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三十:螳螂捕蝉 黄雀在后

2018年1月26日晚,今天晚上突如其来的寒风给这个本来就萧瑟的寒冬增加了几份凛冽之意。寒风刺骨如一把出鞘的利刃带着几声让人胆寒的叫声毫不留情的在这个夜晚摧残着这座城市里的每一个人,街上的行人纷纷將手揣在口袋里,戴上厚厚的帽子,脸上也被蒙着的口罩遮盖的严严实实,可纵使这样依然抵挡不了来势汹汹的寒意。文旻昊离开鹿萌小区回到自己的家中并没有看到江诗雨的身影,也许由于自己的“做贼心虚”他并没有打电话向她要家里面的钥匙。索性开着车在这座城市里四处溜达,街道上的店铺由于天气的缘故很多都早早的关上了门只有几家比较大一点的超市还开着门,文旻昊并没有停下车依然漫无目的的游荡。也许那个家此刻是他最不想去的地方,家里面的那个女人,曾经自己梦寐以求的女人此刻却成为他最大的麻烦,也许娶她是他这一生犯过的最大的错误。可是那个沈璐垚又何尝不是呢,原本以为在自己最迷茫,最无助的时候可以去她那边寻求点安慰,哪怕是一丁点的嘘寒问暖也好啊。可是自从那一夜的一夜露水之后她好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似的,整天对自己咄咄相逼。她真的有这么喜欢我?此刻的文旻昊对着后视镜苦涩的笑了笑:“文旻昊你自己几斤几两心里没数吗?”是啊,自己因为一时的苦闷趁着酒劲和她发生了一段本不该发生的关系,那个时候自己的心里可曾喜欢过她?既然如此何必要强求别人喜欢自己呢。可是就算是真的和江诗雨离了婚又怎么样呢?难道立即和沈璐垚结婚吗?结婚之后呢,他们婚后的生活又该如何相处?整天没日没夜的争吵吗?既然如此何必又要去结婚?难道只是为了换了一个女人吵架生气吗?想到这里文旻昊愈发的迷茫。

“你有一条未接来电是否接听?”汽车上的车载蓝牙提示声响起,文旻昊把车开到道路旁边比较安全的地方接听了电话。“喂,小雨你回家了吗?”

“我到家了,你现在在哪儿呢?快点回来我有事和你说。”电话那边江诗雨语气焦急的说道。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文旻昊突然想到了今天沈璐垚说她在回来的时候看到了江诗雨,难道她发现了我去过那里?想到这里文旻昊更加的头痛。

“别问那么多了回来再说,你开车的时候小心一点,就这样了拜拜!”江诗雨没有多说便挂掉了电话。文旻昊移在靠背上沉沉的闭上了眼睛:“文旻昊你看看你一个大男人怎么活成这副样子?人不人鬼不鬼的,简直活的都不如一条狗!”过了好长一会儿他才从靠背上直起神来拧开钥匙把车开到了家里。

“回来了,先坐在那边休息吧,我去做饭。”江诗雨看见他回来系上围裙走向厨房。

“其实你不用做饭的,我们不是已经……”

“现在不是还没有签字的吗,所以在法律上的意义上我还是你的妻子,等这几天你考虑清楚了再说。”江诗雨打开燃气阀门倒上油瞬间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她熟练的拿着勺子在锅里炒着菜厨房里几乎被她忙碌的身影占满。文旻昊见她在厨房里忙的不可开交自己也不好意思闲着,起身把家里面的卫生收拾一下,客厅的桌子,茶几,衣柜……几乎看得见的东西都擦拭一遍。

“小文饭菜做好了你先把桌子上的碗筷放好。”江诗雨脱下围巾对着文旻昊说道。

“好的。”

“我来帮你吧。”

“不用,也没做多少,我自己来就行。”

不一会儿江诗雨把做好的饭菜端到桌子上,她给文旻昊盛了一碗米饭递给他说道:“你已经有两天没去上班了吧,今天九歌打电话问了你的事情,从她的讲话语气知道她对你不去上班的事情很不开心。你自己要想清楚,不要因为我们两人的私事而影响了你的工作。但是如果你不想在那边继续工作的话那就另外说了,前提是你已经想好自己离开那以后要去做什么。”

“谢谢!我知道了,你今天没去上班?”文旻昊心里知道她今天没去上班,并且一直跟着他。

“没去,一直跟着你。”江诗雨并没有隐瞒,直言不讳的说道。

“跟着我?我身上有什么秘密值的你跟着我?”文旻昊夹起一块肉放到了江诗雨的碗里。

“我只是想知道前些天你说的那些真的能成为你和我离婚的理由,还是说有其他原因。”江诗雨吃了几口米饭拿起汤匙往另外的碗里盛了一碗汤喝了一口突然说了一句:“对不起今天的汤做的有点咸了。”

“那你今天跟了一天查到什么结果了吗?是不是像你心里想的那样。”

“是也不是,总之你我心里有数就好。”江诗雨继续吃着菜把碗里盛的汤倒进了旁边的垃圾桶。“汤做坏了倒掉可以重做,但是有的事情可没那么简单。”

“是吗?”文旻昊听出了江诗雨话里的意思冷冷的笑了笑。

“我吃饱了,一会儿你把吃剩下的东西收拾一下,今天你继续睡沙发。”江诗雨说完把碗筷随意放到了桌子上起身走到卧室。文旻昊也没过问继续在那里津津有味的吃着。

1月28日早上六点半天色还没完全亮,陆子谦和杨徜偲已经收拾好东西离开了房间去旅馆前台办理退房手续。

“昨天晚上睡的还好吗?会不会很冷?”杨徜偲背着背包关心的问道。

“还行,睡的很香,你呢?”陆子谦接过她手里的东西回答道。

“我也是,这边的床睡的确实舒服。”

“那就行,走一会儿我们去找个地方吃个早餐然后去医院拿药。”

“嗯。”

他们两个来到了一家早餐店草草的喝了一碗粥吃了几个包子径直走到医院。

此时的医院还没有开门,他们两个人坐在医院门口的阶梯上把手伸进口袋里开始无聊的等待。

“对了北溪,你之前说要和我说一些事情那是什么事情啊?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女孩打破尴尬的气氛把头转向男人问道。

“是啊,以前的事我都想起来了?”陆子谦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眼睛看向远方好像对于恢复记忆并不是很开心。

“那真是太好了!”女孩高兴的说道,不过她看着男人的表情并不是很开心关心的问道:“你看起来不是很开心啊?怎么恢复记忆不好吗?”

“对于别人来说可能恢复记忆找到一些丢失的回忆是一件值的开心的事情。可是,对于我来说恢复那些记忆确实一件痛苦的事情,因为记忆里面承载了太多的痛苦,一些事,一些人像一块块石头一样压的我喘不过气。现在我想如果我一直处于失忆的状态那该多好,和你一起生活在那个与世无争的小村庄,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可现在……”陆子谦说完头深深的低下去变得无比痛苦。

女孩听完男人的话竟不知如何安慰,她看着男人痛苦的样子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坐在旁边默默的陪着他。女孩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没事,记忆里的痛苦就让他深埋在心底,现在你就当是一次重生。不过我很好奇你的真名叫做什么?”

“陆子谦。”

“陆子谦,挺好听的名字比我给你起的那个叫杨北溪的名字好听多了,那我以后就叫你陆子谦好了。”

“你真的不觉得名字有一丝熟悉或者没听过别人说过?”陆子谦看着女孩天真烂漫的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他现在看到她脑子里立刻浮现出那天晚上因为江诗雨的事情把他的哥哥逼的走上绝路,而她也被自己扒光衣服……想到这里他恨不得马上离开她,因为每次面对她内心里的痛苦就会加剧一分,倘若让她知道那些事对于她来说无异于灭顶之灾。

“没有。”女孩疑惑的摇了摇头:“你为什么这么说?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我们以前认识吗?”女孩被问的有点摸不着头脑愣愣的看着陆子谦。

“不认识,可能是我想多了,你和我之前见过的一个女孩很像。”陆子谦连忙摇了摇头不敢继续往下说下去。

八点整医院的门终于开了,他们两个走进医院买了一些他们需要的药品后陆子谦还特意买了一些冻疮药护肤品之类的药物,走出医院门口杨徜偲似乎还有点不开心她拦住陆子谦说道:“北溪,哦,不,子谦我刚才就说了买一些需要的药就行了,你为什么买一些没用的东西,这下子又乱花了不少钱。”女孩生气的把头扭向一边。

“你是不是觉得我在乱花钱?那你有为自己考虑过吗?这个冬天有多冷你不知道吗?你看看你的手还是个正常人的手吗?你今年才多大就把手冻成这个样子,叔叔阿姨看到了心里该有多心疼这些你有想过吗?你今年也十九岁快二十岁了吧,你有没有照过镜子看看镜子里面的自己,那是正常女孩该有的十九岁的样子吗?”陆子谦说道激动处有些激动走到另外一边不在理会女孩。

女孩被陆子谦一下说的无言以对愣在那里足有好几分钟:是啊我才十九岁却活成二三十岁的模样,穿的土里土气,连坐个车都需要问别人,再看看城里的这些女孩个个光彩照人那才是女孩十九岁该有的样子啊。难怪别人都说我是土包子呢,可是家里面的情况哪里有钱让自己去打扮呢。此时的杨徜偲被一股无形的自卑感压的喘不过气,她蹑手蹑脚的走到陆子谦身边:“也许你说的没错,我就是一个乡下来的土包子,对不起让你生气了。”女孩低下头向陆子谦道歉。

“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可能误会我的意思了。”陆子谦看着她泪眼婆娑的样子心里很是过意不去连忙解释:“我的意思就是让你爱护自己,你看冬天这么冷你自己要学会照顾自己,这个药又花不了多少钱涂上去你手上的冻伤就会好很多也不会那么痛了,你说如果哪天你去外面不能呆在你父母身边你又不会爱惜自己,他们该有多放心不下啊,你现在已经成年了要学会照顾自己,这样他们才能放心让他们的女儿在外面打拼,难道你愿意一辈子都呆在那个小村庄里面吗?”

“谢谢!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女孩擦了擦眼泪笑着说道:“走吧我们回去吧,出来这几天他们肯定担心坏了,到家我让他们给你做一顿好吃的到时候你可别嫌弃啊。”女孩拉着陆子谦的手准备回去。

陆子谦愣在那里挣脱了女孩的手带着歉意说道:“对不起小偲这次我恐怕不能和你一起回去了,这边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女孩缓缓转过身脸上的笑意顿时凝固在脸上:“你不跟我回去吗?那处理完事情以后可以回去吗?”女孩可怜巴巴的看着男人希望听到一个满意的回答。

“条件允许的话我会回去的,到时候一定回去,如果哪天你想来这里的话给我说一声,到时候我一定去接你。”

“那可说好了不许反悔!拉勾!”女孩的泪水又一次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两个人手拉在一起算是一个约定。“小偲,你看看你这么大一个姑娘了还整天哭鼻子呢小心以后嫁不出去哦。”陆子谦拿出纸巾擦了擦女孩眼角的泪水摸了摸她的额头说道:“乖,听话不哭了一会儿我送你去车站,上车的时候一定要小心看好自己的东西知道了吗?”

“知道了,说好了忙完了去看我。”女孩狠狠的点了点头。

“好了别哭了我们现在就去车站。”陆子谦提着行李走在前面,女孩就这样跟着在他后面,男人的身影此刻看起来竟如此好大富有安全感,于之前憨憨的杨北溪不同,现在的陆子谦多了一些成熟稳重,细心,热情,会照顾人。女孩就这样在后面呆呆的望着他,她甚至希望就这样一直走着,一直看着他。

早上九点半盛昊公司办公室楚九歌刚坐下沙发上没多久就起身来到策划部门,推开门看到部门的人都在那里心情稍微好些。她走到文旻昊的座位前敲了敲他的桌子,文旻昊看到楚九歌立刻恭恭敬敬说了句:“楚老板你好,你找我有事?”

“一会儿去我办公室我有一些话要和你说。”说完楚九歌离开了那里意味深长的看了江诗雨一眼,而江诗雨只是点了点头便继续对着电脑工作。

“楚老板你找我?”文旻昊来到楚九歌的办公室拘谨的站在那里,楚九歌看到他进来以后对着电脑继续忙碌只是淡淡的说道:“旁边有沙发坐在那里吧。”

“谢谢楚老板。”文旻昊毕恭毕敬坐在那里屁股只坐在沙发的一角。楚九歌忙了几分钟后关上电脑打开了桌子上的茶具坐在他对面开口说道:“小文来这里也有一段时间了吧,可是为什么最近部门员工的绩效评比总是垫底呢?你也是名牌大学毕业的策划这一方面应该也不成问题,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文旻昊被问的一时语塞尴尬的坐在那里不停的扣着手指。

“不是能力问题那应该就是态度问题,公司的待遇不好吗?还是你有其他想法?”

“都不是。”

“都不是,难道你就想一直这样浑浑噩噩在那里做一个小小的职员?心里就一点没有为未来昨打算?那你有为诗雨考虑吗?你们结婚的时候一切花销几乎都是她花的钱,那时候的你做了什么呢?现在结婚这么久了你又为她做了些什么?给她买过几件衣服?买了盒化妆品?前几天她还特意买了车目的就是为了上下班方便以后遇到什么事不会为了车的事情烦恼,这个时候的你又做了些什么?你一个大男人只会下了班就回家,饿了就知道伸手,你是一个男人这么久了难道你的心里就没有一点愧疚感?如果你以后一直这样我甚至怀疑当初诗雨为什么和你结婚?难道就是为了找了一个太子伺候着供奉着吗?”楚九歌放着他的面数落了文旻昊半天,后者被骂的一声不吭尴尬的坐在那里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水烧开了楚九歌倒了一杯热茶递给文旻昊说道:“要是别人我才懒得跟他说那么多废话呢,今天我找你来主要是这些事,还有一点我郑重给你说一下,以后你要是想在这里继续工作的话请端正你的工作态度,要不然我到时候可是谁的面子也不会给,就算是江诗雨也不行。”

“知道了楚老板。”文旻昊悻悻的说道。

“怎么?这就要走了不喝了这杯茶吗?”楚九歌指了指桌子上倒好的茶。

“不了楚老板我手上还有很多方案要做。”文旻昊快步离开了那个是非之地。

“真可惜浪费了一杯好茶。”楚九歌端起茶杯自顾自的品味着自己泡的茶叶陶醉其中。

思明房产何奕阳办公室内秘书正在那里整理着接下来要进行的会议记录,何奕阳靠在椅子上无所事事的对着电脑发呆。自从他被迫辞去盛昊公司Ceo一职就一直呆在这家公司,每天不是开会就是看数不清的各种文件,和以前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虽然现在这家公司他是老板,可是实际大权还是掌握在楚九歌手里,自从上次楚九歌发现了那笔钱的事情没多久楚九歌就以高价收购了这家公司,虽然她嘴上说让自己掌管这家公司,可是这只是她对外界的一个迷雾而已,自己充其量只不过是个傀儡而已。眼前的这位整理文件的秘书是楚九歌专门找过来的,名义上是给自己找的得力助手,其实就是楚九歌放在这里的一个“人形监控,”用来监视自己在这里的一举一动。每每想到这里何奕阳就感到一股无形的压力压的喘不过气。

“何总,时间马上要到了,一会儿要去办公室开会。”秘书整理完文件看了一眼时间催促道。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一会儿我就过去。”何奕阳疲惫的挥了挥手示意秘书先出去。

“那你要尽快,一会儿别耽误开会。”秘书依然站在那里丝毫没有要出去的意思。

“知道了你先出去我想一个人在这里呆一会儿。”何奕阳极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有点不耐烦的说道。

“楚老板说要我一直呆在你身边……”

“我说让你出去你不知道吗?!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别整天给我提什么楚老板,现在我是这里的老板你一个秘书要清楚自己是什么身份,别给你台阶你不知道下,出去!”何奕阳突然烦闷的情绪涌上心头冲着秘书怒吼道。秘书哪里见过他这个样子,吓的浑身直哆嗦战战兢兢的离开了办公室。

会议还是一如既往的无聊,无非就是一些员工的销售业绩,公司的营业额,以及对未来工作的计划等等……何奕阳每每说到这里就像说着一首安眠曲一样,连自己听的都昏昏入睡更何况底下的那些员工呢。会议只开了十多分钟便草草结束。何奕阳疲惫的坐在空无一人的会议室伏在办公桌上每一会儿便沉沉的睡去。

突然一阵手机的铃声吵醒了他,他拿起手机看到来电显示更加的烦躁甚至有一种想要把手机摔掉的冲动。可是他终究还是拿起了手机,因为他知道他不接那个电话更烦躁的事还在等着他。

“喂,九歌现在打电话有什么事吗?”何奕阳疲惫的说道。

“何总现在的脾气见长了,小婷只是多说了几句话你就那样骂她,我看你真正要骂的人是我吧?怎么?你对我的这个安排真的有这么不满意吗?小婷人家是名牌大学毕业的,本来可以找到更好的工作,我劝了好久才把她请过来帮你,而你就这样对待她吗?有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何奕阳刚说完一句话电话那边的楚九歌就喋喋不休的说个不停,何奕阳感觉脑袋都要炸了一气之下索性挂掉了电话。“楚九歌你他妈的欺人太甚,我他妈的受够了!”何奕阳推开门快步走到外面来到车库里开着他那辆车极速行驶回到了益阳小区。

“何奕阳你现在胆肥了敢挂我的电话,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被挂掉电话的楚九歌像是受了什么刺激的整个人变的非常暴躁狠狠的踹开办公室的门气势汹汹的开着车一只手拿着手机拨通了何奕阳的电话一只脚疯狂的踩着油门如同赛场上的车手一样在城市的道路上上演着极限飙车。

“楚小姐回来了。”小区的保安看到楚九歌的车开进来立刻恭恭敬敬的站直身体敬了一个标准的礼。楚九歌没有理会他踩着油门就把车停到了一边。

何奕阳刚回来没多久看到楚九歌还没回来索性躺在沙发上休息一会儿,可是刚躺下没多久就听到门外一阵急促的汽车刹车的声音,他无奈的起身坐在沙发上等待着楚九歌的到来。

“何奕阳快点开门!”楚九歌在门外疯狂的按着门铃,那阵势几乎要将门铃按碎。何奕阳看到她这个样子气不打一处来,他大步走到门口打开门不耐烦的说道:“别按了这就给你开门!”

刚一打开门就看到外面的楚九歌一脸怒气冲冲的样子还没等何奕阳开口她就率先说道:“何奕阳你刚才什么意思?为什么挂了电话?!”

“我刚开完会想休息一会儿你就打电话跌跌不休说个不停,不就是一个秘书吗值的你这么数落我吗?”

“怎么?现在我不能说你了?难道我说的不对吗?小婷也是为了你好,就算你心情再不好也不能那样的骂她,这难道就是一个做老板的心胸吗?”楚九歌似乎对何奕阳骂秘书的事无法释怀一直针对这个事情数落着何奕阳。

“你把她说的这么好无非就是为了自己吧,你美其名曰说是为了帮助我,可是你见过哪个老板的秘书一天到晚形影不离的跟在身边,这也就是你的人换作别的女人恐怕她早已死过不下上百次了吧?别把自己说的这么高尚,监视就监视还说为了我好,楚九歌你觉得这样做有意思吗?”何奕阳积压已久的情绪在此刻好像如火山爆发一般对着楚九歌说了这么一堆早就想说的话。

“那你现在什么意思?这个老板你还想不想当了?不想当的话我明天立刻去找别人去做,一个房产公司的老板我就不信你离了你还运营不了了。”楚九歌瞪大眼睛看着何奕阳似乎不相信他能说出这些话。

“那尽快,最好现在找个人替代我,我他妈的早就受够了!还有楚九歌我告诉你,你最好别拿这些威胁我,之前我一直在迁就你,可是你却越来越变本加厉,告诉你楚九歌我何奕阳他妈的是一个男人,不是你楚九歌豢养的一个傀儡整天任由你摆布!”

“听你话里的意思是不想过了呗。”

“对,自从我们结婚以后我就感觉脖子上好像绑了一根无形的绳子越勒越紧,而现在这条绳子已经把我的脖子勒出了血马上就要扯断我的脖子,我真的受不了,还请你把我脖子上的那根“绳子”收起来放我一马。”

“说到底就是想要离婚呗,呵呵何奕阳估计这个想法在你心底酝酿了好久了吧,既然如此我成全你,不过最近一段时间可不行盛昊公司正在河洛市申请上市我绝对不允许我们的私事影响公司上市。至于你,既然你不想管理那家公司那你想干嘛就干嘛去。还有一点从现在起我们两个的财产要分清楚属于你的你拿走,不属于你的你别乱动。对了这小区是你的吧,从明天起我正式搬离这个小区到时候你把我的东西尽早收拾好。”楚九歌说完转身离开了小区。

楚九歌烦闷的心情持续了很久很久,她没有回公司而是开车在道路上漫无目的的游荡。车里面的音乐开到了最大,歌曲放的周杰伦的《头文字D》里面的主题曲《一路向北》她的车也是一路向北开。车窗早已被她摇了下来,外面呼啸的寒风吹的她头皮发麻,可是即使如此她还是喜欢这种极度刺激的感觉,因为这样可以让她保持清醒。半个小时后她烦恼的心情渐渐平复,她打了一下方向盘汽车开始调头车窗也被她摇了上去只用了十多分钟的路程她便把车开到了幻梦酒吧。

“楚小姐最近一段时间可没见过你来这里了,今天怎么有空来这里啊?怎么就你自己?你的那几个朋友呢?”楚九歌刚一下车就看到门口的宋晖曜在冲她打招呼。

“曜哥,最近在忙公司的事没时间过来,至于她们几个都在忙别的事也没怎么和我联系。”楚九歌勉强的笑了笑。

“今天的楚小姐看起来心情不怎么好啊?”宋晖曜一眼就读懂了楚九歌脸上的表情,他走上前去拉着楚九歌走到酒吧里面。“心情不好来这里就对了,这里面的酒想喝哪个你尽管喝。”宋晖曜慷慨的说道。

“谢谢!”楚九歌拿着桌子上的酒倒了一杯喝了一口把杯子放下说道:“真她妈痛快!”

“这样就对了嘛,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喝一杯酒就解决了,不行的话那就两杯。”宋晖曜拿起酒瓶给她倒了一杯。

“曜哥最近在忙什么呢?”楚九歌喝了一口酒后问道。

“我这个人比较闲整天不就是呆在酒吧里面,和你这个大忙人可比不了。”

“还是你好啊不像我管理这么一个公司天天忙的停不下来,还总是吃力不讨好公司里面那些员工可不少在背地里骂我。”楚九歌趁着酒劲开始诉苦。

“当老板不都是这样吗?你别看我天天像个没事人似的,其实要管的事情也不少,酒吧里的个别人恨不得巴不得我早点死,习惯就好了。”

“呵呵是吗,那我们是同病相怜了。”

“喂,什么事?”宋晖曜拿着电话问道。

“你有事就先去忙吧,我一个人在这里呆会儿。”楚九歌挥了挥手示意他去忙自己的事。

“真不好意思刚坐下来陪楚小姐喝了这么一点就要离开,找个机会我们一定好好喝个痛快。”宋晖曜起身离开了那里房间里只剩下楚九歌一个人,顿时一种孤独感扑面而来,她一个人喝了几口实在没劲拿起手机拨通了江诗雨的电话。

“喂楚老板我刚下班你有什么事吗?”电话那边江诗雨问道。

“别叫什么楚老板楚老板的,我现在心情不好赶紧过来幻梦酒吧这边陪我一会儿。”说完这一句楚九歌就挂掉了电话。

“你这是什么臭毛病,我他妈的心情还不好呢。”江诗雨拿着手机骂道,可是转念一想她还是决定去幻梦酒吧。

“九歌看来你来这里好一会儿了,一下喝了这么多酒。”江诗雨刚打开房门就闻到一股刺鼻的酒精味,眼前的楚九歌正在一个人坐在那里无聊的喝着闷酒。

“诗雨你怎么才来啊,快点过来陪我喝酒,我一个人喝着太没劲了。”说完拿起一个杯子倒了一杯递给江诗雨。

“你先等会儿,我这才刚下车还没坐下你就让我喝酒,我先缓缓。”

“好吧,那你快点。”说完楚九歌又喝了一杯酒。

“九歌你今天怎么突然离开公司?遇到什么事了吗?”江诗雨好奇的问道。

“唉,别提了一提到这个我就一肚子火,你缓过来了吗?这都多久了。”楚九歌迫不及待的说道。

“好,我喝总行了吧。”江诗雨端起面前的酒喝了一口。

“还不是何奕阳那个混蛋,今天我不就是在电话那边说了他几句他就像疯了一样怼我,说我管他管的太严了还有其他乱七八糟的,更可气的是他竟然说和我在一起感觉喘不过气,那样子摆明就是不想和我过了。既然如此那行我成全他,明天我就从那个小区搬出去。”楚九歌借着酒劲向江诗雨吐苦水也不管后者爱不爱听。

江诗雨听到这里心里竟然有一丝小庆幸,嘴角不经意间上扬了一下,不过她。很快恢复了之前的表情关心的问道:“九歌这种事你可不能太冲动,不要逞一时之快要不然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

“后悔有什么可后悔的,况且我又不是真的喜欢他要不是因为……算了不说了。”楚九歌举着酒杯示意江诗雨继续喝。

江诗雨听到这里心里愈发好奇:不喜欢他你们两个在一起这么久?你这么强一个控制欲的人放在任何一个男人身上都会受不了。真不明白你是怎样的一个人。

送别过杨徜偲陆子谦在一家饭店找了一份兼职,下班后他拿着仅有的几十块钱来到一家网吧,打开电脑后他便输入了一串电话号码,那是江诗雨的号码,几秒钟后网页上便出现了几条通话记录。看到这里陆子谦的心一下子跌入谷底:“原来真是你干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我活着对你来说就是一种障碍吗?”陆子谦心如刀割,他继续敲打着键盘查询了这个号码现在所处的位置:幻梦酒吧。“呵呵,原来你还是这么潇洒,既然如此可别怪我了。”陆子谦关掉了电脑准备暗地里跟踪江诗雨。

“我说过多少次了现在不要给我打电话!”医院走廊外沈璐垚大声吼道。

“沈璐垚你现在怎么这样,为了你我已经弄的遍体鳞伤你现在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电话那边文旻昊委屈的说道。

沈璐垚气冲冲的走到了医院里面,病床上的王雯芊已经恢复了差不多了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就可以出院,她坐在那里看着一脸怒气的沈璐垚关心的问道:“璐垚你怎么了?遇到什么事了?”

“没事,你现在饿了吗一会儿我出去给你买点吃的。”沈璐垚不想让王雯芊知道她的事故意转移她的注意力。

“还真有点,这几天真是麻烦你了。”王雯芊不好意思的看向沈璐垚。

“没事,跟我还客气啥,我这就出去给你买点吃的。”沈璐垚笑着离开了那里,可是刚一出医院的门口她的眼泪就不受控制的滴落下来。“我真的错了吗?我也只是想要一份稳定的感情啊,可在他眼里我怎么就变成了一个不讲道理的女人了呢。”她越想越气,看到前方来往不断的车辆她突然想起了前几天的事情:江诗雨跟踪文旻昊。每每想到这里她的心里就越发感到不安,绝不能让她发现我,在这之前我一定要先下手为强。有了这个想法她走到一家饭店买了一些王雯芊爱吃的东西托医生给她送去而她打了一辆出租车准备碰碰运气。

“姑娘去哪儿?”司机打开车窗问道。

“师傅你先等会儿。”沈璐垚故意装作翻包心里面默念着:“现在这个时候江诗雨已经下班了,刚才文旻昊还在给我打电话很明显她不在家,我刚从医院出来她和王雯芊一直都有隔阂所以她肯定不知道她的事情,至于鹿萌小区文旻昊也早有防备不可能让她轻易跟踪。所以排除掉这些她最有可能去的地方只有那里———幻梦酒吧。”

“师傅去幻梦酒吧。”

“好嘞。”

“诗雨你说我做的有错吗,他把公司管理成那样我站出来替他收拾这个烂摊子让他去接手那个房地产公司,可他却说我给他找的秘书一天到晚总跟着他,反过来倒成了我的不是了,男人就是这么不知好歹。”楚九歌早已喝的烂醉如泥躺在江诗雨身上发起了牢骚,江诗雨一脸生无可恋听着她一个劲的吐口水。

“是啊,你都是对的,可你考虑过别人吗?你一直都是这样认为自己做的就是对的,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到别人身上,也不管对方愿意不愿意听。别人如果说不你就会暴跳如雷,这不正是你楚小姐的风格吗?”看着不醒人事的楚九歌江诗雨说出了这番话。

“九歌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江诗雨扶着走路都走不稳的楚九歌艰难的走着,可是还没走出几步两个人纷纷摔倒在地,楚九歌压在她身上一动不动嘴巴里还念念有词。江诗雨几乎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才把她扶起来,她靠着酒吧的扶手喘着大气气喘吁吁说道:“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我还是叫别人来接你吧。”她拿出了楚九歌的手机拨通了何奕阳的电话。

“你还打电话干嘛,我要休息了。”何奕阳冷冷的说道。

“我是江诗雨,九歌在酒吧喝醉了,你还是过来接她一下吧。”江诗雨冷冷的说道。

“诗雨是你,你还好吗?”听到江诗雨的声音何奕阳的态度一下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还行,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你先过来接她回去吧。”江诗雨挂掉了电话守着楚九歌等着何奕阳的到来。

“师傅就在这里下车。”沈璐垚让司机把车停到了酒吧的门口,然后她找了一个不起眼的位置弯着腰等待着江诗雨。

“你可算来了你看了看九歌喝成什么样了。”江诗雨看到何奕阳的到来心里可算轻松多了。

“她一直是这样,真是辛苦你了。”何奕阳的眼睛自从进来就没从江诗雨身上离开过。

“没事,我们是好姐妹,这都是份内的事。”江诗雨被这灼热的眼神看的脸上有些燥热害羞的地下了头。

“你先把她送回家吧。”

“哦,不好意思把她给忘了。”何奕阳这才想起楚九歌还倒在那里,好在此刻她已经睡去不然让她看到后果不堪设想。他抱起楚九歌把她放她车座位后面那里位置比较宽敞,然后走出来依依不舍的看向江诗雨。“诗雨你怎么回去?要不要我送你?”

“不用了我让文旻昊接我。”江诗雨转身拿出了手机。

“诗雨这些天我真的好想你!”何奕阳突然从后面抱住了江诗雨。

“你干什么?疯了吗,她还在车里呢?”江诗雨被吓了一跳手机掉在了地上快速挣脱了何奕阳。

“怕什么,过几天我就和她离婚,这样的话就不用担心她了。”何奕阳笑着说道。

“你不怕我还怕呢,算了我要回去了。”江诗雨弯着腰捡起了手机,何奕阳看到她诱人的屁股忍不住拍了一下。

“滚!”江诗雨骂道转身消失在夜幕。

“江诗雨没想到你还和他有一腿呢,这下你可完蛋了。”躲在暗处的沈璐垚怎么也没想到江诗雨竟然和楚九歌的老公有这种关系,震惊之余拍下了这精彩的一幕幕。

陆子谦也没想到他原本跟踪江诗雨,何奕阳的这些动作对他来说早已习以为常,可他准备按下快门的一刹那却看到躲在暗处的沈璐垚,他将相机的视角放大把江诗雨何奕阳以及偷拍的沈璐垚一起定格在相机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