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三十二:窃听2

2018年中国已经进入了快速发展的年代,全国各个城市的GDP飞速增长,各种新兴行业如雨后春笋般迅速发芽。山明市作为胡建省的重点城市发展速度更是远超省内其他城市,山明市占地面积1600万平方公里,常住人口800万其中外来人口占了百分之七十。山明市分为六个区,其中以DC区XC区两大区域最为繁华,这两个区DC区又比XC区占地势优势,其中地铁,车站,医院,银行等城市经济命脉DC区占绝大数。而XC区虽比DC区稍微逊色,可是却有它的优势,省内最大的港口就坐落于此,省内乃至国内的海上贸易输出都来源于此,和山东青岛,天津滨海并列全国三大港口。

房地产是山明市经济发展迅速不可缺少的重要部分,在经济发展之初有很多有长远目光的投资者看到了这里的发展前景,纷纷在这里做起了房地产工作盖起了很多的楼房,随着山明市经济的迅速发展早期的一些房地产投资者可谓赚的盆满钵满。可是正因为这样吸引了很多人纷纷来到这里投资房地产,凡事都有两面性,随着一栋栋高楼大厦的崛起,全国的房价也随着经济,以及各个资本家的炒作呈直线上涨的趋势。正因为如此直到2018年房价已经到了让人望而却步的地步,现在的年轻人不是每个人都是富二代以他们现在的能力就算是工作大半辈子甚至连首付都付不起。所以现在山明市里很多的房子都成了空置状态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鬼楼”,鬼楼和鬼楼还不一样,有的是全部建造完毕就差住户入住了,可是因为房价实在太高从而导致了闲置状态,有的建造了一半因为资金问题而胎死腹中。山明这样的鬼楼有十多处,正因为有了这些鬼楼的存在反而成为了陆子谦的风水宝地。在他还没出意外的那段时间他几乎走遍了全市的鬼楼,几乎每个地方他都了如指掌。不过他还是喜欢那些比较破旧的鬼楼,因为越是破旧的东西越没人在意,从而可以做一些自己可以做的事,比如:窃听。

在出事以前陆子谦有一套比较完整的窃听装备,而且那些装备各个价值不菲,光是笔记本电脑就三台,掌上电脑两台其他的监听设备更不用提。可现在的情况完全不同,现在的他只有一台处理器比较一般的笔记本电脑,针孔摄像头三个,窃听耳机两套而且音质并不怎么样,刚一戴上耳机的噪声弄的他耳朵生疼。可是现在的他也没有资格在设备上挑挑拣拣,毕竟现在的他还没有这个财力。不过以他的黑客技术不出两天他就可以换一套更先进的设备,因为至少他现在有了江诗雨银行卡卡号,只要有了卡号破解密码对他来说轻而易举。破解密码后她卡里的钱也就是自己的钱想什么时候拿就什么时候拿。而他现在做的就是破解江诗雨的银行卡密码。

陆子谦和一号来到了一处废弃的“鬼楼”里,这里面破旧不堪,遍地都是蜘蛛网,老鼠也是异常胆大的在地上肆无忌惮的跑来跑去。可这些对他们两个来说早已司空见惯,一号的精神状态已经好了很多,可是由于长时间没有吃东西整个身子还是非常虚弱的状态。陆子谦同样非常饿,但是他的身体素质本来就比一号强出很多,再加上他没受伤所以现在的他看起来依然精神饱满。

他坐在一处比较空旷的地方,用两块比较大的石头堆积起来当成了简易的电脑桌。他敲击着键盘输入了那个银行卡卡号,很快屏幕上便显示出了银行卡使用人的详细信息以及消费记录。从消费记录来看最近一段时间江诗雨有两次比较大的高消费,一次是在一家宝马4S店,另外一次是在一家保险公司,两次消费加起来两百四十万。陆子谦打开网页查询了那辆宝马车的价格,现在市场价八十万,加上七七八八的保险之类的也才一百万。可是现在陆子谦在思考着一个问题:“江诗雨为什么会在保险公司投资一百四十万?她投资这么多钱做什么?”这个问题也就在陆子谦的脑海里停留了一小会儿,现在他还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现在的首要任务是破解密码。

陆子谦首先采用了排除法,他打开一个六位数字的排列组合,刚一打开这个页面他就否定了这个方案,因为六位数的组合实在太多加起来有上千种,用那样的方法无异于大海捞针。于是他用了第二种方法,分别输入了江诗雨的生日,和第一任老公结婚日期,第二任老公结婚日期等等,可是都行不通。此时的陆子谦变的有些急躁,一个劲的拍打着桌面。

“陆子谦你一定要保持冷静,你的技术可以的。”他摸着太阳穴闭上眼睛陷入了沉思,突然他脑海里灵光一闪大声喊道:“难道是那个日期?”他迅速在密码框里输入了一串数字:080706果然密码成功解开了。他兴奋的搓了搓自己的手掌可是看到那个日期后心里却是一阵无法言语的痛:“唉,这么久了你还是没忘记那件事,早知道那次的麦田事件对你影响那么大说什么我也会陪着你,如果我陪着你事情也许不会发展成现在这样。”陆子谦的情绪有些低落,他看着那串数字心里竟有一种愧疚感,可是自己这么多年来也算是还清欠她的债了吧?有好几次为了她差点把自己的命搭进去,可是她呢却从来没把他当回事甚至随时想把自己往死里整,上次要不是他命大恐怕早就命丧黄泉了。

“江诗雨,我欠你的我已经还清了,现在该是你弥补我的时候了。”陆子谦看着旁边的针孔摄像头嘴角微微扬起。

2018年2月2日早上八点文旻昊开着车和往常一样准时来到了公司上班,在办公室刚坐下没多久楚九歌就把她喊了出去看她的表情应该是一些重要的事,果不其然还没等江诗雨开口楚九歌就一脸严肃的说道:“江主管今天把你叫出来是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公司准备2月10号在别的地方上市,到时候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会议以及关于公司的一些宣传广告,我需要你准备一些会议的一些材料以及广告的策划文案,这个会议的重要程度我就不用说了,所以我希望你准备的这些材料不要出现任何的差错,拜托了!”

“楚老板,我知道了,放下吧这两件事我一定会让你满意的。”江诗雨说道。楚九歌今天对她说话非常的客气,江诗雨也深知这次会议的重要性,楚九歌之所以把这个任务交给她因为就目前公司的情况毫不夸张的说没有第二个人敢保证万无一失,再者来说就楚九歌的性格来说她绝不会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自己不信任的人,那样的话不在自己的掌控中对她来说是非常不爽的一件事。从另外一个方面说这次上市的会议材料以及广告策划文案如果出了什么差错后果也是不敢想象的,除了离开公司外还会赔偿一笔不小的赔偿金。楚九歌虽然表面上没说可是她的字里行间已经表明了后果的严重性,她越是强调会议的重要性那后果就越重。江诗雨也知道这是一块烫手的山芋,可是她现在没有选择的机会也没有后退的道路,既然无从选择那就只能迎难而上,她走进办公室开始了紧张有序的工作。

陆子谦解开了江诗雨的银行卡密码之后查询了卡上的余额显示的结果出乎他的意料,有五万三千四百三十五。陆子谦看着这个数字立刻明白了这张卡只是她诸多账户中的一个,或许那个账户只有她自己知道。想到这里陆子谦露出神秘的微笑:“江诗雨你现在变的越来越八面玲珑了,可是就你的那些小伎俩能瞒的过我吗?”陆子谦并没有立即查询江诗雨的其他账户而是黑进了一家外卖公司订了一份外卖,在等待的这一期间陆子谦通过江诗雨的通话记录找到了她现任老公文旻昊的手机号码。在输入了这个号码之后有一个号码引起了他的注意,这是一个很平常的号码,通话时间也没出现过几次,可是通过查询这个号码陆子谦发现了另外一个号码。这个号码和之前的这个号码通话异常频繁,而且时间从十分钟半个小时不等,陆子谦看着电脑陷入了沉思:这个号码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文旻昊另外一个手机的另外一个号码,他为什么会用另外一个号码打这个电话,难道?陆子谦查询了这两个号码的使用人结果验证了他的猜想:这两个号码的使用人分别是文旻昊和沈璐垚,看到沈璐垚这个名字陆子谦似乎不感到意外,联想到之前在幻梦酒吧的那一幕陆子谦瞬间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文旻昊和江诗雨的闺蜜沈璐垚搞在了一起,为了让他们的这段关系变的长久沈璐垚决定找一些对自己有利的证据以此要挟江诗雨。可是江诗雨会心甘情愿的就范吗?她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在此之前她是不是已经对文旻昊产生的怀疑,或者说曾经跟踪过文旻昊只是没有找到证据而已,要不然绝对不会蠢到让沈璐垚这么轻而易举的抓住自己的把柄。想到这里陆子谦再一次的笑了:“事情变的越来越有趣了,既然这样不如我就帮你们一把,扯开你们之间那虚伪的塑料闺蜜情。”恰巧这个时候快餐也到了陆子谦关上了电脑准备出去取快餐。

“你好你是杨先生吧,快餐就放到前面了祝你用餐愉快。”外卖小哥把快餐放到了陆子谦的指定位置便骑着车离开了那里,陆子谦拿着点好的快餐再一次走到了鬼楼里面。

“一号你身上的伤好点了吗?”

“好多了,谢谢谦哥!”一号躺在那里脸色苍白声音变的虚弱。

“起来吃饭了。”陆子谦扶着虚弱的一号拿着汤匙一点一点的喂他吃饭,一号看到陆子谦这个样子很是受容若惊身体忍不住的颤抖不知道害怕还是情绪激动。以前的自己哪敢想象那个杀人如麻脾气古怪的“暴君”竟然会喂自己吃饭,可是眼前这一幕却真真实实的发生了。

“谦哥你为什么会对我这么好?”吃完饭的一号脸上变的红润许多,整个精神状态也有明显好转。

“不行吗?”陆子谦笑了笑。

“当然可以,谦哥你需要我做什么事我一定赴汤蹈火。”一号拍了拍胸脯说道。

“你还记得你的名字吗?”

“谦哥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一号被问的有些摸不着头脑,自从自己流浪至今家这个名词对自己来说异常陌生,名字更是从来没存在过一样,无论他怎么回忆脑海里就是想不出一丝关于父母,家,名字的一丝记忆,就好像这些东西被人从记忆里强行夺走一般。有时候他自己觉得自己就和孙悟空一样无父无母,天生地养一般。

“我需要你帮我做一些事,既然你想不起你的名字从现在起我给你一个身份,明天我需要你去办理身份证和银行卡。”

“这样行的通吗?不会被抓吗?”一号有点担心的问道。

“我现在不方面光明正大的露面,只有你能够露面,放心吧,警察绝对不会怀疑你的。你现在记好了从此刻起你要忘记你一号的身份。”陆子谦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认真说道。

“只要能帮助谦哥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那我现在叫什么名字?”

“你先休息吧明天我会给你一个新的身份。”

自从上次拍了江诗雨的那张照片以后她就一直计划着如何进一步的抓住江诗雨和何奕阳在一起的证据。虽然有了王雯芊的帮助,只是她们不像陆子谦那样可以监听别人,现在能做的只有跟着江诗雨希望能碰到好运气。可是几天过去了她们俩个依然一无所获,两个人垂头丧气的来到了一家奶茶店,王雯芊坐在那里无聊的玩着手机不经意的抱怨着:“璐垚你说我们这么几天下去了不还是一点线索也没有,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要是我们会用电脑监听就好了。”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王雯芊四处撇了撇小声的在她耳边说道,可是当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神情却突然变得悲伤起来,只在那一瞬间她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陆子谦。

“你说的不无道理,只是我们如果找别人的话事情如果搞砸的话会很麻烦的,况且别人也不一定能完全信得过,既然这几天江诗雨没露出尾巴我们也只能暂且先放弃跟踪她,总有一天她会露出狐狸尾巴的。”

“那现在只有这样了。”王雯芊喝了一口奶茶悠然的说道。

陆子谦来到青苑小区楼下大致看了一下小区的地形,和他来之前在电脑上看到的小区平面图一模一样。按照图纸标注的地方再结合他在外面看到的小区内部大致的情况,根据一番推断他很快摸清了小区所有的监控摄像头。找到了所有的监控摄像头接下来就是监控盲区,在江诗雨住的那一栋之间有一排很大片的绿植,绿植中间有一条小路则是监控拍不到的地方也就是所谓的监控盲区。小区使用的都是红外线摄像头,这种摄像头的好处就是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拍摄的画面格外的清晰,而且摄像头一百八十度旋转几乎是让人无处遁形。可是当他来到保安亭看了一眼大致情况很快就意识到事情完全没有那么糟糕,这个小区的保安态度极其懒散,陆子谦在外面看了半个小时里面的保安翘着二郎腿在里面悠闲的喝着茶丝毫就不管外面的情况,期间要不是一辆车对他鸣笛他恐怕都要睡着了。看到这里陆子谦满意的笑了,尽管保安如此懒散他还是戴了一副墨镜嘴上戴着口罩悄悄的走了进去。陆子谦凭借记忆里的小区平面图很快找到了小区的监控系统的监控室,他悄悄的靠近窗户向里面看去里面一位保安坐在那里无聊的磕着瓜子,陆子谦没在看径直走向江诗雨所在的楼层。

来到楼道门口他看了一眼监控心里暗自骂了一句:“艹!失算了比想象中的还要糟糕!”原来他在电脑上看的平面图纸只标记了一个摄像头的位置,可是他来到这里才发现这个楼层装了四个摄像头,也就是说两旁各装了两个摄像头,而且每个摄像头都是对立的这样的话就可以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全面监控。陆子谦看到这里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两步,可是转念一想也许监控室的那些人根本不会看监控,想到这里抱着侥幸心理他硬着头皮走进了楼道里面。为了减少暴露的危险这次他选择走楼梯,还好江诗雨住的楼层不是很高走了两分钟他就来到了江诗雨的房间,此时江诗雨的房间紧锁,他四周看了一眼确认四周无人后他走上前去准备开锁。这里的门锁都是电子门锁,需要用门卡才能打开。陆子谦暗自窃喜:“还好不是密码锁,要不然打开它更费一番力气。”这种密码锁对他来说很简单,他找了一张废弃的硬卡片插入门锁前面插门卡的卡槽里,此时房门还处于关闭状态,这个时候他一只手拉着门把一支手将那卡片使劲一划果然门锁发出滴滴的响声他轻轻的推了一下房门果然成功打开。

陆子谦进去之前拿出提前准备的塑料袋裹在脚上,关上房门之前他找了一个东西卡在了门缝里防止门再次锁上。成功进入房间之后他在这个房间大致逛了一下顿时思绪万千,房间里的陈设和他之前来到这里没发生多大变化,他来到客厅旁边的侧卧发现这里放了一个沙发,沙发上还有一些被褥衣服之类的,看到这些陆子谦笑了笑:“江诗雨看来你第二个老公也并不是那么喜欢他嘛,都他妈分房睡了。”陆子谦没多作停留来到了江诗雨的化妆间,化妆桌上放了七七八八的化妆品几乎放满了整张桌子,口红,护肤品,睫毛膏,香水之类的……陆子谦对女人的化妆品并不关心,他的的注意力转向其他地方看向了化妆桌旁边的一个小抽屉里,不出意料这里依然放了很多化妆品,面膜之类的。不过在这些化妆品之中有两个东西引起了他的注意,一个是瓶装的药片上面写着“地西泮片”,这个他认识,主要功能是镇定作用,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镇静剂,另外一个是用一个用小密码盒装的东西,他拿起来晃了几下根据声音推断应该是一个瓶装的东西。

“这个又是什么呢?为什么要装的这么隐蔽?”陆子谦想了一会儿就把这个东西放了进去。他把抽屉关好之后看了一眼四周在一个阳台上的一个花盆里把他带的窃听器放了进去。这个位置可以监听到客厅里,厨房里,的声音。为了安全起见他又把另外两个窃听器分别放到了江诗雨卧室床边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另外一个则放到了浴室里。做完这些后陆子谦重新把东西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取下放到门缝里的卡片锁上了房门若无其事的离开了青苑小区。

“你好是沈璐垚女士吗?有时间去小区物业交一下这个月的房租。”

正在做饭的沈璐垚接到这个电话本来就不怎么高兴的她变的更加暴躁。“操,天天催着交房租催命呢。”这几天下来跟踪江诗雨一无所获,不仅如此现在她还要给王雯芊做饭,本来身上就没多少钱现在还要照顾王雯芊的饮食起居。虽然嘴上不说可是心里却慢慢心生芥蒂,看着客厅无所事事的王雯芊沈璐垚只能无奈的摇摇头。

“雯芊饭做好了一会儿你先吃着我出去办件事。”

“好,一会儿你先给你留点等我吃完了给你热一下。”

“那你先吃吧,我就出去了。”

“好的,辛苦你了。”

沈璐垚脱下围裙换上一件衣服走出房门。

沈璐垚来到银行边的自动取款机前查询了银行卡余额看到上面显示的数字整个人一下子不好了,卡上的余额只有五千不到,交了房租后也就剩下三千不到,按照她们俩个现在的花销用不了多久她就会身无分文。她把卡里所有的钱取出来把钱放到包里之后,刚走到外面准备打车回去还没在那里站稳突然一个黑影从她身边略过,等她反应过来却吃惊的发现自己的背包不见了,她赶紧追上去一边疯狂的追着偷包的那个人一边大声的喊道:“抓贼了!抓贼了!”可是两旁的路人却异常冷漠没有一个人肯站出来帮忙抓贼。追到一个拐角的路口眼看那人就要逃离自己的视线而此时她的体力也达到了极限,她一下子瘫倒在那里抱头痛哭。

陆子谦离开青苑小区后并没有急着回去,他在四周逛着希望可以找到一个合适的鬼楼以备不时之需。当他来到银行不远处的一个拐角处看到一个女人在疯狂的追着一个偷包的人,待他看清那女人时吃了一惊,那个女人正是沈璐垚。本来想着不让她知道自己还活着,可是转念一想也许这并不是一件坏事,也许可以利用她牵制江诗雨。于是二话二话不说他以极快的速度追上了那个抢包的人。

“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抢包的人把包死死的揣在怀里恶狠狠的说道可是身体却不自觉的向后退。

“是吗?那你打算怎么办?”陆子谦冷冷的笑着一步一步把他逼到角落。

“你他妈不要逼我,不然别怪我不客气。”说话的同时那人拿出了一把匕首在陆子谦面前晃了几下示意他赶紧走。

“我最不怕的就是别人威胁我。”陆子谦迅速冲上前去一把夺过他手里的匕首用胳膊肘用力的打在他的后脑勺上,随着一声闷哼那人两眼一黑倒在了地上。

沈璐垚还坐在那里轻声啜泣,整个身体忍不住轻微颤抖。对她来说这几千块钱是她的救命钱,虽然说文旻昊会给她钱花,可不到万不得已她是不会硬着头皮找他要的,因为她不想让文旻昊以为自己只是只会找他要钱的女人,虽然她是这样的一个女人。

“以后小心点别让别人再抢走你的包了。”

正当沈璐垚绝望之际耳边却传来这样一个声音她低头看去发现自己的包就在地上。她赶紧拿起包嘴上不停的说着:“真是太谢谢你了,要不是你……”她话说到一半却突然停住因为她抬头的一瞬间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那个已经死去的陆子谦此刻竟完好无损的站在自己的面前。

“你……不是……已经死了吗?”沈璐垚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震惊的说话竟变的结巴起来。

“这件事以后在和你说,看一下你的东西少了没有,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沈璐垚迅速的往包里看了一眼,手机,银行卡,现金都没少。她站起身准备再一次向他道谢可是陆子谦已经转身走了一段路程,她追上前去喊住了他:“等一下谦哥,你就这样走了吗?我还没好好感谢你呢。”

“不用了,没什么事你也先走吧。”陆子谦似乎不愿多停留。

“你不需要感谢也可以,可是你总得回去看看王雯芊吧,你知道你离开的那段时间她是怎么熬过来的吗。”看到陆子谦沈璐垚就想起王雯芊那个傻丫头为了他差点丧命的事情心里突然生出一股结。

“她啊,她怎么了?”陆子谦面无表情的问道。

“那段时间她以为你死了在自己的住处吃药自杀,如果不是发现的及时差点就一命呜呼了。既然你现在你没有死就应该回去看看她,也不枉她的一片痴心。”

“哦,这样啊。”陆子谦依然云淡风轻似乎对于王雯芊的事情并不关心。

沈璐垚看到陆子谦这个样子心里的怒火一下子上来了指着陆子谦骂道:“陆子谦你这话什么意思?王雯芊为了你差点命都没了,到头来你却云淡风轻的说了这样啊,你还是不是个男人?那你当初和她在一起为了什么?只是为了爽吗?”

“沈璐垚,沈女士我劝你还是管好自己的事吧,你以为你自己又是什么好女人吗?”面对沈璐垚的指责陆子谦并没有生气只是淡淡的说了这样一句。

“你这话什么意思?”这句话让沈璐垚一下子变得警觉起来。

“背着闺蜜和她的老公搞在一起,怎么要不要继续说下去?”陆子谦得意的笑着。

沈璐垚身体如受电击几乎要倒在地上,她平复一下自己的情绪装作若无其事的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说的什么意思你心里比我清楚,不要装蒜,实话给你说你现在的处境很危险,要是她知道的话你觉得你还能这么轻松的站在这里和我说话吗?”

“你在威胁我吗?呵呵,我才不怕呢,我手里也有她的证据,如果她敢对我怎么样我也不会让她好过的,大不了鱼死网破。”

“你说的是这个吗?”陆子谦拿出照片给她看了一眼,沈璐垚看了一眼整个身体瘫倒在地上。她狠狠的盯着陆子谦说道:“你究竟想干什么?”

“我并不想干什么,甚至可以说我是来帮你的。”

“帮我?呵呵,你有这么好心?”沈璐垚似乎并不相信他的话轻蔑的笑了笑。

“俗话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你在跟踪江诗雨我也在跟踪她,既然这样不如我们合作。”

“合作?怎么合作?”

“很简单,我帮你监听江诗雨的一举一动,你负责用文旻昊逼江诗雨尽早在离婚协议上签字,这样的话我就知道她的一些事。”

“那你为什么会帮我?”沈璐垚有点不相信他说的疑惑的问道。

“因为我之所以出事就是因为她,所以我要报复她。”

“那好吧。”沈璐垚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答应他的要求。

“还有你现在还不能告诉王雯芊我还活着,等时机到了我自然会找她。”

“为什么?你怕她会耽误你的计划?”

“你只答对了一半,总之你先不要告诉她,要不然我不敢保证这张图片会不会出现在江诗雨眼前。”

“好,我答应你,希望你能说到做到。”

沈璐垚和陆子谦达成共识后两个人离开了那里,陆子谦又一次回到了抢包人那里,此时的他还没苏醒,他索性就坐在他旁边等待着他的醒来,这个人的出现刚好可以补缺在一号的新身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