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四十七:“红”围巾

江诗雨领着杨徜偲回到自己家里,此时已经是11:35分,江诗雨看了一眼站在那里比较拘谨的杨徜偲笑着说道:“小妹妹别傻站在那里了,先梳洗一下一会儿我带你出去吃饭。”说着拉着她来到了浴室。

“江诗雨姐姐我这个样子你不会嫌弃我吧?”自从见到江诗雨的一刹那一种无形的自卑感几乎让她抬不起头。眼前这个女人太漂亮了,浑身都散发着一股成熟女人的魅力,而自己却是没见过世面的农村丫头,和她站在一起自己感觉什么都不是。

“傻妹妹说什么呢,我怎么会嫌弃你呢,既然他把你交给我了,我肯定会像对待亲妹妹一样对待你的。你先去洗个热水澡,呆会儿我给你找件新衣服,下午我带你去剪一个时髦的发型,一定也把你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谢谢!”

江诗雨给她打开了热水器并且告诉她怎么使用,然后替她关上了浴室的门。走到客厅前她拿起了手机点了两份外卖之后坐在那里听着浴室哗哗哗的流水声托着下巴若有所思:

“这个女孩儿是谁?为什么陆子谦对她如此关心?甚至甘愿舍弃自己的利益让我照顾她?也许从她身上可以知道陆子谦更多的秘密?或者她的出现对我来说也许并不是一件坏事。”

想到这里江诗雨原本抿着的嘴唇慢慢扬了起来。

十五分钟后外卖到了,江诗雨下楼提了两份外卖走了进来。她看了一眼浴室冲着里面问了一句:“快洗好的话跟我说一声,我拿衣服给你。”

“谢谢江诗雨姐姐,马上就好。”里面的杨徜偲小声回复道。

“嗯,知道了。”江诗雨放下外卖走到衣帽间看了一眼衣柜里数不清的衣服思索了一会儿拿出了几件还未穿过几次的衣服走了出来放到了一个手提袋里。

“衣服我放在浴室门口了,你打开门伸手就拿的到。”

“知道了。”

半个小时后杨徜偲洗漱完毕穿着江诗雨给的衣服蹑手蹑脚的走了出来。

“吹风机在梳妆台那边,一会儿吹干头发赶紧吃饭,下午我带你出去逛逛。”看到杨徜偲这个样子江诗雨领着她来到我卧室旁边的梳妆台拿着吹风机递给她温柔的说道:“洗完头记得吹干头发,这么冷的天小心别感冒了。”

“谢谢江诗雨姐姐,你对我真好!”才刚接触这么一会儿江诗雨已经在她心里留下了特别好的印象:人长的不仅漂亮善良,而且对人特别温柔。这么好的女孩儿肯定会有不少追求者,不知道陆子谦会不会喜欢这种类型的。

“一切都弄好了吧,赶紧坐下来吃饭吧。”江诗雨招呼她坐下来,把早已打开的饭盒递到她面前。

“饭可能有点凉,先将就着吃,晚上我再带你出去吃好吃的。”

“诗雨姐姐,真的很谢谢你。”杨徜偲心里无比触动,长这么大除了父母,陆子谦,眼前的这位漂亮的姐姐是第三个对她比较好的人。想到这里眼眶竟有些湿润,她低着头小声的吃着生怕被江诗雨看到自己现在这个样子。

吃过饭已经是下午一点半了,江诗雨把快餐盒放进垃圾桶看着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的杨徜偲走到她面前温柔的摸着她的头发说道:“小妹妹这么久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江诗雨姐姐,我叫杨徜偲。”杨徜偲乖巧的回答。

“杨徜偲,嗯,我记住了,以后我就叫你小偲可以吗?你也别叫我江诗雨姐姐了,太麻烦。就叫我姐姐就行了。”

“嗯!姐姐我记住了!”杨徜偲用力的点了点头。

江诗雨走到她面前看着她那冻上的脸和手说道:“你看看你也不知道爱惜自己,年纪轻轻的怎么冻成这个样子。”说着拉着她来到梳妆台前面让她坐下,然后拿出自己的化妆品对她说道:“我先给你涂上保湿霜,一会儿出去给你买点药涂上,不然时间长的话你这个小脸蛋就不容易好了。”

“谢谢姐姐!”

“不用这么客气。”

下午两点江诗雨带着杨徜偲打了一辆车来到了市中心比较繁华的商场购物,杨徜偲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好奇,激动,各种情绪涌上心头。她们两个此刻就像两个要好的姐妹一同享受着难得的购物时光。

送走杨徜偲陆子谦来到一处公园。只见他穿着一身黑色的羽绒服,脖子上系了一条黑色的围巾,头上戴着一顶黑色的鸭舌帽,嘴巴被围巾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他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看着来往的人群,因为就在他出来的前几分钟那个神秘的人把他约到这里。他知道这个人此次来找自己的目的绝对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正坐在那里的陆子谦突然感觉口袋里的手机一阵振动,他拿出手机一看一则短信引起了他的注意:

“陆先生,我就在你坐的位置九点钟方向。”

陆子谦向他说的地方看去,果然看到那边坐着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他把手机放在口袋谨慎的向那人的方向走去。

那人冲他挥了挥手,陆子谦倒很自觉的坐在旁边。还没等到他开口陆子谦抢先说道:“今天你找我来有什么事?”

“陆先生果然是个直性子的人,上次的事情实属无奈。今天叫你来主要是想让你帮我调查一些事。”

“你花了这么大功夫找我想必这件事肯定没那么简单了。”陆子谦说完若有所思的看着他。

“不错!这件事的确没那么好办,不过以陆先生的能力想必也是没问题的,我相信你的实力。”

“多谢你的信任,不过是什么样的事情值的你花费这么大的精力找到我,难道别人就不行吗?”

“我以前也尝试过找别人,不过都是以失败告终。因为这件事的幕后黑手不仅有强大的社会关系,而且为人谨小慎微,身边也有不少人保护一般人很难接近,所以我会才找到陆先生。”

“可是我现在孤身一人,身无分文又该怎么帮的上你呢?”陆子谦看着眼前这个中年人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这一点陆先生尽管放心,我会暗中帮助你的。至于钱的事那更不成问题。”说着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信封递给他笑着说道:“这里面的全是订金,也够你用上一阵子的,其他缺什么东西陆先生尽管提,我一定竭尽全力帮你办到。”

“爽快!既然这样你让我为你调查什么事情可以和我说说吗?”

“这件事情比较复杂,发生的时间也比较久远。有些事情现在还不能完全告诉你,因为现在我还不能完全把筹码交给你。我只能告诉你一些关键词:1989年山明市红阳教学楼红围巾事件。”

“这么久远的事情恐怕不好查吧?那个红阳教学楼现在还在吗?”听到这里陆子谦心里暗骂眼前的这个人:“几十年前的事你让我调查,你这么不是纯属拿我开涮吗?”

“当然还在,只不过现在成了广告公司了,那个广告公司的名字叫盛昊广告传媒有限公司。”

“什么?!那不是楚九歌的公司吗?时间过了这么久了还能查出什么东西吗?”陆子谦这下彻底无语了,眼前的这个人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这一点陆先生尽管放心,我有当年的证据。”说完冲他招招手,陆子谦凑近只见那人在他耳边说了三个字:“红围巾”。

陆子谦听完更加疑惑了:“这又是什么意思?”

“你可以先去查一下这件事的前因后果,之后找到一条红围巾把这条围巾送到楚九歌手里,她自然会帮你找到答案。”

“难道说这条围巾和她家里有关系?”

“不错!”那人点了点头。

“好,我知道了。”陆子谦说完准备起身离开那里。

“祝你成功。”中年男人笑着说道。

“多谢!”陆子谦头也不回的回复道。

离开那里陆子谦径直去了鬼楼,刚一坐下他就迫不及待的打开电脑打开网址在上面搜索:1989年山明市红阳教学楼红围巾等相关字眼。可查询的结果在他的预料之中,网上关于这件事情几乎没有任何有用的消息。看着空空如也的网站页面陆子谦坐在那里点燃了一支烟,不一会儿烟雾缭绕几乎要把整个房间填满。看着缭绕的烟雾他看着上面回忆着刚才那个中年男人说过的话。

“那人之前说过以前的红阳教学楼现在改成了盛昊公司,为什么要改?盛昊公司不是楚九歌的公司吗?他之前也说过这件事和楚九歌家里也有关系,难道说那件事情就是楚九歌家里人干的?”想到这里陆子谦再次打开电脑在网站上搜索盛昊公司几个关键字眼。果然出现的结果让他有了信心。他看着关于盛昊公司的介绍原本皱着的额头渐渐舒展起来。

“盛昊公司始建于1990年,是一家集广告设计,发行等一体的广告传媒公司………”后面大多数内容陆子谦早已知晓,不过让他好奇的倒是后面的内容。

“盛昊公司由楚天雄投资兴建,直到现在已跻身全国广告公司前十强。”

看到这里陆子谦恍然大悟,他拍了拍脑门自言自语道:“原来这件事真的和楚九歌她家有关系,这个楚天雄想必是楚九歌的父亲。现在可真是碰上个硬碴子。”

来不及多做思考他继续查找盛昊公司其他方面的消息,包括当初修建这家公司的承包商,施工单位,甚至精确到施工队员。这是一项比较大的工程,看陆子谦此刻认真的样子他是要在这里死磕了。

下午江诗雨先是带着杨徜偲来到理发店给她剪了个适合她的发型,然后带着她来到附近的一家万达广场逛了个遍。期间江诗雨带着她逛了几家服装店给她买了好几套衣服,接着又拉着她到里面的化妆品给她买了几套化妆品。一整个下来杨徜偲像是变了一个人,看着让人眼前一亮的杨徜偲江诗雨赞许道:“我就说嘛你的底子并不差,这不活脱脱的一个小美女。”

经江诗雨这么一夸杨徜偲害羞的低下头,看着手里大包,小包的东西小声问道:“姐姐这些东西花了不少钱吧?”

“钱不钱的倒是无所谓,我答应过他要照顾好你的自然不会食言。你就不用担心了,这些天权当来这里好好玩了。”

“谢谢姐姐!你真好!”看着眼前这位善解人意的漂亮姐姐杨徜偲心里对她的感激又多了几分。

“走吧小思,姐姐带你去那边的电玩城玩。”江诗雨拉着发呆的杨徜偲走向旁边的电玩城。

“电玩城是什么东西啊?”杨徜偲第一次听到这个词汇好奇的问道。

“那是一个很好玩的地方,一会儿去了就知道了。”说话间已经拉着她走了进去。

杨徜偲今天算是开了眼界,以前的自己只有在家里干农活,做家务的份。遇到陆子谦之前她甚至一度认为自己这一辈子就这样平庸的过去。遇到陆子谦之后她渐渐对他产生了情愫,心里有一种和他在一起共度余生的想法。可是今天她才知道原来城里人的生活是这样,那些和自己同龄的女孩每天有穿不完的新衣服,化妆品,甚至还可以去这个所谓的电玩城玩。眼前的这个电玩城简直和城堡一样,她做梦的时候甚至都不敢想象。想到这里心里突然感觉很难受,原来贫穷是这么可怕的一件事,它几乎剥夺了自己所有对美好事物的幻想。

江诗雨在抓娃娃机上玩的正起兴,看着站在一旁发呆的杨徜偲问道:“小偲,别傻站在那里了,过来玩一会儿啊。”

“姐姐我没玩过这个,不知道怎么玩。”杨徜偲有点自卑的低下了头。

“没事,过来我教你。”说着拉着她靠近娃娃机一只手拉着她说道:“看到这个摇杆了吗?等我把硬币投进去的时候你按着旁边的绿色按钮,然后这个摇杆就会下降,等抓到娃娃后它就会走到前面这个洞口,最后你松下按钮就可以了。”说完她投下了几枚硬币对她说道:“小偲,现在试一下。”

杨徜偲第一次玩这个娃娃机看起来有点紧张,她的手死死的按住绿色按钮,里面的抓子复位了她还在按着。看到她这个样子江诗雨有那么一瞬间好像看到了以前的自己,自己小时候何尝不是这个样子呢?记得第一次来电玩城的时候自己当时的状态和此刻的她差不了多少。想到这里她走了过去温柔的说道:“没关系我们慢慢来。”说着又投了几枚硬币说道:“来我教你。”说完她的手和杨徜偲同时按着按钮:“你看就这样等它进去抓到布娃娃后,然后它就会慢慢朝这边的洞口过来。”

“碰……”的一声一个米老鼠的布娃娃应声落地。江诗雨走到洞口把布娃娃拿出来递给她笑了笑:“你看这不抓到了吗?”

“姐姐你真厉害!”

“多玩几把就会了。走,我们去玩其他的。”说完江诗雨拉着她去玩其他的游戏设施。

晚上六点楚九歌下班开车回到自己的家里,此时的家里只有她母亲,管家。她放下东西坐在沙发上看着她母亲问道:“妈,老爸还没回来啊,从过年到现在我都没见他几次面,他真有这么忙吗?”

“九歌你还好意思说,你爸爸在家的时候你自己却忙着其他的事,大过年的也不知道你在忙什么。现在你爸在忙工作你却说这样的话。”白慕寒看了一眼楚九歌有点幽怨的说道。

“妈,我错了,打住别说了。老爸最近在忙什么啊?说一下说不定我能帮上忙。”楚九歌巧妙的转移了话题。

“哈哈,你有这份心就行了。不过你爸爸这个忙你还真帮不上。他最近在忙着竞选市长,所以一时半会儿可能回不了家。”

“哦,这样啊,那我知道了。”楚九歌点了点头继续坐在那里。一旁的管家听到这个消息突然一怔,不过随即转身忙着其他的事。

“对了九歌,最近也没见奕阳回来,你们俩个到底怎么回事?”白慕寒看着楚九歌一个人突然想起了何奕阳已经好久没回到这个家里忍不住问道。

本来心情还算不错的楚九歌一听到这个问题整个人瞬间不好了,她看着母亲不耐烦的说道:“妈你怎么又问这个问题啊,他爱来不来。”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你们俩个还没离婚呢,现在你们还是合法的夫妻关系呢,有什么问题就尽早解决,难道你就打算一直这样拖着?”

“妈,你就放心吧,这件事情我自己会解决的。”说着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客厅回到自己的房间。

“你看看你这孩子,才刚说你几句你就不乐意听了。真是拿你没办法。”

楚九歌回到房间想起刚才母亲说的话气不打一处来,本来想着收拾一下东西出去散散心,可是仔细想想母亲的话也不无道理,这样一直拖着也不是个办法,是时候解决一下她和何奕阳之间的事了。想到这里她拿出手机找到何奕阳的电话拨了过去。

何奕阳自从和楚九歌闹矛盾离开那个房地产公司之后每天就是吃喝玩乐。这天他在另外一个城市和几个朋友在一家酒吧里喝酒,他的旁边围着一群长相靓丽,穿着性感的女孩儿。她们一直不停的给何奕阳敬酒,此时的他喝的醉醺醺的,一只手端着酒杯另外只手在其中一位美女的大腿上放肆的抚摸着。

“等会儿,我去接个电话。”就在他玩的开心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他拿起手机走到附近的洗手间看都没看直接接听起来。

“喂,谁啊?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何奕阳拿着电话口齿不清的说着。

“何奕阳,你这段时间倒是挺潇洒。怎么这个时间就不能和你打电话?”楚九歌从他的声音中猜到他在喝酒没好气的反问道。

听到电话对面那个熟悉的声音他一下子清醒过来,拿起手机看到那个熟悉的号码整个人瞬间变的郁闷起来。他整理了一下情绪继续说道:“原来是楚九歌啊?这次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这两天你抽个时间回来一下,我们俩拖了这么久是时候解决一下这个问题了。”楚九歌平静的说道。

何奕阳听到楚九歌的这句话瞬间明白了她打电话的意义,想了一会儿说道:“好吧,这两天我就回去。”

“嗯,很好!你回来的时候说一声,到时候我们约个地方把这件事解决了。”说完楚九歌挂掉了电话。

何奕阳晃晃悠悠的从洗手间出来,此时的他已经没有刚才喝酒时的激情,匆匆告别完朋友打了一辆的士回到了酒店。

楚九歌挂掉电话后气就打一处来,听着刚才何奕阳说话的语气她甚至都能想到何奕阳的样子。现在的他倒是挺潇洒,整天就是吃喝玩乐的,说不定现在正在和哪个死女人鬼混。

“放心吧何奕阳,我绝不会让你得意太久的。就算是离婚了我也要让你为你以前做的事付出代价。”想到这里她已经没有心思在房间里呆着了,她拿着自己的手提包带上手机打开房门准备出去。

刚走出大门的时候就看到管家放下手机,看样子是刚刚打完电话。她笑着对管家说道:“冯叔我有事先出去一下,一会儿我妈要是问起来您就和她说一下就行了。”

“好的,楚小姐,你自己一个人小心一点。”

“嗯我知道了。”说完楚九歌走到车库开着车离开了家。

看着楚九歌离去的影子管家悻悻的说道:“还好她没听到谈话的内容。”说完之后关上了大门回到自己的房间。

楚九歌家是一间四栋楼的豪华大别墅,楚九歌自己住在二楼,她的父母住在三楼,四楼是一间小型的影院,里面可以K歌,看电影。管家的位于一楼楼梯左边的一个一百五十平米的房间。楚九歌一家对这个管家还算是不错的,这间房间相当于五星级酒店的待遇,里面的设施应有尽有。可是他自己却不这么认为,因为在他心里一直埋藏着一个秘密。现在这个秘密慢慢的就要揭开了。

他走到窗户边看了一眼,确定没人后从一个柜子里拿出一个小盒子,他小心翼翼的打开盒子拿出一张照片深情的看着。

“小湉,放心吧过些天我就能为你报仇了。虽然说那个人现在手眼通天但是我有办法把他从上面拉下来,我一定会让他为自己曾经做的坏事付出代价!”说完他把照片重新放到盒子里然后把盒子放到保险柜里。

刚才他正是和陆子谦通话。从电话中得知陆子谦已经查到了当年的施工方和个别的施工人员,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如果继续查下去的话肯定会找到端倪。当年的红阳教学楼红围巾事件自己也是经历者,死去的那个人正是自己的女朋友,如果不是那件事的话他和女朋友也应该领证结婚,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可是这一切都被那个人毁了,不知多少个夜晚他都会从睡梦中惊醒,小湉临死前的模样深深的刻在自己的脑海。可是现在他看到了希望,说不定在陆子谦的帮助下那个人很快就会遭到应有的惩罚。

晚上七点半江诗雨带着杨徜偲来到商场附近的一家火锅店,杨徜偲看着眼前的菜肴仿佛做梦一样,以前的她哪里吃过这种东西。

“小妹妹,别愣着了这些菜都可以吃了,再不吃的话一会儿就不好吃了。”说话间江诗雨夹了几个丸子放到她碗里。

“真好吃!”杨徜偲吃了一个丸子由衷的说道。

“好吃你就多吃点,不够的话我再点。”

“姐姐今天真不好意思花了你那么多钱。”正在吃菜的她看着江诗雨心里总觉得过意不去愧疚的说道。

“小妹妹说这话就见外了。今天这些花不了多少钱,以后你赚到钱就知道了。”

“嗯,不过到现在我还不知道干嘛呢,我从农村过来什么都不会,也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说到这儿杨徜偲神情有些沮丧。

“没事,慢慢来就行了。”江诗雨又给她夹了几块肉继续说道:“姐姐和你一样也是农村的。记得姐姐刚来这边的时候也是什么都不懂,在公司上班的时候也是什么都不会处处遭人嫌弃。可是姐姐不服输,不会的东西努力学会,我就是要证明给那些看不起我的人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们我并不比他们差。”不知怎么的江诗雨看着眼前的杨徜偲好像看到了以前自己的影子一般,不经意间和她说了这些话。

杨徜偲听到她说的这番话敬佩感油然而生,她用崇拜的眼神看着江诗雨说道:“姐姐你真厉害,我以后要像你这样能赚钱就好了。”

“小妹妹加油!以后说不定你比我更强呢。”

不经意的谈话时间悄然溜走,她们俩个也吃的差不多了。江诗雨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对着一旁的杨徜偲说道:“小妹妹吃饱了吗?没吃饱我再点。”

“姐姐我吃饱了。”杨徜偲满足的笑了笑。

“嗯,那就好。吃饱了我们就走吧。”说完拉着她一起去前台结了帐。

经过一番不懈的努力陆子谦终于找到了当年建造盛昊公司的承包商和施工方几名重要的人员名单。可当打开那几个人的资料时不由得吃了一惊:这几个人无一列外现在都成了富豪,其中几个甚至还是本市的重要官员。

“看来这些人和楚天雄之间有不寻常的关系。可是当初为什么要把那个教学楼改成现在的广告公司?难道仅仅只是为了开发需要,还是说为了掩藏某个秘密。那个人迫不及待的让我查当时的红围巾事件还说和楚家有关系,难道他说的那个幕后凶手是楚天雄。如果是他的话那这件事就说的清楚了。不过这个楚天雄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没有证据的话是不能轻易动手的。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弄清楚当年的红围巾事件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看来还是要找那个人问个清楚,要不然这件事根本无从查起。”想到这儿他关上电脑拿着那些现金走出了鬼楼。

晚上九点小张走到办公室却没见钱队的身影,他四周环顾了一下走出去问旁边的一名警察,在警察的指引下他来到了资料室。

“钱队你怎么跑到这儿了。”小张急切的说道。

“我找一下资料。”钱队翻阅其中一张资料仔细的看着。

“谁的资料啊?”

“宋晖曜。”

“宋晖曜?”小张愣了一下随即缓缓说道:“哦,这个宋晖曜不是那个幻梦酒吧的老板吗,队长你找他的资料干嘛啊。”

“今天我拿着那三个人的手机让技术部的同志帮忙复原,通过对通话记录进行对比,其中一个号码和这三个通话记录异常频繁,经过定位显示的位置在幻梦酒吧。所以我才要来到这里找他的资料。对了,你查的怎么样了?”钱队抬头看了一眼小张问道。

“通过对那三名失踪女孩的社会关系走访得知她们都不是本市的人,而且她们都是通过一个叫做方同的介绍来到的山明市,之后来到这边都莫名其妙的失踪。不过这个方同到现在还没有消息,我已经把这个介绍人的照片和资料发给小王让他去户籍室去找一下,估计很快就有消息了。”

“估计这个介绍人只是他们这些人其中的一环,我这边通过对宋晖曜的调查发现表面上他是酒吧的老板,其实这个酒吧只不过是他的一个避难所,背地里他干过不少见不得光的事。我怀疑他是利用酒吧之便背地里干一些拐卖女孩的勾当。值的一提的是这个酒吧楚九歌也有一份,甚至可以说没有她这个酒吧就开不起来。”

“那这个楚九歌知道宋晖曜背地里干的这些事吗?如果知道那我们调查的难度可就增加了。”提到楚九歌小张的神情变的很是难看。

“这点不用担心,现在的当务之急尽快查到这个拐卖女孩组织背后的关系网,要不然的话还会有更多的女孩失踪。小张,明天你去找一下那个叫做杨徜偲的女孩儿,这几天太忙了差点把这个重要的人忘了。”

“嗯,我知道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