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四十五:筹码

2月27日早上八点XC区汽车站内杨徜偲拖着笨重的行李整个人有点无措的环顾着四周,来来往往的陌生人让她有一种异常不安的感觉。虽然这是她第二次来到这里可还是像无头苍蝇一样费了好大力气才从汽车站走出来。

自从上次和陆子谦分别后她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每当一个人的时候脑海里就不受控制的出现陆子谦的画面。这样煎熬的过了一段时间后母亲的病也好了起来,经过心里一番斗争之后她鼓足勇气和爸妈说出自己心里的想法:她要去城里找陆子谦。得到父母的同意之后匆匆的收拾行李之后便踏上了去往城区的汽车。

杨徜偲望着高楼林立的街道和川流不息的人群整个人显得特别扎眼,此刻她的穿著打扮和大街上衣着光鲜长相靓丽的俊男美女简直天壤之别。在她等待的短短几分钟就有不少人向她投以奇怪的目光,更有甚者在她身后议论纷纷。杨徜偲委屈的撇着嘴强忍着伤心拖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漫无目的的走着。可让她没想到的是在她身后的不远处有一个人悄悄的跟在了她的身后。

处理完沈璐垚的后事楚九歌的生活也步入正轨。前段时间公司里面的大小事宜全权交与她的秘书小婷代理,好在小婷这个人的业务能力也挺强所以最近一段时间公司里并没有出现太大的问题。

回到公司后楚九歌看到小婷递过来的一叠报表粗略的看了一下满意的点了点头对小婷说道:“最近一段时间辛苦你了,有时间可得好好犒劳你一下。”

“老板说的哪里的话,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对了,你的事情处理完了吗?看你的神情最近休息的可不是很好,一定要注意身体啊。”小婷关切的问道。

“放心吧我没事的。对了,一会儿我出去有点事情公司里的事你先帮我照看一下。”

“好的。”

楚九歌起身匆匆离开了公司。

最近一段时间XC区不很太平,自从沈璐垚的事情发生以后警察加大力度在各大街道尤其是一些废弃的鬼楼里安排了大量的警力。这样一来给躲在暗处的陆子谦的行动带来了诸多不便,不过陆子谦并没有因此收手,他的能力绝不仅仅局限于电脑的黑客技术和打打架那么简单,他的乔装技术更是一流。

某个网吧里一个穿着普通的年轻人坐在电脑面前不停的敲击着键盘。电脑屏幕上显示的是最近比较流行的游戏“英雄联盟”。看着对方一个个被杀,他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突然他的笑容凝固了,本来敲击键盘的手悬在半空,眼睛死死的盯住旁边的对话框。沉默半晌他回复了对方几句后匆匆下了机离开了网吧。

下午一点江诗雨办理完出院手续准备离开了医院就在这时自己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接到电话的一瞬间她整个人愣在了那里,放下电话她警觉的看了一眼四周然后才开始说话。

“你他妈的是不是有病!这个时候打电话你不要命了!”江诗雨的心提到嗓子眼,现在警察对她的怀疑并没有解除,说不定就在某个角落秘密监视着她,万一被他们发现了那后果就不堪设想。

“江诗雨你不用这么紧张,我来只是好心祝贺你出院的,你可不要辜负我的好心啊。”电话那边陆子谦笑着说道。

“呵呵,你会有这么好心?说吧有什么事?”江诗雨一脸不屑的问道。

“我想你应该没忘记我们之前说过的话吧,现在能帮你做的事情我都帮你做了,你应该也遵守自己的承诺给我一些我应得的东西了吧?”

江诗雨听完冷笑一声:“放心该给你的我一分也不会少给你,只不过在这个节骨眼上你最好小心为妙。”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收到属于我的东西后我便会离开这里不会再给你造成任何困扰。”

“那就好!”江诗雨笑笑说到转身走出医院门口正准备打车回家刚好看到站在不远处的楚九歌。

“诗雨怎么这么着急出院啊?你的身体完全好了吗?”楚九歌跑过来说道。

“没事了,现在身上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住在医院这段时间对我来说简直是一种折磨。还是早点出院吧,要不然我估计会在里面疯掉的。”江诗雨笑着说道。

“那就好,现在你要去哪儿?还是说先让我带你出去兜兜风?”楚九歌晃了晃手里的车钥匙。

“我现在很想回住的地方看一下,自从出事以后就没回去了。你现在有时间的话可以送我回去吗?”江诗雨用恳求的眼神看着楚九歌。

“当然可以!我们俩个就不要这么见外了。”说完打开车门示意江诗雨进去,自己打开前车门坐在了驾驶座位上。

“九歌这一段时间真是麻烦你了,因为我的事让你忙前忙后的。”江诗雨看着开车的楚九歌一脸歉意的说道。

“诗雨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好像是变了一个人?我们俩个这么久的朋友了跟我还说这么客气的话?你发生这些事情是谁也没想到的,你心里千万不要觉得亏欠别人什么。”说完自己聚精会神的打着方向盘。

楚九歌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心里面对后面这个曾经自认为最熟悉,最信任,最不会背叛自己的朋友也有点怀疑。她甚至会想自己为她做了这么多事值的吗?

这几天她让人查了江诗雨的账户以及最近和人际关系,让她意想不到的是江诗雨竟然和何奕阳联系密切。“难道以前何奕阳身上的香水味就是江诗雨?”想到这里楚九歌已经不敢继续下去,她很害怕哪天真的和江诗雨反目成仇?可是她这个人最恨别人背叛她,尤其是自己身边的人。况且楚九歌已经在秘密收集何奕阳的一些证据,争取让这个背叛自己的男人付出代价。

楚九歌想到这里一时入了神竟忘记自己此时正在开车。坐在后座的江诗雨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虽然她这一次成功逃掉一劫可是陆子谦这个大麻烦依然还在,他就像潜伏自己身边的一颗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给自己带来灾难。而且眼前的楚九歌好像已经对自己产生了不一样的态度,难道她发现了什么?

江诗雨看了一眼前面的楚九歌可就是这一眼差点没把自己的魂吓飞,眼看就要撞上迎面而来的车辆而此时的楚九歌竟然没任何反应。

“九歌!小心前面有车!”江诗雨大声喊道。

楚九歌这才反应过来急忙踩着刹车,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如同一记炸雷撕破两个人的耳膜。万幸的是车停了。

是的,车停了,距离前车只有几公分的地方停住了。楚九歌惊魂未定的握着方向盘额头上的冷汗忍不住顺着脸颊滴落。她这才转过头来看向江诗雨,此时的江诗雨因为受到惊吓脸色变的苍白,瘦弱的身躯控制不住的抖动着。

“不好意思诗雨都是我的错,你没事吧?”楚九歌看到江诗雨这样心里很是愧疚原本白皙的脸蛋也因此变的通红。

“我没事,我没事。”江诗雨捂着胸口勉强笑了笑。

楚九歌坐直身子重新启动车子,在和前面司机擦肩的一瞬间透过车窗她看到了司机骂骂咧咧的样子。不过她并没有放在心上开着车子来到了江诗雨的家里。

陆子谦离开网吧来到了一个人迹罕至的公园,虽然现在才是下午四点可是天色却已经慢慢暗了下来。他小心翼翼的四处张望了一下走到一个草丛比较茂密的空地,果然在他前面不远处站着一个人,只见那个人穿了一件黑色的衣服,头上戴着一个棕色的鸭舌帽,手上提着一个黑色的公文包身姿挺拔的站在那里。

“是你约的我吗?”陆子谦小心的问道,另外一支手不经意间摸向口袋里的匕首。

“年轻人不用紧张,我约你只是和你谈一些合作上的事情。”那人转过身来笑呵呵的看着陆子谦。

陆子谦一头雾水的看着眼前奇怪的中年人,撇了撇嘴冷呵一声:“呵呵,合作?凭什么?”

“是的,陆先生就是合作的事情。”那人微微颌首。

“你认识我?还是你已经暗自查清了我的底细?你是谁?!”陆子谦眼神陡然一冷直勾勾的盯着他。

那个中年人依然轻松的说道:“我知道换作任何一个人被一个莫名其妙的人约出来都会感到不舒服,更何况是陆先生你。不过我可以给你看一样东西,这样的话我们之间也算有个筹码。”说完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张照片递给他。

陆子谦接过去看到照片的一刹那整个人瞬间呆愣在那里,接着手里的拳头不由自主的握在一起。

“你从哪里弄的这张照片?她怎么了?”陆子谦咬紧牙关目露凶光慢慢向那人靠近。

“她现在暂时安全,不过过段时间我就不知道了,所以,陆先生留给你考虑的时间不多了。”中年人淡定自若的说道。

“你在威胁我?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你如果调查过我想必知道威胁过我的人是什么下场。”陆子谦冷笑着看着他。

“这我当然知道,不过想必你是误会我了,这个人不是我绑的,照片后面有她的现在位置。不过你要答应我和我一起合作。不然的话即使你找到她也不敢保证下次什么时候她再一次以什么方式出现在你面前。”

“有意思,你还是第一个敢和我这样说话的人。好!我答应你!不过我奉劝你一句,不要在我面前搞什么花样,不然你的下场会很惨!我可不管你是谁。”

“那好吧,今天就先说这么多,以后需要你的时候我自然会找你,最后希望我们合作愉快!”说完中年男人昂首阔步离开了那里。

陆子谦吐了一口吐沫看着那人离去的背影狠狠骂了一句看着照片上的位置陷入了沉思:小思你不该这个时候来这里啊。说完他四处看了一下绕过了公园朝着另外一条路走去。

XC区西南方向成化大道西边三百米有一个废弃已久的仓库。此时虽然才晚上六点可是在这边几乎看不到任何光亮,仓库由六个可移动铁皮房组成,在最前面铁皮房前面装了一个铁门,远远的看去就像是停靠在这里的一辆绿皮火车。在这漆黑一片的铁皮房里其中一间亮着微弱的光,透过光亮依稀可以看见下面的位置上坐着一个人,哦,不,准确的来说应该是绑着的。只见那个人的手脚被绳子固定住,嘴上塞着一块黑布,身子费力的扭动着。

“你去外面看一下别让别人发现了。”不远处的两个人站在一旁其中一个戴着墨镜的光头对另外一个抽着烟身材消瘦的人说着。

“好嘞哥。”那人扔掉手里的香烟在地上踩了几下走到外面。

“光头”走到被绑着的那人面前摘掉墨镜露出凶狠的目光看着椅子上的那人冷冷的说道:“小姑娘你最好老老实实的坐在这里别动,一会儿我问什么你就回答什么?知道吗?”光头说完拿开她嘴巴里的那块布另外一只手握着拳头在女孩面前晃了晃。

杨徜偲害怕极了,她眼泪汪汪的看着眼前这个凶神恶煞的人。她自己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刚出站没多久就被坏人盯上,然后莫名其妙的被带到这里。此时此刻她多想陆子谦能过来救她啊,可是……她连他的联系方式都没有。

“我刚才搜过你的行李了什么东西都没有,唉,我说你出门都不带现金和手机的吗?”

“我的家里很穷出门的时候没带多少钱,至于你说的手机我更是没钱去买。大哥我真的没钱求求你放过我吧。”杨徜偲可怜巴巴的哀求着光头。

“小姑娘你怎么这么天真呢?我好不容易才把你弄到这边怎么可能轻易放过你?至于你说没钱那我也可以让你用别的方式帮我赚钱啊。”光头男猥琐的看着她。

杨徜偲被他看的发毛听到他说的别的方式赚钱更是心里七上八下的,她颤微微的问道:“你要带我去哪儿?”

“带你去一个好地方。你刚才不是说你家里不是很穷吗,只要你去了那个地方你马上就不愁吃穿了,不仅如此你还可以让你的家里人过上好日子。”光头男看着眼前这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毫不顾忌的说着心里那个罪恶的想法。

“那是什么地方?要做什么?我没上过几年学什么都不会做。”杨徜偲还不知道光头的罪恶想法天真的回答。

“哈哈哈哈!”光头男的被逗的哈哈大笑,他看着眼前这个穿着朴素却异常天真的女孩说道:“说实话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你谈过男朋友吗?”

“没有……”杨徜偲用力摇摇头。

“这么说你还是个处?那我真是太幸运了,如果这样的话岂不是能卖个更高的价钱。”光头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光,然后掏出了手机拨通了电话。

听到这里杨徜偲心里大概明白一二,看着光头男罪恶的嘴脸不仅忍不住痛哭流涕。可是她现在能怎么办呢?如果真的这样的话那自己还不如死了算了。“陆子谦你到底在哪儿?”杨徜偲内心里绝望的呼喊着。

陆子谦找了事先准备好的人皮面具和假发戴上,穿着一件很普通的黑色羽绒服坐上一辆私人出租车来到了附近,打开手机定位好一番功夫才来到照片上杨徜偲所在的位置附近。他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在黑夜里摸索着,走到一处由几个铁皮房连接的房间面前他停了下来。看着不远处铁皮房陆子谦陷入了沉思:“小思会不会就在这里?”他拿起照片仔细端详了一下,照片中杨徜偲里面所处的环境和眼前这个铁皮房的高度差不多,如果没猜错的话她应该在里面。

“管不了这么多了,晚一会儿小思就可能多一份危险。”说完陆子谦踏着夜色悄悄靠近这个仓库。

“小姑娘地方我都帮你找好了,只要你肯卖力工作不久你和你的家人都会过上好日子的。”光头放下电话笑着朝杨徜偲这边走来。

“你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就死在你面前!”看着一步步逼近的光头杨徜偲大声喊道。

光头愣了一会儿随即嘲笑道:“小姑娘像你这种的我见多了,刚开始都是闹得要死要活的,可到最后不全都乖乖就范。”光头没有理会她慢慢靠近她,他的一直粗糙的手在她的脸上摸来摸去抬着她的下巴面露难色的说道:“你这个样子是绝对不行的,等会儿先给你画点妆,要不然你现在这个脸可赚不了多少钱。”

杨徜偲知道自己已无路可走突然她突然咬紧牙关口腔里立刻流出了一股殷红的鲜血。光头见势不妙立刻伸出手指撬开她的嘴巴,好在他反应及时杨徜偲只是舌头表面咬破了一点点。光头见状气急败坏的给她一个耳光:“他妈的你发什么疯啊!实话告诉你有我在你别想这么轻易的死去。”说完把那块破布撕成条绑在她嘴巴中间以防止她再次咬舌头。

陆子谦来到仓库的铁门前,躲在暗处的他偶然间发现在大门里面望风的一个柔弱的年轻人。他悄悄的来到铁门旁边捡起地上的一块石头朝着大门砸去然后悄悄躲在后面。

正在抽烟的年轻人听到声响立刻警觉起来,他扔掉手里的烟头走到外面伸出头一看究竟可就在这时陆子谦突然用手狠狠摁住了他然后拿着匕首顶在他的脖子上:“别出声,要不然我会立刻捅破你的喉咙。”年轻人哪见过这样的架势看着眼前这个人吓的两腿直哆嗦战战兢兢的点点头。

“快点把门打开!”陆子谦摁住他的头说道。

那人不敢有丝毫的反抗颤颤巍巍的用手指了指口袋,陆子谦立刻伸向他的口袋拿出钥匙。正当他准备开锁的同时年轻人突然挣脱他的束缚一个劲的往里面跑,正当他准备开口喊叫的时候陆子谦迅速打开了门锁然后一个健步冲上前去就将那人踹倒在地,年轻人还想挣脱陆子谦却不再给他机会,只见他握紧拳头狠狠的朝那人的喉咙上砸去。只是一瞬间年轻人倒在地上抽搐,嘴里一直不停的口吐鲜血。

陆子谦没有机会径直朝里面走去。此时光头看着不再反抗的杨徜偲整个人也慢慢放松下来,只见他抽着烟拿起电话给外面望风的人打电话。可是电话那边却出奇的安静,光头意识到不对劲捡起地上的钢管气势汹汹的朝外面走去。可是刚走到第三个铁皮房就和向里面走来的陆子谦撞上了。看着迎面走来的陌生人光头目露凶光晃了晃手里的钢管对他放狠话:“呦,我说怎么给他打电话没反应,原来是有人进来了,我不管你是谁不想死的话快点滚出去。”

“谁死谁活等会儿你就知道了。”陆子谦悠然自得的摆弄着手里的匕首。

光头怒气冲冲的拎着钢管朝陆子谦挥来,陆子谦并没有躲闪而是径直走到他跟前直到光头手里的钢管即将打到自己身上的时候他灵巧的躲过光头的攻击。可光头哪肯这么轻易放弃只见他用手死死抱住陆子谦的腰试图把他摔倒在地。陆子谦见状也不和他多纠缠,只见他一直腿向后伸出一步另外一只脚缠着他的左脚然后猛的向后一腿光头顺势就摔倒在地。与此同时陆子谦迅速蹲下用膝盖死死顶住光头的脖子,光头虽然被压的说不出话来可是嘴巴一直嘟嘟囔囔说个不停。

陆子谦见状慢慢收起了膝盖光头这才骂骂咧咧道:“你小子有种,不过就算你杀了我也没用,我已经打电话给买家了,不一会儿他们就会过来。即使你今天能把她救走,那你敢保证以后她还能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你面前吗?哈哈!”光头狂妄的笑着此时的陆子谦掏出匕首腾出一支手伸向光头的嘴巴里竟硬生生的把他的舌头割了下来。

“我不管你的买家是谁,就算是天王老子来我要保护的人他也得给我让道。滚!回去告诉你的买家就说我随时恭候他大驾光临!”说完拿出匕首朝他的大腿处狠狠刺了下去。

光头拖着满是鲜血的腿踉踉跄跄的一点一点向艰难的爬行。陆子谦没有理会他径直朝着里面走去,当他看到绑在椅子上的杨徜偲时快步跑了过去。看到有人朝自己这边跑过来杨徜偲立刻惊恐的向后退,可是由于退的太用力自己连带着椅子一块儿倒了下去。陆子谦见状连忙将她扶了起来,此时的杨徜偲一脸惊恐的看着眼前这个陌生人。想说话嘴巴却被红布塞着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看到杨徜偲变成这个样子陆子谦心里一阵愧疚,他赶紧解开她身上所有的绳索杨徜偲却发疯一般跑了出去。陆子谦赶紧冲上去拦住了她这才向她解释道:“小思是我啊,北溪啊。”说完扯开自己脸上的人皮面具以及头套,看着眼前这个熟悉的人杨徜偲这才缓过神来抱着他一顿痛哭:“杨北溪你怎么才来啊?你要是再晚来一会儿恐怕我就……”说完似乎还不过瘾一个劲的打着陆子谦的后背。

“不好意思小思我来晚了,让你受了这么多委屈。好了别在这儿傻站着了,一会儿这里不安全我们要马上离开这里。”说着继续戴上人皮面具和头套拉着杨徜偲走了出去。

杨徜偲的情绪因为陆子谦的到来也慢慢平静下来,看着眼前戴着面具的陆子谦她心里有好多疑问:“为什么他要戴上面具?我也没联系他为什么他会知道我在这里?难道只是巧合?”看着一直盯着自己的杨徜偲陆子谦笑了笑:“小思我知道此刻你心里有很多疑问,等有时间我再慢慢和你解释。现在的当务之急要赶快离开这里。”

“嗯,我知道了。”杨徜偲用力的点了点头,虽然自己心里有好多疑问,毕竟自己此时已经安全了,她时不时偷偷看着陆子谦嘴角幸福的笑着。

“小思你来的时候有带行李吗?”刚走没几步陆子谦突然停下脚步看着杨徜偲问道。

“带了,不过……”杨徜偲羞愧的低下了头小声说道:“刚出车站没多久就被刚才那两个人抢了,身份证还有钱都在那里。”

“我知道了,放心吧我一定会把这些东西给你找回来。”说完拉着她继续走着。

“啊!”杨徜偲突然大喊了一声,陆子谦停下脚步看着杨徜偲只见她用手指了指旁边还在爬行的光头。陆子谦笑了笑:“没事的,他只是不小心把自己弄伤了。”说着走到光头面前晃了晃他明晃晃的脑袋问道:“她的东西是你们抢走的吧?在哪儿?”光头看到陆子谦已经没有刚才的猖狂,他的嘴巴的鲜血还在冒个不停,一支手哆哆嗦嗦指着不远处的角落。陆子谦顺着他指的方向走了过去果然发现了一个用大袋子装的行李。他拿起行李走到杨徜偲面前说道:“小思你看一下是这个吗?打开看一下有没有少什么东西?”

杨徜偲看着一直流血的光头吓的赶紧拿着行李背着他打开看了一下。

“东西没少。”

“那就行,我们走吧。”

“那他怎么办?”杨徜偲指了指光头。

“他们是自作自受,就让他们在这里自生自灭吧。”陆子谦冷漠的看着光头说道。

“他们?你是说还有一个?”

“对,另外一个在前面的大门口,好了我们赶紧走吧。”陆子谦拿着行李杨徜偲跟在他后面两个人悄悄离开了那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