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二十四: 迷情

师傅现在几点了?”坐在后座的文旻昊靠在座椅上问道。

“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了,帅哥你已经在这车里坐了快一个小时了,从刚坐车直到现在你都没和我说你要去什么地方,我们总不能这样一直跑下去吧。”的士司机双眼通红,虽然极力保持清醒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师傅这么晚了真是辛苦你了。”文旻昊看到师傅这个样子心里也有些于心不忍,想了一会儿冲着他说道:“师傅要不你帮我查一下附近有没有可以喝酒的地方,你把我带到那里就行,辛苦师傅了!”

“那行。”师傅看了一眼导航说道:“前面十公里处有一处小型的汽车站那附近有一家酒吧,把你带到那里可以吗?”

“可以,谢谢师傅了!”

沈璐垚提着行李在黑夜里艰难的前行,走了也不知道多久终于走到了一处公交站牌前。她放下行李一个人孤独的看着寂静的夜空,寒冷刺骨的夜风吹在她的脸颊,还未流干的眼泪好像一下子冻住一般。她看了一眼手机此时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半,公交站牌前只有昏黄的路灯陪着她。“唉沈璐垚你怎么活的这么失败?现在这个时候哪还有什么车?”她起身不停的踱来踱去以此来缓解身体上的寒冷,半个小时一辆出租车从远方慢慢的开过来她像是看到希望似的站起身来急忙向司机招手。

“老婆孩子睡了吧,唉,说实话我也不想这么晚回来的,可谁想到遇到一个奇怪的人在我车上坐了一个多小时也说去哪儿,等最后了才说要去酒吧……所以说……”的士司机带着歉意说道。

“没事,你现在快到家了吧,路上小心点。”电话那边并没有生气反而安慰他,司机原本困乏的身体一下子好了许多。他加大油门极速行驶希望早点回家。

“唉,师傅停一下!停一下!”沈璐垚向的士疯狂的招手眼看的士就要一闪而过,她急的差点哭出了声。可是让她倍感欣慰的是司机把车停在了她跟前摇开车窗问道:“小妹妹这么晚了要去干嘛啊?”

“师傅能带我去车站吗?我知道现在已经很晚了,你只要带我去车站我愿意跟你双倍价钱,三倍都可以你看怎么样?”沈璐垚用接近祈求的语气说道。

的士司机看到她这个样子本来不想理会她的,可是想到她一个女孩子这么晚一个人在外面很不安全,加上天气又这么冷,看到她瑟瑟发抖的样子他的心还是软下来了思考了一会儿说道:“好吧,你上来吧,天气这么冷别把你冻着了。”

“谢谢师傅!”沈璐垚鞠躬致谢把行李放到后备箱自己坐到后座上。

“小妹妹这么晚了还要去车站啊你家里人怎么也没来送送你?”师傅关心的问道。

“他们都很忙,这条路我经常走,只是因为一点事耽误了这么长时间,还好有师傅你要不然今天晚上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提到家里人沈璐垚心里很不是滋味,正是因为他们她才连夜出逃。可是面对这个好心的陌生人她还是本能性的堤防着。

“你也可真不容易的,元旦也不在家多待几天,对了,春节回家吗?像你这个年纪跟你说对象的应该不少吧?”司机闲着无聊和她唠起了家常。

“没有,我现在还不想结婚。”沈璐垚淡淡的说道。

“哦,那要赶紧了,要不等年纪大了可就不好找了。哈哈,小妹妹你可别怪我多嘴啊。”

“不会。”

可能是感觉自己的话有点多司机也不在闲扯专心的看起车。

半个小时后的士在一处汽车站停下,司机打开了车门从后备箱拿出她的行李笑着说道:“小妹妹这个时候汽车站应该没人,不过这附近有旅馆你可以暂时去那里对付一下明天一早六点半就有人了。”

“谢谢师傅!多少钱?”

“80。”

“好的,有微信吗?我身上没带那么多现金。”

“有。”师傅拿出了手机点开了收款码,沈璐垚拿出手机付给司机240后便匆匆离开。

“小妹妹,你给多了。”

“没给多,这是你应得的。”沈璐垚回过头冲司机笑了一下转身离开了那里。

虽然已经是凌晨两点可是沈璐垚却完全没睡意,加之之前的种种让她郁闷致极不知不觉竟有种一醉解千愁的冲动,脚步竟不停使唤的走到了附近一家还在营业的酒吧里。

虽然是凌晨可是酒吧内还是聚集了很多人,在这个孤独的城市里还是有很多人喜欢用这种方式缓解压力,也有一些人希望可以有一次难忘的猎艳之旅。

“服务员,帮我再拿些酒来。”文旻昊双眼通红眼神迷离的冲着服务员说道。

“先生,你已经喝了不少酒了,要不今天就算了,改天我请你喝。”服务员来到他面前看着满桌子的酒瓶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出自善意的说道。

“你是不是觉得我喝醉了?呵呵,开玩笑我也是很能喝的,放心我带了钱足够了,你拿过来就是。”文闵昊晃晃悠悠的在服务员面前比划着。服务员劝不动他只好回去给他拿了一瓶酒。

“服务员来一瓶酒。”服务员刚给文旻昊拿完酒就听到后面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他回过身看到一个穿着白色羽绒服,黑色的头发被风吹的有些凌乱,美丽的脸蛋儿冻的通红表情淡漠的坐在那里。

“小姐姐你需要什么样的酒?这里有菜单你看一下。”服务员把菜单递给他。

“随便就行。”女人没看菜单脸上的表情好像比外面的天气还冷。

“那要不我给你推荐一款本店的招牌鸡尾酒吧,很适合你这种冰雪美人喝哦。”

“可以。”

几杯酒下肚原本萦绕在身上的寒气似乎在慢慢退散,在加上酒吧里喧扰的氛围沈璐垚慢慢的把身上的白色羽绒服脱下来继续附在桌子上喝酒。不知是酒精的辛辣还是内心里的苦楚无人宣泄几行热泪悄无声息的落下,她拿着纸巾擦了擦骂了一句:“艹!真没用,喝个酒还把自己整哭了。”

酒吧里的人渐渐散去,只剩下还在那里喝闷酒的两个人。服务员见他们俩个没有要走的意思干脆趴在那里玩起了手机,文旻昊醉意朦胧的看着前方若隐若现一个女人,她的样子和江诗雨很像,以前他喜欢的那个江诗雨。想到这里他的心竟隐隐作痛,拿起酒杯发现瓶子里再也倒不出一滴酒。他苦涩的笑了笑:“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他踉踉跄跄的起身身体漂浮不定的靠着桌子走向吧台。

“啪——”一个重心不稳他整个人摔倒在地,服务员被吓了一跳赶紧站起来准备扶他起来却发现旁边的那女人已经把他扶了起来。女人用眼神示意没什么事服务员这才回到桌位继续玩着手机。

“没什么事吧。”沈璐垚看着他说道。

“没,没事。谢谢!”文旻昊尴尬的摆摆手。

“怎么?你也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沈璐垚看到他这个样子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遇到一些不开心的事,在家呆的闷的慌想出来透透气。”

“呵呵,是吗?想不到我们竟有些相似之处,不过我那个家估计是回不去了。既然说到这里不妨干一杯吧,也算是我们初次见面打招呼的一种方式吧。。”沈璐垚拿起桌子上的一个酒杯给文旻昊倒了一杯。

“恭敬不如从命。”文旻昊拿起酒杯毫不犹豫的一饮而尽。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两个不幸的人在深夜里因为不幸在这座酒吧里相遇,他们诉说着自己各自的不幸,难得的被人理解,渐渐的他们越聊越投机,竟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结账!”沈璐垚拿起手机来回不定的摇晃着。服务员睁开睡意朦胧的眼睛无精打采的点着计算机。

“现在我们去哪里啊?”文旻昊脚都站不稳附在沈璐垚的肩膀上,沈璐垚被压的有些喘不过气,她吃力的扶着文旻昊走出了酒吧。

酒精会麻痹人的神经,会刺激人的荷尔蒙,会让一些男女犯一些错……

“你真的好美。”文旻昊从浴室刚走出来看着穿着睡衣正在擦头发的沈璐垚由衷的赞叹道。

“是吗?那你这句话又和几位女人说过呢。”沈璐垚笑了笑似乎明白了他心里所想。

“别人的美千篇一律,你的美独一无二。”沈璐垚被这情话说的有些不知所措,还没来得及作任何反应文旻昊一把将他拥入怀中两片温热的嘴唇印在她的粉色的嘴唇上……

第二天早上江诗雨醒来习惯性的拍了拍床边却发现旁边空荡荡的,她起身喊道:“小文,小文……”接连喊了几声没听到任何反应,她拿起手机拨通了文旻昊的电话结果依旧如此对方的手机处于关机状态。

“这文旻昊一大早的跑去哪儿了?”江诗雨虽然有诸多疑问可还是起床收拾了一番准备开始一天新的工作。

文旻昊睁开眼睛望着天花板出了神,旁边的沈璐垚此刻正睡的香甜。他却不敢把她叫醒,因为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接下来的事情,昨天在酒精的刺激下他犯了一个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误,此时此刻的他心里如一团乱麻真恨不得抽自己一个耳光。

“你醒了。”躺在旁边的沈璐垚说道,文旻昊被吓了一跳转过身时沈璐垚已经穿好衣服坐在旁边的一个沙发上喝着水。

“嗯,你也醒了,昨天……”文旻昊想继续说下去却发现不知如何开口。

“对了,吃早餐了吗?一会儿去吃个早餐吧,等会儿我要去车站。”沈璐垚无意间转移了话题。

“车站?你要去哪儿?”文旻昊心里一惊吃惊的看着她。

“是啊,我就是从家里出来准备出去的,只不过因为一些事耽误了时间。”沈璐垚眼神里流露出一种不舍,似乎期待眼前的这个男人能留住她。

“那你要去哪儿?”

“唉,还不知道呢,不过世界之大总有我的容身之处吧。”沈璐垚语气中带有丝丝悲凉。

“在这座城市不好吗?这里还是有很多事情值的留恋的。”文旻昊想要留她下来却不敢说的太过直白。

“可我没发现有什么事情值的留恋的,我在这里待了这么久了不还是一事无成吗,钱没赚到,自己曾经立下的目标一个都没实现,那你说我还留在这里干什么?混吃等死吗?”沈璐垚走到浴室关上了门不一会儿里面响起了哗哗哗的流水声。

半个小时后沈璐垚从里面走出来看到文旻昊手里提着早餐灰色的心情顿时好了许多。

“吃吧,过一会儿就要凉了,你的行李我帮你提过来了一会儿我送你去车站。”

“哦,我知道了谢谢!”沈璐垚有些失望,拿起一块面包吃了起来。

早上八点半车站里面站满了人文旻昊提着行李走到了过安检的地方。

“想好去什么地方了吗?到那边以后你有想过怎么办吗?”文旻昊看着她关心的问东问西。

“别担心了我又不是小孩子,我有自己的打算。”沈璐垚极力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心里此刻却如同刀割。

“要不别走了吧,在这里应该会有适合你的工作的。”文旻昊终于鼓足勇气说出了这句话。

“不用了,谢谢!”沈璐垚接过他手里的行李走了进去。看着她的身影离自己的视线越来越远,文旻昊此刻的心里响起了一种声音:“快去追上去啊,你现在不追上去的话这辈子再想见到她就难上加难了。”

“等等我!”文旻昊冲了进去抢过了沈璐垚的行李抱住她激动的说道:“别走好吗?就当我求求你了为了我留下来好吗?”车站里的人纷纷看向他们,沈璐垚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试图挣脱他小声说道:“你在干嘛啊,你先放开我好吗?这么多人看着呢。”

“你不答应我我就不放开。”文旻昊几乎撒娇般的说道。

“既然他这么挽留你你就别走了呗。”人群中响起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接下来人群中也有不少人开始起哄。

“好,好,我答应你总行了吧。你先放开我好么,我都快被你抱的喘不过气了。”

“不,不好意思,刚才是我太激动了。”文旻昊松开了手害羞的低下了头,沈璐垚看到他这个样子有点生气又有点想笑拍了他一下说道:“你现在把我留下来了那我们现在去哪儿呢。”

“嗯,我想想啊,要不我们现在去看电影吧。”

“那我的行李怎么办?”沈璐垚娇嗔的指着行李说道。

“走,我一会儿带你去租一间房子,然后我们再好好的看一场电影。”

“那好吧,你拿着吧,我可要好好的休息一会儿。”

“好嘞。”文旻昊接过行李兴高采烈的走出了车站。

江诗雨来到公司发现文旻昊并没有来公司上班,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虽然现在她不清楚文旻昊究竟出去干什么去了,可是她的脑海里的第一浮现的就是文旻昊做了一些见不得的人事情,而且这件事情和女人有关系。电话不知打了多少遍可对方的手机就是处于关机状态。江诗雨尽量压制心里的怒火可是头还是出奇的痛,万般无奈之下只好提前回去吃了一些药才有些好转。

坐在沙发上的她神情落寞,看着客厅上两个人的结婚照,江诗雨不禁哑然失笑:“本以为是运筹帷幄,到头来却还是栽了,呵呵,文旻昊,希望你能把接下来的戏演的好一点。别让我抓到把柄,不然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江诗雨忿忿的说道。

电影结束后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他们二人离开电影院在一家餐厅草草的吃过饭后便回到了沈璐垚的新住处——鹿萌小区,这是文旻昊在附近转了大半天后特意为沈璐垚选的地方。这里距离他家只有短短十多分钟车程的时间,而且地理位置相对来说比较复杂,一般人轻易不会找到这里。安顿好沈璐垚文旻昊依依不舍的搂着沈璐垚说道:“你先在这里住着,这里的东西也还算齐全,如果你缺什么东西的话给我说,过几天我给你准备齐全。”

“怎么?你今晚要回去?”沈璐垚看着他眼神渐渐变的失落。

“嗯,我还有一些事情处理一下。”文旻昊低下了头不敢正视她。

“是你妻子的事情吗?对吧?你结婚了对吧?”沈璐垚一连发出三个疑问搞的文旻昊有些不知所措。

“你怎么知道?”文旻昊一下子愣住了有些吃惊的看着她。

“你骗不了我的,今天一整天虽然你对有说有笑的可是还会在有一瞬会陷入沉思,看电影的时候不止一次的把手伸向口袋,虽然你没拿出手机可是我能猜出个十有八九。现在你的手机一定有很多个未接电话吧?”

文旻昊一下子被问的无言以对呆呆的愣在那里,过了好长一会儿才吐出几个字:“对不起,我不该向你有所隐瞒的。”

“不用和我说对不起的,发生这种事不能全怪你,这种事情你要想清楚再说,想好了和我说一声,我不会为难你的。”沈璐垚淡淡的说道,虽然她极力的在控制自己的情绪可是眼眶依旧忍不住泛红。

“谢谢!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那我就先走了,你早点休息!”文旻昊转过身带上了房门。

“等一下!”她推开了门怔怔的看着他,一只手紧张的捏着衣角深吸了一口气问道:“可以告诉我她的名字吗?”

“她叫江诗雨。”

“哦,没事了,你走吧。”沈璐垚笑着目送文旻昊消失在夜色。关上房门沈璐垚一下子瘫倒在地,眼泪终于忍不住夺眶而出痛哭的说道:“为什么是她?为什么是她?老天,你究竟是在跟我开什么玩笑!”沈璐垚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和自己的闺蜜的老公发生了不正当的关系!想起她们几个姐妹刚成立不久的猎狐者联盟的组合她此刻恨不得狠狠的抽自己一个耳光!当初她们信誓旦旦的说的那些话此刻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那些话此刻就像一根鞭子一样狠狠的抽打着自己,直到把自己打的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山明市某处偏远的村庄一个带着头巾穿着红色棉袄的年轻女孩带着一个灰头土脸的二十六七的男孩在地里干农活。凛冽的北风把女孩的脸吹的通红,脸上被冻皴了出现了一道道血红色的印记。

临近中午女孩放下手里的工具走到男人面前给他一个带着热气的大饼说道:“先吃着垫垫肚子,在干一会儿就可以回家吃午饭了。”

“好!”男孩坐在那里津津有味的吃着手里的大饼。

“你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吗?”女孩也坐在那里忍不住好奇的打量着他。眼前的这位奇怪的男人自从她在北边的一条小溪变意外发现了他就一直对他感到好奇:他是谁?因为什么事出现在那里?可是这个男人发现他的时候受了很多伤,几乎是奄奄一息,她让家人把他送到镇里的医院在那里昏睡了四天终于醒过来。可是自从他醒后好像什么都记不得了,他叫什么名字?家住那里?为什么出现这里?这些问题她问的不止上百遍可是得到的都是令人失望的答案。

“不记得了。”男人摇了摇头继续吃着大饼。

“那好吧,既然你什么也想不起来了我也不问了。吃好了吗,我们在干一会儿农活就可以回去了。”

“好!”

“对了,既然你不记得自己的名字我现在给你起一个名字你说怎么样?”

“好。”

“既然我在北边的小溪那里发现了你不如就叫你北溪你说好不好。”

“好!听你的!”男人傻乎乎的笑着。

“那行从今天起你就叫北溪,我姓杨那你就叫做杨北溪吧。”

“好!”

“杨北溪,走去干活喽!”女孩笑着拿着工具带着杨北溪继续劳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