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三十一:窃听

沈璐垚似乎还未从刚才的震惊中走出来,直到现在她坐在车上她的手还是忍不住颤抖。她的眼睛从未离开过手机,手机似乎成了她致胜的法宝。最近一段时间她遇到了太多让自己崩溃的事,今天终于可以开怀大笑一次,坐在车里的她嘴角似乎不受控制似的频频扬起好像她已经看到了江诗雨在她面前败下阵来的场景。

送别完楚九歌江诗雨坐在车里一言不发,刚才发生的事情还历历在目。从何奕阳的眼神可以看出他还是对自己念念不忘而她也从未忘记过他,如果不是在酒吧门口她估计会控制不住自己紧紧的抱住何奕阳。刚才楚九歌的一番话让她仿佛看到了希望,原来九歌早已和他心生罅隙,就像她和文旻昊那样。如果她们两个真的离了婚那么自己和文旻昊也离了婚,那时的他们是不是可你名正言顺的在一起。可是这个天真的想法只是一瞬间,江诗雨想到了楚九歌,她是一个特别强势,控制欲特别强的一个女人,如果她发现了自己的闺蜜和她老公在他们刚离婚没多久就在一起肯定会心生猜忌,到时候依楚九歌的性格肯定会闹出一番大动静,想到这里江诗雨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小雨?”正在开车的文旻昊看到叹气的江诗雨问道。

“没事,你好好开车别分心。”江诗雨又陷入了一阵沉默,楚九歌将会是自己未来的最大障碍,必须想办法解决这个障碍,可是她又不是等闲之辈想要解决她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件事还要慢慢从长计议,想到这里江诗雨的思绪如麻,索性靠在座位上闭上了眼睛。

陆子谦拿着租来的相机走在大街上,夜风吹的手生疼,他把相机收好将整只手踹在口袋里继续漫无目的的走着。路过一家饭店他忍不住停了几秒钟多看了几眼,此时一阵剧烈的饥饿感袭来,身体好像一下子变的软绵绵的好像随时要倒下来一般。摸了摸口袋只剩下十几块钱,他摇了摇头忍着饥饿继续前行。十几分钟后他走进那家租相机的复印店把刚才拍下来的照片复印了几张走出了复印店,原本十几块钱现在只剩下十块钱不到,可是肚子实在是饿的受不了万般无奈之下他跑到超市买了一桶泡面几根香肠对付了一下。

晚上十一点大街上早已空无一人,可此时的陆子谦却还在大街上游荡,他没有家,没钱住宿,路过一处破旧的桥洞下他停下了脚步靠在旁边在附近找了一些破旧的衣服当作棉被,此刻他望着黑色的天空不禁哑然失笑:“几月前我还是那群流浪汉的王,此时自己却成为了一个流浪汉,这难道就是报应吗?如果那群流浪汉知道了恐怕做梦都会笑醒的。”他裹紧“棉被”蜷缩在一团用毅力抵抗着严寒。刚才拍下江诗雨的那一刻他心里早已预料,只是他没想到现在的江诗雨这么大胆既然敢当着楚九歌的面前和何奕阳亲亲我我,还有一点就是那个沈璐垚,她们不是闺蜜吗,为什么她会偷拍江诗雨,她和江诗雨又存在着什么关系?想到这里陆子谦不自觉的笑了:“现在这件事越来越有趣了,江诗雨你现在真是越来越蠢了,如果在这样蠢下去的话你就要大祸临头了,看来是时候要我的加入了,这样这个游戏才会更有意思。”想到这里陆子谦似乎慢慢忘记了严寒慢慢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艳阳高照气候也变的暖和了不少,今天是个好日子,至少对于王雯芊来说是个好日子。因为——她出院了!在医院呆了好长一段时间,从鬼门关走过一遭的她看到太阳的一刻闭上眼睛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恭喜你啊雯芊你终于出院了!”沈璐垚手里捧着鲜花笑着说道。

“谢谢你璐垚,这段时间幸亏有你的照顾,要不我恐怕……”

“唉说什么胡话,相信我你会长命百岁的。”沈璐垚用手捂着她的嘴巴示意她不要胡说。

“谢谢!”王雯芊真诚的向沈璐垚鞠了一躬。

“雯芊,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客套?我们俩这关系你还给我整这些可就见外了。对了,出院后你还回去住吗?”沈璐垚突然想到了王雯芊的住宿问题问道。

“我闹成那个样子那边的房东还敢让我住吗?再说我哪还有脸住那里啊。”说到这里王雯芊深深的低下头似乎在为自己的鲁莽感到愧疚。

“要不你住我那里吧,这样我们俩相互也可以有个照应。”

“你现在是一个人住?没交男朋友?”王雯芊恢复了之前的样子开玩笑的说道。

“没有,现在是一个人住。”沈璐垚的笑容慢慢消散淡淡的说道。

“那好吧我就暂且住你那里吧,那我之前住的那里我用的着的东西你帮我找个搬家公司搬到你那里好吗?我不太好意思过去那里。”

“好,走我先带你去我住的那里。”

中午十二点半公司的午休时间,江诗雨走出了盛昊公司的大楼来到一家银行。今天是一款名牌香水的线上售卖日,而她又是这款香水的死忠粉,所以这款香水对她来说势在必得。她来到自动取款机面前取走了一万块便离开了银行,可是刚刚走出银行门口就被一个衣衫褴褛的男人撞倒在地,包里的钱和其他东西也掉落在地。

“美女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那人一个劲的向她道歉帮忙把掉在地上的钱和其他东西捡了起来。

“真是太不好意思了刚才走的太急没看到你,你没事吧,要不看一下你的东西有没有少。”那人愧疚的说道。

“没事。”江诗雨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那里。刚才还一直道歉的那个人渐渐露出得意的微笑:“江诗雨过几天我就会送一个大大的惊喜给你。”说完拿出一支笔写下了一串数字,而那串数字正是江诗雨的银行卡卡号。

“璐垚你原来就住这儿啊,看起来还蛮不错的,比我之前住那里可好太多了。”刚到小区楼下王雯芊不自觉的感叹道。

“还行吧,也没你说的那么夸张,走吧我们上去吧。”沈璐垚领着王雯芊来到她的房间,刚一进门王雯芊就感觉到一种奇怪的感觉:房间里的陈设不像是一个人住的,床是特别大的双人床,床上整整齐齐的放了两张被褥,很显然这不是她为自己准备的,因为她看到了床底下有一双男士的拖鞋。王雯芊又来到浴室,浴室旁边的化妆台上很多东西都是放了两套,杯子,毛巾……而且都是情侣款。

“雯芊你想吃什么啊,一会儿我做给你吃。”正在思考的王雯芊思绪一下子被打断她走出浴室来到客厅说道:“随便吃点吧,就做你的拿手好菜。”

“好的,你先坐在沙发上等一会儿我马上就做好了。”沈璐垚系上围巾走进了厨房。王雯芊看着眼前的房间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之前在这个房间沈璐垚和那个男人在一起的场景,现在她住在这里万一哪天这个男人突然来到这里自己又该如何自处?想到这里王雯芊决定暂且在这儿一段时日等有时间再去外面找房子住,毕竟她自己也不是特别愿意当电灯泡。

“雯芊饭做好了,洗洗手吃饭吧。”正在王雯芊思考的时候沈璐垚已经端着香喷喷的饭菜从厨房里面走出来。

“呦呵,沈璐垚真没看出来你还有这一手啊,这饭菜的品相可以啊。”王雯芊由衷的夸赞道。

“一般般啦,也不知道做的合不合你的口味?”沈璐垚帮她盛了一碗米饭用眼神示意王雯芊赶紧吃。王雯芊用筷子夹子一块红烧肉嚼了一口然后心满意足的闭上了眼睛:“好久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红烧肉了,璐垚看来你是深藏不露啊,有这么好的厨艺我都不知道,看来我要在这里多搅扰几日了。”

“那我真是太开心不过了。”沈璐垚又夹起一块虾放到她的碗里。“你觉得好吃你就吃多吃点。”

“璐垚你别一直给我夹菜啊,你这样搞的我特别不好意思,你自己也赶紧吃点啊。”王雯芊被沈璐垚的热心肠弄的非常不好意思,自己来到这里已经是很不好意思了,现在她又这么热心的对自己。

“对了璐垚我问你一件事希望你不要怪我的鲁莽。”王雯芊实在忍受不了心里的好奇看着沈璐垚郑重的说道。

“你要问什么啊,怎么突然变得这么郑重。”正在吃菜的沈璐垚看着王雯芊一脸正经的样子不免有点想笑。

“你最近是不是谈对象了?”

沈璐垚刚夹起一条虾的手突然悬在半空半天才把虾送到自己的手里,她带着手套剥着虾皮将里面的肉拿出来吃了一口喝了一口水润了润嗓子说道:“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

“璐垚你不要误会啊,我只是单纯的好奇。”可能觉得自己问的太突兀王雯芊马上解释道。

“没关系的,你有这个疑问也很正常我这个年龄也不小了谈对象也太正常不过了,我最近确实谈恋爱了只不过……”沈璐垚说到这里突然停住了她站起身问着王雯芊:“雯芊要不要喝点酒,你现在的身体喝点酒应该没什么事吧。”她走到客厅里面的冰箱里拿出了一瓶比较流行的鸡尾酒。“这个和饮料差不多喝点应该没什么大碍。”沈璐垚把刚倒好的酒递给了王雯芊。看着沈璐垚现在的这个样子她的心里明白她这次的恋爱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美好,她欣然的接过杯子说道:“我现在喝酒当然没什么问题,再说了我也好久没喝了。”

“碰一个。”沈璐垚举着杯子说道。

“碰一个。”

“你说我如果喜欢一个有老婆的男人会是怎么样?”沈璐垚放下酒杯幽幽的说道。王雯芊听到这句话手里的酒杯险些摔倒在地她睁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沈璐垚:“璐垚你这话什么意思?”

“呵呵我就知道你知道后会是这个表情,你猜的没错我最近是交男朋友了,只不过他是一个有家室的人,而且他的妻子还是我们认识的老熟人。”借着酒劲沈璐垚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全部说了出来。

王雯芊听到这些后整个脑袋都是蒙的,一连喝了几杯酒后激动的情绪才慢慢缓过来。“那你打算怎么办?让那男的和他老婆离婚然后你们再结婚?”

“是,不错,自从那一夜过后我知道他有老婆后我一直在做这个事。只不过有的事情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事情拖了将近一个月直到最近两天他才和他老婆提出离婚。”

“然后呢?”

“然后他的老婆好像发现了我们之间的关系开始跟踪我,就在前两天她还来过这边,要不是我留心眼恐怕就被她抓个正着了。”说到这里沈璐垚还心有余悸。

“他的老婆还真不简单,幸亏没让她发现,对了你刚才说他的老婆是我们认识的熟人,是谁啊?该不会是楚九歌吧,如果是她的话你的麻烦可就大了。”王雯芊握着杯子的手有些微微颤抖似乎想起了以前上学的时候被楚九歌支配的那些恐怖岁月。

不是楚九歌,是另外一个我们的老熟人——江诗雨。

“什么?!江诗雨!”王雯芊失声叫道。

“哈哈你怎么了?用的着这么大反应吗?”看到王雯芊这个样子沈璐垚笑着说道。

“不好意思,你怎么会和她的老公搞一块儿?她和楚九歌关系那么好之前我们几个还成立了那个叫什么猎狐者联盟的东西,那天我们还信誓旦旦的说着那些话,现在你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此刻的王雯芊有些无奈的看着沈璐垚,对她来说和江诗雨的老公搞在一块那和楚九歌的老公搞一块儿没什么区别,如果让楚九歌知道的话沈璐垚的下场别提有多惨了。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保证她绝对不会告诉楚九歌的。”沈璐垚举起酒杯胸有成竹的说道。

“你怎么保证她不会告诉楚九歌,就她那个德行不说才怪呢,你就这么有信心?”王雯芊有些怀疑的问道。

“那当然,因为我手里有可以让她闭嘴的东西。”说着指了指旁边的手机。

“什么东西?”王雯芊一脸疑惑的看着旁边的手机。

“就是这个。”沈璐垚打开手机指了指手机上的图片。

“这个男的是楚九歌的老公?他们难道……”王雯芊眼睛睁的更大了,手机上的图片刺激着她的瞳孔。

“你想的没错,他们之间的关系也是暧昧不清的,雯芊你说有了这个我还怕江诗雨会告诉楚九歌这些事情吗?只要她敢说我就把这张图片给楚九歌看,到那时候看她会怎么办?”沈璐垚得意洋洋的说着,自从有了这张图片后她整个人都变的异常有信心。

“这……你们几个这些关系也太乱了吧……”王雯芊感觉脑袋有点痛一个劲的捂着头。眼前的沈璐垚和以前发生了太大的变化,以前的她哪里会做出这种事,现在的她看起来竟然有点让她害怕。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是把这张图片给楚九歌看吗,还是拿这张图片给那个男人?”

“都不是,接下来还需要你的帮助,既然现在江诗雨已经跟踪到这里来了那我们就找一些更切实有力的证据让她彻底的身败名裂。”

“我的帮助?我能帮到你什么呢。”王雯芊心里七上八下的,以前自己对江诗雨做的一些事已经让自己有一段时间陷入无尽的梦魇,现在沈璐垚又让她帮忙整江诗雨,成功了还好可是如果失败了江诗雨还不得往死里整她啊,以前上学的时候自己和沈璐垚已经吃了不少哑巴亏了。

“怎么雯芊有难言之隐?唉,如果实在不愿意的话我也不强求你,我一个人也可以对付江诗雨的。”沈璐垚看着徘徊不定时王雯芊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

此刻的王雯芊心里万分纠结,她的手死死的攥紧酒杯心里面在权衡整个事情的利弊:“如果这次我不帮她的话沈璐垚很可能和我翻脸甚至是断绝关系,这段时间也是在她的精心照顾下我才能得意重生。抛开这些不说在这个城市里也只有她拿我当姐妹,如果我这次不帮她的话我以后又有何脸面面对她。”想到这里王雯芊一锤桌子重重的说道:“我愿意帮你!”

“那真是太好了!好姐妹真没看错你!”沈璐垚兴奋的给她倒满了一杯酒:“预祝我们凯旋!”两姐妹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1月29日晚上八点陆子谦乔装打扮一番来到了青苑小区附近,经过这两天的观察他发现江诗雨一般都在这个时间回家。现在的他身无分文连最基本的温饱问题都很难解决更何况他接下来要做的窃听别人,光是那一套设备就需要一笔不小的数目。可是他现在不像以前那样有那些流浪汉可以帮忙,更不能寻求别人的帮助,几经思索他想出了一个万不得已的办法。

陆子谦蹲在角落里观察着前面的一举一动大概过了二十多分钟他听到了一阵清晰的脚步声,那是一个女人走路的声音,因为走路的声音是穿着高跟鞋才发出的声音。陆子谦小心翼翼的伸出头向前面看果然看到了江诗雨提着挎包急促走路的声音,他深深吸了一口气静悄悄的躲在后面等待着她的到来。她身上的香水味离他越来越近高跟鞋踩在地上哒哒哒的声音随着他的心脏有节奏的跳着。终于她出现在了他旁边的不远处,陆子谦迅速走到她身后一支手紧紧的捂住他的嘴巴,另一支手拖着她的身体把她拖在旁边黑暗的角落里。

江诗雨被这突如其来的人吓了一跳,她拼命的挣扎奈何那人的力气实在太大挣扎了几下便感觉到身上没有一点力气。

“现在我松开手了,警告你不要喊叫,不要报警,还有为了你的安全我劝你不要乱动,我只是劫财,把你身上的钱全都给我,不然我不敢保证你能不能活着走出去。咳咳咳咳……”陆子谦用一种极其的沙哑的声音说道。(为了防止江诗雨听出他的声音,来这里之前他就一个劲的喝了好多盐水,现在说话的声音连自己听起来都有点陌生,不过就是有一点就是忍不住的咳嗽。)

“我现在身上只有几千块钱加上我手里的这个包也才有两万你要的话全都拿走。”江诗雨因为恐惧身体忍不住剧烈颤抖。

“现在把所有的钱拿出来!别在我面前耍什么花样!咳咳咳咳……”

江诗雨颤抖的手从包里拿出六千块钱放到地上,“喏,都在这里了,现在可以放过我了吧。”

“还算你识相,最好不要报警,要不然我会杀了你!”陆子谦弯着腰捡起地上的那六千块钱就在此时江诗雨飞快的逃离了他的视线。陆子谦并没有追上前去的意思,他站在那里看着消失在夜色中的江诗雨冷笑道:“呵呵,江诗雨没想到你现在跑的倒挺快。”他把那几千块钱放到口袋里悄悄的离开了青苑小区。

江诗雨飞快的跑着直到到了小区楼下她才停下脚步看了一眼四周确认四周没人她才喘着粗气进到小区里面。一回到家里她迅速关上房门躺在沙发上捂着剧烈跳动的心脏整个神经还未从刚才惊魂一刻反应过来。过了十多分钟她才缓缓从沙发上起身走到卧室从抽屉里拿出一瓶自己再也熟悉不过的镇定剂,伸出手掌倒了几片放进嘴里喝了一口水将那几片药吞到肚子里。她再次拿起那瓶药看了好长一会儿幽幽的说道:“现在我真的是离不开你了,自从多年前的“麦田事件”之后我就好像一直没摆脱过你。你说如果哪天没有你我会不会死掉啊。”

“叮铃铃……”外面响起了门铃的声音,江诗雨这才把那瓶药放进抽屉里走出外面去开门。

“回来了。”江诗雨冷冷的说道。站在门外的文旻昊提着外卖看着江诗雨点了点头,无意间抬头看到江诗雨脸色苍白,额头上还有密集的汗珠。“小雨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看看?”

“没事可能只是回来的时候走的太急了休息一下就好了。”江诗雨看了他一眼头也不回的走到了浴室。

“我买了外卖就放在客厅这里的前面的桌子上了,你没吃的话赶紧趁热吃。”

“知道了。”

文旻昊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坐在沙发上无聊的打开了电视。虽然电视上播放着精彩的电影可是他却无心看心里还是想着以后该怎么面对沈璐垚。自从上次听到沈璐垚说江诗雨已经心生怀疑并且还跟他来到鹿萌小区以后最近一段时间他就再也没去过那里,一方面为了在离婚前避免一些没必要的麻烦,二来也是给自己时间好好考虑以后的事。最近一段时间不仅江诗雨盯他盯的很紧,就连那个楚九歌也像幽灵一样死死的盯着他,而且更让他感到郁闷的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些天的楚九歌像是更年期提前了似的动不动就冲人发脾气,有的时候他甚至都想离开那个公司了,可是一想到自己现在又没找到合适的工作只能暂时留在那里受着莫名的窝囊气。想到这里文旻昊干脆关上了电视走到了阳台前透透气。

浴室内江诗雨把水龙头开到最大,但是她并没有脱掉衣服而是对着镜子发呆。刚才发生的事情还历历在目,镜子里的她头发凌乱的披在肩上,脸色苍白双眼空洞。“刚才抢劫的那个人是谁?是我之前认识的人还是只是单纯的想劫点钱用?难道是他?”江诗雨的脑海里突然闪出一个熟悉的人影——陆子谦。随即她连连摇头自言自语道:“绝对不可能是他,他已经死了,可是除了他又会是谁?难道是之前那群流浪汉?”这个时候她又想起了陆子谦之前带领的那群流浪汉,可是自从陆子谦出事后那群流浪汉也被警察安置到别的地方不可能出现在这里。“也许只是单纯的抢劫吧以后下班的时候尽量找个人一起吧。”她这样安慰自己道,因为她实在想不起谁会无缘无故抢她的钱也只能按照普通的抢劫犯处理了。这个时候她已经在浴室里呆了将近十五分钟了,双腿有点麻木,她靠在旁边的浴缸小憩了一下随即脱掉了衣服躺在了浴缸里。

陆子谦拿到那几千块钱立刻跑到数码店买了一台差不多的笔记本电脑,从数码店提着笔记本出来后他又来到一家卖监控器的店里买了几个微型摄像头以及几个监听耳机。一切准备就绪后他走出店门口摸了摸口袋从江诗雨手里“借”来的六千块钱一转眼的功夫已经全部花完。“看来今天又要露宿街头了。”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提着笔记本走在夜色中。

“他妈的你给我站住!再跑可别怪我们不客气!”不远处的一个桥洞旁边三四个人追着一个衣衫褴褛的人,那人一边跑着一边用手往嘴里塞着面包。后面那几个人见到他这样气不打一处来怒骂道:“你这个狗娘养的都她妈这个时候了还不忘吃东西,兄弟们抓到他给我往死里打。”那四人手提木棍加快脚步追着前面逃跑的那人,眼看前面那人马上要逃跑领头的那人将手里的木棍使劲往前一甩怒骂道:“草泥马看你往哪儿跑。”那木棍不偏不倚刚好砸到前面逃跑那人后背上,那人闷哼了一声倒在了地上。后面追着的那四人立刻跑到那人面前不由分说抄起手里的木棍照着倒在地上的那人就是一阵胡乱飞舞。地上的那人被打的捂着头痛苦的在地上打滚眼看就要一命呜呼,也许他命不该绝就在这个时候在街上闲逛的陆子谦刚好碰到这一幕,他提着笔记本快速的跑到前面,把笔记本以及那些东西放到一边对那群人大声喊道:“快住手!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草!是哪个不长眼的多管闲事。”那四个人听到声音眼睛纷纷看向陆子谦个个目露凶光,领头的那个人提着木棍嘴里叼着烟气势汹汹走到陆子谦面前停下用眼镜恶狠狠的看着他说道:“我再最后一次警告你不要多管闲事要不然我保证你的下场比他还要惨。”说完他眼睛轻轻的瞥了倒在地上的那人一眼。

陆子谦并不为所动,他用手轻轻的指了指倒在地上的那人一下说道:“要是我偏要管呢。”

“那你他妈的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是吗?可它就是喜欢吃罚酒。”话音刚落陆子谦的拳头已经落在了那人脸上,后者只感到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痛,伸手摸向嘴角时一抹鲜血已经从嘴角里渗出。他痛苦的摸了摸有些歪的嘴角发狂似的怒骂道:“兄弟们给我上把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往死里打。”说着挥起手里的木棍就要往陆子谦的脑袋上打,其余三个也拿着木棍一窝蜂的朝着陆子谦这个方向冲来。

陆子谦早有防备他脑袋向后一撇一支手顺势抓住那人的手腕将那人的胳膊用力往后一扯,那人立刻疼的哇哇大叫手里的木棍瞬间从手里脱落,在木棍落地的一瞬陆子谦另外一只手顺手抓起木棍死死的卡住那人的脖子上。“怎么?继续冲啊别停啊。”陆子谦冲着那群原本冲过来却突然停下的那三人喊道。

“你把他放下有话好好说。”那三人看到领头的在陆子谦手里立刻转换了态度冲着陆子谦一个劲的媚笑。

“你们刚才不是挺牛逼的嘛,怎么就这么点本事还敢出来打架。”

“大哥我们知道错了,你就放了他吧。”

“放了他可以把地上的人送过来。”陆子谦用眼睛瞟了瞟了躺在地上那人一眼。三人立刻会意走过去将那人扶到陆子谦跟前。

“现在可以放了他吧?”

“滚!别让我再看到你们!”陆子谦松开手狠狠的踹了那人一脚,扶着那人拿起不远处的笔记本准备离开可就在这时那三人突然变卦抄起木棍朝着陆子谦就要打去。

“找死!”陆子谦眼神陡然变冷推开扶着的那人转身侧踢一下将其中一人踢飞在地,另外两个人手里的木棍眼看就要打在他的手上,可此时的陆子谦却一脸镇静自若他整个人身体一下子躺在地上使出了一个不怎么好看的“驴打滚”躲过那两人的攻击,随即一个漂亮的“鲤鱼打挺”整个人重新站在那里,他飞快的冲向那人抱着其中一个人的腰一记漂亮的过肩摔将那人重重的摔倒在地之后那人便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生死未知。只剩下一人见情况不妙转身要跑,可是此刻的陆子谦哪里会给他这个机会捡起倒在地上其中一个人的木棍追着那人朝着后背就是一通毒打,只一会儿的功夫那人的后背已是鲜血淋淋。

也许是累了陆子谦重新扶起倒在地上的那人捡起旁边的笔记本电脑又一次消失在夜幕里。

“你还好吗?”陆子谦扶着那人来到一处比较僻静的桥洞里看着那人说道。

“还行,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那人虚弱的说道。

“一号,你还认识我吗?”陆子谦看着那人笑着说道。

那人听到这个称呼瞬间变的精神,他颤颤巍巍的扶着墙角艰难的站起来仔细的盯着眼前这个男人看了许久,等他看清时竟一时惊的说不出话来:“你……你是谦哥……你不是……”

“我命大并没有死。”

“那真是太好了!”那人原本暗淡的目光一时竟变的星光熠熠。

“一号他们为什么要打你啊?”看着躺在地上有点痛苦的一号陆子谦打开笔记本包装的一块布擦拭着他身上的血迹问道。

“谦哥自从你发生意外后我就一直在寻找你的下落,可是找了很久一直没找到,之后我们以前安置他们(流浪汉)的那处废弃房也被警察发现,里面的流浪汉一部分和自己的亲人重聚,另外一部分没人认领的被分到了福利院。而我不想去福利院就浪迹于城市的各个角落靠乞讨为生,这两天都没讨到东西肚子饿得实在受不了了在一处商店门口抢了他们其中一人的面包,接下来的事情你就知道了。”从一号说话的语气当中陆子谦看的出来他伤的并不严重,只是受了一些皮外伤,他看着一号说道:“我的事情以后慢慢和你说,你先忍一晚上明天我就带你去医院看看。”

“谢谢谦哥。”

“不必客气,你先休息吧我还有一些事要忙。”说完打开了手里的笔记本开始下载一些他需要的文件。

“江诗雨你可还记得我?!”陆子谦恶狠狠的慢慢向江诗雨逼近。

“你……你不是死了吗?”江诗雨突然看到“死而复生”的陆子谦一时竟说不出话来整个身体一直向后靠。

“你是不是巴不得我死啊?可是老天并没有眼瞎他又让我活过来了,你知道我活过来第一件事想要做什么吗?”陆子谦的眼神变的愈加凶狠,他慢慢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匕首,上面的寒光几乎让她窒息。

“你要做什么?!”江诗雨的声音变的颤抖几乎要哭出声来,可是她现在已无退路因为她已经被陆子谦逼到了角落。

“做什么?呵呵……当然让你为你愚蠢的行为付出代价!”陆子谦拿着匕首狠狠的朝着江诗雨的脖子上划去……

“啊!你不要过来啊!”江诗雨用尽力气发出最后的惨叫却在此时听到了咚咚咚的敲门声,她捂着满是鲜血的脖子挣脱了陆子谦跑到了外面。

“小雨你还好吗?!”门外响起一阵熟悉的声音逃出门外的江诗雨如同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死命的推开门却发现门外什么都没有。她的一只脚刚踩着阶梯走了一步整个人一下子坠入到下面,身体传来一阵剧痛江诗雨再次睁开眼时却发现自己还在自己的房间里,唯一的不同是自己并没有在床上而是很狼狈的倒在了地上。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脖子完好无损并无血迹,她起身重新躺在了床上摸了摸已经被冷汗浸湿的额头自言自语的说道:“原来只是一场梦,可是为什么会做这么奇怪的梦?难道陆子谦并没有死?怎么可能?那天从警察口中得知陆子谦连人带摩托一块掉进了大坝里面的,那个时候正是放水的时候并且又是冬天他绝对不可能有生还机会的。一定是这样的!”江诗雨拍了拍自己有些疼痛的额头强迫自己不要多想。

“小雨你怎么了?”文旻昊推开门穿着睡衣手里拿着一串钥匙问道。

“没事做了一个噩梦而已,我没事你先去睡吧。”江诗雨看着文旻昊一眼表情很是冷漠,后者看到她那个样子也不愿找不痛快关上了江诗雨的房门回到自己的房间继续睡觉。

凌晨一点陆子谦看了看笔记本上的需要的文件全都下载完毕原本皱着的眉头稍稍舒展开来,他用手指按了按太阳穴有点疲惫的说道:“终于下载完了,明天,游戏正式开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