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五十六:决裂

看着倒在血泊中的王雯芊,江诗雨这才丢掉手里的美工刀。回头看着面前因为惊吓而浑身发抖的杨徜偲她把后者扶起来哭着说道:“妹妹对不起,我也是没有办法才这样做的。”

杨徜偲此刻就像丢了魂似的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陆子谦蹲在王雯芊的尸体面前就这样默默的看着她,。他摸着后者尚有温度的脸颊眼泪滴落在猩红的血液里。在最后一刻他才发现自己爱上这个原本口中说的蠢女人。可是已经是太晚了,在那个万分危急的情况下他还是选择了杨徜偲,王雯芊也许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也心有不甘吧。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3月7日下午四点四十五分王雯芊死亡。

自己曾经多少次想象自己手刃这个女人的情景,可是现在,此时此刻。这个造成自己半生梦魇的女人已经死了,可是她却没有丝毫大仇得报的感觉。

“对不起!谢谢你!”江诗雨走到陆子谦面前把她走到陆子谦面前简短的说道。

“这下你满意了吧?”陆子谦抬头看了一眼江诗雨冷漠的说道。

“这是她命中注定的,如果当初不是因为她我也不至于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是吗?那倒要恭喜你了终于除掉肉中刺。”

陆子谦说完走到杨徜偲面前对她说道:“小偲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可是此刻情况非常危险你必须马上离开这里。”

“你把我也杀了吧,现在我活着也没什么意义。”杨徜偲心灰意冷的说道。

陆子谦见她这样只好强行把她拽了起来说道:“不管你现在怎么想反正就是不许再有这种想法!”说着一把将她拉到江诗雨面前说道:“江诗雨这是我拜托你的最后一件事,最近两天把她送回老家,剩下的事我自己会处理。”

“好的,我答应你!”也许是出于感激江诗雨爽快的说道。

“谢谢!”陆子谦看着死去多时的王雯芊最后深情的看了一眼然后头也不回的骑着摩托车离开了那里。

楚九歌通过追踪王雯芊手机带着一群人来到了游乐场。她把车开到门口吩咐其他人站在守在外面。

“曜哥我们去里面看一下。”楚九歌和宋晖曜两个人一同进入到游乐场里面。

他们在游乐场附近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宋晖曜有点失望的说道:“楚小姐要不我们去其他地方看一下?”

楚九歌环顾了一下四周若有所思,她站在那里想了一会儿说道:“他们一定还没走远,你先出去带着其他人四处再找找一下,我在呆在这里再找找。”

“好吧,那你自己小心点。”宋晖曜说完走到了游乐城外面。

“他们会去哪里呢。”楚九歌看着空荡荡的游乐场说道。就在这时她的脚下无意间踩到了一个坚硬的东西,等她看向脚下时不由得大惊失色:脚下那个坚硬的东西正是一把匕首,匕首上面还沾着血迹。

“难道有人出事了?”楚九歌感到一丝不安,她沿着发现匕首的地方顺着四周仔细找了一遍终于在旋转木马旁边发现了一摊血迹。

她蹲下用手指摸了一下地上的血迹放到鼻尖闻了一下马上邹起了眉头。

这是人的鲜血,强烈的血腥味让她忍不住皱了皱眉;此时的血液还未凝固楚九歌知道这个人已经凶多吉少。

顺着那滩血迹她又扩大范围,当她找到不远处的鬼屋时突然停下了脚步。

鬼屋的大门呈虚掩的状态,门框上同样粘着血渍。楚九歌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去,每走一步心脏就狂跳不止。

打开门的一刹她最不愿意看到的场景还是发生了:

鬼屋里面躺着一个女人的尸体,衣服已经被鲜血染红。楚九歌凑上前去仔细看了一眼那个女人瞬间整个人一下子后退了几步。

死去的女人竟是王雯芊!

王雯芊被人随意扔在那里,她的脖子有一道很深的伤口,眼睛紧闭却可以看见眼角残存的泪珠,楚九歌好像看到了她死之前的恐惧。

“雯芊!”楚九歌大声喊着顾不上许多跑上前去把她抱了出来。此时的她身上还有些许温度,看样子是刚被人杀害没多久。她把王雯芊的尸体小心的放在一边摸着她的脸抽泣的说道:“雯芊你怎么这么不听话,都跟你说了在酒店里好好呆着就行了。虽然之前因为何奕阳的事情我是有些失态,可是我并没有丝毫想为难你的意思啊。”

楚九歌声泪俱下的和已经死去的王雯芊说道。

“楚小姐这是怎么回事?”宋晖曜在外面巡视着突然听到里面有异样立刻跑了进来却看到楚九歌抱着浑身是血的王雯芊一脸错愕的看着她。

“王雯芊死了。”楚九歌一脸悲痛的说道。

“我马上带人出去,看样子这个人应该还没走远。”宋晖曜看到楚九歌这样也不敢跟她多说话只能带着其他人继续寻找神秘人的下落。

短短几天已经有两个跟她要好的人惨遭毒手,楚九歌这些天已经经历了太多事了;她很想放声大哭,可是偏偏这时眼睛不停的流下泪水声带却如同哑火一般。

“究竟是谁非要把你置于死地?”

悲伤之中的楚九歌突然想到这个问题,突然她的脑海里闪出一个人的身影。

“难道是她?”

想到这里楚九歌看着死去的王雯芊说道:“放心吧雯芊我一定会给你讨回一个公道的。”说着她开始在死者身上摸索着什么。

“幸亏手机还在。”楚九歌拿着王雯芊的手机放在后者的手指上……

手机成功的解开,楚九歌快速的查看了王雯芊的通话记录和聊天记录果然发现了线索。

王雯芊的最后一条信息就是再和江诗雨联系!

看着王雯芊的聊天记录楚九歌难以掩饰内心的震惊:原来那个神秘人真的是陆子谦而她——自己自认为最好的闺蜜竟一直和他保持联系。

楚九歌心里的怒火一下子翻涌上来,她气的浑身发抖紧握的拳头恨不得立刻把陆子谦打的粉碎!

她拿着手机给钱志忆打了电话,同时自己开车去往江诗雨的家。

接到电话的钱志忆不知是兴奋还是紧张:自己追查这么久的陆子谦终于现身而且他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杀人!有了这个遇到陆子谦他甚至可以直接将他正法。可是虽然心里有这么一股冲动,同时自己的身份又是一名警察,他现在要做的是尽快将其抓捕归案让他接手法律最严厉的审判!

钱志忆向局长申请了对陆子谦全省甚至更大范围的通缉令,并且对他命名为特级危险人物,悬赏金额几乎也是全市近些年来悬赏金额最高的。同时局长还从各分局的警队、特警队抽调最优秀的精英一同协助钱志忆。

他们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对全市范围内所有的破旧烂尾楼,工业厂房,废弃仓库进行地毯式搜索。甚至他们还用了无人机进行全方位的侦查,一张密不透风的大网正悄无声息的撒开。

陆子谦把摩托车丢弃在游乐场旁边的一处放置建筑材料的地方,确认这里还没被人发现他从包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工具再一次的进行乔装打扮。

“现在我这个样子就算我站在你们面前也不一定认得出我。”看到乔装后的自己陆子谦很是得意的说道,之后再一次他步行来到一处租赁处租了一辆二手的电瓶车不一会儿只见他骑着电瓶车消失在街道里。

江诗雨拉着失魂落魄的杨徜偲走在大街上,此时她心里比谁都清楚自己的家现在不能回去,因为楚九歌恐怕早已在那里恭候多时。不过她并没有过多的紧张,唯一有点担心的是旁边的杨徜偲,她现在这个样子很容易给自己带来麻烦。思来想去之后她决定现在就去车站送她离开这里。

江诗雨带着她来到一处公交站牌前。此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半,距离去往车站的最后一班公交车也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无奈她只有碰碰运气看有没有去往车站的出租车。

可当她拿出手机时突然感觉后面一阵冷风袭来,这种感觉是如此的相似,就和当初在秋禾中学那一晚的感觉一模一样。她迅速转过身刚好迎上那人的拳头……

瞬间!整个人应声倒地。

某处豪宅内,高墨龙坐在客厅里悠闲的品着茶。刚才通过手机新闻他已经的知警方已经开始进行一项大行动,警方行动的原因自然也和那个神秘人有关。

通过这次行动他对这个神秘人也是刮目相看。能一个人把警察搞得这么风声鹤唳,足以说明这个人的能力非同一般。不过现在的他希望这个神秘人尽量不要那么早被警方抓获,因为他还想等着看楚天雄的笑话。

晚上八点高墨龙和往常一样准时从书房出来准备休息。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门外的保姆突然走进来说道:“高先生外面有一个奇怪的人找你?”

“奇怪的人?”高墨龙愣了一下随即问道:“是怎样一个奇怪的人?”

“他的着装打扮看起来像是一个女人,可是从体型,声音来看又是一个男人。”

“好的,让他进来吧。”保姆的一番话勾起了他的好奇心:我倒想看看这个奇怪的人究竟有多奇怪。

“高先生人到了。”保姆用手指向后面那个穿着打扮怪异的人。

高墨龙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奇怪的人不禁有些好笑,他看了一眼保姆说道:“你也辛苦一天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好的高先生。”保姆识趣的走出门外关上了房门。

“你就是那个神秘人吧?”高墨龙看到眼前这个奇怪的人直接了当的说道。

“不愧是高秘书观察力就是和别人不一样。”此时这个奇怪的人慢慢卸下自己的伪装。

“想不到把警察搞得草木皆兵的那个神秘人竟是你。”看着眼前这个长相普通的青年男人高墨龙丝毫吝啬自己的赞赏。

“高秘书过奖了。”陆子谦也不客气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喝了一口茶水继续说道:“今天我来找高秘书主要是想让你帮助我做一些事情。”

“哦?你就这么有信心我会帮你?”高墨龙饶有兴趣的挑了挑眉看向眼前这个年轻人。

“高秘书是个聪明人,想必我之前给你发的那个文件你也看到了。眼看大选在即难道你对竞选不抱任何希望?又或者是你害怕楚天雄?”

“你觉得我会怕他吗?我不太喜欢太过自信的人,当然更不喜欢别人威胁我做任何事。否则的话他的下场会很惨。”高墨龙云淡风轻的说着可是眼睛里却是杀气毕露。

“我自然不敢威胁高秘书做任何事,而且这也算不上威胁,应该说是合作。”陆子谦眼角付出一丝笑意。

“合作?我为什么要和你合作?难道仅凭你发给我的那份文件?”直到现在高墨龙仍然觉得眼前这个人很好笑。

“这个只是小小的开胃菜,更劲爆的内容还在后面呢。不过我看现在高秘书并没有打算和我合作,所以这些内容我也只有烂在肚子里。”

“既然这样我也不没必要和你多费口舌。”说完高墨龙起身作出表明了送客的意思。

陆子谦不慌不忙的起身,临走之前看似无意的说道:“唉,看来高秘书这个市长竞选注定是失败了。”

“等一下!”高墨龙叫住了他。

“怎么?高秘书还有什么话要说的?”陆子谦头也不回的说道。

“看来你是很有信心把楚天雄搞下台了。”高墨龙站在那里笑着说道。

“那是自然。不然我也不会冒这么大风险来这里找你。”

“好!我答应你。”高墨龙其实心里早就答应和他合作,之所以会这么说纯粹是为了试探他。

“多谢!那这几日就要有劳高秘书了。”

“你要在我这里呆上几日?”高墨龙听说了他话里的意思有些担心的说道。

“不错。最近警察那边盯的非常紧,只要我敢走出去他们一定会抓到我。所以这几日还请高秘书多多照顾。”

“这个……”高墨龙思考了一会儿说道:“好!我答应你。不过你最好能保证你说的那些;不然你的下场很很惨。”高墨龙一脸严肃的说道。

“这我自然知道。”陆子谦拍着胸脯很有信心的说道。

“一会儿我会安排人在地下室给你腾出一间房子,这几天还请你委屈几日。”

“谢谢!”

昏睡的江诗雨终于醒来,她摸着有些头痛的后脑勺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小声的说道:“这是哪儿?我怎么会在这里?”

“这是在你家啊,怎么?自己家都不认识了?”一声熟悉的声音响起。

江诗雨被吓了一跳整个人瞬间清醒,她揉了揉眼睛看到楚九歌和宋晖曜就站在她面前。

“九歌你怎么在这里?”看到楚九歌江诗雨有点不自在的说道。

“怎么?不欢迎我?”楚九歌轻轻扬起嘴角微微一笑。

“没有,不过我实在没想到我们会以这样的方式见面。”江诗雨挤出一丝很勉强的微笑。

“是啊,自从上次来你家之后也有一段时间没过来了。今天本来想找你的,可是打电话你却不接没办法我只好让曜哥把你请过来。”

“是吗?”江诗雨说着不经意间摸着自己还有些疼痛的头继续说道:“不过你这次请人的方式还真特别。”

“我让你请她过来你就这么请的?”楚九歌突然转身对宋晖曜说道。

“不好意思楚小姐,我也是没办法的事。”宋晖曜心里有点委屈:明明就是你让我这么做的,现在倒偏偏骂起我来了。

“好了你先回去吧我和诗雨还有些话要说。”宋晖曜听后识趣的走了出去。

“你这里还有酒吗?好长时间没和你在一块喝酒了。”楚九歌把江诗雨扶到沙发上坐下。

“有,在冰箱里。”

“好的,我去拿。”楚九歌走向旁边的冰箱拿出一瓶红酒倒了两杯。

“以前我们四个在一块儿喝酒,逛街多不快活;可现在——却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楚九歌拿起酒杯抿了一口若无其事的说着。

“世事变幻无常,谁也不敢保证明天会发生什么事。”江诗雨也装起了糊涂。

“诗雨你知道吗?王雯芊死了,就在今天下午在一处新建的游乐场里面。”看到江诗雨这样楚九歌也收起了原本的笑容直勾勾的看着她。

“哦,是吗?那真是太可惜了。”江诗雨平静的晃动酒杯淡淡的说着,就好像听到一个陌生人的死讯脸上看不出一丝波动。

“诗雨听你的语气你对她的死并没有那么震惊。我们几个是好朋友,你这反应看起来并不像是好朋友应该有的吧?”楚九歌有些失望同时又有点生气。

“九歌那你说我该有什么反应?是痛苦流涕?还是跪下来给她磕一个?”江诗雨不以为然的说道。

“好吧。”楚九歌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她一脸严肃的问道:“诗雨可以和我说一下为什么你会和王雯芊联系?而且就在她去了那里没多久就突然遇害?这些你总不能说是巧合吧?”

“不错,我是和王雯芊联系过。不过我只是让她去那边见一个对她很重要的一个人。”江诗雨还是一脸镇定自若看不出一丝表情变化。

“那个人是陆子谦吧?他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我没猜错的话之前他已经坠河身亡了吧?”楚九歌虽然用请求的语气说着,可是眼神里却是不容拒绝。

“我以前也以为他死了,不过可能是他命不该绝吧,就在他坠河没多久被人救上来了。”

“你知道这件事很久了吧,为什么之前没听你提起过。”楚九歌开始慢慢追问。

“我觉得没必要说,因为他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事。”

“是吗?那么盛昊公司电脑被入侵,还有那个赵季晨,以及后来的沈璐垚遇害;这些恐怕都是他的手笔吧?难道这些还不过分?”楚九歌强忍着心里的怒火看着江诗雨。

“确实,这些事情自然都瞒不过你。从之前的盛昊电脑中毒、通风管道的尸体、沈璐垚遇害、何奕阳被杀以及诸多事情都出自他的手笔。”江诗雨也不在隐瞒把陆子谦之前做的一些事全都说了出来。

“怪不得,以前我就觉得璐垚的死有蹊跷;而且警察找了那么久竟然没有一丝线索,原来这都是陆子谦做的啊。”楚九歌的拳头已经紧紧的攥在一起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不过有一点我很好奇,为什么陆子谦会杀气沈璐垚?她们之间又没什么过节?而且更让我想不明白的是他杀死何奕阳又是为了什么?他们之间又有什么过节?这期间你在里面又是扮演什么角色?”楚九歌说出了自己心里的疑问。

“沈璐垚之所以会死纯属是她咎由自取。如果她不做那件事,如果不是她自作聪明她也不会死;至于何奕阳这我就不知道了。”

“看来沈璐垚的死和你有不小的联系。诗雨直到现在我才发现你的城府是这么的深,你还是我以前认识的那个人吗?或者说我从来没真正的了解过你?”楚九歌心灰意冷的说道,因为直到此刻她发现之前那些亲密无间的闺蜜假象全都是伪装。

“你知道沈璐垚那个蠢女人做过什么吗?她CG自己闺蜜也就是我的老公;而且她竟然还异想太开的想要文旻昊和她在一起,你说当初成立所谓的猎狐者结盟有什么意义?如果当初你知道这件事的话你又会怎么做?”江诗雨毫无畏惧的反问道。

“所以你就让陆子谦杀了她?”楚九歌冷漠的看着她,那种样子就好像在看一个十恶不赦的恶人。

“是我杀的沈璐垚,不过也是在陆子谦的胁迫下。当初他被人救下大难不死,为了报复我所以就来到我家。陆子谦当初要杀的人是我,不过谁曾想到沈璐垚那个蠢女人那个时候会送上门来。呵呵……也许这就是她的命。”

“好一个那就是她的命。”楚九歌冷哼一声继续问道:“江诗雨你难道就那么干净吗?难道你真的天真的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又或者说你把我当成了傻子?”

“你是指何奕阳的事情吗?”到了这个时候江诗雨不再隐瞒,她一脸轻松的从旁边的抽屉里拿出一根烟抽了一口继续说道:“不错,我和他确实存在过A M。不过你应该也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艹!江诗雨你他么还要脸吗?做出这样的事情还这么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楚九歌再控制不住自己心里的怒火对着她怒骂道。

“那你怎么问问你自己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曾经不止一次和我说过你对他的控制欲到了怎样一个可怕的地步。所以……怪不得别人,就算没有我也会有其他女人。你如果想要你自己的方法处理这件事情的话,这么多人你处理的过来吗?”

“够了!”楚九歌用力摔了一下酒杯狠狠说道:“江诗雨算我看走了眼,我以前怀疑过谁都没怀疑过你,可谁曾想到没有怀疑的那个人却是最值得怀疑的人。”

“楚九歌别在这里跟我讲这些!你没有经历过我经历的事情就没资格在这里说我;如果你经历和我一样的事情说不定你比我做的事更绝。”

“就算你以前经历过一些不好的事这也不是你做这些的理由。从中学到现在我对你不好吗?我几乎拿你当亲姐妹看待,每次第一时间都把好的东西分享给你;可你呢?回报给我什么了?难道就是回报给我这些?”楚九歌怒气冲冲的走向江诗雨抓着她的衣领质问道。

“别给我提中学的事情!”江诗雨一把推开了她激动的说道:“你知道吗就是因为你那件红色的衣服才害的我在回去的路上被几个人欺负。你知道幕后主谋是谁吗?就是王雯芊!所以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找机会除掉她!”

楚九歌愣住了,她怎么也没想到当时自己的一个无心之举竟造成这样的后果。看着此时江诗雨痛苦万分的样子一时之间也不知如何是好。

“你知道吗其实王雯芊那晚真正要对付的人是你!这样的人你还要拿她当闺蜜吗?真是可笑。”江诗雨说完整个人像虚脱一般倒在沙发上发出无奈的笑声。

“难道因为这些你要记恨我一辈子?就算当初我有错可这些年来我对你也算是将功补过了吧?你为什么还要对我这样?”楚九歌已经没有刚才高傲说话语气也变的柔和起来。

“难道这些还不够吗?你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从小到大父母娇生惯养;衣食无忧。而我呢,仅仅只是为了活下去就已经耗费了大半个余生。可是那些人却天天欺负我,捉弄我;在她们的眼里我就好像她们手里的玩偶一样可以随意摆弄。可你刚才却说仅仅因为这些?难道你还想让我挨了别人一巴掌还要陪着笑脸说:“我愿意和你们做朋友,求你们以后不要欺负我了。对不起我不是那样的人——所以我要让那些欺负我的人付出代价!让他们也知道被人欺负是什么滋味。至于你……”

江诗雨停顿了一下喝了一口红酒继续说道:“你确实帮了我不少忙。不过有的时候反而会让我产生一种错觉:你为什么会那样帮助我?还是说你以高高在上的身份在施舍一个可怜巴巴的人。我讨厌这种感觉,所以……对不起……也许我就是一个心里极度阴暗的人。”

“看来有句话说的没错: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从来没以高高在上的身份和你相处,你的自卑已经让你的心理产生了变化;别人对你越好反而让你更加不自在。从始至终都是我错了,一直一来都是我一厢情愿,以为自己认识了一个可以推心置腹的朋友。唉……”楚九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看来我们的朋友关系也到此为止了,以后还希望你多加保重。”楚九歌心灰意冷的离开了房间。

“你把杨徜偲抓到哪儿了?”江诗雨看着离去的楚九歌问道。

“这不是你该操心的事情。最后奉劝你一句不要多管闲事,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说完重重的关上房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