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五十四:真相

3月7日早上、山明市某处烂尾楼。

陆子谦利用电脑给楚天雄发送了那张王雯芊戴着红围巾的照片之后他便又开启了新一轮的计划。

这天他破天荒的穿上崭新的黑色风衣,头上戴着一顶棒球帽;唯一和以前一样的是他依然不能以真面目示人,不过他也好像适应了这样的自己。

早上九点半他骑着一辆自行车来到了盛昊公司旁边决定看一下楚九歌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动作。他把车随意停靠在旁边一排垂杨柳后面,然后来到事先观察好的地点掏出一个小型的望远镜观察着公司大门的一举一动。

自从昨天听到父亲说的那番话后楚九歌的心态已经崩塌,晚上回到房间大哭一场后才勉强调整好自己的心态。现在是父亲竞选的关键时刻,决不能让这些事影响到他。

早上九点四十五分楚九歌开着车来到公司,这次她没有直接去自己的办公室而是来到了保卫科找到了保安队队长。

保安队队长是一个年纪四十多岁的退伍军人,虽然年纪已经是中年,由于之前在部队当过兵所以他身材比那些二三十岁的壮年还要强壮。此刻保安队长正在给手下的保安队员开会,楚九歌看到后并没有打扰而是侧着身体靠在墙边等着。

十多分钟后保安队长开完会准备解散队员的时候楚九歌走了进来对保安队长说道:“李队长一会儿找几个保安去公司仓库那边我有点事要请你们帮忙。”

“好的!”李队长敬了一个很标准的军礼声音洪亮的回答。

“很好!我买那边等你们。”楚九歌微笑的点了点头离开了那里。

站在外面观察的陆子谦看到楚九歌进入公司后虽然现在不清楚她要做什么,但是凭他心里的直觉楚九歌一定在找当年楚天雄埋在地下的东西。想到这里他毫不犹豫的播了报警电话。

“你好!XC区报警中心请问你遇到了什么事?”接线员用她温柔的声音说道。

“你好!我举报在盛昊公司发生了一起命案,他们现在正在转移关键的证据;请你们尽快到达现场。”陆子谦拿出提前经过处理的录音对着手机。

“钱队刚才有人报警说在盛昊公司发生命案,现在我们要不要过去?”张俞跑到办公室看着钱志忆说道。

“盛昊公司?”钱队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站起身来说道:“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先过去一看究竟。”

“好的,队长一会儿我喊上小王一起去。”

“不用喊他,就我们俩一起去。”

“啊?怎么不叫上他?”张俞很是疑惑。

“他还有别的事,一会儿你让他去查一下那个报警电话是从哪儿打来的,我怀疑这打电话的就是前几天救走杨徜偲的那个人。”

“你是说打电话的是陆子谦!”张俞听完睁大了眼睛:“如果是他的话那我们要尽快抓到他,不如我们一起去查那个打电话人的位置。”

“不用,既然他敢打电话那么说明他就不怕我们去查;我们现在要做的事就是去看盛昊公司看一下那边究竟是什么情况。”

“好的,我明白了,一会儿我给小王打个电话。”

钱队长带着张俞开着车一同赶往盛昊公司。

盛昊公司仓库旁边。保安们整齐的站成一排,他们每个人手上都带着一把铁锹面面相觑的看着对方。

“我知道你们都很疑惑为什么会突然把你们叫到这边来。不过你们尽管放心等事情忙完之后你们每个人都会得到一笔不菲的奖金和休假。”楚九歌并没有说出她的真正原因而是抛出了让他们很感兴趣的东西。

“兄弟们听到没有好好干楚老板不会亏待我们的。”站在楚九歌旁边的保安队长对着他们大声喊道。

在队长的带动下几个小伙立刻拿着铁锹开始热火朝天的干着。

“钱队还有十分钟就到盛昊公司了,难道那里真的发生了命案?”正在开车的张俞对着旁边的钱志忆说道。

“呵呵……”钱队长无奈的笑了一声说道:“哪里有什么命案,只不过是那个人想把我们引到那边去罢了。”钱志忆一脸轻松似乎猜出了打电话那人的目的。

“啊,那我们还去那边干嘛呢?就楚九歌那个女人我真的是一次都不想见到她。”张俞的脸上立刻浮现出一种很不耐烦的表情。

“既然他长把我们引到这里那就说明里面有他希望让我们看到的东西。呆会儿快到的时候把警笛关了以免打草惊蛇。”

“我知道了。”张俞不再说话专心的开着车,可他的心里却是很乱:“那里究竟有什么东西呢?”

盛昊公司仓库旁边。

十几个保安正在那里拿着铁锹卖力的挖着,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挖出了一个长十米,宽五米,深一米的土坑。

“楚老板里面有东西!”其中一个保安拿着铁锹准备继续深挖,就在这时突然感觉铁锹碰到什么坚硬的东西;他俯下身看到了一个红色的木盒子。

楚九歌赶紧走上前去对着那名保安说道:“快把这个盒子挖出来。”

保安沿着盒子的周围继续深挖,不一会儿整个盒子露出地面。楚九歌拿起盒子拿着铁锹一下敲开了盒子瞬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盒子里面并没有父亲所说的染着鲜血的红围巾,仅仅只有一件已经腐烂掉一大半的女性衣服。

“你们辛苦了!先去各自的岗位忙去吧,一会儿我让财务部把奖金打给你们。”

“谢谢楚老板!”一众保安拿着铁锹离开了那里。

“这件衣服难道就是那个叫做纪湫湉的女孩吗?可是爸爸说这里埋着一条带血的白色围巾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楚九歌拿着盒子看着里面的衣服陷入了沉思。

“楚老板警察来了。”秘书走到她跟前小声的说道。

“他们怎么来了?!”楚九歌感到非常意外,她迅速把那个盒子放到秘书的手里对她说道:“你先把这个放到我的办公室我去会一会那些警察。”

说完楚九歌把东西递给秘书自己一个人来到了警察面前。

“楚九歌女士我们又见面了。”钱志忆走上前去看着她说道。

“今天什么风把两位警官吹来了。”楚九歌把散落的头发拢在耳边一脸轻松的说道。

“刚才接到群众举报说你们这里发生了命案。”

“命案?在哪里?我怎么没看见?”听到这里楚九歌笑出了声。

“方便的话可以带我们去四周看一下吗?”钱志忆看了一眼楚九歌发现她的衣服上,手上有好多的泥土不禁有些好奇。

“警官请便!”活着她一个人走在了前面给他们带路。

“我还记得上次发生在前面食堂顶楼的通风管道里的命案,那个查的怎么样了?凶手找到了吗?”楚九歌看着后面跟着的警察故意提起了这一茬。

“那个案子我们还在查,凶手有较强的反侦察能力所以还要花费一段时间。”钱志忆没想到楚九歌会提起那个案子,他尴尬的挠了挠头。

“哦,这样啊;那你们什么时候找到凶手的话给我说一声,我怕时间长了我会想不起来的。”楚九歌讥讽道。

“楚九歌女士最近有看到宋晖曜吗?如果看到的话还望你给他说一声尽快早点归案,不要妄想能一直躲起来。”钱志忆反将她一军。

“怎么你们有他的消息了?”楚九歌露出意外的眼神看着他们:“如果你们有他的消息的话尽快给我说一下,我也好找他说明一下眼下的情况。因为他酒吧里的生意亏损了不少,这些账我还要找他算呢。”楚九歌的此刻的表情有些捉摸不透,不知道是愤怒还是开心。

“好,如果有他的消息我一定会告诉你的;不过楚小姐可不要瞒着我们私下里找他啊。”钱志忆的目光突然变的锐利起来。

“放心吧警官我不会私下里找他的。”

走了一圈他们来到了刚才挖出木盒的地方。钱志忆看了一眼旁边的深坑问道:“楚小姐这个坑看样子是刚挖的,这是在干什么呢,不会是在植树吧。”

“钱队长真会开玩笑,我哪有这个闲工夫在这里种树。公司里的排水管道出现了积水的情况,我打算在这附近在建几条排水管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看来是我多虑了。”钱志忆看了一眼深坑明显是刚挖的,而且周围并没有排水管和其他有关的设施。他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我们也是接到报案才来到这里,既然这边没什么异常那我们也不便打扰。不过有一点我想不明白,为什么那个举报电话会说这里发生了命案呢?还是说楚九歌女士你最近得罪了什么人?”钱志忆说完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

“警官你有所不知,像我们开公司,做生意的存在着太多的竞争,竞争之下难免会得罪些什么人。你要说具体得罪过那些人恐怕一时半刻也想不起来具体的某个人。”

“那好!我们就先走了,楚九歌女士要是有什么意外发现的话还希望能告诉我们一声。”说完他和张俞离开了那里。

“钱队我们就这样走了?”他想不明白这次行动就这样白白浪费了一点收货都没有。

“盛昊公司没有发生命案我们也不便在那里多作打扰。不过今天楚九歌很反常,为什么她突然会在那里挖一个那么深的坑?难道是在找什么东西?”

“就算是找什么东西她也不会让我们知道的。”张俞有点无奈的说道。

“我怀疑打电话的那个人在我们来之前就在盛昊公司附近一直盯着楚九歌,在她进入公司不久之后便打了报警电话。”钱志忆回想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说出了自己的猜想。

“可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难道仅仅是为了耍我们吗?”张俞疑惑的说道。

“不!我猜没那么简单。刚才你也看见了楚九歌在见我们的时候身上,手里都有泥土;很明显她在找什么东西并且已经找到了。我猜这就是那个神秘人打报警电话的原因,他就是让我们查一下楚九歌究竟在找什么东西。”

“可我们又该怎么查呢?现在局长的态度很明显:只要关于楚家的事情一概不允许我们插手,我们根本无从查起啊。”张俞一脸沮丧的说道。

“那就从那个报警电话开始查起。既然他有意把我们的调查方向往盛昊公司这边指引,就不可能这样半途而废,他一定会再给我们一些信息的。”

“哦,我明白了。你是说等那个神秘人下次给我们信息的时候我们再查。”

“嗯。”钱队点了点头:“我们先回局里看一下小王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然后我们再商量下一步的计划。”

楚九歌回到办公室看着桌子上的木盒子若有所思:“如果盒子里面的衣服是纪湫湉的话那么爸爸应该把这件衣服销毁掉为什么还会放到盒子里面埋在地底呢?还有那条带血的围巾又放在哪儿了?还是说爸爸根本没把那条围巾放在这儿而是把它放到了别的地方?还有一点,当时纪湫湉的男朋友韩东方在哪儿?为什么这么多年从来没听到过他的消息?或者说在纪湫湉死后没多久他也死了?”

一连串的问题困扰着她,现在的楚九歌突然感到非常疲惫。可是她没有功夫矫情,眼下楚天雄大选在即必须要在大选之前解决掉当前的所有问题。

她把那个木盒放到了自己的车里开着车去找宋晖曜。通过警察今天的到访她意识到自己已经被别人监视了,要不然也不会自己刚到公司没多久警察随后就来到这里。

她现在必须知道陆子谦之前所有的事情,通过最近发生系列的问题楚九歌心里有一个猜想:陆子谦并没有死。他悄悄的躲在暗处在策划这一系列的事情。不过至于父亲以前的事陆子谦的幕后肯宁还有一个人,说不定他们之间达成了某种协议所以陆子谦才会冒险做这件事情。

经过昨天的事江诗雨几乎一整晚都没睡,直到白天五六点的时候才勉强睡的着。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她摸着有些发胀的脑袋躺在床上想着昨天的一幕幕:

她从来没想过楚九歌会变的怎么狠心,当她看到何奕阳身体被水里的东西分食的时候心里的震惊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表达。

此刻她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必须提前除掉王雯芊,然后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至于那个楚九歌虽然她很想让她也付出应有的代价,可是以现在自己的实力根本无法伤及她分毫,就当作陌生人一样以后不在联系便是了。反正楚九歌现在也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自己和何奕阳有不正当的关系,就算是有反正何奕阳已经死了自己只要咬着牙不承认谅她也不敢对自己做出过分的举动。想到这里她的情绪稍微好转一点,可是身体却是异常的疲惫。

“姐姐,你醒了吗?”门外响起杨徜偲的声音。

“醒了。”江诗雨有气无力的回答。

“姐姐你没事吧,怎么听你的声音有气无力的样子,是不是生病了?要不要吃点药?”听到江诗雨虚弱的回答杨徜偲有点担心的问道。

“我没事,就是昨天睡的太晚了现在刚起来有点不适应。”

“哦,那就行。姐姐你一天都没吃饭一会儿我点东西给你吃吧。”

“不用了,我现在不怎么饿。”

……

沉默了几秒后杨徜偲看着沙发上的就诊记录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开口说道:“姐姐你能出来一下吗?我想问你点问题。”

“你等我一下我马上起床。”听到杨徜偲说出这样的话江诗雨意识到她已经看到了那份就诊记录,这也是在计划中的一部分。

十多分钟后一番简单的洗漱过后江诗雨来到她面前坐下问道:“怎么了妹妹有什么事问我?”

“对不起!”杨徜偲首先给她道歉然后继续说道:“姐姐我昨天无意间看到了你的包里有一份就诊记录,于是忍不住好奇的看了一眼;还请你原谅我没经过允许私自看你的东西。后来我发现那份就诊记录上写着我的名字所以才忍不住想要问你。这家医院里为什么有我的就诊记录?我怎么从来没印象?”

“原来是这样。”江诗雨看着她缓了口气继续说道:“妹妹还记得前段时间我和你谈过你以前的一些事吗?关于你家里的一些事。”

“记得,这和这份就诊记录有关系吗?”杨徜偲一脸疑惑的看着她。

“有,说到这里我先给你讲个故事吧。”江诗雨喝了一口水润了润嗓子缓缓开口:

“几年前有一个女孩儿因为家里穷为了还债不得不和一个不相爱的男人结婚。后来他们来到了这座城市,本以为靠着两人的努力工作会过上好日子。可是后来那个男人并不像她想象中那么爱她;他是一个平凡甚至有点平庸的人,整天疑神疑鬼的怀疑自己的妻子和别人有染。时不时会对他的妻子拳打脚踢……

女孩以前在上中学的时候因为同学的陷害在回校途中被一群流氓侮辱。这件事情像一个耻辱的烙印一样在女孩儿的心里无法抹去……

经过女孩儿同村邻居的调查她终于知道当年陷害她的那个人是谁。于是女人就和那个邻居发了短信让他帮忙教训那个陷害她的女人……

后来女孩儿的老公下班像往常一样一身酒气回家,刚好发现了妻子正在和那个邻居发短信。疑心的男人趁着酒劲又开始对妻子进行长时间的殴打、辱骂……

为了摆脱这个家暴成性的老公女孩儿决定反击。在和那个同村邻居的帮助下不久之后女孩儿的老公惨死大街上。

最后为了帮助女人洗脱嫌疑同村邻居找了一群流浪汉在其下班的时候对其抢劫。可谁知有一个流浪汉竟对女人产生了邪念,不顾其他人的劝阻欲要对女人不轨。幸亏后来警察及时赶到女人才得以脱险……

后来的事女孩儿就不知道了。不过几天后电视上就播报一条消息:一名流浪汉在大街上杀人还猥亵一个女孩儿被判处死刑……

说到这里江诗雨深深吸了一口气再次看杨徜偲时已经是泪流满面。

“姐姐,你说的那个女人该不会是你吧?”杨徜偲听了她的故事似乎已经猜出一二带着哭腔问道。

“是,姐姐就是那个苦命的女人。”江诗雨拿出纸巾擦了擦泪水勉强笑着说道。

“那个杀人的流浪汉是谁?”杨徜偲突然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既然她说出这个故事想必故事里必然有什么人和自己有联系。她说的那个流浪汉和自己的哥哥太相似了,难道故事里的那个坏人就是自己的哥哥吗?她现在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了——难道哥哥真是个十恶不赦、死有余辜的坏人吗?

看着此刻的杨徜偲江诗雨心里也是五味杂陈,不过想到以后她还是咬了咬嘴唇说道:“对不起我本不该和你说这些的,但是——有些事情虽然很残忍但我想你应该有知道的权利。

那个流浪汉当时我还不知道是谁,后来听同村邻居——也就是现在的陆子谦说过后才知道的。”

“你是说谦哥也参与其中?他也和我哥的死有关系?”听到江诗雨说到陆子谦杨徜偲再一次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她怔怔的看着江诗雨希望可以听到自己想听到的结果:陆子谦和她哥哥的死没有关系。

“是!陆子谦杀过人,而且还不止一个。他当时为了帮我洗脱嫌疑就让包括你哥哥在内的三个流浪汉在我下班的路上假装过路抢劫。后来发生了意外,回去之后的事情也只有陆子谦知道了。不过看样子他应该是让你哥哥顶罪,不然你哥哥也不会那么快被判处死刑。”江诗雨避重就轻的说道。

“前几天因为你问起了你哥哥的事情,还说你有一段记忆想不起来了。所以我决定去附近的几家医院碰碰运气——终于在这家医院打听到关于你的消息,所以我就把这份就诊记录拿了回来。”

“这么说这一切都是谦哥——哦,不!是陆子谦的指使?”杨徜偲浑身发冷,胸口更是有千万根银针同时刺入。现在想想自己真的好愚蠢——以前自己还傻傻的幻想着以后能和那个恶魔生活在一起。现在想想……

“你之前说和家里人在这里走丢的这段记忆想不起来了,其实是你之前生病引发的后遗症。后来应该是你哥哥顶罪之后陆子谦把你送到医院治疗过程中导致你出现了暂时性失忆。因为我问过给你治疗的主治医生,他说你这个病治好有一定的风险,可能会导致短暂性的失忆。

后来在你的病治好之后陆子谦按照和你哥的约定派人把你送回老家。接下来的事情你应该都知道了。”

江诗雨把自己知道的所有事一股脑的说了出来后者已经完全崩溃了,痛苦的捂着头想哭喉咙就像被堵住一般一时间竟哭不出声音来。

就在这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啊!姐姐我的头好痛!”只见杨徜偲倒在沙发上痛苦的哀嚎,她的手不停的拍打着自己的头。

“妹妹你怎么了?”江诗雨见状立刻跑上前去扶着她,可是杨徜偲的头疼并没有好转反而更加厉害。更让她意想不到的是此时自己的脑海里竟闪现出一幅幅画面。

破旧的鬼楼……自己的哥哥和被扒光衣服的自己……一群流浪汉……以及曾经那个最熟悉却又最可怕的人——陆子谦!

杨徜偲的疼痛似乎已经到达了极限,脑袋好像随时要爆炸!她感觉自己马上就要死掉了!就在这时她突然站起来径直跑到旁边的柜子……

“你在干嘛?不要吓我啊!”突如其来的意外让江诗雨措手不及;她快速跑到前面用身体挡住了快要撞到柜子的杨徜偲激动的说道:“妹妹,都是姐姐不好不该给你说这些的。你的头还痛吗?别做傻事,一会儿我带你去医院。”说着江诗雨一把将她背了起来跑到楼下……

脑海里的画面渐渐清晰,好像一场电影一样在脑海里循环播放。那段丢失的记忆此刻重新出现在她的脑海。

去年的某一天她和哥哥在距离自己农田里的一个小路上玩耍。由于自己小时后生病没有及时治疗留下一点后遗症,所以父母放心不下她就让哥哥寸步不离的陪着她。可就在这时一个开着面包车的人来到了她们的面前。

其中一个人走走下车来和哥哥说了些什么,当时哥哥并没有想那么多以为能带着妹妹好好出去开心一下,可结果……

她没想到的是那群人竟然是是贩子!他们把这对可怜的兄妹带到了山明市区某个黑暗的小屋里。这群人后来从哥哥口中得知自己的妹妹有点毛病,他们担心因为这个卖不到好价钱就把他们随意丢在了大街上……

再后来他们就开始漫长的流浪生活,过着饱一天饿三天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直到遇到一个穿着黑色衣服,戴着帽子的男人也就是陆子谦。

陆子谦把他们兄妹俩带到了一处鬼楼里面,这里环境很差,潮湿,蚊虫肆虐……还有一群和他们差不多的流浪汉足足有三四十人。

陆子谦把这群流浪汉分为好几个小组,每天都会安排他们出去乞讨,或者做其他的事情。如果没有完成他给的任务不仅要饿肚子,还要挨打,更有甚者会因此丧命。那时的陆子谦就像是一个恶魔,无时无刻都在折磨着他们。

直到那一天……

陆子谦让杨徜偲的哥哥,还有叫一号的流浪汉,以及另外一个流浪汉出去办一些事情——在江诗雨下班的路上扮成劫匪假装抢劫她。

结果因为杨徜偲的哥哥心里的一丝邪念触及了陆子谦的底线。回到烂尾楼后陆子谦对杨徜偲的哥哥进行了一番非人折磨、殴打。

不仅如此陆子谦还把杨徜偲抓来让那群流浪汉扒光衣服以此来威胁他。最后万不得已杨徜偲的哥哥终于同意了他的条件——去给别人顶罪,承认自己就是杀害徐天豪的凶手。因为本来徐天豪就是死去杨徜偲的哥哥还有一号流浪汉之手的。

最后的结果就是一切证据都指向杨徜偲的哥哥就是凶手,因为嫉妒徐天豪有这么漂亮的老婆所以才起杀心。

杨徜偲的哥哥被判死刑,陆子谦也履行了他之前说的带着杨徜偲去医院治疗,痊愈后的杨徜偲被陆子谦派人送到了杨和村村口,最后由她父母接到家里……

“妹妹,你好点了吧,别唬姐姐啊……”坐在车里的江诗雨抱着已经神志不清的杨徜偲哭着说道。

这件事情的结果完全出乎她的意料:原本以为她听到这个真相后哭一会儿就没事了,可谁曾想会是这种情况。如果她出什么意外那自己这步棋就没法继续走下去了。

“师傅还有多久能到医院啊!麻烦你再开快点!”江诗雨对着开车的司机吼道。

“别着急,马上就到了。”

师傅用力踩着油门,灵活的打着方向盘;汽车如大海中的一叶扁舟灵活的穿梭在川流不息的车辆之中。

“医院到了!”司机帮江诗雨一起把杨徜偲背到了医院。

“师傅真是太谢谢你了!刚才实在不好意思我也是太着急对你发脾气的。”看着杨徜偲被送到了病房江诗雨对着气喘吁吁的司机师傅愧疚的说道。

“没事,人命关天的事换谁都着急。”司机倒也不计较豪爽的着说道。

经过医生的及时救治杨徜偲这才慢慢好转,打了一剂镇定剂后她已经慢慢的睡着了。

“你是病人的家属吗?”医生走出病房脱掉身上的大褂看着江诗雨问道。

“对,我就是!她现在怎么样了?”江诗雨着急的问道。

“也没什么大问题。不过你今天是不是说了一些事情刺激到她了要不然她也不会这样。”

“我的错,我不该和她说这些事的。”江诗雨带着哭腔说道。

“你也知道她以前落下过病根,脑海里有一段记忆丢失。而这段记忆恰恰是她最不想回忆的,如果强行让她记起的话会让她的头疼非常的强烈,甚至会有猝死的危险。这次幸亏你送来的比较及时,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记住以后千万不要再刺激她了。”医生叮嘱完之后就离开了那里。

“还好是虚惊一场。”江诗雨这才舒了一口气,整个人一下子瘫倒在椅子上……

下午三点半市中心人民办公大楼,这几天这里面一直热闹非凡。正中央铺了一条几十米长的红毯,红毯两旁摆着一米高的花篮;办公楼一楼大门口两边还站着好几个年轻貌美的迎宾小姐。除此之外办公大楼外面好几个荷枪实弹的警察来回巡逻,门外十米处拉上了一条长长的警戒线;警戒线外面挤满了各界人士,有新闻记者,人民群众,各界商会代表。虽然距离真正的大选还有几天,可他们似乎早已抑制不住内心里的激动,都希望自己投票的那个人能成功竞选。

高墨龙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打着一条看起来就价值不菲的白色领带。他戴着眼镜昂首阔步的来到了办公大楼门口,他的两旁跟着十个训练有素的保镖。他们各个高大魁梧,眼睛里杀气腾腾紧紧跟在高墨龙身边。

刚一走到门口那群记者一窝蜂的涌上来争先恐后的问着各种各样的问题,都希望能得到一些最新的爆料好让他们报道出来的新闻大火特火。

可这群记者们失算了。高墨龙并没有理会他们,而是径直走了进去,虽然这群记者不甘心可是被那几个保镖狠心拦在外面。

“高秘书,这次的结果有点悬啊。”办公大楼二楼的楼梯口站在在旁边的一个中年男人说道。听他的语气应该和高墨龙的关系不错。

“呵呵,是吗?我倒不觉得。虽然说眼前我的票数是低于楚天雄,可是那并不能保证他就能如愿当上市长。”高墨龙抽了一支烟吐着烟圈自信满满的说道。

“看样子高秘书很有信心喽。”中年男人笑着轻轻拍了他一下:“那就祝你愿望成真。”说完径直走到里面的办公室。

高墨龙并不急着进去,他从口袋里又拿出一根烟站在楼梯口抽了起来。没一会儿楼梯口已经被烟雾笼罩……

“高秘书,有没有兴趣和我合作?”

高墨龙抽烟的同时脑海里浮现出这么一句话。

就在几个小时前高墨龙刚忙完手里的工作在自己的办公室休息的时候突然面前的电话响了;他看都没看直接拿起电话说道:

“喂,我是高墨龙,请问有什么事吗?”

“高秘书你好。”电话那边响起了一个奇怪的声音。

高墨龙微微皱眉随即继续问道:“你是哪位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是谁并不重要,现在有一件事情摆在你眼前: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届市长的选举非楚天雄莫属了。”电话那边有点嘲讽的说道。

“你究竟是谁?你究竟要干嘛?我想你很清楚你再给谁打电话。不要以为你的声音经过处理我就拿你没办法;我要想找到你简直易如反掌。”高墨龙心里升起一丝愠怒,不过脸上还是平静如水看不出一丝表情。

“我是谁并不重要,关键是我们现在在同一条战线上。我可以帮你把你的对手拉下台,这样的话你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哈哈……哪里来的疯子。我现在很忙没功夫搭理你这个疯子。”高墨龙听到对方的话忍不住笑出了声,他看着电话上显示的那串号码拿出手机准备让秘书帮忙查一下。

“高秘书我也没有时间和你在这里信口雌黄,我知道楚天雄以前的秘密,而且现在我手里有可以直接搬倒他的证据。我现在需要你的帮助,只要你在3月12日竞选当天让我进入会场我就会拿出手里的证据。这样一来楚天雄就算票数再高也没办法成功竞选,因为他犯的这个错误无法原谅。”

高墨龙听到这里愣了一会儿,他慢慢的放下手机继续说道:“看来你并不是等闲之辈,能把电话打到我这里来的也算是个人才。不过我要怎么相信你,我可不敢把这个赌注压到一个我从来没见过的陌生人手里。”

“高秘书是个聪明人,不过我也不是个傻子。我自然也不会傻到和一个手眼通天的人做一个没有筹码的合作;一会儿我会在电脑上发给你一个文件,打开后你自然会相信我说的话。”电话那边信心满满的说道。

“哦,是吗?那我们拭目以待。”

高墨龙挂掉电话后立刻让秘书查那个号码的位置。不过说也奇怪自从听到打电话的那个人说到楚天雄的事情时他的心里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好奇?期待?疑惑?他也说不清楚,不过让他本人都没想到的是他真的靠在沙发上盯着面前不远处的电脑。

几分钟后随着电脑提示音的响起他立刻将身子凑上前去,拿起鼠标点了一下屏幕真的有一个文件发过来。他移动着手里的鼠标点开了那个文件几个黑色的大字赫然醒目:

“1989年4月15日山明市红阳教学楼坠楼事件调查报告。”

他此刻竟有点激动拿着鼠标慢慢向下拉……

“没想到楚天雄还有这样的经历?”高墨龙看完那份文件说道。

这是一份警方关于1989年4月15日发生在山明市红阳教学楼的一起坠楼事件的调查报告。这本来是一份很普通的调查报告,可是这起事件里的主人公却让这起坠楼事件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楚天雄:现任山明市城市规划局局长、市长候选人。

纪湫湉:坠楼事件的主人公,当时是红阳教学楼里的一名教师,死亡时年仅25岁。

韩东方:纪湫湉的男友、坠楼事件结束后没多久不知所踪。

至于其他几个人有的是公司高管,也有的只是一名普通的市民。通过对几名和纪湫湉有关的人员调查,以及对法医对死者的检查发现警方最终认为纪湫湉属于意外坠楼身亡。

这起案件参与调查的人员其中就有楚卫国(楚天雄的父亲,时任当时的公安局局长。)看到这里高墨龙才知道那个神秘人发来这份文件的含义。

“如果当时楚天雄真的是这起事件的主谋的话而他的父亲又是当时的警察局长,很有可能他父亲会帮他隐瞒很多真相;难道那个神秘人有当时这起案件的真相?或者他的手里有直接的证据?”

想到这里高墨龙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这件事情倒可以有商量的余地。想到这儿他会心一笑:“按照神秘人所说如果到了12号那天他真的拿出证据的话那么楚天雄的处境真的是凶多吉少了。哈哈……这可能是上天在帮我吧。”高墨龙立刻起身穿上一身合适的西服准备前往市中心办公大楼。

下午五点刑侦大队办公室小王风风火火的跑过来一屁股墩儿坐在旁边的凳子上穿着粗气。

“小王事情查的怎么样了?”还没等小王反应过来队长就急不可待的问道。

“调查的还算是顺利。”小王喝了一口水继续说道:“前天我暗中跟着杨徜偲虽然她这些天一直和江诗雨呆在一起,可是就在昨天她和江诗雨去过一家宾馆在里面呆了将近一个小时。而且更让人意外的是王雯芊也出现过这家宾馆,她是在杨徜偲之前就来到这里的。”

“这家宾馆叫什么名字?你有没有她们所在的房间走访?”

“这个自然是有。”小王说到这里颇有些得意,他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我问过前台的老板,据他介绍江诗雨打电话订了一间346的房间,之后没过多久一个男人就出现在那里。”

“什么样的男人?”听到这里钱志忆的神经突然紧绷了一下。

“是一个脸上有烫伤的男人。不过听老板说这个男人的脸看起来特别怪总感觉不是自己的。”

“这个时候他肯定不会轻易现身,脸之所以看起来怪怪的应该是戴着人皮面具。而且我感觉以他的做事风格肯定不止那一副面具。”

“这个我赞同!因为我进入到那个房间里的时候房间里已经被清理的干干净净。原本属于宾馆的床单、以及其他东西都换成了崭新的;并没有能找到有利的证据。”说到这里小王沮丧的叹了一口气。

“小王这也不是一无所获,只要暗地里盯着杨徜偲那个神秘人就一定会现身。其他有什么事情发生吗?”钱队似乎对小王说的这些情况并不甘心继续问到。

“最近我发现江诗雨、王雯芊、还有另外一个女孩差不多每隔一天都会出现在附近的一个地方,不过这个地方很奇怪,我每次找人追踪到这里的时候信号总是莫名其妙的消失。”

“有这样的事?”钱志忆摸着下巴说着。

“是的,我的朋友跟我说每次用电脑追踪这个位置信号的时候总会被附近的信号干扰从而无法精确到具体位置。我怀疑这个地方一定有秘密。”

“这个暂且放下,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尽快追踪到那个戴面具的人的位置。一会儿我会向局里申请加派人手,争取尽早抓到这个神秘人。”

“那局长那边会同意吗?如果说那个神秘人是陆子谦的话局长肯定会断然拒绝的。”想到这里小王担心的问道。

“这个我尽量想办法。”

“还有一件事情。”小王突然想到什么停顿了一会儿继续说道:

“就在下午三点半江诗雨打了一辆出租车把杨徜偲送到了医院。”

“嗯?这是什么情况?”钱志忆有些不解的问道。

“江诗雨这些天去过本市的大大小小的好多医院,最终在进入了一家名叫金峰的医院。”

“她去这家医院干什么?”

“不清楚。”小王摇了摇头:“这个江诗雨做事非常的谨慎,无论去哪里都会确认周围安全才会继续前往。就连这家医院我也是废了一番功夫才找到的。”

“那你查过这家医院接诊过什么特殊的病人吗?江诗雨既然去了这家医院想必医院里有什么人让她很感兴趣。”

“很遗憾。”小王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家医院对接诊过什么病人一直持保密的状态,及时我拿出警官证他们似乎也无所畏惧。甚至那个医院领导还很嚣张的说想问这些除非要警察局的领导过去才行。”

“呵呵……看来这家医院的靠山不小啊;又或者说是只要给足了足够的钱才能打听到关于病人的消息。”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你去暗中盯着江诗雨,我总感觉她和那个神秘人还会联系的;而且这个杨徜偲和那个神秘人之间一定有非同一般。一会儿我让小张盯着王雯芊,既然她和江诗雨都去过那个神秘的地方那么她多少知道那个地方发生的一些事情。。”

“好,我这就去。”小王站起身来离开了办公室,钱志忆坐在座位上想了一会儿给老周打了一个电话:因为老周也和陆子谦打了一段时间交道,他应该会比较熟悉此时的陆子谦会在什么地方。

下午六点七天连锁酒店。

自从目睹何奕阳的惨状后王雯芊的状态已经在崩溃的边缘,本来神经绷的紧紧的她在那一瞬间脑袋里的那根弦彻底断开。

失眠、痛苦、绝望、无助……各种复杂的情绪纠结在一起……

眼前的这个看似豪华的房间更像是楚九歌给她设置的一座监狱,她有时甚至会想在不久之后自己会不会落得像何奕阳一样悲惨的下场。越是这样想心里越是不甘,此时已经是晚上六点,她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到浴室里的镜子前看着憔悴的自己自言自语的说道:“我绝对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找个时间约谦哥出来让他带我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王雯芊傻乎乎的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陆子谦身上,她天真的以为陆子谦真的会带她离开这里。

王雯芊强行打起精神,洗漱、吃饭;像往常一样呆在酒店里。她在等待时机——一个可以离开这里的时机。

晚上六点半警察局内,局长坐在办公室里聚精会神的盯着电脑看:电脑上的画面正是最近大家都比较关心的新一届市长选举的这件事情。他也不例外——甚至比其他人更加的关心。只因为他把自己的前程全部压在楚天雄的身上。

现在的警察局长名叫郑朝阳,他和楚天雄很早之前就认识,在他还是一名普通刑警的时候。那个时候楚天雄还没当上规划局的局长,郑局长这个人没什么特别的优点,唯一的一个优点就是他看人特别准,只要他看中的人不久之后一定会有一番作为。在者说他能从一个普通的刑警当上警察局长身上自然有普通人没有的东西:精明、圆滑、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合作共赢。正因为他深谙此道所以能在这鱼龙混杂的官场能混的风声水起。

随着楚天雄慢慢的步步高升郑朝阳自认为自己的这一步棋下的很绝妙,在他的暗中帮助下自己也坐上了如今的警察局长。不过他自己自然也有一番本事的,为了表示感谢虽然不像其他人明面上给楚天雄表忠心,可是暗地里却帮了他不少的忙。其中就包括盛昊公司发生的命案、以及其宋晖曜所犯下的一些事。为此他不惜放下狠话所有和楚九歌有关系的案件都不允许钱志忆一帮人的过问。

眼看3月12号这天就要来临他怎么能不紧张楚天雄的竞选结果呢。虽然现在楚天雄以绝对的优势领先高墨龙,可是不到竞选当天结果出现的那一刻,他悬着的那颗心就没法放下来。

晚上七点郑局长收拾了一下准备开车回家,可是这个时候突然有一个人出现在他面前。

“呦,楚小姐怎么有空来这里啊?”看清楚眼前这个人正是楚天雄的女儿楚九歌时他笑着走上前打着招呼。

“我今天来找郑局长有点事情。”楚九歌没有过多寒暄说完话后径直走到他办公室。

郑朝阳脸上掠过一丝尴尬,笑容顿时凝固在脸上。过了一会儿他摸着有点稀疏的头顶跟着楚九歌后面走进了办公室。

“这么晚了楚小姐找我什么事呢?”郑朝阳一边倒着茶一边笑着问道。

“最近有一个神秘人盯上了我父亲,还给他寄了一些东西。我怀疑这个神秘人可能会影响到父亲12号当天的选举,所以我希望郑局长能帮一下忙,在竞选之前让那个神秘人不要影响到12号当天的选举。”楚九歌郑重其事的说道。

“有这样的事?!”郑朝阳一脸吃惊的说道,他喝了一口茶想了一会儿继续说道:“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让那个人影响到你父亲的选举。”

“很好!我先替父亲谢谢你!”楚九歌站起身来弯着腰向他表示感谢,后者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他在心里暗暗想着:“能让这个自傲的女人放下身段说出这样的话说明这件事情真实存在。我一定要在此之前找到那个人,不管他是谁,也不管他现在在哪儿。”

晚上七点四十分在楚九歌走后没多久郑朝阳拿起手机拨通了钱志忆的号码。

“钱队长,一会儿来一下我的办公室我有些事情要和你说。”

刚给老周打完电话的钱志忆突然接到局长的电话不免有点好奇;电话里的局长说话非常焦急看起来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来不及多想他立刻起身来到了局长办公室。

“局长你找我?”刚一进门钱志忆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局长问道。

“钱队长最近在忙什么案子?”郑局长似笑非笑的问道。

“一个神秘人。”

“神秘人?具体是什么事情?”听到这里郑局长眉毛紧紧的凑在了一起:“难道他说的这个神秘人和刚才楚九歌说的神秘人是一个人吗?”

“今天我们接到报警说是盛昊公司里面发生一起命案,可是等我们到了现场却什么都没有。经过查证是一个神秘人通过虚拟的手机号码向警察局拨打的报警电话。”

“这也正是我找你的目的。刚才楚九歌找过我,也说了一个神秘人最近给他父亲工作的地方寄了一些威胁性的东西。她来这里的目的很明显,就是让我们帮她这个月的12号抓到那个神秘人。”

“楚九歌所说的那个神秘人和我们正在调查的那个神秘人是同一个人?”钱志忆吃惊的问道随即若有所思的默念道:“怪不得那个神秘人有意把警方的视线引到盛昊公司原来是因为这个。”

“不管是不是同一个人反正在12号之前一定要将他缉拿归案。这次的选举非同小可,所以还请钱队长能不负我的期望。”

“好的!我一定会竭尽全力抓到那个神秘人。”有了局长的支持钱志忆的信心又增加了一大截。

“钱队长有什么需要尽管提,我会抽调各分局的精英、特警、协助你;务必在12号之前将他缉拿归案!这次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郑局紧紧握着他的手满怀期待的说道。

“保证完成任务!”钱志忆严肃的向局长敬了一个礼。

“好!我相信你!”

钱志忆刚从局长办公室走出来就接到了张俞打来的电话,电话那边的语气非常焦急似乎发生了非常严重的事情。

他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那个神秘人接下来要搞一个大动作。不出所料等他听到电话那边讲这件事情的时候整个人的表情一下子变的阴沉起来。

警局档案室出事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