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秦无双的另一面

“你那不叫孤身一人,你就是个孤儿!”说完,还对里面做了一个表情。

(✿>◡❛)

配上这个表情,加上哪个颜值,真是让人受不了。

“你之前怎么不在秦无双面前这样?怎么,不好意思了?”

然后只见易轻柔小嘴一撅,然后就扭头道:“人家可是城主,皇亲国戚,这要是给惹生气了,那咱俩不就玩完了嘛!sb!”

“……”

李牧尘上去就是一个脑瓜崩!

“李牧尘!你在弹我一下脑瓜崩试试!你信不信我跟你拼命!”

“好好好,不弹了不弹了,言归正传,咱们这几天估计要被见识了,这个秦无双秦城主觉得不会像表面现象那么好说话。”

这点李牧尘还是有点自信的。

试问,哪个男人会不多看几眼易轻柔,但凡是个正常男的就不可能不看易轻柔。

从他们见到秦无双,他就只看了易轻柔几眼,屈指可数。

李牧尘自己都有时候要瞟几眼易轻柔。

虽然他不会什么圣人,但是看一看又不会犯法。

“怎么了,难道就是因为他不像你一样,老偷偷看我?”

易轻柔突然来了一句!

李牧尘只感觉自己不属于这个世界了,突然好想离开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已经不适合自己生存了。

情不自禁的后腿一步,说话都有点说不清楚。

“你你……你你怎么知道?”

“我又不瞎。”

李牧尘捂住胸口,不争气的眼泪从眼角流下。

一只玉手轻轻抚摸他的头顶。

耳边传来易轻柔的声音。

“乖,姐姐给你看,你想看就看嘛,不要害羞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易轻柔一阵阵的笑声中,她缓缓推开李牧尘的门离开这里。

“叮!宿主尴不尴尬,不过宿主放心,只要你不尴尬,尴尬的就是所有人,被发现怎么了,人有大志,下次要上手,懂?”

“懂你妹!你又不是人你当然不尴尬,尴尬的是我,她这一说,不仅是她能发现,秦无双肯定也能发现,老子一世英名的十好少年,就要毁了呜呜呜……”

李牧尘抽出长戟架在自己脖子上道:“天堂和地狱,虽然没有我选择的权利,可是,我还有选择死的权利!今日!我虽死,但十八年后,我又是一条lsp!”

“叮!宿主冷静,切莫做出后悔一辈子的事情,不对,命没了,你后悔都后不了啊。”

“你别拦我!别拦我!”

只见李牧尘一只手掐住另一只手,无法让长戟插下去。

然后就在他一边做着一边说别拦我。

系统:……

差点以为这吊毛宿主真要自杀呢,闹半天是我草率了。

……

秦无双的房间内。

秦无双站在一张桌子前,只见他挥笔行云如水,落笔如云烟,旁边,一个带着鬼脸面具的黑影站在秦无双面前道:“调查清楚了,女的还好,男的有点意外。”

秦无双放下手中的笔,抬头看向他。

淡淡说道:“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有!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这个女的,根据调查,可能是吴德城易家的大小姐,但是现在看可能样貌改变了。”

“就是哪个把为未婚夫差点打绝后的哪个易轻柔?”

面具黑影点点头。

只怕易轻柔自己都没想到,自己的威名都传的这么远了。

面具黑影又接着说“至于哪个男的,突然出现在常德城,是突然出现的,以前从来没有这个人,并且,他在大帝消灭五宗之前加入到五宗,侥幸不在宗门,逃过一劫,跟他一起逃过一劫的还有一个名叫水鸿杰的人,已经跟他们分散许久了。”

“根据调查,他跟易轻柔相遇也确实是个意外,他们一个是奔着逃婚,一个好像是想进城,然后被易家人误以为是帮助易轻柔逃跑的同伙,然后就成了现在这样。”

“还有一点就是,这个李牧尘是被几名猎杀灵兽为生的雇佣兵带到常德城的,而那几个雇佣兵之前正在万兽山脉猎杀灵兽。”

秦无双坐在桌前,左手撑着下巴,右手转动着一把小刀,眉毛微微皱起,眼神深沉,犹如幽谭一般。

“突然出现,雇佣兵,并且加入过五宗,正好又被灭宗了,这个人有点意思啊。”

“影,再去调查调查,让找个时间试探试探着家伙的实力,可以的话他有可能成为我的一大助力!推翻龙泉的助力!”

只见影身体下沉,一点一点渗入地底。

“对了,王爷,还有一件事,这个人路途中遇到了迟暮!”

说完就沉入地底,消失不见了。

“迟暮……”

坐在床上修炼的李牧尘突然听到系统的提示。

“叮!秦无双对您产生好感,当前两星,秦无双调查宿主的信息对宿主加入五宗,后因为龙泉大帝消灭五宗,所以产生好感。”

听到这里,李牧尘稍微愣了一下。

我加入五宗,被灭了,你产生好感?

秦无双对五宗有仇?那不应该对我产生仇恨吗?难道他是对……

剩下的李牧尘没有说。

啧啧啧啧,九子夺嫡,皇权之争。我猜的果然没错,这个怎么可能那么简单,又是个隐藏大佬。

看来这秦无双对于我来说可以说是一大助力啊!

好好拉拢一下,到时候一起做任务。

“桀桀桀桀!”

门外,路过的几名巡逻卫兵听到李牧尘传来如此可怕的笑声纷纷下了一跳。

“这李公子的笑声好吓人啊,听着好恐怖!有点小害怕。”

“是啊是啊,我也这么觉得。”

“对对,咱们快走吧,真吓人,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快走快走。”

几名巡逻卫兵加快脚步,迅速逃离李牧尘这里。

就连隔壁的易轻柔都听不下去了,敲了敲李牧尘的墙道:“你别发出那么诡异的叫声好不好,你知不知道有多慎人?”

“咳咳,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李牧尘连忙道歉,自己好像笑过头了。

我笑的有这么慎人吗(ㅍ_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