照李牧尘的说法,他只是消失十几个时辰的时间而已,但是修为,确实是从之前的元婴到了化神!

“哇!你是吃什么大宝贝了,怎么修为增长这么快!比我都还高了。”易轻柔酸酸道,她好像很在意李牧尘的修为,很想在李牧尘之上,而不是被李牧尘压住一头。

酸酸的味道充斥着整个房间,就连秦无双都感觉到了。

一脸笑容,但是那个笑容看起来确实另一番味道。

“这个呢...那个呢...就是...我也不知道,我好想一醒来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怎么?牧尘你之前是一直是沉睡的状态吗?”

“对!”

随后,李牧尘稍微讲述了一下他之前发生什么事情,当然自然是没有说出关于傲天的事情,也就只是自己到达万兽山脉,突然受到什么攻击,之后自己就昏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也只是在一个山洞之中,然后他就火速朝这里赶来了,结果就是刚才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了。

秦无双听了他的话,倒也没说什么,心里面也在盘算这自己的事情。

经过他的调查,李牧尘说的话有一般是贴合的。

他确实是到达万兽山脉之后就失踪了,两年间,他不知道派了多少人进万兽山脉寻找李牧尘,最终皆是无果。

而现在,李牧尘消失对合上去了,但是他醒来的时候是在一个山洞里面。

这点让秦无双很是迟疑。

万兽山脉不说全部,少说有六七成的地方他都找过了,也就只有万兽山脉中心的位置没有调查过而已。

但是以李牧尘元婴境界的修为能到达中心深处。

不说能不能进去,就算进去了,中心区域的那些大妖会让一个人类在自己的领地活着吗?

不过既然李牧尘不想说,他也不好在问下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机遇,自己的秘密,过度深入,反倒会引起李牧尘的不满,甚至倒戈策反,那就得不偿失了。

“牧尘,你好好休息,过几天就准备千万帝都,还有轻柔,好好陪陪他吧,你不是天天想他吗?”

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只留下躺在床上的李牧尘,以及满脸微红的易轻柔。

......

场面很安静,两人都没说话,也许是害羞的缘故吧,没有了秦无双这个调节剂,气氛很是尴尬。

就这样,两人过去十分钟的时间。

一个躺在床上看向窗外,一个坐在椅子上看着自己的手。

“你想我了?(我好想你!)”两人异口同声道

一个问,一个答。

没有事先的告知,就这么一起说了出来。

我问了,你答了。

李牧尘只感觉心中有一股爱意迸发,一把将易轻柔挽入怀中。

“我想你,你有没有想我?”

“额....我不是说了嘛,我才感觉过去一天而已,就一天不见面我想你干啥,想你又不能提高我的修为。”

“哦~那你的意思就是不想咯。”

“嗯.....不然呢。诶!诶!诶!易轻柔,你干啥!把刀放下,有话好好说!”

然并卵。

一刀银刀直接将李牧尘的床劈的粉碎。

李牧尘咽了一口唾沫道:“易轻柔你往哪砍呢!砍了你就没有幸福了!”

“跟我有什么关系!老娘嫁不嫁你还不一定呢。幸不幸福的是不是我还难说呢,反正,你是肯定不会性福了!”

墙角。

李牧尘双手双脚撑着,下方的易轻柔手握银刀怒视着李牧尘。

“老娘再问你一遍,想还是不想!”

作为十好学生,撒谎是一个不好的行为,所以.......

“你不要为难我,这才一天,我真不想啊!”

“嗖!”

“轰隆!”

银刀瞬间插在李牧尘的裤裆中间,额头上冷汗四起,低头望去,自己的裤子已经被开了大口。

只见,下方的易轻柔,手里突然多处十几把刀!

吓得李牧尘又咽了一口唾沫道:“我想你了,我快想死你了,快把刀放下!快放下啊!”

o(╥﹏╥)o害怕至极,瑟瑟发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