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二十五:同床异梦

晚上十点坐在车上的文旻昊的心情极其复杂,想想接下来要面对江诗雨头就变的异常疼痛。拿起手机看到手机上十几个未接电话他此刻竟有一种负罪感,车子外面一闪而过的霓虹就像一条长长的时光隧道,他多希望这条路能一直这样走着……

“先生,青苑小区到了。”司机的话打断了他的思绪,付完钱他步履沉重的向家里走去。

推开门的一刹那一阵香味迎面而来,眼前的一幕让他愣住了:江诗雨穿着围裙在客厅里忙个不停,桌子上摆满了一桌子冒着热气的菜肴。看到文旻昊愣在门外江诗雨走到前去拉着他的手说道:“小文今天一整天你都去哪儿了,怎么电话也不接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这么晚回来肯定饿坏了吧,我刚做好的饭菜坐下吃一点吧。”江诗雨今天变的格外温柔,无微不至的关怀让他有些受宠若惊。“这些都是你做的?”文旻昊惊讶的说道。

“是啊,结婚这么久了还没给你做过几次饭呢,想想我这个做妻子的真不称职,唉,别说了赶紧洗洗手吃饭吧,一会儿菜凉了可就不好吃了。”

“哦,好,好,我这就去洗手。”文旻昊来到洗手间一直用冷水不停的冲洗自己的脸,冰冷的水如一根根刺扎在脸上。“呵呵,文旻昊这次你可是把自己逼上绝路了。”

“小雨别说你做的这些菜味道还真不错,没想到你还会这么一手,以后我可就有口福了。”文旻昊赞叹道。

“真的吗?那我以后加倍努力,争取让你吃到更好吃的。”江诗雨笑了笑夹了一块肉放到文旻昊的碗里,就在这时她无意间看到文旻昊脖子上有处淡淡的红色印记。她的心好像被什么刺痛了一下放下筷子说道:“小文你先吃着我去给你盛碗汤。”

“嗯,谢谢!”

走到厨房江诗雨拿起勺子的手忍不住瑟瑟发抖,看着旁边冒着热气的汤甚至有一种把它全都倒在文旻昊身上的冲动。可是她还是忍住了,盛好汤笑意盈盈的端上前去。

“吃好了你就进去洗个热水澡吧,热水我都帮你放好了,这里留下我收拾。”

“你做这些饭已经这么辛苦了,哪里还能让你收拾呢,你先休息吧一会儿我来收拾。”文旻昊愧疚的说。

“不辛苦,这是一个妻子应该做的,你工作这么辛苦,今天一整天你都在忙工作这么晚了才回来哪里还能让你收拾。”江诗雨话里有话有意给他一个台阶下。文旻昊倒也识趣笑了笑:“这次辛苦你了,下次我换我收拾,到时候你可别跟我抢。”

洗完澡文旻昊从浴室里走出来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已经是凌晨十二点,走进卧室发现江诗雨早已熟睡。他看到熟睡中的江诗雨心里泛起一阵痛楚,从发生那件事到现在他就好像做梦一般,他甚至有一种可耻的想法:如果这是一场梦多好,梦醒来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江诗雨直到听到文旻昊均匀的呼吸声才睁开眼睛,她悄悄的下床走到旁边的床头柜拿出文旻昊的手机,从通话记录,微信聊天内容,消费记录………能查的她几乎都查了个遍,可是结果让她大失所望:手机上的通话记录只有今天自己打的十几个未接来电,微信聊天内容也是之前和自己以及工作上的一些事情,消费记录也好像并没出什么问题,江诗雨冷冷的看着她似笑非笑的自言自语道:“还挺聪明,删的倒挺干净,你以为这样我就拿你没办法了?”江诗雨把他的手机放回原位回到床上慢慢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早上文旻昊还正睡的香甜江诗雨走到床前拍了拍他温柔的说道:“小文起来吃饭了,一会儿还要上班呢。”文旻昊睁开眼的瞬间正好看到江诗雨漂亮白皙的脸蛋正看着自己,嘴巴里吐出的香气让他心旷神怡。“老婆你真好!”文旻昊一把将她拥入怀中开始解开她胸前的扣子……

“别闹了,你现在嘴巴臭死了,赶紧去刷牙吃饭一会儿上班该迟到了。”江诗雨推开了他走到厨房将做好的早餐拿到餐桌前。

文旻昊被打断了兴致情绪有些低落,不过想起自己做的错事还是乖乖的听话走到了洗手间开始刷牙洗脸。

“你们的财务报表拿给我看一下。”楚九歌摘下墨镜来到财务部对着正在做报表的一个女人说道。

“楚,楚小姐,要看财务报表必须经过何总的同意才行。”女人低下头小声的说道。

“就是没有何奕阳的同意连我都不能看了?”楚九歌直勾勾的看着那女人,眼睛里射出的光芒几乎要将她吞噬。

“对不起楚小姐,如果你要看财务报表请先和何总说一下,有了何总的同意我自然会把财务报表双手奉上。”

“好!很好!这个何奕阳你看我怎么收拾他!”说完楚九歌气势汹汹的离开了那里。

自从上次得知何奕阳上次和江诗雨和其他公司谈项目亏损几百万她悄悄留了一个心眼找人悄悄的查何奕阳的财务状况,查到的结果让她大吃一惊:公司的财务状况近几个月一直处于亏损的状态,不仅如此更是有一段时间财务多出的将近五六百万的资金转出,而这资金转出的人正是何奕阳。为了弄清楚这个问题楚九歌今天特意来到公司一看究竟,可没想到刚来到财务处就吃了一个闭门羹。楚九歌一脸怒气的站在公司门口等待何奕阳的出现。

“让你早点起床你偏不听这下好了马上要迟到了。”江诗雨一边走一边向文旻昊抱怨着,文旻昊看着江诗雨的样子自己也不好说什么,只是默默的低下头走着。走到公司门口看到楚九歌站在那里一直不停四处张望着好像在等什么人。

“九歌今天怎么有空来这里啊?”江诗雨走上前去向她打着招呼。

“今天找何奕阳有事,都快迟到了你们先进去上班吧。”楚九歌漫不经心的说道眼睛一直看向远方。

“那我先进去了。”江诗雨看出她的心情不是太好没多过问打完卡便走到自己的办公室。

早上九点十五分何奕阳驱车来到公司,刚一下车就看到楚九歌正怒气冲冲的看着自己,他心里暗自叫苦走上前去赔上一个笑脸:“九歌今天吹了什么风把你吹到这里了?”

“你少在这儿跟我打马虎眼,我今天有事要问你,是在这儿谈还是去你的办公室谈!”楚九歌冷冷的说道。

“去我的办公室吧。”何奕阳领着楚九歌来到自己的办公室。

“小赵去给九歌泡壶茶。”何奕阳对着正在整理文件的秘书说道。

“好的何总。”秘书放下手里的东西走了出去。

“我今天可不是来你这里喝茶的,有些事情你也该需要向我解释解释了。”

“你想知道什么事?”何奕阳坐在座位上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公司最近几个月的财务情况,还有一个最近一段时间那个你转走的五百万的资金又是怎么回事?这些你总该向我解释解释了吧?”楚九歌气势逼人的问道。

“九歌你不是很不喜欢这些吗?怎么今天对这些这么感兴趣。”

“我是不喜欢这些可并不代表我对有些事不管不问,你可别忘了这家公司也有我的一份,我自然有权利知道一些事情。何总你这个老板当的不错啊,现在我去财务处什么都要经过你的同意,是不是再过一段时间我连这家公司的门口都进不来了?还有打了这么久的马虎眼现在可以向我解释解释我刚才所说的那些是怎么回事了吧?”

“至于你说的资金确实最近一段时间有所亏损,之前我和江诗雨去和别的公司合作失败的事情你也知道,那次赔了对方公司不少违约金,不过那次的事情你也知道也不能全怪我啊。”何奕阳的话里带着一丝委屈。

“听你这些话里的意思是我错怪你了,那次的事情也有江诗雨的责任。好,就算是那次情有可原,那最近一个月你转走的那笔五百万的资金又是怎么回事?不要跟我说又是合作失败了。”江诗雨继续问道。

“哦,你说的是这个啊。”何奕阳像想起什么似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继续说道:“我上个月是从公司的账户转走一笔五百万的资金,这不我最近看上了本市的一处新开发的房子,我详细做过估算了稳赚不赔。”何奕阳知道自己今天不把那五百万的事情说不明白楚九歌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于是趁机给自己先找个理由暂时搪塞过去。

“是吗?”楚九歌有点不相信他说的话用怀疑的目光看着她。

“何总茶茶泡好了,楚小姐请喝茶。”秘书把新烧开的茶倒进一个精致的杯子里递给楚九歌面前。

“我不喝,给你们的何总喝吧。”楚九歌狠狠的看了秘书一眼转身离去。

“何奕阳你最好说的是实话,要不然可别怪我不客气!”

看着楚九歌离去何奕阳靠在沙发上长吁一口气:看来她已经对这些事情有所怀疑,绝对不能让她发现这五百万的真实去向。想到这里他想起了江诗雨,让她解决自己的燃眉之急,可是该怎么和她说呢?何奕阳再一次陷入迷茫之中。

江诗雨在办公室里正在修改一份新的策划文案咚咚咚门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进来!”她头也不抬继续盯着眼前的电脑。

“在忙啊江主管。”何奕阳有点不好意思的问道。江诗雨听到何奕阳的声音后本能性的抬起头冷漠的看着他:“何总有什么事吗?”然后继续敲击着键盘。

“江主管一会儿能代替我去去思明房产那边去一下吗?我现在这里有事走不开。”何奕阳原本作为老板的气场仿佛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用几乎恳求的语气说道。

“好,等会儿我忙完手里的工作。”江诗雨冷冷的说道。

何奕阳有些尴尬的站在那里,看着江诗雨这个样子他接下来的话却不知如何开口。

“何总还有什么事吗?”江诗雨看着何奕阳还站在那里反问道。

“没,没什么。”他尴尬的笑了笑后面的话始终没有说出口。

中午十点半楚九歌驱车来到何奕阳所说的本市最新开发的房地产——思明房产公司,二话没说她在前台小姐的疑惑不解的表情下直接进入到总经理办公室。

“敢问这位美女你来这里有什么事吗?”总经理看到楚九歌这个长发飘飘的美女不禁眼前一亮笑着说道。

“孙总唐突打扰还望见谅,我来这里主要想请教一个问题,贵公司最近有没有收到一笔五百万的房地产投资。”楚九歌看门见山说道。

“实在对不起,对于客户的投资我们一般都是绝对保密的,你这个问题恕我不能回答。”总经理也不绕弯子直截了当的说道。

楚九歌轻轻的点了点头淡淡的笑了笑说道:“孙总我这个问题却是有些不妥,不过我也是万般无奈才回跑到贵公司问您,说实话这五百万是我和另一个人合伙开的,这个人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转走这笔资金,虽说五百万对于一个公司不算什么,可是若是以后被税务局查到的话那时候事情可就没那么好处理的了。所以还望孙总能通融一下。”

“这个……我也很想帮您,不过实在抱歉。”孙总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楚九歌看见她这个样子虽然嘴角在保持微笑,心里却暗自骂道:“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你还真以为我会在意那五百万?我只是想知道那人用五百万究竟干了些什么。”

“孙总贵公司也是刚刚起步,像孙总这样能把一家公司做成这样也实属不易。不过听说贵公司在银行贷了一笔数目不小的资金吧,你说这万一贵公司哪条资金链出了问题银行还会在贷给你钱吗?孙总名下的别墅,豪车也是贷款得来的吧?如果真到了那一天那孙总这些年的奋斗结果可就付诸东流了。”楚九歌虽然笑着说着这些话可是一字一句都带有极深的威胁意味。

“美女是在威胁我吗?”孙总原本笑意盈盈的脸一下子变得极其冷漠,嘴角的肌肉在不自觉的抽动着。

“算不上威胁,甚至可以说这是一场合作。”

“合作?你就是这样找人合作的?”孙总冷冷的说道,从抽屉里拿出一支烟开始吞云吐雾。

“以这样的合作方式也是万般无奈,但是我答应你只要你说出那笔资金有没有在你这儿以后我绝对会让贵公司的房价呈直线上涨。”

“直线上涨?呵呵,美女你莫不是在说梦话吧?”孙总像看着疯子一样看着楚九歌。

楚九歌知道他心里所想只见她从皮包里拿出一个档案袋放到孙总面前说道:“你看了这个就知道我是不是痴人说梦了。”

孙总打开档案袋后看了看眼前的文件一脸震惊的看着楚九歌:“这是建造重点学校的批文?!”

“不错!不仅如此学校建成以后还会有大型商场,动车站,CBD等等。这些建成以后这里的房价还会不上涨吗?”楚九歌得意的看着他。

孙总似乎还沉浸在刚才文件带来的冲击一时还难以置信。

“不过你刚才看到了这份文件上并没有签字,所以这一切还很难说也许在别的地方。这还需要孙总仔细权衡是那个五百万重要还是这些重要。”

面对巨大的利益孙总一下子变得不知怎么办,他用手抓着自己的头发似乎想了很久锤了一下桌子说道:“我同意这次合作。”

“哈哈,孙总果然是聪明人,那你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吗?”

“可以,这些天确实有一个人来过这里,不过那人确实有合作的意向,只不过他说最近公司运营出了些问题知投了三百万,今天早上一个女人来这里说是按照那人的吩咐又追加了三百万。”

“女人?”楚九歌皱了下眉头脑海里浮现出江诗雨的身影。

“是,一个女人。她带了一张卡直接刷了三百万。”

“江诗雨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钱?”楚九歌小声嘀咕道。

“之前那人是不是姓何?”

“嗯,不错。”

“谢谢!孙总我这就回去让我爸签字。”

“你爸签字!!”孙总几乎叫出了声,一脸震惊的看着楚九歌。“敢问美女你叫什么?”

“楚九歌。”

“那你爸就是城市规划局的局长楚天雄!”孙总一下子瘫倒在自己的桌位上。

“是!”楚九歌头也不回的把那份文件放到档案袋里离开了那里。

孙总摸了摸冒着汗的额头有些后怕的说道:“好险!还好没得罪她!”

走出孙总办公室楚九歌打开车门将那份文件随手放在一边,她拿起手机拨通了宋晖曜的电话:“喂,曜哥有时间帮我做一件事。”

“什么事?”

“帮我找几个人好好问候思明房产公司的孙总。”

“没问题。”

楚九歌挂掉电话冷冷的说道:“就凭你这种智商还敢跟我提条件!”然后一脚油门汽车消失在街道里。

晚上七点鹿萌小区沈璐垚刚把吃剩下的外卖扔掉回到家里无聊的玩起了手机,文旻昊自从上次一别就再也没出现过,甚至连信息都没有。不过沈璐垚并没有表现的太过伤心,似乎她自己早已想到会是这个结果。手机上的电影画面,男女主角的对白好像从远方传来似的,在这一瞬间她好像出现了幻觉,好像自己并不属于这里。烦躁不堪的她关掉手机一下子倒在床上试图用睡觉来缓解此刻的郁闷。

“叮铃铃………”门外突然响起了一阵按门铃的声音,沈璐垚慵懒的坐了起来带着倦意说道:“谁啊?”

“璐垚是我。”门外响起一个男人温柔的声音。沈璐垚听出了那声音是谁,她急忙起身推开门看见文旻昊正提着好多东西站在门外微笑的看着她:“怎么?就这样看着,不让我进去?”

“你还敢来啊,不怕你老婆发现吗?”沈璐垚有点委屈的说着顺便接过他手里的东西。

“她现在在忙不会发现的。”文旻昊有点心虚的说道。

“哦,是吗?房间比较乱不要介意。”沈璐垚走到沙发前把上面几件衣服清理干净后示意他坐下。文旻昊坐在那里尴尬的摆弄着手指看着沈璐垚也在那里无聊的玩着手机半晌才开口问道:“璐垚不好意思这几天没有过来,你在这里住的还习惯吗?”

“习惯,挺习惯的,衣食无忧的。”沈璐垚头也不抬的看着手机说道。

“哦,那个,我和我妻子的事容我在想想……过过段时间再跟你答复好吗?”

“随你。”沈璐垚依旧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文旻昊看到她这个样子有点心疼的说道:“璐垚你别这样子好不好?我知道这件事都怪我,再跟我一段时间我一定跟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这个样子是什么样子?我好像没逼你做什么事吧?难道你想要我大哭大闹跑到你家里或者是你公司门口大吵大闹吗?是不是这样你才满意?如果你真的为我好就尽快处理好你的私事,别一见面就表现出一副你有多为难的样子,我可没那么好的心情天天看你摆个臭脸!”沈璐垚放下手机冲他吼道。

“对不起。”文旻昊低着头向她道歉。

“不用向我道歉,你今天还回去吗?”沈璐垚起身拿起一些洗漱用品准备洗澡。

“要回去,一会儿小雨回去看不到我的话该起疑心了。”

“那你回去吧!”沈璐垚气呼呼的说道然后头也不回的走进浴室。

半个小时后沈璐垚洗漱完毕从浴室走出来,她穿着浴袍拿着毛巾擦着还未吹干的头发玲珑有致的身材在浴袍的衬托下更增加一番韵味。文旻昊坐在沙发上看的几乎移不开视线,他咽了一口口水由衷的说道:“璐垚你真的好漂亮。”

“你怎么还在这里,还不回家陪你的老婆。”沈璐垚没理会他坐在镜子上用吹风机吹着头发。文旻昊从后面出其不意的一把抱住了她,整个头埋在她的头发上贪婪着闻着她的发香。

“你有病吧,快点起开,我刚洗的澡。”沈璐垚开始挣脱,可是文旻昊越抱越紧最后干脆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慢慢走到卧室里……

“你这么美我怎么舍得就这么走了呢?”文旻昊将温热的嘴唇一下子印在沈璐垚粉色的嘴唇上,然后一支手迫不及待的解开她的浴袍直至两个人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

一番云雨过后文旻昊坐在床边无聊的抽着烟,躺在旁边的沈璐垚看着他问道:“我现在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你是真的喜欢我还是只是寂寞玩玩而已,或者更是直接了当的说我只是你欲望发泄的一个工具而已。”

“你怎么会有这么想法,我怎么可能只是玩玩而已,我对你是认真的!”

“有多认真?还是说只是在上床的时候认真,等你提上裤子就摆出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你刚才说的是认真的吗?”文旻昊一脸震惊的看着她,似乎不相信这种轻浮的话是她说出来的。

“不管你愿不愿意听我就是这么说的,以前我总觉得给你时间是对我们两个人的负责,现在我看也没那个必要了。我给你半个月的时间,半个月过后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要不然结果我可就不知道会是什么样了!”沈璐垚眼睛里透出一种不容置疑的绝决。文旻昊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竟有一种陌生感,这还是那个一见如故的女孩吗?“好吧,半个月后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这卡上还有六万块钱,够你花一段时间了,没什么事我先走了。”文旻昊穿上衣服提着公文包离开了鹿萌小区。

晚上八点半益阳小区楚九歌家何奕阳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品着红酒惬意的看着电视,刚没一会儿就听见楚九歌在门外不耐烦的按着门铃,何奕阳叹了口气无奈的起身走到门外给她开门。“怎么现在才开门?!”刚一推开门就听见楚九歌没有好气的抱怨着。

“刚才在看电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吃饭了吗,要不给你弄点吃的?”何奕阳准备接过她手里的东西却见楚九歌拿着那东西径直走了进来。“不用了我在外面吃过了。对了,这些你可还认识?”楚九歌指了指包里的东西,何奕阳看着那包里鼓鼓囊囊的好奇的问道:“这些什么啊?”

“看了不就知道了。”楚九歌拿起桌子上的一瓶水喝了几口。何奕阳打开包看了一眼包里的东西顿时愣在了那里,“你从哪里弄的这些钱?”

“看来你真的是贵人多忘事,这些钱是你的。”楚九歌直直的审视着他。

“我的?”何奕阳一头雾水。

“今天你不是跟我说你在本市新开的一家房地产投了一笔钱吗,喏,都在这里。”

“你去了那家房地产公司。”何奕阳脸色突变紧张兮兮的看着她。

“不错,我很好奇你当初说投了一笔钱,为什么非要分两次,你真的有这么穷,还是公司已经被你搞的不成样子。”楚九歌气势逼人的看着他。

“你调查我?!”

“调查?呵呵不必说的那么严重最多只是了解,我突然发现你以前是个聪明人现在怎么会这么糊涂,像那个房地产孙总那样的货色你就敢跟他合作,而且一次还投了那么多,你是不是觉得你的钱放在手里烫手啊?”

“楚九歌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别在这里给我拐弯抹角!”何奕阳看着楚九歌高高在上审视着自己气就不打一处来。

“现在翅膀硬了敢跟我大喊大叫了,既然你这样说了我也不在遮遮掩掩了,我现在要跟你说一件事情,你最好要做好心理准备。”

“什么事?”何奕阳一脸不服气。

“从明天起我正式接管你手里的那家广告公司!而你,既然那么喜欢投资房地产,思明房产那边就交给你,我倒要看看你能把那边搞成什么样。”

“你是在跟我商量吗?”

“不是商量,是通知!这家公司在让你这样挥霍下去迟早要完蛋,所以……”楚九歌霸气的说道,她看了一眼手机继续说道“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明天早点去公司把一切该交接的交接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