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四十九:囹圄

送走楚九歌江诗雨回到家里直接倒在沙发上一言不发,只是呆呆的看着窗外。刚才楚九歌的所做所为表示她已经要出手了,现在她已经发现了那款香水,照她这样查下去很快就会查到自己身上。所以在她查到自己之前必须要让自己摆脱嫌疑,幸亏刚才楚九歌没有打开自己的梳妆台,如果让她看到自己有那款香水那不是自投罗网。

“现在的当务之急要尽快的把这瓶香水处理掉,如果直接了当的扔掉的话倒是省了不少麻烦,可那样显得自己很懦弱。”江诗雨在心里默念着,经过一番思考她决定剑走偏锋下一枚险棋。

想到这儿江诗雨起身对一旁的杨徜偲说道:“小偲一会儿我出去一下,如果我回来晚的话晚饭你自己做着吃就行了,东西都放在冰箱了。”

“好的,知道了。那姐姐路上小心点,办完事早点回来。”杨徜偲回复道。

“嗯,如果你在家里呆的无聊的话那边有电视,”说完拿着东西走出了出去顺带关上了房门。

楚九歌回到家里刚好撞到回家不久的老冯,她打开车窗看着正在开门的老冯笑着说道:“冯叔出去刚回来啊?”

“是啊,楚小姐,你也是刚回来?”老冯有点尴尬的笑了笑。

“刚才去朋友家玩了一会儿,这个时候了我妈还没回来吗?”

“没有,我回来的时候家里的大门还是锁着呢,可能是工作太忙了,说不定一会儿就回来了。”老冯看了一眼手机说道。

“好吧,那我只好在家里等一会儿了。”说完把车开到了车库。

把车停好后楚九歌来到自己的房间打开电脑找到了近段时间和何奕阳所有的女性朋友的通话记录,聊天记录以及其他有关资料(自然也包括江诗雨)。她看着那些人陷入了沉思,经过一番排查目前来说可能何奕阳有关系也就公司的几位女主管,或者说外面还有其他人。不管怎么说现在要想一个办法让他背后的这个女人主动现身。

想到这里楚九歌用着指按着太阳穴闭上眼睛思考着下一步该怎么行动。

张俞在给杨徜偲做完笔录后就回到了警局,此时钱队正坐在办公桌上看着一堆资料,他走上前去问道:“钱队你还在看宋晖曜的资料吗?”

“小张你回来了,杨徜偲那边问的怎么样了?”

“还行,不过在我对她的问话中有几个问题那个女孩很明显的在撒谎。”小张把自己做的笔录递给钱队。

“在我问到救她的人长什么样时她的眼神总是飘忽不定,这一点说明她肯定见过那人的真实相貌。通过那个女孩的叙述得知这个人善于伪装自己,脸上很可能戴了一层类似于人皮似的面具。还有在我问到她在宾馆有没有和那个人长时间接触得到的也是同样的答案。那个宾馆虽然没有监控,可是我在宾馆附近查监控的时候有看到杨徜偲和那个人同时出现,后来在走到另一条街道的时候便失去了联系。从他们走路的样子来看女孩儿应该认识那个人,至少不像她说的那样是个从未谋面的陌生人。”

“我也觉得杨徜偲的事情有蹊跷。记得之前在查陆子谦坠河的时候我就记得在杨和镇北环村这个女孩一家人救过一个坠河的人,后来过了一段时间后就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当然这其中就包括了沈璐垚一案,现在我有80%的把握就她的人就是陆子谦。现在只要密切关注这个女孩儿的一举一动说不定很快就会找到陆子谦的踪迹。”钱队看着小张的记录说道。

“钱队,在我回来的路上我查了一下杨徜偲的资料有了一些意外的发现。”张俞打开手机相册点击其中一张图片拿给钱队。

“这个人是谁?”钱队看了一眼照片问道。

“这个人叫做杨徜徉,是杨徜偲的哥哥同时也是徐天豪被杀案的凶手。”

“哦,原来是他,我听以前老周说过。他之前也对徐天豪被杀一案表示异议,因为那个杨徜徉自首的太突然了,其背后一定有人在指使。只不过在凶器上以及徐天豪的身上都发现了他的指纹,作案动机和时间也完全一致所以就认定他就是凶手。现在杨徜徉已死很多线索想找也找不到了。”钱队长一阵唏嘘。

“之前在调查陆子谦的时候也有去过杨和村,听她父母讲杨徜偲和杨徜徉两个人是同时失踪的,后来杨徜偲莫名出现在老家附近这一点就很蹊跷。如果是同时失踪的话为什么只有杨徜偲回到老家,那在杨徜徉被抓到直至审判的这一段时间杨徜偲去了哪里?之前也听她父母讲过杨徜偲从小体弱多病智力也稍有缺陷为什么回来之后她就变的和正常人一样?”张俞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你说的也并无道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当时应该有人要挟他自首。而要挟的恰巧是杨徜徉最在意的也就是他的妹妹杨徜偲,所以他不得不自首。又或者说他们俩个达成了某种共识,比如说帮杨徜偲治病。”钱队长说出了自己的推测。

“队长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找个时间我去附近的医院看看有没有杨徜偲的就诊记录,这样的话说不定能查出一些线索。”

“嗯就按你说的办,”钱队长拍了拍他的肩膀赞许的说道。

“队长,你们俩个查的怎么样了?那个叫方同的有线索了吗?”张俞看着桌子上那一叠厚厚的资料问道。

“小王昨天赶往他住处的时候已经人去楼空,不过我已经让其他部门的同事发布了通缉令,这个人可能是躲了起来,相信很快小王就会找到他的。”

这个时候钱队的电话响了,钱志忆拿起电话对张俞说道:“我就说嘛,你看小王这不来电话了。”说完钱队拿着电话问道:“小王查的怎么样了?”

“我几乎走遍了大半个山明市可是还是找不到方同,而且现在不止我们在找,我在街上看到有好几个穿着色西装的人也在找。那群人看样子应该是宋晖曜手下的人,今天我去幻梦酒吧找宋晖曜里面也没找到他,电话也处于关机状态。所以我敢肯定宋晖曜此刻也在找方同,如果被他提前找到的话那他可就危险了。所以我想多申请几个人扩大一下搜索范围。”

“你等一会儿我马上带几个人过去一起找这个方同。决不能让宋晖曜抢先一步找到他。”说完钱志忆挂掉了电话看着眼前的小张说道:“等一会儿你和我然后再带几个人先把这个方同找到,至于杨徜偲的事情改天再说。”

“好的钱队。”

下午三点鬼楼内陆子谦打开电脑输入了一串号码并且进行了定位,这是王雯芊的号码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刚刚看到那张照片的时候自己着实吓了一跳:“世间怎么可能有如此相像之人?难道王雯芊和冯玉祥有关系?不可能啊,老冯之前也说了纪湫湉早在几十年前就死了怎么可能会有孩子,而且我之前也查过王雯芊的家庭关系她的父亲早年意外离世,母亲一个人把她扶养长大。也许是我想多了,可能这只是一个巧合吧。”

陆子谦坐在那里自言自语,此时自己也已经定位到她现在所在的位置:七天连锁酒店。陆子谦看到这个位置一时间也陷入了两难:“该不该过去找她呢,如果现在过去找她的话无疑是给自己找了一个大麻烦。可是既然她和那个纪湫湉长的如此相像说不定可以利用她套出楚天雄的一些秘密。”思索过后他决定去王雯芊所在的那个酒店。

晚上六点XC区东郊外垃圾处理厂外,一个穿着棕色衣服的人鬼鬼祟祟的向旁边的一间房子走去。靠近房子的时候他躲在旁边的窗户边观察着里面的情况:

房间里面是一位年龄大概五六十的白发老人。此时的老人正在狭小的房子里做饭,饭菜的香味充满了整个房间之后又随着微风漂浮到外面。躲在外面的这个人捂着自己饥肠辘辘的肚子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嗓子只感觉到火烧般的疼。他伏在窗外继续观察着做饭的老人。

十多分钟后老人端着做好的饭菜来到客厅,说是客厅只不过也是一个只有十几平米地方。他把饭菜放好之后又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半瓶白酒乐滋滋的回到了座位。

老人一手拿着馒头一手夹着菜大快朵颐的享受着自己做的美味好不快活。吃了几口后他打开酒瓶倒了一小杯白酒先是放在鼻子前闻了一下,然后放在嘴边小小的抿了一口惬意的闭上了眼睛。

“嘭——”的一声响门被推开了,老人手里的酒杯也应声落地。他惊恐的看着眼前这位不速之客神色慌张的问道:“你是谁?来这里做什么?”

这个人完全不理会老人径直走到饭桌前随手拿起一块馒头大口的嚼着。过了一会儿那人坐在凳子上拿起筷子夹着盘子里的菜大口的吃着完全不在意老人错愕的眼神。

老人哆哆嗦嗦的躲在一角一只手不经意间抓到旁边的一个铁锹哆哆嗦嗦的说道:“你是谁?赶紧离开这里要不然可别怪我不客气。”

“老头有本事就朝我脑袋上拍过来。”那人故意把头伸了过去拿起酒瓶像喝水一样能喝了几口。

“老头这酒还挺不错的,够辣。对了,你刚才不是说要对我不客气吗?怎么不动手呢。”那人吃着东西笑着说道。

“你……你吃完赶快离开这里,要不然我报警了。”老人躲在墙角手里虽然握着铁锹可是身体仍然忍不住瑟瑟发抖。

“报警?哼!你以为我怕你啊!”那人突然提高了声调摔碎了手里的酒瓶怒气冲冲的看着老人。

老人被他这凶神恶煞的气势吓的不轻,心脏此时也在隐隐作痛。

“老头,实话告诉你吧我也杀过人,现在估计警察也在找我。不过我并不怕他们大不了一死。可是你呢?你也不怕死吗?”那人走到老人面前慢慢靠近他冷冷的说道:“今天暂时在你这里躲一下风头,如果你老实的话我会放过你,风头过去的话我自然会离开这里。如果你偷偷的报警那可别怪我不客气!”说完走到桌子前坐下继续吃着东西。

老人迫于无奈只好蜷缩在一角任由这个不速之客在自己家里放肆。

“这个方同的位置找到了吗?”宋晖曜坐在后面问到旁边的小弟。

“我已经让其他兄弟们帮忙找了,之前我已经按照老大的吩咐在方同的手提包和衣服里装上了跟踪器只要那东西还在他身上就可以追踪到他的位置。”

“要尽快!现在警察已经怀疑我了,方同这个人知道了我们太多的秘密绝对不能让他落入警察的手里。”宋晖曜眼神冰冷的看向前方。

宋晖曜在商海中打拼了好几年手里也有一些资产,加上之前自己也是混迹于黑白两道之间所以在山明市也有不小的知名度。在此之前他做着一项名为“未来新星星”的招募工作实则则是拐卖人口的生意。这个招募计划利用女孩的一夜成名的心理加上高工资的诱惑已经将数名女孩诱拐到全国各地的偏远地区。后来迫于警方的压力只好暂时将这个招募工作暂停。

没多久他便有了开酒吧的打算,可是自己手里的资金并不是很多,根本没有能力重新开一家像样的酒吧。而且山明市的酒吧当时也有不少,思来想去他决定拉合伙人投资。可是很多有钱人对于他这个想法并不认同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人愿意与他合作。

直到后来经朋友介绍他认识了楚九歌。当时的楚九歌刚从国外回来,整天无所事事开着自己的豪车四处游玩,在朋友的撮合下宋晖曜终于有机会认识了这个富家千金。

一顿饭的功夫让宋晖曜对楚九歌这个富家千金大为赞赏。她这个人不像其他富二代一样整天只知道吃喝玩乐,游山玩水,生活生活奢侈,腐化堕落;她是一个很有想法的女人。宋晖曜趁着酒劲把自己想开酒吧的想法说了出来,原本以为她会拒绝,或者给一个没有答复的答复,可让他想不到的是楚九歌竟然很爽快的答应了自己的请求。于是没多久幻梦酒吧便成功开业。

有了楚九歌的投资幻梦酒吧的规模和建筑风格都比同类酒吧强的多。没过多久酒吧的生意便蒸蒸日上,宋晖曜自然也赚的盆满钵满。可是好强的他并不想止步于此,多年前的那个计划又在他心里死灰复燃了。借助这个酒吧他又成功骗了好几个女孩狠狠赚了一笔。除此之外宋晖曜还做一些DP ,MY ,等非法交易,只是警察一直没有抓到实质性的证据指控他,加上楚九歌这个保护伞所以一直在逍遥法外。

方同作为这个招募组织里的重要人物,主要负责去往各个地方寻找符合条件的年轻女孩儿,然后通过以高额奖金回报骗取女孩儿的信任之后把她们带到指定的地方,最后由宋晖曜联系买家把这些女孩儿送到买家手里。

现在这个方同已经被警察盯上,他知道了宋晖曜的太多的秘密如果被警察抓住那么宋晖曜也会跟着玩完。所以此时的宋晖曜绝对不允许警察在他前面找到方同。他催促着司机踩着油门在各个偏僻的角落穿梭。

“现在能查到方同的位置吗?”坐在车里的钱队问旁边的小王。

“我让其他同事正在对方同的手机进行定位很快就会有消息了。”小王回答道。

“这个恐怕不太行,方同此刻肯定躲在某个角落,此刻宋晖曜也在找他所以他手机绝对不会开机的。你等一下,我想想。”钱队摸了摸鼻尖思索了一会儿说道:这样你查一下附近都有几个大型的垃圾场或者垃圾处理厂,我觉得方同应该躲在附近的某个垃圾场旁边,因为只有那种地方对他来说相对安全。”

“好的队长我这就查。”小王打开了手机搜索了一下附近的几个大型的垃圾场。过了一会儿他拿着手机对钱队说道:“附近一共有三个大型的垃圾场,分别位于东郊,南环,以及西城中心地带。”

钱队拿着手机看了一下那几个垃圾场所在的地理位置以及周边的环境指着靠近东郊的那个垃圾处理厂说道:“我们先去东郊的这个垃圾处理厂,其他的周边都是一些工业园只有这个四周都是一些田地河流,对于藏匿来说是在合适不过的。”

“好,那我们现在就过去。”

“嗯,要快!绝对不能让宋晖曜那群人赶到我们前面。”

“老大,方同的位置找到了。”旁边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年轻人拿着平板对宋晖曜说道。

“在哪儿?”

“东郊的一个垃圾处理厂附近。”

“好!我知道了,车开快一点油门踩到底。”宋晖曜急不可耐的说道,此刻的他恨不得用手生撕了方同。

“老头对不住了,先委屈你一下了。”吃饱喝足后方同擦了擦嘴巴虎视眈眈的来到老人面前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老人,只见他从旁边操起板凳向老人后背重重的拍了过去。老人暂时昏睡过去,方同走到窗边向外边看了一眼确定无人后他把窗户从里面锁住,又把旁边的一张破旧的沙发堵到门口,最后无力的倒在床上眼皮慢慢的合在一起。

“还有多久能到?”宋晖曜看了一眼手机问了一眼正在开车的司机。

“还有十分钟能到。”

“好!在快点,一定不能让方同跑了。”说完暂时闭上了眼睛。

“钱队你说宋晖曜他们会不会赶到我们前面找到他啊?如果被他们找到了那这个方同可就凶多吉少了。”小王盯着手机上不停闪动的红点担忧的说道。

“有这个可能,小王你查一下那个垃圾场附近主要的道路分布以及可能藏身的地方,一会儿我打电话给附近的同事让他们在各个路口堵住他们。”

“好!”

“还有多久能到那里?”

“大概要二十分钟。”

“不行太慢了,小张你查一下有没有直到那个垃圾场的近路,去晚的话方同这个线索就断了。”

“我知道了队长。”小张打开手机地图查询附近比较近的路线。

“老大到了。”司机把车停下转过身对一旁的宋晖曜说道。

原本闭着眼的宋晖曜立刻坐直身子对里面的几个人说道:“赶紧下车一会儿千万要把方同看住了这一次绝不能让他跑丢了。”说着让手下的人分别在四周的各个角落守着。他和另外三个手下拿着手机来到了旁边的一个小房子里。

“老大,跟踪信号在这里变的很强,他应该就躲在那间房子里。”一名手下指着手机上的红点说道。

“好,你们两个躲在前后这两个窗户旁边我进去会一会这个方同。”说着一支手拿着电棍气势汹汹的走到大门前。

宋晖曜用手推了几下可是那门纹丝不动,思索了一会儿他走到窗户前对着旁边的一个人说道:“一会儿如果方同从这边出来直接拿手里的家伙放倒他。”然后捡起地上的一块砖头狠狠的砸向玻璃。

巨大的声音让正在睡梦中的突然惊醒,他坐起身来看向窗户还没等到他反应过来宋晖曜已经冲到他面前用手死死掐住他的脖子恶狠狠的说道:“方同这几天你让我找的好苦啊,为了找你我好几天没睡个安稳觉,你小子倒好躲在这里睡的挺香的。”

“曜……曜哥我不是有意要躲着你的,你也知道现在警察到处都在找我,让他们抓到我的话就完蛋了。”被宋晖曜掐着脖子的方同很是吃力的说出这些。

“是吗?你也知道警察到处在找你啊。你知道太多秘密了,让警察抓到你的话我也跟着完蛋。所以呢我要提前解决你的痛苦。”说完双手猛的发力用力掐着方同的脖子。

“曜哥……求求你……放过我这一回。”方同的脸上因为充血变的通红,嘴角也不受控制的流出很多唾液,手和脚疯狂的挣扎了;可是只过了短短的五六分钟整个人停止了挣扎像个泄气的气球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

宋晖曜慌乱的拿走方同旁边的公文包以及身上其他的东西准备离开那里。可是这个时候看到了躺在角落里的老人,他走到老人身边冷冷的说道:“对不住了所有知道这件事的人都得死。”说话间拿起旁边的铁锹重重的朝老人头上砸去……

宋晖曜打开厨房里的燃气,用剪刀剪断中间的燃气管走到窗户前打开窗户一跃而下。他拿出打火机朝里面扔了进去瞬间大火笼罩蒸个房间。

“兄弟们快点走,这里一会儿要爆炸了。”一众黑衣人跟着宋晖曜一同坐上了车离开了那里,只是一会儿一声剧烈的爆炸声瞬间掀开了房顶,大火如同一条巨大的火龙将整个房间吞入腹中。

“队长你看前面!”小王失声喊道。

“CAO!又来晚了一步!”钱志忆怒骂道。

正当他们距离垃圾场只有几百米的路程的时候突然看到前面火光冲天。钱队意识到大事不妙赶紧把车下,他们一行人下车站在距离火场一两百米的地方。

看着通红的天空钱队长发出一阵唏嘘:“看来这个宋晖曜应该是在这个方同身上装上了定位器,而且提前我们好几个小时在找方同,要不然不可能这么快就找到他。现在他们应该没走远,赶紧让附近的同事堵截他们。”

宋晖曜坐在主驾驶上将油门踩到底,汽车如同黑色的猎豹穿梭在漆黑的道路上。

“曜哥,现在警察已经在你回来的主要的几个路口在堵截你们,回来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啊。”正在开车的宋晖曜眼睛瞟了一眼手机看到这样一则短信。(在来之前宋晖曜已经在车上装了定位器,同时让远在酒吧的小弟对这辆车进行时事跟踪,随时报告附近的路况以及警察的情况。)看到信息后宋晖曜对后面后面的小弟说道:“现在我们到哪儿了,距离下一个路口还有多久?”

“老大现在我们在一条无名小路,路过在走十分钟往左拐就是到405国道。”

“哦,一会儿我们从其他的路口走,走国道的话很容易被警察抓住。”宋晖曜慢慢放慢了车速。

走到距离405国道还有两分钟的时候陆子谦突然把车停下对旁边的小弟们说道:“我先下去撒个尿,你们有谁要撒尿的话赶紧下去,不然一会儿可就没时间了。”

“老大我们不用了。”同行的几个小弟异口同声的说道。

“那好,你们先等我一下。”说完他拿着手提包走下了车,就在下车的一刹那他拿起车钥匙悄悄的关上了所有车门。

宋晖曜走到一处茂密的草丛里看着不远处的车辆眼神突然变的阴狠冷笑着说道:“对不起了兄弟们我说过知道这件事的人都得死。”说完拿出手里的遥控器轻轻一按。

“嘭——”一声巨响响彻整个夜空那辆车瞬间被炸的四分五裂血肉横飞,不一会儿的功夫熊熊烈火已经将整个车吞噬。

陆子谦骑着一辆自行车来到了七天连锁酒店,他把车停在旁边的一棵大树旁边自己打扮了一番准备进入酒店。可是就在他快走近大门的时候手机却响了,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心里不免有些疑惑:“这个江诗雨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干什么?难道杨徜偲出了什么事?”他走到旁边的树下接通了电话:

“喂,江诗雨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陆子谦冷漠的说道。

“你现在在哪儿?有时间出来一下我找你有事。”电话那边江诗雨急切的说道。

“我在王雯芊所在的那个酒店找她有些事情。”

“呵呵……这么久没见她想她了?该不会你是喜欢上她了吧?”江诗雨发出一阵讥笑。

“废什么话,快说你找我有什么事?”陆子谦没好气的说道。

“电话这里不方便说,你快点来我家附近建行银行靠西两百米的公园,我在那里等你。一定要来,不然你会后悔的。”江诗雨斩钉截铁的说道。

“CAO!什么毛病!”陆子谦骂了一句江诗雨已经挂掉了电话。

无奈陆子谦只好骑着车来到了江诗雨说的那个公园。

半个小时后陆子谦来到了那个公园,此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周围一片寂静,只有昏黄的路灯和几辆一扫而过的汽车。他把车停靠在公园的门口旁边之后一个人走了进去发现江诗雨正坐在旁边的石凳上。看到陆子谦过来江诗雨拿起旁边的包装袋说道:“晚上没吃饭吧,这是我刚点的汉堡和热饮。”

陆子谦倒也不客气接过包装袋大口的吃了起来。

“这么晚了你找我有什么事?”陆子谦嚼着汉堡看着江诗雨问道。

“现在楚九歌已经准备和何奕阳离婚了,在此之前她是绝对不会那么轻易放过他的。今天她找我说让我帮忙查何奕阳背后的那个女人,所以我希望你能帮我一下。”

“呵呵,怎么你害怕了?”陆子谦轻笑了一声继续吃着东西。

“杨徜偲现在在我那里过的很好,不过要是你这次不帮我的话那我就不敢保证她以后的生活会变的怎么样了。”江诗雨看着陆子谦轻蔑的笑着。

“你是在威胁我吗?”陆子谦放下手里的东西冷冷的看着她。

“威胁倒是不敢,我们现在是互相合作的关系,我帮你照顾你的小妹妹你自然也要帮我做一些事情。虽然你之前帮我处理了沈璐垚的事情,可是因为这个我现在肚子有时候还会痛,所以我们此前的恩怨可以说是一笔勾销了。现在我帮了你照顾好她,你自然也要帮我做一些事情不是吗?”江诗雨靠近陆子谦伏在他耳边说道。

“江诗雨,你还真不是一般的人。说吧,让我帮你做些什么。”

“过来靠近一点我给你说下我的计划。”江诗雨把陆子谦拉了过来几乎是把他搂在怀里在他耳边说着自己的计划。

陆子谦被她这一举动着实吓了一跳,不争气的脸一下子又变的通红。不过他很快调整了自己的状态等江诗雨说完一把推开了她冷笑着说道:“果真是个好计划,放心吧我一定竭尽全力帮你。不过这几天你要好好的想想你的计划别到时候出了差错。”说完起身准备离开。

“等一下!”江诗雨叫住了陆子谦。

“还有什么事吗?”陆子谦头也不回的问道。

“你找王雯芊有什么事?为什么突然想起找她呢?”江诗雨好奇的问道。

“有些事和她有关我想找她问个明白。”

“原来如此,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不要真的喜欢上她,因为她迟早是要死的。”江诗雨很是平静的说道不过她的眼神却是极度冰冷令人不寒而栗。

钱志忆看着刚刚被水浇灭破旧不堪的房子整个人呆愣在那里,他拿出一支烟蹲在一旁抽了起来。小张和小王走到他面前问道:“队长现在我们该怎么办?这么大的火估计里面所有的证据都被烧的干干净净的。”

“现在当务之急是要尽快找到宋晖曜,在他烧这间房子的时候肯定已经拿走了关键的证据。”

一旁的小王突然拿起了手机,接听手机的一刹那他的脸色变的极其难看。他无力的走到钱队跟前沮丧的说道:“队长刚接到追捕宋晖曜同志的电话,宋晖曜所开的那辆车突然发生了爆炸,车里面的人无一生还。不过他们在那些人当中并没有发现宋晖曜的踪迹。”

“TMD!这个宋晖曜果然够狠,连自己人都不放过!小张,小王你们俩先回去休息吧,明天一早发布通缉令在全市,乃至更大范围通缉宋晖曜。我就不信抓到这个畜牲。”

“是!队长!”

不一会儿从废墟里抬出两具烧焦的尸体,其中一具虽然烧的模糊,可是从体态以及裸露的骨头皮肤可以看出这是一个老人。看着这个可怜的老人钱队心里堵的几乎喘不上气来,他握紧拳头咬紧牙关誓要将这个宋晖曜绳之于法。

晚上十一点楚九歌想好应对何奕阳的方法后已经是浑身乏力,她无力的倒在床上准备就寝。可就在此时手机响了,她气不打一处来准备拿起手机大骂那人一顿。可是看到号码的那一刻她愣住了:“这么晚了曜哥给我打电话干嘛?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此前自己也曾了解到宋晖曜背地里干的那些事,可是毕竟没有触及到自己的利益所以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现在……迟疑了一会儿她还是接听了电话。

“喂楚小姐很抱歉这么晚了还给你打电话。”宋晖曜焦急的说道。此时他只身一人逃离到一个不知名的地方,确定警察暂时不会抓到他所以才想起了给楚九歌联系。

“怎么了?曜哥,出什么事了?”楚九歌心里一惊似乎已经想到出什么事了。

“之前那个招募计划因为一个女孩的逃跑意外被警察发现了。今天晚上我在找方同的时候出现了意外……现在警察到处在抓我,所以还请楚小姐帮我度过这次难关。”宋晖曜把事情的原委一五一十的跟楚九歌说了。

楚九歌听到这里心里暗骂道:“CAO!一天到晚净给我找麻烦。”不过她装作很关心他似的说道:“曜哥你现在在哪儿?你把你的地址给我说一下,一会儿我让人接你到盛昊公司。明天我再把你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去。”

“谢谢楚小姐,我在405国道西边三公里旁的水库旁边。”

“好的我知道了,一会儿我让公司里的人接你。”说完楚九歌挂掉了电话倒头就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