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三十六:借刀杀人

幸福的人都是相似的,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列夫.托尔斯泰

新年刚刚过去新一年的工作刚刚开始。可是江诗雨却没有任何的工作新计划,盛昊公司成功上市后楚九歌本有意让她做设计部的部门经理,可是今天她却拿着辞职申请来到公司。这是她想了很久才做出的决定,因为在前不久一个人的出现打乱了她所有的生活计划。

“今晚,暴风雨即将来临,不知道我还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她苦涩的笑了笑拿着辞职申请敲响了楚九歌办公室的门。

2月10日天气晴,这个城市的天气比山明市热的多。虽是寒冬人们却早已换上了夏天的衣服,绝大数爱美的女孩已经穿上了短裙短裤给这个城市增添了一丝青春靓丽的风景。

某会场内楚九歌穿着一身黑色干练的西装,头发束起挽成高马尾状镇定自若的站在上面认真的回答着来访记者们的提问。

底下数十台摄像机对着她哐哐一顿猛拍,强烈刺眼的镁光灯把台上照的通明如同流星划过,可是楚九歌依然稳如泰山的站在那里。

在这之前楚九歌的名声早已在这些媒体的耳朵里声名远播,在得知盛昊公司要在这里上市各家媒体为了抢占头版把她说成各种各样的版本。一种类似于总裁文说楚九歌这个富家千金名校毕业回来后继承废物老公的公司,经过她雷厉风行的行事风格以及在公司的危机关头各种力挽狂澜,最终让公司成功度过难关,让公司成为同类公司的佼佼者;另一种则是说楚九歌利用她父亲的光环逼其老公退位,并用不光彩的手段收购同行公司等等诸如此类。

不过当他们看到台上美丽大方侃侃而谈的楚九歌似乎更愿意相信第一种说法,毕竟谁愿意挑战她父亲那种位高权重的人物的权威呢。整个过程虽经历一些小风波可是在楚九歌临危不惧的巧妙化解下全都迎刃而解。经历几个小时公司终于在这里成功上市,会议结束后楚九歌和来访的客人们来到一家五星级酒店举行了庆功会。

2月12日对盛昊公司的员工来说今天是个好日子:因为今天要放假了!作为公司老板的楚九歌今天格外大方,她提着爱马仕包里面装满了满满的红包。每走到一个部门都会笑容满面的塞给每个人一个红包,此刻她的样子让公司里的其他人都受宠若惊毕竟以前的她可是出了名的冰山美人。

设计部,主管办公室。江诗雨正在那里聚精会神的写着年终工作总结,外面的敲门声让她停下了敲击键盘的手指。

“请进。”她轻声的说了一句眼睛依然盯着屏幕上的文字。楚九歌轻轻的走了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后者吓的尖叫了一声转过身一脸怒气的看着那人,可当她看到楚九歌后脸上的怒气瞬间消散笑着说道:“我说楚老板你可别捉弄我了,我还有很多工作没做完呢。”

“什么工作啊?”楚九歌背着手笑了笑。

“你还好意思问我?还不是年度工作总结。”江诗雨哀怨的撅了撅嘴。

“好了,好了,我的错。你闭上眼我给你一个惊喜。”楚九歌神秘的说道。

“你这是干嘛?又整什么幺蛾子?”江诗雨一脸怀疑的看着她。

“闭上眼就是了。”楚九歌催促道。

“好了,好了我闭眼就是了。”江诗雨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慢慢闭上了眼睛。

“好了,现在你可以睁开眼睛了。”楚九歌悄悄的把那个爱马仕放到江诗雨手上。

“这么快就睁开眼你到底要……”江诗雨后面的话还没说完眼睛一下看到了那个爱马仕包疑惑的看着楚九歌说道:“楚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没什么意思就是看你之前背的那个包我看着实在不顺眼所以就给你买了一个。”楚九歌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爱马仕最新限量版,楚老板挺舍得啊。”江诗雨爱不释手的看着手里的包说道。

“这次公司成功上市你是大功臣,这些只是小意思。包里还有你的新年红包,等你的工作忙完了我们再好好聚聚。”楚九歌说完走出江诗雨的办公室,江诗雨小心翼翼的把那个爱马仕放到自己的办公抽屉里继续写着自己的年终工作总结。

下午五点四十江诗雨揉了揉有些酸痛的眼睛看着椅子伸了伸懒腰说道:“哎呀可算是写完了。”然后把报告发送到了楚九歌的工作邮箱。她打开手机看了一眼时间走到外面时发现那里已经空无一人,转身折返到自己的办公室整理了一下自己座位上的文件关上电脑走出了办公室。

“怎么江主管工作忙完了?”江诗雨刚一走到公司门口就看到楚九歌靠在车上手里晃动着自己的车钥匙。

“忙完了。”江诗雨长舒一口气笑了笑。

“别愣着了走吧。”楚九歌打开车门示意她坐进去。

“现在就走?你总得让我换身衣服吧,总不能这样去吧?”江诗雨脸上略过一阵苦笑。

“我说江大小姐你这样就已经很漂亮了,你还打算打扮成什么样子啊。快点上车吧我都快等的不耐烦了。”楚九歌一把拉过江诗雨强行把她拽到车里。

“我们这是去哪儿?”坐在车里的江诗雨一脸幽怨的看着楚九歌。

“上次说给曜哥带红酒最近一直在忙也没时间过去,今天难得有时间就过去那边吧。省的到时候曜哥天天惦记红酒惦记的睡不着觉。”楚九歌拧开车钥匙轻打了一下方向盘脚下的油门稍微一踩整辆汽车犹如射出的箭矢一样卷起一团尘土离开了那里。

“瞧你这话说的,搞得曜哥好像没喝过红酒似的。”坐在车里的江诗雨照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用手将自己束起的头发放下来,一时间整辆车里面都是她头发的香味。

“啧啧啧……你把自己弄的这么漂亮干嘛啊。”楚九歌看了后视镜一眼笑着说道。

“就会取笑我,对了一会儿就我们俩去啊?”

“还有小婷,你也知道的她也是帮了我不少忙的。”

“好吧。”江诗雨微微一笑靠在车窗边不再说话。

六点五十分楚九歌把车停到幻梦酒吧的停车位,她打开后备箱从里面拿出来一整箱红酒来到了酒吧里面的前台。

“你们的老板呢?就说他要的东西我拿过来了。”楚九歌把那箱红酒放到前台值班经理的面前呼了一口气。

“我们老板一会儿就回来了,楚小姐你们里面请房间早就给你们准备好了。”值班经理笑呵呵的为她们俩带路。

“九歌你不是说小婷要过来吗?她人呢?”江诗雨刚一落座就拿起桌子上的猕猴桃吃了起来。

“马上,一会儿我再打电话催她一下。”见江诗雨吃的不亦乐乎她也按耐不住吃了起来。

“别吃太饱了,一会儿我还点了好多好东西呢。”楚九歌拿着手机拨通了小婷的电话。

“喂,吴妙婷我说你干嘛呢快点过来!”楚九歌催促道。

“好了不出十分钟她马上过来。现在时间还早不如我们姐妹俩先喝两口?”楚九歌晃了晃面前的空酒杯看着正在大口朵颐的江诗雨说道。

“别介,我还是先垫垫肚子再说。要不然一会儿喝没几口就吐了,我可不想弄的这么狼狈。”

“不好意思九歌,**,我来晚了。”门一下子被推开吴妙婷穿着紫色紧身包臀裙提着包风风火火跑了进来。

“你怎么回事,我之前不是和你说好了还这么慢,既然迟到了那就先自罚一杯。”楚九歌打开酒瓶给吴妙婷倒了一杯酒。

“先等一会儿我先歇歇,刚才着急过来路上又堵车好不容易才赶过来都快把我累死了。”吴妙婷坐在那里用手指拨了拨有些凌乱的头发拿着一瓶水喝了几口狂跳的心脏才稍微缓和下来。

“真是不好意思让诸位美女久等了。”宋晖曜双手合十弯着腰一脸歉意的说道。

“唉,曜哥是个大忙人啊一天到晚都见不着人影,我们这些人可比不了啊。”楚九歌叹了一口气说道。

“楚小姐可别再取笑我了,我的错,我的错,下次不会有这样的事发生了。”宋晖曜很是自觉的给自己倒上了酒自己先行喝了一杯。

“既然曜哥都喝了我们姐妹几个也别愣着了,赶紧开整呗。”楚九歌拿着酒瓶给江诗雨,吴妙婷以及自己各倒了一杯。

“干杯!”

“干杯!”

………

几个人拿着杯子一饮而尽。

自从陆子谦、一号两个人把赵季晨丢到盛昊公司的那个通风管道里,十号晚上陆子谦就来到盛昊公司附近利用笔记本电脑入侵了公司里面的监控系统删除了当天那栋楼层的所有的视频监控。除掉赵季晨后陆子谦并没有停歇,他的最终目的并不是这个,赵季晨只是一枚小小的棋子,更精彩的好戏还在后面呢。

他和一号依旧行走在附近所有的闲置,废弃的旧楼;俗话说狡兔三窟他要为自己以后多留一点后路。

放假后的文旻昊并没有感到有多轻松,此时的江诗雨和她的好老板正在外面酒醉金迷。她是楚九歌的得力助手,这次公司上市的事情她帮了很大的忙,楚九歌很快就会提拔她做部门经理。而他仍然是碌碌无为一事无成,这次他并没有和沈璐垚联系,因为当他拨通电话的那一刻就知道即将面临的是什么。

文旻昊坐在空荡的房间里无聊的看着电视,突然手机上收到了一条奇怪的短信。

“尽快离开江诗雨不然你会有生命危险!”

文旻昊盯着手机呆住了:“这话什么意思?”他看到陌生的号码开始有点坐立不安:“难道我的手机也被监控了?不行,我绝对不能坐以待毙!”文旻昊起身拿着手机离开了家赶往附近的营业网点。

这条信息是陆子谦在电脑上使用了一个虚拟的号码发到文旻昊的手机上的。他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让文旻昊对江诗雨有所怀疑,这样的话江诗雨就会迫不及待的想要找到文旻昊出轨的证据从而解决掉文旻昊。至于如何解决这反而让陆子谦有所期待。

一番大餐过后几个人都喝的有点迷离,吴妙婷更是坐在那里摇摇晃晃的眼神迷离看着江诗雨慢悠悠说道:“**你知道我有时候特别羡慕你,别看我和九歌从小玩到大可她对我就没对你那么好。”

“别**,**的叫我;我看起来很老吗?”江诗雨脸蛋泛红看着吴妙婷笑着说道。

“小婷跟了我那么久了还不会说话吗?像诗雨这样的美女你应该叫她小姐姐知道吗?还能喝吗?”楚九歌看着已经烂醉如泥的吴妙婷晃了晃手里的高脚杯。

“不了,不了,我实在喝不下去了。”吴妙婷躺在那里眼皮已经打架胡乱的挥动着双手。

“看样子真的不能喝了,曜哥一会儿还要麻烦你把我这个姐妹送到家里。”楚九歌看着宋晖曜说道。

“没问题,一会儿我一定让人把小婷安全的送到家。”宋晖曜拿着手机打了一个电话,不一会儿就来了一个打扮艳丽的女人扶着吴妙婷走了出去。

“曜哥我之前让你帮忙的事查的怎么样了?”吴妙婷走后楚九歌看着宋晖曜一本正经的说道。

“哦,你是说江小姐手机被窃听的事?我这几天让兄弟们在这附近打听了一下确实有一个拿着笔记本的人经常出入咖啡厅,茶餐厅,还有网吧以及银行附近。”

“哦,查到那人的身份了吗?”楚九歌放下杯子看向宋晖曜。

“查到了,不过只查到了这个人一些简单的个人信息。他叫赵季晨,家庭住址为北环镇杨和村。家里面只有一个老人,不过这个老人前几年去逝现在就剩他一个。”

“有他的图片信息吗?”

“有,不过拍的不是很清楚。”宋晖曜拿出手机点开图片放到桌子上。

江诗雨迫不及待的拿着手机看了一下意味深长的说道:“九歌,曜哥这个人和我在银行监控看到的那人一模一样,难道真的是他?可我想不明白的是我并不认识他,他为什么费这么大功夫监控我的手机?还入侵了公司的网络系统。”江诗雨看到那张图片后心里的一块石头也落了地,不过她还是不敢相信这个人就是监控她手机的人。

“这件事确实匪夷所思,那最近市里或者附近有没有发生过电脑入侵?或者手机里面的钱被盗用的情况。”楚九歌陷入了沉思:“或许这个人只是被人操控?背后那个人是谁?难道真的是陆子谦。”

“没有。”宋晖曜摇了摇头继续说道:“这个人虽然频繁出现在这几个地方,不过有一点奇怪的是他总会不经意间的向四周看来看去,好像他身边有什么人跟着他一样。”

“那他很有可能被人操控,背后那个神秘人才是整件事情的主谋。也许盯紧这个人就能找到那个幕后黑手。”

“放心我一定让人死死盯住他。”

夜色已深文旻昊开着车兜兜转转跑了好几个营业网点查手机上的那个陌生的号码,可是得到的结果几乎是一样的:“这是别人在电脑上用了一个虚拟的号码根本无从查起。”有点失望的他拿着手机看着那条短信脑海里开始一点一点过滤江诗雨的社会人际关系网。

“公司的那些人差不多我都认识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发这样的信息过来。排除掉这些人剩下的也就是她之前认识的人,可是自从结婚到现在也从未听她提起以前的事。难道她真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瞒着我?不行!我一定要查个清楚。”

坐在车里的文旻昊自言自语的在那儿嘀咕了半天还是觉得这件事和江诗雨有脱不了的关系,也许只有查到她以前的事情才能知道发短信的那个人是谁。想到这里他猛踩一脚门开车开往家里。

“诗雨酒也喝的差不多了我们也该走了。”楚九歌已经喝的差不多了,本来飘逸黑直的垂肩长发现在有些凌乱的遮在脸上;刘海处的几根甚至已经炸了毛。

“是啊,确实该回去了。”此刻的江诗雨比楚九歌稍微好点,不过起身的时候有些轻飘飘的一支手扶着桌角摇摇晃晃的看着楚九歌。

“你们俩个还能回去吗?要不我找人送你们回家吧。”看到喝醉的两人宋晖曜一脸担忧的说道。

“没事!一会儿我让管家接我回去,曜哥你一定要把诗雨平安送到家,她要是出什么事我跟你没完!”楚九歌双眼有些迷离用手指了指宋晖曜,后者被她这个样子逗的噗嗤一笑:“没问题,再说了我怎么敢让江小姐出什么意外?”

“走吧江小姐我找人送你回去,你家是住在青苑小区吧?”宋晖曜扶着江诗雨小心翼翼的走到了酒吧外面,这个时候外面停着一辆加长版的林肯轿车看到宋晖曜走出来车灯不停的闪烁。宋晖曜让旁边的一个女服务生扶着江诗雨自己走了过去轻轻的敲了敲车玻璃。

“你好,你是来接楚小姐的吗?”宋晖曜试探性的问道。因为当他看到那辆车的时候脑海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楚九歌,因为只有她家才有这种实力。

车窗缓缓打开一个戴着黑色帽子的中年男人伸出头笑了笑:“宋老板好眼力,我是楚家的管家。他爸爸知道楚小姐喝多了回不了家所以让我过来接他回家。”说完拿出了自己的工作证。

宋晖曜看到他手上的工作证有点震惊:一个管家的气质甚至比他一个酒吧的老板还要强大,果然是名门望族出来的人。

“楚小姐就在里面您随我进去。”宋晖曜冲着管家笑了笑领着他走到了酒吧的贵宾间。

此时的楚九歌已经倒在那里呼呼大睡,管家看到后立刻脱下自己的衣服披在她身上看着宋晖曜说道:“还要麻烦宋老板帮一下忙。”

“没问题。”宋晖曜和管家两人扶着楚九歌的胳膊拖着她走到了酒吧外面。

“那我就先走了宋老板有时间再见!”

“好的!”宋晖曜朝他挥了挥手然后找人把江诗雨送回了青苑小区。

文旻昊刚一回到家里立刻翻遍房间里江诗雨的每一件物品希望能找到一些关于她以前的一些事。相册,同学录,毕业证书……每一件物品他都看了一遍又一遍。直到他无意间翻到了一张初中一年级的学生合影的照片后上面的一个女生让他发出了尖叫!

“沈璐垚!原来她和小雨竟然是初中同学!如果让她知道我和她闺蜜在一起的话那后果不堪设想!”现在他再次联想到那条短信的时候心里的疑惑好像一下子解开了。

“会不会那条短信就是沈璐垚让别人发给我的?怪不得她一直这么着急逼着我和小雨离婚呢,原来是这样!”想到这儿文旻昊有种被欺骗的感觉,一股怒火在身上熊熊燃烧。

“叮铃铃……叮铃铃……”猝不及防的门铃声吓了文旻昊一跳,他手忙脚乱的将那些东西塞到盒子里起身出去开门。

“你好,这是江诗雨的家吧?”外面站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扶着昏睡的江诗雨看着文旻昊说道。

“是,你是?”文旻昊疑惑的看着那人;“她又是谁?为什么小雨和她在一起?”

“我是幻梦酒吧的大堂经理,江小姐和楚小姐在那里稍微喝的太过尽兴,所以我们老板让我送她回来。”

“谢谢!你辛苦了要不喝杯茶再走吧。”文旻昊扶着江诗雨准备给那人倒茶。

“不了,不了我还有事,既然江小姐到家了我也该回去交差了。”说完那个大堂经理走了出去。

“哼!果然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还是改不了喝酒的坏毛病。”看着浑身酒气的江诗雨文旻昊直接把她扶到卧室里脱掉鞋子随意的盖上了被子自己一个人坐在客厅里拿着手机悄悄的给沈璐垚发了一条微信:“璐垚有时间我希望我们可以见上一面,有些事我们很有必要谈一下。”

“谈什么?怎么你要和她离婚了?”沈璐垚躺在床上无聊的发呆,微信响起一直手立刻作出了反应。当她看到那条微信内容后心里有一点小欢喜。

“到时再说吧。”文旻昊简短的回了一句。

“好,你定个时间。”沈璐垚侧身躺着生怕旁边的王雯芊看到小心翼翼的回复着。

“明天中午十点西城万达广场星巴克咖啡厅。”文旻昊打完这几个字后一下子将手机甩在一边气呼呼的躺在沙发上。

“好,那明天见!”沈璐垚回了这几个字后放下手机盖紧被子慢慢的闭上了眼睛不出十分钟便沉沉的睡去。

“文旻昊你终于沉不住气了。”看着电脑上截取来的手机短信陆子谦笑了笑。他关上电脑揉了揉沉重的眼皮走到里面的一个小隔间随意的披上被子突如其来的困乏终于将他击垮,不一会儿便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2月13日早上八点文旻昊匆匆忙忙的起床只用了几分钟就已经打扮完毕。今天他里面穿了一件白色的保暖衣,外套是一件黑白相间的格子衣服,系了一条白色的领带,穿了一件黑色的皮鞋。这条鞋子是他刚买不久的,在阳光较强的地方甚至可以反射出光影。

他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表显示的时间为:8:35分。卧室里的江诗雨还睡意正酣文旻昊并没有作太多逗留,拿出手机叫了一辆滴滴后便走出小区外等候。

“起床了吗?一会儿别忘了我们昨天说好的,我在那里等你。”发完短信后滴滴司机刚好开车过来,他把手机放到口袋里后一头钻进车里。

“帅哥,你是去万达广场的乘客吧?”司机确认了一下行程开着车驶向万达广场。

八点四十二分沈璐垚吃完早餐后对着还赖在床上的王雯芊说道:“雯芊一会儿你饿了自己做点吃的,我出去有点事情。”

“嗯,知道了。”王雯芊打着哈欠一脸困意的说道,说完便又躺在床上蒙上了被子。

早上九点半江诗雨眼睛还未睁开肚子里却开始有反应,一股强烈的酸楚在那里翻江倒海,眼睛几乎还未睁开整个人腾一下的坐起来捂着嘴巴跑到洗手间里狂吐不止。

大概过了两三分钟本来困倦的她一下子精神起来,口腔,鼻腔里似乎还残留着未吐出来的残渣,那种感觉几乎要了她的命。来不及多想打开水龙头整个嘴巴对着水龙头就是一通猛灌,直到有一种酸楚涌上喉咙这次算是彻彻底底的吐了干净。

一番极限操作后江诗雨如同大病初愈,她依靠在浴室里的墙壁上看着镜子里的满头虚汗的自己:“现在的自己越来越不像个正常人了。”通过镜子里她确认自己在家,而且身上还穿着昨天的衣服,甚至鞋子还是原来的那双。“看来文旻昊真的心意已决,既然这样我也没必要对你客气了。”江诗雨走到卧室后脱掉衣服赤身走到了浴室。

10:00万达广场星巴克咖啡厅内文旻昊点了一杯咖啡用汤匙轻轻的搅拌着杯子里的咖啡自顾自的品尝起来。大约十五分钟后沈璐垚走到这里时习惯性的四处看了看确认无误后才慢慢走了进去。

“在这儿呢。”文旻昊冲四处观望的沈璐垚挥了挥手,沈璐垚看到后径直向他这边走了过来。

“今天是什么日子啊?文公子怎么有这等雅兴?”沈璐垚把包放到旁边的凳子上喝了一口水缓缓说道。

“没什么日子就不能来这里喝咖啡吗?”文旻昊拿着菜单递给了沈璐垚:“想喝什么自己点。”

“今天你叫我来这里不仅仅是为了喝咖啡吧?”沈璐垚点了一杯和他一模一样的咖啡看着文旻昊笑了笑。

“当然不是,我们怎么说也认识一个多月了,在这一个多月里也发生了不少的事情。不过关于你的事情我却知道的少之又少。怎么?不打算让我多了解了解你吗?”文旻昊说这话时眼神慢慢发生了变化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沈璐垚,甚至形成了一种压迫感。

“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你……”

“咖啡来了,喝吧。”文旻昊接过服务员手里的咖啡轻轻的推到沈璐垚面前。

“时间还早,不着急我们慢慢说。”文旻昊双手托腮似乎很愿意等沈璐垚继续说下去。

沈璐垚将咖啡搅拌均匀后轻轻喝了一口轻轻的说着:“我还以为你叫我来是什么事呢,原来只是为了“审问”我啊。”沈璐垚脸上的笑意慢慢消散眼神冰冷的看着他。

“这话严重了,不是审问,是了解。这么久了我只知道你叫沈璐垚其余的一概不知,这样以后如果我们结了婚你还要打算继续瞒着我吗?”文旻昊一改往日的被动变成了现在的步步紧逼。

“那你想知道些什么?”沈璐垚的手有些发抖的用汤匙轻轻的敲击着杯角。

“我知道的也不多,只想知道一些你们中学以前的事。”文旻昊终于转到了正题。

“你们?你不是想要了解我吗,干嘛要加个你们?”沈璐垚心里有点疑惑:“难道他知道了一些什么?”

“我老婆是你初中同学这件事难道你不应该和我说说吗?其实从我们认识几天后你就已经知道了这些事,为什么你要瞒着我?”文旻昊怒目圆睁眼睛里的怒火几乎要把她吞噬。

“哐啷……”正在用汤匙搅拌咖啡的沈璐垚听到这里时手突然抖了一下,手里的汤匙顿时掉到了整个杯子里面。她震惊的看着文旻昊嘴巴有些哆哆嗦嗦的说道:“你……你都知……道了?”

对面的文旻昊则一脸平静的看着她悠悠的说道:“是啊我都知道了,不过你不觉得我知道的有些晚了吗?所以今天我才让你过来和我好好说说你们以前的事,让我知道她(江诗雨)以前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

听到这里原本紧张的沈璐垚突然笑了出声她警觉的看了一眼四周凑了过去小声的说道:“那你觉得她是个怎么样的人呢?你们结婚多久了?难道你不了解她吗?还是在结婚之前她有很多事没和你说清楚?为什么今天花了这么多心思特地跑过来问我?今天你的所作所为你难道不觉得好笑吗?”

文旻昊被她这一连串的反问弄的一时说不出话来呆呆的愣在那里。

“是啊,她当初和我说结婚的时候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些?现在想起来自己真是个不折不扣的蠢货,亏自己还是上过大学的人,没想到竟被她玩弄于股掌之中。”文旻昊之前的咄咄逼人的眼神现在竟变的有些空洞,仿佛打了一场败仗的士兵,绝望,无助。

“我之前还幻想着能和你开始一段新的生活。现在看起来完全没必要,你现在这个样子让我感到厌恶,我为自己以前喜欢过你感到恶心。我们今天就到此为止吧,再见!”沈璐垚看着眼前这个曾经喜欢过的男人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对他失望至极,不再抱任何幻想。她起身很是决绝的离开那里。

“对了,你不是想知道你老婆以前的事吗?你回去的话可要好好问问你的老婆是个什么样的人。对了,也许在这之前她还给你带了好多顶“绿帽子”呢。哈哈哈……”沈璐垚发出大声的嘲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咖啡厅。

文旻昊落寞的坐在那里,沈璐垚刚才的话犹如一把利刃刺破他的心脏。这一年多来自从和江诗雨结婚之后自己也曾试图做一个好男人,好丈夫。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发现自己和她并没有太多共同语言,江诗雨有着自己的未来的计划。而他则希望他们像普通的新人夫妻一样,结婚,生子,然后为了这个小家的未来努力奋斗。而她呢自己的全部生活似乎都在自己的工作之中,每天不是工作就是应酬;几乎每隔几天就会一身酒气的回到家里,几乎每次喝醉之后都会把家里弄的一片狼藉。一次,两次,还好,可是他们结婚才一年不到,江诗雨的宿醉次数多的都快数不过来。文旻昊再好的耐性也被磨没了,于是就有了现在的难以收场的局面。

来之前他还天真的想着自己可以从沈璐垚那里问到一些江诗雨以前的事,自己也好找个理由和她和平离婚。现在看来自己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他狠狠的打了自己一个耳光起身付完了帐气冲冲的离开了咖啡厅。

江诗雨洗完澡换上了一件白色的风衣,下身穿一条黑色的牛仔裤搭配一双黑色的高跟鞋。她走到厨房打开冰箱拿出一盒牛奶放在电磁炉里加温,拆开一盒热狗放到烤箱里。一切准备完毕后她无聊的在卧室里玩着手机,突然抬头之际她发现自己柜子里的东西好像被人动过。

她走过去打开柜子发现里面的东西已经变的乱七八糟,一张照片更是在一本书里露出大半个头来。她拿起那本书抽出那张照片看到那张照片后中学时一幕幕瞬间浮现在眼前,好像这些事情发生在昨天。

不过这些记忆对她来说确实痛苦的,这张合照拍摄于2008年12月28日,那天下午正在上课的她们突然被老师叫到了学校下面的操场。到了那里以后才知道要拍年级大合照,于是就有了这张照片。照片上四个女生笑魇如花,第一排中间的四位女生亲密的靠在一起,从左到右分别是沈璐垚,楚九歌,江诗雨,王雯芊。然后她们就又回到了教室备战期末考。

期末考试过后放假前的最后一个晚上她们四个女生在楚九歌的鼓动下偷偷翻出学校的墙头跑到了距离学校不远的KTV里大醉了一场,然后就发生了自己此生最不愿意的一件事。

江诗雨一个人回到学校,在距离学校不远的地方自己被人从后边打晕,然后自己就昏睡过去。

醒来后自己已经躺在了家里的床上,父亲的脸上满是心疼又带有几分愤怒。过后她才知道自己在那天晚上被人打晕,然后那伙人对她进行了惨无人道的侮辱。从那以后她的性情大变,本来小时候发生的一些事让她的情绪很不稳定,加上这次的重击自己只能依靠着镇定剂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

初中二年级她没去秋禾中学而是选择了本市一所普普通通的学校,在这之后自己的父亲又不幸染病去逝,从此以后自己孤身一人浑浑噩噩的在这世上苟活。工作,结婚,遇到了那个有家暴倾向的第一任老公徐天豪。在这期间她并没有放弃追查当晚那些人的下落,在陆子谦的帮助下她终于找到了这件事的主谋——王雯芊。可是由于种种原因王雯芊还在这世上活的好好的,江诗雨看着照片擦了擦有些湿润的眼角却陷入了另一个问题:“是谁动过这个柜子?他为什么会把这张照片?难道是文旻昊?”她又仔细看了一眼那张照片自言自语道:“难道文旻昊出轨的对象在这几人当中?会是谁呢?王雯芊?还是沈璐垚?看来他瞒着我的事情还有不少呢?”江诗雨把照片重新放了进去起身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日期一下子想到了什么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出远门。

沈璐垚从咖啡厅走出来以后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今天的天气不算冷可是身子还是忍不住颤抖。她从包里拿出一张纸巾擦了擦眼角那不争气的泪水笑了笑有点自嘲般的说道:“沈璐垚你他么有什么好哭的?这一切不都是你咎由自取吗?算了,从今天起一切都结束了。”说完迈着焦急的步伐往自己的住处赶去。

“沈璐垚,你觉得这一切就这么结束了吗?”忽然后面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沈璐垚回过头只见陆子谦站在后面冷冷的看着她。

“你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一直跟踪我?”沈璐垚看到突然出现的陆子谦心里咯噔一下,眼前的他好像是一个定时炸弹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爆炸。

“你说呢?最近几天你干过什么事你自己不清楚吗?”陆子谦笑了笑脚步慢慢朝她逼近。

沈璐垚一直向后退神色慌张的说道:“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既然你不懂那我就一五一十的说给你听。2月4号这一天你去了哪里?做过什么事你总不能没有印象吧?”

“你监视我?!”沈璐垚惊恐的说道,撒开腿就往前面跑,一边跑一边还喊着救命。陆子谦完全没料到沈璐垚会这样,眼看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他迅速逃离了这里。跑了几分钟后他拿出手机发了一条信息给沈璐垚:

本来想好好和你谈谈的,既然你这么不识趣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我保证几天以后你就会横尸街头!当然你现在可以选择报警,不过恐怕那个时候你已经看不到警察了吧。哈哈!还有一点就算是我不杀了你别人也会杀了你的,不知道江诗雨知道你背地里做的事会怎么想。好了就说这么多,好好珍惜你余下的时光吧。不要想着逃跑,就算是你跑到天涯海角也依然逃脱不了被杀死的厄运!

发完之后陆子谦回到了鬼楼,他打开电脑插上U盘把拍到的视频复制了好几份发给了好多人,当然也包括江诗雨。

今天是江诗雨父亲的生日,虽然父亲去世好长时间可是每年一到这个时间她都会买点东西,焚香祷告以慰父亲的亡灵。之前很长一段时间她要么在家里,要么在一条偏僻的道路上。因为她对那个家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可是今天她却心血来潮想回家看看。

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到了村庄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今天的江诗雨穿着以前初中上学时穿过的衣服,也算是一种缅怀吧。再次踏上这片熟悉又陌生的土地一种感慨油然而生。以前上初中的时候村里的路还是颠簸不堪的泥泞小路,每次上学或者放假的时候父亲就会开着那辆破旧的拖拉机来回的接送。每次听到刺耳,嘈杂的轰鸣声对她来说就是一种漫长的煎熬。所以她害怕上学,害怕放假,甚至特别讨厌她父亲,因为那时候的自己总觉得自己的这一切是父亲的贫穷造成的。可是眼前的道路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干净整洁的水泥路一直延伸到村里面各个角落,道路两旁的路灯像一个巨人一样站在那里。更吸引她的则是路灯旁边那一片翠绿色刚长出没多高的麦苗。还在上小学的时候每次放学她都会和小伙伴们在那里玩了很晚才回家……

“滴——滴——”

刺耳的车笛声把她的思绪拉到了现在,她提着包大步向村中心出发。虽然村里面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到处都是新建的高楼,超市,银行……可是依靠着以前的记忆她还是找到了自己的家。自己的家还是老样子,只是现在看起来与前面的繁华对比起来显得格格不入。她在门前驻足了很久,走到大门前的一块石头前坐下望着不远处的池塘发呆。

这里几乎承载了她小时候大多数记忆,在那里她和陆子谦还有其他小伙伴快乐的玩耍,捉鱼,玩泥巴……每次回到家父亲都会笑着训斥着她:“你一个女孩干嘛每次把自己搞得灰头土脸的。”虽然这么说父亲还是笑呵呵的把她的小脸洗的干干净净的之后就会坐在一起吃饭。

想到这里江诗雨幸福的笑了笑感概的说道:“子谦,如果没有那件事情的发生我们恐怕没有那么敌对吧?希望你在那边能原谅我,我也是逼不得已,你知道我这辈子穷怕了,现在我宁愿死我不愿意穷。”说完她起身拿着东西准备去往父亲安睡的那片土地,临走的时候她的眼睛再次深情的看了那片破旧的房屋朝着房子挥了挥手:“再见了,恐怕以后很少有机会回到这里了。”

江诗雨提着东西赶往安葬父亲的墓地,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满头白发,身体佝偻,眼睛却特别有神的老人看着提着东西的江诗雨看了很久。江诗雨感觉到了后面有人在看她,她猛地转身目光看向那老人,瞬间一种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李爷爷是你吗?”江诗雨把东西放在地上紧紧的握住他的手激动的说道。

“你……你是小雨吧?!”老人看了很久终于确定般的说道。“这么久不见长成一个大姑娘了!你这孩子这几年去哪儿了也不知道回来看看。”老人看起来也特别激动,说起话来都带有一丝丝哭腔。

“唉说起来话长了,以前的事就不提了。李爷爷的身体看起来还是那么硬朗,和以前没多大变化。”江诗雨开心的说道。

“你这孩子竟会哄人开心,和小时候一模一样。这都过去多少年了,你看我的腰都弯成什么样了。对了你这次回来做什么啊?”

“李爷爷别这么说,你肯定还能活和几十年。这不我爸今天的生日,今天我想赶过来给他烧点好东西。”江诗雨说到这里突然有点伤感。

“是啊,那你快去吧,不着急回去的话去爷爷家里坐坐陪我这个糟老头子好好说会儿话。”

“好嘞!那我先走了!”江诗雨向老人挥了挥手。

“对了小雨你先等一下。”老人突然叫住了她。

“李爷爷您还有什么事儿吗?”江诗雨好奇的问道。

“前几天有两个和你差不多大的女娃也来过这里,她们说是你的同学。不过在这边没找到你不久之后她们就走了。小雨这件事你知道吗?”

“哦,女同学?是两个人吗?”

“是啊,这件事你不知道?她们没和你说吗?”

“哦,可能是我太忙忘记了吧,有时间我再联系她们。谢谢您了李爷爷,没什么事我就先过去了。”

“好嘞!”

祭拜完父亲江诗雨匆匆的离开了那里,在车上她一直想着老人后面说的那句话。两个女同学?以前小学的同学几乎不会这么做,那么就只有初中同学了,想到这里她的瞳孔突然变大敲了敲脑袋在心里默念道:“一定是沈璐垚和王雯芊!不过她们为什么来这里?是调查我还是调查陆子谦?”正在她思来想去之时手机突然响了,她拿出手机点开手机上的视频开始播放:画面的内容如一道光刺激着她的虹膜,此时心跳剧烈的跳动好像是有人拿着鼓在她胸口剧烈敲打。

她的拳头不由自主的紧紧攥在一起,额头上的青筋猛然暴起,牙齿在口腔剧烈的打颤。关掉视频后她捂着胸口平复了许久眼睛冷冷的看向窗外:“原来那只狐狸竟然是你!沈璐垚我看你能得意到什么时候!我回去的时候就是你的死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