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逃婚萝莉易轻柔,节操掉了

“小子,既然你刚加入五宗不久,那你估计对五宗也没什么感情?为何不加入帝国呢!大帝对天骄的重视,整个帝国有目共睹!”

一时间打也打不过,后台人家也不怕,只能试着让对面加入自己。

李牧尘一听,这人还挺有意思,后台,拉拢,套路一个接一个。

这要是没有任务的话,说实话,加入哪个势力都一样,只可惜,只能说你的出场晚了,有时候出场顺序真的很重要!

看着李牧尘不说话。

“小子,你考虑清楚,这可是一个不可多得机会!”说完再后背比划比划几个手势。

其他三人看到收拾相互对视一眼。

只怕这四人又要搞什么幺蛾子,只可惜,李牧尘在这里等他们四人就是想要解决他们四人。

【凌波微步】

左右手慢动作。

相继打出,一个接一个。

四人一直想着逃跑,结果放松对李牧尘的提防,现在四人直接被一起打残。

李牧尘手中多出一把黄阶灵剑——多彩剑!

一剑斩出!

“顶!恭喜宿主凭借一己之力斩杀敌手,获得——玄阶灵宝【云靴】

【云靴】:脚踏彩云,灵气激发,增加十分之三的速度极限。

四颗血淋淋的头颅从上面滚了下来,喷涌的热血给李牧尘洗了一个热水澡。

“……”

咦!他奶奶个气门芯,找个地方洗洗澡吧!

随后,李牧尘将四人身上值钱的东西,还有身上的空间戒指全给拿走。

里面倒是有不少灵技,还有灵石丹药什么的,着实是给自己一些补给。

“叮!成功学习黄阶灵技【黑虎掏心(圆满)】,成功学习黄阶灵技【降龙腿(圆满)】.....”

“系统,调出自身属性!”

【姓名:李牧尘(该溜歇会会长)】

【种族:人】

【寿命:18/800】

【修为:金丹巅峰】

【功法:五道轮回真经(仙帝品阶)】

【灵技:黄阶·大爆狂流(圆满)、黄阶·九离火绝(圆满)天阶·凌波微步(小成)、黑虎掏心(圆满)降龙腿(圆满)、血鹰怒拳(圆满)、轰天爪(圆满)】

【神通:无】

【血脉:至尊五行血脉】

【灵根:极品五行灵根】

【道具:帝皇铠甲召唤器(一阶段)】

【法宝:无】

【灵宝:黄阶·紫魂袍、黄阶·多彩剑、玄阶·云靴】

嘿嘿~~giao

看着自己灵技上面又多了几个,灵宝还多了一个玄阶的,心情当时美美哒。

距离五宗废墟前往吴德城的一条小河中,赤裸着身体,只穿着一条颜艺之海的联名小内裤的李牧尘,在水中快乐的游着。

我像只鱼儿在你的荷塘

只为和你守候那皎白月光

游过了四季荷花依然香

等你宛在水中央

......

而他之前穿得衣服,也已经洗干净,放在岸上的石头上面晒着。

“这还是第一次,这么惬意,感觉一身轻松呢。”

说完又是一口扎进水中!

“嚯!”

一个鲤鱼跃龙门,加上三百六十度旋转跳跃,李牧尘完美落地。

十分!

十分!

李牧尘落地朝着四处鞠躬,就好像有人看他表演一样。

李牧走向自己的衣服,一只手刚抓住衣服,结果衣服的另一头也伸出一只肉嘟嘟的小手,也抓住了他的衣服。

抬眼望去,一个长着卡姿兰大眼睛的小萝莉出现在李牧尘面前。

两人对视一眼。

“呀~~流氓!!”

李牧尘鬼叫一声,连忙一只手捂住自己的胸口,一只手捂向自己的小裤裤。

“......”

“你才流氓,你全家都是流氓!本小姐只是.......”

话音还没落,不成器的鼻血就顺着鼻子流了出来!

“还说你不是流氓,你还我清白,你把我身子看光了你要负责!”

“负责就负责,诶,不对,你一个男的你叫我给你负责?你开玩笑呢?”小萝莉反应过来问道。

明明她是女的,而且他还穿着小裤裤,啥都没看到,就只看到健壮的体格,发达的肌肉,还有那个好像会动的大胸肌。

呀~~嘶溜。

“嘿!嘿!口水擦一下,收一收,还有你的节操掉了,快拾起来。”

“咳咳,你懂个屁,我这是刚刚吃东西吃多了流的口水,不是看你这浑身肌肉流的口水,知道了吗?听到没啊!”

李牧尘:......

说的在真一点我就信了,真的,差一点的就信了。

将衣服一把拽了过来,火速穿了上去,一把掐住小萝莉的脖子!

“你是什么人?在这里做什么?”

小萝莉当场傻了,这个人怎么回事,上一秒笑呵呵,下一秒就掐我脖子了?要不要这么狠啊?

“我我我.......呜呜呜呜~不就是看了你一下嘛,至于吗?呜呜,我好可伶啊,我怎么这么可伶啊。”

......

放下掐住她的手,李牧尘双手叉腰,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小萝莉自然感受到李牧尘注视的目光。

脸色微红,双手捂脸:“哎呀,你要看人家,人家会害羞的~\(≧▽≦)/~啦啦啦。”

李牧尘依旧面无表情,遇到这样一个戏精,多逗逗她不好玩吗?

如果他要是对自己有仇恨,或者相对自己怎么,系统肯定会检测出来的,而现在系统并没有任何提示,那起码就说明,现在,这个小萝莉是安全的,对他没有什么伤害。

呜呜哭的小萝莉,静静看的李牧尘。

谁都没有开口,就这样坚持了十分钟左右,小萝莉实在是哭不下去了。

一点泪都哭不出来了。

“呀!你咋不哭了呢?加油,你在哭一会我就信你了,真的,我差一点就信你了,在加把劲!”

闻言,谁还会有哭下去的心情,于是揉了揉眼睛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就不知道要善待女孩子吗?一看就是条单身狗!活该单身!”

剑刃出窍,寒光四起。

多彩剑在小萝莉眼前晃了晃,一剑刺到她旁边的空气啊,又滑到她另一边呀。

“呀!不小心把剑抽出来了,没事吧,没吓到你吧,年纪大了,耍起剑来容易控制不住,年纪大了呀!”

小萝莉漏出一脸凶相,张开大嘴就咬到李牧尘胳膊上!

结果换的确实一个砂锅大的拳头。

此时,小萝莉头上顶着一个硕大的包包,安安静静的坐在李牧尘对面,吃着李牧尘的烤鱼。

不说话的样子确实听可爱的,可是怎么一说话就变样了呢。

“说吧,你什么人?叫什么,来这里干什么?”

“这里是你家啊!你可管我!你可管我!”

只见李牧尘抡起袖子就要掏出他那个砂锅大的拳头。

“错了错了,头现在还疼着呢!”

“咳咳.....我叫易轻柔,吴德成,吴家大小姐。”

“易轻柔...身轻体柔易推倒...好名字!很符合你!”

“你说什么?”

“没事没事,那你怎么在这里。”

“逃婚!”

“就你?就你还逃婚?你能逃的出去?”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