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二十六:霸道女总裁

2018年1月8日早上七点楚九歌坐在何奕阳的车里,她的神情淡然冷静,反观何奕阳,脸色阴沉他明白今天对于他来说不是什么好日子。坐在副驾驶的楚九歌手里拿着一个公文包里面装的都是一些交接用的合同手续,她看了一眼前面的何奕阳淡淡的说道:“该带的都带了吧?”

“带了。”何奕阳头也不回的说道。

“那就好,该通知的人都通知了吧,我可不想我第一天上任就有一些人迟到。”

“都有通知。”何奕阳拧开钥匙随着一阵轰鸣声汽车一下子消失在远方。

七点四十分汽车开到公司楼下楚九歌提着公文包大步流星的进了公司的大门,刚一走进公司里面就有不少男员工对这位穿着黑色风衣,戴着黑色墨镜的美女品头论足,似乎很想知道这位美女究竟是谁。楚九歌没有理会一直朝前走,来到公司前台站在那里的前台的招待的女孩看到楚九歌后面的何奕阳恭恭敬敬说了句:“何总好!”原本走在前面的楚九歌突然停下了脚步,何奕阳脸上略过一阵尴尬,一个劲的冲着那前台使眼色。

楚九歌站在前台女孩面前慢慢摘下了墨镜直勾勾的看着她,那前台女孩被楚九歌的气势吓的不轻整个身子竟慢慢低下去。“小妹妹纠正你一下,从今天起何总与这个公司再没任何关系,从今往后我将接替何总管理这个公司。明天可别再叫错喽。”说完她用接近调戏的意味用手指轻轻抬起那女孩的下巴。女孩瞬间涨红了脸害羞的低下头小声的说道:“知道了楚总。”

“楚总?”楚九歌皱了下眉头冲着何奕阳说道:“这也太难听了吧,我可不想别人给我起这么难听的称号,干脆就叫我楚老板吧。”

“听到没有,以后就叫她楚老板,要不然你可得小心点。”何奕阳冲着前台女孩笑着说道。

“知道了。”

“就你的话多,我还没上任呢就搞的别人很害怕我似的,我又不会吃人。”楚九歌拿着公文包走到了董事长办公室。

早上八点半董事长办公室楚九歌坐在正中央的位置优雅的喝着茶,似乎对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胸有成竹。过了几分钟后她看了一眼周围的人放下茶杯说道:“现在各部门的人都到齐了吧,今天请大家来呢想必大家心里已经清楚,由于何奕阳的管理不善导致公司最近一段时间接二连三的亏损,所以将由我代替何奕阳接手这家公司。大家有什么意见吗?”楚九歌说完扫视了一下四周。

“我不同意!”人群中响起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楚九歌循声望去正是公司的运营部的总经理。他虎视眈眈的看着楚九歌似乎对眼前这个丫头并不看在眼里。

“我也不同意,公司一项的人事调动都是经由董事会的投票决定的,楚小姐虽然贵为股东可是总要问问我们吧,毕竟我们也是股东啊。”说话的是另外一个公司股东,不过相对于楚九歌这个股东的存在简直微乎其微。楚九歌淡淡的笑了笑说道:“我知道这个决定有点过于唐突,既然有人提出异议那么我们就按照公司的董事会的投票决定,不过有一点我可要给你们说明白,诸位也是公司的元老级的人物了,投票一定要慎重别站错了队跟错了人,你们在公司里干的好事或者见不得人的事我可都一清二楚,是吧,李叔?”楚九歌说完特意看了一眼刚才反对的那个股东。

后者脸上略过一阵尴尬摸了摸有点秃顶的脑袋:“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什么听不懂。”

“听不懂没关系,投完票你就懂了。”

“田总,我听说你们运营部最近出了很大的风头。”楚九歌又把眼神投向刚才说反对的运营部的田总,后者有点摸不着头脑问道:“楚小姐这话是什么意思?”

“前几日堵在公司财务部门口的那几个人是不是你们运营部的人,我听说那几个人嘴里嚷嚷着公司是如何如何的烂,工资是如何如何的前,这里的绝大数包括何奕阳早就被那些人骂的个狗血淋头了吧,这些田总总不能不知道吧?”

“这只是个意外……”田总被她这些话说的颜面扫地把头深深埋下去。

“意外?你管这个叫意外?那是不是你哪天从公司的楼上摔下去也是个意外呢!”楚九歌狠狠的撂下这么一番话。董事会在场的人几乎在这个瞬间纷纷将目光投向眼前看着这个看似弱不禁风说起话来却极具震慑力的年轻女人!

“说到这里我不得不提后勤了,我记得后勤部的保安也是属于人事部管理吧?为什么那些保安会让这种事发生?是他们眼瞎了还是你们这群当领导的人瞎了!”说完楚九歌狠狠的拍了下桌子,旁边的茶杯竟被震碎在场的几个高层心里不自觉的震颤了一下。

“对不起刚才太过激动,现在我的话说完了,各位还有什么异议吗?”楚九歌双手一摊镇定自若的坐在那里。

“没有。”

“没有。”

“我也没有。”

“好,既然如此那我们开始投票吧。”说完冲旁边的人使了个眼色,那人立刻会意挺直身板说道:“现在董事会选举正式开始,同意何奕阳继续当总经理的举手。”

会议室一阵沉默,原本几个支持何奕阳的几个高层领导也被楚九歌的气势吓的够呛,一支手哆哆嗦嗦的悬在桌子下面。

“同意楚九歌当总经理的举手。”

众人纷纷举手,楚九歌看到这里满意的笑了笑,她站起身说道:“既然如此从现在起我就是这家公司的CEO,新手上任以后还望诸位多多指教!”说完她冲着众人深深鞠了一躬。

早上九点半刚结束完董事会议的楚九歌立刻来到会议室召集各部门主管来到会议室,江诗雨今天一早看到手机上的信息就知道了公司今天的重大人事调动,虽然她的心里也是疑惑万分,但是她是忍住自己强烈的好奇心像什么事没发生一样跟着其他部门主管一同来到会议室。

刚一走进会议室就看到楚九歌坐在会议室的正中央一直不停的敲击着电脑,直到一众人坐在那里几分钟后她才停止敲击键盘打开了她刚刚整理好的会议内容投放在前面的屏幕上。

“今天召集大家来的目的主要是关于公司最近出现的问题,以及以后如何避开此类问题的再次发生,现在人员都到齐了那我们现在正式开始。”楚九歌拿出一个激光笔指了指屏幕上的第一个问题继续说道。

“首先我要说的是今天会议的第一个问题,我看了一下最近的广告文案策划这一块和以前比确实存在了较大的差异,虽然我之前没在公司呆过可是偶尔也会看一下,和之前的广告策划相比最近的广告策划内容繁杂琐碎,不够简洁不能很好的让客户明白其中的意思,所以广告策划这一方面还请江主管所在的策划部多多注意。”说完她抬头看了一眼江诗雨,后者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不自觉的把头低了下去。

接着我要说的是财务部,财务部主要存在的问题是财务报表做的不够详细,公司每个月的花销,盈利,都要清晰可见,每个部门的财政支出,报销都要经由各部门主管,经理的签字,如遇特殊情况可直接找我签字,财务报表必须要做到清晰明了,以后每一季度,每月都要做一份财务报表交给我。

最后我要说的是人事部,人事部我发现很多岗位上的人员存在着很多说不清的连带关系,比如说某部门经理可以把他的亲戚,朋友任由分到某个部门任职,也不管这个人有没有能力。从现在起凡是发现出现此类问题者,不管是是谁,一经发现立即开除!后勤保障部门也是属于人事部的管辖范围之内,说到这里不得不说公司的保安人员,很多都是身在其职不做其事,上起班来无精打采,消极怠工,这些人所属部门经理立刻予以开除。我现在所做的就是进行一场大换血,不管是谁,凡是在自己的岗位上,行为懒散,态度不端,造成后果恶劣着那不好意思了,这个公司就要请你另谋高就了。

好了,今天的会议暂且开到这里,大家各忙各的吧。”楚九歌说完关掉屏幕,继续敲击着电脑。

江诗雨和一众人起身拿着东西离开了会议室,刚走到门口就听到楚九歌叫住了,江诗雨走上前去问道:“楚总有什么事吗?”

“你怎么和他们一样都喜欢叫我楚总,在公司以后就叫我楚老板,私底下我们该怎么叫就怎么叫,对了你把这份产品报价交给运营部的田总然后十点半跟我出去一趟。”

“好的,我马上去。”

众人离开后楚九歌坐在座位上托腮思考着公司的一些事情,公司最近的亏损虽然一方面是公司领导们和运营方面出了些问题,可是最主要的是客户流失,订单突然被别的公司截胡让她怀疑很有可能是公司内部出了内鬼。公司董事会的那几个人她观察了那几个人,除了和何奕阳有关系的那些支持者,其中最让她起疑心的就是运营部的田总,虽然另外一个股份持有人李叔也反对她当上集团董事长,可是李叔这个人她最了解不过了,他无非就是希望从公司里多捞点好处罢了,倒是那个田总让她怀疑,为了验证她的这个猜想楚九歌故意做了一份报价让江诗雨交给他。“如果你真是那个内鬼可别怪我不念旧情了。”楚九歌自言自语道,她拿出手机打通了江诗雨的电话让她在楼下等候。

早上十点半楚九歌把车开到公司楼下,此时江诗雨刚忙完手里的工作走到楼下看到楚九歌的车,她打开车门坐到后面的座位上去。

“对了,楚老板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啊,需要带什么东西吗?”江诗雨坐在后面问道,楚九歌戴上墨镜看不清她的表情,她拧开钥匙踩着油门说道:“不用就这样去。”

“好吧。”

两个人坐在车里一阵沉默只听见汽车的轰鸣声,楚九歌坐在主驾驶上认真的开着车就在这时她想起什么似的问着江诗雨:“诗雨你在这个公司里也呆了很长时间了吧,能存住一些钱了吗?”

“楚老板……”

“这都离公司这么远了还叫我楚老板停着挺别扭的,你还是像往常一样叫我。”楚九歌笑着说道。

“好的,九歌算了一下我在公司里呆了两年多了吧,呵呵,至于钱,没存多少。”江诗雨苦涩的笑了笑随即问道:“九歌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没什么啦,我关心关心闺蜜还不行吗?我现在当上老板了肯定也让你的待遇变好啊,要不然传出去的话我楚九歌还怎么在社会上立足?”楚九歌爽朗的笑出了声可是心里面却在想着另外一个问题:“诗雨在公司现在的待遇最多月薪三万出头,就算加上其他七七八八的提成最多不超过五万,就算她再省吃俭用也顶多有六七万,可是她怎么会那么快拿出三百万填补何奕阳那个漏洞?她究竟在隐藏着些什么。”楚九歌无意间通过后视镜看着她,此时的江诗雨有那么一瞬间变得如此陌生,好像自己之前不曾认识过她。

“诗雨,现在时间还有一会儿我们先找个地方吃饭一会儿在去会一会他们。”楚九歌在一家装修豪华的酒店门口停下。

“他们是谁?”江诗雨不解的问道。

“暂时保密,等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楚九歌神秘兮兮的说道。

“诗雨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对我突然做出这个决定一点也不觉得好奇?”楚九歌夹起一块鹅肝说道。

“刚开始确实有点意外,不过你就是这种人啊,只要想做什么事就一定会做。”江诗雨喝了一口饮料说着。

“曾经的闺蜜一下变成你的老板是什么感觉?说实话你有没有被我的样子吓到?”

江诗雨笑笑不语继续吃饭。

下午一点她们来到本市的另一家广告公司:奇思广告创意有限公司。这家公司的规模虽然比不上楚九歌的公司,可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在同行其他广告公司里面也算的上佼佼者。江诗雨看到公司的名字想到什么似的问道楚九歌:“这家公司不是和我们存在竞争关系吗?我们公司很多的老客户好像就是被他抢走的。”

“不错,这也是我来这里的目的。”

“所以楚老板这次来是和他们谈判?”

“算是,也不全是,走,一会儿看一场好戏。”楚九歌眼神坚定的走到公司里面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胸有成竹,江诗雨跟着她身后有点摸不着头脑:“这个楚九歌要干嘛?不会又耍大小姐脾气收购这家公司吧?”

走到公司楼下现在保安岗的保安人员拦住了她们:“你们干什么的?”

“你好,打扰一下我有事情找你们的老板,劳烦你跟你们的领导说一下,就说盛昊广告公司的楚九歌找他。”

“你们先等下,我打电话问问。”

几分钟后那个保安转过身说道:“你们可以进去了,我们老板在办公室等你们,你们从这边进去,左转走一百米,然后直走前面有个走廊那边有电梯,老板的办公室在六楼。”

“谢谢!辛苦你了!”

办公室内一位三十五六左右戴着黑色眼镜的中年男人坐在那里正在认真的看着一叠文件,此刻外面响起了敲门声,他头也不抬的说了声进来:“进来。”然后继续看着手里的文件。“张总,外面有个叫做楚九歌的女人找你,她说她是盛昊广告公司的新任总裁。”

“哦,盛昊广告公司,怎么听起来这么熟悉?”张总摘下眼镜揉了揉有些发酸的眼睛随后看向秘书:“我想起来了,之前和我们存在竞争关系的,我记得她们公司的总裁以前是个男人啊,好像叫什么何奕阳来着,现在怎么出来个新任女总裁,她来这里做什么?”

“这个……她没多说什么,只是说了句您不见她会后悔。”

“哈哈,会后悔?好大的口气。”张总好像被这句话逗笑了一般哈哈大笑,随即他再次戴上眼镜说道:“不过她这话倒让我起了兴趣让她进来吧。”

“好的。”

过了一会儿楚九歌和江诗雨一前一后从外面走了进来,张总看到楚九歌和江诗雨这两个大美女眼睛都直了,虽然隔着厚厚的镜片可是依然阻挡不了他那猥琐的目光。

“张总好!”楚九歌大方的打了招呼随即找了一个位置毫不客气的坐下,江诗雨站在她身后一言不发,楚九歌似乎察觉到了冲她使了个眼色,江诗雨会意坐在了她旁边。

“今天两位美女光临本公司真能成为公司里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啊。不过冒昧的问一下楚老板来这里有何贵干哪。”张总透过眼镜上下打量着楚九歌心里不自觉的赞叹:真乃人间少有啊,这身材,这颜值……

“我今天来贵公司主要想邀请贵公司一同合作共同在广告这方面谋一番大事业。”

“哦,合作?”张总反问道。

“不错,合作,而且我也拿出了我们的诚意。”说完她从包里拿出了几张文件。

“这是……”

“这是我们这次的合作的产品报价,张总可以看一下怎么样?”

张总拿起那几张文件粗略的看一下,看到那些产品给出的报价后他在心里暗自窃喜:“幸亏那边有内应,这上面的报价果然和他说的一模一样。”

“这价格是不是定的有点高啊?”张总扶了一下镜框试探性的问道。

“张总你这可是说笑了,就我手里的这份报价在同行的所有报价中并不算高的,而且贵公司最近在客源上一直处于优势这点报价应该对你张总不成什么问题吧?”楚九歌轻轻的说道。

“话虽这么说虽然公司现在发展的不错,可是对于盛昊公司这样的大公司突如其来的合作也是没做出十足准备,楚老板又这么有诚心,不如这样吧你上面的价格可不可以往下调一调呢,这样的话我们的合作或许会很愉快。”

楚九歌听后淡淡的笑了笑:“张总这话可就有意思了,那你觉得价格要调成什么样比较合适呢?”

“这上面的那几个价格分别下调百分之二,你看这样怎么样?”张总看着她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百分之二?张总真是砍的一手好价啊,那既然张总没拿出自己的诚意那恕我们失陪了,诗雨我们走。”楚九歌站起身拉着江诗雨就要离开。

“既然这样那恕不运送!”张总面无表情的说道。

“不过临走之前我要说一句题外话,公司存在竞争关系很正常,可是如果耍小聪明那就很让人不耻了。”楚九歌表情突然变得冷漠直勾勾的看着他。

“楚老板这这句话是在内涵我吗?”张总的脸色慢慢变的铁青。

“我可没这个意思,不过有句话说的好,给别人留条后路也是给自己留条后路,凡事不要做的太绝。”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那里。

“什么玩意儿,就你们那个盛昊公司还敢跟我斗,看来那个田齐也不是多靠谱嘛,还说这次合作保证万无一失。”

回去的路上江诗雨还是没搞明白楚九歌究竟要干什么,来到别人公司说要合作,可是话还没说上两句就走了弄的双方都扫兴。

“诗雨你是不是觉得我很特别无聊,来到他们那里还没说上两句就走了,那个张总肯定以为我是个神经病。”

“没,没有。”江诗雨轻轻的摇了摇头心里其实也在说:“你就是很无聊,要不然你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

“公司的这份报价和我之前让你交给田总的那份报价一样,那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让你让你把那份报价交给他吗?”

“不知道。”

“因为我在引蛇出洞。”

“引蛇出洞?”江诗雨睁大了眼睛似乎不明白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一直怀疑公司最近的客源被抢这件事有蹊跷可能是公司里有内应,所以我才会让你把那份报价交给田总。”

“你是说运营部的田总是那个内应?!”江诗雨这才反应过来惊讶的长大了嘴巴。“那他为什么这么做呢?公司对他不错啊。”

“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就算是你平时对他再好,可是遇到更高利益的时候他就会毫不犹豫的选择那个他认为对他最有利的那一方,就算是你之前对他再好也无济于事。”

江诗雨听后心里极其不舒服,这何尝不是在说自己,真不敢想象如果她知道眼前这个她认为可以交心的朋友做出那样背叛她的事情她该会怎么样。

“那现在你准备怎么办?”

“呵呵,既然他这么喜欢玩我们就好好陪他玩一玩,我倒要看看那个田齐要怎么收场。对了,诗雨接下来你要陪我好好演一场戏,然后看我怎么让那个田齐原形毕露。”楚九歌自信的说道。

“演戏?”

“对,来我跟你说……”楚九歌在江诗雨耳边小声的说着她的计划,江诗雨听后竟然有一瞬间觉得自己是那么无知,可怜,好像一下子觉得自己好无用处。眼前这个人,身材颜值俱佳,社会人脉极广,为人豪爽热情,办事雷厉风行绝不拖泥带水。而自己呢,她看了一眼后视镜里的自己苦涩的笑了笑:“江诗雨你以后的路可没那么好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