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戏耍牧尘狗

“叮!宿主少装13,虽然装13不犯法,而且这里也没人管,但你也不能这样说。强行装13最为致命,这句话难道你不知道吗?”

“....”

“你个吊毛系统叭叭叭个不停,你行你来,你行你来啊!你叫个毛?”

另一边。

乱花都内。

易轻柔听着小曲看着戏,好不自在。

偶尔看下李牧尘走的方向,就撂下一句,我有事你在这里待着,然后就走了,头都没回一下。

“怎么,小柔妹妹还关心起来他了?”

“忒!他配吗?从他扛我逃跑的时候,他就没有资格让我关心他!”

......

李牧尘围绕着万花谷走了一圈,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除了一些灵兽在做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之外,并无其他事情发生。

问题还是出现在那两朵花的身上。

要搞清这玩意到底从哪来到这个地方,深渊又是哪里,又有什么阴谋。

一个个的谜团挡在他的面前。

而他还是一头雾水,毫无头绪可言。

照这么下去,修仙文都要变成悬疑问了。

落日,夜幕。

李牧尘依旧在远处观察那两朵花的变化。

第二天....

第三天.....

第四晚.....

那朵白花绽放开来,那些从四天前就开始羞羞不已的灵兽终于停下了忙碌的屁股,不禁倒地不起。

李牧尘不得不赞叹一句,灵兽真流弊,持久不倒。

凝聚灵力先护住识海,防止在被偷袭,有了第一次的教训,就绝对不能上第二次的坑。

也很明显,白花的目的就是李牧尘。

白花幻化出一道虚影,坐在花瓣上,看着李牧尘伸出食指。

好像是要传递什么东西一样。

李牧尘见状也朝着她伸出食指。

忽然眼前泛起白光,李牧尘的四周变成白色,并伴随着一股很温馨的力量,使人一种放松,没有压力。

两者在白界相遇,相视。

两人互相看着,谁都没有开口。

“你应该能看出我的目的吧?”李牧尘率先开口道。

白点点了头,又摇摇了摇头。

“你这又是点头,又是摇头什么意思?”

“点头,是因为大概我猜的出来你是来阻止红的,摇头是因为,你的心中也有一丝自私。”

这一句话倒是让李牧尘也一惊,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心中自私什么,她竟然可以看出来,这难道就是净化之力吗?

白右手一挥,白界漏出一道巨大的缝隙。

从缝隙中可以看到,红花内,红在抱头痛哭,眼中也充满绝望,但是她却只能忍受。

白的眼角也流出一丝泪水,他们本是同根,看到红受到如此的伤害,她的心中怎能不痛?

白又看向李牧尘。

“我希望你能杀了我们!欲望已经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我的净化之力也被欲望所吞噬。”

白好像也看出李牧尘的困难。

“我只要可以破坏母藤,即可。”

李牧尘苦笑一下,要是这么简单的话,这任务奖励就不会给这么多了。

“那我该怎么破坏?就拿刀上去砍吗?”

白张开小嘴,一颗晶莹剔透的珠子从她嘴中飞出。

缓缓落入李牧尘的手中。

“它可以抵挡欲望之力的侵蚀,一定要在她爆发前阻止她!”

话音刚落,她开始消散,白界也跟着破碎。

世界还是原来那样,李牧尘还在远处,而手中却多了一颗白珠。

再看向万花谷,藤蔓上的白花已经开始缩小,红花却有一丝变大的感觉。

“我靠,不是吧,我现在感觉这任务好像真的不太适合我,要不然我跑吧,这个珠子看样子也能卖不少小钱钱。”

李牧尘手握白珠果断出击,迟疑只会让自己败北。

【凌波微步】轻踩微点灵兽的身体,基本没几个灵兽感觉到,现在的他们都还在愉悦的心情中无法自拔。

当然也有几种没有那啥的灵兽发现到李牧尘,全被傲天的利齿散发的妖气所吓退。

就这样很顺利的就到达红花与白花下方。

“就这么简单?说的双王之争呢?糊弄鬼呢,不过我喜欢,桀桀桀,直接就是白嫖呀,这波舒服了!”

掏出大保健就朝着母藤砍去。

“刺啦!”

剑刃划过母藤溅出一道道的火花。

就连痕迹都没有在母藤上面留下来。

李牧尘看了看手上的剑,再用手摸了摸母藤。

“这真的是植物吗?这比灵宝还厉害啊。”

【邪欲破灭波】

背后冷汗暴起,李牧尘反手用多彩剑抵挡。

李牧尘被一击轰退,脚尖插入地面滑行十几米远,脚下的掀起的一堆堆泥土。

刚刚停下来。

多彩剑出现了裂纹,而且是不断扩大。

仅仅三秒,多彩剑碎成了一地的残渣。

“叮!恭喜宿主首次用坏武器获得——玄阶灵宝,长云龙戟!”

这一下给李牧尘整笑了,因祸得福吧。

伸手向后拿去,六尺长的长云龙戟出现在李牧尘身后。

袭击他的那个人也是略感震惊,他没想到,李牧尘还是一个用戟的人,他还以为李牧尘是用剑的呢。

二人遥遥相望。

“阁下,搞背后偷袭不太厚道吧,你这样弄的我一肚子火呢!”

“小子,自刎吧,留你一个全尸,不然你就化作为这欲望之花的养料吧。”

“说的好像我自刎之后不会变成养料一样,不过你说话好像很勇啊?”

“桀桀桀,我超勇的好不好!少废话,受死吧!”

一掌拍出,仅仅是掌风拍打在李牧尘身上,就浑身剧痛!

这要是打在身上,还不当场废掉。

急忙又用长云龙戟挡住!

再一次被击飞。

拿着长云龙戟的双手忍不住的打颤,几乎就是靠着一丝信念才让李牧尘没有松手。

“艹!我TM怎么感觉世界在针对我!”

李牧尘仰天怒吼,好像是给自己打气一样。

而在那人看来,也只是最后的挣扎罢了。

手中黑气凝聚成一个鬼头!

李牧尘只感觉这个一下要是打到自己身上,绝对当场去世,完全没有活下去的可能啊!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修为。

俩下我就顶不住了,而且还感觉他根本就是在逗我玩呢。

系统只想表示,人家不仅仅是逗你玩,还想把你当狗一样戏耍。

“艹!我可是猪脚,怎么能这样被戏耍!”

“帝皇,铠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