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李会长,怕你们自卑

此时此刻,庆贺吧,诞生在乱世仙界之内的该溜子协会会长,他降临如此,他将是修仙界内所有该溜子的领导者,

统领、引导、该溜子!!!

李会长!!

“迟暮兄弟,你现在有没有觉得,李兄身上又多出一股气势,而且是滔滔不绝连绵不断的那种。”

迟暮肯定的点点头道:“对,这次是真的,不知道为何,我都有一点想膜拜的感觉,就好像是来自灵魂一般。”

水鸿杰对此就有点疑惑了,这个就不至于了吧,虽然有那种气势,膜拜之感,还是来自灵魂的那种,就有点夸张了。

时所不然,这只是对于迟暮那种散修影响最大罢了。

另一边。

李牧尘还在跟系统讲道理。

“我不管,这个灵技我就要圆满,不给不行,不给,爷今天就赖在这里了。”

系统:“......”

一哭二闹三上吊,各种招式应有尽有。

然而回答他的却只有系统的一句:不可能!不可能!实力这么低,怎么给你理解领悟,完全不存在!

最终,经过李牧尘的不懈努力加上软磨硬泡,成功换来了系统踢出神识的终极大奖,俗称来自系统的关爱。

这一下却把李牧尘气的牙痒痒,而好巧不巧的是,迟暮正好趴在他前面,眼神冷冽,果断上去就是一脚,踹出两米远。

“卧槽?”

“卧槽?”

“卧槽!”

一声被揣着的怨念,一声旁观者的惊讶,一声施暴者的释放。

三槽齐鸣。

一脚踹完,气消了一大半,这是李牧尘才反应过来,刚才的是什么东西,正好撞自己气头上,然后上去就是一脚,而且那个东西好像还叫了一声。

目光上扬,就看到黑着脸的迟暮,手里拿着寒光凌然的宝剑在李牧尘眼前晃来晃去。

李牧尘转头看向水鸿杰,后者则扭过头不看这里。

随后李牧尘暗道一声:不好!出事了!

在迟暮的注视下缓缓站起,丝毫不乱,完全没有一丝慌张的说道:“我亲爱的好兄弟,我说刚刚是一个意外你信吗?”

“呵,我亲爱的好兄弟,我说我这剑砍不死人你信吗?”

闻言,李牧尘拔掉一根头发,轻轻往剑刃上一划,咔嚓一下,头发刚放上去就断了。

李牧尘咽了口口水道:“哦~我的好兄弟,你看这剑锋利的青丝一落就断,你他喵的管这叫砍不死?”

“好兄弟,你来试一试不就知道了!”说完就朝着李牧尘砍去。

“卧槽,你麻了个大碧,你来真的!”

“【三千分剑】,好兄弟,你就让我砍一下吧,没事的。【玄影步】”

眼看着灵技都试出来了,衣服被砍掉好几角的李牧尘脖子一凉。

索性直接拿迟暮来试一试这个天阶灵技!

【凌波微步】

刹那间,还有半步之遥的迟暮当时间就被甩出一大截。

而李牧尘每踩一步,脚下都会掀起一道水波,此处无水胜有水。

就连水鸿杰也表示惊讶,李牧尘这身法灵技不简单,比他们家的【水幻影】还要厉害几分,就不知道是什么等级的灵技罢了。

此时,迟暮也发现不对,一开始还想溜溜他玩的,等下在给抓着,结果一下子追不上了,筑基圆满的他竟然追不上,着实有点尴尬。

于是他只好用尽全力,换来的确是只有李牧尘的嘲笑。

“就这,就这?你也不行啊啊,你这筑基圆满是不是掺水了啊。”

还在观战的水鸿杰喃喃道:“是不是该做任务了啊,这都出来好久了.....”

然后....

“任务,什么任务?鸿杰,你说什么任务?”

“.....”

另一边,龙泉帝都。

原龙泉太子,现在的龙泉大帝!

身穿帝袍,头戴冕旒(miǎn liú)朝着五行宗的方向喃喃道:“五行宗,还是拒绝臣服朕吗?”

身后的一名老者立马回答道:“回陛下,五行宗说除非五行宗灭门,也绝不向皇室效忠,这是他们从古至今的宗旨!”

龙泉大帝脸上没有一丝表情,随后眼神一决道:“灭了吧....”

“是!”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就决定了五行宗的生死。

龙泉帝国内,八成八的宗门家族已经臣服与帝国,也有很多跟五行宗一样选择拒绝,但是他们没有足够的实力,就会被帝国清理,或者其他势力吞并。

墙角的一处暗地,一道黑色的身影出现。

“你怎么回来了?五行宗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黑影道:“还跟以前一样,不过据说前段时间有个天赋不错的人加入五行宗,甚至有传闻道,是五行宗近百年来,天赋最强的一个。”

“哦?百年最强?调查一下,如果能臣服帝国便留着,不能的话,跟五行宗一起,灭了!”

话音落后,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黑影也早已消失在黑暗之中。

“五行宗,这可是你们最后的机会了,千万不要等我大军压近,到时,可不是你五行宗臣不臣的问题了。”

.....

经过李牧尘跟水鸿杰的认真思考决定。

在找几天,看看有什么线索,如果没有的话,就直接回去放弃任务,这任务,不做也罢!

而李牧尘,一直秉持着回去的理念,奈何水鸿杰死活要做任务,没办法,就只能在找几天。

这也是水鸿杰最后的机会。

至于迟暮,他表示他无所谓,反正他是散修,去哪都一样。

接下来几天,几人一边寻找线索,一边惊呼李牧尘的可怕。

这几天,迟暮筑基圆满,水鸿杰筑基后期,李牧尘筑基后期,跟水鸿杰一样了。

一样的修炼时间,一样的修炼地点,一个从中期到后期乃是正常,一个从初期到后期,那就不简单了。

水鸿杰在中期已经很久了,突破乃是必然。

李牧尘从在五行宗时就是初期,而且还经常不修炼,到这里加上前几天也是游玩居多,也就这俩天才是正儿八经的修炼。

就这么几天的认真,就可以达到筑基后期。

天才!

直到现在,水鸿杰才相信李牧尘之说的,不修炼是怕你们自卑,我的天赋无敌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