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蒸发

十二月天气异常干燥,凛冽的寒风呼啸而过如同一把锋利的刀刃刺的人生疼即使裹上了厚厚的衣服那可恶的风仍然见缝插针般的钻入人的身体让人忍不住瑟瑟发抖。

临近期末考试,各个班级里都呈现出一种紧张的学习气氛。自从沈璐垚事件发生后学校领导干脆把顶楼的门重新加固后又换了一把新锁直接把各个入口全都封死。不仅如此晚上各个老师会不定时的去学校各个角落里突击检查,如发现早恋,或者做其他有伤学校校规的事情者一律按开除处理。学生们都变的无比乖巧除了上学放学后就回到宿舍里重复着一成不变的学习生活。

女生宿舍里除沈璐垚没来上课宿舍里只剩下楚九歌,江诗雨,王雯芊三人。现在她们三个现在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一起吃饭,一起上课,一起回宿舍休息。不过陈天阳的事情还让楚九歌耿耿于怀,这天放学后三个女生无聊的在宿舍一边看着书本一边吃着零食。楚九歌率先打开话匣。

“你说最近也奇怪啊,这个陈天阳去哪儿了,自从沈璐垚出事后他就再也没出现过,不会是休学了吧?可是我让我的朋友去他家附近打听了他家里也见到他的人,难道人间蒸发了。”

“九歌你说的也太吓人了,什么人间蒸发,说的好像他出了什么事的。”王雯芊放下手里的书一脸认真的看着楚九歌。

“雯芊我也就是随口一说,不过陈天阳那个混蛋要是真出事了那该多好啊,反正他活着也是一个祸害。”楚九歌磕着瓜子含糊不清的说着。

“诗雨,你怎么不说话了,现在学习这么认真的吗?还有二十天才考试时间还很充足,大家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随便聊聊喽。对了,你对陈天阳这件事怎么看的?”

“他这种人确实是该死做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说不定他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不敢回家或者逃到什么地方去避风头了,毕竟我们宿舍的扛把子楚九歌在学校里也是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人物啊。”江诗雨看着楚九歌打趣道。

“诗雨你这丫头变了敢拿我开涮了看我怎么收拾你!”楚九歌跑到江诗雨面前假装生气的把她按到在床上开玩笑似的拍打着她。

“好了,楚大小姐饶命!”江诗雨假装求饶道。“不过我现在倒是很担心沈璐垚,她受了这么大刺激不知道在家里怎么样?能不能挺过去这道坎。”

“是啊,这确实是一件让人伤心的事。”楚九歌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陷入一阵沉思。

王雯芊也陷入了深深的悲伤之中,一半是因为沈璐垚另一半是因为刚才江诗雨无心的一句话刺痛了她,那个楚大小姐像一把利刃又一次在她破旧的伤口狠狠的刺进去。

半个月后十二月十八号,天气大雪,一大早学生们惊奇的发现学校早已被大雪盖上厚厚的一层,整个校园立刻变成了一片白雪皑皑的童话世界。下课后同学们立刻迫不及待的冲到操场玩起了打雪仗,堆雪人愉悦的心情似乎缓解了最近紧张的学习压力。中午放学食堂里飘起一阵阵诱人的饭菜的香味,同学们拿着餐具兴致勃勃的来到食堂里排队打饭享受着短暂的享受美食的时光。

吃过饭同学们来到水塔边开始洗漱餐具准备回去上课,其中一个男生开着水龙头洗漱碗筷,突然从水龙头里冲出一股浓浓的绿色液体,他看着那股液体突然胃里泛出一阵恶心,好奇的他竟伸出手指摸了摸那绿色液体拿在鼻子前嗅了嗅一股浓烈的腥臭味让他差一点窒息:“操!这他妈的是啥东西比大便还臭!”他拿着未洗完的餐具拿到宿舍重新买了瓶矿泉水又一次洗了一遍。

晚上八点半王雯芊端了一盆热水回到宿舍准备洗脚,可是当她准备把脚伸进盆子的时候却看到盆子表面漂出一股绿色液体的东西。她看了看宿舍的另外两个人好奇的问道:“九歌,诗雨你们过来看一下这是什么东西啊?”楚九歌和江诗雨闻声过来看到脱了鞋子光着脚的王雯芊疑惑的问道:“雯芊怎么了?这么冷的天还不赶快洗脚,待会儿水凉了可就洗不成了。”“你们过来看下,这表面上那一层绿色的是什么东西啊?”她们两个凑过去立刻捂着鼻子退了好几步:“王雯芊你几天没洗脚了,怎么这么臭啊?!”王雯芊做出了一个让她们两个目瞪口呆的动作:她把脚伸到面前闻了闻无辜的说道:“我的脚根本不臭,而且这水是我刚从水塔那边接的还没开始洗呢,我觉得应该是这水的问题。”“水的问题?”两个人陷入沉思:“你说这水是臭的?”楚九歌和江诗雨立刻回到自己的床位拿出自己的餐具闻了闻两个人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无比:“我去!还真是水的问题!现在我的餐具竟然是臭的!不行了我跑进去吐一会儿。”两个人立刻跑到洗手间开始疯狂呕吐,王雯芊也顾不上洗脚重新穿上鞋子把那盆水倒在了外面跑到洗手间想吐却怎么也吐不出来她哭丧着脸说道:“现在该怎么办?这水怎么变的这么臭了,以前从来没发生过这样的事啊?”“现在不管这么多了现在的餐具肯定不能再用了,我们赶紧跑到超市里面再买一个吧,水塔那边肯定有问题。”三个女生踏着皑皑白雪跑到超市重新买了套新的餐具,回来的路上陆续听到有同学抱怨最近水塔里的水变得非常不干净,水龙头里面会出现一股浓稠的恶臭的绿色液体。

办公室里,校长本来就不多的头发上又掉了一大片,他看着老师们陆续送来的同学们的投诉信无力的抓着头上的最后一点头发把头深深的埋在座位上。最近的秋禾中学很不太平,前几日的同学跳楼未遂事件,学生带不良青年寻衅惹事事件已经让他身疲力竭;可是今日又出现水塔绿色液体事件,他看着外面白雪皑皑的天空心里却无奈的自问自答:“老天你是成心让我搞砸这个学校吗?”

十二月十九号,今天的天气依旧刺骨的冷,天气阴沉,冷风呼啸给人一种肃杀的感觉。学生们都窝在教室里上课,食堂旁边的水塔旁边围着一群人,校长和其中一位带着帽子的中年男人交头接耳的说着什么。中年男人听到后脸色变得极其的阴沉,他看了一眼站着的几个人叫上其中一个老实巴交的柔弱男人,那个男人拿着一把梯子靠在水塔边。梯子下面两个人站在下面装模做样的扶着梯子,双手却不肯靠近冰凉的竹梯。男人带着一双破旧的手套扶着梯子颤颤巍巍的的爬了上去,水塔上方有几节用钢筋铸成的简易台阶,男人用手抓着钢筋脚下一使劲便踩上了脚下的第一节台阶,然后他又吃力的用手继续抓着台阶向上爬。足足五分钟终于成功登顶,他走上前去掀开水塔上方的盖子拿着手电向水塔深处照射过去。

水塔里面哗哗的流水声从深处传上来听起来格外幽深,不过让那男人感到好奇的是这水塔里的水竟然一大半都变成了绿色!男人捂着鼻子强忍着恶心继续向下看,突然一个巨大的东西在水塔里漂浮不定的在水塔四处撞来撞去。那东西异常巨大,男人越看越感到害怕心里竟然有一种恐怖的想法:“这个东西怎么这么像人的尸体啊?不对,不对,人的尸体哪里有这么大啊,这足足比一个成年人大两三倍好像是被人在身上充满气一般。”男人探出头来对着下面的人喊到:“水塔下面确实有东西,不过里面太黑了看的不怎么清楚。”

“你往里面看看,第三个台阶下有一个红色的阀门,你把那个阀门打开就能看见了。”校长扯着嗓子冲着上面喊道。

“我知道了。”男人再一次的向下看着,他把手电筒放到旁边的一个空位置,一支手抓着上面的钢筋另一支手向下慢慢摸索着,几经周折终于摸到了那个阀门,他用力一拧阀门终于打开,漆黑的水塔里瞬间变的明亮起来,可是站在那里的男人却吓的说不出话来:因为他看到了一生中最为恐怖的东西。

水塔里深处那个巨大的东西不是别的正是人的尸体,因为那个男人用手电再次向下照的时候刚好照到那东西的头,只是此刻的那东西的头格外的大甚至比动画片《大头儿子小头爸爸》里面的大头儿子的头还要大,柔弱男人终于再也无法忍受眼前的恐怖场景,他想发疯似的大叫着谁知一个不小心他竟整个人跌进那绿色的水塔之中。

下面的人看傻了,校长赶紧冲着周围的人大喊,下面的人立刻爬上去装备下去把失足落下的那个男人从水塔里打捞上来。与此同时校长拨通了报警电话。

半个小时后一辆警车驶进校园三名警察从车里出来看了看围在水塔边的一群人更让人他们感到震惊的是倒在不远处的一个人。只见他浑身呈绿色,散发出一股恶臭难闻的气味,此时的他受到了惊吓嘴里一直模糊不清的说着什么身体忍不住的瑟瑟发抖。

“你们谁是校长?这里发生什么事了?”其中一个看起来年龄比较大的警察说道。

“警察同志,我是校长,大致的情况我刚才在电话里讲过了。”校长的脸上惨白惨白的看不到一丝血色。

“你是说水塔下面有一具尸体?”

“是的,对此我并不知情,直到最近学生反应水塔里的水老是流出绿色的液体,我这才……唉,没想到发生这样的事……”校长低下头去不再说话。

“现在说这么多也没用了,你们两个先上水塔上面看一看大致情况吧。”那位警察对着两名年轻点的警察说道。

“是!”两名警察迅速的爬到水塔上面,当他们拿着手电向下看时虽然做足了心里准备可还是忍不住在旁边吐了起来。

“瞧你俩这没出息的样子,里面是什么情况?”那名警察冲着上面的那两个警察责骂道。

“老大,里面确实有一具尸体,并且这具尸体已经形成“巨人观”了,要把水塔里的水抽干不然不容易打捞上来。”其中一个年轻的警察忍着恶心捂着嘴说道。

“已经形成巨人观了?看样子尸体已经在里面一个多月了,校长这一个多月里你们学校就没有失踪的同学或者其他人?”警察一脸严肃的看着校长。

“有但是有,只不过不确定是不是这个同学?”校长红着脸说道。

“是谁?”

“陈天阳,他的家长也没到学校里找他所以也就没在意,这件事确实是我的疏忽。”

“现在不说这个了你赶快先把水塔里的水抽干然后下面有没有可以打开的门之类的,我们要把里面的尸体弄出来。”

“好的。”校长从杂物室拿出一个大水泵并且关掉了水塔里的总阀门,水泵打开的一刹那水管里瞬间涌出一股恶臭的绿色液体,众人无不捂着口鼻躲在了很远的地方。十五分钟后水塔里的水终于抽干,警察打开水塔下面的三个大门,那具巨大的尸体裸露在外面,一众人忍不住发出尖叫声三个警察戴着口罩走到前面在尸体的身上捆上了一条很粗的麻绳然后三个人一同用力才艰难的将那具巨大的尸体拖到外面。

“他妈的这是谁干的事啊,还有没有人性,让我逮到他决不轻饶他!”年长的警察喘着粗气破口大骂。

“嘭!”一声巨响众人被眼前的景象吓的魂飞魄散,

“快!快带他去医院!”年长的警察急切的说道。“小李快去打电话给法医让他们赶紧过来,顺便联系下痕迹鉴定科的同事。”

“是!”小李拿出电话拨了出去。

“队长,这边有情况。”另一个警察大声喊到,队长走上前去看到旁边不远处一块烂肉上有一张类似于学生证的东西,让他感到恶心的是那块肉的上面有好几个清晰可见无比肥硕的蛆虫在很有活力的蠕动。

队长忍着恶臭戴着手套拿起那张卡片仔细观看,虽然卡片上面染满了绿色液体,可还能模糊的看见学生证三个字,他把那张卡片对着光亮的地方看了看陈天阳这三个字依然清晰可见。

“校长你刚才说陈天阳失踪了一段时间对吗?”

“不错,算时间大概一个多月了吧?”

“这具尸体可能就是陈天阳,不过具体情况还要等法医同志过来才能确定。这样这里暂时封锁谁都别进来,还有现在最主要的事稳定好同学们的情绪不要让他们因为这件事受到影响,”队长郑重其事的对校长说道。

“好,好,我这就去办。”

“等一下,最近食堂这边暂时不要开业了,等这件事处理完毕后在对食堂做一个全面排查,最近学生们的饮食还要麻烦校长多多费心。”

“没事的,没事的,份内之事。”

中午快放学的时候教室里的广播却响了起来:“同学们因为学校的食堂边的水塔边发生特殊情况现对食堂实行暂时性关闭,具体开放时间擇日通知大家,同学们的饮食学校会从外面预订,另外最近同学们要配合医院的同志们做一次全面的身体检查,为了同学们的身体健康请各位予以配合。给同学和老师带来的不便还请谅解。”

“唉九歌发生什么事了?”江诗雨小声问道。

“不知道,总之不是什么好事。”

王雯芊听到广播里的内容心里一阵颤栗,想起昨天的遭遇她的胃里瞬间涌出一阵恶心。

“一切听从学校安排,最近大家就不要去水塔那边了。”老师在课堂上极力的维持着课堂秩序。

这是不平凡的一天,傍晚天气变得格外的差,竟然下起了大雨同学们吃好饭后都快速回到宿舍没有人在学校里逗留。

“九歌今天广播里说的是什么意思啊?”一回到宿舍王雯芊就按耐不住好奇。

“不清楚,不过我听我的朋友讲好像水塔里藏着一具尸体,而且更恐怖的是那具尸体肿胀无比,拉出来不久之后竟然爆炸了!”

“什么?尸体?爆炸?!”王雯芊不敢往深处想:“难道那绿色的东西是……”

楚九歌没回答象征性的点了点头。

“不行,我受不了了我要去里面吐一下!”王雯芊捂着嘴跑到洗手间哇的一声几乎将晚上吃的东西全部吐了出来。

江诗雨自从回到宿舍就没再说话,她将自己蒙的严严实实的看样子是睡着了其实她的心里存在着一个结,这个结一直困扰着她。“是时候该解决了。”她在心里默念道。2008年11月28日深夜,陈天阳费了好大力气才解开了身上的绳索。看着地上的绳索他狠狠的吐了一口吐沫怒骂道:“好你个楚九歌竟然敢暗算我!最好不要让我逮着机会,要不然有你的好看。”他踉踉跄跄的回到了宿舍。

陈天阳在宿舍里呆着无事,同宿舍的那几个人看着又觉得心烦,索性他走出宿舍来到一个僻静的地方拿出烟独自抽了起来。烟气弥漫在他的周围让他看起来有种朦胧的感觉。

“哥们借根烟抽抽。”就当陈天阳坐在那里惬意的抽着烟时后面突然出现了一个人,他立刻回过头看到一个穿着黑色连体衣的人站在他的身旁。

“哥们你下次来的时候麻烦提前通知一下好不好,人吓人会吓死人的。”陈天阳捂着狂跳的心脏从褶皱的烟盒里拿出一支烟递给他。他好奇的上下打量着眼前的这个神秘人突然发出一阵笑声:“我说哥们儿你为什么把自己打扮的这么神秘?是装作酷酷的杀手还是见不得人?”

“个人喜好。”那人冷冷的说道。

“个人喜好?呵呵,你这个喜好可真够奇葩的。”陈天阳抽完手里的烟起身准备回宿舍休息,可是当他站起来的那一瞬间神秘人却按住了他的肩膀。

“哥们儿你这是做什么?快放开我!不然我可就喊人了!”陈天阳被那人突如其来的举动吓的不轻。

“陈天阳恢复的不错啊,这才几天你就变得这么活蹦乱跳的。”神秘人抽了一口烟吐了一口烟气,那烟气形成一个圆圈落在陈天阳的脸上。

“你是谁?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你来这里做什么?”陈天阳惶恐的说道。

“前段时间刚教训过你这么快就忘了?原来前段时间对你的提醒你完全没放在心上。”神秘人露着的眼睛射出两道锐利的寒光。

“你是L?来人……!”后面的字还未喊出口神秘人已经死死的捂住了他的嘴巴:“别白费力气了没人来救你了,既然你没把我的话放在心上那就别怪我不客气。”神秘人从腰间抽出一根细细长长的银针一下刺进他的喉咙,一瞬间剧烈的疼痛让陈天阳身体忍不住的痉挛,他像犯了羊癫疯一般死命在地上打滚。神秘人死死的按住他尽量让他不发出声音,几分钟后由于剧烈的疼痛陈天阳昏死过去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神秘人拖着陈天阳走在深夜的校园里,他把陈天阳的一直胳膊搭在他的肩膀上,另一只手搀扶着他,这样看起来别人也不会怀疑,看起来更像是两个好哥们喝醉酒晚归来。让神秘人感到庆幸的是学校里并没有什么人,就连平日里巡逻的保安人员也不知躲在什么地方在睡觉。

神秘人拖着陈天阳来到水塔,他望了一眼水塔原本想的计划就此作废。他用事先准备好的一根粗大的麻绳捆在陈天阳的腰间,另外一段用了一根长约四米的很粗的实心钢管上,中间固定在水塔旁边一根粗壮的横梁上,并且在横梁旁边装了一个滑轮。用了杠杆原理神秘人虽然累的喘着粗气最终还是把陈天阳成功运送到了水塔的最上面。作了简单的休息神秘人麻利的爬上了水塔的最上面,他把陈天阳靠在水塔旁边然后解开了他身上的绳索。

“嗯唔……咳咳咳……”由于银针刺痛了他的喉咙陈天阳只能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并且因为刺痛忍不住剧烈的咳嗽。从陈天阳惊恐的眼神里神秘人已经知道他要说什么。“陈天阳你说我要干什么?有人让我教训教训你,不过你这种败类简单的教训已经对你起不到任何作用,我已经想到了绝佳的办法保证你以后都不会再做出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神秘人按着陈天阳的头打开了水塔上面的门,一时间幽深黑暗的水塔出现在他的眼前,哗哗哗的流水声如同死神的吟唱。陈天阳发疯似的想要挣脱神秘人的束缚,可是任凭他怎么努力依旧无济于事。

“别白费力气了,我这就送你去里面看看。”神秘人用力的一推陈天阳整个身体瞬间跌进伸手不见五指的水塔里。水塔里的水瞬间将他整个淹没,他想起身可是他这才发现自己的腰间早已被神秘人绑了一块巨大的铁块。陈天阳绝望的在水塔里挣扎着,嚎叫着,冰冷的水进入到他的全身各处,水塔里面的水通过嘴巴慢慢灌进他的喉咙,然后流进他的肺里……慢慢的他停止了挣扎,眼睛也慢慢的闭上……

模糊中他听到了神秘人和一个女孩儿的对话,原来罪魁祸首竟是那女孩儿,那个看起来毫不心眼的女孩。他知道那女孩儿是谁,可是他再也没机会说出去,因为他(陈天阳)已经死了,死在自己自身的罪恶中。

一位女孩冒着凛冽的寒风走在泥泞的乡间小路上,道路两旁几颗白杨树光秃秃的矗立在冷风中毫无生机可言,让这个本来就寒冷的冬天更加增添一丝肃杀的寒意。女孩儿几经转折终于跌跌撞撞来到了一间破旧的房屋面前,房屋面前破旧的大门上一副早已褪色的福字对联在寒风中拼命摇摆,生锈的门锁发出阵阵难闻的霉味。“咚咚咚……”女孩连续扣响了好几下门环,过了许久门才缓缓打开发出阵阵让人头皮发麻的嘎吱声。“女娃你找谁?”从门里探出一个七十多岁白发苍苍的老奶奶。“孙奶奶我是陆子谦的同学你不认识我了吗?”女孩儿摘掉了戴在头上了帽子,老人家看了几分钟后恍然大悟似的拍了拍脑袋笑呵呵的说道:“原来是你这丫头啊,才几年不见长这么大了,快进来坐,里面里面有烧火进来烤烤火别冻着了。”老奶奶拉着女孩儿的手快步走到里面。屋子里面一片萧条,本来不大的房间放置着各种杂物可是没几个是值钱的。“孙奶奶家里面只有你一个人吗?陆叔叔和阿姨呢没在家里吗?”女孩儿坐在火堆旁,通红的火光把她本来苍白的脸蛋照射的通红。“唉,别提了,也不知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小谦在学校里犯了错误现在在少管所改造呢,你叔叔阿姨在那附近找了份工作顺便有时间去看看他,要不然在里面可不少受欺负。”老奶奶说着说着低着头忍不住流出一行混浊的泪水。“孙奶奶别太难过了,小谦可能是看不惯别人的所作所为一时冲动才犯下了这般错,过一段时间他就出来了。”女孩儿拿出纸巾温柔的帮老奶奶擦干眼角的泪水。“还是你这丫头懂事,要是小谦有你一半懂事就好了。”老奶奶摸着女孩儿的头像看着自己的孙女似的看着眼前的女孩儿。“对了,你找小谦有什么事吗?”“没什么,主要是好长时间没看到他了,毕竟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小谦能有你这样的朋友真是他的福气。”一番闲聊过后女孩儿告别了老奶奶径直离开回到自己的家中,临走的时候她悄悄的在老奶奶耳边说了一句话老奶奶听后像是被闪电击中一般呆愣在那里,许久才反应过来一个人在破旧的房屋中放声大哭着。

2009年1月17日,秋禾中学把各个教室里都精心布置了一番,学校里面都贴着很多横幅。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迎接同学们的一个重要时刻——期末考试。尤其是初三和初一,初三的同学考试安排的比较后面,现在只有初一的同学在学校里紧张的复习着因为明天他(她)们将迎来人生中第一次的重要的考试,这个考试意味着他们是否能进入到优等班级。。水塔的周围用一圈厚厚的铁栅栏围着,并且水塔的上方安装了好几个摄像头。经过上一次的教训学校食堂里的饭菜变得更加丰盛可口,同学们因为紧张的学习压力和可口的饭菜之前那个恐怖的事情早已遗忘在地底,如同之前那个破旧的水塔。

沈璐垚于考试前几天来到了学校,经过上次的事件她整个人发生过翻天覆地的变化。留着一头墨色的长头发,整个人看起来比以前漂亮很多,也变的沉默许多,不过和同宿舍的几个人倒还聊的来。楚九歌,江诗雨,王雯芊三个女孩儿对她更加的关怀备至,抽出时间就帮她复习功课,四个女孩儿抛弃了以往的隔阂成为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

1月18日她们迎来了第一场期末考,第一场考的是语文,四个女生被分到不同班级,试卷发下的一刹那每个人都按照老师所说的首先把自己的姓名,学籍号,考场号一一填写完毕开始认真做题。监考老师神情严肃,不停的在考场里走动着,学生们都规规矩矩的认真答题不敢有丝毫除考试以外的小动作。上午十点十分第一场考试完毕短暂的休息时间几名女生聚集在教室的栏杆前开始闲聊:“璐垚,试卷怎么样?不会太难吧?”楚九歌依靠在栏杆前从口袋里拿出几只棒棒糖分给众人。

“还行比想象中的简单一点,不过我担心的是数学,毕竟理科我不怎么擅长。”

“没事,放平心态就好了不要给自己施加太多压力。”楚九歌安慰道。

“你说我们四个以后还会在一个班吗?”王雯芊嘴里含着棒棒糖仰头看着外面纷飞的大雪好像看到了下一学期的她们。

“会的,大家都努力一点啊,争取初二,初三,甚至高中,大学,乃至以后都永永远远在一起。”楚九歌看着三位女孩儿激动的说道。

“会的,一定会的。”四位女孩儿如同发着重要的誓言齐刷刷的说道。

一月19号考试完毕同学们在学校的倒数第二个夜晚,这次大家没有了学习的压力各个生龙活虎笑容满面,班级里在20号组织了一场文艺演出算是给这学期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吧。楚九歌她们四个准备了串烧歌曲,分别是当下校园里最流行的几首歌曲,不仅如此她们每个人在楚九歌的“威胁”下还要学会一种乐器,三个女生叫苦不迭通宵达旦的苦练着各自的乐器争取在演出的时候给同学和老师一个惊喜。可是在她们中的某一个女生在着看似和平的友情里却悄悄策划着一场阴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