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未亡人

幻梦酒吧位于山明市XC区内环,周围有银行、超市、商业街等等,每天晚上都会有很多年轻人聚集在这里。这家酒吧是一个叫做宋晖曜的年轻人开的,据说这个人在西城附近有一定的威望,很多有身份的人都会给他点面子。不过具体做什么的也无从知晓。

这天晚上上八点楚九歌带着江诗雨来到了这家酒吧,酒吧里面的设施和绝大多数酒吧一样,一群穿着清凉的女孩子在舞池上疯狂扭动着身体。也有大多数穿着得体的富家公子戴着墨镜盯着酒吧里来来往往的女孩儿,通过黑色墨镜似乎可以看到隐藏在背后贪婪,猥琐的目光。

这两个多年没见的好姐妹一下子变得无比疯狂,楚九歌和江诗雨来到了酒吧里面的VIP房间,桌子上摆满了酒瓶和果盘,楚九歌举着酒杯不停的和江诗雨说着以前她们之间发生的有趣的事,说到深处甚至有点情绪激动。江诗雨不停的饮着杯里的酒好像只有酒才能短暂的麻醉自己让她忘记这些年一直缠绕在自己身上的不幸和无奈。

就在一阵电话响起,虽然酒吧里的音乐声很大可是她还是感觉到手机的强烈振动,江诗雨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个陌生的号码,带着些许疑惑接通了电话然后整个人愣在那里,电话那边的内容让她一下子措手不及。

“怎么了诗雨继续喝啊?”楚九歌看到江诗雨发呆的样子举着酒杯问道。

“不好意思九歌,我现在马上要走,家里有些事等着我处理!”江诗雨语气焦急的说道,话音刚落拿起旁边的包起身准备要走。

“什么事这么着急啊?”楚九歌急切的问道。“要不要我找人开车送你啊?你这样子回去不安全。”

“谢谢!九歌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回去,你自己要玩的尽兴,改天我在给你解释,先走了。”江诗雨拿着包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酒吧。

医院太平间内,两名警察看着眼前的尸体一直记录着什么,其中一个戴着眼镜的像是队长的警察看着旁边不停记录的警察问道:“死者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晚上七点十分,在青苑小区附近的一条小路内,死者发现时已经死亡,致命伤是胸口处这几个刀伤,现场没有发现任何指纹,头发凶器之类的东西。”

“案发现场有没有监控?”

“没有,那条路比较偏僻,道路上唯一的监控也处于维修状态。”

“那是谁发现的?”

“是一个路过的外卖小哥发现并报警的。”

“死者身份确认了吗?联系死者家属了吗?”

“确认了,死者名为徐天豪,在本市的一家物流公司上班,他的妻子江诗雨正在赶来的路上。”

“死者的社会关系查的怎么样了?”

“正在查。”

“要尽快,还有……”

“我的老公在哪儿?!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江诗雨还没走到里面就开始声嘶力竭的嚎叫着。当她走到里面看到躺在那里面色惨白,表情扭曲的徐天豪整个人一下子跌倒在地,幸亏在两名警察的搀扶下才能勉强行走。她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神情悲怆眼泪不停的顺着脸颊滑落,眼睛想看却不敢看只是一个劲的掩面哭泣。

“你是死者的妻子江诗雨吧?很遗憾在这种时刻还要问你一些问题,请你体谅,死者生前脾气秉性怎么样?有没有得罪什么人?或者之前有没有什么仇家?”

“天豪是个性情温和的人,平常都是对人彬彬有礼,虽然我们有时会有些小吵小闹可是这不是每个夫妻都会有的吗。我实在想不到上天为什么这么残忍,为什么让他把我身边带走。我更想不明白他那么好的一个人是那个混蛋要杀他,他走了让我以后可怎么办啊?”

江诗雨梨花带雨的说着,眼睛因为一直哭泣变得红肿。

那两个警察看到这种情况也不好意思在追问下去,队长拍了拍另外一个警察的肩膀示意他出去一下,那人会意跟着他走了出去。

“现在的女人可真不好说,你看她打扮的花枝招展还浑身酒气,这一看就是刚从酒吧赶过来的,还有她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不敢直视徐天豪,这说明要么就是她不敢看她老公死去的模样,要么就是在隐藏着什么。”年轻警察看着队长说道。

“怎么你对这件事有其他看法?”听到一旁的同事这么说队长用眼神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我刚才调查过徐天豪,他在物流公司上班,工资待遇也就刚好养活自己。不过这个徐天豪曾经有过家暴行为,邻居看到好多次徐天豪在打她,而且每次都是鼻青脸肿的。可是刚才为什么江诗雨会把徐天豪说的这么好?她就一点都不恨他吗?所以……”

“所以你怀疑……”

“嗯。”那人狠狠的点了点头。

队长摸了摸鼻翼若有所思的看着里面的江诗雨。

“队长,我们现在怎么办?”

“先让她回去,派人盯着她,虽然她不是杀害她徐天豪的凶手,不过她和徐天豪死也不是完全没有关系。”队长淡淡的说道。

他们再次两个走了进去看着神情悲痛的江诗雨说道:“江小姐,徐天豪的事很遗憾,还请节哀顺变”两名警察带着歉意说道。

“凶手查清楚是谁了吗?”江诗雨抬起头问道。

警察队长淡淡的说道:“实在不好意思暂时还没查到,最近还请江女士配合我们的调查,在此期间我们会派我们的人保护你。”

“呵呵,保护?何必说的这么文雅?干脆说监视不就好了。随便你们只要你们能查出真凶就行。老公我先走了明天我就接你回家。”江诗雨握着徐天豪的手温柔的说道。

第二天江诗雨一早来到医院的太平间,最完后看了一眼徐天豪她的手颤颤巍巍的在尸体火化那里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之后徐天豪的尸体被推到火化炉里进行火化。随着最后一团火的燃尽短短的几分钟原本前些天还生龙活虎的一个人如今却成为了一堆灰烬。江诗雨双手捧着骨灰盒神情悲怆的坐上了警车。

上午十点半徐天豪的葬礼安排在本市的一家殡仪馆,在那里一个房间里简单的设置了灵堂,江诗雨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衣服的领口上戴着一朵黑色的花,灵堂的正中央挂着徐天豪生前的照片,照片上的他笑容灿烂与江诗雨的悲痛形成鲜明的对比。灵堂的两侧悬挂着几副挽联。前来参加吊唁的人并不多,大多是徐天豪生前的同事,朋友,以及江诗雨的好友,昨天在医院的那两名警察穿着便衣站在吊唁的人群之中。上午十一点二十分楚九歌穿着一身黑色的风衣,戴着黑色墨镜来到了灵堂,她点燃了一炷香擦在上面的香炉里然后走到江诗雨的面前双手轻轻的把她搂在怀里小声说道:“诗雨,节哀顺变。”江诗雨抬起头声音沙哑的说了声谢谢便再次低下头。悲伤的气氛让楚九歌一下子竟有点喘不过气她看着神情落寞的江诗雨想说什么却不知从何说起,只能拍了拍她的肩膀柔声说道:“诗雨你多保重身体改天我再来看你。”

楚九歌离开灵堂后不久突然在灵堂外出现几个穿着破烂浑身脏兮兮的流浪汉在那里不停的徘徊。

“小杨看看外面的那群流浪汉在那里做什么,不要让任何可疑的人混进来。”

“是,队长。”小杨立刻走到灵堂外将那几个流浪汉赶到别处,可是在队长聚集会神的观察着灵堂内的一举一动时突然从外面冲出来一个流浪汉,只见他手里拿着一个类似雷管之类的东西扔在地上。

“所有人快趴下!”队长大声喊到。灵堂里瞬间变的躁动不安,众人吓的纷纷趴在地上,原本以为那雷管会发生爆炸,可是人们想象中的事情并没有发生那跟雷管只是发出一股浓烈的烟雾灵堂四周瞬间变得模糊不清。

“小杨快控制好外面的人别让任何可疑的人进来。”

“是,队长!”几名警察尽力控制着局面,那个丢雷管的流浪汉也被控制,可是就在此时一个神秘人悄悄来到江诗雨身边:“小雨,节哀顺变。”江诗雨被这熟悉的声音吓了一跳,当她抬起头看向说话的那人时却发现那人早已离开了灵堂。她本想追上去可是毕竟几个警察在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无奈只能继续坐在那里。

“小杨不是让你看好外面吗?怎么还会有流浪汉冲进来?刚才幸亏只是个烟雾弹,如果真是枚炸弹我们都负担不起!”队长狠狠的教训着小杨。

“我也不知道啊,刚才我明明把外面的那几个流浪汉赶走了,谁也没想到这个流浪汉为什么会冲进来?”小杨委屈的说道。

“现在先不管这个了,灵堂里没有人受伤吧?”

“没有。”

队长走到江诗雨身边又一次问了一个昨天问过的问题:“江女士不好意思我还再想确认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江诗雨头也不抬冷冷的说道。

“徐天豪生前有没有结下什么仇家?又或者是江女士你有没有什么仇家?”

“警官你还要让说多少遍?昨天不是和你说过了,徐天豪这个人温和谦逊不可能结下什么仇家,还有警官你觉得我会结下什么仇家吗?”江诗雨不耐烦的说道。“我倒是想要问问警官你,你们不是要保护好我的人身安全吗?刚才那算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一个流浪汉会光明正大的来到这里?你们就是这样保护公民的人身安全的吗?幸亏刚才只是个烟雾弹,如果真的发生什么意外的话我和你们没完。”江诗雨气冲冲的说道。

两名警察被骂的一下子竟无言以对队长说了声抱歉后便和小杨继续站在旁边。突然队长不经意间瞄了一眼灵堂,在灵堂的最左侧多出了一对挽联!他快速的在脑海里回忆着刚才发生的一切:“不对刚才最左侧明明是只有两个挽联的现在怎么变成三个了,难道是……”他突然想起了刚才慌乱之中隐约听到有人在江诗雨旁边说话可是一眨眼却不见了?难道那人真是江诗雨的帮凶?队长越想越觉得事情有些蹊跷?为什么会无缘无故多出那么多流浪汉?为什么偏偏今天聚集在这里?想到这里他立刻叫上小杨两人决定对这群流浪汉作一番调查。

晚上九点江诗雨忙碌了一天整个人瘫倒在床上,她无聊的看着周围的一切突然嘴角微微上扬心里默默的说道:“徐天豪你自以为自己有多厉害到最后还不是惨死街头?早就跟你说了不要这么狂妄,以后终于可以自由了。”想到这里江诗雨心情稍微好受些,她准备脱下衣服洗个热水澡好好的睡上一觉,可是就在她脱下上衣的那一刻在口袋里掉出一张小纸条,打开纸条的一瞬间她的表情并没有太大变化,好像一切都在预料之中。

“小雨,恭喜你从今天开始就重获自由了,怎么样我办事效率还行吧?不过现在还不是完全放松的时候,警察也不是这么好糊弄的,过几天可能还要让你陪我演一出戏,这场戏过后你就真正获得自由。

————  L ”

江诗雨抿了抿嘴唇,从抽屉里拿出一根香烟点了起来,她用打火机把刚才那张纸条烧的一干二净,灰烬背后的微弱火光中是她那捉摸不透的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