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四十二:抛尸

2月24日天气晴,经过昨天大雨的洗礼今天的天气格外清新甚至能嗅出一丝丝泥土的味道。

蒙明山位于山明市XC区南郊外的一处历史悠久的风景区,距今有三百年的历史,是一处开放式旅游景点。在十多年前这里的游客络绎不绝,人们来这里爬山看风景,烧香拜佛。可是由于内部的经营不善导致很多游客来到这里时都对里面的风景以及景区里面的服务产生极大不满,认为这和实地情况和宣传的完全不一样。久而久之外地游客几乎很少来到这里,本地人更是对里面的情况了如指掌所以绝大多数人宁愿跑到外面的风景区也不愿意来到自家门口这个所谓的景区。于是在这样的情形之下蒙明山这个曾经的风光无限的风景区慢慢荒废,就像一个孤独的老人伫立在那里慢慢的等待着死亡。

老蒋是一位护林员,在这里工作了十多年有余,每天的工作就是上山查看一下有没有人停留在这里,或者是有没有火灾等隐患的发生等等之类的工作。这十多年来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兢兢业业的工作,虽然工作很无趣可他对自己的工作却从不抱怨,每天都是兢兢业业的完成自己本职的工作。

这天早上六点天刚蒙蒙亮老蒋便早早起床来到山上巡视,今天他看起来很高兴哼着小调欣喜的走在山边的小路上。

大概走了半个小时老蒋已经来到了半山腰,抬眼向下看去下面的建筑物慢慢变小,此时的他突然觉得自己有种君临城下的感觉不自觉的大喊了一声。喊完之后他自嘲的笑了笑:“你就是一个年过半百的糟老头子,学什么年轻人的那一套。”短暂的休息之后他继续向上走,嗖的一声一个黑影从他眼前掠过,老蒋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待他看清黑影的真实面目时忍不住的骂了一句:“你这小畜生不好好的抓老鼠跑到这里做什么。”说完准备继续向上走,可是就在这时他却停住了脚步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树林深处。

“噫~那是什么东西?”老蒋疑惑的说道。原来在那只黑猫的不远处放着一个很大的纸箱。在强烈的好奇心的驱使下老蒋好像不受控制般朝着那个纸箱走去。

面前的纸箱呈左右方向倒在那里,纸箱周围绑着一根很粗的黄色麻绳,箱子的封口处隐约露着白色类似于衣服的东西。老蒋看到这里有点害怕了,回头看去诺大的山上只有他一个人,四周全是一眼望不到边的树林杂草。他的腿肚开始不自觉的打颤本来向尽快离开这里,可是一想到自己是名山林守护员万一这里面要是放了什么危险品到时候发生什么事故自己可是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想到这里他心一横,咬着牙慢慢的打开了箱子。

“啊!——”一声刺耳凄厉的惨叫划破天空,虽然做好了十足的心理准备可是看到纸箱里面的东西时还是吓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老蒋慢慢睁开双眼却被眼前看到的吓了一跳,原本只有他一个人的树林此时却围满了数十人。他急忙站起身尴尬的摸了摸脑袋说道:“你们怎么来了?”

“还不是因为长时间没看到你回去我们不放心才过来找你,可是没想到……”说话的是这个风景区的负责人,他看了一眼箱子便把头转了过去。

“现在该怎么办?”老蒋一脸愁容的说道身体却不经意的离开了那个箱子。

“我刚才已经报警了警察马上就过来,我们现在这里别动等警察过来省的有人破坏现场。”负责人对老蒋还有另外几个人说道。

“好吧。”几个人几乎同时点了点头。

警察局内钱队长找到小王和小张神色凝重的冲他们挥了挥手,两个人看到队长这个表情就知道一定有不好的事发生,对看了一眼默契的跟着钱队坐上了警车。

“钱队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小张还是忍不住内心的好奇看着正在开车的钱队问道。

“我最担心的事还在发生了。就在几分钟前接到群众报警称在蒙明山风景区的半山腰发现了一些被焚毁的尸体。”钱队一脸沉重的说道。

“你怀疑是失踪的沈璐垚?”小王听到这里接了一句。

“现在还不确定等到了案发现场才知道。”说完钱队踩着油门几乎把车开到了最快,小王和小张两个人紧紧的握着座位上方的扶手脸上浮现出复杂的表情。

二十分钟后警车在风景区边的停车场停下,钱队向景区的管理人员出示了证件后跟着他一块进入了案发现场。

发现尸体是在半山腰一处茂密的丛林之中,从底下到上面修建了许多阶梯,目测来看足足有三百多个,所以走到最上面需要一段时间,钱队一边走一边向管理人员询问关于尸体的一些线索。

“尸体是谁发现的?什么时候发现的?现场还有没有其他人?”

“护林员老蒋,具体时间我不怎么清楚,等会儿你还是上去问他吧?”

“这里最近来旅游的人多吗?”

“呵呵……”管理员发出一阵无奈的笑随即继续说道:“警官你看看这里的设施就知道了,寺庙破旧不堪,娱乐设施灰尘遍布哪里还有什么人过来啊?最近几年这里的旅游人数急速骤减,我看再过一段时间的话就彻底的关门了。”

钱队长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大概走了十多分钟他们几个终于来到了老蒋发现尸体的地方。钱队长带着小张和小王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老蒋,景区负责人还有其他人员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听到外面有动静齐刷刷的看向走过来的钱队长他们三人。

“哎呀警官你们可算是过来了。”景区负责人大步走过来伸出手就要和钱队长握手。

“你们谁是老蒋?”钱队长无视殷勤的负责人看向众人问道。

“是我。”人群中一位年纪五十多的男人颤颤巍巍的举起了手小声说道。

“你过来一下我们有几个问题要问你,其他的人先出去一会儿再找你们谈话。你们这么多人都来到这里案发现场都被你们破坏的差不多了。”

除老蒋外景区负责人和另外的几个人灰溜溜的走了出去。

“小王,小张你们俩个先去拍照顺便叫上法医过来。”

“是的,队长。”

“老蒋您好,我是本市的刑警队的队长钱志忆,您一般都是几点来这里巡视?”

“我每天都是六点起床来山上巡视,差不多七点半左右回去吃饭。”

“今天巡视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异常的事发生?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之前也会来这里巡视吗?”

“以前只是路过这里只是偶尔会过去看一下,今天我像往常一样经过这里的时候突然从这边窜出一只黑色的猫,等那只猫跑掉之后我隐约看到这里有一个箱子所以才走过来看,没想到……”说到这里老蒋忍不住一阵后怕。

“一只猫?平常这附近也会有猫出没吗?”

“平常不怎么有,今天我看到的时候也特别好奇,为什么猫会出现在这么高的地方。”

“看到箱子里面的东西之后发生的事您还记得吗?”

“我当时看了一眼之后就吓的昏了过去,醒来之后负责人和那群人就出现这里了。”

“好吧,您先回去吧,有什么问题我们再找你。”

“好的警官。”老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战战兢兢走了出去。

“小张拍完照了吗?法医什么时候到?”钱队走过去看了一眼箱子转头问着小张。

“拍完了,法医还有十五分钟到。”

“好的,我知道了。”钱队凑上前去蹲下身子戴着白色的手套小心翼翼打开了箱子。霎时间一股浓烈的尸体烧焦味如气体病毒一样扩散开来,钱队黑色的浓眉紧紧的锁在一起,小张和小王更是直接跑到一旁吐了出来。

箱子里烧焦的尸体碎块如一块块黑色的木炭胡乱的塞在箱子里,尸块下面是一件还未完烧完的白色保暖衣,旁边还有一部已经烧的变形的手机。

“你们刚才有打开箱子拍照吗?”钱队一脸严肃的看着他们俩,后者看了对方一眼羞愧的低下了头。

“你们只拍箱子外面有什么用?快点把箱子里面的东西拍下来。”钱队无奈的看着他们,可当他转眼看到面前的箱子时突然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大声说道:“你看我这个记性怎么把这么重要的细节给忘了?”

“钱队怎么了?”他们俩个异口同声的问道。

“昨天晚上是不是下雨了?”

“是啊,下了将近一整夜差不多凌晨四点才停的。”

“那你们看这个箱子。”队长指了一下眼前这个几乎没有一滴水印的箱子。

“哦!队长你是说?”两个人恍然大悟似的看着钱队。

“不错!如果这个箱子很早就放在这里那么经过淋了一夜的雨箱子本身肯定已经泡透不可能像现在一样。所以这个箱子是在不久前才放到这里的,这就说明放这个箱子的人有可能还没走远,甚至还呆在这里。”钱队的眼神突然变的凌厉快速扫视了一下周围。

“队长,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这样,让我想一下。”钱队用手摸了摸鼻子低头沉思,过了几秒钟后对他们俩个说道:“小王等会儿你打电话给局里的同事让他们多派些人过来增援,顺便让人帮忙查一下昨天晚上在青苑小区附近出现的人,尤其是背着类似箱子的人。”

“好的队长。”

“小张等会儿你去找景区负责人要一份景区分布图以及昨天晚上的视频监控资料。”

“好的我马上去办。”

钱队长和小王两个人站在纸箱附近排查,他们两个分成两个方向,钱队往左小王向右。这片树林在风景区建成之前就已经存在了,每一颗树都有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历史所以生长的异常茂盛,枝干纵横交错如同一张巨大的蜘蛛网几乎遮盖了所有阳光,再加上昨天下了一晚上的雨导致路面特别滑很容易摔跤。钱队朝着左边一直不停的向周围小心查看,突然在前面不远处的一棵树的前面响起了一声细微的声响,钱队长警觉的停下了脚步慢慢的躲在树的后面观察着前面的一举一动。

一个黑影鬼鬼祟祟的躲在那里,时不时还伸出头向外面看一眼。钱队躲在后面屏气凝神在等待着一个合适的机会将其抓获。

突然那个黑影好像发现了什么似的疯狂的向前跑,钱队长抓住机会蓄势待发如同一头猎豹追向那黑影。

“啊!哎呀!”一声惨叫,那个黑影突然消失在眼前钱队长感到不妙立刻追上去一看究竟。当他看到眼前的这一幕时紧绷的心放松许多,他对倒在深坑里的人说道:“这下你跑不了吧?”说完跳了下去把那个人的双手按在背后平静的说道:“等会儿我先把你弄上去,记住别耍花样。”

那人机械般点了点头。

钱队用手托着那人的腰慢慢的把他往上用力推,由于周围比较滑那人费了好大力气才爬上去可就在这时他用脚狠狠的踹在了钱队的身上幸灾乐祸的说道:“哈哈!你就在里面好好呆着吧。”说完撒腿就跑。

钱队长懊恼的用拳头狠狠的锤在地上狠狠的说道:“好小子你跟我等着!”说完向前后腿几步然后跑了几步借助腿和胳膊的力量很轻松的爬了出来。

那人还在前面疯狂的跑着,可是由于路滑加之自己又浪费了太多体力很快就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的慢慢放慢了速度。

钱队长在后面很快就追了上来,强烈的压迫感让那个人很快瘫痪在地一个劲的求饶:“警官……求……求求你……别追了……我不跑了。”

“这个时候知道求饶了?”钱队把他狠狠的按在地上然后把他的双手紧紧的按在后背走了出去。

小王一直往右查找,这片树林的地势前高后低所以这边的道路到处都是积水,因为常年不见阳光所以到处弥漫着潮湿的味道。小王刚在这个方向走了没几步鞋子和裤脚就已经被积水渗透,此时的他完全顾不上这些仔细观察着路面上的情况生怕漏过任何细节。

大概走了十多分钟路面的积水好像越来越严重,突然就在这个时候他感觉脚下明显踩着了什么东西。那东西软软的,更让他感到后怕的是自己刚踩下去的时候很明显感觉被什么抓了一下。

虽然心里很害怕,可是如果让队长知道自己表现出一副懦弱的样子自己又要挨训了。为了改变队长对自己的看法索性心一横自己戴上了手套伸手抓住脚下那个东西。

就在抓住的一瞬间浑身的寒毛顿时炸起!一股冷流袭遍全身,他已经猜到是什么东西了,可当他把那东西拿出来时还是被吓了一跳:那是一支毫无血色的手臂,五根手指僵硬的张着似乎想要抓住什么。

小王忍着内心的恐惧将那支断臂套上一层保护膜小心翼翼的装进一个袋子里。接着他拿起电话拨通了钱队长的电话。

“队长你那边有什么情况?”

“我这边刚刚抓到一个鬼鬼祟祟的的人看样子应该和抛尸有点关系,你那边呢?”

“我在这边发现一支断臂,估计这附近应该还有其他的尸体碎块,呆会叫上一些人过来附近勘察一下。”

“好,我知道了,你先呆在那里我马上安排人过去。”

“知道了队长。”

钱队长把那个人带到小张面前这个时候法医已经到达现场开始对尸体进行检测,拍照。钱队长看了一眼小张把他叫到跟前说道:“景区分布图找到了吗?”

“找到了,昨晚的监控视频都在下面的保安室现在要去看吗?”

“等会儿再看,一会儿让同事先把这个人带到局里,让他们看紧点别让这小子跑了。一会儿你和我和小王汇合他那边也发现。”

“好的。”

钱队带上小王和几名法医赶往小王所在的地方与其汇合。

医院急救室内经过一夜的抢救医生终于从急救室出来,他们各个神情疲惫走起路来有气无力的。楚九歌在外面等了一夜听到外面有动静立刻站起身摇摇晃晃的跑到医生面前急切的问道:“她怎么样了?!”

“万幸的是没有伤及脾脏,现在病人已无大碍只需要修养一段时间。”

“谢谢你们了!”楚九歌向他们深深鞠了一躬迫不及待的跑到急救室却被里面的护士拦在门外:“现在病人还在昏迷当中还需要在病房观察一段时间请不要妨碍我们的工作。”

楚九歌虽然很想进去也只有落寞的坐在旁边的长椅上祈祷着江诗雨早点醒来。

今天王雯芊的状态很差,沈璐垚自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一直处于失联的状态。自从昨天晚上她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脑子里的一根筋如同弓箭上弦紧紧的绷在一起,好像随时都会断了的样子。一大早她顶着疲惫的身躯来到了医院,她并不是关心江诗雨的安危,而是她知道楚九歌此时一定会呆在这里。走进医院在医院旁边的座椅上看见了她,此时楚九歌的精神状态和自己差不多,脸色苍白,头发凌乱,严重的黑眼圈让平时美丽的楚九歌看起来竟有点凄冷的感觉。王雯芊无奈的摇了摇头走了上去轻轻拍了她一下。

楚九歌很明显被吓了一跳,待看清眼前的人是王雯芊时才努力挤出一丝微笑说道:“雯芊你来了,有璐垚的消息了吗?”

王雯芊摇了摇头看着楚九歌说道:“诗雨怎么样?醒了吗?”

“命算是保住了只不过现在还在昏迷当中。雯芊你也别太担心,也许璐垚有什么事可能没空看手机。”楚九歌说出自己都不怎么相信的话安慰着王雯芊,可是除了这些她实在想不出怎样安慰她。

“警察已经立案处理有什么情况就会和我说,希望璐垚这次会平安无事。”王雯芊双眼紧闭双手合十在心里默默为沈璐垚祈祷。

一阵音乐突然响起楚九歌从口袋掏出手机看了一眼会心一笑对王雯芊说道:“是曜哥打来的说不定他会有璐垚的消息。”说完按下了接听键。

可是在听到对方声音的一刹那楚九歌的眼神渐渐发生了变化,震惊,不敢相信,悲伤……她再也听不下去重重丢掉了手机。

“雯芊现在赶快跟我去找曜哥。”楚九歌拉着王雯芊一脸悲伤的说道。

“九歌怎么了?是不是璐垚她……”王雯芊看到楚九歌这样的表情一时竟不知道该怎么办?难道自己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楚九歌没回答只是一个劲的流泪拉着她冲出了医院。可是还没跑几步楚九歌就重重的摔在地上昏倒在那里。

经过法医和警察们对蒙明山发现尸体箱子附近进搜查除了那个箱子以及小王发现的那支断手臂之外并未发现其他尸体碎块。法医带着那些尸体碎块和白色衣服送到法医处进行鉴定,钱队长拿着在箱子里发现的手机送到了鉴定中心进行重新复原手机里的内容。

警察局审讯室内钱队坐在椅子上用凌厉的眼神盯着那人一言不发在气势上给那人施加压力,而他的这个方法果然起了作用那个人坐在那里浑身不自在,眼睛迷离,身体不自主的动来动去。

“姓名,性别,职业。”钱队长习惯性的问道。

“卢向阳,男,无业。”男人说完后又开始不自觉的东张西望。

“老实点!”钱队狠狠拍了一下桌子厉声说道。“为什么会出现在抛尸现场?那个箱子是你背上去的吗?”

“是。”卢向阳干脆的回答。

“你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吗?为什么会把箱子背到山上?”

“我不知道。”他疯狂的摇了摇头随即低下了头。

“不知道?那你还敢背着那么大的箱子上山?你就不好奇里面是什么东西吗?你知道你这样会坐牢甚至会被判刑的。”

听到这里卢向阳明显感觉到害怕,他颤颤巍巍带着哭腔说道:“警官我真的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啊?要是知道里面是尸体的话就算打死我我也不敢冒那么大的风险去做那件事的。”

“你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那你怎么会背着那个箱子去山上?还是说有人让你去做的。”听到这里钱队长已经印证了自己心里的那个猜测。

“是有人给我打电话这么做的,他在电话里说道按照他的指示去做,事成之后会给我一笔钱,然后我就做了。”卢向阳惊慌失措的说道。

“那他一定给你很多钱了,你拿到这笔钱了吗?”

“是的,他说给我两万块钱,打电话之前给了我一万,事成之后把剩下的钱再打给我。对不起警官我也是一时糊涂才做这件事啊。”

“那你们谁主动联系的谁?用什么样的联系方式?现在还能联系到他吗?”钱队长一连抛出了三个问题。

“他主动联系的我。昨天晚上十点我正在网吧打游戏突然响起了一个陌生的号码,我看了一眼就挂了,可是那个号码一直不停的打电话过来。我接过电话就把那个人臭骂了一顿,可是他接下来说的话让我感到不可思议。”

“他说的什么话?”

“他说让我到离网吧一公里外的一处垃圾站那里去把一个箱子搬到蒙明山的半山腰的树林里去。我当时就感觉打电话那人就是一个神经病,可是接下来他说做完这件事会给我两万块钱,并且为了表示他的诚意先提前预付给我一万块。在我犹豫之际没多久账户上真的多了一万块钱,我当时就有点心动了于是匆匆出了网吧来到了他说的那个垃圾场。”

“你到了垃圾站之后呢他有没有和你联系?你又是怎么把箱子搬到蒙明山上去的?据我了解昨天晚上下了一夜的雨那么恶劣的天气你又是怎么把那么大的箱子搬到那么高的地方去的?”

“我当时来到他说的那个垃圾站果然在一堆垃圾旁看到了那个箱子,当时那个箱子是用一个塑料布盖着的,看到箱子的一瞬间我就后悔了,那么大的一个箱子让我搬到那么远而且还是山上。可是我毕竟拿了他的钱,正在我发愁该怎么把箱子搬走时这个时候他突然打电话了说一会儿会有一辆面包车送我过去。”

“面包车?什么样的面包车?有没有看清车牌号?开车的那人的相貌了你还记得吗?”

“车牌号当时并没有留意,我只记得面包车是一辆灰色的五菱宏光,车身贴着的是某搬家公司的广告。司机身高大概一米七五,身材微胖,当时穿着一身黑色的工作服,脸型偏瘦,络腮胡,戴着黑色镜框的眼镜,头上戴着白色的棒球帽。”

“他把你带到蒙明山之后呢?当时下着雨你总不可能在那么恶劣的天气下搬着箱子上山吧?”

“到了蒙明山的时候那边已经关门了,当时下着大雨想着放在后备箱的那个箱子时我还一筹莫展。这个时候司机已经急不可耐的把我赶下了车,我小心翼翼的搬着箱子来到附近一个屋檐下躲雨。正在这个时候那个人又打电话过来了,我接过电话对着他一顿臭骂,可是那个人听起来并不生气反而笑嘻嘻的向我道歉,然后说在蒙明山正门口右边一个铁门那边可以进去。我穿着雨衣搬着箱子按照他说的来到了那个铁门前,果然就像他说的那样真的可以进去。进去之后那个人打电话说让我到左边寺庙旁的一个房间里暂时休息一晚明天早上四点再把箱子搬上去。最后我按照他说的在那间房间里短暂了睡了几个小时后今天早上四点多的时候把箱子搬了上去。接下来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现在想想我真他妈的犯贱居然为了钱做了这么一件愚蠢至极的事,害了自己遭了这么多罪。”卢向阳说到这里一直不停的喘着粗气。

“别怪我说话不好听你真的很愚蠢。难道你就一点不好奇?他为什么会让你去大半夜跑到垃圾站去搬一个箱子?为什么他会对蒙明山那里这么了解?而你就像一个傻子一样任由他拿你当枪使。”钱队毫不留情的说道然后对他冷冷的说道:“呆会儿等法医那边的鉴定结果出来了你就知道后果了,你会为自己愚蠢的行为付出代价!”

“警官冤枉啊,那里面的人可不是我杀的的啊?我是一时糊涂才做出这种蠢事啊。”卢向阳痛苦的趴在桌子上放声大哭。

“现在的你应该做的事不是在这里懦弱的苦而是应该是如何将功赎罪,以后争取减少自己的刑期。”

“怎么将功赎罪?”卢向阳坐直了身体擦了擦泪水说道。

“一会儿我带你回忆一下你从网吧,垃圾站,还有蒙明山这段路的行动轨迹。”

“就这些?”卢向阳有点不可思议的说道。

“呵呵,想多了怎么可能?这只是开始,记住有关昨天晚上所有细节你要一字不差的说给我听。”

“好吧。”卢向阳有点为难的说道。

下午四点楚九歌睁开朦胧的双眼发现自己此刻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旁边的王雯芊看到她醒来立刻跑过去焦急的说道:“九歌你可算醒来了,刚才你可吓死我了。”

“我怎么会在这儿?发生了什么?”楚九歌似乎不记得之前发生的事疑惑的看着王雯芊问道。

“早上接完电话之后说要找曜哥,后来在走的时候你就晕倒了。不过没关系医生说你这几天太过劳累休息一下就好了。”王雯芊的眼角还残留着泪痕虽然这样和楚九歌说话的时候尽量保持着微笑。

“走吧我们去找曜哥,刚才他打电话说有璐垚的消息,不过从他的语气中可能不是什么好消息,我们都要做好充足的心理准备。”楚九歌尽量掩饰自己悲伤的语气,可她的神情却出卖了她。

“九歌你还没休息好现在去你能吃得消吗?”

“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先去找曜哥要紧。”说完楚九歌坐起身来穿上衣服准备出发。

“那好吧。”王雯芊用力点了点头。

郊区宋晖曜家。

楚九歌开车带着王雯芊来到了这里,宋晖曜似乎早有准备还未等楚九歌敲门自己已经站在那里那里等候。

没有过多的寒暄楚九歌和他径直走到了客厅,宋晖曜坐在沙发上看着她们一脸担忧迟迟不肯开口。

楚九歌看出了宋晖曜的心思直接了当的说道:“曜哥有什么事就说吧,我们来的时候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唉,那好吧。”宋晖曜深深叹了一口气喝了一杯茶缓缓说道:“从你昨天跟我说沈璐垚失踪以后我就让兄弟们在附近帮忙找,只可惜昨天晚上下了很大的雨给兄弟们带来很多的不便。就在晚上十点多的时候有兄弟在附近的垃圾站看到有一个人背着一个大箱子坐上了一辆灰色的送货车。后来这位兄弟把这个人跟丢了,直到今天早上听警察局的朋友说在蒙明山半山腰发现了一个很大的纸箱,警察到的时候在里面发现了一些尸体碎块还有一些衣物手机之类的。”

王雯芊听到这里当场瘫倒在那里嘴巴里一直念念有词:“这不可能!这不可能!璐垚不会有事的。”

楚九歌一边安慰着情绪崩溃的王雯芊一边控制自己的情绪看着宋晖曜说道:“有现场的照片吗?让我们也好确定一下是不是璐垚。”

“这个没有,命案现场一直是保密的,我这个朋友也是费了一番功夫才知道这些。”

“好吧,我知道了,谢谢你曜哥!”

“其实你们也不用太过难过,也许那不是沈璐垚,有可能她还活着毕竟警察那边的鉴定结果还没出来呢。”看着楚九歌这个样子宋晖曜也有点于心不忍安慰道。

“好了,多有打扰我们先走了。”楚九歌神情有点恍惚,她拉着王雯芊踉踉跄跄的走了出去。

“楚小姐你们这样我实在放心不下,呆会儿我送你们回去吧。”看到她们这个样子宋晖曜赶紧跑出来拦住她们开着自己的车送她们回到了第一医院。

下午五点小张拿着法医的鉴定结果找到了钱队,可是眼前的审讯室却空无一人,正当他感到疑惑的时候听到外面有动静,出去看时刚好看到钱队,小王还有那个在蒙明山抓到的犯罪嫌疑人。

“队长你们去哪儿了?”小张走过去问道。

“我们刚才带着他又从回了一下昨天晚上他背着箱子的走的路线。”队长喘着气说道。

“队长怎么样?有收获吗?”

“别着急让我先喝口水。”钱队走进办公室拿着水杯连喝了好几杯才缓缓说道:“昨天十点他接到电话,十点二十分有个灰色五菱宏光的车过来来接他,在这期间那个箱子一个放在车子的后备箱里。十点四十五他们来到了蒙明山门口,这段时间一共花费了四十五分钟。今天我们特意走了这个路线,时间基本一致。现在最主要的几个疑点就是:“是什么人在哪里联系他的?他为什么知道卢向阳的银行账号?第二点就是尸体出现的垃圾站并不是第一案发现场,从当时箱子的重度得知当时尸体已经焚毁了,里面之所以出现衣服,手机说明他本身并不怕我们会找到这些。那么这个人在隐藏什么?最后一点就是我们已经按照他的口诉发出了那个人的大致样貌只需要进行仔细的对比就可以找到凶手了。可是我觉得事情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那个幕后指使者费尽心思做这些肯定不会让我们轻而易举查到他的真是身份的。”

“队长你看看这份报告。”小张把报告递给了钱队。

钱队看了一眼报告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报告上说那些尸体碎块不是同一个人的?!只有那支手臂是沈璐垚的?”

“对!那些尸体碎块已经严重损坏,很难确认死者身份法医还需要进一步的对那些尸块进行颅骨重合,现在我正让同事们帮忙查一下昨天除沈璐垚失踪外还有什么人失踪,年龄和沈璐垚年纪相仿都是二十三四左右。”

“哎呀,这下可不好弄了,事情远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复杂。”钱队长挠了挠头一脸愁容的说道。

“现在最主要的还是江诗雨那边,也许从她那里我们可以得到答案。我总觉得她突然遇刺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小张思考了一会儿说道。

“也只有这样了,走我们现在就去医院那边看一下她有没有醒过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