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兽潮来袭

另一边,痴老魔看着被砍断的母藤,眼中充满了杀意。

红花也逐步开始衰落。

“都怪你,都怪你!混蛋,别让我抓住你,要是被我抓住,我一口一口活吃了你!”

一开始,痴老魔想用自己的灵力来滋补母藤,奈何根本没有任何效果。

想尽一切办法,只能现在就催动红,让她的将已经储存的欲望之气全部爆发出来。

“桀桀桀,小兔崽子,我看你怎么守,这乱花都就当是你赔偿我的利息吧!”

红花慢慢张开花瓣,那道身影又一次出现,眼中多了一丝洁白。

嘴中吐出一颗红色珠子。

痴老魔直接将其击碎。

红色珠子内的欲望之气开始扩散,不仅如此,痴老魔还加上自己的黑气在里面,欲望之中还有一丝黑暗之气。

猩红的欲望之气,也深入到痴老魔体内。

他的表情很是狰狞,狰狞中又有一丝兴奋,一丝享受。

“龙泉帝国,这只是第一步罢了!”

黑气泄露,席卷整个身体,最后消失在黑暗之中。

将近日出,欲望之气犹如病毒一般,侵蚀着灵兽的意识,一万、十万、百万记的灵兽,大大小小,应有尽有。

每一只灵兽的眼中都充满血红。

就连一些平常很温顺的灵兽也开始躁动。

此时,昏迷的李牧尘也醒了过来,体内的灵气也回复的不少。

也可以说是是被一声声的兽吼吼醒的,声音实在是太大了。

“兽潮!什么情况!我任务不是已经完成了吗?系统你演我!”

“叮!此时跟本系统无关,它是痴老魔自己强行用自己的灵力催发的,小问题啦,只是一个小兽潮罢了,而且那欲望之力已经消散的差不多了,高阶灵兽也就控制那一会就不行了,控制不了多久的。”

“谁修炼都不是那么容易的,除了生死大仇,正常情况下灵兽也不会跟人类死拼的,只不过有一些靠近万花谷的高阶灵兽就不好说了。反正也不用宿主操心,乱花都可以对付的。”

李牧尘尴尬一笑。

便朝着乱花都赶回去。

只是,以他的速度,即使感到的话,兽潮也会在短时间内到达。

要在受潮前回去,不然总感觉这顿揍白挨了,咽不下去这口气!

震耳轰鸣的脚步声,伴随着日出。

第一缕阳光照到灵兽的身上时,仿佛是一个信号一般,所有灵兽都开始躁动起来。

就是受到什么领导一样,朝着乱花都的方向就是火速前进。

“系统!这兽潮怎么就喜欢往城里去,其他地方不行吗?”

“叮!你装13的时候是喜欢给人看还是喜欢给狗看呢?”

一句话点破意中人。

这兽潮好比一次相亲大会,强壮的雄性为了吸引雌性,就靠着攻下城池来宣扬自己的力量。

动物世界嘛,这么说多好理解了。

天上李牧尘急速飞行着,身后下方黑压压的的灵兽在后面追赶!

......

乱花都。

龙泉帝国的军队也已经到达城门口,正在进城,而领军的将军也正在乱花都城主商量如何迎对兽潮。

“好久不见,好久不见啊王将军,没想到带军前来的竟然是你,这下老夫一定要好好招待你!”

“于城主好说好说,陛下可是很在意乱花都,所以于城主刚发出求援,我就马不停蹄的赶了不过,幸不辱使命。”

二人各种商业胡吹,你夸我一句,我夸你一句。

老个老东西也是好不羞以。

互相吹捧的二人笑容突然停止,齐齐看向一个方向。

王将军急忙跑出去道:“全军听令,防御阵型,布阵!”

突如其来的一道军令,倒是给正在进城的士兵一个措手不及。

但是,这些士兵也不是吃素的,将军宣布完命令仅仅三分多钟,一层接一层的防御阵就已成型。

于城主与王将军站在城墙上看着远处的飞鸟。

“这根神算子推测的时间有点不太一致啊,提前了这么多。”于城主说道。

神算子,他可是一个深不可测的神棍,一身毫无修为,却可以活几百年,甚至每次遇到各种危险,他都能逃跑,并且活的好好的。

不仅如此,之前几次兽潮,都是他精准预测,于城主才可以将乱花都的伤亡程度降到最低。

但是他没想到,这次神算子竟然失算了。

兽潮比预测的提前了两天。

难道又有什么异变发生吗?

王将军看向于城主拍了拍胸脯道:“提不提前都一样,帝国已经到达这里,任何灵兽都不可能或者走到这里!放心吧。”

“我怎么可能不相信王将军呢,我只是怕万兽山脉又会有什么突发事件。主要是还是怕会耽误陛下的统一大计!”

二人的目光漏出一股崇拜的之色。

.....

李牧尘已经看到乱花都城前的龙泉帝国的军队。

看来已经不用自己过去,他们就已经知道了。

李牧尘却不知,自己已经被王将军与于城主发现。

“于城主,你的人?”

“应该是吧,应该也不是,才金丹圆满而已,兽潮应该不是因为他提前发动的,他没那个资格。”

王将军也是点头表示赞成,金丹期的修为真的很弱,他们俩人随便一个都是一下捏死。

李牧尘:咋滴,金丹吃你家大米了?还是花你的小钱钱了,看不起金丹吗?修为高你就牛批克拉斯吗?

王将军、于城主:不好意思,有实力是真的可以牛批克拉斯。

言归正传。

李牧尘看到如此场景自然也就不想去管这些,径直飞入城内。

飞过城墙时,与王、于二人,相对。

留下一道远去的背影。

“这小子长得挺帅的哈,有我年轻时的味道。”

“哈哈哈哈,王将军说笑,你现在不还是跟他一样吗?,还是那么帅气逼人,难道老夫说的不对吗?”

又是一顿商业胡吹,吹捧舔法着实精巧绝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