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青春落幕

2008年12月29日早上八点市警察局内刑警队长和几个年轻的警察坐在会议室内一脸严肃的看着桌子上的几张照片。

“小李,死者的身份和社会关系查清楚了吗?”队长看了一眼照片转头看向其中一个年轻的警察。

“查清楚了,虽然死者的尸体发生了严重的腐败,可是法医仍然通过一些在现场带回来的尸骨碎片进行颅骨重合查到了死者的真是信息。报告上显示那些骨头和我们发现的那张陈天阳的学生证的吻合率为98.98%。通过学校走访发现陈天阳是秋禾中学初二三班的一名学生,有绝大多数同学老师都对这个人的印象很不好,一天到晚的整天想着谈恋爱,上学期间因为这个问题被老师教育了很多次,不过都没什么反应。”

“那他的家庭情况呢?他在学校里这样家长总不可能无动于衷吧?”

“这个我也去陈天阳的家里问过了,他的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他了;他的父亲经常在外地工作很少有时间管他,家里只剩下一个爷爷帮忙看着,可是陈天阳根本不听爷爷的话,有时还会对爷爷破口大骂,所以……”小李说完摇了摇头。

“那他出事的消息他家里人知道吗?”

“知道,可是陈天阳的父亲好像并没有表现出太多悲伤,只是一个劲的让学校就他儿子意外死亡的事情作出赔偿。”

“真是可怜又可恨的一家人啊。”队长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我们在学校水塔发现了一根绳索和一个简易的滑轮,看样子凶手是把陈天阳用绳子把他拉到水塔中间的阀门上然后自己再爬上去把他推下去的。不过有一点我想不明白的是凶手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他究竟和陈天阳有什么样的深仇大恨非要把他丢到水塔里?”

“陈天阳之前和同班一个女生谈恋爱,后来那女孩为了自己的成绩不受影响在10月15日这天晚上约陈他到水塔这里准备断绝这断关系,陈天阳自然不同意和女孩发生了争执甚至还想强行和女孩发生关系,万幸被一个人阻止,那个人还帮忙教训了一下陈天阳。

“小李你先等一会儿。”队长听到小李说完这一段话立刻打断了他提出了几个问题。

“你刚才说在10月15日这天晚上有一个人帮那女孩教训了陈天阳,那人是谁?是在学校里的学生吗?他和那女孩又是什么关系?”

“队长这个我也查过了,知道这一点时我第一时间就问那女孩。遗憾的是女孩对那人并没有什么印象;据女孩回忆那人那天穿了一件黑色的连体帽衣服,戴着口罩,身高在一米六二左右身材中等。其他的女孩并没有什么印象。通过走访陈天阳宿舍的人得知,在10月15日当晚陈天阳还问同宿舍的人认不认识一个叫做L的人。”

“L?这个人应该是外面的人,要不然学校里不会没人知道这个人,那L是不是这个人的名字里其中一个字的首字母。”

“我也是这么想的,在校长那里得知之前食堂里的蔬菜都是从外面的菜市场送过来的,之前帮忙卸货的人就有一个年纪十五六左右的男孩子。不过校长对这个人的具体信息却一无所知。”

“这样啊……那我们现在只能从别的方向查起了。沈璐垚同宿舍的几个女生问过了吗?”

“问过了,她们在沈璐垚事情发生前一直是六个人,分别是:楚九歌、江诗雨、王雯芊、沈璐垚、刘梦、孙琪。不过刘梦和孙琪因为私自带外面不良少年在学校里闹事被学校开除了,现在只剩下楚九歌她们三个。据她们几个回忆在陈天阳出事当晚她们宿舍并没有什么异常,不过王雯芊倒说出了一个让人耐人寻味的事情。”

“什么事情?”队长追问道。

“她说大概是晚上十一点或者十二点多的时候听到上铺有动静,不过没多久上铺的人就又回到宿舍了。”

“王雯芊的上铺是谁?”

“江诗雨。这个女孩以前经常被王雯芊和沈璐垚欺负,后来因为同宿舍的楚九歌她们才有所收敛。不过我通过几次和她的对话知道她是一个家境贫寒的女孩,父亲费了好大力气才把她送到这里上学。在受欺负的那段时间她一直都是忍气吞声从来没做过什么过分的举动,所以基本上可以排除嫌疑。”小李有些武断的说道。

“我们做警察的不能凭自己先入为主的感觉判断一个人是好是坏,凡事要讲究证据。一会儿我们再去问一下那个叫做江诗雨的女孩。”

“好的队长。”

几分钟后队长带着小李准备前往秋禾中学,可就在他们准备上车时局里的同事突然叫住了他们。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队长一脸疑惑的看着跑过来的警察。

“队长,是这样的我刚接到局长的通知,凶手已经自首了。”

“什么?这么快?”队长震惊的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那人。

“可是……”队长心里一万个疑问:为什么这么快就定罪?事情的原因还没有搞清楚啊,难道就为了尽早结案?队长发疯一般开着车追到了少年管教所,因为他要看一眼那一个还是未成年的杀人犯,可是真的会是他吗?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2009年1月20日晚上六点,初中一年级的教室里挂满了各种鲜艳的花,教室中间的黑板上用彩色粉笔书写着:2009年度初中一年级文艺汇演。教室周围挂满了五彩缤纷的彩灯。六点十分随着一阵音乐的响起演出正式开始,首先上台的是各科老师,他们唱歌,诗朗诵,表演各自擅长的才艺,演出期间博得同学阵阵掌声和喝彩声。老师表演出主持人朗声说道:“现在请我们班的报名参加演出的同学做好演出准备。”掌声再次响起,首先登台演出的是班长,她带来的是诗歌朗诵,诗歌朗诵的题目是著名作家普希金的《假如生活欺骗了你》,班长扎着两条可爱的双马尾,带着一个粉色的发夹。她声情并茂的朗诵了这篇世界名著,演出完毕后老师走向讲台和同学们互动性的说道:“班长朗诵的好不好?”“好!”又是一阵掌声。

“下面有请我们的音乐课代表为大家带来歌曲《隔世离空的红颜》,这首歌是最近比较流行的歌曲,大家想不想听?”

“想听”!

“想听下面就有请我们的音乐课代表为我们带来他的演唱歌曲好不好?”“

好!”同学们今天晚上显得格外的亢奋,没有了学习的压力各个都变的生龙活虎。

音乐课代表是一位长相不高但是颜值还可以的一位男同学,他穿着一身洁白整齐的校服,一双白色的运动鞋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更加耀眼,加上他本人唱歌非常好听所以一直很受班里的女同学喜欢。他一开口瞬间引得几位女生发生尖叫,放到现在可能就是粉丝后援会的疯狂打call。音乐课代表陶醉般的唱完了最近流行的网络歌曲《隔世离空的红颜》班级里再次爆发了如海潮般的掌声。

“姐妹们马上就要到我们了,一会儿可要调整好心态别怂,一定要把音乐课代表的刚才的气势赢回来,让同学们知道我们姐妹花的厉害。”楚九歌坐在下面给其他三位加油打气。

“九歌我现在特别紧张,感觉心脏快要跳出来了。”江诗雨捂着狂跳的心脏紧张的说道。

“我也是啊,刚才还好,现在紧张的话都快说不出来了。”王雯芊附和道。

沈璐垚没有说话但是从她额头上冒出的密集的汗珠可以看出她也特别紧张,甚至比那两位还要紧张。

“都别这么怂好不好,马上就要上台了,可别让我们之前的排练都付之东流了。”

“现在有请楚九歌,江诗雨,王雯芊,沈璐垚为我们带来的串烧歌曲。”主持人报完幕便匆匆走下台,楚九歌一行人手牵着手大步走上台,今天她们都穿着黑色的天鹅服,梳着同样的发型,宛如一家共生的姐妹花。她们走上前去向台下的同学。旁边的老师各自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开始表演。

楚九歌拿出从家里带来的钢琴引得同学一阵艳羡的声音,她走到钢琴钱用手指试了一下钢琴的几个琴键,然后开始正式的自弹自唱。她演唱的歌曲是周杰伦的最新歌曲《稻香》,钢琴的优美清亮的琴声在教室里悠然响起,楚九歌用她那优美的嗓音演唱出了不一样版本的《稻香》,尤其是那一句回家吧,回到最初的美好不正是此时此刻同学们的心声。

接下来是江诗雨,她抱着一把吉他,首先调了几根琴弦,用手指拨动了几根琴弦确认无误后开始用吉他弹唱网络歌手许嵩的歌曲《城府》,她的嗓音清新悠扬,宛如一股春风滋润着每个人的耳朵。

王雯芊则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她打架子鼓的飒爽英姿引得同学阵阵尖叫,打完架子鼓后她演唱了一首Beyond的《光辉岁月》,虽然唱功不是那么完美可是之前打架子鼓的身影还停留在同学的脑海里,此时的唱功已不是什么缺点。

沈璐垚慢慢走上台前,她拿着口风琴吹了一曲不知名但是很好听的曲子然后唱了一首让楚九歌她们三个人都很意外的歌曲——张国荣的《我》,沈璐垚的嗓音有点沙哑,而张国荣的这首歌更像是向全世界倾述自我的内心世界,这正是沈璐垚想要对认识她的人所想要倾诉的内容。可能是感情太过投入,唱到最后的时候她竟然有一种哭腔,演唱完毕后她才急忙背过身快速的擦掉眼角掉下的泪水。

“下面是我们四个为老师和同学们带来的合唱歌曲《送别》,但愿我们此后有缘江湖再见!”

“好!我们江湖再见!”同学们激动的说到。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一曲唱罢同学们意犹未尽的闭目聆听,许久才如梦初醒般的爆发雷鸣般的掌声。楚九歌,江诗雨,王雯芊,沈璐垚她们相视一笑,如释重负般的拥抱在一起今年的学业正式宣布结束。

汇报演出后同学们吃着零食唱着歌曲在教室里无拘无束的打闹,八点半同学们纷纷离开教室回到宿舍享受着本学期最后一晚的宿舍生活。

女生宿舍四人看着宿舍思绪万千,从刚开始的水火不容到现在相谈甚欢她们几个女生经历了太多太多事。几个女生坐在一块儿放着音乐吃着零食相对而坐回忆着之前的往事。

“你们说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就要放假了。”楚九歌感叹的说道。

“是啊,不过我总觉得我有点遗憾,没做过什么特别的疯狂的事。”江诗雨突然冒出一句。

“诗雨,你想做什么疯狂的事啊?我们姐妹几个陪你。”

“好啊,我也舍命陪君子,不对,应该舍命陪公主。”沈璐垚笑着说道。

“不如我们几个溜出去玩吧?”楚九歌突然冒出一个提议。

“出去玩?这样不好吧,老师看到的话……”江诗雨担心的说道。

“……诗雨,你看你前怕狼后怕虎的还说做什么疯狂的事,没事啦,况且考试已经考完了害怕什么,今天都最后一天了,再不疯狂我们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有这么个机会。”

“我看行!”

“嗯嗯!同上!”另外两名女生疯狂点头表示同意。江诗雨拗不过她们几个只能表示赞同,深夜四名女生佝偻着身子冒着夜色从学校的角落悄悄找了一把梯子翻墙越出了学校。

她们一行人来到了学校不远处的一个KTV,,另外三个女生看呆了犹豫了半天。楚九歌看到她们这个样子大声说道:

“我不逼你们啊,能喝多少喝多少但是一定要喝。”楚九歌给她们三个每个人倒满了满满的一杯。几名女生对视一下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喝下杯子里的酒。

酒劲的冲击下几名女生在里面毫无顾忌的唱歌跳舞平常的淑女状态早已消失殆尽。再楚九歌唱的尽兴的时候突然口袋里的手机振动起来,她拿起手机走到里面的洗手间同时还不忘对她们三个说:“该吃吃,该喝喝,该唱唱,一定要玩的尽兴。诗雨,我的衣服你先帮我拿一下,我去接个电话。”说完就把手里的红色外套丢给了江诗雨。

“到了吗?一会儿按原计划行事,目标是穿红色外套衣服的女生。”KTV外面的走廊里一位女生靠着墙角神秘兮兮对电话那边说道。

“放心吧,一切尽在掌握。”

晚上十点半几名女生喝得一片烂醉,楚九歌把江诗雨送到学校不远处的旁边一个人独自坐车提前回到了家里,江诗雨喝的烂醉,冷风呼啸,她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在地身上那件红色外套掉落在地。她捡起外套口齿不清的说道:“这不是九歌……的外套吗,她怎么忘了穿了……算了,明天再给她吧。”她把那件红色外套披在身上。

突然她感觉后面一阵凉意让她忍不住抖动了一下,准确的来说那不是凉意而是危险,她赶紧回头看却看不到任何人影,空荡荡的路上只有她一个人,本来烂醉的她瞬间变得清醒,她急忙加快自己的脚步向前走去,抬头望去学校已尽在咫尺,她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

“嘭——”后面一阵闷响,江诗雨看不到任何东西整个身体一下子重重的摔倒在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