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二十三:邂逅

钱队长坐在车里一阵惊呼本能性的抱住头部,前面开车的警察疯狂的踩着刹车,两只手紧紧攥着方向盘拼命的打着转向,随着汽车车轮刺耳的声音终于停在了旁边桥墩前。

“砰砰砰砰……”后面响起了一阵又一阵巨响,除了三辆警车相撞之外后面还有三辆车由于事发突然纷纷追尾。

钱队长和周队长哪里顾得上这些,推开车门捂着流血的额头跑到了前面的水坝前。底下呼啸的声音让钱队长和周队长心里凉了半截,尤其是周队长,本以为能将陆子谦绳之于法给自己更是给牺牲的小杨一个交代,可现在……随着陆子谦的意外坠河这些原本可以让他们心里得到些稍许慰藉的事一下子变的没有意义。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周队长心有不甘的大声说道。

“周队长我知道你心里很难受,我也很是郁闷,你说我们辛辛苦苦布控了这么多人眼看就要抓到了,可是谁能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也许这就是天意吧。”钱队长安慰着周队长。

“是啊,也许这就是天意吧,不管怎么说陆子谦就算有天大的本事这会也回天乏术了吧,也算是得到应有的惩罚了,就是太便宜他了。”周队长忿忿的说着。

“一会儿我回去去局里给局长说一下,申请一下搜救队,让他们帮忙找一下陆子谦的尸体,也算是给牺牲的小杨一个交代了吧。”钱队长拍了拍周队长的肩膀走到了另外几辆警车面前询问警察们的情况。

周队长望着湍急的河流出了神,好像一下子还没从刚才发生的事情中反应过来,陆子谦的意外坠河对他的影响太大了。自己从徐天豪被杀案直到现在,经历过太多的意外,小杨的牺牲,自己的被迫停职。陆子谦一次又一次明目张胆的挑衅他,而他却直到最后也没能亲自将他绳之于法,自己还落得个铩羽而归。如今陆子谦不在了,而他却没有一丝丝胜利的喜悦,因为他心里清楚这不是“胜利,”自己还是个失败者,一个失败的警察(没能抓住坏人),一个失败的队长(没能保护好自己的队员)。

“周队,别愣着了,交警已经处理事故现场了,等一会儿我们就要回局里了。”钱队长站着前面喊到。

“好,我知道了。”

交警处理好现场交通事故后原本堵的水泄不通的道路慢慢的变的通畅,钱队长开着警车侧头问了一句:“周队,以后打算怎么办,现在陆子谦的事情结束了。”

被钱队长这么一问周队长瞬间才回过神来:“是啊,陆子谦的案子结束了,你不说我还差点忘了。你说我能干什么呢?”周队长深深的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烟扔给了钱队长一根,打开火抽了一口烟接着说道:“现在还不清楚呢,说不定会继续当警察,说不定……算了以后再说吧。”

钱队长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了,只能默默的回过头仔细的看着前方的道路开车赶往警局。

晚上九点楚九歌刚从外面回来还没来得及坐下手机便响了起来,她有气无力的拿起手机看都没看一眼拿起说道:“喂,谁啊?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啊?”

“楚小姐是我,宋晖曜,这么晚了打扰到你真是不好意思。”电话那边宋晖曜略带歉意的说道。

“原来是曜哥啊,没事,没事。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吗?”

“楚小姐,有一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和你说。”宋晖曜此时竟有点吞吞吐吐。

“什么事?”楚小姐从他的语气听到了接下来的事情并不简单。

“谦哥他,出事了!”宋晖曜语气沉重的说道。

“啊?曜哥你刚才说什么?”楚九歌可能一下子没反应过来问道。

“谦哥他出事了,就在今天,我的兄弟打探道在本市的一个高速路口旁边的一个水坝前,由于躲避警察的追捕,谦哥发生了意外连人带车掉进了水库之中。现在是冬天,而且正值积水排放谦哥这次估计凶多吉少。”宋晖曜沉沉的说道。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那找到他的尸体了吗?”楚九歌听后一脸震惊,似乎不相信自己听到的。

“哪里有这么容易找到,不过我现在主要怕嫂子她接受不了。这也是我打电话给你的原因,我也知道她一直再打听谦哥的下落,可是现在如果让她听到这个消息,我不敢想象那是什么样的残忍的画面。所以,楚小姐,你和她是好朋友,又是都是女人应该更容易沟通,所以就拜托你了。”

“曜哥,我……”话还没说完对方已经挂掉了电话。“曜哥啊,你可真给我找了件棘手的事啊。”挂掉电话楚九歌躺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出了神:“这件事该怎么和雯芊说呢?”

2018年1月1日元旦,新年的第一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天气依然很冷。王雯芊早早的起来梳洗打扮了一番,她点开手机看了一眼上面显示的信息原本暗淡的面容一下子变得晴朗。“九歌让我去玩说不定会有谦哥的消息。”她自言自语的说道嘴角不自觉的扬起,照了照镜子满意的笑了笑打了辆车赶往楚九歌所在的地方。

早上九点十分王雯芊在市里的一家电玩城下车走到里面电玩城里人山人海,她走到了前台看到了楚九歌正在向她招手,站在她身边的是江诗雨,江诗雨同样微笑的看着她。

“九歌,诗雨你们都在啊,对了,沈璐垚呢?”王雯芊看了一眼发现沈璐垚并没有出现。

“唉,别提了,沈璐垚回家了。”楚九歌有点可惜的说道。

“对了,你们今天怎么想起来电玩城玩?”

“好久没来这里了,刚好今天是元旦大家难得都有时间,所以说今天带你们好好放松放松,都别拘束放开了玩。”

“好吧,既然如此恭敬不如从命,反正最近也很郁闷。”

楚九歌来到前台买了一大堆游戏币,她们每个人口袋里都塞的满满的。楚九歌看着她们两个笑着说道:“你们俩可别给我省钱啊,想玩什么尽管去玩,一定要玩的尽兴。”

“好嘞!”王雯芊和江诗雨异口同声的说道,之后两个人分别前往各自喜欢玩的机器面前。看着王雯芊此刻难得的笑容楚九歌心里很是纠结:“该不该和她说呢?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真的不忍心破坏她的好心情,可是,她终归要知道的。”楚九歌跟上前去和她们两个打成一片。

“呦呵,你们的收获不小啊。”看着她们手里满满的战利品楚九歌笑着说道。

“说也奇怪,今天不知怎么回事运气特别好,之前我抓娃娃几乎花了半天时间都抓不上一个,今天才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抓了这么多。”王雯芊拿着手里的布娃娃炫耀道。

“今天你走运了呗。”楚九歌宠溺的看着她。

“走,我们去那边的跳舞机玩一下,看看谁跳的分数高,跳的低的话可有惩罚哦。”楚九歌挑了挑眉看着她们两个。

“谁怕谁?”王雯芊拿着娃娃来到了不远处的跳舞机前面。

“诗雨,走吧,我们三个比比。”

“奉陪到底。”

十一点半三个人气喘吁吁倒在了旁边的按摩椅上闭上眼睛享受着按摩椅带来的惬意。

“哎呦不行了,这人上了年纪跳了这么一会儿就累的不行了。”楚九歌有气无力的说道。

“这么说我们都是上了年纪的人喽,呵呵,不过听这话怎么这么别扭。”

“虽然这么说可毕竟比不上那些小年轻,这么精力充沛。”江诗雨躺在那里宛如梦呓般小声说道。

“对了刚才谁输来着?”楚九歌扭过头问道。

其他两人依然闭着眼睛听着音乐许久才说道:“这还用说当然是你输了。”

“不会吧?我楚九歌可是电玩城的跳舞机一姐,怎么可能会输。”

“我可不管你是一姐还是二姐,刚才就是你输了,刚才我跳了两个SSS,两个SS,诗雨是三个SSS一个S而一姐你只跳了一个Sss其他的都是SS哦。”王雯芊说道。

“我嘞个Fuck,这次纯属意外,下次有时间再约,我绝对会让你们输的心服口服,我这个一姐可不是白叫的。”楚九歌信誓旦旦的说道。

“我们等着。”

“既然输了我愿意接受惩罚,今天剩下的时间你们所有的消费我包了,走,一会儿我们去吃好吃的,想去哪里尽管挑。”楚九歌豪爽的说道。

晚上十点三个人喝完酒从酒吧里出来,江诗雨率先打车回去。王雯芊正要伸手招车楚九歌一下拦住了她拽着她走到一个角落。

“怎么了,九歌有什么事吗?”王雯芊不解的看着她。

“雯芊,有一件事一直憋在心里不知道该不该和你说。”楚九歌一脸纠结看着此时的王雯芊更是于心不忍。

“你怎么了?看起来怪怪的,有什么事尽管说,是不是关于谦哥的?”王雯芊从她的神态里猜出了一二。

“是。”楚九歌重重的点了点头。

“真的是,太好了,那谦哥现在在什么地方?他还好吧?”王雯芊双眼泛出兴奋的光拉着楚九歌的衣袖急切的问道。

“对不起!我知道说这些你可能接受不了倒是我还是要和你说,因为你迟早要接受这个事实。”楚九歌深深的叹了口气。

“谦哥他出事了?还是被警察抓了?”王雯芊看着楚九歌沉重的表情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她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双手紧张的冒出了汗,心里一直在安慰自己:他会没事的,这一切只是自己想多了。

“谦哥他出事了!就在几天前,在一处高速旁边的水坝因为躲避警察的追捕不小心发生了意外……连人带车坠入到旁边的水库里……”

王雯芊原本发亮的双眼就在那一瞬突然变得暗淡无光,她愣在那里半晌许久才缓缓说道:“九歌今天多谢你的盛情款待,我要回去了,谦哥还等着我呢。”

看到她这个样子楚九歌于心不忍,她双手拍着王雯芊的肩膀说道:“雯芊你别这样,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你说什么都没用了,坚强一点。”

“我知道,谦哥在家里等着我呢,你先走吧,我马上坐车回去。”王雯芊虽然极力保持微笑可是眼泪却不听话的掉落。

“你别这样!坚强一点!”楚九歌紧紧抱住她声音哽咽的说道。

“放开我!谦哥还在等我!刚才他还和我打电话让我早点回去,回去晚的话他该生气了。”王雯芊拼命的想挣脱楚九歌。

楚九歌紧紧抱住她:“我知道你现在很不好受,你有什么气冲我来吧,我会一直陪着你!”

王雯芊终于停止了挣脱放声大哭,眼泪几乎浸透了楚九歌的衣服。而楚九歌就这样一直陪着她,好像她的谦哥一般紧紧的抱住她,让她在这个寒冷的夜里几乎窒息的悲伤中带来一丝温暖。

1月2日早上沈璐垚还在自己家里睡觉,昨天赶了一天的车剧烈的疲惫感好像一座大山死死压着她几乎让她窒息。现在的她难得有时间可以好好睡上一个好觉,可是这个微小的梦想没多久就被打碎。

“璐垚,这都几点了还不赶紧起床,一会儿还有事和你说呢。”沈母穿着围裙在她的房间外用力的敲着她的房门扯着嗓子喊道。

“妈我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你就让我好好睡一会儿好吗?”沈璐垚用被子蒙着头迷迷糊糊的祈求着。

“快点起来!一会儿有重要的事和你说。”沈母严厉的说道。沈璐垚没有理会母亲继续蒙着头睡。

“小燚,去房间把你姐房间里的钥匙拿过来,看我一会儿怎么收拾她!小丫头片子还蹬鼻子上脸。”坐在客厅的沈路燚正在聚精会神的打着游戏丝毫不理会沈母,沈母见状气急败坏的走上前去一把躲过他的手机冲他吼道:“沈路燚我跟你说话你没听见吗?我说你们姐弟俩是想把我气死吗,也不知道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养了你们俩个气人的东西。”

“好,我知道了。”沈路燚极其不耐烦的走到房间里把钥匙丢给他妈拿起手机接着玩起了游戏。

“沈璐垚让你起床有这么费劲吗?我嗓子都喊哑了你难道没听到吗?”沈母一把掀开沈璐垚的被子,后者一下被冻醒了睁开眼看着母亲正在用她那凶狠的眼睛看着她无奈的说道:“好我起来还不行吗?你先出去我换身衣服总行了吧?”

“你快点!”沈母重重的关了一下房门气势汹汹的走了出去。

十分钟后沈璐垚换了身衣服走了出来,虽然洗了脸可是还掩盖不住深深的困意一个劲的打着哈欠,头发也是乱糟糟的像是被闪电击中一般。沈母看到她这个样子气不打一处来冲着她说道:“你看看你这个样子,这么大人了还不知道打扮自己,以后要是嫁人了到了你婆家那边有的你受的。快去收拾一下,一会儿有人要过来让别人看到你这个样子我的面子还往哪儿放。”

“哦,我知道了。”沈璐垚有气无力的说道晃晃悠悠的回到自己的房间:“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让你这么上心。”沈璐垚忍不住抱怨了几句。

“小燚,别玩手机了,出去看一下人来了没有。”沈母自己也打扮了一番看着沈路燚无奈的说道。

“我知道了。”沈路燚拿着手机走出房间沈母则四处张望看看房间里还有什么东西没有收拾的,几分钟后沈璐垚再次从房间里走出来这次她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黑色的长发垂到肩上散发着淡淡的香气,一双大大的眼睛在黑色长长的睫毛的衬托下显的更加灵动,白皙的脸蛋吹弹可破,性感的嘴唇吐着粉色的唇膏闪闪发光。

“嗯,这就对了嘛!”沈母看着她满意的笑了笑。

“妈人来了马上就过来了,没什么事我先回房间了。”

“弟你说什么人来了?”沈璐垚感觉摸不着头脑。

“和你相亲的人啊,怎么妈没给你说吗?”沈路燚拿着手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沈璐垚一脸震惊的看着她母亲,用一种不可置信的语气问道:“我没说要相亲啊,妈现在你怎么做什么事都不和我商量呢。”沈璐垚突然感觉自己不被尊重生气的说道。

“这种事还要和你商量吗?你说你今年都多大了?在外面这么久了也没见你谈个对象我再不给你安排相亲再过几年你更嫁不出去了,难道你想一个人过一辈子吗?我这样做也是为了你好!”沈母头也不回的说道。

“为我好也要和我说啊,我都不知道对方长什么样,难道瞎子瘸子我都要和他相亲吗?”沈璐垚气愤的说着,说完准备起身走进房间。

“我看你敢走进去个试试?还有你刚才说的是什么话,你是妈的女儿,我怎么可能会把你往火坑里推,今天这个你必须要看!”沈母的态度极其坚定容不得她半点推迟。

“阿姨好!”从外面走进一个二十八九的男人,沈璐垚瞟了那人一眼一脸嫌弃的转过身去一个人无聊的玩起了手机。

“璐垚愣着干嘛,快和人家打招呼啊。”沈母一个劲的冲着沈璐垚使眼色。沈璐垚这才放下手机很是乖巧的坐在那里看着那男人说了一句:“你好。”

沈母看着他们脸上堆满了笑意走到房间拿出了一些刚洗的水果放到桌子上笑意盈盈的冲着那人说道:“我这女儿别的还好就是有点害羞,你们俩个先聊着我先出去了。”沈母大步流星的走出房间只留下两个陌生的男女。

两个人呆愣在那里,尴尬的氛围几乎要将他们两个淹没。沈璐垚看了那男人一眼漫不经心的问道:“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在乡镇附近给别人送货,工资一天也有四五百,你呢?”男人似乎完全被沈璐垚的样子给吸引住,一直没敢正眼看她,头一直垂的低低的,更多的时候一只手紧张的抓着衣角。

“我在市里面上班,工资比你少些,但相对来说比较轻松。”碍于面子沈璐垚装出一副认真倾听的样子。

几句话没说下来双方便又陷入沉默,过了一会儿男人好像鼓足勇气一般问道:“你喜欢什么样的男生?未来对另一半有什么要求?”沈璐垚被这个问题问的很是不爽,她在心里狠狠的骂了一句傻逼,脸上却笑着说道:“三观正,性格合得来的就行。”

“你们俩聊的怎么样?”沈母推开门冲着他们笑着说道。

“阿姨我们聊的还行。”男人拿出了手机似乎在暗示着什么,沈母看到后立刻会意对沈璐垚说道:“璐垚,快把你的号码给这小伙子一下,你们以后也方便联系。”沈璐垚极不情愿的拿出手机把手机号码给了那男人,男人记下了她的号码高高兴兴的走了出去。

“璐垚,你觉得刚才那小伙子怎么样?”男人走后沈母坐在旁边问道。

“不怎么样,你看看他穿的什么样的衣服,头发两三天没洗,上半身的衣服还全塞在裤子里面,还有从他一进来就一直在偷偷瞄我,他那样你我实在是没法接受。”沈璐垚现在还没从刚才的阴影中出来厌恶的说道。

“你看看你倒还挑三拣四了,你说说你今年都多大了?我们村不说你看看你的同龄人还有几个像你这么大还没有结婚的?我倒觉得那小伙子挺不错的,虽然长的没那么好看,但人看起来挺老实本分的。再说了他家里还是有一点积蓄的,人家说了这亲事要是成了彩礼就不说了光订金就十多万呢,再加上房子,车子,足足五六十万呢,现在你看家里的经济条件也不是很好,你弟弟转眼间就要上大学了,这么多花销我和你爸爸上哪儿弄那么多钱呢。所以璐垚啊,你也该为家里考虑考虑了。”沈母语重心长的说道。

“说了这么多你还是把我当成你们赚钱的工具,从小到大你们哪里有把我当成你们的亲生闺女,自从我工作以来你们就不听的向我要钱,直到这个时候也从未停止。现在倒好,一下子把我高价卖出去了呗!”沈璐垚怒气冲冲的吼道。

“啪!”一声响亮的耳光打在了她脸上,沈母怒不可遏的说道:“你瞧瞧你说的是人话吗?什么把你高价卖出去?什么一直不停的向你要钱?我是你妈妈,给你要钱是给我们花吗,你弟弟上了大学有了工作以后这些钱不都会还你的吗?难道你结婚以后我们就不让你进这个家门了吗?反正不管你怎么想,这门亲事就这么定了!你也别想着去城里上班了,一会儿我就打电话去把你的工作辞了,你就好好在家里等着别人娶你吧。”沈母撂下这么一番话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房间。

沈璐垚此刻竟感觉到无比绝望,原本以为家是自己温馨的港湾,没想到这里竟比外面的世界还要残酷。心里的痛无法言喻,想要大声的痛哭一场却发现喉咙像被锁住一般发不出任何声响,只有眼泪化成晶莹的泪珠簌簌落下。

晚上月光如洗,冷风飒飒,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却毫无睡意,脑海里浮现的全是白天发生的事情:相亲男的猥琐的样子,母亲凶神恶煞的样子……甚至她出现了幻觉,看到了以后她和那男人结婚以后的场景,自己一个人在家里含辛茹苦的带着孩子,而她的男人一身酒气的在外面敲门大声的呵斥着她……她不敢继续想下去了。“我绝对不要变成那个样子!”沈璐垚在心里面大声的喊着,就在这个时候她突然做出了一个决定:离家出走,逃离这个让自己伤心至极的家。

晚上十点沈璐垚简单的收拾下行李冒着寒冷的夜风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这个家。

十点半文闵昊半躺在床上,此时的他非常想点燃一支烟,可是看到身旁睡意正浓的江诗雨他忍住了。连续几天他有时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在烦些什么?是那天看到了她和另一个男人骑车去别的地方?应该就是,或许更早的时候她已经和男人有过联系。可是他们究竟是什么关系他不知道,可是作为男人总会胡思乱想的,有时候甚至会往更加龌蹉的地方去想,每每想到这里他都恨不得狠狠的抽自己一嘴巴,可是没过多久他还是会胡思乱想,就像是陷入了一场死循环。

不过最近江诗雨的异常举动仿佛更加验证了自己心里的想法,自从那次回来以后江诗雨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每天都会很早起床为自己准备早餐。从外面回来还会给自己带一些自己喜欢吃的东西,晚上的时候还会特别主动,让他感受到作为男人的快乐。

可是这些的这些对于他来说都在印证一个问题:她——江诗雨做了对不起自己的事,而她现在的所作所为都在弥补自己内心的愧疚感罢了。

想到这里文闵昊实在无法入睡,他穿上衣服走到房间换上了一身衣服走到了寂静的街道上,打了一辆的士开往前方,连自己都不知道目的地在哪儿的前方。

两个各有心事的人,两段不同路程,看似根本不可能的相遇却在命运的安排下上演了一场意外的邂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