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四十八:“红”围巾2

2018年3月1号,天气晴。

早上八点半还在赖床的楚九歌被母亲叫醒还在睡梦中的她极不情愿的起了床,半个小时后她精神有点恍惚晃晃悠悠的走到客厅。正在那里收拾东西的白慕寒看到她这个样子不由分说的冲着她抱怨道:“九歌你看看你这个样子是不是昨天晚上又偷偷出去了?我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不要这样糟蹋自己的身体,况且现在你还是一个公司的领导呢。你这个样子让你公司的人看到成什么样子。”

“妈!你又开始了。昨天晚上我确实出去了,不过那也是有事要处理。况且今天公司里又没什么事,我去不去都行。”

“算了算了我不和你说这么多了,一会儿赶紧吃完饭把家里收拾一下等会儿我还有事要出去。”白慕寒冲她摆了摆手起身回到自己的房间。

楚九歌摇了摇头一个人坐在那里吃着早餐。

“楚小姐你的手机响了。”管家在旁边喊了一声。

“知道了冯叔。”她放下手里的牛奶跑到楼上房间拿起了手机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何奕阳你终于回来了。”她拿起了手机接通了电话。

“楚九歌我回来了,现在在益阳小区,你看一下在哪里约一下我们把事情说清楚。”

“就在万达广场里面的星巴克吧,我吃完饭马上就过去。”

“好的知道了,我随后就到。”两个人都挂掉了电话,楚九歌继续回到一楼客厅吃着早餐。

第一次和那个中年男人见面之后陆子谦就调查清楚了那个人的身份。他叫冯玉祥,现在的职位是楚家的管家,主要负责楚家生活起居,以及其他重要事务。不过关于他其他的信息倒少之又少,至于现在为什么他会让自己帮忙查以前的事情这一点恐怕他自己清楚。

这天早上陆子谦乔装打扮一番走出烂尾楼拿出手机拨通了他的号码。

此时的老冯还在楚家忙着别的事情,突然听到自己的手机响。他看了周围一眼,三楼的白慕寒已经出去了只剩下楚九歌在家里。他装作若无其事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接通了电话。

“喂,陆先生现在打电话做什么?是不是有什么发现?”听到陆子谦的声音老冯的情绪有点激动,他压低声音问道。

“老冯我这边确实有点发现,不过我还是希望你抽出个时间出来一下,有些问题需要你为我解惑,要不然接下来的调查我无从下手。”

老冯有点吃惊:“这个陆子谦果然不简单,这么快就把自己的底细摸清了一大半。看来办完这件事这个人留不得啊。”思考了一会儿他回复道:

“好吧,陆先生今天抽个时间我出去一下,时间,地点一会儿我告诉你。”

“好的。”

“冯叔我有事先出去了,一会儿家里的事还有劳你了。”

楚九歌走下楼对老冯说道,只见她提着包快步走到车库去。

老冯提前走到大门口帮楚九歌打开门,直到她开着车从大门走出去他才慢慢关上门走到房间拿出了那张对他很重要的照片放到自己的口袋里。

半个小时后家里的一切事都处理妥当,冯叔看了一眼手表关上大门在不远处打了一辆出租车离开了楚家别墅。

青苑小区江诗雨家。

江诗雨和杨徜偲在家里忙活了好一阵。她们收拾完家具,又开始打扫房间;打扫完房间又开始洗衣服。忙完这一切已经是中午十点,看着还在忙碌的杨徜偲江诗雨把她拉到沙发上给她拿了一堆零食笑着说道:“妹妹休息一会儿吧,真不好意思啊刚来没几天就让你帮忙收拾。”

“不要这么说姐姐,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不帮忙做些事情我感觉心里过意不去。”杨徜偲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真是一个好姑娘啊,以后谁娶了你真是他的好福气。”江诗雨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发说道。

“姐姐说笑了。”杨徜偲害羞的低下了头。

“呦,妹妹还害羞了。对了妹妹你家里有兄弟姐妹吗?还是说就你自己。”江诗雨试探性的问道。

“嗯……我家里除了父母还有一个哥哥不过……”说到这里她的情绪突然有点失落。

“妹妹,怎么了?”江诗雨看出了她的异样赶紧安慰道:“不好意思触碰到了你的伤心事了,如果不想说的话可以不说。”

“姐姐我没事的,只不过替哥哥感到难过。我们从小到大几乎没见过几次面,甚至都记不清他长什么样。”说完她忍不住轻声啜泣。

江诗雨没说什么拿出纸巾替她擦干眼角的泪水,一只手搂着她轻声的说道:“每个人生下来都不是一帆风顺的,除了极个别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绝大多数人都一样。从小到大都要经受不同程度的磨难,只有经历了这些才会成长,这也许就是命运的考验吧。”

“谢谢姐姐!如果哥哥在天有灵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也许会感到欣慰吧。”杨徜偲说完闭上眼睛在心里默默的祈祷。

“你的哥哥已经……”

“嗯,他和我因一次意外从家里面被别人骗到这里,后来不知为什么我出现在老家,从那以后关于我以前的记忆我都想不起来了。直到后来警察来到我家告诉我们哥哥因为杀人被判处死刑……可是我不相信哥哥会杀人啊……但是父母和我没有能力改变这个事实也只有默默承受了。”杨徜偲说完这些身体直接瘫倒在江诗雨怀里。

“原来是这样啊,真是一个苦命的孩子。”江诗雨摸着她的头发像哄小孩子一样。

“对了,你还记得警察什么时候到你家的吗?”江诗雨实在忍不住心里的好奇问道。

“听我爸妈说是2017年9月18日那时候我还没回家。”

听到这个时间江诗雨心里面犹如掀起一股巨浪,因为那个时间就是徐天豪遇害后的第二天,记得前一天晚上自己还遭遇了一群流浪汉的围劫,其中一名流浪汉欲还想非礼她……难道那个流浪汉就是她哥哥?想到这里江诗雨忍不住抖动一下。看着眼前这个纯真的女孩她一下子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悲伤就这样呆呆的看着她。

“姐姐你怎么了?干嘛这样看着我啊?是不是我躺在你身上压疼你了。”杨徜偲连忙起身乖乖的站在一边。

“没事啦,妹妹你怎么会这么想。我只是心疼你啊。”江诗雨很快调整好情绪莞尔一笑的说道。

“走,一会儿姐姐教你化妆,学会化妆的话以后你也可以每天都变的漂漂亮亮的。”江诗雨拉着她来到了自己的梳妆台,她让杨徜偲坐在椅子上自己拿出化妆品给她化妆。

早上九点楚九歌来到星巴克,此时何奕阳早已经坐在这里了。楚九歌把包放在旁边看着何奕阳说道:“来的挺早,想必你等今天等了好久了吧?”看到何奕阳楚九歌就是一顿嘲讽。

“没有,我也是刚到。”何奕阳倒也没生气只是笑了笑。

“你也放松了这么长时间想必那件事是考虑清楚了。”楚九歌搅拌着杯子里的咖啡淡淡的说道。

“考虑清楚了,我们俩个确实不适合。”何奕阳看着她表情很是淡定。

“那好,既然这样我也不再多说什么了。那我们找个时间把离婚手续办了。”

“都听你的,你说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

“很好。对了,叔叔阿姨他们知道吗?”楚九歌看着何奕阳问道。

“知道,我和他们说过了。”

“好吧,既然事情都说明白了那我就先走了。”还没喝上一口的咖啡的楚九歌说完这句话便离开了那里。

“好,不送。”何奕阳若无其事的说道静静的坐在那里,眼睛看着离去的楚九歌像是看着一个陌生人。

楚九歌,何奕阳他们俩个都没想到这次的谈话会这么平静。原本以为会是一场狂风暴雨般的争吵,可结果……也许他们知道自己并没有那么爱对方吧。

刚从咖啡厅出来楚九歌开车直奔宋晖曜家里,因为自从有了这个决定之后她便打算让宋晖曜帮忙查一下何奕阳的事情。因为此时的何奕阳没有自己的束缚肯定会放回自我,那样自己便可以在离婚之前让何奕阳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代价。

可是当楚九歌来到宋晖曜的家里才得知宋晖曜出去办事去了,具体去了哪里保姆并不知晓。于是楚九歌又来到了幻梦酒吧,此时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多,当她火急火燎来到里面时依然一无所获。

“奇怪,今天曜哥去哪儿了?怎么人也找不到,电话也打不通?”楚九歌开着车无聊的在大街上闲逛,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开着车鬼事神差的来到了江诗雨家。

时间回到早上十点,江诗雨给杨徜偲化完妆并且教了她一些基本的化妆方法,好在这个小姑娘学的倒挺快,不一会儿便记住了她教的全部内容。看到这里江诗雨兴奋的说道:“妹妹,行啊,这么快就学会了,以后你自己就可以化妆了,记住以后也要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谢谢姐姐。不过……”说到这里杨徜偲低下了头。

“怎么了妹妹?”江诗雨看到她这个样子好奇的问道。

“可是姐姐,我没有钱买那些化妆品。”

“我还以为是啥呢,没事姐姐给你买。”江诗雨摸了摸她的头笑着说道。

“可我总不能一直花姐姐的钱吧?”杨徜偲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没事,以后姐姐给你找份适合你的工作,等你有钱了就可以自己买化妆品了,也可以给你的父母买东西孝敬他们。”

“真的吗?如果是那样那真是太好了!姐姐你真好!”杨徜偲一下子激动的抱住了江诗雨,此时的她眼睛里充满了对未来美好的期待。

“走,一会儿姐姐带你出去玩。”说完江诗雨拿着自己的包装了几样东西拉着她准备出门,可刚走出小区门口就看到了一个人朝着她们这边走来。江诗雨仔细看了那人一眼认出了这个就是前几天给自己做笔录的警察,她的脸色一下子变的难看有些不爽的盯着他。

“你好江女士,你这是要出门?”看到江诗雨这副打扮小张猜出了一二。

“是啊张警官,今天来这里是有什么事?”江诗雨似笑非笑的盯着他。

“今天主要是来问你旁边这位小妹妹一些问题。”小张看向旁边的杨徜偲。

杨徜偲被他看的有些不知所措,一只手死死的拉住江诗雨的衣角躲在她的后面不肯露面。

“妹妹不用怕,他就是问你一些问题,你如实回答就好了。”江诗雨转身看向身后的杨徜偲轻声说道。

杨徜偲这才慢慢从她身后走出来一直低着头不敢看向小张。

“小妹妹不用怕,我是警察,今天来是问你几个问题,你不要有任何的心里负担,放平心态就好。”

“嗯,好的。”杨徜偲小声回答。

“那行!一会儿我们就到那边的长椅上说可以吗?”小张指了指不远处的长椅征求她的意见。

杨徜偲没有回答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还有请江女士等一会儿。”说完带着杨徜偲走到了旁边的长椅。

“我叫张俞,是市刑警队的警察现在例行问你几个问题。姓名,性别,家庭住址。”小张习惯性的问道。

“我叫杨徜偲,女,家住北环镇杨和村。”杨徜偲说话的声音很轻,这让小张听起来很费劲,不得已他慢慢向她靠近,可是只要他一靠近杨徜偲便不知觉的往后退。小张有点苦笑不得的说道:“小妹妹不用害怕,也不要过度紧张,这只是一次正常的谈话而已,还希望你回答问题时声音尽量大一点。”

“嗯。”杨徜偲点头说道。

“你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在你来之前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或者说有没有奇怪的人跟着你?”

“我是2月27日到达车站的,由于从家里出来没带多少钱所以并没有急着留宿。期间我也没有留意身后有没有跟着我,直到我走到某条街道一处阴暗的角落时突然感觉被人从后面打了一下之后的事就不知道了。醒来以后我就被他们绑在一处黑暗的地方,我只记得绑我的是三个人具体长什么样我也记得不太清了。”

“那你又是怎么逃出来的呢?是谁把你救出来的?”小张抛出来一个关键性的问题。

听到这里杨徜偲在心里不停的琢磨:“该不该说出北溪事情呢?可是他跟自己说过不要和别人说出自己的身份。”想到这里杨徜偲说道:“我看见一个穿着黑色衣服戴着口罩的人冲进来把那三个人制服了,然后那个人解开了我身上的绳子带着我离开了那里。”

“哦,是这样吗?”小张一边记录一边看着她反问道。

“之后他带你去了哪里?”

“离开那里之后他带我来到一家宾馆过了一夜。不过我们并没有在一个房间睡。”可能怕眼前的这个警察误会杨徜偲急忙解释道。

“在这期间他摘下口罩了吗?”小张看着她神情有点严肃。

“摘下了,不过他的脸不知道怎么弄的看起来很恐怖我就没敢多看。”此时的杨徜偲心里有点虚一直低着头不敢看着他。

“那你可以大概描述一下他的面貌吗?”

“他的身高看起来有一米七八左右,体型偏瘦,双眼皮,高鼻梁,脸上不知道怎么回事有点像烫伤的样子。其他的我记得不太清楚了。”

“嗯,我知道了,小妹妹谢谢你的配合!今天先到这里,方便的话可以留个联系方式吗?改天有什么疑问我再过来找你。”

“警察哥哥我没有手机。”杨徜偲有点害羞的说道。

“哦,这样啊,那没事了。”说完起身离开了那里。

“那个警察都问完了?”看着走过来的杨徜偲江诗雨问道。

“嗯,问完了。”杨徜偲的脸色有点难看轻声说道。

“你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要不我们改天再出去吧。”看到杨徜偲这样江诗雨拉着她折返回到自己的住处。

“真是不好意思姐姐让你白忙一场。”杨徜偲带着歉意说道。

“没事,我知道那个警察问的问题让你想到了以前的伤心事,你现在还好吗?要不躺在床上休息一会儿,过一会儿我做饭给你吃,想吃什么给姐姐说千万别客气。”

“姐姐我没事的,需要我帮什么忙你尽管说。”

“暂时没什么你先坐在沙发上休息,一会儿我下去去超市买点东西等买回来你再帮忙。”说完江诗雨收拾了一下走到了楼下。

偌大的房间只剩下杨徜偲一个人,她孤零零的坐在沙发上显得与这个房间格格不入。回想起刚才和警察的谈话心里还是会紧张,因为她撒谎了,不知道警察知道了会怎么样。现在她更想知道陆子谦去了哪里?他什么时候过来看她。与江诗雨相处的这两天让她心里产生一个疑问:“这位姐姐为什么会这么尽心尽力的照顾自己?自己和她并不认识,难道仅仅是陆子谦交代过她吗?他们俩个是什么关系?难道……”她不敢继续往下想,只得坐在那里痴痴的发呆。

半个小时后江诗雨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走了进来,杨徜偲看到后立刻跑了过去接下手里的东西说道:“姐姐怎么买这么多东西啊,家里今天来客人吗?”

“我随便在超市买了一点,再说了家里有冰箱也不担心这些会坏掉。妹妹一会儿还要麻烦你帮我洗一下菜。”江诗雨打开袋子拿出里面的蔬菜看着杨徜偲笑了笑。

“姐姐说的这是哪里的话。”说完跟着她一起来到了厨房边的盥洗池。

俩姐妹在厨房里忙的不亦乐乎。中午十二点楚九歌开着车来到了青苑小区楼下,她把车暂时停在了一边拨通了江诗雨的号码。

“姐姐,你的手机响了。”正在洗菜的杨徜偲对着厨房里的江诗雨说道。

“好的,我知道了。”说完她拿出毛巾擦了擦手从厨房走出来走到客厅拿起了手机。

“喂,九歌有什么事吗?”江诗雨看到楚九歌的来电感到有些意外。

“你现在在家吗?我在你家楼下。”

“好的,我马上下来。”说完她挂掉了电话来到了小区楼下。

“九歌你真会赶时间,这个时候我刚好在做饭。”

“你才知道啊,我就是就是掐着点过来的。”楚九歌笑着说道然后把车开到了小区的地下停车场。

“来就来了你还买这么多东西。”江诗雨接过她手里的大包小包的东西笑着说道。

“那我总不能空手来吧,要不然真成了蹭饭的了。”

两个人一同来到了电梯里,关上电梯门江诗雨看着她说道:“九歌公司里现在还好吧?”江诗雨说完有点后悔了尴尬的笑了笑。

“还好,不过缺了你这个人总感觉少了点什么。”楚九歌莞尔一笑。

江诗雨还想说什么可是电梯门已经开了,无奈之下只好作罢。她们两个一前一后来到了江诗雨的房间。

杨徜偲洗好菜走出来刚好看到江诗雨后面的楚九歌,她呆呆的愣在那里:“这个姐姐也太漂亮了,原本以为江诗雨是她见过最漂亮的女人,没想到眼前的这位姐姐比她还要漂亮。而且身上穿的衣服也特别好看。”

楚九歌看到眼前的杨徜偲也是万分疑惑,她转过头来看着江诗雨问道:“诗雨这位是?……”

“哦,忘记给你介绍了,她叫杨徜偲,是我远房表妹。”

“远房表妹?以前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起过?”楚九歌疑惑的看着她。

“这是她第一次来这里,以前在老家的时候见过几次面。”江诗雨随口编出了一个谎话。

“表妹好!”楚九歌冲她摆了摆手。

此时的杨徜偲还没缓过来直到江诗雨走到她面前拍了她一下才慌慌张张的说道:“姐姐好!”

“妹妹,这位漂亮的姐姐叫楚九歌是姐姐的好朋友。一会儿你陪姐姐聊会天我先去做饭。”

“嗯。”杨徜偲点了点头看着楚九歌感觉有点不自在一个劲的搓着手指,楚九歌自己倒也不客气坐在沙发上同时招呼杨徜偲坐下。两个人坐在那里你问一句我答一句的聊着,后来楚九歌实在找不到话题了索性坐在那里玩起了手机。

下午一点陆子谦按照老冯的约定来到了上次的那个公园,和上次不同的是此时的公园里有许多人。为了防止不必要的麻烦在陆子谦的提议下两个人来到了公园旁一个废弃的凉亭里。

凉亭周边全是一些枯枝杂草,他们来到最里面的一块大石头上坐下老冯率先开口说道:“陆先生已经查到了盛昊公司当年的承建商以及施工人员速度相当可以。这次来陆先生还想知道什么尽管说,我把知道的都告诉你。”

“冯玉祥,冯先生。你这个人不靠谱啊,这是你求别人办事的样子吗?只是草草说了这几个词你让我怎么查?我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什么都查的到,接下来还请你把你知道的都跟我说。如果你信不过我的实力的话那请你另请高就,至于你给我的钱我择日给你。”陆子谦生气的说道。

老冯看到他这个样子只是笑了笑随即说道:“陆先生不要生气,之所以不告诉你其他细节因为我要确定你有没有这个能力。毕竟那起事件的主人公现在混的风声水起,所以还请陆先生见谅。”

“既然这样那现在可以告诉我当年的红围巾事件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在里面扮演什么角色?那起事件的罪魁祸首是不是楚天雄?”

听到这里老冯愣在那里吃惊的看着陆子谦声音有点颤抖的说道:“你怎么会知道那个人叫什么名字?”

“通过对当年盛昊公司的承建商人员,以及施工人员的名单的资料来看只有楚天雄符合你说的那个条件,所以那个幕后凶手只能是他。”

“不错,你都猜对了。确实是他,不过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找机会只不过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扳倒他。而且更麻烦的是现在他有可能升迁,如果让他成功的话那我们会陷入更加被动的处境。”

“继续升迁?呵呵,看来这个楚天雄真不是一般人物。那我们要尽快了免得夜长梦多。”

“好,那我就把我知道的告诉你,说完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信封递给了陆子谦。”

“这些是……?”陆子谦疑惑的看着他。

“这是当年红围巾事件的受害者的照片。”说到这里老冯好像回想起以前的种种眼神有点黯淡。

陆子谦打开照片看了一眼瞬间瞳孔睁的老大,照片中的女孩儿竟和王雯芊长的有几分相似,甚至可以说是一模一样。唯一的不同就是照片上的这个女孩儿脖子上围了一条白色的围巾,脸上长了一颗美人痣。他的手此刻竟变的有些颤抖,嘴角的肌肉也忍不住轻微的颤抖。

“这个女孩儿和你有什么关系?”陆子谦平复了自己的情绪把照片放到信封里递给他问道。

“照片里的女孩叫做纪湫湉,我们是男女朋友关系。”说到这里老冯仰着脸望向天空陷入了深深的回忆当中……

1989年我和湫湉刚大学毕业来到这座城市。那个时候的山明市还没有那么多高楼大厦,好多地方都还是砖瓦房。和大多数小青年一样我们怀揣梦想打算在这座城市拼出一片自己的天地。

我在大学里面学的是计算机专业,小湉学的是美术。我们俩个经过几天的寻找来到了红阳教学楼,刚好这个这里招美术老师,于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小湉决定来这里应聘。

那个时候红阳教学楼这边刚刚建成没多久,教师这个职位更是稀缺。小湉经过简单的面试成功应聘成了这里的老师。而我在附近的一所学校当教同学们计算机。我们在附近租了一间不怎么大的房子,房子虽然小我们却是快乐的。怀着对未来美好的期盼在这间不怎么大的房子我们度过一段快乐的时光。

可是好景不长,直到有一天他的出现打乱了我们原本幸福的生活。

几天后来了一个长相帅气的富家公子哥,仗着自己家里有一些资产这位公子哥在红阳教学楼当上了教务处主任也就是小湉的领导。他这个领导也就是挂个名而已,整天无所事事可是工资却一点没少拿,甚至是小湉的两倍。由于没什么事做他整天就是和那些女教师打情骂俏,只不过因为他家里的背景强硬领导也不敢管他,任由他这样肆无忌惮的放纵。小湉这个时候也没有资本和他对抗所以看到他都躲的远远的,直到有一天……

我记得这一天是1989年4月15号,这一天我们像往常一样从家里出发赶往我们教学的地方。我把小湉送到教学楼门口之后就去我所在的学校上课。小湉进去之前我们还约定放学过后在家里做她爱吃的红烧肉。可是……

晚上六点本该放学的时间,我在红阳教学楼门口等了将近半个小时却没见到小湉的身影。无奈之下我进去里面问了一下校长,得到的回答小湉早在五点半的时候已经出去了,于是我开始在附近寻找,可是找了两三个小时依然一无所获。这个时候我开始联系她的家人,我以为她可能家里有什么事提前回家了呢。可是结果她家里也没看到她。

这个时候我开始慌了跑到警察局和当时值班的警察说明了情况。你也知道警察关于失踪人员立案侦查要等到24小时才能报警,48小时后才予以立案。没办法我只能接着在附近找她,结果找到第二天早上五点还是没她的消息。我实在没办法了只能来到红阳教学楼这边希望可以看到她的身影。结果我却看到了我这一生最不想看到的一幕。说到这里老冯的眼眶开始泛红,声音也变的有些哽咽。

“怎么了?你看到了什么?”陆子谦拿出一包纸巾递给了他。

老冯深吸一口气缓缓开口说道:“早上七点的时候学生们陆陆续续的来到这里准备上课,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听见人群中大喊一声:“快来看啊,这里有一具尸体!”来不及多想我立刻向人群中跑去看到那里果然躺着一具尸体,此时我的心一直狂跳不止,心里默默祈祷这个人不是小湉。可是当我走近看时整个人瞬间瘫倒在地。

那具尸体正是小湉,她穿着昨天出门时的衣服。只不过此时的她衣衫不整,浑身都是鲜血。脸上,脖子上都是勒痕……我实在无法接受这种结果只感觉两眼一昏便昏倒在那里。

后来等我醒来的时候小湉已经躺在了太平间,这个时候的她已经变的脸色苍白,浑身僵硬,脖子、胳膊、已经开始慢慢变紫。我也在不忍心看到她这个样子冲出太平间来到了红阳教学楼想要问个明白。可是校长,却是各种理由推诿。后来我来到了警局,当时的警察领导是楚天雄的父亲所以结果可想而知。最终的结果就是小湉意外坠楼身亡,红阳给了五十万的赔偿草草了事。

“呵呵,一个人命就值Tmd五十万。”

“原来是这样,尸体发现的时候楚天雄在那所教学楼里面吗?”陆子谦听到了这里随即问道。

“没有,大概过了两天他才出现,不过我偶然间发现他的脸上,手腕处都有一处抓伤的痕迹,同时我也注意到了小湉的左手的几根手指呈断裂状。不仅如此当时的楚天雄看起来很紧张,于是我悄悄的跟在他身后果然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秘密。”

“什么秘密?”听到这里陆子谦立刻来了精神身体稍微靠近了老冯。

“大概是晚上八点,当时正值周末学校没多少人。只见楚天雄和另外一个年轻的女孩儿看样子应该是他女朋友,他们悄悄的来到一棵树下把一条染了血的围巾埋在了那棵树的下面。这个时候我才猛然想起今天早上发现小湉的时候她脖子上的围巾已经不见了。”

“后来呢?那条围巾你拿走了吗?”

“等他们走后我走到这棵树下准备把这条围巾拿挖出来,可就在这个时候学校值班老师竟然发现了我。结果可想而知我并没有找到那条围巾,后来没过多久红阳教学楼就被强制拆除,至于什么原因很大程度上和楚天雄脱不了干系。”说到这里老冯浑身感觉到软弱无力靠在旁边的石头上久久不愿起身。

“哦,原来是这样,接下来我知道怎么做了,现在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说完陆子谦离开了那里,一旁的老冯注视着离去的陆子谦嘴里缓缓说道:“拜托了陆先生。”

下午一点江诗雨她们吃过午饭杨徜偲帮忙收拾餐具,这个时候楚九歌拉着江诗雨走到一边对着正在收拾餐具的杨徜偲说道:“表妹那你辛苦一下先收拾一下我和诗雨说一些事情,以后有空的话姐姐开车带你们出去玩。”

“嗯,知道了。”杨徜偲笑着点了点头。

来到江诗雨的卧室楚九歌关上了门看了一眼外面脸色瞬间变的沉重。江诗雨看到她这个样子很是不解问道:“九歌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唉,说起来就生气。”楚九歌深深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今天我和何奕阳见面了,不出意外的话过不了多久我们就会把离婚手续办了。”

“哦,这样啊,你们俩个都考虑清楚了。”听到这里江诗雨心头一阵,不过她并没有表现在脸上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看着楚九歌。

“早就考虑清楚了,他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你也看到了,整天无所事就知道吃喝玩乐,就他这个样子就算是不离婚我也不想在看到他一眼。”楚九歌说起何奕阳表情很是厌恶。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和他离婚?”

“等几天,不过我可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要不然太便宜了他了,我也咽不下这口恶气。所以……”楚九歌的表情突然变的阴鸷起来,眼神里满是杀气。

江诗雨倒吸一口凉气,她明白接下来楚九歌要做什么。不过她还是装作听不懂的样子继续问道:“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之前我闻到了他的衣服上有一款香水的味道,不过这个香水的味道很特别我只闻到过那一次之后并没有闻到过。后来我上网查了一下就是这款香水。”说完她拿出一瓶香水递给了江诗雨。

江诗雨一下愣住了,此时她的脸色略显苍白,心脏也在疯狂的跳动不止。她拿起香水仔细端详一番说道:“这款香水也就是普通的A货啊,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啊。”

“香水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可是使用这款香水的那个女人就不得而知了。所以这次来呢主要是请你帮我一个忙。”楚九歌郑重的看着江诗雨说道。

“什么忙?”

“我们设计把这个幕后女人给揪出来,然后……哼!”楚九歌冷哼一声。

“那我们怎么把她揪出来呢?”

“这个我自有办法。”楚九歌胸有成竹的说道。

“那好吧,什么时候行动跟我说一声。”江诗雨轻声说道。

“还是闺蜜靠的住啊,那好改天我叫上王雯芊我们三个一起把那个狐狸精揪出来。”

“嗯,好。”江诗雨挤出一丝苦涩的微笑。

“对了九歌雯芊现在怎么样了?好几天没听到她的消息了。”提到王雯芊江诗雨来了精神,毕竟这是她心里迟早要拔掉的肉中刺。

“唉,她啊,情况不容乐观,不过我会尽量把她说服的。”

她们俩个走出卧室只见杨徜偲正在刷碗,楚九歌看了一眼赞许的说道:“真是一个勤快的丫头啊。”

江诗雨看了一眼走进去看着她正在用凉水洗碗温柔的看着她语气中带着一丝责备说道:“你这傻丫头这边有就有热水,你看看你的手都冻红了。”

“没事的姐姐我不怕冷。”杨徜偲无所谓的笑了笑。

“就会逞强。”说着给她接了一盆热水拉着她把手放在温水里面。

“诗雨我先走了。”楚九歌冲着江诗雨说道,然后看着一旁的杨徜偲笑了笑:“表妹有时间姐姐开车带你出去玩。”说完拿起包准备要走。

“妹妹你先把手好好泡一会儿我下楼送一下这位姐姐马上回来。”

“好!”杨徜偲冲着她们笑着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