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李道天交手暗屠

不知道过去多久,李牧尘缓缓睁眼,就传来剧烈的头,疼的李牧尘直接拿拳头给自己脑瓜子开瓢。

一声一声的响起,回荡在在整个空间内。

“怎么..么回事,为什么这么头疼!啊!”

“系统!系统出来,解释一下什么,情况,我头怎么这么痛!”

“叮!宿主头疼管我系统什么事?你不会是假酒喝多了吧?”

(-᷅_-᷄)我滴妈!

这系统怎么这么嚣张,我昏迷了,你也跟着昏迷了嘛,不知道发生什么了嘛?

这不就跟虾扯蛋一样吗?

“你醒了,醒了就离开这里吧!”

问声望去,傲天巨大的眼睛正在看着李牧尘。

“对了,还有你,你应该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快告诉我!”

“你现在还没资格知道,离开吧!”

黑暗瞬间吞噬李牧尘。

散去时,李牧尘已经出现在万兽山脉的靠近吴德城方向。

“傲天!你给我等着!”

转眼望去,就可以吴德城的城门处。

“诶?怎么变样了,这才多久就变个模样。算了,不管他,还是赶紧回去,现在,文诗大比应该结束了吧。”

将秦无双的灵舟召唤出来,催动灵气,直指啸天城!

李牧尘清楚的感觉到,灵舟的速度变快了,而且还不是一点点。

几乎是之前的两倍。

他感觉,自己全力的催动灵舟的话,到达啸天城只需要一个时辰最右。

.....

一个时辰后。

啸天城城主府门外,李牧尘正在门口等待着。

“回来了!他回来了,他真的回来了!”门前的守卫一边喊着一边往里面跑。

没过多久。

只见到易轻柔飞快的从府内跑了出来,一下跳到李牧尘身上,犹如八爪鱼一样,将李牧尘缠起来。

“怎么了,这么想我吗?快下来,快下来。”

她身后,还有秦无双,秦洛水兄弟二人。

“我不!呜呜呜.....你到底去哪里了......呜呜呜.....为什么会消失两年了,你知道这两年我有多想你吗?”

易轻柔的话一出,李牧尘大惊。

“两年?我消失两年?怎么可能?我自己才感觉过去一两天而已,怎么会过去那么久,你们.....”

这是他看向秦无双,后者则是点点头道:“她说的没错,你确实消失了两年。”

“这个玩笑可不好笑,你们不会是一起合起伙来逗我的吧。”

一脸委屈的易轻柔就这么瞪着他,大眼睛还流着泪水。

“你!你看我这个样子是骗你的吗?”

秦无双也叹了口气道:“你忘了吗?文诗大比,你突然发疯一般,问我唐诗三百首的事情,因为这是大比最终奖品的缘故,我没有跟你说太多,只是跟你说了我在哪得到的,随后我将灵舟借与你,后来你就消失了,这一消失就是两年。”

听到秦无双这样说,李牧尘的头又疼起来。

李牧尘双手抱头,蜷曲在地上。

口中的口水都控制不住的流淌着。

“啊!啊!”

李牧尘突然变成这样把众人下了一跳,易轻柔连忙催动灵气深入李牧尘体内。

但是,效果甚微。

他还是在地上抱头翻滚,疼痛的叫声是多么的刺耳。

易轻柔的脸上更是止不住的泪水。

一把抱住李牧尘到:“我在,我在这里,你到底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啊?”

“嘭!”

李牧尘应声昏迷,是秦无双,他一下将李牧尘打昏。

“洛水,将他带屋里去,在把医圣司马智叫来,给他检查检查什么情况。”

......

一缕黑气从李牧尘体内飞出,这道黑气好像是常人看不见一般。

随风飘到,消失在远方。

一处小村庄,一个十来岁的小孩正在玩耍。

那股黑气也随风飘到这里,忽然黑气像是受到什么吸引一般,飞快奔向那名小孩。

黑气入体,小孩瞬间昏迷不醒。

几个分钟后,小孩子与城主府内的李牧尘一同苏醒。

只是,小孩子的脸上充满了邪恶,并且嘴里喃喃道:“天道.....李牧尘....天道....李牧尘...哈哈哈哈....”

“我是......我是谁呢?我又是谁呢?哈哈哈......哈哈哈......我是暗屠!对,我就是暗屠!我要杀了李牧尘!暗屠要杀了李牧尘。”

虚影划过,一道身影出现在暗屠面前。

“好大的邪恶,看来今天必须要除掉你!”

李道天说道。

“就凭你吗?桀桀桀,一个小屁孩就敢在我面前嚣张,不过你也很荣幸成为我第一个养料!”

“路过此处,你这邪物竟然夺舍这少年!”

“吼!”

暗屠随即嘶吼一声,便于李道天战在一起。

........

睁开眼的李牧尘便看到易轻柔那汹涌的气势铺面而来。

“好...好大的邪恶!”

“他醒了!他又醒了!”

那个守卫一边喊着一边跑了出去。

“码垛,又是你,来的时候叫的就是你,现在又是你.....”

“你到底是怎么了啊,怎么刚回来就发生那种事情?”易轻柔关心道。

“我...我也不是很清楚,可能是我没休息好吧。”

此时,秦无双,以及医圣司马智也刚好到这里,一件门便看到醒来的李牧尘,秦无双倒是送了一口气。

“我刚才就听到护卫甲在那叫喊这你醒了,怎么样,感觉如何。这位是医圣司马智,有劳司马先生了。”

“秦城主客气,医圣之称我可不敢当,小小郎中罢了。”

说完,便靠近李牧尘,见状,易轻柔也缓缓起身,让司马智检查李牧尘的身体。

几分钟过去,李牧尘的样子看起来很正常,司马智的表情也很平静。

“先生,怎么样,他有没有什么事情。”

“小友,可是见过什么东西,或者说是心魔?”

司马没有回答易轻柔,而且问向李牧尘。

而周围的几人听到心魔二字,纷纷脸色一黑。

心魔这个东西,只要是修士,都会出现,有小有大。

严重着甚至会身消道死。

而且心魔这东西,根本就防不住。

看向司马智,李牧尘想了想道:“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是想做到那件事情而已。”

说话,司马智就起身准备离开。

秦无双则一起跟了出去,问道:“先生,他这是心魔?”

“应该是的,他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据他所说,应该是那件事情成为执念,然后又成为心魔。这个只能靠他自己,外力.....唉......”无奈的摇摇头,漫步离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