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欧尼酱

秦无双尴尬一笑,他也不知道这消息从哪传出去的,自己好端端的就变成老头了。

“叮!恭喜宿主完成任务——文诗作对(连续)

获得天材地宝断经重孪草、地阶灵技【诗语录】

诗语录,以灵力贯彻诗词,爆发出磅礴之力。”

“叮!是否学习地阶灵技【诗语录】”

“学习...”

“叮!恭喜宿主获得任务——文诗作对魁首

作为华夏好男儿,懂个几万首古诗不成为题,让我大华夏文化传扬广大,十好少年义不容辞!

任务成功:地阶灵宝琉璃宣花甲

任务失败:系统的极度鄙视!

可拒绝。”

虽然有任务送过来,但是李牧尘感觉系统在嘲讽他,而且是深度嘲讽,就那种从底子里就嘲讽他!

我泱泱华夏五千年历史,博大精深,我会怕?

完全不带怂的好吗!

....

知道面前的人是城主之后,易轻柔倒是文静许多,就好像变了一个人是的。

看的李牧尘赞叹不已,这是另一个人吗?

二人跟在秦无双身后,看着四周的景色。

“两位哪里人啊?”

“我常德城之人。”

“我是吴德城之人。”

两人各自回答到。

“那你们是半路结交的呀,说来听听呀。”秦无双说道。

他一开始还以为他们是一起的,易轻柔陪着李牧尘来参加文诗作对的,没想到,不仅不是,而且还不是一个地方的人。

所以对他们遇到一起的事情还是挺好奇的。

反观这俩人,李牧尘还好,他很正常,易轻柔就比较尴尬了,她是逃婚的。

你说她该怎么说,这要说逃婚,不就显得自己很不乖不可爱了吗。

这样不就在秦无双面前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了嘛。

随后,李牧尘倒是很轻松的说出自己的目标,就是去参加天骄大会。

然后两双眼睛齐刷刷的看向易轻柔。

李牧尘则是一脸坏笑,秦无双一脸好奇。

“你..你们别这样看着我啊,我会害羞的。”说完,还用手把自己的脸捂上。

李牧尘发出一阵geigeigei的坏笑。

“其实我也挺好奇的,正好说出来让我跟秦老哥听听,说出你的不开心,让我们开心开心。”

“对呀对呀,人生讲究及时行乐、快意恩仇,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说出来,不要憋着心里面,憋坏了多不好,更何况你这么漂亮,万一憋坏了,多让人心疼,你说是不是?”

随后,二人经过一系列的花言妖语,易轻柔终于把她为何逃婚,以及怎么逃婚的经过说了出来。

不知道什么,李牧尘手里还多了一份爆米花。

要不是因为秦无双也在这边,易轻柔恨不得现在就咬死李牧尘。

不过有一说一,李牧尘确实没想到易轻柔逃婚的经历如此坎坷。

钻过厕所,混入青楼,装成小贩......

只要能利用的,都用上。

只不过有一个她没有说,就是有一次他为了躲避抓捕,她竟然躲进一个正在进行不可描述事情的房间里。

当时的场景可是相当不可描述。

下面床头晃了晃去,易轻柔躲在房梁捂着耳朵闭着眼。

外面易家之人转来转去。

再看李牧尘跟秦无双,脸都快笑抽了。

对易轻柔也竖起大拇指,人家啥也没做,就不她照着命根子上来了一脚不说,结果还在结婚那天跑了,简直把人家的脸面丢光了。

怪不得不敢回去,这回去,怕不是被打死。

“那啥,挺你这样说,人家要家势有家势,要颜值有颜值,而且还是有极品木灵根的天才,你为啥就看不上人家呢?”秦无双问道。

易轻柔一脸严肃的说:“他老偷窥我洗澡!披着羊皮的狼,人面兽心!让我嫁给他,怎么可能!”

两人这一听,又来劲了,没想到这个小伙子这么劲爆,偷窥易轻柔洗澡。

有意思。

.......

过去一个半时辰后,李牧尘跟易轻柔被安排到客房休息。

刚在屋内休息没多久的李牧尘便传音给易轻柔,让她过来一下。

“怎么了,你叫我干什么?”

只见,李牧尘用灵气化作一个光圈笼罩二人,以防隔墙有耳,毕竟这里....乃是秦无双的府邸,他们关系也非亲非故,提防一下,还是好的。

“你不会是傻了吧?那秦无双说的话你信吗?”

“怎么了?为啥不信,人家又没怎么你,而且长得挺帅的呀,你不知道颜值决定一切吗?”

“....”

“砰!”

李牧尘只见给了易轻柔一个脑瓜崩。

“你是猪嘛?那么大一个活人,突然出现在我们身后,而且进进出出那么多人,为什么他们就在我们俩这里出现,难道是因为你长得好看吗?”

“难道不是吗?”

李牧尘捂脸,他是真无语了,这对自己长相有多自信,还是有多看不起人家秦无双。

只见,易轻柔左脚翘起,身体向右一扭,眼神飘忽,小嘴微微张起,一个诱人的表情,在加上刚才的动作。

“欧尼酱~”

“噗!”

一股热流涌向李牧尘的鼻腔,不成器的眼泪,又从鼻孔流出。

“阿弥陀佛,施主,请你注意的形象,你这样,我会忍不住对你做出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劝你慎重!”

李牧尘双手闭合,双眸紧闭,一脸平静的道,但是他的红色眼泪确是不停的留下来。

“欧尼酱~看看我嘛~来嘛。”

易轻柔用指尖触碰李牧尘的下颚,轻轻挑起来。

目光直勾勾的盯着李牧尘。

而且,还不断对着李牧尘的耳边吐气,吹得李牧尘身体发烫,面色通红。

见状,易轻柔满脸笑意。

“你看,我就问你好不好看,你受不受的了,小样!”

李牧尘立马反驳道:“哥还是一个十八岁的纯情少年,你这样,我上哪顶的住,而且,你在这样,我那天要是把握不住,你就哭吧。”

“你要是把握不住,你就要负责,嗯~看着也还不错,长相实力都可以,就是不知道家里有没有什么实力。”

“诶,这你就要失算了,小爷我孤身一人,手拿雪花,勇闯天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