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抵达艳遇之都乱花都

每当月圆之夜

他们都会举行

一种古老而神秘的仪式。

双手握拳交叉头顶,两腿半蹲张开,身体前后晃动,嘴里陪着纯嘴工的BGM。

动感的音乐,加上帅气的动作。

一旁的易轻柔哈哈哈大笑,跳舞不像跳舞,唱歌不想唱歌。

虽然李牧尘也已经给他解释了,这只是放松身体,而且那也不是歌那叫口技,奈何易轻柔还是不听,害的李牧尘只能掏出那个砂锅大的拳头,来安抚民众。

......

眼角流出开心的眼泪,嘴上一边吃着烤鱼一边流出开心的眼泪,头上还有一个可爱的包包。

女孩子都应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专属包包!

看着自己手上的地图,李牧尘思考着自己吴德成是去不了了,现在肯定被通缉了,难道要绕一下远路去轩辕城?或者是去哪个号称艳遇之都的乱花都?

不行不行,我李牧尘作为一个是好少年怎么可以去乱花都。

我决定了!

乱花都!我来了!

易轻柔:诶?

太阳刚刚升起,第一缕阳光照耀在易轻柔的脸上,稍微为感觉到有点刺眼。

刺眼?我不是在树林里吗?在哪里还会刺眼?

随后,用手柔了揉眼睛,缓缓睁开时。

映入眼帘的是急速滑动的大地,以及各种树木,她连忙扭头一看。

好嘛,又是同样的姿势,又是熟悉的问道,她又被李牧尘扛在肩膀上跑,而且这是天刚刚亮,看他这样子,估计以及跑得挺久的了。

甚至....他都有可能趁着自己刚睡着,就给她扛起来跑了!

“臭男人!你就不能绅士点吗?就不能抱着我吗?非要用扛的吗?”

听到易轻柔说话,李牧尘才发现她醒了,他还以为怎么也要在睡几个小时吧,那样的话她醒了差不多就到乱花都了。

“你怎么醒了?”

一听这话来气了。

她还不能醒了?这要是不醒,是不是把自己卖了,自己都不知道呢。

朝着李牧尘的肩膀就咬去。

咔呲一声,易轻柔的牙齿摩擦出数道火花。

一脸自信的李牧尘笑道:“小样,还治不了你!还好小爷昨晚准备好了,不然大早上就要被你咬上几口,你该不是一只狗妖化人吧,天天就知道咬人!”

本来就在气头上的易轻柔,听完之后更来气,而且由一股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感觉,就朝着那一个地方咬。

李牧尘一脸无所畏惧....

直到.....

“咔咔”的声响传来,李牧尘连夜赶制的石头板,出现了裂纹,看样子,距离破碎也不远了。

眼看易轻柔张开大嘴,准备给它最后一击!

“卧槽!”

脚刹,转身,甩出!

一气呵成。

飞出去的易轻柔被狠狠摔在地上,顺便还滚了两圈。

“你嘎哈!真要咬死我啊!”

反观易轻柔,一脸傲娇,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道:“咬你,咬你怎么了?你就不能对我好点,我是个女孩子,而且我要身材有身材,要样貌有样貌,你还这样对我。”

“球带麻袋!你说你有样貌,这个我确实没法反对,但是!你是如何说出你有身材这句话的?你从上倒下一条街,毫无突出点,你管这个叫身材,棍子?”

士可杀不可辱,直接就是当面羞辱,而且还这么果断!

必须咬死!防止祸害别人!

张开大嘴就又咬了过来。

只可惜这一次,他要宰了紫魂袍上面,无论如何都是咬不进来的,即使是用灵力,以她的实力也破不开啊。

“诶,要不着,诶就是咬不着,你说气不.....”

“嗖!”

李牧尘一手将易轻柔拉到紫魂袍的防护内,突然被拉进来的易轻柔也一脸疑惑,自己一下就进来了。

“阁下是不是有点过分了,不将武德吗?就只会搞一些背后耍的阴招!”

“在下也没有任何敌意....”

还未说完就被李牧尘打断。

“你可拉倒吧,没有敌意突然出手,一出手就是杀招?如果不是躲开了,那后果谁负责?”

听到这里的易轻柔才反应过来,原来刚才立马将她拉进来是有人袭击他们。

此时对面的人不说话。

过了几分钟依旧没有说话。

“他们不会走了吧?”易轻柔小声说道。

“不会吧,应该不会吧,这样走了不是太那啥了吗,起码也要说一下啊。你说是不是。”

于是二人就站在原地等啊等。

等啊等。

地上的影子已经被太阳照到自己的脚下,偷袭他们的人还是没说话!

“草!”是一种植物。

“这人真走了!也不大声招呼就走了!他哥的,别让我逮到他,看我怎么教育他!怎么做人!”

然后二人继续踏上前往乱花都的路上,一路上,李牧尘的嘴就跟机关炮一样,叭叭个不停,差点没将易轻柔烦死。

直接刷新易轻柔的三观,人家就偷袭一次,还没成功,他就骂了人家一路,从上到下,祖宗十八代全都问候一遍,甚至连抓到以后的教育方式都想好了。

简直可怕。

幸好,下面的一段路程中并没有遇到什么事情,只不过李牧尘还在骂,完全没有停止的意思,而且他还不觉得累。

“哥,你能别骂了吗?咱歇会吧,马上就到你梦寐以求的艳遇之都了,别骂了行。行不行,算我求你了。”

说完还给李牧尘递上去一瓶水润润嗓子。

“懂......事~”

其实他的嗓子还是稍微有点哑的,只是易轻柔都要烦死了,巴不得他赶紧去世,所以谁还在意这个呢。

“嗝~”

一大瓶水下肚,李牧尘打了个饱嗝。

易轻柔直接一个白眼,喝水都要打嗝。

.......

乱花都城门口。

这里竟然有几人在守卫着。

表情还挺严肃的。

“站住!什么人,从哪里来的,到这里想干什么?”

守卫将李牧尘二人拦住问道。

易轻柔迟疑一下说:“乱花都怎么还有守卫了,还问这么详细?发生什么事了吗?”

“这不是你该问的问题,你们先回答我的问题,否则,当场拿下!”

李牧尘摊摊手,表示服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