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三十七:命案现场

2月13日傍晚时分王雯芊在家里躺在床上无聊的玩着手机,刷短视频,看电视,看小说……不经意间已经度过了一天的时间。眼看天色已晚沈璐垚还没有回来,闲着无趣的她决定亲自下厨给闺蜜做一顿丰盛的晚餐。她下楼去了一趟楼下的超市买了一条鱼,一袋虾,一些猪肉,蔬菜之类的。可当她付完帐后才发现自己的鲁莽,一个大大的手提袋塞的满满当当的足足有十几斤重。可是账已经结清了又不能退只能硬着头皮提着那一大袋东西赶往住所。

一个多小时的忙碌王雯芊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了一层密集的汗水,她拿出纸巾随意的擦了擦继续辛苦的忙碌着。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忙碌了将近两个小时一顿让人胃口大开的饕餮盛宴已经完成,王雯芊看着自己做的食物散发着诱人的香气心满意足的笑了笑说道:“璐垚看到这些一定会觉得不可思议,真想看到她大口开吃的样子!”

“璐垚你的事情忙完了吗?什么时候回来啊?”看着满桌子的菜肴已经慢慢变凉而沈璐垚却迟迟未归坐在那里的王雯芊有点坐不住了,她拿出手机给沈璐垚发了一条语音消息。之后坐在那里焦急的等待。

离开了咖啡厅沈璐垚突然遇到半路杀出的陆子谦,而此刻的陆子谦却早已知晓她们调查江诗雨的秘密,言语中带有十足的威胁。见情况不妙她立刻撒腿就跑,可是令她没想到的是陆子谦给她发出的消息。

当她以为暂时安全的时候打开手机发现手机上有一条新消息,打开消息看到里面的内容时整个人的身体一下子变得软绵绵的,好像被人抽掉了筋骨只剩一团皮肉随时要倒下来的感觉。

“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沈璐垚惊慌失措的说道,现在的她像是一只无头苍蝇一般在黑暗的角落里四处逃窜。迷迷糊糊之中她来到了警局。

“警察大哥我要报案,有人要杀我!”沈璐垚走到一位警察面前惊恐的说道。

“这位女士你遇到了什么事?别着急慢慢说,把事情的详细经过和我们说一下。”那个警察安慰着她示意让她说的明白一点。

“就是这个!”沈璐垚拿出手机点开手机上的那条短信内容递给了警察。那个警察把头伸上前去看了一眼手机愣了几秒然后用一种非常不解的眼神看着眼前这个女人无奈的说了句:“这位女士你是不是搞错了,这上面什么都没有啊?都只是一些你手机上平时的一些短信。”

“什么?!怎么可能?!”沈璐垚震惊的说道,她立刻拿过手机查看了所有的消息内容让她意想不到的是手机上都是之前的一些短信,而那条关键的“死亡威胁”的短信却像凭空消失了一般。“这一定是那个人搞得鬼!刚刚我进来之前明明还有的,警察大哥请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绝对没有骗你!”沈璐垚情绪激动的说着眼泪不听话的一滴滴掉落下来。

“这位女士请你不要激动,现在手机上确实没有你说的那个什么死亡威胁。如果你不放心的话可以先在这里做个记录,留一下你的联系方式,如果真的有人对你产生威胁的话我们一定会及时出现保证你的安全。”说完警察拿出了一份记录表让沈璐垚填写,沈璐垚感到不可思议,可眼前发生的事情让她无可奈何。填写完记录后沈璐垚失望的离开了警局,临走的时候警察给了她一张名片,并嘱咐她有什么情况可以打上面的这个电话。

沈璐垚失魂落魄的离开了警局,整个人像是一个泄了气的气球身体软弱无力,头深深的垂了下去。站在玄黄的大街上第一次感到绝望,孤单,无助。她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叫了一辆滴滴回家。

王雯芊在客厅里等了一个多小时,餐桌上一大桌好菜早已凉透。她把菜挨个放到微波炉里加热一遍又一遍,可是沈璐垚就是迟迟未归。甚至她都等的有些不耐烦了,手机上她已经发了不知多少条微信消息,打了多少通电话可是沈璐垚就是没有接听。

“这个沈璐垚搞什么啊?不会出什么事了吧?”王雯芊终于耐不住性子,她把微波炉里的菜小心翼翼的放在餐桌上盖上了一层保鲜膜,之后关上房门后离开了小区准备出去找沈璐垚。可当她走出小区没多远后在旁边的一处公园的角落里发现了她,眼前的沈璐垚蜷缩着身子,整个头深深的埋在膝盖下面看起来像是睡着了一般。王雯芊看到后感到一丝不对劲立刻跑过去紧张万分的看着她轻轻的叫着她的名字。

“璐垚,璐垚,你怎么了?没事吧?”可是坐在那里的沈璐垚就是没有一点反应。王雯芊被眼前的景象吓坏了,她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使劲的晃动着沈璐垚。后者可能被她晃的有些不舒服,缓缓抬起头一脸茫然的看着王雯芊:“别晃了,在晃胃都给你晃出来了。”

看到沈璐垚没事王雯芊悬着的心终于放下,然后用手拍了一下她的后背责怪道:“你今天怎么了?以后不要再这样了,我的心脏病都快被你吓出来了!”说完一把拽起沈璐垚赶回家中。

来到鹿萌小区楼下王雯芊拉着沈璐垚来到电梯楼下兴冲冲的对她说道:“璐垚今天我特意给你准备了一个惊喜,保证会让你大吃一惊。”

“哦。”沈璐垚冷冷的回答。王雯芊脸上瞬间闪过一丝尴尬,不过她还是笑呵呵的在那边自言自语的说着自己做了什么菜什么菜,而在一旁的沈璐垚就像是一个机器人一样面无表情的听着。

打开房门王雯芊拉着沈璐垚让她坐到了餐桌旁边的椅子上,自己系上围裙把桌子上做好的饭菜重新拿到微波炉里加热。

忙碌了五分钟王雯芊解开围裙从厨房里拿出碗筷,汤匙对沈璐垚笑着说道:“别傻坐着了,赶快去洗一下手尝尝我的手艺怎么样?”沈璐垚机械般的起身来到洗手间匆匆的洗了一下手重新坐到了椅子上。

看到她的手还滴着水滴王雯芊抽出一张纸巾递给她:“你今天怎么了?怎么看起来闷闷不乐的?赶快擦一下手吃饭了。”

“好的。”沈璐垚接过纸巾擦了几下拿起筷子夹着餐桌上的饭菜小口小口的吃着,整个人看起来像是失了魂一样。

整个进餐时间都显得特别尴尬,沈璐垚一直心神不宁的小口的嚼着米饭桌子上那几盘丰盛的菜肴没吃上几口。王雯芊一直试图想打破这种尴尬一直再和沈璐垚说话,可是后者要么就是低着头吃着那碗似乎永远吃不完的米饭;要么就是极其敷衍的回复嗯,啊,之类的。王雯芊终于忍受不了,她放下桌子正视沈璐垚一字一顿说道:“璐垚你究竟遇到什么事了?你这样一直憋在心里也不是办法啊?可以和我说一下吗?我们一起想办法。”

沈璐垚也放下了筷子拿出纸巾擦了擦嘴角发出无奈的轻笑:“有的事情说出来怎么样?就算是你对这件事情也无可奈何。”

“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也无能为力?是什么样的事让你这么头疼?”王雯芊看到她这个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

“今天我收到了文旻昊昨天发给我的短信去了万达广场。”沈璐垚云淡风轻的说着,可是心里却是一阵阵悸痛。

“然后呢?”王雯芊递给她一杯清水继续问道。

“咳咳……”沈璐垚喝了一口水润了润嗓子继续说道:“然后他就问了我一些乱七八糟的事,不过都是关于江诗雨的。他特别想知道江诗雨以前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不过他当时的样子让我感到特别恶心,自以为是的表情,可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样子在别人的眼里是那么的愚蠢。不过我没想到他不知从什么地方竟然知道了我和江诗雨之间的关系,然后就没有了然后。我和他我算是正式的分手从此再也没有任何关系。”说完沈璐垚泪眼婆娑的看着王雯芊说道:“家里还有酒吗?我现在特别想喝点酒。”

“我去冰箱里拿。”王雯芊心疼的看着她走到客厅的冰箱拿出一瓶红酒,她拿着两个杯子打开酒瓶盖说道:“今天我陪你喝。”

“谢谢!”

几杯酒下肚两个人已经喝的面红耳赤,王雯芊安慰道:“璐垚你也别太伤心了,恋爱本来就是这样子,既然不合适那也没必要强行在一起,不然受伤的总会是自己。”

“也许吧,不过让我头疼的倒不是这件事,而是……”沈璐垚话说到一半硬生生憋了回去,看着眼前的闺蜜她实在不忍心让她知道陆子谦还活着的事情。不然她以后的日子也不好过,因为此时的陆子谦完全是个十恶不赦的恶魔。

“而是什么?你怎么不说了?”王雯芊一头雾水的看着她。

“没事,没事。”沈璐垚连连摇头,她低下头思忖再三用一种玩笑语气问道:“对了雯芊,如果,我是如果说陆子谦还活着的话你还会和他在一起吗?”

王雯芊听到这番话后愣在那里,过了好长一会儿才缓缓说道:“如果他还活着,我会毫不犹豫的和他在一起。”

“那我知道了。”沈璐垚笑了笑再次倒了杯酒缓缓喝下。“其实你也说的没错,不过就像你刚才劝我说的恋爱就是如此,合适就在一起;不合适就分开,没必要折磨自己。可你知道吗,我喜欢过他,也许是曾经喜欢过。可那毕竟是两个人共同经营的一段感情,哪有那么容易放的下的。不过通过这件事我也明白了,也许从小到大都不配拥有一段好的感情。一切好像都是冥冥之中自有注定。”

“璐垚你千万别这么说,你是一个好女孩一定会遇到一段新的感情的。”王雯芊十分肯定的说道。

“谢谢!不过我还能等到吗?”沈璐垚双眼迷离的看着眼前熟悉的场景,似乎已经预料到自己在不久之后就会遭遇不测。

“相信自己一定能!”王雯芊鼓励道。她哪里知道沈璐垚遇到的一些事,此时的她只看到了好姐妹失恋自己听她诉苦罢了。

“雯芊要不我们离开这座城市吧?去一个没人知道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沈璐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听的王雯芊措不及防。

“怎么?你要离开这里?”王雯芊吃惊的看着她。

“是,这个城市我已经没什么留恋的,不如去一个新地方开始新的生活。你愿意和我一起吗?”沈璐垚目不转睛的看着王雯芊,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她。

王雯芊听到后一阵沉默,她的手一直不停的来回的搓着酒杯两条弯弯的眉毛纠结般的拧在了一起。沈璐垚看到她这个样子心里已经猜到了,她无奈的笑了笑:“哎呀也没多大关系,以后一个人就要在另外一个城市打拼了,今晚就当是我们最后一次相聚了,以后如果还有缘分的话也许我们再次相遇。”

“璐垚,其实我……”王雯芊此时心里万分纠结,她也想抛下这里的一切和以前的自己告个别。可是不知怎么回事当沈璐垚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她的心里仿佛有一个声音在说:“不要走,不要走,留下来,这次你一定能等到他。”是的她还是放不下陆子谦,虽然在她心里陆子谦的确已经死了。可是她还是心里存有一丝丝幻想:有一天陆子谦会平安回来然后过来找她。所以为了心里那一丝丝不切实际的幻想她要孤注一掷,也许哪天自己心里那一丝丝幻想破灭了,自己的心死了会和现在的沈璐垚一样离开这座城市开启新的生活吧。

“璐垚对不起。”王雯芊站起身深深的向她鞠了一躬歉意的说道。

“不用和我说对不起,你也没做错什么。那让我们为以前现在的友谊干一杯。”沈璐垚眼角带泪笑着说道。

“干杯!我的好闺蜜。”

2月13日晚上九点半文旻昊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苦苦等着江诗雨,从咖啡厅回来他的心里有一肚子火没地方撒。只有江诗雨回来他心里的疑问才能慢慢解开。

九点四十分江诗雨提着包走到小区楼下,赶了一天的车此刻的她看起来疲惫不堪。走到电梯她慵懒的伸了伸懒腰打着略带困意的哈欠,现在的她只想赶快回家躺在床上好好睡上一觉。

走到家门口她按下了门铃,几秒钟后文旻昊一脸怒气的看着她冷冷的说道:“回来了?今天去哪儿了?”

“回了趟家。”江诗雨无力的说道,她随意的把包放下脱下自己的外套径直走到卧室。

“江诗雨!你就没什么想和我说的吗?”文旻昊看到她这个样子心里的怒火一下子熊熊燃起大声说道。

“说什么?我回了趟家也要和你说吗?”江诗雨撇了他一眼打开宿舍的灯拿起化妆台上的一瓶沐浴露,卸妆水,以及一条浴巾从卧室走出来准备洗一个热水澡。

“我问的不是这个!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之前你突然像我示好要和我结婚?在我们结婚后你身边有没有其他关系暧昧的男人!”文旻昊的眼睛里几乎冒出了火恶狠狠的看着江诗雨。

“文旻昊你他妈的吃错药了吧!我懒得和你计较,别耽误我洗澡。”江诗雨本就疲惫不堪加上文旻昊这句话的刺激一下子变的怒不可遏大声骂道。

“少在这里给我装!你他妈的当我傻子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的一些小算盘。在我进公司的时候就听说你和以前的老板何奕阳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你之所以和我结婚是为了不让你闺蜜楚九歌起疑吧?之后你们肯定在私下里不少幽会吧?我说你怎么隔三差五的就烂醉回家,一定有不少次你和那个何奕阳缠绵过后才回来的吧?而我和你结婚算什么?仅仅是你赌气时的一个替代品吗?!”文旻昊越说越气甚至好几次都想冲上去狠狠的打这个不知廉耻的贱女人。

“说够了吗?说完了立刻给我滚!”江诗雨拿起手上的沐浴露狠狠的砸向文旻昊。

“怎么?说到你痛处了?我觉得你身边的野男人不止这一个吧?还有之前那个出现在你摩托车后面的那个男人是谁?你们去了哪里?为什么再此之后他就没在出现过?我文旻昊真是看走了眼竟然娶了你这么一个贱女人。”

“文旻昊,别他妈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你以为自己又是什么好东西。别以为自己是什么好男人吗?自己偷了多少次腥心里没数吗?你以为你和沈璐垚那点破事我不知道吗?”江诗雨气急败坏的拿出手机播放了他和沈璐垚在咖啡厅的那段视频。

“江诗雨你他妈的跟踪我!”文旻昊忍无可忍狠狠的推了一下江诗雨。哐啷一声江诗雨摔倒在地,她用手捂着有点疼痛的腰冷笑道:“怎么?暴露真实面目了?继续啊!现在就打死我,打死我就没有知道你们那点破事了。”江诗雨眼睛狠狠盯着他威胁道。

“算了我不跟你扯,明天我们尽快把离婚手续办了,现在我一刻都不想看到你。”

“好!明天!那你现在最好马上给我滚!这里是我的家。”

“再见!明天希望你准时到,我在民政局门口等你。”文旻昊转身收拾自己的衣物准备离开这里。

“文旻昊你真的是嫌命太长了,既然如此我成全你!明天将是你的死期。”江诗雨在心里恶狠狠的说道,然后转身走进浴室打开了淋浴头里面响起哗哗哗的流水声。

浴室里江诗雨的眼眶泛红,热气腾腾的水珠附在她吹弹可破的肌肤上迟迟不愿离去。镜子里的自己因为水蒸气的原因显得格外的模糊,甚至连她自己都有一种困惑的感觉:“这人是谁?她还是我认识的那个自己吗?”

洗完澡后江诗雨穿着浴袍坐在空荡的客厅内,她环顾了一下四周寂静无声,只听见窗户外面汽车的鸣笛声和行人们的欢声笑语。而自己像是一个被世界抛弃的孤家寡人。

“该死!头又开始痛了。”刚才和文旻昊一番激烈的争吵让她的情绪又开始不稳定,每当这个时候自己就要靠镇静药剂维持自己的情绪。起身走到化妆间从抽屉里拿出瓶药片吃了几粒后剧烈的头疼半个小时终于有所缓解。此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原本躺在床上要入睡的她想起刚才文旻昊那副趾高气昂的样子越想越气,越气越睡不着。思考了好长一会儿她穿上衣服来到自己的宝马车里嘴角轻扬像是想起什么高兴的事,打开车门开启车厢后盖找到了刹车系统的那根线拿出一把剪刀将那根线剪的只剩的一点点的样子看了一下四周拿着剪刀满意的回到了家里美美的睡上一觉。

2月14日,情人节(劫)。从几天前这个城市里的节日气氛就日渐浓烈,今天这种气氛更是达到了顶峰。各个大街,超市,商场都挂满了各种促销条幅,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玫瑰花。情侣们相互依偎着,打闹着,说着甜掉牙的情话……

沈璐垚提着行李箱面无表情的看着别人的甜蜜,曾经她也渴望和这些人一样找到一个可以托付一生的人,在今天这个日子可以好好的过一下二人世界。曾经她天真的以为自己遇到了,可是现实总是在你沉沦美梦的时候猝不及防的给你一个响亮的耳光让你认清现实。没错,现在的她就是这样。

来到车站看着车站人满为患的人流儿,有好多年轻男女,男的帮忙提着行李箱女的坐在上面幸福的笑着。她苦涩的摇了摇头笑着自嘲道:“在今天这个日子好像单身都是种罪恶。”走到售票处准备排队买票,来之前甚至在现在排队的时候她都没想到自己要去哪个城市,也许轮到自己买票的时候说一个脑海里第一个出现过的城市吧。

嗡嗡嗡……口袋里手机开始剧烈振动,沈璐垚放下手中的行李箱拿起手机看了一眼:陌生号码?然后就把手机放到口袋里,可是没过几秒钟后手机又开始振动,如此重复几次沈璐垚终于无法忍受她拿着手机接通了电话破口大骂了一句没想到对方接下来的几句话让她如遭电击。

“沈璐垚别这么大火气嘛,你回头看一下我是谁?”沈璐垚拿着手机看到前面的第二排最角落的椅子上一个穿着黑色羽绒服的男人拿着手机对她挥了挥手。沈璐垚第一眼没看清楚眯着眼仔细看了看那人,待她看清楚时整个人吓了一跳:“陆子谦!他怎么会来这里?”

“别害怕,今天我不是来杀你的,以后我也不会,之所以给你发那条短信只是为了吓唬吓唬你。再说了当着这多人在这里我怎么杀的了你呢?我还想好好活着呢。”

“那你想干什么?”沈璐垚拿着行李箱离开排队的人群小声说道。

“我来是想告诉你如果想离开的话尽量别今天走,不然的话到时候你后悔的时候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你这话什么意思?”沈璐垚已经来到了陆子谦面前恶狠狠的看着他。陆子谦看着她微微一笑放下手机示意她跟自己走出去,他们俩来到候车厅外面的一个长亭外沈璐垚没好气的说道:“陆子谦你到底要干什么?为什么要一直揪着我不放!”

“我没有揪着你不放啊,我只是不想让你后悔。现在江诗雨已经知道你和文旻昊的事情,现在文旻昊的处境非常危险,如果你现在去阻止还来得及如果晚一步的话恐怕神仙也救不了他。”陆子谦看着她意味深长的说道。

“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他怎样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和他昨天已经分手了。”沈璐垚满不在乎的说道,可是心里却是非常不安。

“是吗?可是如果文旻昊出事了你觉得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吗?到时候警察肯定会顺着这条线找到你,一来二去估计会有不少人知道你的这些不光彩的事吧?包括那个楚九歌,如果她知道了你的事会怎么样?”

“就算她知道了又怎么样?!我又不是没有照片,到时候大不了同归于尽!”沈璐垚把头扭向一边气呼呼的说道。

“是吗?可是你甘心吗?你还这么年轻未来的好日子还长着呢。况且你就这么心甘情愿的这样认输?”陆子谦话里有话有意让沈璐垚留下来。

“谁说我输了!”沈璐垚不服气的说道。

“你还说你没输?那你为什么要离开这里?”陆子谦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继续说道:“你知道吗?现在你的样子很像是比武时输掉的那一方,在一片嘲笑声中落寞离场。”

“我实在没功夫听你说这些废话!我要走了!”沈璐垚没有理会陆子谦提着行李转身要走。

“难道你不想知道在秋禾中学的时候那个伤害你的男人——陈天阳的事情吗?为什么他会无缘无故的失踪?还有学校后面水塔里的尸体,这一切难道你一点都不怀疑?”陆子谦连续抛出了这几个问题,沈璐垚听到这些后曾经那段痛苦的记忆再一次复苏。是啊,陈天阳为什么会无缘无故失踪?还是水塔里的那具尸体就是他?当时学校把这件事情封锁的死死的,她们几个也是猜测水塔里的那具尸体正是陈天阳。沈璐垚略微思索后提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你把陈天阳杀了?”沈璐垚看着陆子谦一脸平静的问道。陈天阳那个人渣在那一段时间成为她挥之不去的梦魇;现在当她再次听到这个名字时好像没那么害怕了。

“不错,水塔里的那具已经成为“”巨人观”的尸体正是陈天阳!某一天晚上江诗雨找到了我让我帮忙教训教训他,谁知一时失手就把她弄死了,没办法只能把他扔到水塔里面了。”陆子谦平静的说道,当他说起这些时他的表情并没有发生太大变化就像当初他只是杀死了一只微不足道的蚂蚁一样。

“原来你从小就不是什么好人。”沈璐垚冷笑着提着行李说道:“我不走了,不过我也不会去见文旻昊的,他现在的死活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倒是那个江诗雨到时候可要好好会会她,放心绝对不会让她好过的!”沈璐垚提着行李箱叫了一辆出租车再次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是吗?那你可要多加小心了,江诗雨可不是省油的灯。”看着沈璐垚离去的背影陆子谦抽了一支烟淡淡的说道。

早上八点半王雯芊睁开双眼慵懒的伸了一个惬意的懒腰转过身却发现床上只有她一个人。她急忙起身在客厅,厨房,浴室寻找结果除了她还是她。

“璐垚!璐垚!你去哪儿了?”王雯芊急得在房间里大声喊叫想起昨天晚上沈璐垚说过的话意识到情况不妙赶紧拿着手机着急忙慌的按下了沈璐垚的电话:“这个傻丫头不会真的走了吧?那她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呢?难道?”想起昨天晚上自己的表现她恨不得抽自己一个耳光。

电话没人接听王雯芊整个人瘫倒在地泪流满面的说道:“对不起璐垚我以为你只是当时的不开心过一晚上就好了,没想到你今天真的走了,你让我以后怎么安心的在这里生活下去?”她颤颤巍巍拿着手机准备出去找沈璐垚却在门的把手发现了一张纸条,她的手好像不受控制抖的非常厉害费了好一会儿才打开那张纸条,纸上写的字如下:

“雯芊,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从昨天晚上我就想了很久才鼓下勇气做出这个决定,估计你看到这里的时候我已经去了别的城市。离开你这个好姐妹我也万分不舍,毕竟我们认识了十多年,感情甚至比亲生姐妹还要亲。该死,写到这里的时候竟然有点写不下去了。雯芊我离开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还有听我一句劝,忘记那个陆子谦吧,他真的不适合你。最后祝我的好姐妹王雯芊余生幸福,记住要一直幸福哦。我一直会在别的城市默默为你祈祷,祝福!————沈璐垚。”

“璐垚你怎么这么傻?你怎么这么傻!”王雯芊放声大哭几乎说不出话来,她拿着手机冲到了门外:“放心我一定会找到你!现在告诉你我会和你一起去你想去的地方,你别想甩掉我这个姐姐。”

十点江诗雨简单打扮一番后穿上了一件简单的白色羽绒服拿着户口本,结婚证准备去往民政局。她拿着手机拨通了文旻昊的电话:“喂,你现在在哪儿?过来接我一下?”

“怎么都快离婚了还要这么使唤我?”文旻昊冷冷的回复道。

“怎么难道你让我走着过去?”

“你自己不会打车吗?”

“家里有车我为什么要打车?再说了我之前说过这车给你买的,虽然我们今天要离婚可是我又不会开车留在我这里也是浪费,不如做个好人给你算了。我也不想让外人说我们离婚后你变的一贫如洗。”

“行吧,我一会儿就过去。”

“好,我等你!”

10:15分文旻昊穿着一身黑色风衣手里拿着包来到了青苑小区楼下。江诗雨领着他来到了车库自己坐在了后排座位上。

“怎么不坐副驾驶了?你以前不是很喜欢坐副驾驶吗?”看到这里文旻昊感到有点奇怪。

“副驾驶还是留给你心爱的女人坐吧?”江诗雨拿出一个按摩仪套在脖子后面悠然的闭上了眼睛。

“怎么?现在还懂养生啊?”文旻昊看到她这个样子实属有点滑稽忍不住笑了笑。

“昨天晚上睡觉没睡好脖子有点痛用这个很奇怪吗?你还是赶快开车吧。”江诗雨戴上耳机不再说话。

文旻昊自知无趣拧开了钥匙把车开出小区前往民政局,想起马上可以和眼前这个女人离婚了心里竟有一丝激动。是啊等这一刻的到来实在等了太长时间了。

山明市XC区民政局位于XC区南郊,北面是几家著名的银行,南面是万达广场,永辉超市几家大型的超市。东面是一条刚开通不久的高速路口的检查站,西面是一家医院。这里交通路线四通八达,车辆众多。正因如此也是事故多发路段。恰巧最近通往民政局的那条路因为多日降雨出现了路面塌陷现在正重新修整当中。道路中间用一块蓝色的铁皮围着只留下一辆车的距离,旁边还有一个人在那里指挥者来往车辆。

文旻昊昨晚因为江诗雨的事情被连夜赶出家门,差不多加上找酒店的时间凌晨两点多才入睡。现在的他开着车困意突然袭来,哈欠声铺天盖地的袭来,他强撑着让自己不要入睡睁大眼睛看着四方的来往车辆。

不知过了多久江诗雨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十点四十了。“算一下时间应该差不多要到了,文旻昊你开心吗?”江诗雨摘下耳机问道。

………文旻昊没有回答。江诗雨伸出头看了一眼正在开车的文旻昊一瞬间吓的花容失色:“文旻昊你干嘛呢!开着车竟然敢睡觉!你想谋杀吗?!”

文旻昊这才如梦初醒双手赶紧抓紧方向盘看了一眼后面的江诗雨慵懒的说道:“对不起刚才太困了。”他重新调整身体目视前方可是就在这时对面的一辆卡车突然从侧面强行变道,整辆车的车位眼看就要撞到他们,文旻昊用脚死命的踩下刹车!后面的江诗雨更是吓的大哭大声喊着踩刹车!踩刹车!一个劲的死命拍打他可是就在这时无论他怎么踩刹车面前的车都没有一丝丝要停下来的意思。文旻昊绝望的大声狂叫可是还是为时已晚,无助的感觉一下将他整个人淹没,抱着头眼睁睁的看着车撞向那辆大卡车的下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