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二十八:双向跟踪

2018年1月24日晚十点半沈璐垚火急火燎的赶往市医院急救中心,刚走到前台她抓起一位路过的医生焦急的问道:“刚才送来的王雯芊在哪个病房?她现在怎么样了?”那名医生先是愣了一下用手里的笔碰了碰脑袋说道:“你是说吃安眠药自杀的那个女孩吗?她现在正在第三病房抢救,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你过去问一下那里的医生吧?”说完医生告诉她那个病房的位置。沈璐垚匆匆的道谢后跑向第三病房,赶到那里后就看到门口站着一位中年妇女在哪里焦急的走来走去,她走上前去向那位妇女问道:“冒昧的问一下是您把雯芊送到医院的吧?我是她的朋友,我叫沈璐垚。”

“小姑娘你可算是来了,你不知道她这一弄可算是把我吓死了。”

“对不起我最近一直忙于自己的事忽略了她,她在里面抢救多久了?”沈璐垚此时突然非常厌恶自己,王雯芊虽然看起来比较蛮横无理可是对自己却是发自内心的好,拿自己当成亲姐妹看待。而自己呢,为了那不切实际的荒唐事把自己的朋友忘的干干净净。想到这里她恨不得狠狠的打自己一耳光。

“差不多快一个小时了,小姑娘你可别怪我说话难听啊,你是你怎么做朋友的,你朋友都这样了你还是等她出事以后才赶过来的,你们平常都不联系的吗?就算平常再忙总能抽出点时间看看她吧。希望这次她能挺过这关吧。”中年妇女看了沈璐垚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沈璐垚本来就感觉无地自容被眼前这位妇女说的更加羞愧难当,只能默默祈求她能挺过这一关。

晚上十一点江诗雨一身酒气走起路来一摇一晃的,好像随时都能摔倒在地一样。她轻飘飘的走到了自己门口使劲的按着门铃,文旻昊气呼呼的从房间走出来刚一开门就被门外的江诗雨一下子撞到在地。平时的江诗雨看起来比较柔弱可是此时的她倒在文旻昊的身上那感觉就像是胖了十几斤,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你怎么又喝那么多酒?!”文旻昊气呼呼的说道。然后费了好一番力气才把江诗雨从他身上移开,他扶着江诗雨靠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她喝醉的样子越想越气:“你说我当初怎么就喜欢上你了?三天一小醉五天一大醉的,你有真的关心过我吗?”

尽管文旻昊如此的发牢骚,可此时的江诗雨哪里听的进去,坐在沙发上也不老实一个劲的东倒西歪,嘴里嘟囔着不知道说的什么胡话。

“哎呀我去……这样的日子我真的受够了!江诗雨我们离婚吧,这样下去对我们谁都不好。”文旻昊这半个月来纠结的一句话终于说出来了,可当他转身看向江诗雨时整个人都变得几近抓狂:江诗雨倒在沙发上早已经呼呼大睡。

“文旻昊,你上辈子究竟造的什么孽啊。”他狠狠的打了自己一个耳光走到阳台前看着漆黑的夜色陷入了思考:“是该勇敢面对了,明天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天。”

第二天一早医院抢救室的等终于熄灭,几名穿着白色大褂医生和护士拖着疲惫的身躯从里面缓缓走出来。倒在旁边昏昏欲睡的沈璐垚听到动静立刻起身走向医生焦急的问道:“医生怎么样?病人的情况还好吧?”

“抢救过来了,目前病人的身体比较虚弱需要在医院修养一段时间。”医生疲惫的说道。

“太好了!太好了!谢谢你们!”沈璐垚向医生深深鞠了一躬走进医院里面,病床上的王雯芊脸色苍白,头发凌乱看到她这个样子沈璐垚终于忍不住轻生啜泣握着她冰冷的手说道:“雯芊都是我不好,不知道陆子谦的死对你的打击这么大,是我的自私才害的你走上这条绝路。你一定要快快好起来啊,我还等着我们一起出去逛街,吃东西呢。”王雯芊没有回应病房里只有滴滴答答医疗设备的声音。

早上八点江诗雨醒来看了一眼手机时间上班时间早就到了,加上昨天的酒精的作用还没有完全褪去头还隐隐作痛,思来想去她拿起了手机向楚九歌请了一天的假好好休息一下。九点半躺在床上实在无聊至极的江诗雨终于缓缓的起身,一番梳洗打扮之后时间已是晚上九点四十走到客厅发现桌子上留下了一张纸条:诗雨今天晚上早点回来我有重要的事和你说。——文旻昊

“这小子会有什么事和我说?”江诗雨走到厨房从冰箱里拿出一盒牛奶几块面包放到微波炉里热了一会儿拿到客厅里一个人坐在那里悠闲的吃着。联想到最近几天文旻昊一系列奇怪的举动:他隔三差五就会有几天回来的很晚,有的时候还会背着她神神秘秘的跑到洗手间里打电话……一系列的举动让江诗雨不得不对文旻昊起疑,前几天因为楚九歌的事情把这件事搁置了一段时间,今天正好可以好好的看一下他究竟藏着什么秘密,是不是像她心里想的那样。

江诗雨打开了电脑输入了一个网站的网址在一个输入框里面输入了一串数字,上面立刻显示了一排银行卡的转账记录,看着上面的转账日期江诗雨拖着下巴想了一下冷笑道:“果然如此,转账日期正是他那几天晚上回来比较晚的时间。”她狠狠的拍了一下键盘怒骂道:“好你个文旻昊结婚才多久你就给我玩这出,最好别让我查到那人是谁,不然我会让你后悔你所做的事!”江诗雨清空完网页浏览记录之后关掉电脑前往银行。

文旻昊来到鹿萌小区却发现沈璐垚并没有在家,打了十几个电话对方也提示无人接听。这个时候他心里突然冒出一个不好的想法:“她不会跑去公司去找江诗雨了吧?”想到这里他后背突然感觉一阵凉意立刻给公司的同事打电话确认一下,这才知道江诗雨今天并没有去公司上班,文旻昊这才松了口气不过想到江诗雨没去上班,这个时候她又在做什么呢,怀着种种疑虑他打车回到了家里。

江诗雨来到银行把自己身上所有的钱都存在了一个新办的银行卡里,之后她又来到保险公司把之前他们俩个办理的人身意外险的受益人全都改成了她自己。做完这一切后她来到了一家宝马4S车店全款提了一辆白色的宝马X5,看了一眼车她坐到车里看了一眼满意的笑了笑拿起手机打通了文旻昊的电话。

“小雨你不是今天没上班吗?我现在在家里呢,你在哪儿呢。”

“你到城西建设银行旁边的那家宝马4S店我有个惊喜要给你。”江诗雨笑着说道。

“惊喜?车店?”文旻昊一脸疑惑挂掉电话自言自语说道:“江诗雨你这是唱的哪一出?”

半个小时后文旻昊从公交车上下来来到宝马4S店,此时的江诗雨正坐在一辆崭新的白色的宝马X5车里,看到文旻昊走过来江诗雨从车里走出来一把拉住文旻昊走到这辆车面前兴奋的说道:“小文你看看这辆车怎么样?喜欢不喜欢?”文旻昊一头雾水愣在那反应半天才缓缓说道:“你今天怎么了?怎么突然想起买车了?”

“我这不是看我们每天上班都要急匆匆的赶公交车或者是打出租车这样多浪费时间,你看你有驾照买个车这样一来我们上班去做别的事也就方便多了,怎么,你不喜欢?”江诗雨脸上一直带着笑意看着他,文旻昊看到她这个样子却说不出任何的话只有默默的点头。

办理完手续文旻昊开着新车回到家中,江诗雨放下外套开始在厨房里忙来忙去,看着江诗雨忙碌的样子文旻昊羞愧的低着头一直抽着闷烟,两个女人如同一把匕首死死的插在他的胸口让他呼吸困难。眼前这个女人让他又爱又恨,时而温柔贤惠,时而让人抓狂。

“小文饭做好了。”江诗雨在厨房里喊道。

“知道了。”文旻昊掐灭了烟头洗了一下手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苦涩的笑了笑:“该面对的总是要面对,既然是暴风雨就让它来的更猛烈些吧。”

江诗雨从厨房里端出一盘又一盘冒着香气的菜肴放到桌子上,文旻昊看到这位丰盛的菜肴却没有胃口他端着碗用筷子夹着米饭心不在焉的吃着,江诗雨看到他的不对劲夹起一块肉放到他的碗里问道:“小文怎么了?做的饭菜不符合你的胃口?”

“没,没。”文旻昊皱褶眉头心里早已如被敌人破了阵的军队乱的不能再乱。

“那就是有心事?可以说出来听听吗?”江诗雨放下碗筷坐在那里温柔的看着他。

“小雨,有一些话这么久了一直憋在心里不知如何开口,今天我实在无法再把这些话憋在心里了,我必须说出来,要不然我怕有一天我真的会疯掉的。”文旻昊看着江诗雨情绪有点激动的说出这些话。

“想说就说吧。”江诗雨起身从客厅的柜子上拿出一瓶红酒拿出两个高脚杯倒了一杯给文旻昊递过去顺便也给自己倒了一些。“既然憋在心里太久的事喝点酒说出来会舒服些。”

“谢谢!”文旻昊拿起杯子一饮而尽,他看着江诗雨继续说道:“我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

“当然可以。”

“你当初为什么会和我结婚?”文旻昊很正式的坐在那里盯着江诗雨,后者被看的有些不自在自己又倒了一点酒喝了一口说道:“干嘛突然问起这个啊?和你结婚当然是看上你是值的托付一生的人啊。”

“是吗?呵呵……”文旻昊发出一声冷笑拿起酒杯示意江诗雨倒上,拿起杯子又一次的一饮而尽:“恐怕不止是这样吧,我们现在暂时不说这个,下面我想问第二个问题:你有喜欢过我吗?”

“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怎么老是问这些乱七八糟不着调的问题,我不喜欢你和你结婚干嘛?!小孩子过家家吗?!”江诗雨有点生气的看着文旻昊。

“请如实回答我的问题。”文旻昊一本正经的问道。

江诗雨面对这个问题显的有些不知所措,愣了一下说道:“我当然喜欢你啊,不然我发神经啊和一个不喜欢人结婚。”

“从你的刚才的反应来看我就已经知道答案了,这也是我今天和你这些话的原因,其实我一直都知道在你的心里从来没有真正的喜欢过我,我不知道你当初和我结婚的原因,但绝对不像你说的那样我是值的托付一生的人。还有你有很多的事瞒着我,就比如前段时间家里的门锁莫名其妙坏掉,还有和你骑一辆摩托车的那个男人你也从来没和我说。他是谁?同事,同学,朋友,还是……”趁着酒劲文旻昊的话一下多了出来滔滔不绝说了一大堆。

“还有什么想问的,接着问。”江诗雨早已没有刚才的笑意脸色阴沉的喝着酒。

“也没什么想问的了,就是感觉我们这样生活一起太累,你有你的交际圈,你的朋友是公司的董事长而你可以高枕无忧的呆在公司,说不定过不了多久你也是公司的经理或者可以获得更高的职位。而我呢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公司职员,在别人看来我就是一个吃软饭的男人,什么都靠着老婆。你有你的生活,而我非常想融入你的生活,哪怕有一点可以有共同语言我便足矣,可是我实在融入不了。你每天在酒吧里和你的朋友喝的烂醉,而我就像一个怨妇一样每天等着你回来。这样的生活我实在受够了,我累了,不如我们就这样吧,找个时间把婚离了结束这段感情吧,我真的累了。”文旻昊好像从来没和江诗雨一下子说过这么多话,没想到第一次说却是他们的感情走向尽头。

“你真的想好了吗?我希望你想清楚以后再做决定。”江诗雨拿着晃动着手里的酒杯,杯中的红酒就像是一团跳动的血液。

“想好了,也想了这么长一段时间。”

“行啊。”江诗雨叹了一口气笑了笑。“一切按照你的意愿,不过有些事我可要说清楚,你要清楚自己拥有些什么东西,有的东西离开我,你将不再拥有。”江诗雨说完离开那里走到卧室,快走到卧室的时候她冷冷的说道:“今晚你睡客厅的沙发,一会儿我把被褥给你送来。”

文旻昊苦涩的笑了笑起身收拾桌子上的残局。

2018年1月25日早上八点,文旻昊正在收拾着行李,一个密码箱靠在旁边时不时将一些衣物折叠整齐放到里面。此时的江诗雨刚刚睡醒睡眼惺忪的走到客厅看到他的样子冷冷的笑了笑:“看来是你是真的想好了,不过这间房子暂时还属于你,你以后的几天还可以回来这里休息,也算是我给你一段时间好好想想。如果几天后你还是想要和我离婚的话到时候我一定会和你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江诗雨说完走到了浴室。

正在收拾的东西的手悬在半空,过了好长一会儿才放了下来,躺在沙发上点了一根烟若有所思:“是啊,如果今天离婚了我去哪儿呢?现在总不能明目张胆的去找沈璐垚吧?还有以后我该怎么办呢?”想到这里文旻昊默默的将原本装好的衣物从密码箱里拿了出来。

“我去上班了,一起去吗?”此时的江诗雨已经穿好上班的衣服看着发呆的文旻昊问道。

“我不去了,我还有别的事情去办。”

“那行,你先忙,我自己打车去了。”江诗雨走出门外打了一辆的士,走到了半路江诗雨突然想起什么对司机说道:“师傅不好意思我忘记拿一些东西了,麻烦你把车开回去谢谢!”司机把出租车重新调头又一次回到了青苑小区。

“师傅不好意思我还有一些事要处理。”江诗雨冲着司机愧疚的说道给要钱便走进了青苑小区,不过她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躲在某角落里监视着文旻昊的一举一动。

“雯芊你还好吗?”陆子谦现在远处若隐若现看着王雯芊。

“哥哥是你吗?你还活着是不是?我就知道你还活着。”王雯芊激动的喊到,眼泪早已决堤。

“我很想你,你愿意陪着我吗?”模糊中陆子谦的身影慢慢清晰,可是出现在她面前的并不是她记忆中的那个哥哥而是一个满脸是血浑身破烂的人,更恐怖的那人正一步一步慢慢靠近她。

“你是谁!?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王雯芊一个劲的后腿恐惧的大声喊到。

“我是你朝思暮想的陆子谦啊,我现在很冷,你愿意抱抱我吗?!”那人突然死死抱住王雯芊。“啊!不要!”

一声惨叫惊醒了正在熟睡的沈璐垚,后者昏昏欲睡看到坐起来的王雯芊困乏的睡意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

“雯芊你终于醒了!”沈璐垚一把抱住王雯芊激动的啜泣着。王雯芊被沈璐垚抱的有些喘不过气吃力的说道:“璐垚给我倒杯水可以吗?我口渴的难受。”

“不好意思我太激动了。”沈璐垚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起身给她倒了一杯水,王雯芊接起水大口的喝了几口被水呛的咳嗽了好一阵才有所缓解。

“你慢点喝,不够的话我再去给你倒,你瞧瞧你这么大人了还这么毛手毛脚的。”沈璐垚看到她这个样子又生气又有些心疼,她接过水杯又给她倒了一杯水。“这么久没吃饭了一定饿坏了吧,你想吃什么我出去给你买。”王雯芊苍白的脸色一阵木讷,看到她这个样子沈璐垚一个劲的摇头:“也是你也才刚刚醒来,我就随便给你买些吃的吧,你别乱动乖乖的躺在这里,我马上就过来。”

王雯芊靠在白色的病床上心有余悸的回忆着刚才的梦境,梦里的陆子谦如此的真实,可他为什么会变得鲜血淋漓?“哥哥难道你真的就怎么忍心丢下我吗?”王雯芊自言自语的说道眼泪再次浸湿了床单。

早上十点文旻昊开着那辆刚买的宝马车漫无目的在街上游荡,走到一家珠宝店门口他把车停到了一边,下车后特意的四处看了看确定安全后径直走到珠宝店里面。

“这个文旻昊鬼鬼祟祟的在干什么?”躲在后面的出租车里的江诗雨在心里面默念道。“难不成?……他知道错了?”此时的江诗雨竟然生出一种异想天开的想法。

半个小时后文旻昊从珠宝店里面走了出来,此时的他笑容格外灿烂,手里拿着一个精美的盒子爱不释手的把玩着。过了一会儿他把盒子收了起来拿出了手机看样子是在打电话。坐在车里的江诗雨不自觉的拿出了手机竟然心里有一种期待感。

她的手机没有响,也没有任何信息的提示音。江诗雨心里略过一阵失望,渐渐的那种失望变成一种愤恨。

“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想干什么!”江诗雨让司机继续跟着文旻昊。

“怎么样吃饱了吗?”沈璐垚看着狼吞虎咽的王雯芊温柔的说道。

“吃饱了,谢谢!”王雯芊擦了擦嘴角向她点头致谢。

“跟我还客气啥,现在感觉怎么样?身体有什么不舒服吗?不舒服的话我去叫医生过来看看。”沈璐垚扶着王雯芊躺在病床上摸了摸她的额头感觉正常后提着的心才放下来。

“你现在这里好好休息我出去忙一些事晚点再过来看你。”

“璐垚,你说谦哥是不是还活着?我刚才在梦见他了?你说她有没有可能在哪里躲着不肯见我?或者是遇到了什么事情。”王雯芊眼睛直直的看着她有些期待她的回答。

沈璐垚呆在哪里被她的这个问的有些不知所措,她本想直接告诉王雯芊那个冰冷的现实可是看着她那期待又让人怜悯的眼神只得充满善意的欺骗她道:“也许真的是那样,所以你更要好好的养好自己的身体啊,如果哪天谦哥突然出现在你面前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他不得心疼死了,你忍心让他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吗?”说完沈璐垚走过去抱着她温柔的说道:“相信我,奇迹会出现的。”

“嗯,我相信!”王雯芊用力的点了点头。

“奇迹会出现的,可是自己的奇迹会出现吗?”走出医院门外沈璐垚自言自语道。这几天一直忙着陪着王雯芊打开手机的一瞬间手机上几十个未接来电和信息几乎填满了她的手机,沈璐垚看着那些未接来电心情稍微好些她打通了文旻昊的电话。

“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她开门见山的说道。

“我已经和她说了离婚的事情了,不出意外的话几天后就可以办理离婚手续,你现在在哪儿呢?为什么这么多天不接我的电话?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文旻昊在电话那边焦急的说道。

“我遇到一些事,你现在在哪儿我一会儿去找你。”

“我现在在开车,等一会儿再说吧,你现在可以回鹿萌小区吗,我们在那儿见面。”

“什么?你在开车?你什么时候有钱买车了?”沈璐垚好奇的问道。

“车是江诗雨买的,唉事情说来话长了,等会儿回去再说吧,你不知道我此刻有多想你。”

“油嘴滑舌,好了不多说了,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到。”沈璐垚挂掉电话拿出手机叫了一辆网约车。

江诗雨坐在不远处的一辆出租车的里面观察文旻昊的一举一动,虽然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是感觉到文旻昊挂掉电话后那种喜悦的表情,在她看来简直就像是一把刀刺在她的胸口。她紧紧的握住拳头,连呼吸都变的沉重起来。

“小姐姐还要继续跟着前面那辆车吗?看样子他马上要走了。”司机看着前面那辆车开始调头转身看着江诗雨问道。

“继续跟着,小心一点别让他发现了。”

“好的。”司机轻轻的踩了一下油门车辆小心翼翼的紧跟在文旻昊的车子后面。

文旻昊提前一步来到鹿萌小区,他把车子停到旁边不远处的一处停车场里面,再次谨慎的观察一下四周然后拿出手机拨通了沈璐垚的电话。

“喂,璐垚你到了吗?我刚到小区,现在刚从停车场出来。”

“我快到了,你再等我五分钟。”

“好的。”文旻昊挂掉电话径直走到了鹿萌小区里面。

“原来你这些天晚回去是来到了这里,我倒要看看是那个不要脸的狐狸精把你迷城这样。”江诗雨下了车悄悄的躲在旁边的一处隐蔽的墙角后面。

沈璐垚刚下了车就看到一辆出租车从小区门外开了出去,起初她并没有在意,可是越往前面走心里就越发感到不安。她赶紧看了一下四周确认没人后才走到旁边的洗手间进行一番巧妙的打扮,几分钟后她全身武装,还带着一副很大的黑色墨镜,那样子就好像是明星在躲避狗仔的拍摄。走上电梯的一刹那她不经意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让她冷汗直冒:小区旁边的偏僻的一角江诗雨正在那里观察着小区里面的一举一动!

她快速回过头继续若无其事的点着手机尽量不看楼下,当电梯来到她住的楼层时她才算松了一口气,捂着狂跳的心脏来到了她的房间。可是当她准备敲门的一刹那她的手却停在半空中。“我为什么要怕她?虽然这件事是我也有错可是谁让你看不住自己的老公呢,况且江诗雨你上学的时候可就是那种任人欺负的窝囊模样,现在你又能变成什么样呢?既然你现在跟踪到这里来了,可别怪我用同样的办法对付你,我就不信你背地里没干什么缺德事,到时候可别让我抓到你的把柄!”想到这些沈璐垚原本狂跳的心脏一下子好了许多,她的嘴角微微扬起似乎已经想到了应对江诗雨的办法,咚咚咚……她终于扣响了房门。

“北溪,明天陪我去城里几天吧,我去城里给爸爸买点药,他的老毛病又犯了,妈妈年纪大了行动不便,我可不忍心让她再走这么远的路了。”正在干活的年轻女孩叫住了杨北溪,后者愣了一下傻笑的点了点头。

“你看你那傻样,天天就知道傻笑。”女孩笑着训斥着杨北溪,走上前去拿出毛巾擦了擦他脸上的汗继续说道:“北溪这实在是没办法的事,要不是我爸爸的事我也不想去城里,听妈妈说城里的坏人很多,我哥哥就是因为在城里弄的音讯全无到现在也不知道是死是活。你到城里以后一定要跟紧我,不要到处乱跑,要听话知道吗?”女孩像嘱咐一个小孩子一样嘱咐着杨北溪,后者乖乖的一个劲的点头。

“你,你叫什么名字啊?”杨北溪突然盯着女孩认真的问道。女孩儿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张大嘴巴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天哪你今天竟然讲这么多话!以前就是嗯,啊,好之类的。那你现在听好了,我叫杨徜偲。”

“杨徜偲,杨徜偲……”杨北溪嘴里一直重复着这个名字。

“就像现在多念几遍就记住了。”

“你还有一个哥哥?”杨北溪今天特别让她意外一连串问了好几个问题。“是啊,我是有一个哥哥,不过我对他没太大印象,听家人说我和哥哥有一次在家外被别人拐骗走了,后来父母费了好大力气才在一个医院找到了我,可是等他们打听到哥哥的消息的时候却意外听说哥哥在城里犯了事,杀了人被……”杨徜偲再也说不下去了眼泪开始不自觉的往下掉。

杨北溪看着她的样子不再问下去了,一个劲的给她道歉,他还拿出纸巾擦了擦女孩眼角的泪水。

“谢谢!这件事不怪你,好了,不说这些了,天色也不早了,收拾收拾回家去吧明天还要去城里呢。”女孩儿开始有条不紊的收着工具准备回家,此时的杨北溪却闷闷不乐,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听到她哥哥的事情脑海里一直出现断断续续的的画面,很模糊,他不清楚为什么这样。脑袋也好像灌了铅水一样格外沉重,并且开始隐隐作痛。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杨北溪跟在杨徜偲后面若有所思的想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