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二十九:记忆复苏

记忆是痛苦的根源———

2018年1月27日,天气晴,有风,气温零下十度。山明市某偏远地区的一个村庄里一条崎岖不平的小路上走着两个年轻人,他们一男一女身上背着大包小包之类的东西穿着臃肿不堪的衣服艰难的走着。大概走了半个小时女孩放下手里的背着的包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向走在前面的男人说道:“北溪坐下休息一下吧,我实在是走不动了。”男人拿着东西走到女孩面前搓了搓冻的通红的双手嘴里吐着哈气说道:“要不你把你背的东西给我吧,这样走路稍微会轻松点。”

“你看看你的东西比我的多的多,再把我的给你你还走的动道吗?不用管我我休息一下就好了。”说完女孩从包里拿出两块还冒着些许热气的红薯递给男人:“吃吧,先垫垫肚子。”说着已经剥开了红薯开始吃了起来。女孩的手冻的红肿整个手背上都裂开了一道道血淋淋的伤口男人看着有些于心不忍加快了吃红薯的速度然后一把拿着女孩面前的包说道:“一会儿这些东西我来背,你看看你的手都冻成什么样了。”说完已经背着女孩面前的包准备继续赶路。

“北溪知道心疼人了,真不枉我白疼你一场。”女孩害羞的笑了心里一阵暖流涌过跟着男人后面加快步伐的走着。

赶了两个小时的路这两个苦命的赶路人终于走到了车站,女孩看着男人说道:“你先站在这里等我,我进去买一下票。”男人点了点头乖乖的站在那里,女孩儿之前从来没来过车站刚走到车站里面就被里面的景象弄的不知所措,最后还是问别人才找到售票窗口。她跟在人群后面排队期间有不少人插队本来很快到她了足足让她多等了十多分钟,她焦急的捏着手里皱巴巴的钱眼巴巴的看着买到票的那些人。

“下一个去哪儿!”售票员冷冷的说道。原本发呆的女孩这才意识到已经到自己了,她慌慌张张说道:“额……去山明市中心医院拿药。”

“不用说那么详细,出示一下身份证。”

“身份证?”女孩被问的有些懵摸了摸口袋好像并没有带在身上。

“你是第一次坐车吗?下次注意出门的时候一定记得带身份证。”售票员不耐烦的接过女孩手里皱巴巴的钱把车票随意扔在窗口。女孩感觉一阵委屈,她红着脸接过车票走出售票窗口。

“怎么现在才出来?你怎么了?”男人看出了女孩的不对劲关心的问道。

“没事,我们先过安检吧。”女孩深呼吸了一下勉强的冲着男人笑着。

安检那里众人看着背着大包小包的两个人神色各异,更有甚者嘲讽的说道:“看这两土鳖的打扮一看就是从乡下来的,坐个车还带这么多东西,不知道还以为是逃荒的呢。”女孩一直强忍着泪水低着头站在那里,男人狠狠的瞪了那人一眼那人才慢慢的闭上了嘴不在说话。

几经周折两个人终于坐上了车,在车上也有不少人议论这两个穿着破旧充满乡村气息的两个人,刚开始女孩还能忍着,到后面干脆用双手捂着耳朵不在听那些闲言碎语。汽车缓缓启动一路上的风景让女孩大开眼界,由于之前从来没走出过村庄一下子见到这么多从来没见过的高楼大厦一下子竟有种幻想:要是我能住在其中一栋楼里面那该有多好啊,到时候爸爸妈妈也不用受那么多苦了。

一个小时后汽车路过一处加油站的时候司机缓缓停下了车对里面的乘客说道:“你们先下去等一会儿我加下油。”乘客纷纷下车杨徜偲和杨北溪也跟着一同下车,一下车两个人立刻被凛冽的寒风冻的瑟瑟发抖,不停的搓手跺脚以缓解身体上的寒冷。

看着耳朵冻的通红的杨北溪,杨徜偲有些心疼的说道:“要不我去前面的超市买点东西吧。”

“好的。”

杨徜偲走到超市里面看着出来的人有不少人捧着杯子状貌似饮料的东西津津有味的喝着,女孩对着店员指着奶茶说道:“这个东西多少钱?”

“一杯奶茶十块。”

“十块?”女孩被这价格吓了一跳,摸了摸口袋做了好久的思想斗争,想着外面还在受冻的杨北溪一咬牙说道:“拿两杯奶茶吧。”女孩依依不舍的把二十元递给了店员。店员看着女孩的样子有些好笑无奈的摇了摇头递给女孩两杯奶茶。“拿好了小心烫!”

“谢谢!”女孩捧着两杯奶茶走出了超市看着外面还在跺脚的杨北溪笑着说道:“别傻站着了喝杯这个吧。”说着递给他一杯热气腾腾的奶茶。男人吃惊的看着她说道:“你怎么想起买这个,一定很贵吧。”

“是啊,要二十块呢,不过买的买了赶紧喝吧,喝了身体会暖和些。”女孩拿着吸管小心的喝了一口由衷的说道:“真甜!我还是第一次喝到这个呢。”男人接过奶茶脑海里又浮现出一些乱七八糟的画面,加油站,奶茶,一个看不清脸的年轻女人……头又开始隐隐作痛。

“北溪,你怎么了?你怎么不喝呢,这么好喝的东西你都不喝,一会儿你再不喝我可要喝了。”女孩看出男人的异样半开玩笑的说道。

“没事,我就是突然脑子里想起一些事,不过还是不太清楚,走,我们去那边喝吧,这边太冷了。”男人示意女孩走到加油站旁边一个角落那里相对来说没那么冷。

“真的,你想起一些事了?那你想起你的名字了吗?”女孩一边走着一边看着男人言语里满是震惊,对她来说男人恢复记忆是她最期待的事。

“没有。”男人摇了摇头继续说道:“一些很琐碎的画面,算了不想了。”男人开始喝着奶茶:“别说真的是挺好喝的。”男人傻傻的看着女孩说道。

“就是,我还会骗你嘛。”两人相视一笑。

两个穿着黑色羽绒服的男人在旁边抽烟,突然一个男人看到了正在喝奶茶的两人,看了一眼穿着红色衣服满脸通红的女孩对着另外一个男人说道:“兄弟你看前面的那个农村妞虽然穿的土但是看起来也挺好看的嘛,走我们过去调戏调戏她。”

“我看行!走!”另外一个人看了一眼回应道,两个人吊着烟大摇大摆的走到他们面前。

“小妞,这是要去哪儿啊?陪哥哥玩一会儿嘛。”一个男人走到杨徜偲面前慢慢靠近她。杨徜偲被这男人突如其来的举动吓的连连后退惊恐的说道:“你们要干什么?”

“干什么?你说呢小妞。”两个人眉飞色舞眼睛猥琐的盯着女孩看。

“你们干嘛呢!住手!”杨北溪走到女孩面前怒斥那两个人。

“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要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那两人恶狠狠的说道。

杨北溪刚要说话就被其中一个人一拳打在脸上,杨徜偲看到此景立刻跑到杨北溪前面对着那两人流着泪说道:“我们没招惹你们干嘛要打人啊。”

“不打他也可以那你陪我哥俩玩会儿。”说完一支手已经不安分的在女孩身上摸来摸去。杨北溪哪里忍受的住一个健步冲上前抱着女孩将她护在身后,那两人见状立刻对男人一阵拳打脚踢,男人用身体护着女孩整个头暴露外面任由那两个人暴打。

也许由于疼痛的刺激,男人的脑海里的画面又一次出现,加油站,奶茶,女孩,摩托车,警察,追逐,坠河……画面越来越清晰,那模糊的年轻女人的脸也渐渐清晰——他认识她——江诗雨,而他的记忆也在那一瞬间复苏,他叫陆子谦,曾经的一个恶魔,那群流浪汉的梦魇。此刻的男人的眼神由刚才的天真无邪变得无比凶狠,冷漠。此刻他不再是那个傻傻的杨北溪而是曾经那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陆子谦。他松开护着女孩的手起身一个漂亮的飞踹将其中一人踹到在地痛苦的捂着肚子。另外一个人见状欲要从后面偷袭,哪只陆子谦早已有所防备那人的拳头刚到他的后脑勺后者一个低头转身握着那人的手腕稍微一用力那人就痛的嗷嗷大叫。陆子谦将脚踩在那人身上狠狠说道:“要是放在以前你们他妈的早死了!滚!”说完起身扶着受到惊吓的女孩。

“你没事吧,徜偲?”女孩愣愣的看着男人,从他刚才出手打那两个人她就吃惊的说不出话来:这还是那个傻傻憨憨的杨北溪吗?刚才的那凶狠的眼神简直是换了一个人。

“没事,你还好吧?”女孩泪眼婆娑的摸着他流血的额头愧疚的说道:“北溪都是我不好没有照顾好你。”

“这不怪你,不过我现在想对你说一些事。”陆子谦看着一下子就认出了她,她就是那个试图强奸江诗雨的流浪汉的妹妹,一瞬间他竟不知如何面对她。

“什么事,你说吧。”女孩擦了擦眼泪深情的看着他。

“我……”

“你们俩还上不上车了,车马上就要走了!”司机没好气的催着他们。

“先上车吧,去到市里再说。”

“好吧。”杨徜偲乖乖的跟着他身后。

一个小时后汽车在山明市汽车站停下,两个人拿着行李跟着汹涌的人潮走出了车站。从上车后男人自始自终没说过一句话,女孩看着男孩阴沉的脸也没敢问他只能乖乖的跟在他身后。

“徜偲,时间不早了,我们先找个住的地方吧?”男人停下脚步看了女孩一眼。

“好吧。”女孩点了点头。

“对了,你带身份证了吗?现在外面住宿都需要身份证的。”陆子谦放下背着的包走向女孩。

“带了,就在你背的包里的一个红色的纸盒里。”女孩走过来帮忙找身份证。

“身份证要随身携带,尤其是在外面的时候,现在住宿,坐车,干什么都要用身份证,万一弄丢的话会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麻烦。”陆子谦一边翻着包一边嘱咐女孩道。

“知道了,下次注意。”女孩谨慎的回答道,至始至终都不敢抬头看向男人,其实她心里明白,男人已经恢复了记忆,从他的言谈举止中不再是那个傻乎乎的杨北溪了。

“小偲,我这样叫你可以吗?因为你的名字叫起来实在太拗口了,怎么你现在跟我说话这么小心呢,怕我吃了你吗?我还是希望你像以前那样和我说话。”

“嗯!”女孩用力的点了点头。

他们来到了一处比较普通的旅馆,陆子谦拿出杨徜偲的身份证开了一间比较大的房间。老板还特意看了陆子谦一眼似乎在说:“现在的人可真行,领女孩开房都不带自己的身份证了。”

来到房间他们把带来的行李放到一边陆子谦倒在旁边的沙发上倒一盆开水将毛巾放到了开水里面几秒钟后取出来放到自己的额头上。

“你的头还疼吗?”杨徜偲看到男人这个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

“没事,一点小伤,你现在饿了吧,要不要出去吃点东西?”陆子谦用手捂着毛巾看着她说道。

“不用了,怪花钱的,这次出来本来带的钱就不多,我带的有吃的。”女孩从包里拿出一袋鼓鼓的东西小心翼翼的打开袋子,原来是从家里带来的几张饼。不过现在早已变的冰凉,女孩拿出来艰难的嚼了一口,随即拿出一块递给了男人一块说道:“你也吃一点吧,虽然比较硬将就着吃一点吧,毕竟一天没吃东西了。”陆子谦看了一眼沉默了一会儿转身走出了房间房间没有理会女孩。杨徜偲愣在那里好久,等男人离开几分钟后委屈的嚼着手里冰凉的饼落下几颗晶莹的泪珠。

十多分钟后陆子谦从外面走进来端进来一盒热气腾腾的牛肉面笑着说道:“小偲,别吃那个饼了,那么硬又那么凉吃了对胃不好。”说完拿着女孩手里的饼放到了红色的盒子里。

女孩低着头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说道:“我不是说过不要乱花钱的吗?我刚才还以为你……”女孩后面的话没有说出口。

“是不是以为我把你丢在这里不管你了?放心吧我不会丢下你不管的,你对我这么好我怎么可能丢下你呢。”陆子谦拍了拍女孩的肩膀安慰着说道。

“哼!你变了,变的油嘴滑舌了。”女孩接过男人手里的面开始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陆子谦一脸宠溺的看着女孩竟有一种陌生感:“我似乎好久没对别人这么好了吧?当然除了江诗雨。可是……”一想到江诗雨他的心里就好像被什么刺痛了一样。

“小偲,吃饱了吗?”陆子谦收起回忆看着女孩问道。

“吃饱了,你呢?”女孩擦了擦嘴角问着男人。

“我不怎么饿,吃饱了就去里面的浴室洗一下赶紧睡吧,明天带你去医院给叔叔拿药。”

“就在这里洗?那你……”女孩脸上略过一阵红晕,自从她和杨北溪来到这里以后她就感觉特别尴尬,难道今晚她就和他住在这里?以前在农村家里他们都是住的隔壁房间的,现在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传出去了爸爸妈妈还不得打死她啊。想到这里她就不知道怎么办?

“我去前面那间客厅的沙发上睡,你洗澡的时候把门锁好。”可能看出了女孩的顾虑陆子谦直接了当的说道。

“那……只能这样了。”

陆子谦坐在沙发上冥思苦想着一些让他疑惑的问题:“为什么江诗雨会带我那么一条路?虽然那条路也可以通往楚九歌家里可是也有比那更近的路程,还有一点为什么警察会这么清楚我的行走路线,为什么会把我追到高速路口旁的那处水坝那里?这一切绝对不会那么多巧合?难道……”陆子谦不敢往下面想,他似乎已经想到了最坏的结果。只是一瞬间脑袋里那些画面如同一个炸弹一样随时要把他的脑袋撑破,胸口好像被别人射中了万箭。他的手开始忍不住剧烈的颤抖,紧握的拳头似乎随时能把人打爆。此时的肚子却在不争气的鼓鼓叫,他起身拿着之前女孩给他的大饼倒了一杯开水苦涩的嚼了起来。

杨徜偲洗漱完毕后穿上从家里带过来的毛衣考虑到晚上冷从里面拿出一床被子,可她打开门看到男人嚼着饼的那一刻她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杨徜偲擦了擦眼泪的泪水装作什么也没看到从卧室里面抱出张被子笑着对男人说道:“被子放在这儿了,一会儿睡觉的时候铺好就行,天气冷别冻感冒了。”

“谢谢!你也早点休息,今天你也累的不轻。”陆子谦放下手里的饼对她说道。

“嗯,你也是。”女孩儿转身走进卧室,陆子谦拿着饼又嚼了几口,可是饼太硬了吃了几口实在无法下咽干脆吐了出来喝了几口热水铺好被褥躺在沙发上沉沉的睡去。

时间回到一天前,1月26日沈璐垚推开门看到焦急的文旻昊看都没看一眼径直走到里面,文旻昊原本想抱着她却被其一把推开。“璐垚你怎么了?”文旻昊有点摸不着头脑看着沈璐垚。

“你的事情真的处理完了吗?你和你老婆的离婚手续办完了吗?”沈璐垚坐在沙发上没好气的说道。

“还没有,不过快了,你再等一会儿。”

“那就是还没有离婚,所以你们现在还是合法夫妻,那你这么着急来我这边干嘛?是不是最近你老婆没有满足你所以才来我这里?”沈璐垚言语犀利直言不讳的说道。

“沈璐垚你这是什么话?现在我发现你说话怎么一句比一句伤人,一句比一句恶心。你是不是觉得我和你在一起只是为了那个?那你是看不起我还是看不起你自己?我早就说过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的,为了这个我也一直在努力,可你每次都是一阵冷嘲热讽的你还想让我怎样?!”文旻昊被她刚才的话气的够呛怒气冲冲的反击道。

“你对我发什么火!你和你老婆处理完了吗?没有吧,现在你来我这里算是什么?包养小三吗?就在刚才你亲爱的老婆就在小区楼下的拐角处监视着这里,如果她来到这里看到我们这样会作何感想?你有想过这些吗?”沈璐垚看着眼前这个曾经喜欢的男人这么软弱无能一种失望感几乎将她淹没,她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算了我也不和你吵了,最近几天你也别找我了,我还有别的事要忙没空和你扯这些乱七八糟的事,至于你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吧我先走了。”这几天在医院陪王雯芊累的够呛,本来想回来好好的休息一下,可是没想到遇到这么个烦心事,她看了愣在那里的文旻昊一眼苦涩的笑了笑推开门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小区。

文旻昊神色暗淡的关上了房门,走出小区外面的时候还四处看了一下可是并没有看到江诗雨的身影,无奈只能打开车门拧上了钥匙把车开到了自己家中。

“最近文旻昊怎么没来上班?”楚九歌指着旁边的空着的位置问道。

“不知道,也没听说他有什么事?”旁边的人回答道。

“好你先忙吧。”楚九歌离开了那里来到人事部拿到了文旻昊的考勤记录,看到考勤以后楚九歌的脸色变的有些难看,考勤上面显示最近一段时间文旻昊的出勤记录没有全勤不说,差不多每两三天都要迟到一回五分钟,十分钟,甚至半个小时不等。看了几行后楚九歌就再也没有心情看下去,她回到办公室查看了文旻昊该部门的每月的员工效益评比毫无疑问文旻昊每个月都是垫底。

“也不知道江诗雨看上他哪一点了,这么一个人公司养他干嘛!”楚九歌重重的关上电脑拿着手机拨通了江诗雨的电话。

“诗雨今天怎么没来上班?”电话那边楚九歌有点生气的说道。此时的江诗雨跟踪完文旻昊来到一家奶茶店刚点完一杯热奶茶还未喝上一口就听到手机响,打开手机的一瞬间整个人都变的很烦躁,不过她还是尽量用温柔的语气说道:“不好意思九歌我现在在忙一些事,等事情忙完了就去上班了。”

“那文旻昊呢?你们现在在一起吗?他怎么也没来?”

“他……”江诗雨愣了一会儿想了想随即说道:“最近刚买了车,他忙着练车呢。”

“你买的?”

“嗯,买了车每天上班才不会那么赶,遇到别的事情也会比较方便。”

“练车什么时候都可以练,这也不是随意不来上班的理由,你让他明天赶紧过来上班,以后他要是在这样的话诗雨到时候可别怪我。”楚九歌冷冷的挂掉了电话看在江诗雨的面子强忍着心里的怒火。

“什么东西……”江诗雨恶狠狠的骂道把手机扔到一边,想着今天的事情内心还是无法释怀,虽然这次没有抓到文旻昊确切证据,可是有一点很明确:他确实出轨了。想到这里她坐在那里想着如何惩罚那个文旻昊背后的那个女人,窗外一辆汽车极速行驶突然从前面开过来一辆出租车由于躲闪不及两辆车一下子撞在一起,汽车和出租车都不同程度的损伤……看到这里江诗雨脑海里突然心声一计……“文旻昊既然你无情可别怪我无意,这几天先让你得意几天,过几天我将要付出惨痛的代价!”江诗雨心情顿时好转,捧着热气腾腾的奶茶优雅的喝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