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二十七:引蛇出洞

2018年1月9日早上八点十分田齐开着一辆黑色的本田汽车来到了奇思广告公司,坐在办公室的张总一见到他气不就打一处来拍着桌子吼道:“田齐我说你他妈的搞什么飞机?耍我呢!你不是说这次是十拿九稳了吗?”

“张总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谁知道那个死女人会突然变卦。”田齐一个劲的解释顺便拿出一叠厚厚的用信封包裹的很严实的东西塞给了张总。后者会意将那东西放到自己的办公桌的抽屉里态度也有所好转说道:“田总你也别怪我会发脾气,你说这件事搁到你身上你会不生气吗?下次注意,不过昨天的那女人是谁啊?怎么看起来这么拽?”

“她是我们公司的最大股东,之前很少来公司谁知道最近她发什么神经突然要来公司当什么董事长。”田总说到这里时还是窝了一肚子火。

“一个女人能搞起什么风浪。”张总不以为然的说道。

“田总可别小瞧了她,这个女人可不简单,她的父亲可是本市城市规划局的局长,而她本人做事也是雷厉风行可不容小觑。”

“哦,这样啊,怪不得她人这么拽,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总不能就这样算了吧。”

“绝对不能就这样算了,既然她不肯合作我们就给她制造一些麻烦。”田总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哦?看样子你是有好办法了。”张总虽然不清楚他想什么办法可是通过他的眼神大概能知道这绝对是一条恶毒的主意。

“你就等着瞧好吧。”田齐拍了拍胸脯自信的说。

“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

“好了我也该走了,要不然被那死女人发现了事情可就没那么好办了。”

田齐说完便急匆匆的离开了那里,走到大门口的时候还小心翼翼的四处张望了一下,确定周围没人之后才开车回到了公司。

楚九歌坐在办公室里盯着电脑,突然电脑上传来了一则视频讯息,她打开了电脑视频里田齐和张总有说有笑,后来他还拿出了一叠东西塞给了张总,期间田齐还附在张总耳边窃窃私语的说些什么。虽然听不清田齐具体说的些什么,可是根据他的口型她还是能大概能猜出一二。

“果然是养不熟的白眼狼啊,既然你无情可别怪我无义了,我倒要看看你能耍出什么花样!”楚九歌关掉了电脑拿出手机给江诗雨发送了一条讯息:“一切按计划进行。”看到信息的江诗雨拿出了一叠文件来到了楚九歌的办公室。

“楚老板这是你要的资料,我都帮你整理好了。”江诗雨把文件放到楚九歌的面前,楚九歌拿起文件看了一眼随即脸色慢慢的阴沉一把将那些文件甩在她面前:“江诗雨这就是你给我整理的资料?你是第一天来吗?这么简单的资料你就给我整理成这样?!拿回去重新整理!”江诗雨被骂的有些不爽一脸不服气的站在那里。

“怎么?我说话你听不懂吗?我让你拿回去重新做!”楚九歌看到她站在那里冲着她大声吼道。“楚九歌你别太过分!我就是按照你说的整理的,现在好了你自己说的不够明白反倒怪我没整理好!别以为你是老板就可以随便欺负人!”

“呵呵,你区区一个主管竟然敢这样和我说话了?怎么?忘记你自己是什么身份了?你还想不想在这里干了?不想干赶紧收拾东西滚蛋!”

“走就走!我还不伺候了!你爱找谁找谁!”江诗雨将那些文件一下子扔到地上重重的甩了一下门气呼呼的摔门而出。这一幕刚好被刚刚回来的田齐看到了心里闪出一个疑问:“这又是搞哪一出?”田齐走到了楚九歌办公室看到她正坐在那里一脸怒气的打着电话骂人,此刻的他也没敢开口一个人默默的站在那里。

“田总你来了,别傻站在那里了。”楚九歌指了指旁边的位置示意田齐坐下,田齐顺势坐下不敢看楚九歌心里却如乱麻一样瞎想:“这个死女人现在叫我做什么?该不会被她发现什么了吧?”

“楚老板你叫我过来是……”

“这些是一些公司最近的一些在运转资金的明细以及一些税务报表,我原本让江主管帮我整理好我好去银行以及税务局把之前公司之前没交的全部交上,只可惜……唉,你说我这个老板当的……”楚九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楚老板这个交给我吧,明天我肯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结果。”田齐弯下腰捡起地上那些散落的文件同时心里面在暗自窃喜:“现在机会终于来了,死女人终于让我抓到你的把柄了,明天你就等死吧!”

“麻烦你了田总。”楚九歌笑了笑。

离开办公室田齐拿着那些文件迅速复印了一份悄悄的放在了一个信封里,之后他又让自己的手下将那些杂七杂八的资料重新整理了一下,完成这一切后田齐將那些资料悄悄的寄到了市税务局。

1月10日中午十点楚九歌正在会议室里开会,会议期间田齐不停的向外面张望似乎在等着什么人的到来。

十点二十五分会议正开的火热突然从外面走进来三个穿着黑色制服的人不经允许直接来到会议室,还没等到楚九歌开口那几个人直接了当的说道:“你们谁是这里的董事长?”

“我就是,你们有什么事吗?”楚九歌起身不动声色的看着他们。

“我们接到群众举报说贵公司近期偷税漏税严重,还请你配合一下接受我们的调查。”会议室一片哗然怔怔的看着楚九歌,后者愣了一下随即笑着说道:“我想这里面肯定有误会,不过既然你们来了我愿意配合你们的调查。同事们现在有个意外情况,会议暂时到这里你们先去忙吧。”说完楚九歌跟着他们几个一同走出了会议室。

“不会吧,楚老板居然还做这种事,这下估计凶多吉少。”

“现在哪个大公司不存在这个问题,只是没查到他们身上罢了。”

………

“你们有完没完,老板还没走远呢你,再说了事情还没查清楚呢,你们怎么现在就断定公司一定存在偷税的问题呢。”田齐站起来“义愤填膺”的说道。

江诗雨笑了笑不置可否不在理会他们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虽然事情尚未查清楚可是谣言早已传遍整个盛昊公司,众人纷纷猜测楚九歌这次的董事长是昙花一现,更有甚者说何奕阳会继续回来接手这家公司。至于田齐的表情更是耐人寻味,一整天都是笑嘻嘻的,恨不得找个地方大肆庆祝一番。

下午三点市税务局内局长坐在那里客气的和楚九歌带着歉意说道:“楚小姐真是对不起啊,这不事情也已经查清楚了这之前的事就当作一个误会吧。”

“没什么你们也是秉公办事,这下我可以走了吧。”

“当然可以!对了代我向你爸爸问声好。”局长笑着说道。

“知道了。”楚九歌大步走出了税务局拿出手机打通了江诗雨的电话:“喂,诗雨会开车吗?把我的车开过来来税务局接我回去。”

“很抱歉,我不会,再说了我还没考驾照呢别到时候再把你的车扣了,不过我会骑摩托车。”

“你说你呀,找个时间赶快考个驾照,这样的话也不用天天上班那么赶了,那你先去公司看一下有没有摩托车先借一下接我回去。”

“好的。”

“骑摩托车是挺酷的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把我的头发都吹乱了。”楚九歌一边整理着自己吹散的头发一边有点抱怨的说道。

“姐姐我骑着摩托车已经不错了,我又不会开车难道你还让我飞过去接你啊。”

“好了好了,我错了总行了吧。不过我还是那句话你找个时间赶快考个驾照,你难道一丁点买车的打算都没有吗?”楚九歌有点恨铁不成钢般的看着江诗雨。后者一脸无奈的摸了摸口袋:“Money不够啊,现在主要考虑的还是先买个房吧。”

“房奴呗,不过那个文旻昊算怎么回事啊,你们结婚也有一段时间了吧,他就一点想法都没有?难道就想一辈子住在出租房吗?有时间我可得好好说说他。”

“好了你先别说我的事了,刚才的公司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

“一切顺利,有我们俩个的配合一切Ok,再说了就公司漏的那点税我早就提前补上了。”楚九歌得意的说道。江诗雨脸上的笑意似乎慢慢消散,她郑重的看了楚九歌一眼说道:“那田总你打算怎么处理?”

“你不说我还忘了有这一档子事了,至于他……哼!有他好受的。”

下午四点半距离下班的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就在这时楚九歌突然宣布要召开一个会议消息一出众人纷纷怨声载道:“唉,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会议室内楚九歌一脸严肃,底下众人看着一言不发的楚九歌不仅在心里怒骂道:“这个楚老板又在搞什么名堂,召集开会又不说话难道是让大家看她生气的脸吗?”田齐虽然坐在那里没说话心里却早已乐开了花:“死女人没想到你也会有今天吧?这次罚了不少钱吧?”

楚九歌先是打开了会议室里面的电脑放出了一段视频,底下的人看了之后一脸震惊,纷纷将眼神聚向田齐,而此时的田齐浑身僵硬的坐在那里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我上任那一天就说过公司里绝对不允许一些损害公司利益的事情发生,而有的人不仅没有做到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而且反而变本加厉,更让人难以容忍的竟然去税务局举报公司偷税漏税,鉴于此我今天做出一个重要决定:开除运营部田齐,扣除本月工资以及年度奖金!”

此时的的田齐瘫倒在那里一动不动,半晌才悠悠的说着:“呵呵终究还是大意了,没想到我筹划了这么久到头来却栽在一个女人的手上。”

“田齐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楚九歌露出胜利者的微笑看着田齐。

“我现在他妈的还能说什么,我认栽了。”说完整个人灰溜溜的离开了会议室。

“你应该感谢我的仁慈,我如果把你的事情公之于众你将在山明市甚至其他地方永无立足之地。”

“艹!既然你无情别怪我无意,楚九歌这次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田齐恶狠狠的说道似乎此刻他已经做出了鱼死网破的打算。

晚上八点楚九歌从公司走出来刚坐上车却发现车子无法启动,她打开车门准备下车一看究竟突然感觉后面被人用一把匕首顶着。

“你最好不要动,要不然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后面响起一个男人冰冷阴沉的声音。

“你们想做什么?”楚九歌镇定的说道。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杀了你!”

“是吗?呵呵,那你们可以动手了,不过我奉劝你一句想好自己的后路了吗?”

“少他妈的废话!去死吧!”那人那起了匕首不由分说冲着楚九歌狠狠刺去。

第二天田齐还躺在床上悠然的做着美梦,突然门外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他一边穿着衣服一边破口大骂:“谁啊一大早的找死啊!”推开门的一刹那看着门外站着的那个人顿时傻了眼:“你怎么还在这里?我不是让你办完那件事赶紧走吗?”

门外那个人一言不发的低着头站在那里,田齐看到这个样子感觉到一丝异样,刚探出头看到后面的人顿时吓的魂飞魄散:“你……你怎么在这里?昨晚你不是已经……”

“已经死了?你是不是做梦都盼着我死呢。”楚九歌站在那里冷冷的说道,她的后面还整整齐齐的站了一排戴着墨镜穿着黑色西装的人。田齐一看情况不妙起身就要向房间里逃跑可是还没走几步就被几个黑衣人拦住硬生生的拖到他的房间里死死的按到在床上,田齐被压的喘不过气来艰难的说道:“楚九歌…你…究竟想干什么!”

“这个问题应该是我问你吧?田齐你究竟想干什么?你自己做出了让公司蒙羞的事,我没追究你泄露公司机密的事情反而你竟然对我起了杀心,你说这件事该怎么办?”楚九歌坐在他床上旁边的沙发上靠在那里很是悠闲。

田齐知道此时的自己已经无力回天不过他想活着,哪怕是当这个女人身边的一条不起眼的狗也行。他声情并茂的哭着:“楚老板我真的知错了,我一时糊涂才犯了这个错误,看在我在公司呆了这么久,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您就高抬贵手放过我这一会吧。”

“既然你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我再不原谅你也就说不过去了,不过你昨天找人杀我这件事我可不能这么轻易放过你,兄弟们一会儿把他的一支胳膊废了。”

“不要!不要啊!”田齐声嘶力竭的喊到。“求求你过我这一次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放心吧田齐,你下半生的生活费我会给你的,动手!”楚九歌起身离开了那里关上房门的一刹那就听到里面田齐杀猪般的嚎叫声,她面无表情的走到了车里自言自语的说道:“从来没有人敢强迫我做任何我不喜欢我做的事,也从来没有人能威胁到我的生命。”

半个月后2018年1月24日,经历了一系列的大大小小的坎坷盛昊公司在楚九歌的带领下早已从之前的摇摇欲坠变成了拥有一个稳定根基的广告公司,不仅如此公司的效益蒸蒸日上在整个山明市都是赫赫有名。而看着公司慢慢趋于稳定楚九歌终于能稍微的松了一口气晚上八点刚下班她就叫上江诗雨两个人一同前往酒吧准备好好放松放松。

鹿萌小区沈璐垚站在客厅里不停的走来走去,时不时拿着手机似乎在等待着什么,终于手机上响起了一声短信的提示音,她赶紧点开手机看了一眼短信内容:“璐垚,等我一会儿我马上过来。”沈璐垚闭上眼睛心里祈祷着接下来会是一个好消息。最近半个月她如同一个废人整天把自己锁在家里不肯出去一步,手机上也只有和文旻昊的聊天记录。她有时候怀疑自己是不是疯了,为了这么一个男人这么作践自己值得吗?可是她还是这么做了,如同一个刚刚陷入爱情里的小姑娘一般。

半个小时后文旻昊从外面走进来手里提着打包小包的东西,沈璐垚把那些东西接过来放到客厅的一边说道:“最近又让你破费了,怎么你老婆没在家?”

“没,她和她老板去酒吧喝酒去了。”文旻昊把东西放下后坐在沙发上看着她说道。

“哦,原来这样啊,我说呢你今天怎么这么早过来呢。”沈璐垚苦笑道。

“对不起最近公司有点忙实在腾不出时间过来看你。”文旻昊看着沈璐垚愧疚的说道。

“你不用说对不起,对了那件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我们约定的时间也差不多到了。”沈璐垚似乎并不关心他工作的事情开门见山的说道。

文旻昊没有料想到她会这么快问这个问题,整个人陷入一阵沉默。

“怎么?这么长时间还没有考虑好?你若是这样犹豫不决我可要从这里搬出去了,不过到时候我可说不准会遇上什么人说上什么话。”沈璐垚几乎威胁的说道。

“璐垚你别这样好不好?你也知道我和江诗雨刚结婚没多久现在突然要我向她说这些你总得给我些时间慢慢和她说吧?”文旻昊虽然语气比较清淡可是却带有一丝的不耐烦。

“怎么?嫌我烦了是吧?你要是这样想的话那可别我不客气了,说实话我已经做出了最大程度上的让步,我已经给了你这么长的时间让你说这件事可是你有说过吗?你是不是从来没想过和她离婚,然后偶尔到我这里“发泄”一下,这样游走于两个女人之间是不是让你心里特别有成就感?还是你把我当成那些涉世未深的小姑娘,随便给点好处就对你言听计从?”沈璐垚情绪有点激动说话的时候眼眶早已泛红。

“沈璐垚你为什么会这样想?难道你把我当成玩弄感情的骗子吗?在你心里我就这么不堪吗?”文旻昊本来心里就不是特别痛快本来想着来这里可以寻求一些慰藉,可是沈璐垚说的话一句比一句伤人心,他甚至都有点后悔来这里。

“难道不是吗?如果你是个男人今天就把话说明白了,你是要和你妻子继续生活下去还是和她离婚我们在一起。”沈璐垚步步紧逼。

“行!既然你这样说我给你明确的一个答复,明天我就和江诗雨去民政局离婚,然后和你在一起,这样你看行吗?”文旻昊情急之下脱口而出道。

“好,希望你说话算话,明天我等着你的好消息。”沈璐垚说完话起身离开了客厅剩下文旻昊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那里。

文旻昊自觉无趣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自言自语的说道:“唉,时间也不早了,一会儿让她发现了更是一个大麻烦。”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起身离开了客厅,临走的时候他转过身说道:“璐垚我先走了,明天我再过来。”里面没人应答,文旻昊摇了摇头离开了那里。

晚上九点四十五分慕和小区某出租屋内,房间里一片凌乱,啤酒瓶横七竖八的躺满了整个房间,床上也堆满了快餐盒,泡面盒……吃剩下的东西。这些东西由于没有收拾散发着阵阵恶臭难闻的气味,甚至可以看到苍蝇在上面飞来飞去。一个穿着睡衣头发凌乱的女人望着窗外发呆,她的眼眶发黑,皮肤黯淡无光,嘴唇也干燥的泛起了一阵白皮。“谦哥,你知道没有你的日子我有多难熬吗?这么久了也打听不到你的消息,甚至连你的尸首都见不到,你就这么狠心把我丢下吗?”女人说完捂着头痛哭起来。

也不知哭了多久,她的声音早已沙哑,眼泪似乎早已经苦干,只剩下一个没有灵魂的身体在这个世界上苟延残喘。突然她站起身来从里面的抽屉里拿出一瓶安眠药将那些药一股脑的全部倒进自己的嘴巴苦涩的笑了笑:“我等了你这么久也等不到你的消息,看来你真是离开了,别伤心你不会孤单的,我这就过来陪你。”她喝了一口水将嘴里的药片全部咽进了自己的肚子里。

晚上十点半沈璐垚躺在床上刚有了睡意,这时却被一阵电话铃声惊醒,她拿起电话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心里泛起一阵疑惑:“王雯芊这个时候打电话干什么?难道陆子谦没死?”她接起电话对面却是另外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还没等她开口手机那边焦急的大声说道:“你是王雯芊的朋友吗?她在房间里吃了一大瓶安眠药现在正在医院抢救呢,你快点过来看一下吧!”

放下手机沈璐垚整个手还在剧烈的颤抖,似乎还没从刚才的事情反应过来,最后来不及多想她急忙起身穿上衣服前往医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