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五十五:王雯芊之死

3月6号晚上八点XC区锦鲤路的一处公园里陆子谦按照和冯玉祥的约定来到了这里。

这个公园因为前几天旁边的路灯电路出了问题没得到及时的维修所以显得特别黑暗,不过这也是冯玉祥选在这里见面的原因。

由于四周非常黑暗陆子谦只能依靠手机上微弱的灯光缓慢前行。

“是陆先生吗?”突然一个声音响彻在他前边不远处,陆子谦本能的拿出腰间的匕首慢慢向声源靠近。

“你是冯玉祥吗?”陆子谦向着漆黑的前方小声问道。

“是!不好意思实在没办法才把你约到这里来。”

陆子谦收起了手中的匕首走到冯玉祥面前说道:“这次你叫我来有什么事?”

“陆先生这段时间真的很感谢你,不过我想说的是楚天雄这个人诡计多端,城府极深你要小心一点。”

“呵呵,冯先生叫我来这里不单单只是说这个吧?”陆子谦满不在乎的笑着说道。

“不瞒陆先生上次我和你说的那件事其实还有后续。现在我觉得时机差不多了也该和你全部说了。”

“是吗?我倒想听听。”

“在小湉死后没多久警察也找过我问话,不过那都是他们不得不走的程序。自从我知道负责那件案子的是楚天雄的父亲以后我就对结果没抱太大希望。

经过几天的走访调查案件判决的结果也最终确定:小湉属于意外坠楼死亡,至于她身上的多处伤口警方则判定为坠楼时身体触碰地上尖锐的东西所致。为了息事宁人楚天雄、还有其他的相关人员赔偿小湉家人一笔不菲的赔偿金。她的家人也忌惮楚天雄家的势力最终只好妥协。

不过好在这起案子出现了转机。当时有一个参与办案的警察可能良心上过意不去在这件案子结束没多久有一天找到我告诉了一些关于这件案子的隐情以及一份重要的资料。”

“什么样的隐情?资料现在在哪儿?”听到这里陆子谦急切的问道。

“隐情就是楚天雄的父亲为了帮儿子洗清嫌疑出动社会上的关系封锁了关于小湉这起案子的所有消息。就连当时警察询问的记录,档案都给销毁。不仅如此他们还在小湉的尸检报告上动了手脚;不过好在这位警察在楚天雄的父亲不注意的时候把真实的案件档案以及尸检报告全部放置在警察的档案室里。为了保险起见他在这份档案上写着其他已侦破案件的名字。”

“所以你这次叫我来的目的是让我去警局的档案室拿回这件案子的卷宗?”陆子谦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不禁心里升出一种厌恶的感:“自始自终你都把我当成一枚棋子。只不过我这枚棋子可不是你想用就用的。”

“我不会让陆先生冒这么大的险。我知道陆先生是个电脑高手,你只需要把这份档案取证下来保存在电脑上然后在合适的机会公之于众就行了。我想以陆先生的能力应该没什么太大的问题吧。”

“那倒是,我这个电脑技术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听到冯玉祥的夸赞陆子谦此刻竟有点飘飘然的感觉,不过这次种状态转瞬即逝,他看了一眼冯玉祥沉沉的说道:“冯先生因为你我最近可是把脑袋绑在裤腰带上,每天都在刀尖上行走;那我的那份好处可不是一般的高啊。我希望冯先生能尽快履行自己的承诺。”

“那是自然,这两天我就把那笔钱打到你的账户上。”

“好了……再见!”

说完陆子谦离开了那里。看着陆子谦离去的背影

“陆先生,也许你才是给这件尘封多年的事情画上句号的那个人。”冯玉祥感慨的说道。

警察局的档案室并不和警察局在一块儿,它的位置相对于警察局显得有点落寞。这个档案室位于XC区西郊外十公里的一处偏僻的山林里。以前警察局就在旁边不远处的地方,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以及科技的飞速发展现在的档案一般都会录入电脑就算是有纸质的档案也会存放在警局内部的档案室。为了办案方便警察局搬到了市区比较繁华的地段。而眼前的这座可怜的档案室里由于存放的都是十几年前甚至更久的案子,而且大多数都已经被侦破所以里面的档案以及这间档案室如同一个被人遗弃的老人一样孤零零的守在这里。

档案室是一些用以前的红砖堆砌而成的一排房子,占地面积仅仅一百平米不到。每间房子的窗户上装的是以前用的带花纹的玻璃,大门的正中央是两扇红色的大铁门。大门两旁站着两名警察值班,正中央写了警局档案室几个黑色的大字,不过上面都占满了灰尘看起来已经好久没人打扫了。

里面管理员是一位叫吴红霞的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想当年为了来到这里她可是费了好大的心思走了好多的关系才来到这里。可谁曾想到没过多久这里就变成这般模样,每天守着陈年烂芝麻的档案虚度着一天又一天。当初自己也曾想过换一个工作,可是碍于帮自己的那些人的情面自己的这些想法只好作罢。这不如今自己已经四十多岁了还守在这里。

不过这里唯一一点的好处就是比较清闲,每天早上九点来到这里,下午四点半下班。可是就是太过清闲吴红霞感觉自己都快憋出毛病来了。

这天早上九点吴红霞和往常一样来到这里。她每天的任务就是清理一下档案室周围的灰尘,还有如果有人借阅档案的话给对方复印档案文件并做记录。因为警察局有规定任何人不得以任何理由把档案带出去,所以复印档案也成了她的主要工作。

清理完灰尘后吴红霞无聊的坐在位置上磕着瓜子,她的手上也没闲着,手上的毛线在手和针之间灵活的游走。不错,她正在给她的家人织拖鞋。

“唉,这电脑怎么突然之间黑屏了?”

正在织拖鞋的吴红霞突然看到眼前的电脑屏幕变成黑屏不禁有些疑惑。她放下东西按了几下开机键可是电脑仍然处于黑屏状态。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电脑出问题了。”她赶紧拿起电话拨打了附近网络维修员的电话。

由于网络维修员这个时候在忙只有下午的时候有时间,吴红霞也只好关上电脑走到旁边的放置档案的书架旁确认般的看了几眼又回到座位上继续织着拖鞋。

陆子谦利用电脑查到了这个档案室所在位置,之后把病毒软件发送到档案室的电脑里。完成这一切后他又马不停蹄的来到了档案室附近的网络维修站。

此时是早上十点半,这里距离档案室只有十五公里。可是维修站只有两个维修员,他们不仅要维修档案室的电脑,更重要的是附近好几个警察局的网络都有他们负责。况且从陆子谦经过调查得知今天有几个警察局的网络出了点问题,所以他们俩个网络维修员都在忙着处理警局那边的事情。

“看来他们一时半会儿不会去那个档案室了。”看着空无一人的维修站陆子谦有点失落的说道。

不过他倒也不急着离开,而是来到旁边一处比较隐蔽的石头旁边坐下继续用电脑监控着档案室的情况。

下午两点其中一个维修员终于赶来,他是一个身材壮硕,肤色黝黑的三十多岁的男子。他来到维修站里面坐下大口的喝了几口看着旁边电话显示的未接来电拿着电话拨了回去。

几分钟后他拿着一个工具箱从里面走出来。

“你是谁?”正当他要骑车准备出发的时候突然感觉后面有人。他敏锐的回过头看到眼前这个陌生人警觉的问道。

谁知那人突然冲上来照着他的头狠狠锤了过去,维修员只感觉眼前一黑整个人一下子倒在了那里。

陆子谦迅速把维修员拖到旁边一处草丛中,他把那个维修员的工作服扒了下来迅速穿在了自己身上,最后他拿着工具箱骑着摩托车向档案室方向赶去。

下午三点半陆子谦开着维修员的摩托车拿着工具箱来到了档案室。屋里的吴红霞听到声响后立刻跑了出去看着眼前的这个人也不多加确认有点抱怨的说道:“你怎么才来啊?”

“今天网络维修的任务比较多所以耽误了一点时间。”

“好了,好了。”吴红霞领着“维修员”来到了电脑前说道:“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的电脑突然黑屏了,无论我怎么弄都没用。你帮我看一下是什么问题吧。”

陆子谦拿着工具箱有模有样的拿出工具对着电脑一通摆弄。

“大姐你这电脑看样子像中病毒了,看样子也多花点时间了。”

“中病毒?”吴红霞一脸不可置信,她看了眼前这个奇怪的人一眼忍不住问道:

“大兄弟你的脸怎么回事啊?”

“咳咳……”陆子谦轻咳了一声扯着沙哑的声音说道:“小时后调皮不小心让开水烫到脸上了。”

“哦,这样啊。”吴红霞也不再过问自觉的退到一边。

就在这时陆子谦趁后者没注意悄悄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瓶喷雾剂轻轻的对着空气喷了几下同时自己紧紧捂住口鼻……

“对不起了大姐,只能先委屈你一会儿了。半个小时后自然有人会救你。”

陆子谦把吴红霞放到旁边用绳子把她绑在了椅子上自己来到了放置档案的书架旁。

书架在办公桌后面,总共有五排,每排有四层。陆子谦快速的看了一眼每一排上的档案,这些档案由于时间久远,加之无人问津虽然每天都有人打扫可还是落上一层厚厚的灰尘。

陆子谦带上手套不敢轻易触碰那些档案,他又围着书架转了两圈终于在第三排一处不起眼的角落里看到了一份特殊的档案。

这份档案看起来虽然也和普通档案没什么区别,可是在它的书夹里面露出一点淡淡的红色。陆子谦赶紧把这份档案拿出来,果然如冯玉祥所说,这份档案上写的就是他说的那起案件。

打开后粗略的看了几眼确认这就是当年被隐藏的真实的审问记录和验尸报告,他立刻拿出手机把自己看到的内容拍了下来。

完成这一切后陆子谦迅速把这份档案放回原处,自己把另外几排的档案伪装成别人看过的样子,然后带着工具箱骑着摩托车离开了那里。

钱志忆他们赶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四十分,小张早已在这里等候多时。

“什么情况?”钱队长看了一眼书架问道。

“几个小时前接到网络维修站的报警电话,其中的一名维修员在附近被人打晕,而他身上的衣服,工具以及摩托车都被人劫走。”

“然后呢?”钱队长一脸严肃的走到书架旁看着其中几个露出外面的档案若有所思。

“我来到那个维修站通过询问得知今天下午两点的时候他刚从别的地方工作回来,之后准备去档案室维修一下电脑。因为不久之前档案室的管理员打电话说她那里的电脑出了问题。可当他准备去的时候突然冲过来一个人把他打晕,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到了那里。”

“那个维修员看清楚袭击他的人样子了吗?”

“维修员说他看见那人穿了件黑色的衣服,头上戴着鸭舌帽;不过由于突然袭击并没有看清楚太多。”

“这里的管理员呢?”钱志忆看着除了他们三个,还有两个守卫的警察并没有看到管理员。

“现在在医院呢。我开的时候她已经昏迷多时,还被人用绳子绑在了椅子上。不过看她的样子并没有受伤,只是处于短暂的昏迷。”

“好,我知道了。你们跟我到这里看一下,说不定能发现什么线索。”钱志忆带着小张和小王两个人来到了书架前。

“那个人的目标并不是那个网络维修员。他应该是提前给这里的电脑发送了病毒,之后来到维修站那边袭击了维修员。这么做真实目的就是存放在这里的档案。”听到小张的描述钱队长一下子就猜出来那个神秘人想要干什么。

钱队长几个人分别来到那几排的书架上开始寻找有关线索。

书架的每一排都有几份档案被人翻动过的样子,他们每个人拿着那几份被翻阅过的档案走了出来面面相觑。

“队长这么多档案那个人究竟看的是哪一份啊?”张俞看着每个人手里厚厚的档案有些无奈的说道。

“看样子那个人是在故意迷惑我们。不过我们还是要把这些档案带回去一一研究。”钱志忆也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

可是就在这时他突然想起什么:就在刚刚自己路过第三排书架的时候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了。

“你们等我一下。”钱志忆说完又重新回到第三排的书架仔细看着那密密麻麻的档案。

“原来他找的是这个啊。”钱志忆走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时看到底下那份档案有些不一祥立刻拿起了那份档案。

“找到了!那个人找的就是这个。”钱志忆兴奋的说道。

“这是一个什么案件啊让那个人这么感兴趣?”张俞和小王围过来好奇的问道。

“你们先把这些档案放回原位吧。”钱志忆说完打开了那个档案袋,可当他看清楚档案里面的内容是不仅浑身发冷。

“队长你怎么了?”过了几分钟两个人走过来看到表情严肃的钱志忆疑惑的问道。

“哦,没事,没事。”钱志忆慌慌张张的说道。

“好了我们回去吧,一会儿让几个人守在这里。”

“好的。”

3月8号早上九点医院。

“江女士你的朋友身体已经没有事了可以出院了。”医院走廊医生和坐在椅子上的江诗雨说道。

“太谢谢你们了!辛苦了!”江诗雨长长舒了一口气压在心里的一块大石头也落了地。

“不过有一点千万要记住,以后不要让她受太大的刺激;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我知道了,谢谢。”

“妹妹,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头还疼吗?”江诗雨来到病房看着杨徜偲问道。

“好多了,谢谢!”杨徜偲语气异常冰冷头也不抬的说道。

“哦,那就好。呵呵……”此时的江诗雨有点尴尬似乎只能干笑。

“医生说你今天可以出院了,一会儿我带你回去吧?”

“好的。”杨徜偲说完立刻起身开始收拾东西,江诗雨看到她这个样子立刻走上前去帮她收拾。

江诗雨带着杨徜偲回到了青苑小区,看到她这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江诗雨准备给她做些丰盛的饭菜补补身子。于是她把手里的东西放下对着坐在一旁的杨徜偲说道:“妹妹你现在这里呆一会儿,我出去买点东西一会儿给你做饭。”

“姐姐!”杨徜偲叫住了正要起身的江诗雨。

“有什么事吗?”江诗雨看着杨徜偲问道。

“你可以把陆子谦叫这边来吗?我有话和他说。”

听到这里江诗雨愣住了,她完全没想到杨徜偲竟然主动提出要见陆子谦。过了一会儿她才吞吞吐吐的说道:“妹妹你确定要见他?出院的时候医生还和我说过不要让你受太大的刺激,如果你现在见他我怕……”

“没事的姐姐……”杨徜偲苦笑道:“有些事总是要解决的,放下吧我会控制自己的情绪的。”

“那好吧,晚点的时候我把他叫过来这边。不过我还是希望这是你慎重考虑的结果。”说完江诗雨走了出去。

“姐姐你哪里知道我此刻的感受?那种感觉就像胸口被最信任的人捅了一刀。”看着离开后的江诗雨杨徜偲自言自语的说道。

离开小区后的江诗雨并没有急着去买东西而是坐在旁边的一条长椅上若有所思。

刚才杨徜偲的话点醒了她,如果她现在要见陆子谦的话刚好可以把王雯芊也叫过来,这样的话自己便有机会解决掉这个麻烦。想好了应对之策她这才缓缓起身,目光阴冷的看着前方嘴里默默说道:“这么多年了噩梦也该结束了。”

“楚小姐你现在让我出来那群警察不会找我的麻烦吧?”坐在车里的宋晖曜看着正在开车的楚九歌一脸担忧的说道。

“怎么了?曜哥,害怕了?几天不见你的胆子好像变小了。”楚九歌通过镜子撇了他一眼说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怕给你惹麻烦。”宋晖曜悻悻的说道。

“你尽管放心好了,现在那群警察在忙别的事没空管你;再说了我既然敢叫你出来就不怕他们上来找麻烦。”

“那就好,不过你这次叫我来有什么事情啊?”听到楚九歌这样的回答宋晖曜的提着的心才稍微放下来一点。

“到地方你就知道了。”

十多分钟他们来到了一家体育馆,刚一进门这里的负责人就笑容满面的迎了过来:“楚小姐这里的一切都收拾妥当,一切都是按照你的吩咐布置的。”

“很好!辛苦了!”楚九歌客套了一句随即带着宋晖曜走到了体院馆里面。

此时的体育馆空无一人,原本用来比赛的场地也被临时改建成拳台,拳台四周站着十几个身材魁梧,长相彪悍的年轻人。

“楚小姐这是什么意思?”看到眼前的架势他忍不住问道。

“这正是我叫你出来的目的。最近我父亲和我都受到一个神秘人的威胁。所以我请你来是和兄弟们一起在这里训练几日,在12号之前抓到那个神秘人。”

宋晖曜听到这里还是一头雾水,不过他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他看了一眼拳台周围的十几个人又看了一眼楚九歌说道:“那个神秘人有消息了吗?”

“没有。”楚九歌摇了摇头。

“不过我现在怀疑一个人。”说完意味深长的看着宋晖曜。

“谁?”

“陆子谦。”

“怎么可能?!楚小姐你再和我开玩笑吗?谦哥因为上次的事情意外坠河身亡怎么可能会是那个神秘人?”听到楚九歌这样说宋晖曜想都没想的说道。

“刚开始我也不信,不过有几件事情难道你一点都不怀疑?”看到宋晖曜这样楚九歌一脸无奈,甚至都想指着他臭骂几句。

“什么事情?”

“前段时间你手下的人不是绑架过一个女孩吗?为什么那个人可以轻松知道那女孩儿的位置?为什么那个人可以轻松打倒那三个人?”

宋晖曜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现在听楚九歌这么一说倒真是那么回事。

“还有你可能不知道何奕阳已经死了。”

“什么?”宋晖曜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过了许久他才开口说道:“何奕阳是怎么死的?”

“这件事我现在还不方便和你说。不过何奕阳的死更加证明了那个神秘人就是陆子谦。”

“难道谦哥真的没有死?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宋晖曜还是想不明白陆子谦这样做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这个我也不清楚,可我总觉得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就拿这几天那个神秘人来说我总觉得这件事情不是他一个人能办到的,他的背后一定有人指使;虽然现在我还不清楚这个躲在背后的那个人是谁,可是我一定会在12号之前把他抓到的。所以……拜托了曜哥。”

“放心吧楚小姐,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一定会竭尽全力!”

“谢谢!不过我还想问曜哥最后一个问题。”楚九歌一脸认真的看着宋晖曜。

“什么问题?”宋晖曜已经猜出了楚九歌接下来要问什么。

“如果那个神秘人是陆子谦的话遇到他的时候你会心软吗?”

“这个……”虽然他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是楚九歌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还是不知如何回答。

“呵呵……”楚九歌冷笑了一声说道:“曜哥我知道以前陆子谦帮助过你,直到现在你对他心里还存在感激。不过现在不一样了,如果那个人真的是陆子谦的话那他只有死路一条。就算我放过他那群警察也不会放过他的,所以曜哥我希望你能好好想想,孰轻孰重你应该知道。”楚九歌语气中略带一丝威胁。

“明白!”宋晖曜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他明白这次楚九歌是动真格的了,如果自己不按照她意愿做的话结果可能就和陆子谦一样。

“楚小姐如果那个神秘人真的是陆子谦的话只要他威胁到你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宋晖曜明确了自己的立场。

“曜哥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好吧你先和他们熟悉一下然后开始训练,有事的话我会找你。”

楚九歌转身和那群人说了几句后开车离开了那里。

江诗雨从超市走出来提着一大包东西来到了一个路口停下,她拿出手机拨通了陆子谦的号码。

陆子谦把那份审讯记录发给高墨龙之后自己又折返到烂尾楼。他拿出电脑继续监视着楚天雄的一举一动。

就在他认真看着监控的时候旁边的手机响了。

“江诗雨这个时候找我什么事?我现在很忙。”看着江诗雨打来的电话陆子谦不耐烦的说道。

“杨徜偲想见你。”江诗雨毫无感情的说道。

“她见我干嘛?你告诉她过几天我去找她。”

“前天她住院了,今天虽然出院了可是精神状况很不好。还有她说有事要和你说。”

“什么?她住院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听到这里陆子谦心里一沉。

“你过来不就什么都知道了?”江诗雨此刻倒卖起了关子。

“看情况吧,有时间我抽空过去一下。”陆子谦颇为无奈的说道。

此刻他也明白自己身处险境,离大选的日子将近,楚天雄一定会找人大肆寻找自己的下落;他的女儿楚九歌也不是省油的灯,现在的她肯定在四处派人找自己的下落。

不仅如此,因为自己袭击那个网络维修员以及去档案室,钱志忆那群警察肯定也在到处找自己,说不定很快便会找到这里。现在的他四面都是敌人,如果在这个时候贸然去江诗雨那里的话无疑是自投罗网。最后还有江诗雨这个爱搞事的女人,你永远猜不透下一秒她又会整出什么幺蛾子。想到这里陆子谦的头都快炸了。

可是听江诗雨的语气杨徜偲住院肯定没那么简单。

“现在的事情变的越来越难办了。”陆子谦痛苦的抓着头发,思绪也变的非常糟糕。

下午一点周天明家。

周天明退休之后一直处于空闲的状态,每天的活动就是看看书,养养花,接送孙子。

此时刚送完孙子去学校,刚清闲一会儿的他正拿着花洒在自己家的花园里悠闲的浇着院子里的花。

“老周钱队长找你。”周天明的夫人看着浇花的老周说道。

“钱队长今天怎么有雅兴来这里啊?”周天明放下手里的花洒笑着说道。

“有些时间没过来看你了,今天刚好抽空过来一下。”钱志忆有些不自然的说道。

“走吧我们屋里面去说。”周天明知道钱队长此行并不简单带着他来到了自己的书房。

“也没什么好招待你的,将就着喝吧。”周天明边倒茶边说。

“老周你这就太客气了。实不相瞒我今天来确实有点事情。”

“关于陆子谦的吗?你等我一下。”周天明话刚说完起身从抽屉里拿出一叠资料放到他面前。

“这是……”钱志忆看着资料疑惑的问道。

“你看一下就知道了。”老周抿嘴一笑。

钱志忆打开资料的一瞬间整个呆住了,资料上方几个黑色加粗的字体赫然醒目:关于陆子谦2013年至2015年失踪调查!

“这是陆子谦的资料?”看到这份资料震惊之情溢于言表,钱志忆忍不住继续向下看去。

这是一个凄惨的故事,虽然故事里的主人公如今是一个十恶不赦的罪犯,可是他所经历的事情让眼前这位铁面无私的警官的心里竟产生一种恻隐之心。

“唉……原来如此怪不得现在陆子谦会变成现在这样。”钱志忆颇有感触的说道。

“自从你上次找过我和我说了那些话后,我也对陆子谦坠河身亡这件事情持怀疑态度。如果他真的坠河身亡的话就算水流的方向在隐蔽也会有尸体的消息。可是从他坠河直到现在愣是没有半点消息,所以这让我想起以前我查案的时候看到过他的资料。”

“是这份资料吗?”钱志忆敲了敲手里的资料。

“不是,只是很简单的一句介绍:2013年——2015年履历空白。”

“所以你就开始调查陆子谦失踪这几年发生了什么事?”钱志忆向老周投以敬佩的目光。

“是的。以前我是忙于处理那几起案子所以没时间调查这件事,后来我有时间了就想着查这件事。唉……虽然历经波折可还是查清楚了那些年发生在他身上的一些事。”

“辛苦你了。”钱志忆握着他的手说道。

“没事的,这是我应该做的。不过最近我听说你在查一个神秘人,这个人是陆子谦吗?”

“虽然现在还没确定这个神秘人的真实身份,不过从他的做事风格以及对电脑的熟练应用十有八九这个人就是他。”

老周沉默了一会儿许久才开口说道:“钱队长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尽管吩咐,直到现在我对小杨的牺牲还无法释怀。”

“放心吧老周这几天我一定会抓到他的,现在局长已经同意增派人手我相信用不了几天一定会把他捉拿归案还死去的人一个公道。”

“谢谢了!”

两个人闲聊了一小会儿钱志忆离开了老周家,其事他此行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陆子谦的事;更重要的是关于楚天雄的一些事。

自从看到那份档案他一直心神不宁,他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包括老周。原本他是想和老周说这些事的,可是想到老周好不容易能清闲一会儿,如果自己把这件事告诉了他不知道又会给他惹多少祸端。

“还是我自己一个人独自承担这件事带来的后果吧。”

这是钱志忆心里的声音。他明白只要把这件事公之于众自己的职业生涯很可能会遭受灭顶之灾,甚至自己的安全也会受到威胁。可是作为一名警察他绝对不会因为这些因素而忘记自己身为警察的使命。

下午三点楚九歌回到家里,刚才接到朋友发来的信息已经拍到了那个神秘人的身影。她立刻打开电脑查看朋友发来的邮件。

照片一共有四张,其中一张拍摄的地点是一家名叫吉祥宾馆的地方照片显示的时间是3月3日下午四点半。照片上是一个戴着帽子和口罩的男人。虽然口罩遮住了半张脸,可是还是依稀能看见脸上有明显烫伤的痕迹。

第二张拍摄时间是四点四十五分照片上的女子是王雯芊,拍摄的地点在宾馆前台。

另外两张拍摄地点在宾馆大厅,时间也是四点四十五分,照片上那个女孩是那个叫杨徜偲的女孩分别是她刚进去宾馆以及去宾馆住房入口处。

不过王雯芊和杨徜偲在宾馆前台的那两张照片上出现了同一个女人。不过这个女人很巧妙的躲过了摄像头,仅仅只拍到了衣服的衣角,那是一件白色的羽绒服。

虽然这两张照片没有拍到那个女人的正面,可是楚九歌还是一眼就看出来这个女人正是江诗雨。因为能让王雯芊、还有杨徜偲出现在这边的也只有她能办到,至于那个神秘人通过这几张照片她更加确定前几天的那个神秘人就是他。

想到这里她握紧拳头恶狠狠说道:“陆子谦!这是你自寻死路,我没惹你偏偏你却惹上了我;这次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厉害。”

说话之间她已经想好了一个对策,立刻拿出手机联系宋晖曜。

“楚小姐什么事?”经历过一番非人的训练后宋晖曜倒在地上气喘吁吁的问道。

“一会儿你打扮一下去青苑小区悄悄的监视江诗雨,我觉得陆子谦会出现在那里。”

“啊?真的吗?”听到这里宋晖曜吓了一跳,不过他快速的平复了自己的情绪接着说道:“如果他不出现呢?”

“不出现的话你就把和江诗雨在一起的那个女孩绑了,不过不要伤害她。记住多带几个人过去,一定要小心点千万不要让别人发现了。”

“好!我知道了。”

下午三点十五分,烂尾楼。

陆子谦登陆网站输入一串数字符号号入侵了青苑小区的监控系统。从江诗雨打过来电话没多久在一边监视楚天雄之外他紧接着切换一个小屏幕开始监控青苑小区的一举一动。

因为他知道江诗雨之所以这个时候突然打电话让他过去不仅仅是杨徜偲想见自己那么简单。为了保险起见在做出任何决定之前他都格外谨慎。

果然到了三点半的时候他看到青苑小区道路两旁突然多了几个举止怪异的人。从他们的穿着打扮来看绝不是善茬。等那群人下车时他终于看到了一个老熟人。

“宋晖曜好久不见!”陆子谦看着监控画面说道,然后拿出手机拨通了江诗雨的电话。

此时的江诗雨正坐在沙发上悠闲的看着电视,虽然电视的声音响着可她的心思似乎完全不在电视上。

一旁的杨徜偲更是像一个木头人一样坐在那里发呆。

“姐姐你的手机响了。”杨徜偲终于有了表情转过身对江诗雨平静的说道。

“哦,我知道了。”江诗雨这才缓过神来起身拿着手机。

“喂,你什么时候过来?”江诗雨拿着电话说道,旁边的杨徜偲听到这里整个人立刻来了精神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你们现在快点离开那里有一群坏人在你们小区附近!”电话那边响起陆子谦焦急的声音。

“怎么回事?”江诗雨听后整个人有点懵。

“先别问那么多,如果你们再不赶紧离开等那群人真的到了门口你们想走就走不掉了。”

江诗雨放下电话跑到阳台向外看了一下果然看到几个举止怪异的人正站在小区门口。

“一会儿我们在哪儿见面?”江诗雨拿着手机问道。

“你们先去你们小区的地下停车场负一层,然后从最左边的出口出去,等你们出去之后告诉我你们的位置我过去找你。”

“好的,我知道了。”

“妹妹我们出去一趟!”江诗雨拉着杨徜偲说道。

“是他打的电话吗?”从江诗雨通话的表情杨徜偲似乎已经知道打电话的那人是谁。

“对,一会儿他过就来找我们。”

“好!我知道了。”杨徜偲激动的说道。

不一会儿她们跑到了电梯走到了楼下负三层地下停车场负一层的位置。

“姐姐我们来这里干嘛?”看着周围黑漆漆的一片只有几点微弱的红光在闪烁杨徜偲不禁有点害怕。

“一会儿我们从前面出去,然后陆子谦会过来接我们。”

“他为什么不去你那里?”杨徜偲心里不免有些疑惑。

“可能他有别的顾虑吧,不过你真的要见他吗?如果见他之后我怕你……”江诗雨最后一次确认道。

“该来的总是要来,躲是躲不掉的。”杨徜偲深深叹了一口气。

“那好吧。”江诗雨拉着杨徜偲向另外一个出口方向走去。

宋晖曜向小区保安打听到了江诗雨的房间楼层,为了防止被别人发现异常他一个人来到了江诗雨的房间。可是等他来到江诗雨的房间时却发现自己已经过来晚了。

房间的门是开着的,可是里面却空无一人。他走到电视机前摸了摸显示屏不禁眉头一皱:“显示屏还是热的,看来是刚走没多久。可是怎么我们刚来这里她就走了?哪里会有这么巧的事?难道?”

发现不对劲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地方。之后整个人快速跑到电梯前来到了地下车场。

可他来到停车场的一刹那整个人立刻变的沮丧起来:“停车场这么大人可能早就跑远了。”

可他并不甘心这样无功而返于是让同行的人兵分几路对停车场进行搜索。

江诗雨和杨徜偲来到出口,前面不远处有一处公交站牌。她们俩跑到站牌前江诗雨气喘吁吁的拿出手机打着电话。

“喂,我们到了春城路站的公交站牌了,你要快点来我怕那群人会追上来。”

“好的,三分钟后到。”

宋晖曜几个人在停车场搜索无果,就在这时其中一个人跑过来说道:“前面左边有一个出口,她们是不是从那边出去了。”

宋晖曜一听立刻带着人从那边出口走出去。

当他们走到外面时宋晖曜警觉的看了一眼四周,突然在前面不远处的站牌前发现了江诗雨她们。他立刻对其他人使了个眼色。其他人立刻会意向着公交站快速逼近。

江诗雨站在那里焦急的看着前后来往的人群,突然她无意间看着正向他们走来的宋晖曜立刻拉着杨徜偲紧张的说道:“一会儿他们如果追上来你要快点跑我来拖住他们。”

“姐姐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杨徜偲完全摸不着头脑,不是要去见陆子谦的吗,怎么会突然有人追她们呢?可是当她无意间看到向她们快速走过来的几个人不禁忍不住瑟瑟发抖。

眼看他们那些人离自己越来越近,江诗雨握着杨徜偲的手也渗出了汗水,她甚至已经开始作出了逃跑的准备。

“上车!”

就在这时突然一辆摩托车停在她们面前对着她们说出这样一句话。

“你是……对吧?”江诗雨粗略的问道。

骑摩托车的男人点了点头江诗雨立刻把杨徜偲拉到前面说道:“先别问那么多先上车再说。”

杨徜偲慌慌张张上了车江诗雨紧跟其后坐在了后面。

“艹!又TM慢了一步!”宋晖曜气急败坏的说道。眼看要抓到她们突然冲出来这么一个人打扰了他的计划。

此刻他如同吃了败仗的将军垂头丧气的坐在了地上向楚九歌汇报今天的情况。

当楚九歌听到这样的消息时似乎并没感到意外,好像一切都在她的预料之中。她只是让宋晖曜他们尽快回去以免让那群警察看到。

她很清楚接走江诗雨的那个人是谁,不过在此之前她并没有着急去继续追查陆子谦,而是开车去往王雯芊所在的酒店,因为她也许是陆子谦计划中的一部分。因为自从听到纪湫湉和王雯芊长的很像时她心里就有一种感觉:或许到那一天陆子谦会利用王雯芊牵制她父亲。

想到这里楚九歌开着车火速赶往酒店。

陆子谦骑着摩托车一路狂飙,坐在后面的杨徜偲此刻心里异常复杂;在见他之前自己已经把想说的话在心里重复了不知多少遍,可是现在见到他的那一刻却如鲠在喉。

江诗雨一只手抓着摩托车后面的扶手,另外一支手悄悄的拿出了手机打开了定位并且悄悄把共享位置发送给了王雯芊。

这几天王雯芊一直呆在酒店,虽然她很想离开这里,可是最近陆子谦一直没和她联系所以只能呆在酒店里焦急的等待。

现在的她每天除了吃就是睡,不化妆,不洗头,甚至脸也只是随意的洗一下。虽然她才二十六岁,可是现在看起来竟像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一样。

电视上的综艺节目无聊的播放着,里面的嘉宾和观众夸张的笑着,而她却是连眉毛也懒得动一下。

叮铃——

一声微信的提示音响起,王雯芊这才如梦初醒赶紧起身拿起了手机。可是看到手机的那一刻她却忍不住骂道:“这个死女人发给我这个干嘛?”王雯芊随意把手机丢到一边继续神游。

叮铃——

又是一声微信提示音,王雯芊忍不了了拿着手机准备发语音骂她。可是当她看到发过来的内容是整个人愣住了。

“我现在和陆子谦在一起,对了还有那个杨徜偲。如果你不怕陆子谦和杨徜偲一起远走高飞的话你可以不用过来。”

“CNMD!这个江诗雨究竟是什么意思?”虽然心里有诸多疑问可她还是起身随意打扮了一下准备出门。

“地址我已经发给你了,你自己看着办。”

这是江诗雨发过来的最后一条消息,最后一句写的地址。最后看了一眼手机上的地址她拿着东西走出房门。

可她刚到电梯口就听到楼下楚九歌和经理说话的声音,于是她快速走到电梯口按下了负一层准备从地下室出去。

确定王雯芊在房间后楚九歌直接来到她所在的房间,可是当她敲了几下门却发现里面根本没人回应。

“王雯芊,王雯芊。你在里面吗?”接连喊了几声依旧没人回应。她也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看来我还是来晚了一步,可是这么一会儿功夫她究竟去了哪里呢?”

眼看房间找不到人楚九歌只好来到楼下找到了经理。

“帮我调一下5022楼道的监控。”

“好的。”经理领着楚九歌来到了监控室。

不一会儿监控画面出来了,就在几分钟前王雯芊从房间出来后乘坐电梯下了负一层。

“负一层是干什么用的?”楚九歌看着经理说道。

“地下停车场。”

“又是地下停车场。”二话不说楚九歌立刻让经理找几个人赶往地下停车场。

陆子谦他们来到了一处还没完全建好的游乐园,此时游乐园的施工人员和管理人员早已下班所以空旷的游乐场只有他们三个人。

他把摩托车停靠在旁边,带着他们来到了旋转木马前的长椅上坐下。看着一直不说话的杨徜偲他开口问道:

“小偲听说你住院了,生什么病了?现在还不舒服吗?”

杨徜偲从来到现在一直没有说话只是默默低着头。

“小偲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看到她的异样陆子谦隐隐感觉到一丝不对劲。

“你为什么要陷害我的哥哥?”杨徜偲突然抬起头用极其冰冷的眼神看着他。

就在和她的眼睛对视的那一刻陆子谦的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他从来没见过杨徜偲这样的眼神。那种眼神犹如一把利刃狠狠的刺在他的胸口几乎让他窒息。

“你都想起来了?”听到杨徜偲说出这样的话陆子谦一下子明白过来此时的杨徜偲已经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事。现在的她已经不是前段时间那个懵懂可爱的女孩了。

“呵呵……江诗雨,是你告诉她的吧?”陆子谦看向一旁的江诗雨,他哪里不知道杨徜偲突然想起以前的事这背后的“功劳”肯定非她莫属了。

江诗雨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算是默认。

“呵呵……这一切也许都是天意。”陆子谦颇为无奈的感叹道,此时他竟然觉得自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傻子。以前费劲心思的帮助江诗雨解决一个又一个麻烦,到头来却像一个过街老鼠整天不见天日甚至险些丧命。现在自己不惜与全世界为敌目的就是为了弥补眼前这个女孩,可是现在又是这样的结果。自己苦心积虑做的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想到这里他突然觉得自己好悲哀,原本以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可谁能想到最后依旧输给了江诗雨。

“唉……”陆子谦深深叹了一口气看着杨徜偲突然感觉对生活失去了意义,甚至现在他只希望杨徜偲会跑过来杀死自己。

“不错你的哥哥就是我陷害的,为了逼迫他乖乖就范我还让那群流浪汉扒光了你的衣服。既然这些你都想起来了那你打算怎么做呢?”陆子谦有气无力的的说道。

“我们究竟犯了什么错让你这样对待我们?虽然我的哥哥起了邪念可是他也罪不至死啊,你为什么一定非要把他逼到那种地步?!”杨徜偲对着陆子谦声嘶力竭的吼道。

“呵呵……还不是为了你的好姐姐?你可以问问她以前做过什么事?”陆子谦没有回答而是把问题抛给了江诗雨。

江诗雨想了一会儿悠悠说道:“陆子谦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当初是你说的按照你的计划行事,可谁又能想到发生那样的事。再说了我对你的计划一无所知,我也受了不小的伤害。”眼看情况不对江诗雨急忙撇清关系。

“的确是这样。也许那天我就应该让那群流浪汉把你杀了,这样也不会发生接下来的事情。”

陆子谦彻底对江诗雨失望了,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以前做的所有事情几乎都是为了她,可是她不仅仅没有心存感激还把自己说成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恶人。自己是个大恶人,谁都可以这样说自己。可是江诗雨不可以说,因为她不配!

“我是个大恶人,杨徜偲既然你都想起来以前的事情了;现在你的仇人就在眼前,难道你就不想为你哥哥报仇吗?”陆子谦站在那里敞开怀抱无所谓的说道。

听到这句话杨徜偲愣住了,因为她之前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是啊,现在那个杀人凶手就在眼前,自己要不要过去杀了她呢?一时间她的心里纠结万分。

“放心,我不会还手的。”就在这时他丢出一把匕首扔在地上闭上眼睛说道:“我是个坏人杀了很多人,你尽管动手警察不会拿你怎么样的。”

江诗雨呆呆的愣在原地:“这又是什么情况?陆子谦今天怎么这么反常?难道他真的一心求死?”

此时的江诗雨心里也是乱糟糟的:一方面她也特别希望希望杨徜偲能杀了他,这样以后就不用担心他会威胁到自己了。可是另外一方面楚九歌这个大麻烦还在,现在她们之间的关系几乎处在破裂的边缘,说不定哪天她们就会争吵起来,甚至决裂。可是那时候的自己应该如何应对。

“不行!他现在还不能死!”江诗雨想到了这件事情的利弊决定帮陆子谦一把。

“妹妹这件事情都是因我而起,如果你想替你哥哥报仇的话要杀他的话首先杀了我吧。”

陆子谦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他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江诗雨发出大声的嘲笑。

“江诗雨你是不是有病?刚才你还把事情撇的那么干净现在这是在干嘛?你的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

“别多想我可不是为了你。”江诗雨没有理会陆子谦的话看着杨徜偲说道:“妹妹很抱歉,从陆子谦把你送给我照顾的时候我就有偷偷的查过你的身份。我知道了你身上发生的一些事,不过我并没有急着告诉你,一方面我想利用你制造你和王雯芊之间的矛盾,另一方面我想利用你牵制住陆子谦。所以我也是一个坏人,我做的这些也可以让你杀了我。”

杨徜偲彻底崩溃了,她怎么也没想到曾经认为这个城市里对她最好的两个人一直在利用自己。而自己就像一个傻子一样对他们心存感激,想到这里她的头又开始痛了起来:“你们都是坏人,一直在利用我!既然你们都想死那就一个也别想活!”

杨徜偲弯腰捡起地上的匕首冲向陆子谦。

“哥哥小心!”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王雯芊突然跑过来一把将杨徜偲推开夺过她手里的匕首说道:“你想干嘛?!有我在你休想伤害他!”王雯芊看着倒在地上的杨徜偲恶狠狠的说道。

“哥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王雯芊跑到他身边紧张的说道。

“你怎么来了?”陆子谦怎么也想不到在这个关键时刻竟是她不顾自身的安危跑过来救他,一时间竟对她产生了不一样的感觉。

“我是收到江诗雨发来的消息才过来的,可谁曾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王雯芊心有余悸的说道。然后她看了一眼江诗雨怒怼道:“江诗雨你什么意思?刚才的情况多危险你不知道吗?哥哥还是你的邻居呢,难道看到他有危险你就这样无动于衷的站在那里?”

“哈哈……王雯芊你好清高啊。”江诗雨阴阳怪气的说道,她走到王雯芊面前一字一句说着:“你可总算来了,你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吗?”

“你这话什么意思?”看到江诗雨这样王雯芊有些犯怵不自觉的后退了几步。

“我什么意思你不知道吗?难道你忘记以前发生过的一些事了吗?”江诗雨慢慢逼近王雯芊,两个人的脸几乎贴在了一起。她眼睛里发出的寒光让王雯芊不敢与之对视只得悻悻的咽了口吐沫慌慌张张的说道:“你在……说什么啊?我听不懂。”

“听不懂没关系,我来帮你回忆一下,2009年1月20晚上九点十五分秋禾中学……”

听到这里王雯芊知道她要说的什么事,可是现在陆子谦就在面前,如果让他知道自己以前做的那些事还会喜欢她吗?他还会带自己离开这里吗?

“那件事是我的错,在这里我向你道歉。”说到这里王雯芊低下了头。

“道歉?多简单的两个字啊?可是这么多年我受的这些委屈单单两个简单的道歉就能弥补吗?”江诗雨睁的眼睛对着她怒吼道。

“那你想怎么样?事情已经发生了我又能怎么办?谁他妈又能想到那群煞笔会把人搞错。”王雯芊自觉理亏可又不想被她这样指着鼻子骂只能做无奈的辩解。

“我不想怎么样,现在我只想让你为你做的蠢事付出代价,就像当初的沈璐垚一样。”

“艹!我果然没猜错沈璐垚的死果然和你有关系。”

“那又怎么样?你觉得你今天能活着走出去吗?”江诗雨此时就像一个审判者在和一个将死的人说话。

听到这里王雯芊意识到事情的不妙赶紧跑到陆子谦后面慌张的说道:“哥哥快救我,这个疯女人要杀我。”

陆子谦深深叹了一口气有点心酸的说道:“你为什么要来这里?好好呆在酒店不好吗?”

“哥哥……我也是太想你才过来的。在这里我只有你一个人可依靠了。”王雯芊此刻感到非常委屈,她的泪如雨下几乎用恳求的语气在说话。

“蠢货!你以为他真的喜欢你吗?”江诗雨看到王雯芊这样毫不留情的骂道。

“陆子谦有些事情你也该和她说了,要不然她还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蠢。”江诗雨转身看向陆子谦。

陆子谦看着可怜兮兮的王雯芊,心里一时间五味杂陈:确实,这是一个很蠢的女孩,可是她对自己的爱却是如此的深沉。可是自己一开始就在利用她,戏弄她的感情,把她的生命当成游戏。想到这里他决定说明真相。

“江诗雨说的没错,王雯芊你确实是蠢。你知道秋禾中学某一天晚上你翻墙出校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为什么你的母亲会因病住院?还有在你做主播的时候为什么会突然收到那么多的礼物?这一切恐怕你都不知道吧?”

“哥哥你说这话什么意思?”听到陆子谦说出这些王雯芊彻底傻眼,难道以前发生自己身上的噩梦就是眼前这个自己深爱的男人造成的?她不敢继续想下去只能试图打断他继续说下去。

“哥哥,我不想听你说这些。现在我们就离开这里不在理会这些疯子。”她拉着陆子谦准备离开。

可是陆子谦却没有丝毫要走的意思,他推开了王雯芊继续说道:“不要再欺骗自己了好吗?我他妈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当初你翻墙出校是我打晕了你并且还侮辱了你,也是我把你对江诗雨做的那些事告诉的她,同样为了引你上当也是我刷的礼物给你目的就是找个合适的机会杀了你!”

“不要说了!这些都不是真的!”王雯芊痛苦的蹲在地上捂着耳朵强迫自己不再听陆子谦说下去。

“对于这样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你还会喜欢他吗?你还会让他带你远走高飞吗?所以说你就是一个蠢货!如果你老老实实的呆在酒店里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江诗雨自然也不会拿你怎么样,可是……”

“草尼玛!江诗雨你为什么要让我知道这些!”王雯芊几乎发疯似的冲向江诗雨。

“噩梦该结束了!”江诗雨自言自语的说道突然她冲到杨徜偲面前拿着美工刀顶在后者的脸上冲着陆子谦喊道:“陆子谦快杀了她!不然我就把她杀了!”

“快放开她!”陆子谦完全没有想到江诗雨会这样做,眼看她手里的匕首就要划破的脸颊。他心心一横慢慢走到王雯芊面前痛苦的跪在她面前。

“对不起!我爱你!”

王雯芊嘴角轻轻扬起不知是开心还是嘲笑。此时的她倒不那么紧张了,因为她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在她得知曾经的陆子谦坠河的那一瞬间;在沈璐垚死去的那一瞬间。

现在自己之所以能活着,或许是自己在死之前做了一个很长的美梦罢了……

可如今梦醒了……

真正的死亡也要来临了。

陆子谦一把搂住王雯芊深情的吻着她,一行热泪不经意从眼角滚落夹杂着爱人的鲜血……

炙热……沸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