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四十四:调查

2月25日早上十点沈路燚拿着姐姐的照片从旅馆门口一脸失望的走了出来,来到这里几天他一直没有放弃过寻找姐姐的下落。可是他几乎跑遍了这里一大半的地方问了数不尽的路人关于姐姐的消息仍旧一无所获。刚开始他有想过去警察局问一下姐姐的下落可总感觉好像姐姐遭遇了什么不测索性就没去可是现在……

“姐姐,你到底在哪儿呢。”沈路燚有点绝望的喊道。万般无奈之下他拖着沉着的步伐来到了附近不远处的警察局准备试一试运气。

警察局刑侦大队办公室内钱志忆和几个警察一脸严肃的在那里分析案情,他把从案发现场拍的照片写了编号挂在黑板上面指着其中一张对其他几个人说道:“案发现场发现的纸箱和上次在蒙明山发现的箱子几乎一模一样,只不过上次的箱子是放倒的这次是立起来的。为什么凶手这么执着用同样的箱子把不同的受害人装在里面?箱子外面绑着的那根尼龙绳又是什么意义?难道只是为了背着的时候比较方便吗?”

“上次是凶手雇人把另外一个受害者的尸体碎块搬到山上,里面虽然有沈璐垚的手机却少了重要的凶器目的就是为了混淆我们的视线。可这次如果是凶手自己做的他为什么要冒这么大的风险去做呢?我认为凶手很可能在挑衅我们警方。因为这次凶手把一凶器随意放到箱子里面目的就是为了告诉我们:“你看我都把凶器放在这里了你们要是再抓不到我的话……”小王没有把话继续说下去。

“我同意你的看法,不过要是凶手真的这么做的话那对我们可是很不利的。你们现在都很了解情况,局长对我们的办案效率很不满意如果不能及时抓到凶手的话估计我们这个刑侦大队的这几个人估计人也很难在生存下去了。现在要做的就是排查那座废弃楼周边的所有监控录像并且对附近实施二十四小时轮番看守,只要发现有关嫌疑人员要不惜一切代价将其抓捕归案!”

“是!”众人异口同声说道。

“小王一会儿你去查一下江诗雨亡夫文旻昊生前的社会关系,我怀疑他的事不像是一场简单的车祸那么简单。还有江诗雨最近一段时间的账户有什么异常或者有没有另外的账户,还有最后一点查一下她买车的时候有没有办理意外保险之类的,保险的最终受益人是谁。这些你要把查到的结果一字不漏的告诉我。”

“好的队长。”

“钱队外面有情况外面有一个自称沈璐垚的弟弟拿着沈璐垚照片现在就呆在外面的大厅。”一名警察大步跑过来对钱志忆说道。

“好的我知道了马上过去。”钱志忆愣了一会儿对在场的几个人说道:“你们去忙吧我去见一见沈璐垚的弟弟。”

钱队长大步流星的走着心里却有些矛盾:“如果真是沈璐垚的弟弟的话我该怎么和他说呢?这样直接说的话对他来说会不会太过残忍?”

警察局的大厅内沈路燚坐立难安,两只手紧紧的握在一起手掌心渗出一层密集的汗珠。

推开门钱队长就看到了坐在里面的一位少年,年龄二十二三,短发,戴着黑色的眼镜看起来一副学生气质的模样尤其眉宇之间和沈璐垚很是相似。看到沈路燚紧张兮兮一脸无措的样子钱队长有点不忍心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开口说道:“你就是沈璐垚的弟弟?”

“是,我叫沈路燚,警察叔叔我姐姐现在在哪儿?你们有她的消息吗?”沈路燚站起来焦急的说道。

“唉!”钱队长长叹一口气语气沉重的说道:“很不幸!你姐姐沈璐垚已经遭遇不测,晚会儿我们会通知你们家属去见认领。”钱队长心里想了很多说辞怎样才能不伤到这个稚气未脱的男孩,可是一开口还是以警察冷冰冰的语气一下子脱口而出。

“你说……你说什么?”沈路燚被这句话镇住了,身体僵硬的站在那里双腿一直不停的打颤看着面前的钱队长不相信的反问道。

“你刚才没有听错,你姐姐已经……”后面的话钱队长硬生生给憋了回去。

“对不起是我们的工作没做好。”钱队长像长辈一样拍着沈路燚的肩膀以示安慰。

沈路燚无力的坐在地上,眼泪不听话的从眼眶飞出。他怎么也不敢相信前段时间还在家里活蹦乱跳的姐姐现在竟然……一想到自己平时不少惹姐姐生气恨不得狠狠的打自己一耳光。

“都是我不好没有保护好姐姐,要是我能早点来找姐姐的话说不定她还活着。”沈路燚握着拳头狠狠砸了一下地板无比自责的说道。

旁边的几个警察不停的拦着他沈路燚这才慢慢安静下来。

过了十多分钟沈路燚的情绪渐渐有所好转,他抬起头看着钱队长说道:“我姐姐是因为什么原因死的?什么时间?在哪里遇害的?”

“沈璐垚的死因是被人用水果刀刺进腹部失血过多而死,死亡时间还有地点还不确定,不过很快就会有结果。”

沈路燚白了钱队一眼气冲冲的说道:“很快是有多快?我希望你们能尽快给我一个结果,也算是给在天堂的姐姐一个交代。”说完转身准备离开警局。

“沈路燚等一下!”正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钱队长叫住了他。

“还有什么事吗警官?”沈路燚冷冷的说道。

“下午去警察局的太平间去见你姐姐一面,也希望你的父母能尽快过来。”

“我知道了,谢谢!”沈路燚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可是刚一走出去整个人一下子瘫倒在地颤巍巍的拿出了手机拨通了父母的电话。

这是一个悲伤的下午,楚九歌在接到警察电话的那一刻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也崩塌了。虽然之前也曾做过最坏的打算,可真到这一刻她还是无法相信自己在电话里听到的。她拿出纸巾擦干眼睛里的泪水努力让自己变的镇静走到王雯芊所在的酒店扣响了房门。

“九歌你终于来了,璐垚有消息了吗?她现在怎么样了?”楚九歌还没走进来里面的王雯芊便迫不及待的跑到她面前急切的问道。

“现在跟我去一趟警察局,到那里你就知道了。”楚九歌不敢看着王雯芊的眼睛拉着她的手走出了酒店。

“九歌这么着急干嘛,我还没打扮一下呢,我总不能这样子去见璐垚吧?”此时的王雯芊天真的有点愚蠢可是正因为这样楚九歌心里才更加的难受,如同一把刀狠狠刺进她的胸口。

“都什么时候了还打扮?!”楚九歌带着哭腔冲着王雯芊吼道不由分说把她拉进了车里。坐在车上的王雯芊看到楚九歌这个样子似乎明白了什么,原本兴奋的脸一下子阴沉起来,她靠在车子的一旁两只眼睛呆呆的看着外面两只手掌默默合十心里在做最后一丝的挣扎。

太平间内沈璐垚安详的躺在那里。她的双眼紧闭,睫毛修长如果不是因为脸色太过苍白的缘故还真以为她在睡觉。她的身上盖着一层白布,一支脚的脚趾上挂着一张牌,牌子上面写的是死者的姓名以及年龄。

沈路燚站在不远处仔细端详着她,时不时露出微笑好像此时的姐姐还没有死,亦或者想到了以前和姐姐相处的快乐时光。可是当他摸到沈璐垚冰凉僵硬的手指的时候一时间又回到了残忍的现实,一时间又忍不住抱头痛哭。他也不知道这是他今天第几次哭了,可是只要一想到前不久还活蹦乱跳现在却是一具冰凉尸体的姐姐自己的眼泪便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胸口仿佛有一股无形的气压几乎快要挤爆他的心脏,他慢慢的转过身去把头扭向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姐姐你等下,马上爸爸妈妈就过来看你了。”

楚九歌的车在警察局门口停下来,楚九歌坐在车里对旁边的王雯芊严肃的说道:“雯芊一会儿进去后你要做好最坏的打算最好的心理准备,因为一会儿你看到的可能是你这辈子最不想见到的画面。”王雯芊听到这里整个身体一下变的软绵绵的,因为她知道自己最不想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在警察的带领下她们来到了太平间,每靠近一步她们两个的脚步就变的越是沉重,王雯芊更是走不动道需要在楚九歌的搀扶下才能勉强走了进去。

打开门的一刹那她们两个一眼就看到躺在那里的沈璐垚,楚九歌的身体变的僵硬,腿脚似乎也不停使唤,像一个电量不足的机器人一样缓缓走到她的身边。

看着沈璐垚苍白的脸她的情绪再也无法控制握着沈璐垚冰凉的双手眼泪决堤似的流了出来。

一旁的王雯芊在看到沈璐垚的一刹那更是整个身体倒在了地上,她一点一点艰难的爬到沈璐垚的旁边摸着她冰凉的双手痛哭流涕。

“璐垚都是我不好没有保护好你,如果要是我能跟你一块儿的话或许就不会是这样的结果了。”说完竟一个劲的打自己的脸。

“你这是干什么?你以为这样璐垚就能醒来吗?”楚九歌拦住她激动的说道。

“璐垚我知道我不算是一个合格的姐妹,一天到晚只知道忙自己的事情却忽略了你们的存在。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凶手逍遥法外的。”说完紧紧的握紧拳头咬紧牙关眉宇之间早已变的杀气腾腾。

站在一旁的沈路燚看到眼前两个女人为姐姐哭的这么伤心心里也有一丝丝慰藉,他拿出纸巾走到她们面前问道:“你们是我姐的朋友吧?谢谢你们这个时候还不忘过来看她。”

楚九歌这才注意到这里还有另外一个人,她接过纸巾急忙擦了擦泪水冷冷看了他一眼疑惑的问道:“你刚才说什么?她是你的姐姐?”

“没错,沈璐垚正是我的姐姐,我叫沈路燚。”沈路燚悲伤的说道。

楚九歌仔细看了他一眼发现他的长相确实和沈璐垚有几分相似,走上前去握着他的手说道:“你好路燚,刚才没太注意你我们都是沈璐垚的朋友,对于你姐姐的遭遇我深感遗憾。不过请你放心我一定会抓住凶手还璐垚一个公道。”

“谢谢!”沈路燚鞠躬致谢。

扑通一声王雯芊由于情绪太过激动晕倒在那里。楚九歌匆匆向沈璐垚做最后的道别背着王雯芊跑到了自己的车上之后一路飞驰把她送到了医院。

下午五点半沈璐垚的父母从家里急匆匆的赶来,看到躺在那里的女儿两个年近半旬的中年人瘫在床边痛哭流涕,沈母更是几度昏厥。无奈之下钱队长只能把他们一家安排到就近的旅馆暂且住下。离开旅馆钱队长回到警局刚想坐下就听到外面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钱队长走过去一看只见小张气喘吁吁的站在外面看到钱队咧嘴憨憨的笑着。

“快进来吧。”钱队冲着小张会心一笑。

小张刚进门就走到饮水机面前接了一大杯水咕嘟咕嘟喝个不停,钱队看到他这个样子既心疼又好笑冲着他笑着说道:“你一路上没喝水吗?”

“没时间喝,回来的路上我就听说在烂尾楼发现沈璐垚的尸体立刻马不停蹄的赶过来了。怎么样?现在有什么线索?”

“唉,还是老样子。”钱队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去那边查的怎么样?有什么新发现吗?”

小张坐直了身子说道:“队长按照你说的我顺着陆子谦坠河的那条河流沿着周边一直来到了北环镇杨和村。在此之前并没有找到什么线索,不过进入杨和村之后询问当地的居民得知其中一户杨姓住户在附近的一条河边救过一个落水的人。之后顺着这条消息我找到了那户人家。”

“然后呢?”

“到了他家之后呢我大致看了一眼他家里的情况,比我想象中的还要贫穷。在和他们两口的谈话中得知他们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有一次他们下地干农活的时候两个小孩不小心走丢从此杳无音信,后来女孩在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了他们村子里面男孩却一直没有消息,直到后来……”

“后来怎么样了?小张你说话能不能别停顿这么久。”钱队长有点着急的催促道。

“后来市里面发生了一起恶性杀人事件,据说这里面就有老杨家的男孩。只不过男孩不知因为什么原因来到警局自首,后来男孩儿就因为故意杀人而被判处死刑。”

“原来还有这么一回事。这件事我也有所耳闻,只不过这起案子当时由老周负责,看来我要找老周问个明白了。你还查到了什么吗?刚才你不是说他们家还有一个女孩吗?那个女孩现在怎么样了?”

“女孩叫杨徜偲,听她父母说小的时候因为发烧导致发育有点迟缓,有点类似于智力不健全这种疾病。只不过自从又一次出现在家里之后她整个人好像变了一样,完全看不出有任何的异样。只不过问她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村庄里,以及以前的一些事她都想不起来了。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不得而知。我提出想要看看她的时候老杨说道她昨天已经乘车去城里了,具体什么事他们也不清楚。”

“去城里了?那之前被他们救上来的那个人在这段时间是谁陪着他的?”

“杨徜偲。他们俩个之前还来过市区,听说是买药,后来只有杨徜偲一个人回去,具体原因老杨他们也不知道。”

“哦,我知道了。”钱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小张辛苦你了你先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吧”看着小张离开钱队一个人陷入了沉思:“事情好像越来扑簌迷离了,不过好像离真相也越来越近了。”抬头看了一眼时钟他站起身走到警局门口打了一辆出租车离开了警局

2月26日早上八点楚九歌从酒店里一脸疲惫的走出来。看着清澈的天空她站在那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没作太多停留就又马不停蹄的赶往医院看望江诗雨。

自从得知沈璐垚死亡的消息王雯芊整个人的状态非常差,不吃不喝只是一个劲的小声啜泣。尽管楚九歌一直不停的安慰她可是并没起什么作用,迫于无奈她只有不停的出入酒店,医院,家里,警局,公司。这几天她就像一个陀螺一样在这几个地方不停的兜兜转转。

不过唯一一点让她感到欣慰的是江诗雨的情况慢慢有所好转。刚一进去病房里面江诗雨就冲着她打招呼,此刻的她面色红润,精神饱满楚九歌看到她苦涩的笑着。

“怎么了九歌?这几天看你的状态非常不好?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江诗雨故装糊涂的问道。

“跟你说一件事,昨天在一处废弃的楼层里发现了沈璐垚,她已经……”后面的话楚九歌实在说不出口。

江诗雨默默低下了头保持着沉默,房间里的气氛瞬间凝固只听得见两个人的心跳。

“诗雨我可以问你一些事吗?”楚九歌率先打破沉默看着江诗雨。

“是和沈璐垚有关吗?”江诗雨反问道。

“是?她那天去找你干什么去了?为什么之后莫名其妙的失踪了?这期间你们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江诗雨沉默了一会儿长叹一声:“事已至此我也没必要在隐瞒下去了。在我和文旻昊结婚以后我自认为找到了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可事实并非如此不知什么时候他开始对我抱怨,说我应酬太多每次很晚才回家而且一身酒气。久而久之这种抱怨慢慢演变成争吵,也是在这个时候在一天我们吵完架以后的夜里他一个人离开家里不知去了哪里一夜未归,到了第三天他才回家,不过从他的行为,表现我猜的错那天晚上在他身上肯定发生了一些事。”

“后来呢?”

“后来变成他隔一段时间就回来的很晚,每每问他都以工作的理由搪塞过去。其实我心里已经猜错一点端倪:他在外面有女人了。”

“等等!你让我缓一下!”楚九歌突然打断了江诗雨一脸震惊的看着她接着继续问道:“你说的那个女人是沈璐垚。”

江诗雨没有回答只是轻轻点了点头算是默认。她拿起床边的杯子喝了一口水继续说道:“从那以后我就悄悄跟在文旻昊后面,不过这个文旻昊倒也不傻整个人非常的小心。不过就算如此我还是在她给那个女人租的房子里看到了他从里面出来,然后我就看到了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在他出来没多久沈璐垚就从那个房间走了出来。”说完江诗雨有点疲惫的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

“那沈璐垚知道文旻昊和你的关系吗?为什么后来她会去你家里找你,你们又说了些什么?”

“我猜她应该是知道的,不过正因为知道才会有后面的事。从那以后文旻昊就用各种理由和我吵架,终于在不久之后吵着和我离婚。看他坚决的样子我也就同意他说的,后面的事你也就知道了。”

“嗯。”楚九歌点了点头。

“然后呢?”

“在23号的那天下午我正在家里收拾东西这个时候沈璐垚出现在我家门口,从她一进门的眼神里我就察觉到她此行的目的并不简单。只是没想到她一开口就拿以前的一些不光彩的事羞辱我,我实在气不过就和她争吵起来,最后我们俩个扭打在了一起。”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文旻昊的事和你也没多大关系吧?”

“我也不知道。”江诗雨摇了摇头无辜的看着楚九歌。

“可能她觉得文旻昊的死是我造成的吧。唉,这一切也许真的都是我的错。”说到这里江诗雨把头埋在胸口轻声抽泣。

“好了,诗雨你也别太难过了。不过有一点最让我感到疑惑?为什么沈璐垚会失踪?而你又会突然遇刺?这个人又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你的房间里?”

“这个……”江诗雨的瞳孔放大身体也忍不住抖了一下,她强忍着恐惧再次回忆起那个让她感到害怕的一幕。

当时我和沈璐垚扭打在一起,她骑在我的身上用手死死的掐着我的脖子。我本以为自己会这样死去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从外面闯进来一个人!那人一进来二话不说就拖着沈璐垚往洗手间里面拽,我当时吓坏了就听到沈璐垚在里面惨叫。可是后来那人从洗手间走出来就拿着一把水果刀向我靠近,后来发生什么事我就不记得了……”说完江诗雨整个人无力的靠在床边,她的整个额头早已被汗水浸透。

“那你有看清那个人的长相吗?”楚九歌拿出纸巾擦了擦江诗雨额头上的汗轻声问道。

“没,我只记得他穿了一件黑色的衣服,头上戴着一个鸭舌帽,脸上还带了一个黑色的口罩,身高大概一米七五左右,体型偏瘦其他的我就不记得了。”

“好,我知道了。诗雨那你先在这里好好休息我过段时间再来看你。”楚九歌把从外面买的东西放在床边安慰她几句转身离开了病房。

打开车门楚九歌接通了电话:“喂,我让你查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楚小姐按照你的吩咐我查了一下江诗雨的一些情况,在文旻昊出车祸之前她曾经在一家宝马4S店里买了一辆白色的宝马,同时办理了一些意外保险,这些保险的最终受益人都是江诗雨本人。不仅如此她的账户里在一段时间都会收到一笔不小的转账,转账数目在十几万甚至上百万不等。不过很遗憾的是这个转账的真实身份一时半会儿还很难查清楚。”

“好了,辛苦你了我知道了。”楚九歌挂掉电话坐在车里神情落寞,许久她才缓缓说道:“诗雨你究竟还要隐瞒多久?”

钱队长从老周那里出来后直奔医院。昨天和老周几乎谈了一整夜,关于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也了解完毕,关于陆子谦他也有了更深层的了解,在心里也悄悄酝酿着一个全新的计划。

医院病房内江诗雨刚吃了一些东西准备躺下休息一会儿就听到病房外有动静,她起身看了一下外面一个穿着警察制服的人正朝这边走来。

“请进。”江诗雨说了一句若无其事的坐在那里发呆。

“江女士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钱队长看着江诗雨微笑着说道。

“好多了,谢谢钱队长。”江诗雨礼貌性的回了一句。

“那就行,既然这样我接下来要问江女士几个问题还请你如实回答。”钱队长找了一个凳子坐在了江诗雨的旁边。

“好的。”江诗雨坐起身点了点头。

“2月26号下午这个时间点你在做什么?”

“上午在接受完你们的询问之后我的头有点痛,这也是我的老毛病了,相信你们这几天应该也在我的房间里找到一些药物了。所以我就请了假回家休息。午睡醒来已经是三点多了,我在客厅里看了一会儿电视然后开始打扫房间。大概是四点十几分的时候吧我听到外面有敲门声打开门就看到了沈璐垚站在外面。”

“沈璐垚进入房间后你们说了些什么?有没有过激的语言行为甚至肢体冲突?”

“从沈璐垚出现在我家门口的那一刻我就感觉她整个人特别奇怪。一开始说话的语气阴阳怪气的搞的我浑身不自在,后来的她更过分拿我以前的一些不堪的事情刺激我。后来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就和她吵了起来,吵着吵着我们两个就打在了一起。只是没想到她会发生意外。”

“你和沈璐垚的关系怎么样?为什么她会突然出现在你家?你们之前有什么矛盾吗?”

“呵呵,不怎么样,还没说上两句话就打了起来关系能好吗?要说矛盾倒也没什么太大的矛盾,反正我们之间也没太深的交情。要不是中间有楚九歌我和沈璐垚之间肯定没什么交集。”

“听说你们是闺蜜啊?怎么可能会没什么交集呢?既然没什么太大的矛盾那为什么一见面就会吵起来呢?江女士还请你如实回答。”

“钱队长有些事情我本来是不想说的,因为这些事情说出来实在太难以启齿了。不过钱队长这么想听我想说出来也不会有什么事,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在我和文旻昊结婚没多久发现他在外面有女人,后来在我几次跟在他后面终于找到了藏在后面的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就是沈璐垚?”

“没错,警官是不是很好笑?平常一口一个闺蜜的叫背地里却和闺蜜的老公在一起,这样的闺蜜我要她有什么用?”

“所以你就杀了她?”钱队长冷不防的说了这么一句。

江诗雨一时没反应过来看了钱队长半天,过了半晌噗嗤一笑说道:“钱队长真会说笑,我怎么可能会杀了沈璐垚?再说了我杀她的动机又是什么呢?”

“你和沈璐垚上学的时候就有矛盾,虽然中间有过和平相处可是你们双方依然心存芥蒂。再加上她背地里和你老公好上了又拿你以前的事刺激你这一切难道不是动机吗?”

“钱队长如果没有切实的证据就不要妄加揣测,你是一名警察说话要讲证据,如果你有足够的证据那我无话可说。但是你要是没有还在这里胡说八道可别怪我不客气!好了,我累了。”江诗雨说完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钱队长也觉得自己因一时口快犯了原则性的错误对着江诗雨说道:“江女士对不起刚才是我说话不过脑子,不过我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说完拿着东西走了出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