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意外

王雯芊失魂落魄般回到家中,一到家里便是把自己锁到房间里蒙着被子在狭小的黑暗空间里轻声啜泣。下午的一幕幕如同一根根钉子狠狠的钉刻在自己的骨头里无法抹去,强烈的屈辱感如同一把利刃划破了她的喉咙,让她痛的无法呼吸。

妈妈回来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她的妈妈是在大城市上班,不过她并不知道妈妈是做什么工作的,只记的妈妈每次回来都会带好多东西给她,每次拿这些东西拿到同学面前炫耀,看到同学们羡慕的眼神就是她最为自豪的时刻。而今天她却没有任何闲情雅致欣赏母亲带来的东西,此刻的她只想躲在被窝里一动不动忍受着孤独的黑暗。

“小芊,快点过来看看妈妈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母亲温柔的声音回荡在客厅,说是客厅其实是一间不怎么大的房间,房间里只有一台普通的彩色电视机和一些简单的家具。她们家的生活不怎么富裕,全都是靠着母亲养活全家。她的父亲在她很小的时候仿佛就从记忆里消失了,她从来不记得父亲长什么样,也从未体会到别人口中的所说的父爱。母亲视她为珍宝,几乎将全部希望寄托在她的身上,为此母亲宁愿自己受再多的苦也要把她让她接受最好的教育。

“小芊,妈妈叫你呢?你没听到吗?”母亲的语气中略带生气,可王雯芊还是躲在被窝里一动不动。母亲感到有些奇怪,她敲了敲门说道:“小芊,你怎么了?没事吧?”

“妈,我没事,你先忙你的吧,我累了想要休息。”王雯芊疲惫的回答道声音中带有浅浅的哭腔。

母亲还是放心不过,站在客厅里越想越不对劲,几经思索后她还是用力的推开房门。王雯芊躲在被窝里瑟瑟发抖,母亲打开被褥的一刹那看到她的女儿满脸淤青,泪水把她俊俏白嫩的脸蛋浇灌的凄惨无比。

“小芊,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跟妈说,妈妈绝对不会放过他(她)。”母亲看到自己的女儿被别人欺负成这个样子,心脏感觉被别人用刀子狠狠的刺了一下,内心的怒火也一下子喷涌而出,誓要找到那个人为她女儿出口气。

“妈!……”王雯芊一把扑倒她妈妈的怀里失声痛哭,之前的委屈好像一下子变成泪水一涌而出,她的肩膀随着哭声剧烈的颤抖。王雯芊把她今天下午的遭遇一五一十的说出来,可她母亲听到这些后心里却是五味杂陈,尤其是听到楚九歌这三个字让她之前的怒火一下子被一盆冷水浇灭。

“好了小芊别哭了,妈妈一定会给你出气的。看看妈妈给你带什么东西回来了?”母亲从一个盒子里拿出一条精美的项链。王雯芊一抬头就被这条项链吸引住了,项链中间是一颗精美的绿宝石,项链里面一只漂亮的白天鹅展开翅膀好像随时要飞翔的样子。王雯芊越看越喜欢,她一把拿着项链迫不及待的戴在自己的脖子上目不转睛的欣赏着绿宝石里面的那只白天鹅。

“谢谢妈妈!妈妈我爱你!”王雯芊扑倒母亲面前狠狠的亲了她一口,母亲这才露出久违的笑容。“妈妈去做饭去了,一会儿记的来吃饭啊。”

“知道了,妈。”

王雯芊并没有看到自己的母亲在转过身的一瞬间眼角不经意流出的那一颗泪珠,那是比她那项链上的白天鹅还要漂亮的东西。

“妈,我回来了。”楚九歌有气无力的说道,她把自己的书包随意丢在沙发上自己整个身体倒在沙发上不愿动弹。

“九歌,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晚?”楚九歌的妈妈从厨房里走出来,腰间的围裙还没来得及脱下。

“有点事情耽搁了,妈做好饭了吗,我饿了。”楚九歌撒娇的说道。

“瞧你这孩子,一回来就只记得吃,一点也不知道关心妈妈。”

“妈,别这样,哎,对了,王阿姨呢,她没在吗?”楚九歌看到妈妈腰间的围裙才猛然想到以前都是王阿姨做饭,今天妈妈怎么这么有时间会到厨房自己做饭。

“王阿姨有事回家了,人家也有女儿要照顾的啊,总不能把所有精力都放到你身上吧。九歌,你的脸?怎么了?”妈妈走近一看才发现女儿的脸上红彤彤的,好像是被人打了一巴掌一般。

“没,没事……”楚九歌急忙转过身慌慌张张的用手捂着自己的脸。

“别躲着我了,我都看到了你再怎么捂着都没用!说,是不是在学校又和别的同学打架了?”妈妈的声音突然变得严厉,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这样的眼神让楚九歌有点害怕。

“妈,没事,是和极个别同学有一些别扭,但是这次真的不怪我,是她们先惹事的,我是不得已才反击的,要不然吃亏的可是你女儿,你忍心看着自己的女儿吃亏吗?”楚九歌干脆躺在妈妈的腿上,两双眼睛俏皮的眨着,宛如两颗星星。

“你这孩子!真拿你没办法。下次注意,再这样的话我就告诉你爸,让你爸好好收拾你!”

“是,是,母亲大人,下次绝对不敢了。”

“好,赶快洗洗手准备吃饭了,妈妈今天给你准备好多好吃的。”

吃过饭已是晚上九点多楚九歌回到她的房间整理东西的时候突然感觉像是少了什么东西似的,再次仔细到处找了找还是找不到。本来想跑到妈妈房间里一问究竟可是想到这个时候妈妈已经进入梦乡所以也就没忍心打扰她索性一头钻进被窝里倒在暖和柔软的床上呼呼大睡。

江诗雨回到家里时爸爸刚从田地里回来,只见本来就瘦小的父亲在泛黄的灯光下更加显的羸弱不堪,他佝偻着腰不停的用着泛黄的毛巾擦拭着身上的汗水。看着江诗雨回来他疲倦的面容勉强挤出一丝微笑,接下来就是一系列的问题大概也就是这些:在学校怎么样?有没有不习惯的?和同学相处的怎么样?同学们对你还好吧?有没有欺负你之类的…………江诗雨被父亲问的有些厌烦了干脆谎称自己还要做作业之类的话搪塞过去。其实看到父亲这个样子心里也是有一丝苦楚,之前本来受的那些委屈本想和父亲说出来,甚至有转学的想法,但是看到父亲这个样子她自己心里的那些小九九也如一颗石头一样深深的沉入内心的最深处自此再也没提及。

短暂的假期很快过去,同学们都依依不舍的从家里背着书包再次回到学校。与刚开学的时候不同,这次再次来到学校看到校园里面的一切与之前所看到的大相径庭,里面的风景不再优美,原本郁郁葱葱的垂杨柳也如霜打了的茄子一样无力的垂在地下,杨柳枝上的柳叶早已掉落一地,整个树枝光秃秃的看起来格外别扭。

王雯芊的心情也如这垂下的柳枝一样变得格外萧条,当她踏进校门的一刹那她渐渐的发现她身边的人慢慢的发生着变化……

她来到学校时看到沈璐垚她们在很远的地方就冲她们热情的打招呼,可结果得来的是沈璐垚看她时像陌生人一样冷漠的眼神。在那一瞬间突然感觉像是被全世界抛弃一样,孤单,无助。接下来原本经常和她打打闹闹的几个男同学见了她也像躲着瘟神一样。这样巨大的落差让本来自信心受挫的她更像是整个人跌进谷底一样。

“诗雨,几天不见过的还好吗?”在距离女生宿舍不远的地方楚九歌叫住了她,江诗雨露出难得的微笑说道:“还能干嘛,不就是写作业然后的无聊的发呆,你呢?”

“我嘛……嗯,想一下……”楚九歌故作神秘狡黠的笑了笑:“不开玩笑啦,我写完作业去电玩城玩了一会儿,之后走去电影院看了一场电影也是无聊的很。”江诗雨愣了一会儿,心里一直默念着电玩城,电影院,这些对她来说陌生且遥远的词汇,也不知道那里是什么样的。可能看出江诗雨心里所想,楚九歌从书包里拿出一个精美的MP4塞到江诗雨手中:“这是我昨天刚买的,里面我刚下载的周杰伦的最新专辑《魔杰座》,里面的歌曲听着很不错哦,你以后想听什么歌可以自己下载。”

江诗雨愣住了,尤其是后面那一句更是让她不知所措。“九歌,你说着话什么意思?”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没什么意思,就是现在这个MP4只属于你,这是我特意为你买的,怎么样,款式不错吧?”楚九歌说这些话的时候一股得意毫不犹豫的流露出来。

“九歌,别拿我开涮了,这么贵重的东西我可不敢要。”江诗雨还是感觉在做梦。

“我没开玩笑,这就是我为你买的,我之前有一个了,再拿一个也没多大意义,你要是不要的话我可就扔掉了。”说完话楚九歌拿着那个MP4就要扔到旁边的垃圾桶。

“别,我要还不行吗!你这样子太浪费钱了!”江诗雨心疼的说道,她像拿着无价之宝一样小心翼翼的拿在自己的手中眼神里流露出无限的爱惜。

“走吧别在这里傻站着了,回到宿舍好好听吧,这个东西还可以看电影呢,不过就是屏幕太小了,看起来太费劲了,要是以后手机也能听歌看电影屏幕稍微再大些就好了。”

“是啊,也许那天很快就会来临。”江诗雨这句话更像是对自己说。

女生宿舍内一片安静没有往日的冗杂,让楚九歌和江诗雨感到意外的是来了宿舍这么久从始至终都没见王雯芊说过一句话。她就像是变了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坐在床边看书,或是站在一个人望着窗外默默发呆,也没见她和平日里要好的沈璐垚说过一句话。沈璐垚除王雯芊外有时会另外几个女生说话有时也是一个人在宿舍里进进出出好像从来没认识过她一样。宿舍里的这种气氛变得极其微妙,就好像她们几个人把王雯芊孤立起来一样。直到几天以后楚九歌才发现事情的一点点端倪。

几天后的一堂数学课上老师正在课堂上,老师正在课堂上吐沫横飞的忘我的讲着突然班主任赵老师敲了一下玻璃数学老师这才停止演讲看着她面带微笑的说道:“赵老师有什么事吗?”

“实在不好意思打扰您上课了,我找一下王雯芊同学,外面她的家长找她。”说完话冲王雯芊招了招手示意她出来。王雯芊一脸疑惑站了起来看了一眼数学老师,征得老师同意后这才走出教室,楚九歌无意间瞟见赵老师后面的一位中年妇女一种熟悉的感觉袭来:“这不是家里面请的保姆王阿姨吗?原来她就是……”

王雯芊走出教室看到她的母亲拘谨的站在老师后面脸颊一下子变得通红,她赶紧拉着母亲的手看了一眼赵老师,赵老师微微一笑示意她可以先出去王雯芊这才赶紧拉着她母亲到一个角落里面带不悦的问道:“妈,你这个时候来学校干嘛啊?我不是说过没有什么事不要来学校吗?”

“闺女你这是怎么回事?妈想你了来学校看你一眼都不可以吗?”王雯芊她们母亲语气中带有一丝哽咽。看到母亲这个样子王雯芊才意识到自己说话有些过分立马改口说道:“妈我现在正在上课,有什么事可以打电话给我说嘛。”

“这不你前几天回家的时候不是被被人欺负了我这才来学校看看,我已经和你老师说了,放心吧以后不会有人欺负你了。”

“妈没事的,只不过是一个小丫头片子我又不怕她,你就先回家吧,对了,妈,你今天不是在城里上班吗,怎么出来了。”

“哦,我今天请假来的,没事的。”说到这里妈妈的眼神里出现一丝闪躲好像在隐藏着什么事情。

“妈,我在学校没事的,没什么事先回家吧,我还要回去上课呢。”王雯芊草草说了几句转身离去走向教室。王妈妈看到女儿离去的背影眼角不经意流出一滴眼泪,嘴角微微抽搐小声说道:“是妈妈的错,我也知道欺负你的是谁,可是妈妈还要挣钱供你上学呢,撕破脸皮的话妈妈也就失去了现在的工作,到那个时候我实在想不出来有什么好办法能养活你,谁让你爸爸去世那么早只丢下我们娘俩无依无靠的。”

中午放学后楚九歌一个人从教室里走出来去食堂吃饭江诗雨说要在教室里继续学习楚九歌无奈也就没打扰她。走到教室走廊的一角听到后面有人喊她,回过头时看到王雯芊的妈妈正站在那里看着她,那个样子看起来竟有一丝可怜。“楚小姐,你要去食堂吃饭吗,要不我帮你买啊?”

“王阿姨,您怎么在这儿啊?”楚九歌装作一副很吃惊的样子,其实她早就看到她了,只不过让她没想到的是她竟然到现在还没走。

“王阿姨,您找我有什么事吗?”楚九歌一脸疑惑的看着她。

“楚小姐……”话还没说完王妈妈突然做出下跪的姿势让她始料未及,她赶紧上去一把扶住了她:“王阿姨您这是做什么啊?有什么话可以好好说没必要这样。”

“楚小姐我女儿雯芊有时候是有点娇生惯养的坏脾气那都是我惯出来的,如果你有什么气可以冲我身上发,但是请你以后不要在和我的女儿过不去,我只有这一个女儿啊,如果她有什么意外的话我该怎么办啊。所以……”

“王阿姨不是您想的那样的,其实……”楚九歌还想说什么却突然话话到嘴边一时间竟悬在半空不知说什么好。“这个王雯芊肯定在她妈妈面前恶人先告状,可是我又该怎么办,总不能把事情说出来吧?算了,反正说什么也没用了,就让我当一次恶人吧。”楚九歌稍微想了一会儿这才开口说道:“王阿姨放心我以后绝对不会再找王雯芊的麻烦,如果可以的话我甚至可以交她这个朋友!”

“真的吗?那这样实在太好了!谢谢你楚小姐!”王妈妈这才舒展了笑容告别完楚九歌后满意的离开了学校,可是让王妈妈没想到的是自己在楚九歌面前这么卑微的样子让她的女儿尽收眼底。

王雯芊由于放学的时候出去的过于着急竟忘记带了饭卡等到食堂的时候这才发现于是急匆匆的再次折返教室。可当她走到教室走廊那边听到有人讲话,强烈的好奇心让她忍不住走上前去听着她们的讲话内容。可是当她听清楚里面那两人的对话内容的时候整个人一下子浑身冰凉,像是一瞬间坠入了万劫不复的寒冰地狱!她曾经最自以为豪的妈妈竟然在楚九歌面前像一个奴役一样那样的卑躬屈膝,而且妈妈竟然是为了让她不再欺负自己!想到这里她感觉自己就像是踩在脚下一样毫无自尊可言,越想越气的她把手里的那张饭卡捏碎了两半。之后把那张破碎的饭卡丢进垃圾桶然后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走到了教室。

晚上十点宿舍的人都已经沉沉的睡去,王雯芊悄悄的穿好衣服带上提前准备好的背包蹑手蹑脚的离开了宿舍。校园里一片寂静,只有几声熟悉的蟋蟀的叫声此起彼伏的响着,王雯芊仔细的观察了周围的情况确定四周都没人迅速从旁边拿出一个高一点的凳子,她轻轻的踩上凳子尽量让不发出任何声响,然后很是利索的爬上墙头,站在高高的墙上时她的心里掠过一丝害怕,但是今天中午的场景仍然历历在目,就像是在眼前抹不掉的电视画面一样,她咬了咬牙从包里拿出一股长绳打了一个结然后抛在前面不远处的一棵树上一条比较粗的树枝上最后借助绳子她一跃而下成功逃离了校园……

第二天一早女生宿舍里的女生早早起来却不见王雯芊的身影,同宿舍的人都以为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这个王雯芊今天怎么起来的这么早。可是当她们来到教室的时候却不见她的身影,楚九歌她更是疑惑重重:“难道是王雯芊听到我昨天和她母亲的谈话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她看了一眼同桌的江诗雨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她,江诗雨立刻读懂了她眼神的意思一个劲的的摇头表示对王雯芊的事情一概不知。正当楚九歌还想起身继续追问同宿舍其他女生的时候赵老师此刻却走进了教室,她拿着语文课本翻了几页后对同学们说道:“同学们今天我们先把昨天学习的课文要求背诵的地方全部背诵等到快放学的时候我会点名提问各别同学上来背诵。”教室里瞬间唏嘘声一片,赵老师用课本敲了敲桌面厉声呵斥道:“嘘什么嘘!再让我听到谁在下面嘘我就让他(她)背诵全文。还有如果有同学感觉已经背诵熟练的话可以预习一下下一节的新课文。”布置好学习任务后赵老师在教室里审视一周后发现王雯芊的座位空荡荡的,她走上前去小声的问了一下同桌的沈璐垚,沈璐垚摇了摇头表示并没有看到王雯芊。赵老师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立刻把同宿舍的楚九歌,江诗雨,沈璐垚,以及另外一个女生叫到了教室外面。

“你们几个跟我说说王雯芊今天怎么没来?她去哪儿了?你们几个住同一宿舍不会没人知道吧?”赵老师表情严肃看着眼前的几位女生。那几个女生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回答。

“楚九歌你来说说,你之前和她有点过节甚至还打过架,之后有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赵老师直勾勾的盯着楚九歌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

“老师我确实不知道王雯芊去哪儿了,我承认前几天学校放假的时候和王雯芊她们打架,不过这事并不怨我,是她叫了学校的几名男生拦着我并且还打了我,没办法之下我才找人打了回去。这件事沈璐垚她们也知道,毕竟她们也参与了。是吧,沈璐垚?”楚九歌突然转过头看向沈璐垚后者的头立刻低了下去不敢与其对视。

“是吗?沈璐垚。”赵老师语气冰冷像是一把利刃把本来有点寒意的空气刺的更加凛冽,沈璐垚和另一个女生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跟你们说过多少遍了,有什么事和我说不要私下解决这下好了,如果出她什么意外的话你们几个也逃不了干系。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你们先回去上课吧我先给王雯芊的家长打个电话确认一下她有没有回家,还有以后再让我发现你们几个在宿舍或校外打架的话就不是请家长那么简单了,我希望你们能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小小年纪学什么不好偏偏学会打架,况且你们还是女生……唉……你们先回去吧?”赵老师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出教室楚九歌她们几个则回到了教室。

“九歌,王雯芊不会有什么事吧?”刚回到教室江诗雨就忍不住问楚九歌。

“唉,谁知道呢,先不管这么多看老师怎么说?”楚九歌淡淡的说道好像对未来发生的事情并不感兴趣。

“那我们不会有什么事吧?刚刚老师还说……”江诗雨没敢往下说用眼睛看着她希望得到让她心安的回答。

“能有什么事,这件事本来就不是我们的错,诗雨别想那么多了赶紧背诵课文吧待会儿老师还要抽查呢。”楚九歌拿起课本开始朗读起来。

“好吧。”江诗雨也默默的拿起课本心里却是乱糟糟的。

“璐垚,昨天你有发现王雯芊有什么异常的举动吗?”沈璐垚的同桌小声问道。

“谁知道她呢,现在我都不敢提她,她可把我们害惨了,但愿她只是回家而已千万不要出什么事,要不然我们可就麻烦了。”沈璐垚心情很是烦躁拿着课文却无心背书,看着课本上密密麻麻的文字整个脑子都要炸了。“这该死的楚九歌江诗雨以后别让我逮着机会要不然我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你好让你体会被别人打是一种什么感受。”她心里的那个结还是无法解开只希望日后能一报当时的耻辱。

几天后的校园,天色阴沉黑压压的乌云垂的很低,几乎与地面持平。低压沉闷的天气让人踹不过气,一场大雨即将到来,同学们一脸哀怨的坐在教室里,本来下一节的体育课也被迫取消,一星期难得的放松的一堂课被无情的天气夺走,同学们不免被这巨大的落差感搅扰的无心学习一个个坐在座位上百无聊赖的翻动座位上的课本。上课铃响原本喧闹的课堂一下子变得极其安静只听得见外面狂风怒吼电闪雷鸣。赵老师拿着一个大箱子表情严肃的走进教室,她环绕了教室一周在王雯芊的座位上停留了几秒低头整理了一下有些褶皱的衣领清了清嗓子沉沉的说道:“同学们今天我来说一件事情,这几天可能大家也知道王雯芊同学一直没来学校上课,具体情况为了王雯芊同学的个人隐私我也不方便向大家透漏太多。总之大家清楚一点王雯芊同学最近一段时间不能来学校上课,她本人因为一些事情要在家里休学一段时间。不过我现在要和大家来说的是另外一件事,王雯芊同学的母亲因为女儿的事情过度操劳导致旧疾复发现在住在医院里面,她本人家庭里的条件并不是很好,原本她妈妈为了她能来这里上学已经拼命努力在赚钱供她,现在发生这样的意外无疑是雪上加霜。所以我希望同学们能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作为老师我首先起到带头作用。”说完赵老师从口袋里拿出十张一百元塞到那个盒子里。“我希望同学们都能尽一份力,如果实在有困难的话可以不用捐,一切以自己的生活条件量力而行。十分钟后开始捐款。”说完站到教室的一旁。

“老师身上没带钱可以回宿舍拿吗?”一位男生声音洪亮的问道。

“可以。”老师满意的点了点头。

“老师,有时间可以去王雯芊同学家给她补课吗?”一位成绩优异的女生问道。

“当然可以!”赵老师很是激动声音有点哽咽。

楚九歌坐在座位上沉默了很久,看着现在的自己她竟有些陌生:“也许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如果不是自己和她作对甚至对她动手也许事情就不会那么糟。”她低着头默默的离开座位回到了宿舍。同桌的江诗雨看着楚九歌起身离开犹豫了好长一会儿终于还是咬着牙跟在后面一同回到了宿舍。同学们有带钱的纷纷走上前去把自己身上的钱放到教室前面的那个盒子里,没带钱的同学纷纷起身回到宿舍拿钱。就连沈璐垚她们也走上前去把身上仅有的现金放置到那个盒子里。

十分钟后全班同学除了之前已经捐好的同学剩下的几乎都走上前去把从宿舍带的钱放到讲堂前那个募捐盒里,其中楚九歌最为阔绰直接把二十张一百元的钞票全部放到那个盒子里。同学们都被她的这个举动惊掉了下巴,连赵老师都忍不住看了她几秒钟。不过让楚九歌有点意外的是江诗雨,只见江诗雨拿着一张起了褶皱的五十元放到那个盒子里,那张五十元的褶皱并不是由于时间久远的缘故而是被她狠狠攥在手里太紧的原因。

“你疯了吗?!你捐这么多以后吃饭怎么办?”楚九歌压低声音有些生气的问江诗雨。

“其实说下来王雯芊的事情主要原因还是怪我,要不是因为我她也不会变成这样。你是为了我才和她打架的。”江诗雨有点委屈同时又有点自责。

“你不要这样想,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自责也没办法,你要记住一句话当你习惯下跪的时候再想挺直腰杆的时候就已经很难了,当你自觉低人一等的时候你就真的低人一等了。不要想太多,不过我真的觉得你今天做的事情很棒!”楚九歌赞许的说道。

“是吗?”江诗雨心情稍微好受些可是随即她又想到一个问题:以后的几天该怎么办?这可是自己好几天的生活费啊!

此后的几天学校里面异常安静,除了紧张的学习氛围外放学后同学们都老老实实的回到宿舍不再外面逗留太久。由于出现王雯芊这样的事情学校加强了警戒,除了保安人员一天二十四小时不停的巡逻之外学校高墙周围都缠上了一层高高的铁丝网以防同学沉夜逃出学校。

市人民医院里,病床上一位面色苍白的女人躺在病床上,她的呼吸很微弱,嘴巴上插了一条管子,胳膊上系了一根橡皮胶管把整个胳膊勒出一道深深的紫色淤痕。病床旁边挂着一个输液的吊瓶,一瓶葡萄糖水滴滴答答犹如时针般一滴一滴的落在细小的管子里缓慢的输入女人的身体里。

坐在女人旁边一位年纪越十五六岁左右的女孩,此刻她累的趴在床边睡的正香。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还在睡梦中的女孩惊醒,她缓缓抬起头睁开眼睛看到一位身穿白色护士服的年轻女人走了进来。

“该换药了。”护士把即将输完的瓶子取了下来重新换了一个新的挂在上面看了看眼前的女孩柔声说道:“这是医生开的药一会儿记的去出门左转第三个门口取药,到那边的时候顺便让你家里面的大人记的缴费。”护士说完把纸条留在病床前观察了一下病人了各项数据做完记录后便离开了那里。

女孩留在那里看着单子上的各种药物以及各项缴费记录犯起了愁:这几天自己一个人在医院照顾母亲,爸爸从小离开了她们,光是这几天便是花光了家里面的所有积蓄,如果这样下去她真的撑不下去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想哭却似被一双手掐住了声带无论如何也发不出声响。走在病床旁的阳台边,外面灯红酒绿,人来人往。不远处的游乐场里和她同龄的女孩在那里和她们的父母无忧无虑的玩耍,脸上的笑容如此纯真。看到这里时却被这温馨的一幕此的心如刀绞,本来一副挺平常的天伦之乐却如一颗沙粒吹入眼中难受无比。王雯芊痛苦的闭上眼睛再次回到病床前看着眼前还在昏迷的母亲她略带沙哑的说道:“妈!你说我该怎么办?我实在是没办法了,再这样下去的话我真的要被逼上绝路了!”说完话脑海里突然闪现一个恐怖的想法,她走到母亲的面前看着母亲脸上戴着的氧气管她颤抖的手慢慢的伸了过去……

“王雯芊你干嘛呢!”赵老师突然推开门冲了过去一把抓住王雯芊惊恐的看着她。她怎么也没想到面前这位看起来涉世未深的小女孩竟然被逼到这种地步,她一把抱住王雯芊像是抱着自己的孩子一样温柔的说道:“你这傻孩子你这是在干嘛,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她可是你的妈妈啊。”

“老师我真的是被逼的走投无路了,你说我能有什么办法?”王雯芊扑到赵老师怀里无助的痛苦着,嘴里说的话也含糊不清。

“会有办法的,老师们和全班同学的心意都在这里。”赵老师拿着一个装满钱的红色包裹放到病床前看着王雯芊眼泪忍不住留下来。“这些钱你先用着,先把该交的钱交了,以后的事我们慢慢想办法,千万不要有任何的心里负担。还有老师这次来是给你补习你这段时间缺少的功课,千万要仔细听讲,不要辜负你妈妈的一片苦心。”

“谢谢老师!谢谢老师!谢谢老师!”王雯芊连说三句谢谢老师泪眼婆娑的看着此刻如此美丽的老师,窗外的阳光此刻不偏不倚的照在她的侧脸,让她本来俊俏的脸庞看起来更加美丽,宛若降临人间的天使。交付完各项费用后王雯芊在老师的指导下坐在病房里认认真真的听着赵老师为她讲课,此刻的她觉得自己从未如此幸福,原来自己也配得到别人的关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