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诗歌重逢

警察队长开着车赶到管教所的时候终于看清了那个自首少年的样子:身材消瘦,皮肤黝黑。可是那双眼睛里射出的光芒却让他的心里猛的一惊:“这是一个十五六的少年该有的样子吗?”队长立刻走上前去想和那个少年说话可是却被旁边的工作人员制止,即使他拿出了自己的警察证也无济于事。他不甘心想再次上前后面却有一个人叫住了他。

“局长?你怎么在这里?”队长看到眼前的人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这件案子已经结束了,罪犯你也看到了就是刚才进去的那个少年,所以你也该去忙其他的事情了,不要把目光老盯在一件事情上。”局长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队长僵硬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那就好!”局长大笑着扬长而去。

队长看着消失在眼前那个少年心里五味杂陈,尤其是那少年最后朝着自己发出怪异的微笑更像是在嘲笑他:“你看吧有时候在利益面前事情的真相反倒没那么重要。”

“可是事情的真相真的没那么重要吗?其中又牵涉到谁的利益?”队长一直重复这句话,可是现实却是即使自己对整件案子再心存疑问也无济于事,因为局长已经宣布“山明市秋禾中学水塔浮尸案”已经正式结案。

时光荏再,一眨眼时间一下子来到了2017年,随着我国经济的飞速发展山明市已经发展成为全国榜上有名的二线城市,一栋栋高楼如雨后春笋般平地而起,商业街,办公楼,超市,以及各个娱乐场所令人眼花缭乱。

青苑小区江诗雨房间内,今天她穿着一身朴素的衣服,身上系上一条围裙在房间里打扫卫生。她拿着拖把在洗手间里蘸满了水在地板上每个角落都尽兴仔细的拖扫生怕遗漏了什么地方。拖到柜子面前的时候啪的一声清脆的响声一个相框掉落在地,她无奈的摇了摇头弯腰捡起地上的相框,玻璃碎片散落一地相框已经破碎的不成样子。不过里面的相片却是完好无损,相片已经泛黄,她仔细看看着照片里四个青春洋溢的女孩,每个人都是笑魇如花。“时间过的真快,转眼间已经十年过去了。”江诗雨看着照片感叹道。突然她的眼神里出现了一丝幽怨,慢慢的幽怨转变成愤恨,她拿起那张照片撕的粉碎连同那些玻璃渣一同丢进垃圾桶。

照片里的四个女孩儿其中三个是她的同班同宿舍的同学,如今十年过去她们好像早已断了联系,曾经那些说过一直在一起的话好像一句玩笑似的一笑代过。实际上从初中二年级的时候她就没再去那所学校,而是在一座普通不能在普通的中学浑浑噩噩的度过了两年。虽然秋禾中学的住宿,教学方面都是比较优秀,可是在那里却带给她无法抹去的回忆,在那里呆上一刻她都感觉如芒刺背。初中毕业后她在普通职专读了三年然后顺理成章的出去打工,结婚,直到现在。江诗雨情绪低沉坐在床边愣了好久。突然手机响了,她打开手机,一条未读消息映入眼帘。消息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不过从发送内容她已经知道那人是谁,她用毛巾擦了擦手点开那条消息:你让我查的那个人我已经查到。

“是谁?”她简短的回了两个字。

短信回来的内容让她一下子像丢了灵魂似的瘫倒在床上,身体好像受到什么刺激似的忍不住剧烈颤抖甚至连呼吸也变的急促,江诗雨费了好一番力气走到抽屉面前从里面拿出一瓶镇定剂倒出了几粒一股脑的塞进口中大口的喝了一口水拼命的咽到肚子里去。(自从秋禾中学的那件事情发生之后她的情绪一直就很不稳定,要靠着镇静剂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一直到现在。)吃完药后情绪才稍微变的好转,江诗雨看着那条消息拿起手机回复道:“谢谢!辛苦你了,剩下的交给我了。”她看了看手机的时间已经快六点了,放下手机洗了洗手准备给她爱人准备晚饭。

江诗雨的老公叫徐天豪,他们是在老家相亲认识的。江诗雨的父亲早在她初中之后没多久便撒手人寰只留下她孤零零的一个人。不过因为自己的事情还有父亲的病情家里面欠了很多外债,村里人看她一个小女孩实在太可怜于是给她安排了多次相亲。在这样的情况下她和徐天豪在某种机缘下认识了,没多久便结婚了。他们属于闪婚,至于有没有感情也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清楚了。

徐天豪是一个身高一米七五的身材偏胖染着一头不适合自己的红色头发。一双单眼皮藏着一双捉摸不透的眼睛,他在外面是一个不爱说话,待人随和,看起来很会疼老婆的一个人。可是事情真是这样吗?

晚上六点十五分一个徐天豪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到房间一进门就慵懒的说道:“小雨饭做好了吗?”

“做好了,马上给你盛。”江诗雨在厨房里回答道。

“快点,都快饿死了。”他有些迫不及待。过了一会儿她端着几盘还在冒着热气的饭菜走了出来。还没等女人说话男人已经开始拿起筷子夹起旁边的菜开始大口起来。“我还熬了汤马上给你端过来。”

“嗯嗯。”男人大口的吃着饭菜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她又一次的跑到厨房端着一大碗冒着热气香味扑鼻的大骨汤。

徐天豪头也不抬的拿起勺子开始给自己盛汤,从他进来的一瞬间直到现在他从未问候过女人,好像女人所做的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女人走进厨房盛了一小碗米饭拿起筷子吃着男人吃剩下的饭菜。“嗡嗡嗡——”这个时候一阵手机短信的嗡鸣江诗雨准备起身拿起手机可是徐天豪却抢先一步拿到手机。当他打开手机的一瞬间脸色瞬间变得铁青,额头上青筋突起眼神变得极其可怕好像要把人撕裂一般。

“江诗雨给我解释解释这个L是谁?”徐天豪怒不可遏的问道。

“只是一个普通朋友而已你不要想太多了,你吃好了吗?吃好了我就把这些收拾了一会儿拿到厨房去洗。”江诗雨淡淡的说道。

“普通朋友?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吗?他**的!老子当初娶了你以为你会是和勤俭持家遵守妇道的好女孩,没想到你也是个不守妇道的贱女人!一天到晚就知道去偷男人!”

“徐天豪你说话太过分!什么偷男人?这么龌蹉的话不要乱说。”江诗雨好像被男人的话激怒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

“证据?呵呵,看来不捉*在床你是不会承认的,*!老子怎么会摊上你这个*女人。”啪——响亮的耳光打在江诗雨的脸上,江诗雨还想说什么却被男人一把拽住头发拽在墙边死命的按着她的头撞击着墙壁。

“你**的有种就撞死我?你这个窝囊废一点本事都没有,回到家就知道打女人。”江诗雨被撞的满脸淤青,但是从始至终她都没服过软。

“你**的还嘴硬啊。”徐天豪用力的踹在江诗雨的身上,然后他好像不过瘾对她进行一系列的拳打脚踢……

不知过了多久江诗雨虚弱的从床上慢慢起来,她缓慢走到浴室用淋浴头狠狠的冲掉身上的伤口。走到床边她穿好衣服走到阳台边抽着烟拿起手机继续回复着消息:“现在计划有变,我先让你帮我除掉一个人。”

“谁?”

“徐天豪。”江诗雨吐着烟气打着字。

“没搞错吧,那不是你老公吗?怎么?现在连你老公都要杀吗?”

“少**废话!这个人渣死不足惜,要尽快,我可不愿再面对这人渣一秒。”江诗雨疯狂的点击着手机屏幕。

“没问题,我找人去办,不过我现在遇到一点事情本人不方便现身。”

“呵呵,你也有不方便的时候,难不成被人追杀?”

“差不多,等合适的机会我会现身的。”

“随便你,不过我说的事要尽快最好是明天。”

“看来你是杀夫心切啊,想必是这个男人很让你失望啊。”

“恨之入骨。”

“有事,不说了,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江诗雨继续回到床边看着熟睡中的徐天豪冷冷的说道:“我已经一而再再而三的忍着你你却变的变本加厉?你以为你有多大本事,你以为我就很愿意嫁给你?”呸——江诗雨狠狠的对着他吐了一口吐沫冷冷的说道:“你就好好享受这最后的夜晚吧,现在我还挺期待你明天的死状是什么样的?会不会特别惨?要是那样的话我真是太开心了。”江诗雨盖好被子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早江诗雨早早的起床为徐天豪准备了早餐,此时的徐天豪还在昏昏的睡着。江诗雨写了一张纸条后便匆匆的手拾了一下赶去上班江诗雨在本市的一家名为盛昊的广告公司上班,待遇不怎么高仅仅够补贴家用,而且经常要受领导和客户的责骂,除了这些还要整天面对那些整天勾心斗角的同事,可是除了这些她好像别无选择。

江诗雨匆匆忙忙的赶上了公交,坐在座位上的她拿出镜子看了看里面的自己:脸上还残留着昨天徐天豪打她的痕迹,嘴角一片淤青,额头上还残留着疤痕。虽然她尽力用化妆品遮盖可是似乎起不到任何作用,她苦涩的笑了笑把镜子放到包里不再想这些。

下了公交车江诗雨匆匆忙忙的拿起公文包跑到公司打卡,可是走到公司门口的时候突然被眼前一辆飞驰而来的汽车险些撞到,由于脚下重心不稳整个人一下子跌倒在地,手里拿的公文包也被甩的很远的地方,里面的文件散落的到处都是。

“你**的找死啊?走路不长眼吗?”车上坐着一个带着黑色墨镜身材高佻的年轻女人,她大步走下车来怒气冲冲的说道。江诗雨艰难的站起身摸着流着鲜血的膝盖低着头一直不停的道歉。年轻女人开的是限量版的豪车,看样子足有上百万,加上她那一身的名牌看起来就是一个富家千金。江诗雨心里暗自叫苦,女人慢慢逼近江诗雨,身上自带的强大气场让江诗雨不自觉的后退几步。

“对不起?你觉得对不起有用吗?我倒要看看谁这么不……”女人用手指抬起江诗雨的下巴一下子愣在那里出了神,

过了一会儿她摘掉墨镜几乎叫了出来:“江诗雨?你是江诗雨吧?”女人激动的把江诗雨搂在怀里,江诗雨还有点摸不着头脑站在那里不知所措。“诗雨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楚九歌啊?”

“楚九歌?”江诗雨仔细的看着眼前这位年轻的女人瞬间脑海里的记忆一下子变得清晰起来。没错,她就是楚九歌,漂亮的脸蛋,高挺的鼻梁,还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只是让江诗雨没想到的是十多年没见楚九歌竟然长的这么高,那身高看起来足足一米七几。“原来真的是你,九歌,好久不见!”江诗雨突然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不好意思我还要上班有时间再聊啊。”

“你这多扫兴啊,再说了你这都受伤了,我还是带你去医院看看吧。要不然我心里可真的过意不去十多年没见第一次见面就弄的这么遭。”楚九歌歉意的说道。

江诗雨眼睛不停的瞟向前面的广告公司有些犹豫不决。楚九歌立刻会意说道:“诗雨你是在前面的广告公司上班吧,今天不用去了,我里面认识的有人一会儿我进去说一下就好了。”

“这样行吗?”江诗雨弱弱的说道。

“你还不相信我吗?唉,算了,我们一起进去吧。”楚九歌拉着江诗雨的手一同的走进那家广告公司。

“江诗雨你还想不想干了,这么晚才过来?!”一走进门主管就冲着江诗雨大声吼道。

“把你刚才讲的话再给我说一遍!”楚九歌走到那主管面前一字一句的说道。那主管看到楚九歌的出现刚才嚣张跋扈的气焰一下子消失在无影无踪。他毕恭毕敬的说道:“楚小姐你来这里做什么?”

“没事就不能来这里了吗?”楚九歌突然转向江诗雨问道:“他平常是不是经常这样骂你?”江诗雨没有说话只是一个低着头叹气算是默认。

“你叫什么名字?”她看着那主管冷冷的问道。

“我叫胡先明。”主管双手垂下来低声下气的说道。

“很好,胡先明是吧?很好,你明天不用来了。”楚九歌冷冷的说道。胡主管愣在那里好像一下子没从刚才她那句话里反应过来。楚九歌看到他这个样子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喂,何弈阳,你们这里是不是有一个叫做胡先明的,你告诉他他被开除了!立刻让他滚蛋!”楚九歌挂掉电话看着胡主管说道:“要是你今天骂的是别人也就算了,可是很不巧的是你骂的她,骂她等于骂我,我已经告诉你们老板了,收拾好东西准备走人!”楚九歌拉着江诗雨走了出去,江诗雨看着楚九歌说道:“这样不好吧,你一来就这样以后我还怎么在这里工作啊?”

“没事,怕什么,何弈阳是我老公,他一切都听我的,我回去就和他说说让他给你一个合适的位置,别在做那些受气的工作了,待遇不好还没有前途。”楚九歌带着江诗雨来到了市人民医院去给她看膝盖上的伤。

“医生我朋友身上的伤没有大碍吧?”楚九歌看着医生对着江诗雨检查一遍急忙问道。

“没什么大碍,一些擦伤而已。只是她额头上和脸上的淤青并不是车祸所致,看起来更像是人为的,准确的来说是让人打的。”

“什么!让人打的?”楚九歌一脸震惊她看向江诗雨问道:“医生说的是真的吗?是谁打的?你给我说说我一定帮你出这口恶气。”

“谢谢!不过这口气你怕是出不了了,这是我老公打的。”江诗雨低着头眼泪忍不住掉落。楚九歌愣在那里许久不说话,她默默的把江诗雨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说道:“真是委屈你了,你为什么?……”楚九歌还想说什么江诗雨伸出手指放在嘴边示意她不要说,楚九歌知道对着医生说了声谢谢拿了一些药便离开了医院。

车上楚九歌看着车从后视镜里看着沉默的江诗雨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不和他离婚呢?这样的人渣你还跟他过什么?跟我说他是谁看我不打断他的腿!”楚九歌气不过江诗雨的遭遇心里憋着一股怨气。

“没那么容易的,对了,九歌你现在在做什么啊?这十多年你都去哪儿了?真没想到今天居然在这里遇到你。”江诗雨不经意间转移了话题。

“初中毕业后在本市的第一高中上了两年之后就被我爸安排到国外就读工商管理,直到去年年底才回来本市,再后来我爸想让我和何奕阳一起管理这个盛昊公司,可是我根本不想一直呆在公司,索性就让何弈阳来做这份苦差事。我嘛,就云游四海呗。”楚九歌说的云淡风轻可是江诗雨却感觉到一阵刺痛,这些年她过的水深火热为了生活几乎耗尽余生。可面前的这位女人却还是和以前一样衣食无忧,逍遥自在,命运还是一直不公。可能看出了江诗雨的情绪不对劲楚九歌笑着说道:“别想那么多了,走我们去一个好地方去好好玩一下,毕竟我们好姐妹已经好几年不见了。”楚九歌踩着油门驶进了一家酒吧。

晚上五点五十徐天豪终于下班,他收拾完毕后拿起手机拨通了江诗雨的电话,无人接听。他又一次的拨通了还是无人接听。“*!这个死女人又去哪里鬼混了?!看我回去怎么收拾她!”徐天豪怒气冲冲的走出公司打了一辆的士回家,下了的士徐天豪走在一个拐角处突然他手里的电话响了,他下意识的接通了电话却听到电话那边说出了一个让他气炸的名字:L。“你这个**居然找到我头上来了!够胆量的话敢不敢报一下你的位置看我不打死你!”

“我就在你旁边。”电话那边冷笑的说道。徐天豪下意识的向前望去,突然从拐角的阴暗处冲出三个乞丐模样的人,他们拿着匕首对着徐天豪的胸口就是一通猛刺……徐天豪还没反应过来整个身体已经被捅了好几个窟窿,鲜血一下子喷涌而出,他捂着流血的胸口不甘的说道:“江诗雨你这个**,竟然敢找人来杀我。”话音刚落他整个人便重重的倒在了那里停止了呼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