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三十四:替身2

下午五点陆子谦带着赵季晨来到了一家银行ATM取款机前,在离取款机还有十多米的地方陆子谦叫住了赵季晨一把拉住他小声说道:“一会儿你进去把这张卡里所有的钱取出来,之后我会给你一些钱作为奖励,不过你不要耍花样不然后果你是知道的。”

“我知道了。”赵季晨使劲的点了点头拿着银行卡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陆子谦站在那里环顾一下四周确认安全后靠在旁边的一颗树下等着赵季晨出来。

几分钟后赵季晨手里拿着一大叠厚厚的钞票从取款机里小心翼翼的走到陆子谦身边靠近他小声说道:“钱我按照你说的全都取出来了,现在我们要干什么?”

“很好,你的那张银行卡呢。”陆子谦拿过他手里的那一叠钱放到自己的包里看着他说道。

“在这儿呢。”赵季晨拿过那张银行卡递给陆子谦。

“现在已经用不着它了。”他拿过那张银行卡看了一眼随即用力一折那张银行卡瞬间变成两半。“走我们现在回去我还有别的事要办。”

“好!”赵季晨乖乖的跟在他后边,自从陆子谦把他囚禁的几个小时里他似乎已经没有逃跑的念头了,因为他知道自己暂时逃不出他的手心,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按照他的意思去做,虽然他不知道眼前这个人究竟想干什么。

晚上六点半盛昊公司内江诗雨迫不及待的打开电脑,经过网络安全部门的人员长达几个小时的努力办公室所有的电脑终于恢复正常。楚九歌站在江诗雨身边问道:“江主管电脑里的文件还在吗?有没有丢失什么重要的文件?”

江诗雨移动着鼠标点击着各个文件夹长舒一口气说道:“还好所有的文件都在。”

“嗯,那就好。”楚九歌抬起手看了一眼时间离开江诗雨办公室转身走到旁边的办公室说道:“同事们现在已经是晚上六点四十分了今天就先到这里吧。”

“谢谢楚老板!”办公室里的其他人听到下班立刻变的兴奋起来。

“江主管今天辛苦你了,一会儿我带你去外面吃点东西。”

“好,不过……”她看了一眼正在收拾东西的文旻昊,楚九歌立刻会意走到文旻昊面前说道:“小文一会儿我和诗雨有点事情要谈,你自己就开车先回去吧,等忙完我开车送她回去。”

“好的,知道了楚老板。”文旻昊点了点头拿着文件夹走了出去。

“诗雨忙完了吗,一会儿想吃什么啊?”办公室只剩下楚九歌和江诗雨她们俩个,楚九歌立刻恢复了她们俩个亲密无间的闺蜜状态靠在她身边问道。

“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我随便。”江诗雨眼睛直直的盯着电脑屏幕淡淡的说道。

“你这样说让我很难做啊,要不这样吧一会儿我们先出去随便吃一点牛排之类的,然后去酒吧里放松放松。”楚九歌看着工作中的江诗雨伏在她的肩膀上说道。

“不是吧楚老板,你又要去酒吧啊,我可不想去你给我的工作那么多我可不想到时候因为喝酒影响我的思路。”江诗雨半开玩笑的说道。

“好你个江诗雨现在都敢对我这么说话了。”楚九歌突然把手伸进江诗雨的脖子里,江诗雨突然感到脖子里生出一股凉意一把推开她的“咸猪手”笑着说道:“九歌没想到你这么变态在公司里公然调戏女员工,小心我告你非礼啊。”

“你告啊,你看我一会儿不扒光你的衣服。”楚九歌笑嘻嘻的说道两只手跃跃欲试,江诗雨看着她这个样子一脸嫌弃的说道:“楚九歌我看你这辈子是不是投错胎了,幸亏你不是男人,要不然这个厂里的女人都被你调戏个遍,来让我看看你是不是女人。”江诗雨也不示弱两只手按在楚九歌高耸的胸部上。

“手感怎么样?”楚九歌并没有反抗一脸坏笑的看着她。

“哎呀好恶心,算了我算是怕了你了,别闹了再等我十分钟我把这个文案写完就走。”

“好,我等你。”楚九歌坐在旁边悠闲的喝着茶。

六点五十五分江诗雨终于忙完手头的工作,她缓缓的起身慵懒的伸个懒腰关上电脑以及办公室其他的电源设备锁好门走出了公司门口。

“哎呀我说你快点!”楚九歌有点不耐烦的催促道。

“别催了我这不就出来了嘛。”江诗雨提着包走了出来,她坐在后面关上车门开着前面的楚九歌问道:“九歌你准备带我去哪儿吃饭啊?”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楚九歌故作神秘的说道;她迅速系上了安全带拧开车钥匙随着汽车轰鸣的启动声一脚油门车子如同一颗出膛的子弹一下子消失在夜幕里。

陆子谦和赵季晨从银行取完钱再次回到了鬼楼里,陆子谦拿着两盒冒着热气的牛肉炖土豆盖饭给旁边的一号和赵季晨一人一份,他自己拿了一块汉堡自顾自的嚼了起来。他坐在旁边的一块石头上继续窃听着江诗雨的一举一动。

七点十五分文旻昊在浴室里洗漱完毕后随便点了一份快餐大口的嚼着,他知道江诗雨一时半会儿还回不来,他看了一眼手机突然想起很久没和沈璐垚联系过了也不知道她最近过的怎么样了。想到这里他起身拿起一块餐巾纸擦了擦嘴角的饭渣拿起手机拨通了沈璐垚的电话。

鹿萌小区沈璐垚房间内,沈璐垚正在阳台边的盥洗池洗衣服,王雯芊则站在客厅里擦拭着家具上的灰尘。突然卧室的手机声响起,王雯芊本能的跑过去看了一下确认不是自己的手机后她站在客厅里对着外面的沈璐垚喊道:“璐垚你的电话响了!”

“好,我知道了,你先帮我接一下吧。”沈璐垚头也不回的说道。

“不好吧,这个号码我不认识。”

“好吧,等我一下。”沈璐垚放下手里的衣服拿起旁边的毛巾擦了擦手走了出来,王雯芊把手机递给她后继续忙碌着。沈璐垚接过手机看到那串熟悉的号码神情有些慌张,她看了王雯芊一眼立刻拿着手机走到了浴室;王雯芊见状立刻识趣的走到了阳台关上了阳台旁边的门看着夜色陷入了沉思:“谦哥,要是你还活着那该有多好啊,你在哪边听得见我心里的呼唤吗?”思绪一下子回到他们以前欢乐的时光,心里面积压许久的思念化成两颗晶莹的泪珠缓缓落下。

“璐垚,你最近过的还好吗?”

“呵呵,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怎么舍得给我打电话?”沈璐垚没好气的说道。

“我最近工作实在太忙,你不知道自从楚九歌接手公司之后有多变态,天天就盯着人迟到,更可恶的是不知道她哪根筋搭错了天天找我的麻烦。”也许最近压抑的太久了还没说上两句文旻昊就一个劲的向电话那边的沈璐垚吐苦水。

“你今天给我打电话难道就是为了说这些,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想我们没必要再继续说下去了。”沈璐垚冷冷的说道。

“别挂电话,别挂电话。我知道你之所以这么和我说话是在生我的气,怪我没有处理好自己的事情。不过请你放心我已经找到了一份新的工作,薪资待遇都比现在这个公司要好,到时候我就和江诗雨离婚然后我们俩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文旻昊似乎已经看到了未来他们俩个的幸福时光,言语中流露出掩盖不住的喜悦感。

“是吗?那我还要等多久?十天,半个月,一个月,半年,还是更久?”沈璐垚反问道,她已经听惯了文旻昊的这一套说辞。

“请你一定要相信我,最多十天,十天过后我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文旻昊信誓旦旦的说道。

“好吧,十天,反正我也等了不止一个十天了,到时候看你怎么说。”

“对了,你今晚有空吗,我想过去看看你,好久没看到你了挺想你的。”文旻昊柔声说道。

“今天不行!对了,不止今天最近一段时间都不行!我这边还住着其他人不方便。”沈璐垚回答的很决绝。

“其他人?”文旻昊听到这里身体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颤抖的手几乎拿不稳手机接着问道:“是谁?男的女的?”

“当然是女的!她是我的闺蜜!在你的心里我就这么不堪吗!”听到这里沈璐垚心里生出一股怒火对着手机大声吼道,刚一说完她就深感后悔打开门悄悄的向客厅看了一眼发现王雯芊并没有呆在客厅这才长舒一口气。

“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有这样的想法,对了你最近的钱还够花吗,不够用的话我转给你一些。”

“确实不够用了,那你再转给我一些吧。文旻昊现在我这个样子是不是很招人讨厌?我劝你想清楚了,别到时候真走到那一步你在跟我说后悔。”

“不会的,我一向相信自己的选择。”

“那行,我期待着你的好消息。”

“真没想到平时看着老实巴交的文旻昊竟然做出这种事?呵呵,也难怪你和江诗雨都是一路货色,这就是所谓的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陆子谦把监听到的电话录音做了一份备份,然后拿出十张百元钞票走到了赵季晨面前:“喂,这些钱是给你的。”

赵季晨正在旁边躺着休息,突然被陆子谦叫醒,他的身子本能的向后退了几步几乎不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颤颤巍巍的说道:“这些钱我真的可以拿吗?”

“让你拿你就拿啰嗦什么,我一向说话算话。”

“谢谢!”

“一会儿我让一号带着你出去买点被褥之类的,天气这么冷别再把你们冻感冒了。不过有一点你要记住,别想着跑。”

“好,好,我知道了。”

西餐厅内楚九歌点了一份鹅肝,一份牛排,一份江诗雨最爱吃的墨鱼汁意面。看着吃着嘴角黢黑的江诗雨正在吃牛排的楚九歌忍不住笑出了声。

“怎么了?你笑什么?”江诗雨抬起头一脸疑惑的看着她。本来就觉得好笑的楚九歌被江诗雨这一抬头的模样弄的更是笑弯了腰,她捂着自己有点疼痛的胸口说道:“诗雨你还是继续吃吧,看到你刚才的样子我都笑的胸口有点痛了。”

江诗雨一头雾水的看着楚九歌幽幽的说道:“九歌你今天怎么了?怎么莫名其妙的。”

“没事,没事突然想到好笑的事情。”楚九歌不在笑她左手拿叉右手拿刀切开一块牛排放到嘴里。喝了一口白开水润了润嗓子看着江诗雨说道:“你说入侵公司电脑的会是什么人?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入侵呢,他(她)这样做又是为了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江诗雨放下筷子拿着餐巾纸擦了擦嘴角,她夹着一块鹅肝嚼了几口继续说道:“你之前在公司说这次入侵公司电脑的主要目的很有可能针对我。不过我实在想不通的是到底什么人用这种手段针对我。”

“你之前不是说过你的手机被别人远程监控了吗,然后与此同时公司的电脑被入侵。这绝对不是一个巧合,我觉得他(她)主要目的是为了监控你的手机,入侵电脑不过是他(她)放的一个迷雾弹而已。至于为什么会这么做恐怕只有找别人帮忙了。”

“找谁?”

“宋晖曜。”

“哦,所以你才会说去幻梦酒吧?”江诗雨恍然大悟般的说道。

“不错!赶快吃一会儿我带你去。”楚九歌看着她笑着说道。

晚上九点一辆豪华耀眼的轿车停在了幻梦酒吧的门口,门口的保安似乎对这俩车很熟悉走上前去帮忙开门弯着腰恭维道:“楚小姐来了,曜哥就在前台。”楚九歌冲他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和江诗雨一起走进酒吧里面。刚走进去没几步正在前台那里训话的宋晖曜看到楚九歌赶忙大步走过来笑着冲她打招呼:“楚小姐、江小姐你们今天怎么有空来这里啊?”

“因为今天难得有时间啊,曜哥准备哪什么酒招待我们呢?”

“当然是酒吧里最好的酒喽,你们先进去吧我随后就到。”说完宋晖曜走向前台对着值班经理说了几句后径直走向包房。

楚九歌和江诗雨刚坐在沙发上没多久只见宋晖曜推开门手里端着一盘新鲜的果盘,江诗雨见状起身端着果盘说道:“真不好意思让曜哥亲自送过来。”

“江小姐这样说就见外了,你是楚小姐的朋友自然也是我宋晖曜的朋友稍等一下酒水马上就来了。”

“曜哥最近酒吧的生意可还好啊?”楚九歌剥着一块橘子问道。

“还行,够养家糊口,楚小姐听说你接管了那家广告公司现在也是大老板了,公司在你的带领下一定比之前更强盛吧。”

“哪里,也就那样呗,我这个老板可不好当啊,公司里的麻烦事也是一件接一件的。有的时候我真的后悔接手这家公司。”楚九歌吃着橘子漫不经心的说道。

“像楚小姐这么雷厉风行的女强人还有什么事能难得找你,再说了你身边不是还有江小姐这个得力助手。”江诗雨听到这番话后心里总感觉怪怪的也不知道他这话里是什么意思只好尴尬的笑了笑:“曜哥说笑了。”

“老板酒来了。”服务员敲了敲门冲着门外的对讲机说道。

宋晖曜走上前去接过服务员手里的红酒说道:“这里没你的事了。”关上门后他拿着红酒放在桌子上说道:“这是朋友送给我的一直没舍得喝,既然今天楚小姐你们来了不如趁此机会喝个痛快。”

“罗曼帝,曜哥今天可真大方啊。”楚九歌瞄了一眼酒瓶说道。

“楚小姐就别取笑我了。”宋晖曜说话间已经打开了酒瓶拿出三个高脚杯逐一倒了下去。

“既然曜哥喜欢喝这个有时间我从家里拿过来几瓶送给你。”

“那就感激不尽了。”

他们俩个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的火热江诗雨坐在旁边感到极其不自在,看着桌上价值不菲的红酒内心深处不由得又是一阵刺痛。

“诗雨傻愣在那里干嘛,酒都倒上了赶紧喝啊。”见江诗雨坐在那里一言不发楚九歌举着酒杯说道。

“你们俩个聊的正起劲我哪里好意思打扰你们的雅兴。”江诗雨举起酒杯说道。

“唉怪我们了,曜哥你看别光顾着和我聊天把诗雨晾在这里啊,赶紧和她碰一个。”

“不好意思是我的错,江小姐我先自罚。”宋晖曜举着酒杯豪饮了一口。

“诗雨我们干一杯。”

“干杯。”

“曜哥其实今天来到这里还有个不情之请。”楚九歌放下酒杯说道。

“楚小姐不必客气有什么事尽管说。”

“最近公司确实遇到了一些麻烦,就在今天下午公司的电脑被一个神秘黑客入侵了;有时间的话还希望曜哥能帮忙查一下。”

“哦,有这样的事?公司的所有的电脑都入侵了?什么样的黑客有这么大的本事?”宋晖曜摇晃着酒杯疑惑的看着楚九歌。

“不是所有的电脑,只是一个部门的也就是诗雨所在的策划部;就是这样我才感觉到奇怪,而且还有一点让我想不明白的是诗雨的手机也被人监控了所以因为这样才过来劳烦曜哥。”

“你怀疑黑客这次针对的不是你们公司而是江小姐?不过电脑这方面我本来也不是是很精通更何况是黑客;恐怕这件事有点难办啊。”宋晖曜摊开双手无奈的说道。

“黑客这方面不劳曜哥,你只需要找一些人在附近查一下看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人,特别是拿着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之类的。”

“那行!不过江小姐我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宋晖曜坐正身体郑重的看着江诗雨。

“可以。”

“江小姐最近或者说之前有没有和什么人结过怨?这些人中有没有擅长黑客技术的?”

“这个……好像没有吧?”江诗雨摸着太阳穴有点不确定的说道。

“还请江小姐认真想一下,这个很重要;说不定这个黑客就是你之前认识的那个人。”

江诗雨听到这句话后脑海里瞬间闪现出一个熟悉的人影——陆子谦!可是他已经死了,不过这些事又很像他的行事风格,难道他真的没有死,这些都是他报复我的前兆?想到这里她突然感觉后背一阵凉意,身体竟不自觉的抖动了一下,额头上也出现了一层密集的汗珠。

“诗雨你怎么了看起来不对劲啊?是不是想起什么了?还是你身体不舒服?”楚九歌看到她这个样子吓了一跳拿着纸巾擦了擦她额头上的汗关心的问道。

“我没事,我没事。”江诗雨的脸色苍白不过她尽量保持微笑看着楚九歌又转过去对宋晖曜说道:“我实在想不出来我之前得罪过什么人,这件事还希望曜哥能帮我查清楚。”

宋晖曜有些失望,他笑着说道:“江小姐也不必太过担心,既然楚小姐开口了这件事我一定全力以赴。”

“谢谢曜哥!”江诗雨点头致谢。

“不好意思九歌我身体有点不舒服先回去了。”

“怎么了?从刚开始我就看出来你不对劲,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楚九歌看到她这个样子心里有些不安。

“没事,回去休息一下就好了。曜哥实在不好意思失陪了。”

“没关系,既然江小姐身体不舒服就先回去吧?一会儿我找人送你回去?”

“谢谢!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江诗雨拿着包起身走了出去,楚九歌起身追了上去直至把她送到酒吧外面。

“诗雨既然你不愿意说我也不过问了,你自己要照顾好自己,手机监控的事我会查清楚的。”

“谢谢!”江诗雨看着她笑着说道:“回去吧不用担心我了,放心吧我没事!”

“那明天见!”

“明天见!”

楚九歌目送江诗雨坐上了网约车才转身走向酒吧里面。

“楚小姐人送走了。”

“嗯,诗雨今天怎么这么奇怪?”楚九歌一脸疑惑的说道。

“是啊,江小姐今天确实有点奇怪;不过我觉得她并不是身体不舒服而是其他的一些原因。”

“其他的一些原因?”楚九歌疑惑的看着宋晖曜。

“她可能想到了什么人,只不过这个人她可能一时很难开口。”

“是吗?那究竟是什么人?我也很想知道。”

“江小姐和谦哥的关系怎么样?以前认识吗?”宋晖曜突然抛出这个问题。

“曜哥怎么突然问起这个?难道你怀疑谦哥?怎么可能!他不是已经死了吗?”楚九歌回答的很肯定,陆子谦之前已经死了,现在怎么可能还会出来做什么黑客监控江诗雨的手机?这简直就是胡扯!

“我也觉得这样说很荒唐,不过就以目前这个状况来说只有谦哥才具有这个能力。”

楚九歌还是不相信宋晖曜说的,可是眼前江诗雨一系列怪异举动又让她不得不相信宋晖曜说的。“难道诗雨真的有什么事瞒着我?还是说她遭受到了什么威胁?”

“楚小姐眼前只有搞清楚江小姐和谦哥之间存在着什么关系才能进行下一步措施。”

“其实谦哥死我心里也有一些疑问,警察找了这么久也没找到他的尸体;虽然说他掉进河里生还的几率很小,可是又不是没这个可能。”楚九歌摸着有些疼痛的太阳穴说道。事情好像变的越来越复杂了。

“我也是和你一样的想法,我之前也让兄弟们暗地里找过,可是结果和警察一样什么也没找到。现在这种情况很可能说明他还活着。”宋晖曜说到这里甚至情绪有点激动。

“看来只有查清诗雨和谦哥之间的关系再说了。我明天先让诗雨去银行查一下银行监控,说不定在哪里会有一点线索。”

“好,目前来说只有这个办法。”

“曜哥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改天再把红酒送过来。”楚九歌起身拿着包和手机准备要走。

“楚小姐我送送你。”

晚上十点江诗雨乘车回到了青苑小区,她的脸色苍白走起路来有点轻飘飘的。自从听到宋晖曜的一番话后她整个人感觉受到了什么重创,胸口莫名的有一种压抑的感觉,几乎都快喘不上气来。她挎着包看起来就像是背着很重的东西,走起路来异常费劲。来到电梯门口走了进去她眼神空洞的看着楼梯键发呆:“不会的,他已经死了,这次的事情很有可能是个意外,绝对不是他。”江诗雨越想越烦躁,总感觉心里憋着一股火想发泄却不知对谁发泄。

“喂,姑娘你这是去哪层楼啊?我看你站在这里这么久了也没按。”一位手里抱着孩子问道。

江诗雨这才反应过来不好意思的冲那人笑了笑:“实在不好意思刚才在想一些事情入了神,姐姐要去哪栋我帮你按吧。”

“八楼,谢谢!”

江诗雨按了自己的楼层后帮那位妇女按了八楼自己又开始无聊发呆。电梯门开了后那位妇女轻轻推了一下她这才走出来浑身无力的走到了自己的房间。

“小雨回来了。”文旻昊接过她手里的包说道。

“嗯。”江诗雨慵懒的说道,她的脸色苍白眼皮低垂看起来很疲惫的样子。

“你看起来很累的样子,一会儿赶紧洗澡休息吧。”文旻昊走到浴室帮她开启了热水器。

江诗雨浑身无力的倒在沙发上,眼睛一直盯着天花板出神。突然她想起了刚才楚九歌说的话整个人一下子站起来在房间各个犄角旮旯里摸索着像是再找什么东西。

“小雨怎么了?你丢什么东西了吗?”看到江诗雨翻箱倒柜的样子文旻昊满脸问号。

“这里可能被间房子可能被别人装了窃听器,你帮忙找一下看有没有窃听器之类的。”江诗雨低着头身体几乎趴在了地板上拿着手机照着沙发底下。

“什么?窃听器?你确定?”文旻昊的瞳孔突然放大,一脸震惊的看着趴在地上的江诗雨。

“别问那么多了赶紧找吧。”江诗雨没有看他语气中夹杂着一丝烦躁。

文旻昊看到江诗雨这个样子整个身体一下子变得软绵绵的,几乎都快站不稳了。如果江诗雨说的是真的,那么两个小时之前他还在和沈璐垚通电话,不出意外的话他们的对话全都被听到了。想到了这里他整个人都快瘫倒在地:“你说的都是真的?真的有窃听器?”文旻昊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有心心虚的说道。

“我说你今天怎么婆婆妈妈的,让你找你就找一直问个不停干嘛?你一直问窃听器是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江诗雨终于忍受不了文旻昊啰啰嗦嗦的样子站起身来大声喊道。

“我找还不行吗?用得着发这么大火吗?”文旻昊狠狠的白了江诗雨一眼走到客厅边角的一个抽屉里拿出了一把手电筒开始找江诗雨口中所谓的窃听器。

两个人一间房子一间房子的找,从客厅到厨房,从卧室到浴室;每个角落他们都翻了一遍就差拿个显微镜了,可即使这样还是一如所获。

“小雨你不会是想多了吧,哪有什么窃听器啊。我知道今天电脑中毒的事弄的你心情不好,可是也没必要疑神疑鬼啊。”文旻昊暗地里松了一口气,提到嗓子眼的心也慢慢回归原位。

“不对,应该还有哪里没找过。”江诗雨一脸严肃的说道,眼睛迅速扫视四周一圈。阳台上的盆栽引起了她的注意:盆栽所处的位置刚好在阳台的正中间,而这个位置如果装窃听器的话刚好可以听到除了卧室和浴室之外的一切声音!想到这里江诗雨立刻走上前去一把拿起那个花盆,当她看到盆底那个黑色如红豆般大小闪着红色微弱光芒的窃听器整个人一下子无力的靠在阳台上。“也许曜哥说的没错,也许他真的还活着。”江诗雨小声的嘀咕着她看了坐在沙发上发呆的文旻昊怒气冲冲的走到他面前把那个东西放到桌子上问道:“你不是说全都找过了吗?这个东西又是什么?”

文旻昊看到桌子上那个黑色的东西时刚恢复正常心跳的心脏一下子又开始剧烈跳动,他感觉自己的胸口好像被什么东西压着,一时之间竟喘不过气。“这里真的有窃听器!那会是谁装的呢?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我怎么会知道?!窃听器不止一个,一定还有其他的!这样你去浴室里找一下,记得要翻遍每个角落;我去卧室找。”

“好吧,我这就去找。”文旻昊神色慌张的拿着手电筒再次来到了浴室。

不出意外果然在浴室和卧室他们俩个又找到了两个同样的窃听器,他们一人手里拿着一个窃听器面面相觑:“小雨现在怎么办?要报警吗?”

“今天公司电脑中病毒,我的手机被人远程监控,以及现在这个窃听器摆明了这个人就是冲着我的。不过先别着急报警,这样你明天有时间去物业看一下小区监控;我去一下银行查一下取款记录说不定会有线索。”

“好,就按你说的去办。”文旻昊连连附和。

盛昊广告传媒有限公司作为山明市乃至全国广告公司的领头者,在山明市乃至全国众多广告公司都占有一席很重要的位置;自从楚九歌接手公司以后励志要把公司做成全山明市甚至全国数一数二的广告传媒公司。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楚九歌以及公司同仁的努力下“盛昊”终于可以有机会在另一个城市成功上市。对此山明市各个媒体都异常关注这件事情,楚九歌更是退掉自己所有的工作全身心投入到公司上市的全权事宜之中。在她的心里任何天大的事情都比不上公司上市这个事情。

2018年2月3日,天气晴,气候宜人。一大早江诗雨就早早起床把自己打扮的光鲜亮丽,穿着上班的衣服早早的来到公司开启新一天的工作。虽然经历昨天的不愉快,可是她好像已经忘记了昨天发生的事情,整个人看起来精神焕发坐在电脑边认真的坐着广告文案。

楚九歌依旧是自己一个人开着自己的轿车按照自己上班的时间来到公司。按照惯例她挨个到每个部门都视察一遍,准备工作完毕后她来到了江诗雨的办公室。

“江主管,之前和你说的那些东西做的怎么样了?现在情况发生点变化,广告文案要提前设计好。”

正在码字的江诗雨听到这一番话后并没有太大反应,她敲击着电脑头也不回的说道:“没问题今天写一下差不多明天就可以交了。”

楚九歌欣慰的点了点头,她走到江诗雨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不错,有你在我就放心了,等公司上市这件事忙完以后我一定好好犒劳犒劳你,对了昨天你手机的事情等忙完这段时间我一定好好帮你查查,如同在此你有什么经济上的损失到时候我一定全都照数补偿。”

“谢谢!”江诗雨淡淡的说道继续埋头工作,她心里明白公司上市这件事对楚九歌来说异常重要,至于自己的一些私事对她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早上八点陆子谦叫醒还在熟睡的赵季晨一本

正经的说道:“你想不想和我学一些东西?”

一脸困意的赵季晨揉了揉沉重的眼皮闲的有些不知所措,他看着面前的陆子谦问道:“你要我教我东西?教我什么啊?”

“黑客技术?”陆子谦看着他认真的回答道。

“黑客技术?那是什么?”赵季晨听的云里雾里,他长这么大电脑都很少碰到,更别说他现在嘴里说的什么黑客技术。

“这是一个很神奇的东西,你如果学会了这个东西,你以后的生活就不会过的这么悲惨。”

“是吗?不过有一点我想不明白,你费尽心思把我弄到这里,现在你又让我学习什么黑客技术。我真的很想问你到底要做什么?”赵季晨已经来到这里三天了,这三天的时间他想了很多:有想过逃跑,有想过报警,甚至有想过趁他不备杀了他。可是他知道眼前这个人不是等闲之辈,从他冷漠的眼神里他知道现在这个人心狠手辣,如果贸然行动受伤的只会是自己。所以他一直想搞清楚这个人究竟想干什么,现在,此刻这个人说出这样的话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

“我之前也说过我之所以找你就是用一下你的身份,现在我想要做的事已经做完了,把你困在这里这么久我也心怀愧疚,所以我想用我的实际行动补偿一下你这几天的损失。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接受我的建议,你现在就可以走。不过我希望有一点你可以想明白,你现在什么都不会,没有一技之长,难道你以后就想这样过一辈子吗?”

赵季晨被他说的有点心动了,确实自己自从学校毕业后的确没学到什么东西。工作之后自己也是一副得过且过的样子,以至于自己靠抢劫维持生计。也许自己是该换种活法了。

“你说的那个什么技术好学吗?”赵季晨沉默了一会儿郑重其事的问道。

“没事,只要你想学绝对可以学会。”陆子谦听到这个答案满意的笑了笑。

“好,我愿意跟你学。”

“那我一会儿就教你,从最基础的开始学。”

晚上六点半文旻昊没有特别的工作处理早早的下班回家。昨天发生的事情还浮现在他的脑海,当他听到江诗雨说到房间有窃听器的时候大脑一片空白。虽然他尽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可是那拙劣的演技毕竟瞒不过江诗雨的眼睛,现在的他只想知道在他房间里放窃听器的人究竟是谁。

文旻昊刚把车停到楼下的车库里家还没来得及进去就匆匆来到小区的监控室里一看究竟。当他来到监控室的时候里面的值班保安鄙夷的看着他,那种神情似乎再说:“你这话什么意思,是在说我们的工作没做到位吗?”可是眼前这个年轻人的固执让值班保安放下了自己的高傲终于服软说道:“文先生监控视频都在这里,你自己慢慢看。”

“谢谢!”

文旻昊看着监控视频看了将近一个小时,可当他看到自己所在楼层的监控时监控画面却都突然消失。他一脸愠怒的问道:“这个楼层的监控画面怎么都没有了?难道是摄像头坏了?”

正在喝茶的值班保安迅速站起身走到他身边用鼠标点了点那个楼层的监控画面一脸无奈的说道:“这个楼层的监控画面很可能被人删掉了。不过这可不是我删的,具体谁删的我也不知道。”

“那这些画面可以恢复吗?”文旻昊怒气冲冲的问道,几乎整个脸都贴到那人面前。

“应……应该是不行。”那个保安被他这个样子吓了一跳心虚的说道。

“靠!我……算了!我还是想别的办法吧。”文旻昊看他那里样子知道从他嘴里也问不出一二三来于是自己回到家里想其他办法。

“你好可以帮我查一下2月2号从下午三点到晚上八点的ATM取款机的监控视频吗?我的银行卡好像被别人盗用了。”早上十点半江诗雨利用空闲时间来到银行柜台面前一脸焦急的说道。

“这个……你稍微等一下,我现在还有很多业务处理。”柜台人员一脸为难的说道。

“难道这就是你们银行人员的服务态度吗?现在这里还有人吗?你再这样我可要投诉你了。”江诗雨望了一眼空荡荡的银行气急败坏的说道。

“好吧,你跟我来一下。”柜台人员看到她不是一个善茬立马换种语气领着她走到了办公室。

“所有的视频都在这里了,你想看哪一个自己先看,我先去外面了。”

“谢谢!”

十五分钟后江诗雨离开了银行,她已经知道了她想要的答案。回去的路上她那颗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还好是我多虑了,不是他。可是视频里那个人又是谁呢?不过这些都不是问题,只要不是他一切都好办了。”江诗雨突然感到浑身轻松,她昂首阔步的走到了盛昊公司。

晚上八点山明市某废弃楼内,一号按照陆子谦的指示在附近观察了一下附近的情况果然收货颇丰;他气喘吁吁的把陆子谦拉到墙边一角说道:“谦哥果然有情况,最近附近出现了很多黑衣人。”

“果然如此,看来楚九歌的办事效率还挺快的嘛,如果没猜错的话江诗雨那边应该也查的差不多了;这样你到2月9号晚上的时候把赵季晨带到盛昊公司的六层的顶楼上让他把笔记本带上。”

“还是老样子?”一号确认般的问道。

“对!”陆子谦点了点头。

“好!我这就去。”一号转身走向赵季晨。

“一切尽在掌握。”陆子谦胸有成竹的笑了笑。

2018年2月9日晚上十点天空竟然飘起了鹅毛大雪,城市一片寂静只听见呼啸的北风和簌簌落下的白雪。盛昊公司的顶楼上一个通风管道旁边站着三个人,其中一个人呈跪姿状另外两个人站在他面前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跪着那人手里拿着一个笔记本电脑似乎在诉说着什么,只见他眼角带泪脸色苍白神情情悲怆。站着那两人似乎不为所动,其中一个人手里拿着一个明晃晃的东西慢慢朝他一步步逼近。跪着那人满眼绝望一个劲的跪地求饶,可是最终还是逃脱不了悲惨的命运。

偌大的楼层只剩下倒在雪地里的一个人,那两个人把他放下通风口慢慢盖上了通风口盖;他捂着满是鲜血的脖子嘴巴念念有词却发不出任何的声响,他的喉咙被割破了。他用最后的余光看着那两人,他们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就好像是他们丢掉了一只死去的宠物一般。慢慢的他闭上了眼睛,整个身体慢慢跌进无尽黑暗的通风管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